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行者翰松:历史学家的预言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行者翰松:历史学家的预言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550
Topic starter  

行者翰松:历史学家的预言

韦尔.杜兰(Will Durant, 1885-1981)是美国历史学家和哲学家,出生于麻州,毕业于新泽西圣彼得学院,获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他和妻子爱瑞尔.杜兰(Ariel Durant)是普利策奖和总统自由勋章的获得者。他们用四十多年时间,完成了巨作《文明的故事》(The Story of Civilization)十一卷,前六卷由韦尔单独署名,后五卷两人共同署名。第十二卷已有提纲,但未能写出。该书通俗易懂,文笔优雅,趣味盎然,且不乏洞见,是一部少有的人类文明史普及读物。

《文明的故事》第一卷《我们的东方遗产》(Our Oriental Heritage)出版于1935年,涵盖了“近东”,印度,和“远东”的数千年文明史。其中“近东”包括苏美尔,埃及,巴比伦,亚述,犹太,波斯等文明,“远东”包括中国和日本。作者把东方文明遗产称为“我们的”,将自己包括在东方文明的继承者之内,把人类文明当作一个故事。尽管如此,他的历史视角仍是西方人的,视西亚为“近东”,东亚为“远东”。

《我们的东方遗产》中有关中国的部分大约十万字,从远古写到民国中期,共五章:哲学家时代 – 先秦;诗人时代 – 汉唐;艺术家时代 – 宋元明清;人民与政府 – 语言,文字,风俗,信仰,伦理,官僚制度等;革命与振新 – 文明的死亡和新秩序的开始。其中大部分文字用于介绍中国的哲学,诗歌和艺术,包括建筑,图书,绘画,书法,青铜器,玉器,瓷器等。

读杜兰的中国文明史,同时在了解西方文明,因为他对中国文明的叙述伴随着东西方文明的对照。写到老子的《道德经》,他说我从中读到了耶稣:“莫与人争”。谈到孔子,他说“君子”具有“智,善,勇”的品格,和苏格拉底,尼采的超人一样;“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与犹太人智者希勒尔(Hillel)和基督的“黄金准则”相同,只是早说了四五百年。李白的诗歌不像密尔顿,荷马的史诗那样庄严宏大,但在简洁中包含了无穷的优雅,至今为莘莘学子朗朗诵读。中国画不在意西洋画所表达的现实,是用手跳出的带韵的舞姿。瓷器代表了中华文明的顶峰,是人类最高贵的作品之一,可与希腊罗马雕塑相比。语言文字是中国文明最特殊之处。十七世纪德国哲学家莱布尼兹梦想有一种书写系统,能够跨越不同语言,为人们所理解。他不知道,这种系统已经存在了几千年,被人类的四分之一所使用,那就是汉字。哲学是中华文明对人类文明最大的贡献,欧洲启蒙运动思想家伏尔泰,卢梭,狄德罗等,深受中国哲学的影响,重农经济学派的自由放任主张(laissez-faire)可能跟老庄的“无为”思想有联系。任何人想了解西方人如何看待中国文明,想理解如何从人类文明整体视野看待中华文明,可以将杜兰的书列为必读。

历史学者有两类,一类只谈过去不谈未来,另一类不仅谈过去而且谈未来。前一类把自己的责任限制在对史实的鉴别,记录,整理和叙述。后一类还对未来的发展提出自己的见解,承担了更多的责任。杜兰属于后一类。他在《我们的东方遗产》中,为中国文明史部分写了一段结束语,预言中国的未来一百年。他不像政治家和军事家,着眼于政治力量和军事力量的消长;不像经济学家,以国民产出增长速度为依据;不像社会学家,采用一套社会制度,阶级关系的分析;也不像形形色色的“主义者”,以某种意识形态为模式。他所考虑的是数千年的历史,是以哲学,诗歌和艺术为主要内容的文明史。八九十年过去了,杜兰预言中的未来已经成为今天,其预言的变化已经可以为读者所检验。杜兰所言可真?这位人类文明历史学家的看法是否仍有价值?对此有兴趣的人可读他的那段预言:

“No victory of arms, or tyranny of alien finance, can long suppress a nation so rich in resources and vitality. The invader will lose funds or patience before the loins of China will lose virility; within a century China will have absorbed and civilized her conquerors, and will have learned all the technique of what transiently bears the name of modern industry; roads and communications will give her unity, economy and thrift will give her funds, and a strong government will give her order and peace. Every chaos is a transition. In the end disorder cures and balances itself with dictatorship; old obstacles are roughly cleared away, and fresh growth is free. Revolution, like death and style, is the removal of rubbish, the surgery of the superfluous; it comes only when there are many things ready to die. China has died many times before; and many times she has been reborn.”

译文供参考:

“没有任何武力的征服,或代表外国财团的暴政,能够长期压迫这个具有无穷资源和不竭生命力的国家。在中国的腰胯失去其强壮之前,侵略者将耗尽财力或耐心。一个世纪之内,中国将把征服者消化吸收,把他们变得文明。同时,中国将学会所有眼下被称为现代工业的技术。道路和通讯将把她连成一体,勤劳与节俭将为她提供资金,一个强势政府将给她秩序与和平。所有的混乱都是暂时的,动乱最终会自愈,以专制自相平衡。旧的障碍将被清除,给新的发展让路。革命,如同死亡和时尚,是对垃圾的清除,对赘瘤的手术。它之所以到来,因为很多东西行将死亡。中国已经死亡过多次,又多次重生。”

2021年晚春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