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河南水灾】郑州 地铁 5号线 京广路...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河南水灾】郑州 地铁 5号线 京广路 隧道 新乡 卫辉 驻马店 郊区 农村 泄洪,水库,河流 7/28/2021-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391
Topic starter  

郑州地铁5号线:两个寻找丈夫的妻子…

文章来源: 北青深一度  2021-07-28 1325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3723 次)
 
 

记者/李佳楠 张蕊  实习记者/纪佳文 罗鹏飞 丁莉

编辑/刘汨

工作人员正在排空地铁5号线内的积水

在听到地铁隧道里还有3.2万立方米的积水没有排出后,白晶给失联的丈夫邹德强发去了一条微信,“老公,坚强是可以用完的吗?”

两个妻子

7月19日晚上,邹德强从上海乘坐高铁到达郑州,这是他一个月内的第三次出差。次日一早,外面下着大雨,邹德强收到酒店信息提醒,因为降雨停电了。他把消息转发给妻子,提醒她帮自己报名会计考试,还配了个憨笑的表情。

7月20日上午,在外办事的邹德强给妻子发了一段积水的视频,他冒雨骑了一程自行车,才绕过积水路段打车回了酒店。妻子白晶感叹,这是“看海模式”,劝他晚上就别出门了。但邹德强和同事还有工作没完成,暴雨中他们离开了酒店,相距不到30米就是地铁口,乘坐地铁成了他们的首选。

当天傍晚6点08分,白晶最后一次收到丈夫发来的视频,地铁车厢已经进水,而且好像失去了平衡。这时白晶才知道丈夫在地铁里,再发消息,已经无人应答。

与邹德强同行的同事回忆,两人乘坐的地铁在接近沙口路站时停在了隧道里,车厢进水后,一部分乘客通过隧道侧面的平台撤离。当他和邹德强准备撤离时,车厢内积水最深处已经齐腰深。司机打开了倾斜后位置更高的右侧车门,但那一侧的隧道上没有平台,只能攀附着线缆移动。

跟随司机出发前,邹德强和同事丢下了背包、手机,邹德强还脱掉了上衣。邹德强身高只有一米六五,挪动到半路时,同事看到他一点点伸开手臂,脚向下伸,试图踩到脚下凸起的部分。这时一阵急流涌过来,邹德强被冲走了。

当晚的郑州地铁5号线上,500多名乘客获救,但邹德强一直没有出现。

暴雨过后,上海到郑州的高铁一度中断,白晶能做的,只有一家家联系当地医院,一遍遍拨打报警电话。7月22日上午,她终于抵达郑州,唯一的进展是,邹德强不在已经确认的遇难者名单里。

听说郑州地铁5号线是环形的时候,白晶觉得,丈夫应该有生还的希望,“水流不会很快吧?他应该不会被冲到别的河道里吧?”而且白晶相信,丈夫坚韧、有耐力,这种性格在最困难的时候一定可以帮到他。

几天来,白晶一直没间断给丈夫发去微信,抵达郑州后也是如此。她在微信里讲起,一次两人旅游时的经历,一个小男孩一定要教会“旱鸭子”邹德强游泳,邹德强一遍遍学着,始终达不到孩子的要求。这段曾经逗得白晶捧腹大笑的经历,如今成了她希望的寄托,“严师教的技巧你有没有还记得一点点,在水里有没有帮助到你?”

抵达郑州后,白晶见到了尤婷,她的丈夫沙涛也在事发的地铁5号线上。在邹德强发来的视频里,凭着上身穿的白色T恤和手中拿着的雨伞,尤婷一眼认出了丈夫。

今年33岁的沙涛身高一米八,是家中独子,有个9个月大的女儿。7月20日,他在下班后乘坐地铁5号线回家,他在离家还有一站时被困车厢,失联前曾打电话让妻子报警。

在家人看来,一向保守、沉稳的沙涛,会选择和其他乘客一起等待救援,不会擅自行动。连续几天,沙涛的亲戚找遍了市内的安置点、医院和太平间,但同样没有任何收获。

两个寻找丈夫的妻子遇到了一起,她们都还抱有希望,决定一起前往距离事发隧道最近的沙口路地铁站。

白晶等亲属向隧道内呼喊亲人的名字

隧道内的呼喊

7月22日,傍晚6点半,沙口路站C口大门紧闭。

经过白晶一天的联络,消防部门和地铁分局民警也赶到了这里,唯独没有地铁方面的相关负责人出现。这也是白晶和尤婷最为不满的地方,她们均表示,此前几天,郑州地铁始终没有人与她们进行过当面对接。

现场民警多次联系地铁方面,要求负责人员来打开大门、进入内部排查,焦急等待中逐渐提高了嗓门。沙涛的堂妹也在催促,“为什么还没有人过来解决?”

