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古莉:习近平培育了一种丑陋的中国式民族...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古莉:习近平培育了一种丑陋的中国式民族主义

1
1 Users
0 Likes
42 查看
forum
(@forum)
会员
已加入: 12月 前
帖子: 655
Topic starter  

古莉:习近平培育了一种丑陋的中国式民族主义

经济学人7月14日介绍中国民族主义时介绍说,日本前领导人安倍晋三于7月8日被刺杀,在中国引起了一波欢乐的反应和广泛的谩骂。一个叫张北海的社交媒体用户在类似Twitter的微博上向其260万粉丝写道:“安倍晋三已经死了,就是这样”。“他活该灭亡”。另一微博用户进一步说,“他整个家族都该死”。另一人打趣道,“刚收到的消息”,“我们的肯尼迪总统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该文接着说,在中国网络占主导地位的民族主义者将日本作为共同打击的目标。中国人从小就被教育要憎恨这个国家,因为它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入侵中国,并犯下暴行。安倍先生因参拜东京的靖国神社而遭到反对,靖国神社是纪念战犯的地方,他还表达了对台湾的支持,中国将台湾视为其领土。微博上一位评论者说,如果整个日本“沉入海底”,她会“鼓掌”。

经济学人说,其实日本只是众多目标之一。中国民族主义者不仅蔑视美国和美国的所有朋友,也蔑视他们认为亲西方的中国人。他们的谩骂很少受到当局审查,相反,在中国,自由主义的情绪却会经常被审查。

中国一些最大的网络名人都是民族主义者,他们的社交媒体账户吸引了数百万的追随者。暴民在网上迅速形成,利用微博、短视频和消息应用程序,对“叛徒”、“间谍”和“二鬼子”(与外国敌人合作的中国人)发起愤怒的谩骂运动。

方方在2020年成为民族主义愤怒攻击的对象,当时她写下了在冠状病毒大流行病开始时有关武汉的生活的第60篇也是最后一篇网络日记。她的日记不仅描述了世界上第一个经历冠状病毒(Covid-19)封锁的城市的艰辛,而且还描述了她自己的情况。由于敢于批评政府的错误反应,她遭到了民族主义者的网上谩骂。方方怒道,“他们的行为就像一群暴徒”,“攻击任何不与他们合作的人,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她将这种攻击与1960年代和1970年代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及其凶残的红卫兵暴徒相比。她在2020年4月写道:“今天我甚至看到新闻,人们准备派一个小组到武汉来杀我”。

这种民族主义不仅让方方这样的自由主义者担忧,也在西方和中国的许多邻国引起了焦虑。外国观察家认为,“这反映了中国共产党自己的心态,并怀疑这是否预示着中国在国外会有更多的侵略性行为”。

经济学人这篇文章说,美国官员在谈及专制国家民族主义的发展时,避免将矛头指向中国,但他们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在2021年3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指令中,美国总统乔-拜登说,“美国的命运正越来越多地与国外事件联系起来。”他说:“我们面临着一个民族主义抬头、民主倒退、与中国、俄罗斯和其他独裁国家竞争日益激烈的世界”。他的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两个月后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他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一次视频会议上说:“民族主义正在复苏,压迫正在上升……对基于规则的秩序的攻击正在加剧”。他显然想到了中国。

该文说,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似乎证明了美国的一些忧虑。西方官员现在想知道,中国的民族主义–包括领导层和中国公众的民族主义–是否可能导致中国走上类似俄罗斯的道路。他们最担心的是民主台湾的命运。自1949年以来,控制该岛一直是中国民族主义的一个项目,当时共产党在大陆夺取了政权,迫使被打败的国民党逃到了台湾。2017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说,国家的“完全统一”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他说应该在本世纪中期完成(统一)。与他的前任一样,他不排除使用武力的可能性。

民族主义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习近平先生关于是否攻击台湾的决定?或者对与中国有领土争端的其他国家使用军事力量?这些国家很多。中国对日本控制的东海尖阁诸岛(在中国称为钓鱼岛)提出了主权要求。中国对南中国海的部分地区提出了权利主张,其他五个国家也提出了权利主张。中国与印度在3400公里的边界上存在分歧。在与外国同行的会谈中,中国官员有时会指出公众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是他们在制定政策时必须面对的一种力量。他们是否做过了?

向海峡两岸传递仇恨

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当然越来越容易被激起,并迅速要求对认为的敌人采取强硬行动,特别是台湾的中国怀疑论者。安倍晋三去世后,在微博上拥有近300万粉丝的中国最知名的民族主义者之一司马南在网上思考,暗杀台湾总统蔡英文是否正确。他写道,“和平解放台湾是所有中国人的愿望”,但“如果刺死蔡英文能带来和平统一,人们岂不喜出望外?”

