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未来,吃真肉或许会招人耻笑
 

未来,吃真肉或许会招人耻笑  

  RSS

小富
(@rossettirich)
Active Member Registered Registered
已加入: 3月 前
帖子: 15
08/06/2019 6:01 下午  

未来,吃真肉或许会招人耻笑

发布时间: 2019-06-08 03:07:49   来源:报英国版 作者:申忻 编译 浏览次数:297 评论:0

 

【报申忻编译】你做好准备吃在实验室生产的肉了吗?在世界为养活不断增长的人口而苦苦挣扎之际,包括比尔·盖茨在内精明投资者正寻找替代传统肉类的人造食品。本文作者对此事进行了探索。

传统肉类生产给环境带来压力 “最强大脑”打造蛋白质替代品

从16世纪的波斯地毯,到维多利亚女王佩戴的蓝宝石钻石王冠,这是珍藏着世界上最珍贵的设计物品的宝库。但近日,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V&A)在南肯辛顿区展出的令人眼花缭乱的藏品中,将加入一项出人意料的新展品:不起眼的香肠(the humble sausage)。35岁的荷兰艺术家卡洛琳·尼布林(Carolien Niebling)以香肠为基础的作品构成了展览“食物—不止于餐盘”(Bigger than the Plate)的核心部分:这是该博物馆探索食物未来的一个重要新展览。现在是香肠证明它与人类聪明才智同样有价值的时刻了。

图为Mosa Meat公司的人造肉汉堡。(图片来源:Mosa Meat官网)

“香肠是5000多年前发明的,从那以后就一直在发展。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真实的设计对象。” 尼布林说,她选择10种香肠——从意大利水果蒜味腊肠到用面粉虫粉末做成的昆虫香肠——是为了激起我们吃什么,以及在资源稀缺、气候变化和人口增长的时候,我们如何生产粮食的争论。“食物很吸引人,因为它是一种不断进化的物质,永远不会停止发展。”

展览的其他展品还包括一个城市蘑菇农场,它利用博物馆里咖啡厅的咖啡渣来培养真菌,然后将其用于向游客出售的食品中,另外还有由人体细菌制成的奶酪。

如果这一切对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来说听起来有点奇怪,那么展览的策展人之一凯瑟琳·弗拉德(Catherine Flood)相信,通过深入探讨流行文化中关于食物的问题,博物馆正在坚守自己的根基。其中一个话题——素食和以植物为基础的肉类替代品的兴起——引发了一场辩论,一些人质疑这些替代品是否足够令人满意。但是,有没有一种大家都能接受的蛋白质替代品呢?

在世界各地,一些世界上最聪明的头脑集中在新兴的食品技术研究上,包括实验室培育的肉类和鱼类,不由奶牛生产的生物工程牛奶,以及基于植物的肉类替代品等。

随着硅谷投资者寻求全球最紧迫问题之一的解决方案,数亿美元正源源不断地涌入。如今,世界人口激增至77亿,全球肉类产量在过去50年里几乎翻了两番。地球上的每个人每年要吃掉大约95磅的肉,高于1965年的55磅。所有这些都给环境带来了压力。生产一个平均达0.25磅的牛肉汉堡需要373加仑的水。为养牛或生产动物饲料而开垦土地,造成大面积的森林砍伐。英国政府咨询机构气候变化委员会(CCC)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呼吁,英国应带头在205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削减至近零,其中一项建议是,公众应将红肉消费量削减20%。

当然,还有牲畜产生的甲烷对气候变化的消极影响,甲烷占人类温室气体排放的14.5%至18%。英国植物汉堡生产商Moving Mountains的创始人西蒙·范·德·莫伦(Simeon Van Der Molen)说:“20年后,地球上将有100亿人,如果不改变饮食习惯,我们根本无法维持这个数字。而细胞农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令人好奇的是,尼布林的家乡马斯特里赫特正在打造一个蓬勃发展的实验室肉类中心,即实验室生长,或是说细胞培养的肉类。这类肉不含产自动物身上的牛肉和鸡肉。一些人认为,这将彻底改变农业,终结工厂化养殖。

世界上第一个实验室培育汉堡诞生

61岁的荷兰人马克·波斯特(Mark Post)是这项运动的先驱之一,他是马斯特里赫特大学(Maastricht University)血管生理学教授。他曾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将其描述为“一辆无法阻挡的列车,未来某刻,我们回望过去,会觉得吃传统的肉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波斯特是Mosa Meat公司的创始人,该公司得到谷歌创始人塞吉·布林(Sergey Brin)的经济支持。2013年,波斯特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实验室培育的汉堡,那时候,他刚刚从瑞士贝尔食品公司(Bell Foods)和制药巨头默克公司(Merck)筹集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这项技术有可能消灭所有的牲畜肉类生产,我希望它能做到。”

