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文渊:三胖抗疫面面观 一一 留学生给小...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文渊:三胖抗疫面面观 一一 留学生给小学生上了一课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584
Topic starter  

文渊:三胖抗疫面面观 一一 留学生给小学生上了一课

5月12日,朝鲜官媒突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朝鲜出现“发热病例”1.8万人,6人死亡,还有近19万人正在接受隔离治疗,由此揭开了朝鲜冠状病毒爆发的序幕。此次疫情传播,是以平壤为中心,同步多地扩散的。当局要求除防疫人员外,所有人全部居家隔离,以杜绝疫情的进一步恶化。尽管朝方可能窘于没有核酸和其他病毒检测工具和能力,没有明确“指认”这些“发热病例”属何方神圣,但没有人怀疑这就是当前流行于世界的Omicron变异毒株。据有关专家推测,朝鲜的这一波突然爆发的疫情,应在4月份即已出现并迅速传播、蔓延至今的。

受到国际制裁而闭关锁国多年的朝鲜,在两年前武汉病毒爆发时,就第一个封锁了所有和中国的通道,严严实实地将这个蕞尔小国与疫情泛滥的世界隔离开来。因而,就在全世界都被病毒荼毒得天昏地暗的两年多来,却没有听到任何朝鲜有病毒和疫情的报道。也许是严格的与世隔绝真发挥了作用,也许如网上调侃的那样,朝鲜对患者的治疗果断、彻底,绝不留任何后患,那就是:炮决。

Omicron是如何攻入朝鲜的令人费解。面对朝鲜的疫情突然大规模爆发,各种小道消息也就随之而来。这不,以“听床师”闻名、刚爆出习近平“禅让”大料的“老灯”5月13日在YouTub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RYpmwVWQyM)上声称,朝鲜这一轮疫情的爆发,来自中共的“黄海行动”。

据这位“老灯”称,中共多年来虽供养着金家王朝,却也一直龃龉不断。尤其到刺头三胖上位,更是不时地敲诈勒索,不听招呼,给中共制造些麻烦和难堪。对此中共也只能忍气吞声,不便发作,也不敢过分惩处,生怕将其逼到美国一边而失去一个战略屏障。三胖正是吃准了这个软肋,才敢如此放肆的。今年以来,三胖又不断惹是生非,发射导弹,威胁要恢复核试验,令中共大为恼火,为敲打他,找到能勒紧缰绳的切入点,遂有了“黄海行动”。

朝鲜虽因防疫而紧闭国门,严防死守,找不到合适入口,但其官员和中共一样腐败。由三胖亲信、国防相李永吉家族主导的黄海走私水产品给中国渔民的生意做得很大,也从未间断过。于是四月中旬,疫情严重的辽宁省国安策划了“黄海行动”,他们物色了一批无症状感染者,在传染期出海将病毒直接传过去,等到朝鲜发现时早已大规模传播,无法控制,于是这才有了这一波疫情的爆发。按中共的盘算,面对大规模疫情,以朝鲜目前的条件根本无法应对,三胖只得屈膝向中共求救。据说王岐山提前向尹锡悦通报了朝鲜的疫情,三胖查明真相后要炮决李永吉,但因抓不到中共使坏的实据,只能打掉牙齿肚里咽。

当然,这只是老灯“听床”所得的一家之言,无法证其真伪,但因其经常爆出的“听床”大料,事后往往证明是确实的,信誉甚佳,就姑妄听之吧!尤其联系到中共的歹毒和前科,也不是不可能的。武汉解封后,中共一面诋毁、抱怨他国断航中国,是对国人的恶意防控和歧视,一面却居心叵测地将几十万武汉地区的人员放出国门,迅速将武汉病毒带到世界各个角落。这才造成了两年多、至今还在全球肆虐的大疫情,给世界已造成近5.2亿人染疾,近630万人死亡和难于计数的巨大经济损失。

那些有机会就会以拙劣手法栽赃并以此来污蔑美国和民主国家的红粉、五毛们绝不会闲的。果然,一个叫“子稻看世界”的五毛写手,5月17日在《西陆网》( http://www.xilu.com/20220517/1000010001208585.html)上,已“巴甫洛夫条件反射”似地出手了。信誓旦旦地声称“疫情这几年,关于投毒、传毒的手段和方法,只有我们想不到,绝对没有它们做不到。就拿俄罗斯在乌克兰找到的美国生物实验室资料来讲,乌合之众国早就开始研究如何通过候鸟来传播病毒。”目标直指美国。而另一个叫“明豪”的则5月18日在中共大外宣的《留园网》上,除全文抄袭“子稻”外,又发挥了天才的想象力:“4月25日,韩国激进分子放飞气球,投放百万份传单,5月8日,朝鲜国家紧急防疫部门首次确认本土有人感染奥密克戎病毒”,剑指韩国。

