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文渊:总加速师习近平在加速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文渊:总加速师习近平在加速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403
Topic starter  

文渊:总加速师在加速

内外交困的总加速师又在发力其加速运动了!从春节后,以纪念华国锋百年诞辰为名,开始公开叫板、清算邓小平及其被中共执行了四十年的路线起,最近大半年来,习近平对中国经济大开杀戒。以反垄断的名义,先是叫停阿里蚂蚁上市,又阻止腾讯的一项合并,结果导致六家中国最大科技公司股值蒸发1.1亿美元,股价下跌平均40%。7月以来又拳打脚踢多个行业,一天灭一个,每一锤都令行业心惊胆战,人心惶惶,都在预测下一个会是谁?而对文艺、娱乐界的名星、大咖狠下毒手,抓的抓,罚的罚,封的封,使整个文艺界一片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也使这一波整治似乎达到了新高潮。

中共这一连串对社会经济文化的大规模整治,完全是行政干预市场经济活动,几乎到达气急败坏不顾后果的程度,其失智与无序的程度使整个世界惊愕。连索罗斯这样的金融大鳄也罕见地两度发文,痛罵習近平是“全球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华尔街的金融精英们一向和中共关系良好,他们通过对中共的谄媚和勾兑,在没有人权的中国市场赚得盆满钵满,因而多年来一直充当中共在美国的代理人和说客。数十年来索氏从未对中共的倒行逆施有过任何微词,甚至在香港人權被中共残暴踐踏,都不曾见其出來譴責一句。可见中共当前对经济的肃杀也让他们大量失血,痛不可忍而终于翻了脸,大概也才尝到了独裁极权的味道。只是不知这些记吃不记打的嗜血经济动物们,这次能否长些记性。

习氏目前的这一轮整治,结果就是直接导致中国经济大面积滑坡,金融财政失序,数千万人一夜失业,已坏到不能让人说的地步。蹊跷的是,中共的御用经济学家,对此竟没有一个人出来从保护市场经济来发表看法,集体失声,大概他们早就知道这次行政干预是说不得的。

为了压制民间不满情绪的发泄,网信办又发文严禁唱衰中国经济,下死手整治商业网站平台和“自媒体”,不准违规采编发布财经类信息。还集中清理了一批违规发布的财经类信息,严处了一批问题严重的网站平台,封禁关停了一批账号。至此,中国已无独立于官方外的任何财经媒体,中共犹如把头埋入沙子里的鸵鸟,以为只要看不到、听不见,经济环境的急剧恶化和日益严重的危机就不存在了。

紧接着在近日的中共财经委十次会议上,习氏又提出“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和‘三次分配’”,社会普遍认为这将是“杀富”但却不会“济贫”的信号,最终不可避免地导致“共同贫穷”。为了免于被盯上成为下一个目标,资本大鳄们纷纷以各种方式谄媚当局,忍痛放血,成千亿地奉上“共同富裕基金”的捐款,作为保护费。只是笑纳了保护费的中共会放过他们吗?

更使全社会恐慌和惊怵的是,8月29日,中共所有官媒集体转发一篇署名李光满、题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的文章。该文称,中共近期在各领域的一系列整治动作是一场“深刻变革”,并称阻挡这场变革的“将被抛弃”,“这是一次从资本集团向人民群众的回归,这是一次以资本为中心向以人民为中心的变革”,也是“向着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回归”,当仁不让地以人民的化身自居。杀气腾腾地嘶叫,“变革将荡涤一切尘埃,资本市场不再成为资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场不再成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闻舆论不再成为崇拜西方文化的阵地,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色回归。”此举,不禁令人不寒而栗地想起毛在发动文革前,拉开文革序幕、由其打手文痞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和直接燃起文革大火的聂元梓的“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炮打司令部》,民众惊呼,二次文革真要来了。

令人惊讶的是以“胡叼盘”著称的胡氏,竟敢狗胆包天地非议起这篇来历不凡的“雄文”。他批此文“使用了一些夸张的语言,背离了国家的大政方针,造成了误导。”,并义正言辞地质问“在这样的国家里,需要搞运动式‘革命’吗?革谁的命?”。有人认为这可能反映了中共高层的激烈内斗,其实未必,也许更可能的是一出蹩脚的双簧。大概习氏发觉李光满的这剂虎狼之药太毒、太猛,已引起剧烈的社会震动和普遍的文革恐慌,再由“叼盘”衔出一副甘温平和之方稍作中和,也未可知。

