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发贴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缅甸的历史和现状 一家之言  

  RSS

editor
(@editor)
Noble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369
05/02/2019 10:15 下午  

开场白

缅甸是多民族联邦,古老土地上生活着汉藏语系藏缅语族、汉藏语系侗泰语族、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等三大族系。

缅族(Bamar)是汉藏语系藏缅语族。

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11世纪骠国骠族(Pyu )统治缅甸时代,缅族散居于伊勒瓦底江中上游平原。1044年阿奴律陀王登基为蒲甘王朝(缅甸第一帝国)国王之后,缅族势力空前膨胀——不仅继承了骠族骠国原有势力,还大军南下,占据了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统治的伊勒瓦底江中下游大平原,并东征了汉藏语系侗泰语族的缅甸掸族地区与云南傣族地区,威迫利诱两地土司们进贡称臣。到第二帝国东吁王朝(1531-1752)与第三帝国贡榜王朝(1752-1885)大缅族帝国时期,缅族不仅统治了缅甸全境,还攻占了泰国、老挝、柬埔寨,印度的阿萨姆邦、马尼普尔邦、纳迦邦、吉大港,君知否?大缅族第三帝国贡榜王朝甚至还占领了中国云南的西双版纳、临沧、普洱等——太岁头上动土了!

汉藏语系藏缅语族的克伦邦克伦族、克钦邦克钦族、若开邦若开族、钦邦钦族等,汉藏语系侗泰语族的掸邦众掸族、果敢特区果敢族(其实是汉族),以及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的孟邦孟族、佤邦佤族等,都是缅甸联邦的非缅族古老原住民——大缅族主义者私下认为他们都是手下败将与唯唯诺诺臣民。

克伦邦东界泰国,西临曼德勒省、勃固省、孟邦,北接掸邦与克耶邦。克伦族自称来自云南大理洱海地区,世世代代生活于缅甸东南部萨尔温江下游的克伦邦(旧称高都丽Kawthoolay,意即吉祥地),与华侨华人通婚者颇多。

简介Saw David Tharckabaw

他今年84岁,是克伦民族联盟KNU(Karen National Union)的前副总统与外事主任、全国民主阵线(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的前主席、团结众民族联邦委员会(United Nationalities Federal Council)的前副主席。

克伦民族联盟KNU(Karen National Union)是缅甸南部历史最悠久、最大、最顽强的反政府武装。全国民主阵线(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是1976年由若开族、钦族、克伦族、克伦尼族、拉祜族、孟族、勃瓯族、勃朗族、掸族、佤族等组成的统一阵线,团结众民族联邦委员会(United Nationalities Federal Council)是2011年由钦民族阵线、克伦民联盟、克伦尼军、新孟邦党、勃瓯民族组织、北掸邦军、若开军、克钦独立军、拉祜民主同盟、德昂民族解放军、佤族组织等11支民地武共建的统一战线——上述两大阵线都坚持要建立各族各邦平等的缅甸 Federal 联邦。

兹转述Saw David Tharckabaw所认识的缅甸(Burma/Myanmar)如下:

1.为何缅甸又称 BURMA又叫 MYANMAY?

Burma是过去的缅甸国名。Myanmar国名则是国家法律与秩序恢复委员会SLORC(the State Law and Order Restoration Council)军政府1988年上台后,1989年改称的。

2.何谓“和平进程”?“全国范围和平协议”?“这民族地方武装组织”?