笔者更是相信朝鲜疫情的爆发是由Omicron的特性决定的,大概在当今的世界,再发达的科技水平和完美的医疗条件也都挡不住的。因而,无论三胖的手段再厉害,防控再严密,只要还和外部世界没有完全隔绝,就仍然挡不住防不胜防的Omicron。在渺小的Omicron面前,貌似强大的人类只能无奈地缴械,任其摆布和与之共存则是唯一可行之道。

如果朝鲜的疫情真是中共所为,虽然“黄海行动”是成功了,但中共却是失算了,他们不但高估了Omicron对医疗卫生条件荒漠朝鲜的杀伤力,也低估了三胖在抗疫中科学和务实的应对能力。面对排山倒海的疫情,三胖并没有乱了方寸,而是应对有方,有条不紊。韩国新政府近日连续两次公开表示,在无任何政治目的和条件的前提下,提供全面的防疫和人道主义援助,但三胖尚未作出任何回应和表示,似乎胸有成竹,对此“橄榄枝”不屑一顾。

从朝鲜官方连日来所报累计数据来看,从12日的1.8万,次日35万,第三天53万,第四日82万,第五天120万,第六天148万,第七天172万,第八天197万,第九天220万,相当于以每日50%左右的速度在递增。这与此前新加坡、韩国和香港的疫情走向模式吻合,这也表明疫情是按居家后,家庭内部深度传染的模式在爆发。可以预料,待“应染尽染”后,疫情就会出现拐点而下降,最后趋于平缓。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每日不断新增病例的同时,又有比例不小的患者在康复。例如朝鲜官方20日公布的消息,截至到19日下午6时,新增病例超过26.3万,治愈24.9万,2人死亡,。自4月下旬以来,全国累计报告的发烧总病例数已超过224万例,其中超过148万人已完全康复,至少还有74万人正在接受治疗,死亡总人数65人。

当然,所有独裁极权,先天都有政治修饰数据的超常天分,和中共一样,三胖的数据一般来说不可太当真。看来三胖应该已掌握了Omicron致死率低,自然痊愈高,无症状者多,绝大部分患者无需任何特殊治疗都会扛过去的特点,并不担心疫情会带来社会危机。而且病患越多,最终痊愈者就越多,也越能体现金太阳的伟大,因而朝鲜当局公布的病患数据,不会水分太多。

需要注意的是,因缺乏核酸和抗体检测条件,朝鲜患者都是以“发热”作为依据的,其结果必将漏掉大量无症状者。按西方国家、韩国、新加坡和香港的数据,无症状者约占染疫人数三分之二来算,朝鲜目前累计患者应在600万左右;而按上海无症状者超90%来算,则在1500万以上。取其中位,当在1000万左右。

实报死亡人数将会有损金太阳的光辉,所以死亡仅65人,则绝对造假,只有傻子才信。按同一民族韩国0.1%死亡率的模式来算,严重缺少营养、体质羸弱的朝鲜人,其死亡数至少应在5千到1万之间。当然,从同样造假的上海低死亡数来推测,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整个朝鲜医疗卫生资源极其匮乏,平壤以外的地区尤其薄弱,医护人员、药品和设备严重短缺。据韩国有关方面报道,贫穷的农村情况不妙,近期他们观察不到人员活动的迹象,这在居家隔离期尚属正常,但许多农户家烟囱数日不见炊烟绝不是好兆头。对独裁者来说,死几万、几十万草民有何惜哉,况且是天灾疫情所致,更是心安理得的。

朝鲜的疫情吸引了全世界的密切关注。这个既无疫苗,又没有大规模核酸检测能力,也没有新冠治疗特效药的群体,更无“钟南山”、“方舱”和“动态清零”,只能用命硬扛,这自然成了观察人体免疫力与病毒变异毒株对抗的绝佳样板。按20日的数据,在短短的数日内,224万累计患者中已有148万,即66%痊愈了。这是很不错的成绩,不能不令世界刮目相看,至于数据的真实性,就只有天知道了。

三胖究竟是如何操作的?

