禪世界論壇

<- 社交登陸。【論壇使用幫助】
鄱陽湖抗洪形勢有多嚴峻?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鄱陽湖抗洪形勢有多嚴峻?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122
Topic starter  

整個村子都被“秒”了:鄱陽湖抗洪形勢有多嚴峻?

文章來源: 三聯生活周刊 於 2020-07-14 19:46:26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16665 次)
 

“被秒了”

進入7月後,56歲的江西村民黃能先覺得今年的天氣似乎有點反常:雨季的雨水怎麼老不停?往年一般一次下個2-3天也就停了,今年一次就是4-5天。黃能先對本刊說。他家住江西省上饒市鄱陽縣的桂湖村,村子臨近鄱陽湖的一條名為昌江的支流。從他家步行不過10分鐘,就能到達岸邊的圩堤。

圩堤名叫問桂道,長約10公里。7月以來,昌江水位漫漲,不到7天就就幾近與圩堤齊平。黃能先看着不斷上漲的水位,隱約有點擔心,但又不是很擔心自他記事以來,這個圩堤就從沒倒過,哪怕是1998年那場特大洪水。那一年,洪水只是漫過圩堤,桂湖村受損很小,沒有被淹。

但7月8日晚,問桂道圩堅持不住了。當日早上,一位村民發現,圩堤下方出現了一處穿孔管涌,水流直衝堤內農田。村幹部緊急組織人員用農用車拉來泥沙,試圖堵住管涌。搶險持續大半天,管涌被堵住後再次沖開,難以控制。晚上20點30分左右,水流衝破圩堤,以萬頃之勢湧進村內。一輛前來搶險的東風農用車,瞬間被沖走百米之遠,司機砸窗逃生,抱住了電線杆才沒有捲走。

黃子懿 攝黃子懿 攝

圩堤垮塌之時,黃能先正打算洗漱入睡。一瞬間,電停了,水裹着泥沙來了,他的三層小樓里伸手不見五指,只聽水聲。他摸着黑,點燃一根蠟燭,把住在一樓的80多歲老父親扶上樓,然後將大米、煤氣灶、鍋碗瓢盆和家電背上三樓。洪水不停地湧入一層,像是一個杯子漸漸被注滿水,一層樓被灌滿的過程持續約一小時。

問桂道圩內受災情況(黃子懿 攝)問桂道圩內受災情況(黃子懿 攝)

在村民們的互相呼喊中,黃能先拖着老父親跑到未垮塌的圩堤上躲災。當晚,村民們在大壩一夜未眠,看着洪水淹沒到村中民居有二樓之高,直到第二天等來救援隊。此時,那個最初直徑幾十厘米的管涌,已在一夜間變成一個長達127米的決堤口。

一天之後,7月9日夜裡約23點,問桂道圩上游對岸約1公里處,昌洲鄉的中洲圩也近乎以相同方式潰壩。那個水進來的聲音啊,嘩啦嘩啦的!家住昌洲鄉政府附近的永平村村民吳明虎說,這聲音,像是在吹響村民趕緊轉移的銅鑼。他眼見着家中附近一棟四層的民房,在流水的沖洗下漸漸傾斜成了45度。

黃子懿 攝黃子懿 攝

吳明虎做夢都沒想到會有這麼大洪水。59歲的他說,這個速度遠超1998年,江中的水感覺一下子就過來了,兩個晚上就漲滿了,(圩堤)3-4天一下子就倒了。

作為中國第一大淡水湖,鄱陽湖正面臨著一次大考。連綿不絕的雨季之下,鄱陽湖流域水位正在持續上漲。截至7月12日0時,鄱陽湖周邊多個水文站超1998年水位,鄱陽湖水位突破有水文紀錄以來的歷史極值,超過1998年。7月10日,江西啟動防汛Ⅰ級應急響應,江西省防汛指揮部預計,鄱陽湖將發生流域性大洪水。

在鄱陽縣,抗洪形勢極為嚴峻。截至7月13日18時,縣裡有4個水站水位超過警戒線2.4米以上,3站超過1998年的歷史最高水位。昌江的古縣渡站當日監測,昌江水位達22.38m,超過警戒線2.88m。

