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李华平:哲学的黄昏 ——对话霍金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李华平:哲学的黄昏 ——对话霍金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556
Topic starter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28cbbe0102vq66.html

哲学的黄昏

        ——对话霍金

————————————

(哲学科学之一体化)

李华平:

   我对你的物理学成就几乎是一无所知,但对你的书则是非常的了解。你的谁很难看,但我很爱看。你出版的几本书,如果缺乏某种坚强的意志,一般人是看不进去的。

霍金:

   我知道你这是在变相夸奖你自己呢!在我的印象中,你也是一个具有钢铁意志的人。

李华平:

   与你比起来,小巫见大巫!看你的书觉得似乎并不是在看科学方面的著作,而是在看哲学著作。

霍金:

   你有这种感觉,挺奇怪的。不过如果我不是对古希腊的哲学,尤其是苏格拉底、柏拉图之前的古希腊哲学做过深入的研究,我是写不出这些书的。

李华平:

   我也有这种感觉。

霍金:

   我研究古希腊哲学,有一种奇怪的发现。

李华平:

   什么发现?

霍金:

   在苏格拉底之前,古希腊的那些哲学家们研究的问题,在今天看来,都是一些科学问题。例如,这些哲学要弄清楚构成宇宙万物的最基本元素是什么?这些基本元素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形成宇宙万物?他们也要弄清楚宇宙是不是也有开端?

李华平:

   苏格拉底病不认为这些问题是哲学家该研究的问题,他认为哲学家应该把“人”作为研究的核心。

霍金:

   这是苏格拉底的一家之言,我是不同意他的看法。一个哲学家,一个以研究智慧为职业的哲学家,如果对宇宙的构造和来龙去脉都闹不清,还叫什么哲学家。宇宙是人从肉体到灵魂的最终来源之处,如果不清楚宇宙,就不可能清楚人类自身。苏格拉底主张哲学家关注人而毋须关注宇宙、无须关注物质的构成,实际上是哲学家放弃了自己的学术阵地。短期的退却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做永远的退却的放弃,则是非常可悲的。苏格拉底把哲学带离了大本营,从此就失去了方向,遗憾的是,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如今哲学的艰难处境,苏格拉底们难推其责。

李华平:

   理解你的观点是要付出许多心血的。请你从具体一点的例子说起,最好语言越通俗越好。

霍金:

   那我们从宇宙的起源说起吧。

宇宙的开端和起源)

李华平:

   关于宇宙的开端和起源问题,首先是一个宗教问题。无论是犹太教、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都同意宇宙起始于过去某个有限且不太久远的时刻。圣奥古斯都在其著作《上帝之城》中断定宇宙是在大约5000年前的某个时点被创造出来的。古希腊的那些哲学家们虽然同意宇宙肯定是宇宙的基本元素借助某种神秘的“第一动力”而逐步衍生出宇宙以及宇宙万物,但他们还缺乏宗教家们的学术勇气,没有人敢于断定宇宙是在某个具体的时刻被创造出来的。

霍金:

   你说得很有道理。或许正是因为无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苏格拉底才可以以此把这些哲学家骂给狗血喷头,在苏格拉底看来,这些胆大妄为的哲学家们是干了不可能干的事情。因此,唯有针对眼面前的人类自身,才可以有一个比较准确的说法。不知人何以知天?

李华平:

   苏格拉底是把这个问题闹反了。人是宇宙的一员,人是由宇宙中基本元素所构成的,因此,无论是研究人类的灵魂,还是研究人类的肉体,不去研究清楚宇宙本身是不可能的。而不是相反,先去搞清楚人是什么,再去搞清楚宇宙是什么。

霍金:

   我同意你的观点,但是苏格拉底不同意你的观点,他把哲学带离了自然、带离了科学,也逐步把哲学带进了死胡同。

李华平:

   没这么严重吧?