晚上10点,终于有地铁工作人员打开了入口大门。一位民警告诉家属,在此之前,为了敦促地铁方出面,他们甚至提出了拘留传唤的警告。

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白晶和沙涛的表妹一起进入了地铁内部。手电照亮了站台,还满是暴雨那夜的痕迹,候车椅上散落着毛巾、棉被、矿泉水,地上堆放着一团防雨布。从海滩寺开往沙口路一侧的屏蔽门打开着,旁边遗留着一辆轮椅。白晶用手电筒照向隧道,目光所及之处虽然还有积水,但轨道已经露了出来,被困列车就停在三四百米外的位置。

白晶一连抛出了几个问题:丈夫被冲走的位置在哪里?可能会被冲向哪里?目前的水深多少?有没有排查搜救过?地铁工作人员没能给出准确的回答,只是笼统地说:“里面水更深,需要将隧道水抽完,才能开展搜救。”

白晶更着急了,“至今已经48小时了,如果还有幸存者,就干等死吗?”她站到了距离隧道最近的位置,大喊着“老公”,沙涛的妹妹也跟了过来,大喊着“哥哥”。

积水成了搜救最大的阻碍,现场民警催促赶紧开始行动,地铁工作人员回复,“正在测量(所需水管的)距离”。民警生气了,反问道:“争分夺秒的时候,准备抽水的时候不能先把距离量好吗?”

凌晨十二点,一位消防部门的负责人也赶到了现场,他表示,此前没有收到地铁公司上报的失联人员情况。针对目前现场的情况,需要先降低车厢位置的水位,消防员才能进入搜救。

现场最终商定,由地铁公司负责协调架设抽水设备,直至7月23日凌晨3点,抽水所需的电缆才被运送过来,但水管仍没有架设完成。凌晨4点,消防员陪同白晶和沙涛的家属,从另一站进入地铁内部,隧道内的水位仍然没有明显的变化。.

7月23日,上午10点多,白晶和沙涛的亲属赶到了郑州地铁集团总部,希望他们可以加快抽空积水的速度。等待四个多小时后,一位赵姓总工程师出门向他们解答,沙口路站附近三站两区内最高时段进水超过5万立方米,目前剩余3.2万立方米。所有的线路都是一个v型坡设计,两站之间的位置最低,最深处有5米多。“预计24日早上就能把水基本抽干,人员能进入搜救。”

地铁集团负责人员走后,连日奔走的白晶突然没了精神,哭了起来。一旁的亲友试着安慰白晶,她说想一个人静静,她又给邹德强的微信发去了一句话,“老公,坚强是可以用完的吗?”

同样感到无力的还有沙涛的亲属,之前几天,他们跑遍了郑州市的多家医院、殡仪馆,甚至亲眼见到,其他地铁失联者的家属,在太平间找到亲人遗体的一幕。如今,地铁隧道内的积水一时没法清空,他们还是决定再去医院寻找沙涛。

7月23日晚上8点,沙口路地铁站前,几台抽水设备终于发出了轰鸣声,但想清空隧道内的积水并不容易。一位在场民警向白晶回忆了20日晚上水势的凶猛,他们准备赶去地铁时,眼睁睁看着车子被淹,只能蹚水前行,几百米的路走了三四十分钟,期间他还差点被水冲走。

邹德强生前和妻子的合影

丈夫和儿子

7月23日晚上,沙涛的母亲也赶到了郑州,抵达后直接来到了地铁站门口。老人心脏不好,知道儿子失联后,已经晕倒过一次,而且连续几天没吃饭了。

听说了这些,白晶和婆婆感同深受。几天前,郑州刚下暴雨时,邹德强给母亲发微信说,一下雨就想起小时候,独自上学骑自行车的辛苦,母亲和他说笑,“我养你小,你就得养我老”,他回到:“必须的”。