成千上万的人造肌肉纤维组合在一起,成为汉堡里的肉饼。(图片来源:Mosa Meat官方网站)

在学校的一个实验室里,资深科学家乔什·弗莱克(Josh Flack)穿上一件白大褂,戴上手套,打开冰箱,拿出一个塑料托盘。“就是这个——这份100%的牛肌肉组织是从细胞培养中生长出来的。”他指着一个塑料标本罐说,里面有一小束卷曲的红肉。

传统主义者和农民可能会对大桶里酿造的“弗莱克肉”(Frankenmeat)感到难以接受,但是这却令人十分兴奋。比尔·盖茨也加入了这一行列,投资Impossible Foods。这家公司发明了一种像真肉一样会“流血的植物汉堡”。盖茨表示:“肉类加工是食品行业创新和增长的成熟领域之一。”另一家美国公司孟菲斯肉类公司(Memphis meat)得到了Twitch联合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凯尔·沃格特(Kyle Vogt,Cruise Automation现任CEO)和专注于食品的慈善家埃隆(Elon)的兄弟金巴尔·马斯克(Kimbal Musk)的资金支持。或许更重要的是,泰森食品(Tyson Foods,该公司旗下品牌还有莎莉Sara Lee,系美国知名内衣品牌)和嘉吉(Cargill)等美国肉类巨头正开始大举投资肉类替代品。

杰里米·科勒基金会(Jeremy Coller Foundation,是一家私人资助的慈善组织,投资于解决工厂化农业后果的技术)的罗西·沃德尔(Rosie Wardle)说:“潜力是巨大的。我们认为有巨大的机会可以更有效地生产高质量的蛋白质,而且这些技术正变得越来越先进。”

人造肉真能取代美味多汁的烤牛排吗?

但消费者真的准备好了吗?世界上价值7140亿美元的传统肉类产业该如何担心呢?在实验室里生长的肉真的能取代美味多汁的烤牛排吗?

不出所料,波斯特声称至少有一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他承认,在实验室里培育汉堡包既不容易,也不便宜,但技术进步很快。第一个汉堡的生产成本为25万欧元,需要数卡车的塑料培养皿和数桶的胎牛血清。胎牛血清是由动物血液中诱导生长的蛋白质混合而成。但波斯特表示,3年内,Mosa Meat将推出其首个商业产品——一种美味的人造肉汉堡,在餐厅的售价不会超过9欧元。

对范·德·莫伦来说,实验室培育肉类的真正原因只是简单的出于经济考量。他说,养牛是一种昂贵的食物生产方式。“一头母牛怀孕9个月,需要兽医喂养和照顾,并接受抗生素治疗。小牛出生后,必须有人照看它,直到它准备宰杀为止。整个过程可能需要24个月。把它送到屠宰场要花更多的钱——然后你会得到300个汉堡……如果你是一个农民,你可以在2到4个月的时间里在实验室里生产出300个汉堡,那么这就简单了。这样的事很快就会发生。这些大型肉类公司将会参与生产,并将其推向超市。但这个研发过程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对此深信不疑。生产一个实验室培育人造碎牛肉汉堡或人造鸡肉做成的鸡块是一回事,但要复制出一个肋眼牛排则是非常不同的。波斯特和其他人表示,现有的技术远远不够。要生产细胞肉,首先要从活的动物身上取下细胞样本;然后将它们放在培养皿中,同时,培养皿中充满了动物血清和其他必需营养素的溶液,并在适当的条件下(37℃和适度升高的二氧化碳水平),细胞分裂和生长,直到它们可以放入生物反应器里。在这种条件下,如果提供合适的表面生长,它们才能被诱导长成一种类似于动物肌肉的物质。

这种人造肉增长起初缓慢,但随后会迅速增长。制作一个汉堡大约需要10周的时间,但制作10万个汉堡只需要12周。尽管如此,最终的产品离令人信服的可食用肉的级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波斯特说:“味道是可塑的——你吃过的每一个汉堡和热狗都有味道。质地是最关键的问题。”因此,实验室培育的香肠和汉堡是可行的,但实验室培育的羊排就不行。