霍金:

   如你不信,咱们顺着宇宙开端这个题目往下交流吧。

李华平:

   非常愿意,就是让你受委屈了。看到你整体不得不卷缩在轮椅上,我心中真是难受。奇特的生命造就了你的伟大与永恒。

霍金:

   别说这话,好像是墓志铭上的语言。当年罗素先生到你们中国的黄山上去,他花了不少钱让几个农民弟兄抬着爬山,他原以为这些农民弟兄很不幸福,但在他欣赏黄山美景的时候,他听到几个农民弟兄一路谈笑风生,无比畅快。于是他发出感慨: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幸福,各人对幸福的理解是完全不一样的。你觉得你写书就是神圣无比的事情,而别人则是一钱不值的,你错了。在好多人的眼中,你是聊无趣味的,你的生活枯燥无味,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李华平:

   我不该这么说,我不难受的。

霍金:

   你难受什么?如果说轮椅是一个核桃一样大小的果壳,我就是被裹在这个果壳中的宇宙,你别看你可以自由行走,似乎你的天地要比我大得多,其实未必。你的宇宙与你手脚的自由毫无关系,你的心有多大,你的宇宙就有多大。同情是对我最大的侮辱,我不需要同情。说实话,我从内心内心深处同情你们手脚自由的人,自以为自由于天地之间,其实每时每刻都被裹挟于狭小的脑壳之中。

李华平:

   我或许自作多情了。还是谈宇宙开端吧。

霍金:

   你应该知道,古希腊的那些哲学家,自然也是科学家,是指苏格拉底之前的那些哲学家和科学家们,他们虽然企图从某种最简单的元素出发,并借助某种神秘的力,来描述宇宙万物的形成进程。但是他们始终没有越过一个门槛……

李华平:

   什么门槛?

霍金:

   这个门槛是,他们从未把宇宙作为一个整体来进行思考和研究。

李华平:

   是这样。

霍金:

   亚里士多德越过了这个门槛。亚里士多德在公元前340年出版了一本书,叫《天论》(On the Heavens)。

李华平:

   没有看过原著。

霍金:

   我看过英译本。亚里士多德在这本书里论证了地球是圆形的球体,并算出了地球的周长是40万个古希腊长度单位,大约是现在公认长度的两倍。在这本书中,亚里士多德提出,地球是静止的,而太阳、月亮、行星和恒星都是在环绕地球的圆形轨道上运行。不知道亚里士多德是出于什么考虑,他坚信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而正正规规的圆周运动才是最为完美的。

李华平:

   据说亚里士多德关于宇宙的描述得到天主教会的采纳,天主教会认为亚里士多德关于宇宙的描述与《圣经》完全相符。

霍金:

   你说的不完全对。准确地说,被天主教会接受的并不是亚里士多德的宇宙模型,而是经过另一位科学家,叫托勒密,是公元一世纪加工改造过的宇宙模型。亚里士多德只是提出了一些原则性的理论和设想,而托勒密则把这个理论加工成为一个很具体、很形象的宇宙模型。

李华平:

   亚里士多德——托勒密模型是否涉及到宇宙的起源问题?

霍金:

   没有。

李华平:

   到了哥白尼时代如何?

霍金:

   哥白尼是波兰的一位僧侣,他出生在1514年,你记住了1514年。尼古拉·哥白尼学识确实不错,但是胆子实在太小。他怕自己的学说被天主教视为异端邪说,因此不敢用自己的真名实姓发表自己的著作。也不敢宣传自己的学说。因此他的理论无人关注,默默无闻。要不是约翰尼斯·开普勒和列奥·伽利略以及那个不要命的布鲁诺等人的大力助推,他的《天体运行轮》恐怕早就淹没在茫茫的历史长河中。

李华平:

   关键是伽利略吧。

霍金:

   不错。1609年,也就是大约在哥白尼出生后的接近100年,伽利略用他发明的望远镜对木星进行了多年的观察,观察发现……

李华平:

   发现了什么?

霍金:

   别急。伽利略发现木星被若干个小星星,也就是木星的卫星或称月亮所包围着。这从而说明,宇宙星辰并非如亚里士多德—托勒密模型所说的那样,是围绕着地球在运行。因此,必须用一种新的理论来解释宇宙运行,地心说肯定是不行了。

李华平:

   于是发现了哥白尼。正如生物学发现了孟德尔一样。

霍金:

   是的。

李华平:

   其实哥白尼的理论并不比古希腊时期的一位天文学家高明多少。

霍金:

   谁?