总加速师的这一轮看似毫无章法可循的乱拳混打看得人眼花缭乱,他究竟要做什么?人们从不同的角度,给出不同的解读。

程晓农博士认为,由于美中不可避免的脱钩,中共被孤立在国际社会之外已是大势所趋,只有“脱虚向实”,方可“自求保存”。而制造业才是实体经济,中共的战略目标就是“脱虚就实”,把资源投入到制造业去。纵观被整治行业,都是“虚体”,都是非必须的经济活动。大规模的整治、关停,不仅可以“打土豪”的方式,强制将这些行业所占资金等经济资源转移到制造业去,弥补近年来大量失血、捉襟见肘的中国经济,而且由此所带来的大批失业者不得不进入制造业,以解决其用工荒,可谓一石二鸟。这次经济整顿,中共是做得说不得,根本不对社会公开发表自己的意图,而是用打乱拳的手法掩盖真正目的。

也有人认为这不过是类似两千年前复古式的“王莽新政”,主旋律就是急剧复辟和倒退,是由改革开放的市场经济,倒退回闭关锁国的计划经济。其实,依中国目前的经济现状,私营企业占据半壁江山,七、八成的社会就业要由他们来解决,完全退回到计划经济尚不现实,也无法立马推行。

众所周知,实行计划经济的首要条件是,包括工农商贸医等在内的所有经济体,必须全部都是国家所有的国有制,而且当局必须控制社会所有经济资源,所有民生结构和消费方式也必须由当局来全面管理统筹。只有这样,当局才有可能用行政命令向企业和全社会下达和推行其制定的经济计划,实现计划经济,就如毛时代那样。虽如此,但中共一旦实行闭关锁国,经济继续恶化到无法正常运转时,也就只能退回到计划经济的老路上去,这倒是他们的强项。当年的毛一夜之间就完成了“公私合营”,上海市长陈毅曾逼得近千资本家及家属跳楼,他每晚坐在沙发上品着香茗听取秘书汇报时,总要悠闲地问上一句:“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啊?”这样的本事,在红二代习氏的基因里还是不缺的。

但更多的人却不约而同地与五十多年前毛发动的文革联系起来。有人认为文革又要来了,而有人则认为以习近平的低智商和小学生水平,根本就没有毛当年发动文革的能力和谋略,更没有那个胆识。虽然看法各有不同,但“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国家要大变了,要倒退了,民众要遭难了。

文革真要来了吗?要得到明确的结论,首先要定义文革。何谓文革,按中共官方的定性,“文化大革命是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并称其为“十年浩劫”。此定性除放过文革的罪魁祸首毛,荒谬地将毛和他的爪牙生硬切割外,大体是可以成立的。其实,任何历史事件的复辟和重复都不会是机械的、原封不动的复印,只要主要性质相同,过程相似,即可认定,文革也不例外。由此也许可以给文革狭义和广义两种不同的定义。

狭义的就是完全如毛1966年文革的样式:煽动启用青年学生为主力,不惜搞乱政治、经济、文化、司法秩序,摧毁一切包括精神和物质的文化和传统,将整个国家机器彻底砸烂,将其政治对手如刘邓陶势力和所有他不信任者,统统剔除到权力之外,最后组建完全由他控制的权力机构,以达到重新掌控党政军一切大权的目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习近平确实没有胆识和能力发动这样的二次文革。

广义的就是凡抛开宪法和法制,在极短的时间内,利用非法攫取的行政手段,强制打乱国家正常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秩序,导致社会混乱,经济崩溃,社会严重倒退的行为,都可称其为文革或准文革。从这个角度来看,习近平目前所为正是二次文革。

历史值得借鉴。熟悉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每当其无法正常运作或党魁处于不利局面、难于掌控驾驭全局时,就会用发动大规模政治运动的方式来打倒对手,以求脱困。毛的延安整风就是如此,离我们不远的文革更是如此。

1960年后因大跃进的失败,导致国民经济几乎崩溃,几千万人在和平年代被饿死。在 1962年的七千人会议上,毛被搞得灰头土脸,不得不做检讨。而此时的刘少奇则脱颖而出,如日中天,毛已沦落到快被刘少奇取代的凄惨地步。为了保住权力,从1963年起,他启用林彪造神,全民学毛著,大搞狂热的个人崇拜。借“学雷锋”的名义,要全党全国“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由此又逐步恢复了其个人在党内神明的地位。直到1965年底,当他觉得“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打倒”刘少奇时,就由批海瑞罢官开始,逐步推进到三家村、北京市委,直到发动全面的文革,最终不但将其政治对手刘少奇及其势力彻底摧毁,连刘等人的肉身也消灭了。

习近平当前虽还没有明显的政敌,但也陷入到同样的困局。在国内因修宪称帝,坏了邓小平以来中共的接班规矩。又以反腐为名剪除异己,独揽党政军大权,实行极左的政治、经济路线,造成了经济大面积滑坡,民怨沸腾。国际上从美中贸易战开始,直到在香港强力推行中共暴政,尤其是武汉病毒疫情以来,造成世界数百万人死亡,数亿人染疾的巨大损失,面临被追责索赔,于是习氏成了世界公敌,中共几乎被彻底地孤立在世界之外。