黃子懿 攝黃子懿 攝

這已是近期連續幾日的晴天后出現下降的水位。最高時,昌江水位一度達到23.43米,超過1998年最高位23.18米。問桂道圩、中洲圩先後在7月8日、9日決堤,率先拉響了防汛警報,鄱陽縣緊急將防汛應急響應提升至Ⅰ級。

7月13日,本刊記者乘坐衝鋒舟進入受災現場,看到中洲圩堤決堤口長達170多米,遠看上去像是一個水中斷頭橋,舟行其間暢行無阻。在問桂道圩決堤處,長達127米的決堤口正被來自中國安能公司的搶險救援隊逐步填充、合龍,運送砂石的小型卡車伴着平整土地的推土機一起轟鳴,與搶險指揮的哨聲、砂石傾倒聲一起,工程響聲震天,攪動着靜默的江水。

中洲圩決堤口達170多米(供圖:中國安能集團南昌分公司)中洲圩決堤口達170多米(供圖:中國安能集團南昌分公司)

附近的村莊則都是沉默的。現場是一片泥黃色汪洋,村民們的三層小樓中,一樓普遍陷在水中,平房則只剩下屋頂,甚至全部覆沒、沉陷、浸泡着。從安置點趕回的村民們,只有乘坐木筏或塑料小船,翻上二樓陽台,從家裡搬出必要物品,帶着鍋碗瓢盆、雞鴨家禽去投奔親友。洪水蔓延在過往的鄉間小道上,代替了南方農村夏日的綠色,讓這裡成了一座汪洋中的水城。身在其中的每個建築,看上去都是一座孤島。

一些村民泛舟回家拿上必備物品(黃子懿 攝)一些村民泛舟回家拿上必備物品(黃子懿 攝)

整個村子都被秒了。黃能先說。據統計,僅這次決堤,就導致15000多畝耕地、6個村莊被淹,一共有上萬名村民被轉移。

救援搶險

▲▲▲

鄱陽縣是江西第一人口大縣,有160萬人口。它地處鄱陽湖以東,又稱湖城,是江西省內一座著名的魚米之鄉。鄱陽縣境內有1000多個大小湖泊、大小河流225條,樂安河、西河、潼津河、昌江經此匯入鄱陽湖,再達長江。

本是自東向西的流向的昌江,如今幾乎停滯了流淌。受連日降雨、長江水位高漲等影響,鄱陽湖內水位大漲,湖水倒灌進支流,讓支流流速減緩乃至靜止,水位悄然漫漲。雨季以來的昌江,河水自6月開始流速變緩,7月不動靜止,浸泡着兩岸圩堤。

這些圩堤下面都是泥土,土質有點疏鬆,抗滲能力弱,一旦在水裡浸泡太長的時間,就有垮掉的風險。負責現場搶險的中國安能集團南昌分公司一位負責人說,決堤處內是萬畝農田。8日事故發生後,他們在9日凌晨5點趕到現場,從各地抽調出動150名多專業搶險救援人員帶着專業設備和器械進場。

中國安能集團南昌分公司在現場搶險(供圖:中國安能集團南昌分公司)中國安能集團南昌分公司在現場搶險(供圖:中國安能集團南昌分公司)

起步就遇到了很大困難。農村圩堤不比城市,不僅材質是鬆軟的泥土,道路也更加狹窄。這個圩堤的道路只有5米寬,但在其他地方可能都有20米寬,大車根本進不來,兩車交匯時很麻煩。負責人介紹,搶險首先要簡單修路,進佔填築,修築作業平台、會車平台、搶築裹頭和決口封堵填築等等。由於會車、作業平台狹小等原因,運送石料的物料車到達現場,一般要在路上等待多次。7公里圩堤路途,一個來回常常要跑1-2個小時。

負責人介紹,問桂道圩這127米的決堤口,也遠高於平日搶險救災任務的量級,平時一般就20-30米長。處理這種決堤,最直接的方式是採用石料填補,但最初決堤口的深度還是出乎救援隊預料。最深的地方有7-8米,剛開始的時候石料倒下去根本沒什麼反應。負責人說,今年這個水太大了。