“和平进程”(Peace Process)是美国、欧盟、日本政府与其和平非政府组织(peace NGO)对缅甸长达7年的设计、筹备、支援的和平合作进程。

“全国范围停火协议”NCA(the Nationwide Ceasefire Agreement )是在东西方长期冷战、缅甸长期内战、大国及其专家学者记者们的政治宣传,以及非政府组织NGO盲目施加压力之下,众民族地方武装组织 EAOs(Ethnic Armed Organisations)不得不签订的停火协议——其实众民地武并不同意其全部条款。

84岁的民地武老革命老领导强调:若要了解缅甸战争与和平现状,就必须观察与了解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Saw David Tharckabaw话说缅甸封建时代

缅甸有三个有记录的封建帝国,但都带传奇与神秘。

缅族史学家说该三大帝国领土广阔,囊括本国非缅族与邻国异族的土地臣民,三大始皇帝纯粹通过帝国霸主血腥战争,夺取了土地、俘奴、工匠、艺人、财富、自然资源。缅族精英们普遍认为:通过战争建立帝国霸权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的,是建国、立业、霸道封建主夺取核心利益的传统正道。

缅甸第一帝国(蒲甘王朝)与第二帝国(东吁王朝)所发动的侵略战争,对被征服者虽残酷,但非缅族人民尚可忍痛接受。雍籍牙王(Alaungpaya Aungzeya)创建的第三帝国,一开始就是屠杀屠杀屠杀——最残酷无情、最无信无义、最令人发指!完全无法容忍!

君知否?雍籍牙王围攻孟族王都勃固 Hanthawaddy不成功而束手无策时,就怀柔恭请三位孟族高僧去说服孟族王:孟王只要象征性投降,就保他王位与权势不变。孟王轻信而照办时,雍籍牙王竟然把孟王和所有王室成员、城内军民大大小小全部杀光!接着雍籍牙王又以敬三宝(佛法僧)为名,恭请孟国3000名僧伽到大佛堂诵经、弘扬佛法。当3000僧伽静静进餐时,雍籍牙王竟然关起大门把三千僧伽全部屠杀!接着烧杀抢掠所有孟族城镇村庄——让缅甸南部的孟国从此灭亡,让全体孟族从此成了亡国奴,现在幸存为小邦小民!

不仅缅甸南部的孟国,缅甸西部的若开王国(Rakhine kingdom)、西北部的曼尼布尔邦(Manipuri)、阿萨姆邦(Assam)、东部的暹罗大城王国(Ayutthaya kingdom of Siam)、兰那王国(Lan Na)、老挝琅勃拉邦王国(Luang Prabang )等,也惨遭雍籍牙父子悍然侵略、屠杀、毁灭——同样惨不忍睹!同样令人发指!佛教国家民族俨然变成十足的贪嗔痴野蛮人。

孟国与四周邻国的亡国丧邦、其国民沦为亡国奴的惨痛经验教训,至今深刻地教育了东西南北所有被(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所侵略、烧杀抢掠过的众多非缅族原住民与邦国。这些受害的苦难民族痛定思痛,至今仍然看到(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者是何等的贪婪无耻、奸诈狡猾、不仁不义、反复无常、唯我独尊、咄咄逼人——其魔鬼劣根性今时今日仍旧不改!

Saw David Tharckabaw说到英帝国的殖民侵略战争:

英帝国通过三次战争把缅甸置入英属印度一省——也就是说:英军1824年占领了西部若开邦与最南端德宁达依邦、1852年占领了缅甸南部(下缅甸)、1885年吞并了缅甸北部(上缅甸),1886年让缅甸亡国,让全国人民沦为亡国奴。自诩为宇宙中心、拥有最强大军力、文化的大缅族文明古国,经三战三败,终于沦为西方英国殖民地。

缅甸精英们在亡国后反抗了十几年,英国的殖民统治激发与增强了他们的(大缅族)种族至上、唯我独尊的的意识形态,他们在幻觉妄念中自我膨胀、顾盼自豪、积习难改,因而取得独立后就带给联邦内所有非缅族人民无穷无尽的灾难、内战、痛苦。

Saw David Tharckabaw 感概万千、语重心长:

对若开族、克钦族、克伦族、克伦尼族、孟族、掸族等非缅族的众多原住民来说,英国殖民统治等于把他们从大缅族主义的穷凶极恶压迫与剥削中解放了出来。

然而,一向对非缅族进行压迫与剥削的大缅族主义统治阶级,其心头眼底却死死认为:非缅族众原住民无不是英帝国主义的走狗!傀儡!帮凶!