据朝鲜官方报道,首先深入细致地进行防疫知识的科普宣传,将世界科学界主流对病毒的特性、发病周期、临床症状、防感染方法、治疗、康复要点,制成科教片在全国反复放映,解除民众对病毒的恐惧感。三胖直言“非科学的恐怖比病毒更危险”,要求采取周全措施,避免造成公众生活不便,以及其它可能因加强疫情防控措施而爆发的负面情况。

针对Omicron的特性,以简单务实却也科学的手法抗疫。严令居家隔离,保证充分休息,多喝水,用盐水漱口,对于穷困的朝鲜普通民众,也只能用平常医治感冒退烧的药物和方法,如阿司匹林、扑热息痛等。一些连这些最简单的药物也没有的人,只好用柳叶熬水喝,据说效果也不错。其实这也是有科学根据的,因为阿司匹林的有效成分水杨酸,最初就是从柳树皮中发现的。当然,这都是由Omicron的特性所决定的,实际上大多数患者不需要任何治疗和干预也会自动痊愈的。

朝鲜电视台还采访多名痊愈患者,介绍他们吃了什么药,病程如何。大致都是开始很害怕,很担心会丢命,吃了些阿司匹林等退烧药,同时做好防疫措施,结果三四天就好了。这些科学、有效的宣传,对抗疫和稳定社会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采访中竟有不少人称,“每日高呼:最高司令官万岁,万岁,万万岁,如有神助,三四天就好了。”这是金王朝的特色,也是官宣不可少的标配。虽是荒谬,但从“安慰剂”和精神作用的角度来看,对于那些愚昧无知的顺民也许还真有些疗效。其实能平安痊愈者,即使冒死高喊“打倒金正恩”届时也定会痊愈的。

可以预料,因着Omicron温和、死亡率低的特性,朝鲜的疫情最终会以不太大的代价而退去。穷人有穷福,没娘的孩子天照顾。大概Omicron就是上天给穷困潦倒、无任何防疫能力朝鲜人的大礼,全民用最小的代价就能获得“群体免疫”,从此无须再紧关国门了。

三胖抗疫的这番无奈的操作,引起整个世界的深思,也极大地震动了其邻居“西朝鲜”。这是与“坚持清零不动摇”的极端防疫相反的另一个极端的防疫样板。如果就连这样一个营养不良,无任何防疫能力和条件的国度,仅靠居家隔离和最简单的感冒退烧药来硬抗,最后能平静地结束疫情,那么习蠢猪和他那个被戏称为“母夜叉孙二娘”的打手,强行推出的那些不惜自残、自虐、自杀式停顿经济,将民众折腾得死去活来的种种野蛮残暴的恶行,将如何向国人交代。

其实,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根本不是在用科学方法防疫,而是在进行一场以抗疫为名的政治运动,以驯服国人无条件服从党国意志和利益的奴化训练。让他们习惯和欣然接受“不惜一切代价”,即使自己和亲人就是这个代价;要随时准备甘当“代价”为党国去牺牲;面对党国的利益绝不讲代价。所以这场训练的根本目的不是什么病毒清零,而是对抗清零、不满清零、血性清零、人性清零、智商清零,最后脑袋里只留下无条件服从。

面对三胖如此的“骚操作”抗疫,那个驮着200斤麦子冲向悬崖都死不回头的加速师有何感想,我们不知道。但有一点则是肯定的,他是绝不会认错悔过的,因为他已经把政治前途押在异常严格的新冠清零政策上,一旦认错将会万劫不复。据闻,国内已严控有关朝鲜抗疫的介绍和报道,大量有关信息被秒删、清除,以免习和中共被打脸。近日,《财新网》以《金正恩指“非科学的恐怖”比病毒更危险 要求尽量减少被封控居民不便》为题,向国内介绍朝鲜的防疫现状,大概涉嫌影射、诋毁习近平“坚持清零不动摇”防疫政策和上海封城而受到警告,不得不收回改题为《朝鲜承认两年多防疫战线被击破 金正恩要求尽量减少被封控人民不便》。

著名的新西兰华人自媒体人“大康”说得好,“看来瑞士回来的留学生,还是比梁家河的小学生科学素质要高得多,毕竟三胖从九岁起在瑞士待了九年,在那儿启的蒙还管用,我们的这位小学生看来没得救了。留学生给小学生上了一课。”

2022年5月20日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