38岁的邹德强是辽宁人,十四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独自抚养他长大。邹德强母亲的记忆里,儿子从小就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扛”,老家人都夸孩子孝顺。儿子上初中的时候,有时候她不在家,回来后儿子已经给她焖上饭、炒好菜了。

结婚十二年来的样子,白晶也一直像个“小公主”似的依靠着丈夫,她的腰不好,邹德强从没逼她要过孩子,反而把她照顾的“像个孩子”。邹德强不是一个擅长浪漫的人,白晶为此还和朋友抱怨过,但最近一年,因为邹德强工作很忙,夫妻俩聚少离多,他总想着弥补妻子些什么,已经允诺要去拍结婚十二年纪念照,一起去旅行。

婆媳俩的回忆被水流声打断,23日深夜11点,铺设的水管慢慢鼓了起来,白晶和婆婆站到了地铁口前。地铁太深,排水管太长,不时有水管接口断开,地铁口外的水管随之变瘪,白晶的情绪也跟着起伏。当水管再次鼓起来时,她说着:“太好了,太棒了,加油加油”,像个孩子似的鼓起了掌。

当天晚上,河南省市两批消防队员携带皮划艇和担架,先后进入了地铁。7月24日凌晨3点,消防人员进入了地铁最后一节车厢搜寻,取回了手机、挎包等物品,经过辨认,没有邹德强的物品。一位民警找到白晶,告诉她,可能要做好辨认遗体的心理准备。

妻子一直在坚持给邹德强发微信

“他还说过什么话么?”

7月24日中午,沙口路地铁站前的等待还在继续。一位亲历地铁遇险的阿姨路过这里,认出了白晶。

阿姨告诉白晶,那天她和邹德强同处一节车厢,两人还说过话,邹德强告诉她,因为其他线路封闭了,他和同事计划坐到其他站点换乘。白晶追着问,丈夫当时还说过其他话么,阿姨哭着说:“真的不记得了。”

这位阿姨还描述了自己当时的逃生过程,事发列车停在隧道后,曾短暂尝试过倒车,又过了不短的时间,乘客们才第一次尝试疏散。这位阿姨和一部分乘客因为水势太大,被挡了回来。此后因为缺氧,她一度晕倒在车厢里,一个男孩用沾了水的手拍她的脸,才将她唤醒。这位阿姨的讲述也印证了白晶的部分质疑,白晶一直不能理解,事发时列车为什么要停在两站之间,不在第一时间疏散人员。

针对亲历者讲述的情况,某大型国有轨道交通企业工程师吴迪表示,结合当时的情况,在水没有没过钢轨时,就近靠站停车、疏散乘客,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列车停驶后,司机曾尝试倒车,但很快又停了下来,根据一些亲历者回忆,又过了30分钟左右,才尝试第一次撤离。吴迪分析,这可能是因为调度要求或是列车自身系统保护所致,但吴迪也同样不解,在倒车未能成功,且车厢已经进水的情况下,为什么列车工作人员没有立刻组织乘客撤离。

吴迪介绍,在地铁两站之间的最低点,都设有抽水泵,一旦发生透水,水泵就会开始运行。事发当天郑州降雨量太大,水泵可能已经无法正常运行,“但隧道一侧有应急疏散平台,1.1米的高度,紧急情况下,乘客应该是可以从那里撤离的。”

吴迪表示,在地铁的设计和指挥原则中,就地控制优先远程控制,但在事发当天,地铁停驶在隧道中后,列车工作人员可能一直在与调度联系,等待相关命令,“但我不同意在紧急情况下还要等流程,怎么可能还要等谁的指示、等调度下命令呢?”

7月24日下午2点,民警和亲友都劝白晶吃些东西,但她身体瘫软,大哭着说:“他都没吃,我有什么资格吃?”差不多同一时间,沙涛的妻子尤婷也发出了微博,她说即使不知道丈夫在哪,但每天还是要笑着跟孩子说“爸爸马上就回来了”,她第一次接近崩溃。

当天晚上8点多,邹德强的亲属还是想再试试,他们找来扩音设备录了些话,送到地铁里播放。邹德强妈妈喊着“妈妈来找你来了,你一定要坚持住。”白晶也在给丈夫鼓劲儿,“老公,加油,我来找你了”。

7月25日下午1点多,沙口路站前的抽水设备还在运转,政府工作人员通知邹德强的亲属,准备去殡仪馆辨认遗体。白晶双腿发软,其他亲属决定不让她前往,两三个小时后,家人传回消息,通过辨认胸部的斑痕和其他一些体征,初步确定遗体可能就是邹德强。白晶的情绪瞬间崩溃,“难道脸都辨认不出来了吗?”

