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文渊:《长津湖》一一 一桩赔惨了两次的...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文渊:《长津湖》一一 一桩赔惨了两次的生意


forum
(@forum)
Reputable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2月 前
帖子: 425
Topic starter  

文渊:《长津湖》一一 一桩赔惨了两次的生意

近日,由吴战狼等一干内地明星大咖们花费十数亿巨资打造的影片《长津湖》在大陆火了,据说已创下数十亿的票房,从官媒到五毛、红粉们空前地嗨了一把。这部战狼片将人们的视线引向了早已被遗忘、尘封的长津湖战役历史。

长津湖战役是韩战时美中两国军队的第一次正式较量。1950年9月,美军仁川登陆后,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几乎全歼了入侵南朝鲜的金日成主力,将战线推过了三八线。为了挽救金家小朝廷,也为了向斯大林递上投名状,不惜火中取粟的中共,在毛的一意孤行下,不宣而战地派遣百万军队进入朝鲜。

从解密的档案可知,当时杜鲁门政府的全球战略重点是欧洲,无意与中苏在朝鲜对抗,发生正面冲突。而作为前线总指挥的麦克阿瑟却力主要灭了北韩,统一朝鲜,将帅意见严重分歧。就在此时,中共出兵朝鲜,使联合国军措手不及,杜鲁门正好以此为由,急令麦克阿瑟将联合国军从朝鲜北部全面撤退到三八线以南,以维持战前状态。因而无论中共是否出兵,美国的战略意图都是将金日成赶过三八线,维持二战后的现状和秩序即可,并没有进攻中国的计划。

就在此战略转移中,不宣而战、突然出现的近百万中共军队,分割、包围了三八线以北的联合国军。宋时轮第九兵团20、26、27三个军、共计15万余,将不足2万的美军陆战第一师包围在长津湖一线,他们以为会如内战时包围了国民党军队一样,能全歼被围的美军,以提振中共军队的士气,这就是著名的“长津湖战役”。

不料,此战结果,作为主攻的20、27军近10万人,被美军一个团打得土崩瓦解,失去战斗力,作为预备队的26军5万多人,还没拉到阵地,就被美军飞机、炮火打得散了架而溃败。这场战役美军仅以阵亡1千多人的代价,成功撤离,美中士兵牺牲比例高达1:40。美军不仅全员大摇大摆地安全撤离,而且带走了全部伤员、阵亡者和武器装备,以及近10万平民,让以为美国是“纸老虎”的中共领教了美军的战斗力。

宋时轮的第九兵团是直接从国内南方驻地被运到朝鲜战场上的,兵士们身着单衣,带着简单的轻武器和仅够一周的一小袋炒面,一下车就直奔战场。他们被身穿皮大衣、躲在暖洋洋的后方指挥所里的“首长”们部署在零下三、四十度的阵地上,去对抗武装到牙齿的美军,其结果可想而知,对美军来说这根本就不能叫战斗,而是名副其实的大屠杀。于是,除数万名毫无还手能力的官兵葬身于美军强大的炮火和轰炸外,另有数万官兵被活生生的冻死、冻伤,完全失去战斗力。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大批冻伤、冻死的惨案中,有几个成建制的连队,几乎无一生还地被冻成了数百上千的“冰雕”,这也是《长津湖》这部狼片要讴歌的主题。这完全是由指挥失误、无视官兵生命所造成的惨案。就连作为对手的美军也被此情景所震撼,不得不敬畏这些被他们上级作为“不惜一切”的“代价”,对这些成了毫无价值炮灰的血肉之躯们表示了极大的悲愤和同情。

这一战中共赔惨了,战前15万余规模的第九兵团完全丧失了战斗力,不得不退出战斗序列。而被围的美军陆一师战后稍事休整,又投入了新的战斗。中共从毛到彭德怀的“志司”,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惨败,毛称这场战役“教训惨痛啊! 大伤了我们的元气。”作为总指挥的宋时轮也为此做了检讨,被发落到陆军指挥学院任了闲职。毛有关此役的信件和宋时轮的检讨也因《长津湖》的热播被翻出来,而首次被曝光于公众面前。败军何言勇!失去里子的中共还死要面子,竟打肿脸充胖子,对外宣传称27军歼灭了美军第31团,并将美军赶出长津湖地区,彭德怀电贺“嘉奖第9兵团,嘉奖第27军。” 这就是中共永远不败的阿Q精神! 怎会料到这才是第一轮惨赔。

按说,这场让中共丢尽颜面、损失惨重的战役过去已七十年了,今生今世大概也不会主动再去揭这个疼痛难忍的伤疤。岂知,却还有不肖子孙不仅狠狠地揭开了这个伤疤,还美美地在上面撒了一大把盐,又使劲地搓揉了一通。