微博上流传着两个民族主义者的视频,他们认为,中国应该抓住现在的机会,趁着美国被乌克兰分心的时候,发动军事进攻。其中一位名叫李毅的学者说,中国可以在三天内完成任务,他在YouTube上有4.3万名订阅者,在微博上有数千名追随者。李先生在中国发表演讲,他认为与台湾的和平统一(仍然是中国共产党的官方目标)是无法实现的。他最近的一次演讲是在北京一个区级党委开办的官员培训学院进行的。

不过李先生的观点是有争议的,甚至在体制内部也是如此。2020年,鹰派前将军乔良发表了一篇不同寻常的斥责文章,斥责那些一直要求入侵台湾的人。他说,政府的任何决定都不是仅仅根据公众意见做出的。“必须首先考虑限制性因素”。他写道,否则“可能在名义上是爱国的,但在实践中会伤害国家”。

一家为北京“加固胸肌”的小报《环球时报》的前主编胡锡进在最近的一条微博中表示公众意见不会诱使中国采取行动。他说:“如果我们认为通过军事手段解决台湾问题的时机还不成熟”,那就“没有任何力量可以迫使我们开始一场战争”。

民族主义由党塑造

经济学人这篇文章说,中国流行的民族主义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中共党本身塑造的。在粉碎了1989年的天安门抗议之后,中国加强了“爱国主义”教育,官员们坚持认为,爱国主义包括“爱党”和“爱国”。从那时起,学校被要求强调中国在党夺取政权之前,在外国人手中遭受的屈辱,可以追溯到19世纪英国发动的鸦片战争。其目的是灌输一种受害者的意识,以及对党使中国再次强大的感激之情。在过去3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的经济都在快速增长,这对党的工作很有帮助。此外,习近平先生对外交政策采取了更加张扬的态度,许多中国人强烈认为西方正在衰落,尤其是自2007-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

目前,该党似乎仍有能力控制民众的民族主义,以满足其目的。在习近平先生2012年上台之前,这个党偶尔会允许针对西方国家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这样做的一个原因是,通过展示西方在中国的利益可能会受到影响,给中国当局带来外交优势。1999年,在北约轰炸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后,官员们用巴士将学生们送到北京使馆区,在美国和英国使馆外举行了示威活动(中国不承认这起轰炸是一个意外)。在习近平先生上台前的几个月里,该党还容忍了许多关于有争议的尖阁岛(中国称钓鱼岛)的反日抗议活动。

暴徒规则

经济学人这篇文章说,但习近平先生似乎比他的前任们更紧张。在培养网上虚拟民族主义的同时,他对现实世界的民族主义进行了更严格的控制。习近平先生对非政府组织的强硬态度几乎同样适用于那些致力于民族主义事业的非政府组织,以及那些倡导民权的非政府组织。在中国,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俄罗斯的暴徒民族主义青年团体“Nashi”(我们的)相提并论,后者在克里姆林宫的支持下兴盛了几年。

尽管网上的死亡威胁层出不穷,但还没有关于民族主义抗议者杀人的报道,这表明官方并不希望发生这种暴力。方方和习近平先生都已年过六旬。他们的世界观可能非常不同,但都有文化大革命的记忆,文化大革命给各政治派别的人们带来了创伤。习先生和他的父亲曾被红卫兵告发。根据官方说法,习先生的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被“迫害致死”。

经济学人说,2017年,该党允许针对韩国部署美国“萨德”反导弹系统举行分散的示威活动,中国称萨德反导系统将威胁其安全。

但在习近平先生上台后的十年里,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民族主义抗议活动。与以往相比,稳定一直是该党的口号。在为预计于今年年底举行的五年一次的党代会(20大)做准备的过程中,官员们变得更加紧张了。最近在河南省为阻止破产银行账户持有人的示威活动所做的努力表明,他们是多么紧张。

自毛泽东时代以来,还没有听说过与台湾有关的示威活动。这显然是因为该党不希望好战的人群导致可能使中国卷入与美国的核冲突的关系复杂化。

然而,在这场(冠状病毒)大流行中,该党将民众的民族主义推到了新的高度。该党的宣传人员谈到“西方的混乱和中国的秩序”–这句话至少在最近引起了许多中国人的共鸣,他们赞赏该党为防止病毒进入中国并部署大量人员控制国内疫情而做出的巨大努力。由于这种警惕性,死亡人数保持在极低水平,大多数中国人能够像往常一样生活。(中)

