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严防外人靠近的云南蝙蝠洞 隐藏着一个重...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严防外人靠近的云南蝙蝠洞 隐藏着一个重大秘密?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464
Topic starter  

严防外人靠近的云南蝙蝠洞 隐藏着一个重大秘密?

文章来源: RFI  2020-12-27 16:20:54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5303 次)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团即将前往中国调查新冠疫情源头,外界舆论对中方能否向专家开放资料深表怀疑。日前,武汉病毒研究所专家石正丽对BBC表示,作为个人欢迎任何形式的访问,但对于能否让专家查看她的实验室数据和记录,石正丽则表示具体方案不是她所能决定的。同时传出BBC记者探访云南墨江通关镇蝙蝠洞遭遇重重跟踪拦截最后只得放弃的消息,为什么新冠疫情爆发一年之后,中国还在阻拦外国媒体靠近这个石正丽小组当年提取病毒的蝙蝠洞呢?

那么,这座蝙蝠洞可能隐藏着一个重大秘密?破解蝙蝠洞的秘密,或许就破解了新冠源头之谜?也彻底撇清了新冠病毒到底来源于自然还是实验室事故的重大嫌疑?

法国『世界报』12月22日,英国BBC23日发表的长篇报道都把焦距对准了云南蝙蝠洞,BBC记者最近亲临现场观察遭到百般拦阻更是受到外界舆论关注,这里面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现在,让我们重新回溯在这座蝙蝠洞到底发生过什么,准确地说,在云南墨江通关镇那座废弃的铜矿洞里8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它与武汉病毒研究所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为什么有些科研人员怀疑这座山洞可能隐藏着破解新冠源头的钥匙?

七年多前发生的故事

中国云南墨江县通关镇,2012年4月25日,一名42岁的男子被送进昆明医院,他已连续咳嗽两周,发高烧,呼吸窘迫。第二天,又有三名年龄32至63岁的类似患者住进了医院。第三天又有一名45岁的男子住进了医院,一周后,一名30岁的具有同样症状的男子也住进了同一医院。

他们全都或多或少具有相同的严重肺炎症状。他们的胸部扫描显示双侧肺部受损,并伴有磨砂玻璃混浊,现已公认这是2019新冠病毒的特征。其中三个患者显示出血栓形成的迹象,血管阻塞也是2019新冠病毒Covid-19并发症的典型特征。

他们六人都在墨江县通关镇的一个废弃矿场工作。那里住满了蝙蝠。六个人在矿洞里工作长达两个星期,在飞来飞去蝙蝠的鸟粪坑中挖掘。他们中的三人分别住院十二,四十八和一百零九天后在医院死亡。两个最年轻的住了不到一周后脱险,另一个46岁的男子住院四个月后才出院。

BBC报道说,这三人的死亡现在成为有关该病毒的起源,以及病毒是来自自然界还是实验室的重大科学争论的中心。通关铜矿的三名工人在身处一个满是蝙蝠的矿洞后身亡,这引发了人们怀疑他们感染了蝙蝠冠状病毒。因此,在死亡事件发生后,武汉病毒所的科学家们开始认真地对通关矿洞的蝙蝠进行取样。不出意料,他们在接下来三年里多次走访并检测出293种冠状病毒。但除了一篇简短的论文外,关于他们在这些考察中收集到的病毒的信息发表甚少。

2020年春季武汉疫情爆发,社交媒体上重新出现了已被遗忘的墨江矿工的故事。在推特上,一个匿名帐户剖析一篇发布在用于发表大学硕士论文的中文官方平台上的论文,论文作者李旭(Li Xu) ,论文详细介绍了以上六个人的病情。2014年3月,《科学》杂志简述了这个故事,并提到了在同一矿山的老鼠身上发现了一种新型副粘病毒(MojV),一种来自不同冠状病毒家族的病毒。

但是到目前为止,在国际科学文献中还没有发表过对这六个临床病例的精确描述。 2020年春季,当李旭的硕士论文在社交网络上流传时,墨江六个矿工的症状与Covid-19之间的相似性引起一些科学家高度关注。两名印度微生物学家Monali Rahalkar(阿加尔卡尔研究所)和Rahul Bahulikar(BAIF研究基金会)对李旭的论文进行分析后写了一篇论文,10月发表在《公共卫生前沿》上。他们在文中指出,墨江矿工的疾病可以提供“关于SARS-CoV-2(2019新冠病毒)起源的重要线索”。

世界报问道:2012墨江矿工肺病和今天肆虐的Covid-19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将近十年的时间跨度以及武汉与云南通江1500公里的距离,能使我们更清楚地看到新冠状病毒的起源吗?