国土被英国占领35年间(直至1920年),缅甸精英们还是无法推翻英国殖民制度,他们 1906年3月成立缅甸佛教青年会,建立图书馆、出版“缅甸人周刊”与“缅甸佛教徒月刊”,1911年创建“太阳报”,鼓吹自己才是缅甸佛国主人翁(德钦)!经过内部不断吵闹、互责、分裂…..1920年才突破“超政治性的保守主张”,扩大组织,先后成立了我缅人协会、德钦(主人翁)党、缅甸人民团体总会等。随后,由仰光大学学生先发动了波浪浩大的公民拒绝服从运动,接着政治家、大学生、知识分子们广泛地研究了世界政治制度与思想体系,涌现出福利社会、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工农兵武装夺取政权等时代潮流思想。

84高龄Saw David Tharckabaw痛心地说:

不可避免的是,缅族的文化、教育、宗教、政治领域,(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一直占上风!

第二次世界大战带给缅甸独立运动一个盛大难得的良机——许多(大缅族)领导人都支持日本侵略者,他们积极策划联日抗英的缅甸独立运动,30志士远赴海南岛接受日本皇军的法西斯训练,在日本皇军侵入缅甸的1941年12月份前几个月,就在泰国建立了缅甸独立军(BIA),1942年初,带领法西斯日本皇军占领了下缅甸(缅甸南部)。

缅甸独立军内(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者,把克伦民众当作是英国傀儡与间谍而犯下法西斯种族屠杀暴行,许多无辜的克伦族男女老少被屠杀,村庄被洗劫、烧毁——这些暴行和缅族封建王朝对非缅族原住民的烧杀抢掠暴行,毫无差别呀!

老革命老领导Saw David Tharckabaw话锋一转,娓娓而谈缅甸独立运动:

首先,他老人家100%肯定领导缅甸独立的英雄昂山将军!

他赞扬昂山将军:

是有远见、真诚与明智的缅族领导人!

承诺要建立缅甸联邦,让所有民族一律平等、自治、并拥有自决权!

停顿良久,Saw David Tharckabaw老革命仰天长叹:

最不幸的是,在缅甸联邦独立前夕,昂山将军就惨遭自己“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AFPFL内部的种族至上主义者暗杀了!

主因是昂山将军反对建立大缅族主义的第四缅甸帝国,并反对不平等对待所有非缅族原住民!

执政党“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AFPFL是由温和的民族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大缅族主义者等不同党派共同组成的政党大联合——但大缅族主义占优势,尤其在缅甸武装部队中,权力狂奈温将军是主要领导人之一;奈温可说是缅甸内战之父,法西斯日本皇军之子。

Saw David Tharckabaw话说缅甸内战

1948年末至1949年元月,克伦族民众发起建立克伦邦的群众运动。奈温将军用他掌握的军队进行突击,但法西斯镇压并不成功。于是他就夺取了其克伦族上司在BAF(缅甸军队)的军权,驱使BAF缅甸军队镇压克伦民族的武装反抗,并在克伦民族生活地区大肆烧杀抢掠。几个月后粮尽弹绝,他再伙同“反法西斯自由人民同盟”AFPFL领导,骗取了英国政府在二战期间储存在印度的武器与弹药,加强镇压克伦民族的武装反抗。

同样是被压迫民族的克伦尼族(Karanni)、巴瓯族(Pa-ao)、孟族(Mon)

等同仇敌忾,与克伦民地武共同抗暴。在60年代,掸邦掸族与克钦邦克钦族也意识到(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政府既不守承诺、违宪、也无诚意自我修正,完全背叛了昂山将军的真正联邦制——于是大家也纷纷开始武装反抗。

从缅甸独立初期开始,美国与英国就施压AFPFL缅甸政府加入其反共的西方集团——自由世界。加入反共集团或在冷战期间保持不结盟?AFPFL党内逐渐分成(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与温和的民族主义两大派系——1958年两派终于决裂了。