消费者的观念转变还需时间

还有另一个症结:培养细胞肉所需的动物生长血清。其中大部分是从被屠宰的怀孕母牛的胎儿血液中提取的,这与那些试图将人造肉作为一种动物及无残忍行为的替代肉的想法格格不入。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如何在不使用这种血清的情况下生产这种肉。目前,这种血清每升的成本高达700英镑,占生产总成本的80%。

另一个问题是,在许多人转向更天然、加工程度更低的食品之际,消费者是否真的愿意食用实验室培育的肉类。对于杰里米·科勒基金会(Jeremy Coller Foundation)的科斯塔·扬努利斯(Costa Yiannoulis)来说,这种说法是不对的。他说:“整个过程将非常透明,远远超过工厂化养殖行业,工厂化养殖行业实则缺乏透明度。人们不吃肉是因为动物被宰杀了。”

尽管如此,生产细胞肉的挑战直接鼓励了一些人去寻找技术上不那么具有挑战性的方法,来生产肉的替代品,他们专注于植物性产品,而不是创造更像肉的强化素食汉堡。这就是比尔·盖茨资助的“流血汉堡(burger that bleeds)”所采用的方法,它使用了一种名为血红素(一种自然发生分子的版本)的生物工程蛋白,这种富含铁的物质使血液变红,并帮助生物携带氧气,植物中也有这种物质。尽管最初存在一些问题,但这些汉堡已经在美国、香港和新加坡的5000家餐厅销售。

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人很多。“地球之友”的高级食品和技术活动人士达纳·珀尔斯(Dana Perls)表示,在检测产品安全性方面做得还不够。他说:“在进行严格、独立和透明的上市前安全评估时,我们应该警惕在没有进行尽职调查的情况下就推出一波新的转基因食品。”(Mosa meat的网站坚称,产品不是转基因的。)

要让人造肉达到真牛排的口感,现有技术还远远不够。(图片来源:Rawpixel网站)

道德哲学家、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荣誉教授彼得·辛格(Peter Singer)认为,消费者的态度要从传统肉类转变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有迹象表明,这种情况可能已经开始发生。过去10年,美国人均肉类消费量略有下降,而英国现在有1/8的成年人声称自己是素食主义者或纯素食主义者。去年,英国生牛肉、羊肉和猪肉的消费量下降了4.2%。辛格说:“我认为有相当多的消费者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正在成为一个真正的行业。”

争议大 实验室培育肉类或是一场革命

展望未来,乳制品行业便给人们上了很好的一课。过去5年,美国大豆、杏仁、燕麦、大米等非乳制品“牛奶”的销量增长了61%。下一步可能是真正的牛奶——由相同的乳蛋白制成——但不需奶牛。加州一家名为Perfect Day的公司与美国牛奶巨头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公司(Archer Daniels Midland)合作,在大桶中发酵牛奶,利用微生物来制造不含动物的乳制品蛋白质,如酪蛋白和乳清。从技术上讲,这比制造细胞肉要简单得多,而且应该更容易卖给消费者。辛格说:“如果这种方法行得通,而且味道和普通牛奶一样,那将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他认为,这可能有助于改变人们对细胞农业和人工养殖肉类更包容的态度。

然而,如此大规模的文化转变不太可能没有争议。事实上,反击已经开始。2018年,密苏里州成为美国第一个规范“肉类”一词使用的州。其他十几个州也在考虑采取类似的措施,因为美国农业游说团体正在动员起来,以保护自己免受其对现有产业的致命威胁。“我们认为,‘肉’或‘牛肉’应该完全属于以传统方式从动物肉中提取的产品,也就是通过屠宰。”美国养牛者协会(US Cattlemen’s Association)政策和推广主管利亚·比昂多(Lia Biondo)表示。传统的肉类游说团体正努力为其所谓的“实验室培育的假肉”争取更清晰的标签,并要求美国农业部(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对实验室和生产设施进行检查。作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游说团体之一,这些人与一些富有的人展开了一场持久战。

回到马斯特里赫特的实验室,波斯特确信,实验室培育的肉类流行起来只是时间问题。他说,这是一场革命。“从2010年开始,我就一直在做这件事,我发现争论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从人们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食物,到一种可以替代肉类的食物。”他说:“虽然50岁以上的人看起来很震惊,但30岁以下的受众会说,‘太棒了,我在哪里可以买到?’”

(《报》英国版与《英国电讯报》联合专版;本文作者:Robin Pagamenta;本报编译:申忻)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