新冠状病毒的发现

现在回到2020年1月23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发表文章指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或许来源于蝙蝠。文章把这一遗传上最接近SARS-CoV-2的病毒命名为“ RaTG13”,并公布了病毒的基因组,与导致Covid-19新冠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2%。但是,关于RaTG13起源,外界知道的唯一信息是:它是在云南通关蝙蝠中菊头蝠(Rhinolophusaffinis)身上发现的。

两种病毒之间的遗传接近性表明SARS-CoV-2确实源自菊头蝠冠状病毒。但是RaTG13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提取的? 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员并未明确回答。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病毒专家Etienne Decroly认为: “我们很多人对作者提供的关于这种病毒来源的信息很少十分惊讶,而这种病毒的来源对于了解这一流行病的起源至关重要! ”。武汉病毒所的上述论文略略修改后被《自然》杂志2月3日发表,但论文中并没有更多的关于如何取样,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发现病毒的细节。

不过,一位在武汉与病毒学家合作的法国研究人员回忆说,石正丽团队并不是中国唯一对墨江矿山感兴趣的人:北京一个实验室也曾派人前往墨江搜集病毒样本。

7月,武汉病毒所p4研究室病毒学家石正丽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试图消解疑问。她证实RaTG13就是RaBtCoV / 4991,是从废弃的云南矿洞的蝙蝠提取的。但疑问并没有完全消除。

石正丽在接受《科学美国人》采访时解释说,墨江矿工的肺炎是由于真菌感染引起的。但这一解释很难说服Monali Rahalkar和Rahul Bahulikar。他俩写道:“李旭的硕士论文得出结论是,矿工的肺炎是由SARS-CoV型蝙蝠病毒引起的。”

两位印度科学家认为李旭的结论之所以可信是因为论文作者特别表示,中国最著名的肺病学家钟南山之前在云南医学人员征询意见时做出过同样的判断。更重要的是,两名印度研究人员引用了一份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教授指导并于2016通过答辩的一份博士学位论文佐证,这篇论文简要回顾了墨江矿工的病史,明确指出其中四名矿工患者均含有对抗SARS型冠状病毒的中和抗体(IgG)。不过,石正丽对BBC指责那篇论文,“陈述语句不通,结论既没有依据、又没有逻辑,居然被阴谋论者拿来质疑我……”

武汉病毒研究所未公布的八种冠状病毒现在在哪里

但是,今天能否确定墨江病毒是2019新冠病毒的来源呢?法国病毒专家Meriadeg Le Gouil表示:“在这种条件下感染蝙蝠冠状病毒并非绝对不可能,但对我而言可能性似乎并不高。因为这些病毒非常脆弱,仅在鸟粪中持续很短的时间。“但疑问仍然存在。两位印度研究人员写道:“ 2012年莫江矿工爆发的疾病,随后在同一矿洞中进行的采样活动以及在同一矿山中发现最接近SARS-CoV-2病毒之间的巧合本身就值得进一步展开调查。他们认为”在当前新冠大流行的情况下,获取数据以及这一事件的全部历史记录将是非常宝贵的。 ”

武汉病毒所研究人员在前述论文发表9个多月后,在11月17日在『自然』发表的论文试图澄清RaTG13的采集条件。他们写道:在墨江矿工事件发生后,“我们怀疑是病毒感染。”“在2012年至2015年之间,我们的小组每年在这个洞穴中从蝙蝠身上取样一到两次,总共收集了1322个样本。在这些样本中,我们检测到293种多种多样的冠状病毒,其中284种被归类为alpha冠状病毒,9种被归类为beta冠状病毒,后者均与SARS型冠状病毒有关。这9种病毒中的一种被命名为RaTG13,以反映其来源物种菊头蝠(Rhinolophus affinis),采集城市(通关)和年份。研究人员表示,RaTG13在2018年已进行了完整测序。