近年来,内外交困的习近平,为了转移国内日益尖锐、激烈的矛盾,不惜煽动民族主义的妖风,频频在台海和南海制造事端,露出战争獠牙。不时地叫嚣要“武统台湾”,要“打大仗”,“打胜仗”,要让“任何外来势力”“头破血流”。于是,一班战狼们从主子的叫嚣中看到了商机,看到了贩卖廉价“爱国主义”的发财机会,他们适时地翻出长津湖战役这段历史,经篡改、编造后,将中共“丧事当喜事办”的传统,无耻地演绎到极致。

这部类似于“抗日神剧”的狼片,主旋律就是煽动反美、煽动仇恨,鼓吹战争。该片以极其廉价、肤浅的英雄主义手法,将普通士兵神化成犹如当年那些刀枪不入的义和拳,他们无所不能,人人会开飞机,驾坦克,似乎很容易就赢得了制作者意淫的“对美帝的重大胜利”。这其实不是对那些葬身于此役的数万和整个韩战中近百万士兵们的尊敬和歌颂,而是亵渎,是不折不扣的侮辱,也是对现代战争、对人性的侮辱,是反人性的闹剧和丑剧。

该片也一反战争片反思和反战的传统,自始至终充满了对战争的讴歌、对死难的赞颂,甚至及其残忍、冷酷地用数百人的“冰雕”来宣扬他们的“英雄主义”,连司马南这样的毛粉都看不过,称其为“吃人血馒头”。这种用恐怖、血腥和死亡煽起虚假爱国主义的人,这些不遗余力叫嚣和鼓吹战争的人,都是要他人去流血,去做炮灰、冰雕,而他们自己是绝不会上战场的。

在美中关系持续紧张,冷战、热战随时可能爆发的当下,中共急需在国内煽起长期的反美情绪,鼓起国内、尤其是军中的士气。应运而生的《长津湖》自然受到党媒的大声喝彩和捧场,也激起了那些脑残的五毛和红粉们新一轮歇斯底里的民族主义狂热,他们就像吸足了毒的瘾君子,美美地嗨了一把。因着官方的力挺和公费组织观看,其票房不断冲高,毫无疑问,此片的制作方将会赚得盆满钵满。

不过事与中共愿违的是,面对影片中血淋林的战争场面,面对那悲天地、泣鬼神的成百上千“冰雕”,稍有独立思考者,并没有堕入中共煽起的民族主义漩涡里,而是开始思索关于这场战役、这场历时几年的战争的更深层问题,也激起了国内民众深挖这段历史的兴趣和热潮。

借现代资讯之发达和大量解密历史档案之便利,挖出了许多被尘封在历史中不为人关注的事实,和中共在韩战中狼狈不堪的惨状,揭穿了中共编造谎言和炫耀了七十年的“伟大胜利”。中共不仅没有达到欲借此片来煽动民族主义,鼓动士气的目的,还让整个韩战的残酷真相长时间、大面积地暴露在公众面前,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那些独生子女们,面对影片中成千上万葬身于炮火中和穿着单衣瑟瑟发抖的士兵,还愿意再为中共卖命而成另一轮炮灰和又一个“冰雕”吗?

由此,中共大为惊恐,严密监控和限制言论,只准赞扬,严格禁止任何有关此战役的背景、伤亡人数、战争的残酷性、战役结局和造成如此结果原因的讨论和传播。为杀一儆百,对韩战正当性质疑的著名媒体人罗昌平,被当局以涉嫌发表“侮辱英烈”言论为由刑拘。发布“‘寒战’最大成果就是蛋炒饭,感谢蛋炒饭!没有蛋炒饭,我们就跟‘曹县’一样没区别。当然,可悲的是现在也区别不大。”的网民,被警方以“侮辱抗美援朝志愿军英烈的言论,造成不良影响”为罪名拘留10天。连“蛋炒饭” 这个美味食品也和“包子”一样,成了网络禁语。甚至呼吁发了“爱国主义”大财的影片制作方捐出收入,以配合当局“共同富裕”的民意,也被第一时间扼杀。

中共就是需要和在制造这种人人自危、整个社会处于极度恐惧的社会效应,让民众成为只能接受官方思想、观点,而不许有任何个人思想的木偶。因言获罪的江苏张建平悲愤喊道,“现在是制造这场悲剧的人没有罪,借这场悲剧宣扬仇恨的人没有罪,调侃这场悲剧或者有一些不同意见或不同想法的人却有罪,这真是一种让人不能接受的社会现象。”