7月26日,郑州暴雨遇难者“头七”,在这一天,通过DNA比对,正式确认邹德强已经遇难。当天晚上,尤婷也在微博中证实,已经找到了沙涛的遗体。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白晶、尤婷为化名)


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391
Topic starter  

太揪心!地铁口守着一位父亲:妞妞 爸爸想接你回家

文章来源: 综合新闻  2021-07-28 1323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0932 次)
 

一位父亲步履蹒跚地推着一辆自行车,来到了郑州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个牌子:妞妞,爸爸还想接你回家!

短短一句话,寄托了父亲太多的痛苦和想念。父爱,感动了所有人。

遇难者已经走了,家人还在地铁出站口苦苦的等待,希望亲人能够走出地铁站,希望一家人能够团聚,可是时间不能倒转。

目前官方统计,郑州地铁5号线内有12名乘客遇难。在暴雨过后,遇难者家属和群众自发地来到郑州沙口路地铁站的出入口,献花进行哀思,悼念那些没有走出地铁站的遇难者。

面对灾难,我们能做些什么?如何避免类似的悲剧发生?地铁进水之后,为什么地铁5号线还在运营?为什么没有及时地疏散乘客逃生?

我们有很多的疑问,等待有人回答。

沉痛悼念郑州地铁5号线遇难者,希望灾难不再发生!

7月26日,一位父亲身穿一件蓝色雨衣,步履蹒跚地推着一辆自行车,来到郑州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车上插着一块牌子,上写着“妞妞,爸爸还想接你回家”。这位父亲低头默默坐在地铁口的身影,令无数网友看了心酸、泪奔。

20日,郑州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发生悲剧,数百名乘客被困在滚滚的洪水中,车厢里的水位高达胸部,人们在冰冷的水中站立数小时,等候救援,不少人出现缺氧、失温状况。

当天就有12人遇难,官方26日通报,在地铁里共发现14名遇难者,但遭到网友严重质疑。在中国社交平台上,寻找郑州洪水中失联亲友的信息却有成百上千条。

26日是遇难者的头七,不少遇难者家属和市民在沙口路地铁站门口摆放鲜花、点燃蜡烛,祭奠亡灵。

在沙口路地铁口外,室外温度高达33℃,烈日炎炎,一位身穿蓝色雨衣的父亲,引起人们关注。据悉,这件雨衣是他和女儿分开时穿的,他担心女儿认不出自己,所以还是穿着那天的雨衣,等着接女儿回家。

这位父亲默默地坐在地铁门口,旁边停放的自行车上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妞妞,爸爸还想接你回家”。

7月26日,郑州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外守着一位父亲,自行车插着一块牌子,上写着“妞妞爸爸还想接你回家”。

这一幕令不少网友心酸、流泪:“太揪心了!团团泪流满面,爸爸早日振作起来,不然妞妞会难过的。”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感觉,心要会碎。”

“自从有了孩子,为人母,再也不能看这些,好心疼,也希望爸爸能够早日从悲伤中走出来。”

“人生几大苦难的事,一定包括白发人送黑发人吧。看到这个爸爸,真的控制不住得心酸。父亲的爱,深沉的像座山。亲爱的姑娘,你在另一个世界,一定要守护他们平安。”

“地铁不问责,苍天能饶了谁???真的哭的不行了。”

“留下来的人该有多难过…谁的孩子不是父母的心肝宝贝,没有感同身受不必嘘寒问暖,只能祝福吧!”

“如果是我。我爸可能也要崩溃吧。太难受了,永远接不到的宝贝女儿。”

“感动吗?内疚吗?!别再用一句天灾混过去了,问责!”