為抵擋水流對堤防正面沖刷,救援隊採取了從堤頭迎水面至背水面處拋填土石方的方法,對堤頭進行裹頭保護,以增強堤頭的穩固性,同時運用水下拋填推進,水上分層碾壓,單向進佔立堵的方法進行機械化進佔立堵,由下游堤頭按原堤線方向開始進佔,進佔料採用自卸汽車運輸,推土機鋪料、推平,水下部分採用拋填,水上採用分層填築,推土機鋪料,振動碾壓實至密實。

7月13日中午,本刊記者在搶救現場看到,有十餘輛小型卡車在現場外排隊依次進場,救援人員穿着紅色制服在35℃的高溫下指揮操作,127米的決堤口已被填上近90米,眼看着合龍在即,現場一片轟鳴。當日晚23點,在救援人員兩天兩夜24小時輪班的奮戰下,問桂道圩成功合龍。

7月13日晚23點,問桂道圩決堤口成功合龍(供圖:中國安能集團南昌分公司)7月13日晚23點,問桂道圩決堤口成功合龍(供圖:中國安能集團南昌分公司)

中國安能南昌分公司現場指揮員李生祥對本刊介紹,由於大車進不來,安能救援隊只有調用小型農用車往返拉石料,農用車運力有限,只有儘可能多地調動車輛,以量取勝。截至7月13日上午,300多輛車跑了2500次來回,運送了1.6萬立方米的石料。

與此同時,對岸長達170米的中洲圩決堤口,也開始了封堵填滿。某種意義上講,中洲圩搶險的難度更大,前幾日均在修築道路和作業平台,同時也更重要。中洲圩是一個萬畝圩堤,保護着堤內所轄15個行政村,面積23.8平方公里,其中耕地2.2萬畝,人口3.4萬人。

安能救援隊在連夜進行填埋合龍工作(供圖:中國安能集團南昌分公司)安能救援隊在連夜進行填埋合龍工作(供圖:中國安能集團南昌分公司)

在村民吳明虎的記憶里,這不是中洲圩第一次決堤:1995、1998年鄱陽湖流域均遭大水,中洲圩都決了提。1998年那一次,村民們還都住的平房,水漫昌洲,無數平房被淹沒覆蓋,如今房子修得更高了,家中財產損失不比1998年那樣具有致命打擊性,但對於農業收成的影響則是實實在在的。

受災的鄉村與中國很多鄉村一樣,年輕人多在外打工掙錢,村裡多是留守的老人和孩童。很多土地由承包戶耕種,主種水稻,少則幾十畝,多則上百畝。汪洋之下,稻穗的收穫,從唾手可得瞬間變得遙不可及。在問桂道圩、中洲圩這兩處大決堤口,均直面數千畝的農田。過去望過去,本來全是綠油油的一片。吳明虎說。

在問桂道圩不遠處的鄧家村村口,洪水已將村口牌坊淹沒過半。一名從安置點趕回來取東西的40多歲的村民指着牌坊面無表情地說,那裡過去是他的魚塘。洪水一來,魚苗全部被重走,損失有十幾萬吧,家裡另有30多畝的水稻被淹。

大考來臨

▲▲▲

問桂道圩距離鄱陽縣城約有15公里遠。在它成功合龍、中洲圩也啟動封堵填滿之際,洪水卻直逼鄱陽縣城。7月11日晚,水位上漲與水流浸泡讓城南的昌江圩出現滲水,隨時有潰堤危險。此處與縣政府的直線距離僅有3公里遠,一旦失守,縣城將成為一片汪洋。

危急之下,有數百名官兵來此連夜封堵加固,排出險情。7月12日,本刊記者在現場看到,一些路段有明顯的滲水痕迹,整條昌江如今宛如一條地上河,被沙袋和泥土抵擋。在縣城一些路段,已有機械設備進行道路墊高,鄱陽城如臨大敵。