李华平:

   这个并不重要,还是说说哥白尼吧。

霍金:

   你到底是研究什么的?好像天下没有什么你是不懂的。

李华平:

   只不过是看书多了些,看得多了,自然知道得就多。

霍金:

   仔细研究哥白尼的书,他的理论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就是“日心说”,他的模型,尤其是在经过伽利略等人的改造和完善后,对于解释人们能够观察到的宇宙世界,虽然简单直接了许多,但从根上来看,它离真理的距离一点也不比亚里士多德的“地心说”近多少。一句话,即使能更好地解释这个世界,也未必就是一个真理。最多算是一个相对的真理吧。

李华平:

   到了牛顿时代,尤其是到了爱因斯坦时代,这个问题似乎已经开始浮出水面了。

霍金:

   是的,但是就是这两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学家,因其威震天下的威望,影响了人们对这个问题的深入研究。在我看来,如果牛顿和爱因斯坦不是受到某种错误观念的指导,人类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或许要比今天深入得多,甚至说到今天或许能够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可惜,两位开路者却成为可悲的绊脚石!

李华平:

   说说牛顿如何?

霍金:

   1687年,牛顿出版了他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这可能是迄今为止出版的最重要的一部自然科学著作。

李华平:

   我多次试图把这本书通读一遍,可惜我的数学功底太差,读着读着就抛锚读不下去了。但我知道也正是在这本书中,牛顿提出了他的最著名的“万有引力”理论。

霍金:

   没错。万有引力理论的内容是说,宇宙中的每个物体都受到其他各个物体的吸引,物体的质量越大,互相越接近,其引力就越强。反之则越弱。

李华平:

   牛顿在一个苹果树下读书,一颗苹果掉下砸在他的头上,于是他突发灵感,发现了万有引力理论。

霍金:

   子虚乌有。牛顿没有被苹果砸中脑袋,他也没有因此发现万有引力理论。但牛顿确实自己也说过,当牛顿思考万有引力这个理论时,一颗苹果从树上掉下来,确实帮助他发现了这个理论。

李华平:

   以讹传讹,姑且信之吧。

霍金:

   牛顿的万有引力理论,显然很好地解释宇宙间各种天体之间的相互运动,也就是说存在于各个星体之间的引力,使得万物相互吸引,相互缠绕。卫星之所以围绕地球,地球之所以围绕太阳,其奥妙都在这里。但是,一个与我们所谈论的宇宙开端问题,同样让牛顿很苦恼。

李华平:

   说来听听。以前很少听人从这个角度谈论牛顿,牛顿是科学界的神,在他的心中能有什么苦恼呢?

霍金:

   牛顿的苦恼时一方面是他的理论把它带到宇宙开端的边缘,一方面他又不得不去竭力自圆其说地去解释这种状态时不可能的。牛顿明白,按照他的万有引力理论,宇宙中各个恒星之间必然相互吸引,因此这些恒星之间就不可能保持相对的静止状态。

李华平:

   你是说他们之间必然因为相互吸引而坠落到一起。

霍金:

   是的。但这个结论对于那个时代的牛顿是不可接受的。即使到了爱因斯坦时代都是不可接受的。

李华平:

   牛顿不是一般人,他是如何解决这个矛盾的呢?

霍金:

   与牛顿同时代的一个思想领袖德·本特利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牛顿曾经给这位思想家写过一封信,在这封信中,牛顿告诉本特利,如果只有有限多个恒星的话,这种情况必然发生,但是,如果宇宙中存在着无限多个恒星,且这些恒星均匀地分布在宇宙之中,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因为这样一来,就不存在一个让这些恒星坠落到一起来的一个中心。

李华平:

   不愧是牛顿!

霍金:

   不过牛顿所作的解释是徒劳的。在一个无限的宇宙中,每个点都可以当作一个中心,因为每个点的每一侧都有无限多个恒星。这是一个善意的假设。原来我也被陷在这个怪论之中难以自拔。后来我才明白,正确的思维是考虑有限的情况,这时候所有的恒星都会相向坠落而聚合到一起。在这个有限的宇宙之外,你添加再多的恒星,也不会改变这个局面。也就是说,即便是宇宙中存在着无限多个恒星,他们也会一如既往地往一起坠落的。霍金的假设完全是出于自圆其说的需要,是一种理想上的想像。正确的思维是不可能存在一个牛顿所说的静态的宇宙模型。

李华平:

   牛顿为什么不能坦然接受自己理论推理出的东西呢?