“自己的孩子,从怀胎的喜悦,孕期各种小心,安全产下,到每天白天黑夜的照看睡不好觉,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看着孩子一点点长高,读小学初中高中,考上大学。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你,请你来认领她的尸体。尸体。那个活泼灵动可爱的小姑娘,变成了一具被泡得发肿的尸体。心都碎了。”

“在附近的人能不能去安慰安慰他。”

有网友为这位父亲写了一首诗:

妞妞,爸爸接你回家

现在雨停了,

五号线上的水

也已退去

妞妞,别怕

坐在爸爸的自行车后座上

紧紧抱住爸爸的腰

车把上饭盒里有你爱吃的

妞妞,你走近些再近些

爸爸不是洪水,

妞妞,爸爸还想接你回家

妞妞,为何我看不到你

太深太多的水遮挡了我的眼睛

妞妞,你在水底里没有哭出声

妞妞你若能看到我

喊一声爸爸:

今生凡是有水之地皆是你的笑脸

今生凡是有水之地皆是我的恨


回复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391
Topic starter  

暴雨之后,翻车的大V“政委灿荣”

文章来源:   2021-07-28 1305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0021 次)
 

金灿荣因为在其微博上发布“气象武器”的言论而被众多网友批评反智。(环球时报供图)

中国河南的一场暴雨,让不少人因言失格。其中就包括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互联网大V金灿荣。他在新浪微博上发文“极端天气频发,需警惕敌对国家‘气象武器’的攻击”,似乎有暗示近期给河南省造成重大灾害的超强暴雨是某种“气象武器”。

这引发了众多网民的一片哗然。不少网友指责金灿荣作为专业学者,居然会说出如此轻浮而反智的言论,甚至有人自发在问答型社交媒体“知乎”上创立条目“真的有气象武器吗”进行科普。而在金灿荣贴文的评论区,一条高赞评论是:“金政委‘红警’玩多了吧?

“红警”这个词还要追溯到电子游戏的PC时代,当时一款风靡全球的即时战略游戏《红色警戒2》中有一种超级武器叫“闪电风暴”,就是一种气象武器。当然,让金灿荣在社交媒体上遭遇“闪电风暴”的不止是“气象武器”,还在于发布这条微博的当天晚间,他还晒出了一组和美国驻华大使馆新任政务官苏伟光共进晚餐并互赠礼物的照片。

那些批评金灿荣“两面人”的网友恐怕是过度解读了,作为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同外国驻华使节交流本是其工作与研究中的一部分,并不能说明一些网友想象中的“两头通吃”。但两条微博在一天之内同框出现,一些评论者对金灿荣“借助中美紧张局势推波助澜,消费网络爱国民意”的批评,并不算刻薄。

何况“气象武器”的说法太过夸张,微信公众号“杭子牙”对此批评“会让大家怀疑你的治学精神,并进而怀疑到你以往言论观点的可信性与科学性”。

同样因河南暴雨失言的还有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喻国明。他在微博发布了一段内容为“央视主播海霞夸赞多地及时应对暴雨汛情”的视频,借此批评相关部门的自我评价不够“审慎”。但实际上这是海霞一周之前在《主播说联播》节目中对华北暴雨应对情况的评价,与河南暴雨无关。用一个老视频来批评新灾情,喻国明被不少网友质疑和批评。

喻国明后续发布两条微博回应,其中提到有“网络暴民”对他进行“有组织的反攻”。但就像很多评论者所说,事情的起因是喻国明的言论首先出现了事实错误,就像他自己说的“话说的太满”。他的微博账号也因此被禁言。

北师大新闻学院院长喻国明攻击河南灾情。(微信@喻国明)

北师大新闻学院院长喻国明攻击河南灾情。(微信@喻国明)

北师大新闻学院院长喻国明攻击河南灾情。(微博@地瓜熊老六)

北师大新闻学院院长喻国明攻击河南灾情。(微博@地瓜熊老六)

北师大新闻学院院长喻国明攻击河南灾情。(微信@喻国明)

北师大新闻学院院长喻国明攻击河南灾情。(中国央视新闻截图)

北师大新闻学院院长喻国明攻击河南灾情。(微信@喻国明)

此外,任职于大型央企的李睿因为在微信朋友圈发布“郑州大暴雨是报应”的言论,不仅被网友曝出其个人信息(比如毕业于清华大学),还被所在企业解除劳动关系。

与上述两位想比,金灿荣或许觉得自己有些冤,根据网络上的聊天截图显示,金灿荣对自己的友人表示“气象武器”的微博自己根本不知情,是“饶谨找了个粉丝写的”,并表示“饶谨那个团队最近问题很多,看来我要换个团队合作了”。