七十年前让中共吃了大亏、赔惨了的长津湖战役,如今又让中共惨赔了第二次。

关于这场战争的正义性问题,中共从出兵朝鲜起,就打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和“反对美帝侵略”的旗号,向国内隐瞒了战争真正的起因。战争的起因,现早已真相大白,中共的谎言和欺骗被彻底揭穿,毋庸多言。虽然这一话题在国内依旧讳莫如深,而且随着形势和需要的不同,官方的说法也每每不同,这段历史真成了任他们“随意打扮的小姑娘”,《长津湖》的上演,却向民众普及了这一历史真相。

为了美化他们助纣为虐,出兵侵略朝鲜,给中朝两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罪恶历史,中共虽最终也扭扭捏捏地不得不承认是金日成发动了这场战争,但却始终认为他们的出兵朝鲜是正义的。每当与金家王朝龃龉反目,也会以这段历史来敲打对方,摆出救命恩人的谱,谴责因他们的好战和侵略,让中国蒙受了巨大的牺牲和损失。而每当有反美、提振民族主义的需要时,又会不失时机地吹嘘他们如何在朝鲜战胜了美帝,将他们赶回了三八线。

近期,自媒体上广泛流传着彭德怀回忆“第三次战役”时说的“我打了一辈子的仗,从来没有害怕过,可志愿军打过三八线,一直打到三七线时,我环顾左右,确实非常害怕。美军几乎是不战而退。志愿军都知道,三八线并不是我们打过去的,可以说是走过去的”。这就证实美军南撤不过是主动的战略转移,是为了迅速脱离接触,撤回到按照美苏协议战后秩序划分的势力范围三八线的分界,恢复二战后的原状,与中共的“战胜”和“赶”没有一毛关系。

整个韩战期间,金日成的二、三十万军队几乎被全歼,据中共自己公布阵亡18万,负伤35万。而根据前苏联解密的档案和美国掌握的资料,中共先后出兵共计240万左右,伤亡高达百万,而美国死亡5万4千,受伤10万。战后南北韩基本保持了战前的状态,金日成和中共没有讨到任何便宜,而且南韩的国土较之战前还略有增加。这就是中共吹嘘了七十年的“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

通过对长津湖战役的深入了解,民众知道了此战役中,“志愿军”并非如影片所吹嘘的哪样英勇和无畏,他们实际上地地道道是被欺骗、驱赶到前线去送死的炮灰,是美军炮火下的冤魂。

此役中,美军三架水门桥的轶事也被曝光,引起世人注意。水门桥是长津湖地区的一座便桥,全长不到10米,宽度不过5米,然而它是美军撤退的必经之地,关系到整个长津湖战役的成败,于是成了两军争夺的焦点。鉴于其重要性,为了守住此桥,美军派出了一个加强坦克营,整整40辆坦克、数十门火炮、还有大量轻重机枪组成火力网,不惜一切代价死守这座桥。为了炸桥,只能实施强攻,于是在几乎没有重火力掩护的条件下,数千共军士兵反穿棉袄,身背炸药包,从四面八方向水门桥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以惨重的代价,用血肉之躯,在6天时间内三次炸毁了水门桥,但最后却都被美军用高科技和强大的后勤能力,“奇迹”般地修复,最快的一次只用了一夜时间。最后只能眼看着美军官兵、近10万难民及1千多辆汽车和坦克,在接应部队的掩护下通过水门桥,从容地撤出长津湖地区,损兵折将的中共只能望洋兴叹,而无可奈何。

而“冰雕连”的故事就发生在这儿,被派遣潜伏在桥附近伺机炸桥的几百兵士,竟被成建制地冻成“冰雕”。在冷酷的中共军头们眼里,这些士兵根本不是生命,是为了需要可以随意被牺牲的“代价”,活生生地演绎了何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正如胡平所言,“共军当初把这么多没有穿棉衣的战士送上冰天雪地的战场,这个意思就是叫他们有去无回,就是叫他们去送死。这里所凸显的,我们看到的还不是美军对共军有多冷酷,而是共军对共军有多冷酷。”

一张韩国总统文在寅夫妇2017年6月,在华盛顿拜谒长津湖战役纪念碑的照片,近日在自媒体上被疯传。文在寅即兴发表了演说,“若没有长津湖的勇士们,没有兴南撤退作战的胜利,我的生命就不会开始,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我”。在长津湖战役被美军带出的近10万走投无路的朝鲜难民中,就有文在寅年轻的父母,他们得以乘船从咸镜南道的兴南逃离北朝鲜和战争,随后才生下了文在寅。

