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伊萍:美国共和党人与红色中国人思维上的...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伊萍:美国共和党人与红色中国人思维上的十大相似之处

1
1 Users
0 Likes
66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6年 前
帖子: 10101
Topic starter  

伊萍:美国共和党人与红色中国人思维上的十大相似之处

 

在列举两者的相似之处前,让我首先来澄清一下概念。

所谓美国共和党人,指的是美国人当中支持共和党的当代主流粉丝。“当代”一词很重要,本文的观点不是从书中抄来、也不摘自任何媒体,而是以我在美国亲身生活体验的观察总结出来,反映的是当代现实,不是历史现象。“主流”一词也很重要,美国共和党人内也存在少数思维缺陷相对较少的人,但是,这些人不是主流。文中有时会使用美国右派、保守派等词,同样指的是当代美国共和党人。

所谓红色中国人,指的是从小接受红色教育、长大后没有能力摆脱红色教育限制的中国人,这些人既包括生活在中国的大多数人,也包括不少移民到海外、甚至可能在海外生活了几十年、但是头脑仍然停留在红色思维状态的华人新移民。不包括在红色中国人范围内的,有从小在红色中国之外接受教育、但文化上或血统上属于中国人的华人,比如台湾人或在海外长大的华裔,也有虽然在红色中国长大、却有能力摆脱红色教育限制的中国人或华人新移民,比如,我自认为自己就已经不再是红色中国人。是不是红色中国人与政治立场并不一定相关,有些人反共态度非常激烈,但思维方式仍然停留在红色思维水平上,这些人仍然属于红色中国人。红色中国人也不包括古代中国人,我常在中文网上读到有些人将红色中国人的思维问题怪罪到古代中国人身上,比如,著名异议人士艾未未近日在《纽约时报》中文版上发文宣称:中国自古以来从未有过自由思想,完全抹杀了民国时期中国人思想的进步。古代中国人思想当然有问题,正如古代西方人思想也有问题一样,那时候信息交流条件极为匮乏不便,人们思想有问题情有可原。如今,信息交流条件是如此地优越先进,学习他人是那么地简易方便,再将自己思想有问题怪罪到古人头上,好意思吗?在我看来,任何将当今中国问题怪罪到古代中国人身上的言论,都等于是在为中共给中国带来的倒退和破坏开脱责任。

我将要列举的十大特点,大多在我以前写的文章中提到过,在此特做一汇总,其中只有唤不醒之说是这次新加的。下面,是美国共和党人与红色中国人在思维上的十大相似之处:

第一,以意识形态为纲,意识形态被捧到最高地位,为此牺牲人民的实际利益也在所不惜。比如,美国共和党粉丝大多毫无事实依据地盲目信奉“小政府”、“资本主义”、“反社会福利”、“女人不能堕胎”等理念,在制定政策时,他们衡量的标准是从意识形态角度看其是否够“保守”,而不是考量政策会带来什么样的实际后果,正如红色中国人当年检验一切的标准以是否符合马克思主义思想为基准一样。美国著名政治说笑明星比尔·马赫(Biil Maher)有一次在他的节目中抱怨说,为什么美国左派很少有人以自己是“liberal(自由派)”为骄傲,说,你看右派总是一口一个自己是“conservative(保守派)”,很为此自豪的样子。在我看来,比尔·马赫虽然自己是自由派,却没能认清自由派的思想特点,自由派支持或反对某个理念或某项政策并不以标签是“自由”还是“保守”来决定,而是更在乎这样的政策是否合理、是否会带来有利于社会的实际结果。

第二,概念认识不清,他们对人文理念的理解往往极为表面肤浅、停留在看标签的水平上。这种概念认识上的一团浆糊,使得他们不善于以事实和理论为依据来讲道理。美国共和党粉丝们在批驳与自己意见不一致的人时,往往喜欢以给对方贴上他们认为比较难听的标签的方法,来轻松占据正确的制高点,广为人知的“难听”标签包括“政治正确”和“社会主义”等词,最新的“难听”标签有“wokeness”,“Critical Racial Theory”等。对共和党粉丝来讲,任何事物只要被贴上“难听”的标签,这一事物就被批倒批臭了,这与当年红色中国人指称某人犯错时,只要给对方贴上“反革命”或“修正主义”的标签,就可以轻松打倒对方,是一样的道理。

第三,擅长于抱怨问题,却不擅长于解决问题。纵览海外中文网站,善于痛骂的人居多,能在批评的同时提出建设性意见的人却很少见,美国共和党也是如此。比如,最近一些美国共和党州州长用大巴将来美国寻求避难的难民在不同州之间送来送去,纯属作秀,不解决任何实际问题,浪费纳税人的钱。美国加州现任州长纽森近日在为争取连任、与共和党候选人进行辩论时,指出,你们共和党人只会列举问题,却从来提不出能够解决问题的方案。纽森的这一段描述,我再同意不过了。

第四,看问题常常一刀切,分不清细节。我以前曾多次指出红色中国人判断人文事物时容易犯一刀切的错误,比如,因为共产主义理想给中国带来了灾难,有些中国人因此变得反对所有理想。美国共和党粉丝也一样。我有一次在网上与美国人争论枪权问题,明确表示反对美国将拥枪权写入宪法的做法,还举例说当今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将拥枪权写入宪法,即,美国、墨西哥、和危地马拉,两个与美国为伍的国家都不是人们通常会向往的国家。有一个美国人质问我,说,拥枪权是国父们建国时给的,现在你说要收回,那除了拥枪权,你还想收回美国宪法赋予我们的哪一项权利?我给他的回答是,作为一名来自专制国家的归化美国公民,我承认美国人民实在是太幸运了,有那么伟大的国父们立宪保障基本人权,但是,国父们再伟大,他们也是人,具有人的局限性和缺陷,我们可以敬仰国父们的伟大,同时看到他们设计中的不足,我珍惜很多美国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不会同意将其收回,比如:平等权利、言论自由权利、和结社自由权利等等。从我经历的这一番争论中可以看出,不少美国右派的心理是,只要一批评美国有缺陷,就等于否定整个美国,如果你主张改进美国的某些方面缺陷,他们就会认为你要改变美国的一切。