此处便又牵出一个在互联网上已曝光多时的剧情:早在“冒牌学者”李毅因为“中国这么多人,(因为新冠病毒)死了四千人相当于没死人”的言论而被舆论批评时,网络上就有不少声音爆料,称李毅背后的包装团队的老板,正是原“四月网”创办人饶谨。而这家包装团队旗下,还有包括司马南、金灿荣等多名大V,他们的社交媒体运营皆由饶谨团队负责。

虽然很多自媒体当时借着饶谨与成为资本的关联说饶谨与华尔街有“勾结”的话有些联想过度,但众多评论者普遍批评饶谨是在把“爱国”当做“生意”来做。金灿荣当初将自己的公开发声渠道交给外包团队打理,就已经埋下了隐患。如今出现了用反智言论博眼球的情况,将责任全部推出去,显然不能服众。

甚至有观点认为,当金灿荣自己主动接过“战略忽悠局政委”这个网友戏谑他的名号时,作为中国知名学府的教授,就已经“失格”。有网友表示,被称作“战略忽悠局局长”的张召忠此前曾有“雾霾能让美国的激光制导失灵”的“创作”,现在有“政委”被代笔的“气象武器论”,“越来越多的专业学者‘战忽化’,是智识的悲哀。”


回复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391
Topic starter  

河南卫辉市民亲述:水吞没了我生活40多年的家

文章来源: 封面新闻  2021-07-28 1025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1055 次)
 

住了40多年的家,被水吞没了。

7月26日中午,王婕坐在马路边。她扎着头发,背着一个书包,衣服湿了一半。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一声不吭,就是安静地吃着面包,抚摸面前的金毛犬两眼放空。

她是刚刚被救援队转运出来的卫辉市民。

王捷坐在马路边给金毛犬喂食。

卫辉位处河南省新乡市东北部,卫河、共产主义渠及孟姜女河都从这里穿城而过。7月21日20时至22日15时,河南省新乡市北中部遭受大暴雨、特大暴雨。据新华社26日消息,由于豫北多座水库泄洪,加之卫河、共产主义渠排水不畅,卫辉市的水位不降反升。用当地居民的话说,此时的卫辉市就像一个盆子,周围的水都往这里流。

水位不断上涨,卫辉人急需转移。连续多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救援队和志愿者陆续进入卫辉,带着冲锋艇、游艇、皮划艇等水上设备驶向城里的积水深处。

卫辉市主干道的积水最深可达两米。

救援队抵达王捷家的时候,村口的积水已经涨到了胸口的位置。王捷和父母一起住在城中村里,房屋是一栋带院子的两层楼房。四十多年来,王捷没有离开过家,这里也是她父母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但是,现在回不去了。”王捷一说起家,两眼顿时红了起来。她想微微笑就这样挺过去,但一开口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

王捷用手擦掉眼泪,不好意思地露出微笑,撕下一块面包递给依偎在身旁的金毛犬。这只金毛犬名叫彼得(Peter),三岁。虽然身型庞大,但是胆子很小。王捷说,救援人员在转移彼得的时候,想让彼得游到冲锋艇。但是彼得不敢下水,救援人员给彼得穿上一个救生圈,教它怎么在水里游动,最后把它抱上了艇。直到读特记者在路边见到它,这只浑身湿透的狗还卧在马路边瑟瑟发抖。

王捷的父母站在她身后大约两三米处,提着一些零碎的物品,很多时候也是一言不发。父亲的上衣有很多大小不一的破洞。王捷说,这是在水中转运时撕破的。当读特记者试图跟父母对话时,父母摆了摆手,不大愿意多说什么。

王捷和父母在等待朋友来接。

过了大约半小时,王捷的朋友开车来接王捷一家。现在,他们只能暂时借住在朋友家里。这个回不去的家还能不能重新回去,什么时候可以回去,王捷不知道。

就像所有被转移的卫辉人一样,不知道这片“汪洋”何时会从家里退去。


回复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391
Topic starter  

河南洪灾:小城卫辉成为水上孤岛 十余万居民撤离市区

文章来源: BBC中文  2021-07-28 0811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9425 次)
  
 