经济学人说,最近,人们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民族主义不再是一种有效的社会粘合剂。冠状病毒的奥秘克隆(Omicron)变种已更难遏制;封锁变得更加频繁。上海和其他几个大城市遭受了数周的严厉限制。许多人在网上提出抗议,指责封锁区的官员未能提供足够的食品供应帮助,而且,除了治疗冠状病毒外,使人们难以获得对危及生命疾病的治疗。该文说,在习近平时代的大部分时间里,大学一直很平静。然而,在今年5月,几个校园里沮丧的学生举行了反对隔离规则的小型示威。一些网民敢于说“方方是对的”了。

官员们如此担心,以至于4月,在上海两个月的封锁期间,微博审查了含有中国国歌第一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帖子。最近,微博用户再次亮出这句话,并配上一些河南抗议者遭官员驱散的照片。

经济学人的这篇文章说,习近平先生知道,有时要让爱国者保持一致是多么困难。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就是一个戏剧性的例子。学生们走上街头,高呼“爱国无罪”。他们将自己的行动描述为“爱国和民主运动”希望强调他们对中国的热爱会有助于缓和党的敌意。他们的策略一度奏效,因为中共领导人为是否承认学生的爱国主义而争吵不休。

在2012年的反日抗议活动中,一些示威者高举毛泽东的画像。他们是薄熙来的粉丝,薄熙来是一位地区领导人,在与习近平先生进行权力斗争后被捕。薄熙来曾试图通过呼吁人们怀念毛泽东时代(其中不涉及帮派暴力的部分)来建立支持。他于2013年被判处终身监禁。

然而,该文指出,对党来说,网上的民族主义是压制异议的有用工具–自由主义者很快就会被民族主义的巨魔抓住。但对该党来说,这也是一个充满陷阱的阴暗世界。

新毛泽东主义者早已隐瞒了他们对薄熙来的热情(在习近平先生的领导下,支持薄熙来的风险太大)。然而,他们仍然在网上发声,作为民族主义事业的拉拉队,也作为中国社会弊病的批评者,如巨大的贫富差距、腐败和对来自农村的农民工的“剥削”。2018年,警方逮捕了几名新毛主义学生活动家,他们一直在为工厂工人争取更好的条件。

极端毛主义

网上的毛泽东主义者对那些他们认为是站在“官僚资本家”一边的人进行狙击,这些人控制着商业和政治。他们的眼中钉之一是《环球时报》的前编辑胡先生,此人在微博上有2450万粉丝,可能是中国最有名的网上民族主义者。对新毛泽东主义者来说,胡还不够民族主义。他们指责他呼吁网民在对安倍先生死亡做出反应时要保持警惕。胡先生在他的视频博客中说,对安倍晋三去世的过度欢呼,已被中国的批评者利用来“抹黑”这个国家。

经济学人的文章说,中国的民族主义在网上有商业的一面,这也使我们难以评估公众的真实立场。通过利用社交媒体吸引对赞助商产品的注意力而赚钱的网络影响者,将民族主义作为吸引点击的诱饵。

人们被网络大V兜售的阴谋论所吸引,例如,关于美国军方参与制造和传播冠状病毒。该文在括号内解释说,这是中国当局急于鼓励的虚假信息,以抑制西方关于该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猜测。

鉴于许多网上话题受到严格审查,一些网民可能会陶醉于诽谤性的民族主义言论,仅仅因为他们有这样的自由,因为在中国攻击自由主义者是没有任何风险的。

但西方仍在担心。在今年晚些时候的20大党代会上,预计习近平先生将获得第三个任期。这将打破许多人认为已经成为惯例的做法:总书记最多任期为两届。

四年前,当人们意识到习近平的连任计划时,一些精英成员对这一想法颇有微词。他们之前曾经希望该党会走向一个可预测和有序的继承制度。一些分析家现在想知道,为了证明自己的持续统治,习近平先生是否会发挥其民族主义的优势,也许会暗示只有他才能确保与台湾的统一。西方外交官正在焦急地寻找更强硬路线的暗示。

一些分析家现在思忖着,为了证明自己持续掌权的合法性,习近平先生是否会发挥其民族主义的优势,也许暗示只有他才能确保台湾与中国统一。西方外交官正在焦急地观察更强硬路线的迹象。

这篇文章最后指出,尽管中国的军机和船舰经常在台湾岛周围出没,却很少有迫在眉睫的危险迹象。但中国的民族主义已经变得更加丑陋,而中国的“继承政治”总是充满了党内的紧张关系。习近平先生的反对者,或那些期待他最终离开政治舞台的人,可能会采取更强烈的民族主义形式,这并非不可能。习近平先生培养了一支不稳定的力量(民族主义)。他可能并不总能控制的住。

来源:法广2022.7.14.

读者推荐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