縣城之外,形勢更加嚴峻。救援隊不停地接到下面各地鄉鎮領導的求助電話。7月11日凌晨,鄱陽縣雙港鎮出現決堤,雙峰南圩兩岸失守,淹沒萬畝農田,而在距縣城幾十公里遠的油墩街鎮、謝家灘鎮,鎮區數天前早已失守,出現內澇,數萬名群眾受災。一名消防救援人員對本刊坦承,目前縣城附近救援任務不多,主要集中在下面各處鄉鎮。

整個鄱陽縣像一個四處滲水的房間,縱有千萬官兵與消防支援,也難以一一修補。據鄱陽縣統計,截止07月12日15時,縣裡共有險情209處,其中倒灌2處、跌窩9處、堤身管涌穿洞65處、裂縫3處、漏水5處、漫頂37處、漫決2處(中洲圩、問桂道圩)、泡泉58處、滲漏9處等等。全縣受災人口超60萬人,有7萬群眾被緊急轉移安置,直接經濟損失超過5.5億元。

黃子懿 攝黃子懿 攝

這是整個環鄱陽湖地區四處受敵的一個縮影。除鄱陽縣之外,鄱陽湖東西兩岸的都昌縣、永修縣等地都出現的較重的災情與險情。7月10日,鄱陽湖北部的九江江洲鎮發出一封致在外父老鄉親的書信,稱鎮上實際全部可用勞動力不足1000人,召喚在外工作的青年人回家抗洪。家鄉召喚下,幾天來已有3000人返鄉,很多過去在此留守的老人、婦女與兒童被緊急轉移。

更為關鍵的是,鄱陽湖水位還在不停上漲。據中國氣象局消息,7月14日至16日,暴雨將再至,雨情汛情繼續,長江九江段水位持續超警對鄱陽湖水位具有頂托作用,加上五大支流洪水逐漸抵達鄱陽湖,未來幾天鄱陽湖水位將繼續上漲。水域淹沒範圍將從鄱陽湖五大支流及其他中小河流尾閭段逐步向外向上擴展,相關圩堤面臨較大壓力,周邊農田、城鎮面臨較大風險。鄱陽湖流域正面臨1998年以來最為嚴峻的防洪形勢。

被轉移出來的村民們,如今多被就近安置在各地的中小學中。在鄱陽縣最大的五一中心學校安置點,接納了來自桂湖村、鄧家村等受問桂道圩決堤影響的受災群眾700餘人,其中桂湖村500-600餘人。負責安置工作的鄱陽鎮黨委委員蘭穹飛介紹,桂湖村受災最嚴重,幾乎整個村莊都被淹,青壯年被鼓勵投親靠友,剩下無力投靠的老人與孩子,由鎮里進行安置。

鄱陽縣城最大的安置點內(黃子懿 攝)鄱陽縣城最大的安置點內(黃子懿 攝)

在安置點的村民們,很多都是老人與孩子,黃能先就是其中一員。他與20多位村民們擠在一間教室內,吃學校食堂提供的飯菜,用當地政府為他們配備的基本生活用品。與黃能先共處一個教室的,有一位50多歲的大媽,帶着4個不足10歲的孫子孫女,她要不停地讓精力旺盛地孩子們保持安靜,不要打擾他人;一旁熟睡着一位90多歲的老人,看起來十分衰弱,一直躺在地上休息,緘默少語。這些,都是黃能先在村裡的鄰居。

村民們擠在教室內休息(黃子懿 攝)村民們擠在教室內休息(黃子懿 攝)

黃能先身上的一件T恤已經五天沒換。從家中跑出來的時候,他來不及顧及這些,只想着80多歲的老父親的安全。家裡還有一個25歲的兒子,人在寧波打工,得到消息後心急火燎地打電話說想要趕回來。他勸讓兒子,回來幫不上忙,也沒啥大用。

為了給兒子娶媳婦,去年他剛剛花了30多萬元,在家中蓋了三層樓房。如今在洪水浸泡下,他開始擔心房屋質量是否會受損,房子肯定得再搞一下了。而何日能重回家園進行修繕,他心裡並沒有底。他記憶中,1998年那一次洪水的退去,用了足足兩個多月。


引用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