一面是不惜将数万年轻、鲜活的生命驱入炮火中瞬间成了炮灰,一面是不仅保证军队自己的安全,还将数倍于军人的难民同时带到安全地带,孰恶孰善,孰邪恶孰正义,一目了然。

长津湖战役已是中共的梦魇,而近日被挖出的砥平里战役,根本就算不上战争,简直就是强送士兵进入美军的屠宰场。擅长以“人海战术”取胜的中共,在他们眼里士兵就如草芥,哪怕一百换一,他们也会毫不眨眼地逼迫士兵以血肉之躯去硬对炮火。

砥平里之战发生在 1951年2月13日至2月15日,共军以5个主力师5万余人,包围了仅4千余人的美步兵23团,防守面积直径1.5公里。“志司”计划用一个晚上彻底消灭美军23团。23团并没有惊慌,而是按李奇微将军的部署,将共军主力牢牢地吸引在邸平里。他们清楚,只要共军敢于发动攻势,联合国军就可利用其强大的空中力量和地面炮火,将其完全摧毁。

果不其然,美军坦克和重炮猛轰共军的冲锋集群,平均每百平方米瞬间落下十几颗炸弹,使一百多人的共军连队,几分钟后就只剩七八人,仅一个晚上,阵亡的39军117师士兵就达4千人以上。前来增援的39军116师,在行军途中,就被美军的空军和炮兵群打残,1万多人就死伤了7千余人,不得不撤出战场。于是美23团以仅伤亡200余人的代价,击退了5万共军连续2个夜晚的进攻,迫使他们在阵亡3万余人、部队丧失战斗力后,无奈地撤出了战场。邸平里战役,将共军极其低下的攻坚能力暴露无遗,中共军队令全世界恐惧的“人海战争”,被美军的一个团彻底粉碎。

一位当年参战的美军士兵回忆道:“夜幕降临时,四周响起了凄厉的军号声,他们满山满谷地涌了出来,不畏生死地冲向我们,然后一排排地象麦捆似的被机枪火力搁倒,后面的人又一排排地往上冲,又被搁倒。我们的机枪狂吐着火焰,枪管打得通红,臂膀打得酸痛,看着满坑满谷的尸体,我对自己说,这不是战斗,这简直就是屠杀。”

善使“人海战术”的中共军头刘伯承,晚年大概对此做了反思和忏悔,良心难安,从不提及当年之勇,曾愧疚地对儿子表示:“千百万的年轻寡妇找我要丈夫,多少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找我要孩子,我心里很不安,你要我怎么说嘛。我根本不愿意去想,就连看电影都不看打仗的。”

中共明知面对美军强大的制空能力和炮火威力,逼迫仅有轻武器的士兵以“人海战术”施行的强攻,根本就是送死当炮灰,这不仅暴露了其对士兵的冷血和残酷,而且还包藏着其不可告人的阴险和歹毒。

中共在内战中收编了数百万国军官兵,掌控大陆后,如何安置这些降卒成了迫在眉睫的大“麻烦”。惯于卸磨杀驴的中共,怎会按照当初诱降他们时“革命不分先后,一视同仁”和“保持原军阶和待遇不变”的承诺,给他们封官晋爵,赏赐锦衣玉食呢?而将这些“麻烦”放到社会上去,即便不是老蒋反攻大陆的第五纵队,也还是不可信任,也不放心的。但却也不便公开使用两千年前白起坑杀降卒的老法子,正好韩战给了他们机会。于是他们将这些招降纳叛之旅,尽数送往韩战前线,专门冲锋打头阵,让美军的炮火替他们处理和安置了这些“麻烦”,同时也消耗了美军的有生力量,可谓一举两得。于是那些看透了中共龌龊之举而侥幸还没有战死者,纷纷找机会投降美军,在战后的交换俘虏中,2万多中共战俘,就有超过七成的人选择了去台湾。而那些回到大陆的战俘,即便是中共的铁杆,其罪也终生不被赦。

俗语说,“善恶忠奸唯天晓,因果报应何必恼。”毛不顾同僚的反对独断乾坤,强行入侵朝鲜,将百万中国年轻的生命变成了异国他乡的孤魂野鬼,最终也遭到报应,上天也让他尝到了失去儿子的滋味。几乎在长津湖战役开打的同时,毛唯一正常的长子被美战机猎杀成了烧鸡,他是被毛送到彭德怀“志司”监军,顺带镀金以备接大位的。那些被毛和中共害死的百万冤魂,那些炮灰、冰雕,那些失去儿女的父母们,由此或许会略感释怀和一点心理平衡。

《长津湖》的出笼,不仅没有为中共煽起的仇美、反美民族主义添油加柴,反而将韩战的正义性,此战役和整个韩战期间,中共草菅生命和遭受巨大损失和失败的老底,让民众翻了个遍。长津湖可谓是让中共惨赔了两次的一桩生意,因而影片《长津湖》实际上是货真价实的对中共的“高级黑”。

2021年10月14日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