奈温将军希望西方集团给予他军事与财政援助以镇压此伏彼起的民族地方武装的叛乱——于是在50年代末AFPFL执政党一分为二时,他以“看守政府”为名,亲自带领缅甸军队上演了“维护法律与秩序”。

1960年的全国大选,温和民族主义者吴努(U Nu)领导的联邦党(Pyidaungzu Party)获得压倒性选票而重新执政。1961年吴努和掸族(Shan)、克钦(Kachin)族、钦族(Chin)等领导人举行了一系列会议——众所周知,遵照1948年建国宪法规定,这些民族邦在独立十年后的 1958年,若不愿低声下气继续唯唯诺诺,完全有权脱离缅甸联邦。

吴努总理终于和非缅族政党达成协议:反对种族至上主义,反对霸道帝国似的中央独裁集权,反对让非缅族众原住民沦陷为殖民地奴隶——大家同意缅族与众非缅族共建各族平等、民主的 Federal 联邦。

岂料(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者奈温将军那时已羽毛丰满,他不再需要温和民族主义的吴努集团,也不需要其他种族至上主义精英们的支撑——1962年3月2日,他以“拯救联邦于不解体、救国救民于水火”的高姿态政变夺权,成立了RCB缅甸革命委员会军事独裁政府倒行逆施。他轻易骗取到西方集团与日本的军事、经济、政治等援助而大打内战——因当年西方集团与日本都反共反华,无不积极争取缅甸来围堵新中国,防止中国共产主义的扩张。

政变夺权后不久,奈温军政府就高举“缅甸社会主义路线”的旗帜,把全国银行、生产、分配等企业全部无偿收归国有(其实是无偿收归军有),借以支持他大打内战。他把国家与各族人民置于战争基础上,致使当年中学大学毕业几乎就等于失业,青年们的唯一出路就是从军打内战。

尽管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等提供大量的反共反华军事与财政援助,但由于奈温军政府的25年统治只顾大打内战,到1987年时已民穷财尽,一筹莫展。他只好在联合国申请把缅甸列入LLDC 最不发达国家名单争取最大津贴——终于激发了1988年的全国民主起义,迫使奈温将军不得不滚下台,他的BSPP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也不得不滚出政治舞台。

其他缅族将军们摇身一变,又推出一个新军政府上台,“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换名为SLOPC“国家恢复法律与秩序委员会”,由另一军头领导。但经奈温几十年的法西斯灌输与训练,BAF缅甸军队这时早已沦为完完全全的(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的军事大怪兽。

“国家恢复法律与秩序委员会”SLORC军政府允诺在1990年举办全国多党大选,然后将政权移交给胜选方。然而当反对党NLD全国民主联盟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时,SLORC军政府却拒绝交权,随后又换了“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SPDC新军政府,并断断续续花费15年起草了一部新宪法——既支持并维护军事集团继续执政,也严禁修宪。因该宪法在2008年通过并采用,故被称为2008年缅甸宪法。

Saw David Tharckabaw谈到在国内外压力下的缅甸改革

缅甸军方拒绝交出政权之后,美国在1989年开始向SPDC“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军政府施压——不改革就要对缅甸经济贸易制裁及武器禁运!

于是SPDC“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军政府就急往中国乞求军事、金融、经济等援助以苟延残喘,同时军方积极谋取国内和平、稳定、发展。

SPDC“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军政府向中国投诉:它一心要国家和平与发展,然而,1.是西方策动其傀儡非缅族民地武闹事并武力抗争;2.让缅甸国内民主运动此伏彼起、风起云涌的,也是西方。

SPDC“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军政府继续高举(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施展下流与奸诈的阴谋诡计——它迅速跟缅北非缅族民地武(在中国云南省对面)签订了停火协议,从而孤立了缅南的民地武(在泰国Tak与Mae Hong Son省对面),以便大军迅速南下全力消灭他们——这主要是针对我们克伦(Karen)民地武与克伦尼(Karenni)民地武。

请看看SPDC军政府当年的无理要求:

1.把1988年他们残酷镇压全国起义时期逃亡到克伦尼与克伦地区的民主运动难民们赶走,

2.要缅南民地武组织放下武器,投降或改编为缅甸军队属下的边卫队(border guard forces)。

理所当然——停火谈判毫无进展,无法成功。

于是SPDC军政府对缅南民地武一而再地发动了整整18年的军事进攻,还用宗教与贸易引诱与分化克伦民族的反抗力量;同时还在国内外发动宣传机器,污蔑KNU克伦民族联盟不要和平。

深受美国所施加的贸易与财政压力而遍体鳞伤后,SPDC军政府又紧急向西方表白他并没靠站中国那边。

他一心想重获西方的青睐,无奈西方继续采取建设性参与模式与观望政策。

于是,SPDC军政府就在2009年就对缅北民地武发动军事袭击,把缅甸民族正义党(The Truth and Justice Party)与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即果敢同盟军(Myanmar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驱逐出停火组织——他们是(汉族)华人,世世代代生活在缅甸中国边区,是英国殖民统治时期被并入英属缅甸的。

这种左拥右抱、唯利是图、见利忘义、有奶便是娘的行为,开始让中国质疑SPDC军政府的诚意与可信度;再清楚看到缅甸将军们在18年停火期间掠夺当地自然资源,现在挟洋自重,又再对克钦独立组织KIO发动战争,破坏中缅边境的和平安宁…..中国开始注意到SPDC军政府的不公不正、无信无义的流氓政权真面目。

当USDP军政府对KIO克钦独立组织所发动的战争,不顺利也不如意时,就在2012年初,又迅速与泰缅边境的缅南民地武组织达成停火协议——既避免民地武南北两面的夹攻,又可乘和谈良机,对缅南民地武尽力挑拨离间、分而逐个噬之。

过五关斩六将的民地武老将Saw David Tharckabaw指出:

为了检验缅甸政府与军方的诚意(test the sincerity of the Burman regime and the military),非缅族民地武抵抗力量就要求宣布全国范围停火(nationwide ceasefire )、停止对所有民地武的战争(stop war against all the resistance forces),并进行政治对话(hold political dialogue)。

但大缅族主义将军们又重拾故伎,用阴谋诡计、贿赂收买、玫瑰色承诺、投资、开发、发展商贸等,来引诱、挑拨、分化全国民地武的团结合作,想方设法分而攻之,一口一口吞噬掉——在西方与中国之间,时而左拥右抱而左右逢源,时而谁过多就紧靠谁;对缅南与缅北民地武,则轮流进行孤立与消灭(isolate the EAO southern/northern forces for annihilation)。

民地武老革命家Saw David Tharckabaw实话实说:缅甸军队对全国民地武反抗力量分而攻之,一口一口吞噬的战略,算是成功的!

部分原因是一些民地武领导人腐败与贪婪,

部分原因是欧盟、日本、美国等资助的和平非政府组织(Peace NGOs)对民地武组织施加了巨大影响力与立竿见影的建议。

Saw David Tharckabaw谈缅甸和平进程,语重心长

2012年开始,缅南各民地武反抗力量,违背了民地武联盟UNFC(他老人家领导的“合众民族联邦委员会”)的统一行动,在没有全国停火的情况下,应USDP军政府的要求,单独签署了停火协议——这些签停火协议者现在被称为EAOs(民族武装组织)。

EAOs(民族武装组织)+ USDP政府 + 缅甸军队(Tatmadaw)三方开会讨论了四年,制定了全国停火协议条款与政治对话框架,两草案在2015年10月签署——现在合称之为NCA(全国停火协议)。

在2015年11月全国大选中,NLD全国民主联盟获得压倒性胜利。经一再推迟,直至2016年4月才成立了NLD新政府。现在NLD政府已成为和平进程的伙伴,参与了和平进程中的几次政治对话。Tatmadaw缅甸军队+ EAOs民族武装组织+ 合法政党等把政治对话重新命名为“缅甸21世纪彬龙和谈”(MPC21st Century Pinlong) 。

缅北民地武抵抗力量也汇合成新政治联盟,简称为“北方联盟”(Northern Alliance)。

在2016年缅甸21世纪彬龙和谈(MPC21st CP)+ 2017年与2018年的缅甸21世纪彬龙和谈(MPC21st CP),缅甸军方(Tatmadaw)一直坚持:

*2015年签署的NCA(全国停火协议),已被EAO(民地武组织)批准为草案,实际上是最终的,绝不允许任何更改!