中国河南省发生的严重洪灾已持续一周多时间,尽管郑州等其他城市水势逐渐退却,该省北部靠近太行山的小城卫辉由于水库泄洪及河水泛滥,成为为数不多水势仍不断上涨的地方。

在洪水围困下,该市宽阔的道路已成为水道,洪水已几乎完全淹没了路边门市的一层。十余万居民通过橡皮艇、铲车等各种方式撤离市区。巡逻船则在泡在水中的楼宇间穿梭,搜寻还未撤离的人。

尽管撤离行动目前看来取得了成功,迄今尚未有任何伤亡的报告,但在社交媒体上,很多居民对当地政府发布错误信息表示不满。许多民众质疑当地政府为了“粉饰太平”,在水势不断上升的情况下仍宣称水势下降。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截至当地时间周三(7月28日)中午,河南洪灾已导致73人死亡,超过1366万人受灾,84万人被转移安置。

全城撤离

已泡在洪水中数日之久的卫辉市隶属于新乡市,距离河南省会郑州约80公里,拥有近60万人口。在几十年前为引水灌溉而修建的共产主义渠和卫河流经该市中心地区。

据中国媒体报道,卫辉市区的积水量在此次降水集中的前几天并没有很大,维持在膝盖和大腿以下,但在周日(7月25日)起,随着上游泄洪,积水反而上升。

大水导致共产主义渠和卫河相继发生决口和漫堤,洪水漫入卫辉市区,市区的积水最深处达2到3米,大片区域供水、供电中断。

“这就是我们的家……现在城区内的水还在上涨,大街上到处都是等待转移的亲人,”卫辉电视台的一名主持人周一(7月26日)上传了一段哽咽的视频,呼吁公众帮助卫辉。此视频在中国网络上被广泛转发。

在洪水威胁下,来自民间的救援人员和武警官兵开始进行疏散行动,在两天内把大批市区居民通过上千艘救援艇和铲车等工具,紧急转移到周边安置点。

“洪水来得很快,衣服什么都没来得及带,”一名卫辉被转移的居民对中国媒体“中新网”说。“我的小孩跟着奶奶被送去了其它安置点,仨外甥女跟着我,眼下的条件比正常在家里肯定要苦,但是大灾面前,平平安安就好。”

其中一个转移的难题在于市中心的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这家当地最大的医院拥有数千名住院病患,但停电让医院机器断电,无法对重症患者继续治疗。地处卫辉市最高地的医院大楼一楼也已经灌满水。

中国媒体《新京报》报道,在救援人员、军人和民间救援队的帮助下,9000多人被转移到新乡市的其他医院。

除了卫辉市区,在卫辉的农村地区灾情同样不容乐观。一名顿坊店乡的村支部书记周日(7月25日)称,该村全部被洪水淹没,1700多位村民受到重灾,向社会各界求助生活物资和药品。

根据当地电视台报道,卫辉在农村地区已转移了22万受灾群众,加上市区正在进行的快速疏散,意味着该市的大部分居民都撤离了家园。

民众质疑

不过,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许多卫辉居民对当地政府的救灾部署和信息披露表示不满。卫辉市当局周一(7月26日)上午曾表示,该县部分地区的洪水已经开始下降,但当地居民表示,水位实际上在一夜之间上升。

在当地媒体发布的一篇标题为《喜讯!我市城区部分街区水位开始回落!》的文章中,该市官方媒体报道称,“在市委市政府坚强领导下,全市上下克服重重困难……部分街道和小区水位开始回落下降。”

但一名微博身份认证为河南电视台员工周二(7月27日)发帖称,当地的水位截至当日11时仍在不断上涨,卫河、孟姜女河多处河段出现垮塌。

“卫辉市政府不仅完全没有制定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方案,甚至连撤离部署也完全没有下达,维系灾民基本生活的水电天然气停供也完全没有通知的迹象,造成了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恐慌,”这名网友写道。

“多少群众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即便如此当地官媒还在唱赞歌报喜讯,”另一名网民批评道。

中国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了多名卫辉居民。多名市民证实,选择撤离是自己做出的决定,一直没有收到街道或者相关部门发布的撤离通知。

“听好多人说他们都是26号凌晨三四点撤离的……真的是全市大撤离,但没有看到官方的通知,”一名居民说。

“央视新闻”报道称,目前卫辉市内已设置了132个应急救援安置点,转移安置受困群众8.5万人。

据河南省气象台预计,在周四(7月29日)前,包括卫辉在内的新乡地区仍有大到暴雨,该地的防汛形势仍然严峻。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