武汉P4研究室还在2012年7月至2012年10月从其中的四个矿工身上采集了13个血液样本。据他们称,并未发现任何SARS的痕迹。但是这一说法与2016年高福教授指导通过博士答辩的『世界报』查询的论文结论相矛盾。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还表示,他们在2020年对保留的样本进行了重复分析,得出的结果是:没有SARS型病毒感染。

问题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员的这一解释引起一些同行吃惊。 Etienne Decroly表示:“在这个病毒实验室中,还保存着在矿洞中收集的另外八种未发表的SARS型冠状病毒。”竟然没人知道它们的存在! ”

这就提出了一个新问题,世界报询问的几位科学家都在质疑,武汉病毒研究所保留的未发表的病毒序列现在在哪里? 麻省理工学院分子生物学家Alina Chan表示,我们了解到RaTG13在2017年和2018年进行了测序,但是这些序列直到2020年才发布。这几年,这些序列到底存储在哪里?仅仅在武汉病毒所自己的数据库上吗? ”

消失的数据

五月份,一个匿名的推特帐户(后已删除)可能会提供一些答案。这位陌生人发布了指向已归档网页的链接,该网页描述了武汉P4病毒室研究人员2019年创建的数据库。该页面是由武汉病毒学家最初发表在《中国科学数据》(Csdata.org)网站上的一篇文章,似乎已从中删除。武汉病毒学家在文中解释说,他们的数据库包括他们研究小组长期积累的病毒病原体的样品和数据,以及补充了“国际上发布的权威数据”。

其中列出了22257个样本,这篇短文的真实性毋庸置疑:它由DOI(数字对象标识符)确认,DOI是学术期刊上发表的每种文本的唯一标识符。 由国际DOI基金会(IDF)制作成参考目录发行。查阅该目录,表明文章相关文章(10.11922 / csdata.2019.0018.zh)确实已记录,并且指向China Science Data网站现在已经消失的网面,不仅相关的文章消失了,而且两个表明文章位置的网址(URL)也是空的。世界报与该杂志的编委联系,但没有得到回应,武汉病毒室的研究人员也没有回应。

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墨江矿工感染事件的含糊表述,该所长期积累的病毒病原体数据库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下线,拒绝交流其研究人员的实验室笔记本以及该所研究人员关于墨江矿工疾病矛盾分析,无疑使不少科学家疑问重重。

在世界报就新冠病毒起源采访的科学家中,大多数认为“动物活动”仍然是最可能的假设。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遗传学家Virginie Courtier解释说,“这一病毒很可能早在2019年11月之前就已传播给人类,并且在人群中悄然传播而未被注意到,然后在2019年11月在武汉发生自然突变后变得更具毒性。无论如何,它似乎不太可能在实验室合成,因为在我们拥有的数据库没有发现这样的遗传序列“。

不过,Etienne Decroly表示:“我们仍无法避免这种大流行可能是由实验室事故导致的想法,并且必须认真对待”。世卫组织专家调查小组成员马里恩·库普曼(Marion Koopman)11月份含糊地对『自然』杂志含糊地表示: “一切都摆在桌面上”。

此前,有许多记录在案的实验室泄露案例。例如,2004年,尽管当时SARS疫情早已被控制,但位于北京的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的SARS病毒发生过两次泄露事故。

华盛顿乔治城医学中心传染学教授丹尼尔·露西(Daniel Lucey)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仍相信Sars-Cov-2最有可能是自然起源,但他不希望如此轻易地排除其他选项。他表示,“自从第一例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出现至今已过去十几个月了,但我们还没有找到动物源头,”他说。“所以对我来说,这更有理由调查其他解释。”他的疑问是:中国的实验室内是否存在一个正在被研究的病毒,在基因上更接近Sars-Cov-2?如果曾经有的话,他们会告知外界吗?“并不是所有的研究成果都会被发表。”

无论如何,只有在中方的配合合作下,才能真正查清新冠病毒起源,在目前情况下,国际专家代表团能否毫无阻拦地在武汉展开调查,并且是否有可能前往云南通关镇蝙蝠洞摸底,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