*EAO(民地武组织)必须首先DDR——解除武装(Disarmament)、复员(Demobilization)、重返社会(Reintegration )!

然后遵照2008年宪法去组建政党、参加选举、为议会中的民主过渡与建立Federal联邦而努力!

*EAO勿忘一个“必须”与一个“保证”——1.必须放弃自决权,2.保证不脱离缅甸联邦!

绝大多数民地武组织EAO认为:缅甸军队(Tatmadaw)的要求是荒谬的——它植根于(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与封建霸权主义。

一些民地武组织(EAO)认为:缅甸军队(Tatmadaw)不是误解了全国停火协议(NCA)条款,就是装聋作傻、或故装不知或明知故犯。

(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的缅甸军队非执行其大缅族至上主义不可!在和平进程中老奸巨猾地强求或威逼民地武组织(EAO)领导人必须俯首听命!

绝大多数民地武组织(EAO)领导人的立场是:

*在真正的民主联邦建立之前,不会有和平。

*真正民主联邦是:联邦内各民族一律平等,拥有自决权、民主、自由、公正,不存在一个民族剥削或君临统治其他民族群。

为了打开死结、解除僵局,10个全国停火协议(NCA)签署方在十月份召开了最高领导人会议。

然而,在该会议上,缅甸军队首领敏昂莱上将却一而再地表露其大缅族至上主义,要求所有民地武组织(EAOs)实施 DDR——D放下武器、D复员、R改编为其属下的边卫军,接着建立政党、参加选举等等等。

缅甸军队(Tatmadaw)的强硬立场,是全国停火协议NCA签署者严重失望与丧气的根源。为了务虚重审和平进程,并找出可行性解决方案,一些民地武组织(EAOs)已经暂停参加下一届缅甸21世纪彬龙会议。他们想方设法给早已不耐烦的支持基地与支持群众进行解释:如果和平进程失败,黑锅不该由他们冤枉去揹。

须知缅甸军队与大多数缅族精英们,无不拥有封建的(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该意识形态使他们变态而成偏执狂、狂热分子、沙文主义者、扩张主义者、带侵略性与病态的骗子。他们处于权力狂、自大狂、妄想狂,自以为比所有国家民族优越——劣等国家民族之内也包括美国、欧盟、日本、中国等。夜郎自大们总是高估自己的实力与优势,并时时刻刻利用欺诈、背叛或武力来盗窃优势、招摇撞骗、揠苗助长。

Saw David Tharckabaw最后疾呼:

和平经纪们,请注意以下五点!

1.为了盗窃政治上的优势,(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者一直在国内与国际说谎行骗,胡说在缅甸,他们缅族人口接近70%,非缅族原住民合起来还不到30%。

2.另一弥天大谎是缅甸有135个民族。

3.事实上,缅族人口仅28%,其他主要民族(非缅族)仅8个,少数族群是3或4个,其余仅是主要民族的分支或部落而已。

4.是(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的意识形态导致内战,是他们的谎言、阴谋、诡计阻止了内战的解决。

5.一个充满希望的解决方案是:主要大国如欧盟、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印度、日本、中国等,不再继续被缅甸军队与(大缅族)种族至上主义者蒙骗了,不再继续援助与帮忙他们——特别不要助长其发动战争的能力(就如冷战时期)。这样的话,缅甸内战就会失去存活力、推动力,家事国事和平事业,就势如破竹、节节胜利解决。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要求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7.12.13-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