面对内外交困的险境,面对难于收拾的烂摊子,习陷入了执政危机。只有效法毛,发动一场运动,在短时间内发动一场综合“打土豪,分田地”、“公私合营”、“反右”甚至某些“文革”手段混合的大运动,彻底搞乱现有政治、经济、文化秩序,彻底与世界脱钩,退回到闭关锁国的老路,才能在乱中求稳,乱中巩固自己的地位,保住中共的政权。

有人质疑,难道习氏如此倒行逆施,不怕搞垮经济,将民众拖入连温饱都不能维持的危险境地,揭竿而起?这实在是还不了解中共的本性和中国顺民们的愚昧和驯服!中共的首要目的是保住政权,他们为此是不惜任何代价的,也不会在乎经济崩溃,更不会去考虑草民们的福祉,哪怕再饿死几千万、死几亿人,只要能保住他们的“江山”,也不会皱一下眉的。而且他们完全有把握掌控任何危局,即便经济崩溃,其政权也不会马上垮掉。

君不见毛时代饿死了四千万农民,全民“瓜菜代”,整日处于饥饿状态,到处是浮肿的“胖子”。六亿五千万人有人敢说个不字?不是照样激情地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万寿无疆,还要去“解救世界上三分之二受苦受难的阶级弟兄”,中共的江山依旧固若金汤。就连中共党魁陈云也在感叹“中国人好管,饿死也不会造反”。千百年来的奴役,这个民族已将奴性深深地刻在骨子里,渗透在遗传基因里,不仅甘当顺民,还要争当奴才,几乎无药可救。在中国,像刘晓波、许章润这样有独立人格和独立思想风骨的“士”,早已是凤毛鳞角,到处是被阉割去势的“残疾人”。就和当今的阿富汗民众一样,愚昧、自私、懦弱,没有血性,他们虽然也期盼继续美国带来的自由、民主和现代化的生活方式,却宁愿“选择塔利班”而回到被奴役的不人道的黑暗社会,也没有多少人愿意为此拿起武器去保卫这种生活。

有人认为现在不同于完全封闭、与世隔绝的毛时代,中国经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早已与世界融为一体,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深入人心,民智已开化,民众也不是如隔壁朝鲜人那样容易被蒙骗的。这些人可能忘了,从四九年中共进城,到五七年反右,也不过才七、八年的时间,绝大多数人是来自民国的民众,对自由世界、民主社会依然记忆犹新。可毛和中共有的是办法,架不住中共的几轮运动,尤其是反右,打了三百多万右派,就万马齐喑了,再也没有人敢说话了,遑论揭竿而起。即便是那些在内战时期,曾与中共沆瀣一气,为中共推翻老蒋不惜效犬马之劳的“民主人士”们,他们当年可敢指着鼻子将老蒋骂得狗血喷头,还有那位敢踹老蒋一脚的勇武教授。可被反右打断脊梁骨后,哪一个人不是匍匐在毛和中共脚下争当顺民,有的还为虎作伥,整治昔日盟友比中共的党棍们还歹毒,下手还狠,还有人敢对中共有任何异议,敢说个不字吗?

一些被当前这个“一场深刻的革命”充昏了头的韭菜们,正在乐滋滋地等待着享用习氏“三次分配”和“共同富裕”的大餐,眼巴巴地等着习氏用“劫富”所得来“济”自己。习氏的“共同富裕”不过是水中月,可望不可及,不过是画给草民们的一张大饼,是看得吃不得的。

四九年进城的毛和中共,在“打土豪,分田地”的土改和强夺民营资本的“公私合营”时,不也曾给国人许下了“幸福生活”的美愿。地主富农被打倒了,他们的田地财产被洗劫一空,他们中多数人连肉体也被消灭了,资本家被“合营”了,成了“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富人是没有了,可原来的穷农民、穷工人并没有富起来,他们挣着几分钱一个的工分,几十年不变地拿着三四十元的工资,享用着毛和中共给他们的清汤寡水的大锅饭,他们比四九年前更穷了,更苦了。

对此,被中共逐出体制外的经济学家张维迎指出,“提高工薪阶层收入的最好办法是让企业家活动更自由,市场竞争更激烈,而不是相反!消灭了企业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会回到赤贫状态。”,他强调“如果我们失去了对市场的信念,引入越来越多的政府干预,中国只能走向共同贫穷。不要忘记,当年搞计划经济的本意是为穷人谋福利,结果却造就了越来越多的穷人,使穷人的命运比过去更悲惨。”

纵观世界和中国近百年所发生的所有的革命和社会变革,历史一再证明,“杀富济贫”、“共同富裕”的结果,只能是“共同贫穷”,岂有他哉!

2021年9月4日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