第五,情愿自己受害,也不愿意让别人得到好处,我赢必须以你输为代价。美国共和党粉丝与红色中国人一样,认为事物的结果只能是要么你输我赢、要么你赢我输,如果你赢了、就必定意味着我输了,缺乏双赢的心态。他们总是将保护他人利益看成是对自己利益的损害。事实证明,我们完全可以做到双赢,可以既帮助穷人,又帮助所有其他阶层的人民,既维护少数民族或弱势群体的利益,又不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还可以做到既保护好环境,又搞好经济。

第六,他们当中有很多属于不愿意醒来、因此永远无法被唤醒的人。美国共和党人强烈反对“wokeness”一词行为本身所透露出来的象征意义非常鲜明,说明他们不想要醒来,拒绝被唤醒。不光在种族歧视问题上如此,对待其他社会问题时也如此。比如,新冠流行导致正常生活规律被打乱后,美国犯罪率有所上升,不管是共和党州还是民主党州,皆如此,但是,今天美国的犯罪率仍然比上世纪七十到九十年代时要低,这是加州警察亲口讲的话,也有历史数据为证。可是,我所在的当地网上总有些美国人成天抱怨美国今不如昔,一读到有人通告偷盗事件或性骚扰事件,他们就开始叨叨:“我们的国家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好像过去的美国曾经是一个没有罪犯的仙境。有人将历史数据图贴到网上,证明今天比上世纪后期犯罪率更低,可是,对抱怨的人,这丝毫不起作用,照样一口一个今不如昔,还将犯罪率上升说成是加州民主党政策导致。针对此言,有人又贴出州际数据图,显示出许多共和党州的犯罪率高于加州、以及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基本上全是共和党州的事实,当然,这也不会起到任何作用。这与许多装睡、不愿意被唤醒、再怎么讲道理也永远无法改变其思想的红色中国人一模一样。

第七,他们常常精神分裂、自相矛盾。红色中国人精神分裂的最清晰表现,反映在他们当中不少人用脚选择了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头脑却仍然留在红色中国,他们支持的主张常常是恨不得将哈佛改造成清华、将美国变成中国。美国当代共和党粉丝的分裂症状一点也不亚于红色中国人,他们支持小政府,却主张法律从重从严惩罚罪犯,好像从重从严执法不需要花钱似的。他们捍卫枪权,说那是为了防止政府侵犯人民的权利,可是,当人民上街游行、抗议政府警察时,他们又用自己的枪来射杀人民。他们成天叨叨美国犯罪问题严重,可他们拥护的政策却往往会导致犯罪率提升。

第八,屁股决定脑袋、立场决定观点,对人马列主义、对己男盗女娼。属于同党的人行为再腐败、品格再恶劣也视而不见。对政见不同的对方,要求就变得高得不行。

第九,信奉犬儒主义,不相信人有善的一面。心理学家的测验结果表明,不相信人有可能是好人、认为坏才是真诚、好一定是虚伪的犬儒主义者,往往会倾向于支持各种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他们会更拥戴强人、支持威权主义领袖,喜欢将人群分成“我们”和“他们”,对不属于“我们”的人怀抱仇恨。美国右派常常嘲笑左派努力将世界变得更好的理想主义情怀,宣称理想主义会导致专制,他们坚信“greed is good”(贪婪是好品德),认为社会的运转只能依靠人的贪婪和自私为一切动力。

第十,反智、反理性、反科学。正是因为他们反智、反理性、反科学,使得人们永远无法以事实依据说服他们。也正是因为他们反智、反理性、反科学,美国共和党州大多经济差、福利差、恶性犯罪率高、人均寿命短、平均受教育水平低。美国加州过去十多年来在民主党州长的领导下,为加州人民提供了引领美国前锋的社会福利服务,加州政府财政收入则从共和党州长当政时的赤字状态被转亏为盈,而且政府收入盈余近年来不断创历史新高、钱多得花不完。这就是一个聪明的、讲科学的政府所能做到的多赢,可以既保护好环境、又搞好经济,既照顾好弱势群体的利益、又让大多数人得益。

我想要补充说明的一点是,美国右派虽然与红色中国人在思维方法上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大多比红色中国人至少表面上待人更礼貌,我在网上与美国右派交锋,从未被对方人身攻击,而在中文网上,被人身攻击几乎是家常便饭,虽然其中有些人可能是五毛,但是,有些显然不是五毛的中国人也习惯于以人身攻击的方法来与人争论。不过,据一些研究网上言论的美国专家介绍,网上霸陵、和在网上用暴力语言威胁他人生命的人大多来自极右翼,我可能是因为所处本地网站并非政论网、我与人争论的次数也很少,因此,尚未遇到霸陵,当地网站管理健全也应该是原因之一。我最后还想要说明的是,思想有问题的美国人也是美国人,他们与所有其他美国人一样享有天赋的基本人权,即,言论权(并非语言霸陵权)、投票权、和结社权等,但是,支持他们拥有基本人权,与崇拜他们、将他们拥戴为领袖、把政府大权交到他们的手中,是两码事。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