霍金:

   时代使然。爱因斯坦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

李华平:

   真是不可思议!我记得爱因斯坦在1916年发表了自己的《广义相对论的基础》,他提出现实的有物质存在的空间,不是平坦的欧几里德空间,而是弯曲的黎曼空间。空间的弯曲程度取决于物质的质量及其分布状况,空间的曲率就体现为引力场的强度。那么依照这个理论,我们生活于其中的宇宙也就不可能是一个静态的宇宙空间,不是不断的收缩,就是不断的膨胀,二者必居其一。

霍金:

   如果爱因斯坦按照你的指点去做,情况就不一样了。但是他与牛顿一样,也如唐吉可德一样,非得与那个强大无比的风车拼得鱼死网破不可。为了平衡自己的理论与一个“静止、有界、无限”的宇宙模型的矛盾,爱因斯坦在他的一些方程中人为地引入了一个所谓的宇宙学常数。

李华平:

   宇宙学常数是一种什么东西?

霍金:

   这是一类新的“反引力”之力,与其他作用力的不同之处在于这种力并非来自于任何具体的力源,而是时空结构自身的组成部分。爱因斯坦的宇宙学常数给时空中全部物质以某种固有的膨胀趋势,而且恰好可以与宇宙中全部物质的吸引力相平衡。这样一来,爱因斯坦的宇宙就必然是一个静态的宇宙了。爱因斯坦宇宙也就与牛顿宇宙一模一样了。

李华平:

   是一种什么样的魔力让两位最伟大的物理学家要去捍卫那个“静态的宇宙”模型?

霍金:

   我说过时代使然,一个无比伟大、也无比保守的时代!牛顿、爱因斯坦彻底改变了物理学的发展方向,颠覆了传统的宇宙观,可以说有史以来再也找不出比他们更伟大的科学家了。但是,即便是如此伟大的物理学家也难以彻底超越他的时代。那个时代的人们顽固坚守着这样的观念:宇宙要么从来就以一种不变的状态永恒存在,要么它是在过去某个确定的时刻被创造出来,而且宇宙诞生时的状态与今天所观察到的状态大体一样。人们之所以如此顽固,或许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某种确信,那就是尽管人们都会慢慢地死去,但宇宙却是永恒不灭的存在。

李华平:

   原来如此。

霍金:

   爱因斯坦是如此的顽固,以致于当一位年轻的物理学家当面要与他就这个宇宙学常数的正确与否进行交流时,他竟然勃然大怒……

李华平:

   你说的是俄罗斯物理学家亚历山大·弗里德曼吧?

霍金:

   弗里德曼对爱因斯坦相对论的理解和诠释绝对是完全的“原教旨主义”的,但他从此得出的宇宙模型与爱因斯坦的完全不一样。爱因斯坦的宇宙是静态的,而弗里德曼的宇宙这要么是不断膨胀的,要么是不断收缩的,唯独就恰恰不是爱因斯坦说说的那个样子。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但弗里德曼想当面向爱因斯坦解释这一切时,爱因斯坦被激怒了,他连给予弗里德曼一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李华平:

   爱因斯坦对弗里德曼的态度显然是错误的,小孩子一般,不像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不过好像我在什么地方看过一个资料说爱因斯坦为此感到很内疚,并向弗里德曼道了歉。不过,试想一下,如果埃德温·哈勃要是也像弗里德曼一样,自告奋勇把他1929年的观察结果合盘告诉爱因斯坦的话,他会不会也遭到爱因斯坦的白眼了?

霍金:

   不致于。爱因斯坦为什么对弗里德曼那么无礼,其原因不得而知,这是不是与弗里德曼的表达方式或表达的场合或许有关。树有皮,人有脸。对于爱因斯坦这样绝顶天才且成果斐然的大科学家,就更是难以接受人们的挑战了。尤其是那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但是,哈勃就不一样了。哈勃是一位物理实验家和观察家,他的成功不在于理论,而在于观察。他用他的望远镜观察到宇宙中每个星星都在以快速地离开我们往远处飞去,并且是越远的星星离开我们的速度越快。对于这个观察结果,爱因斯坦没有理由不高兴。爱因斯坦非常看重实验和观察。我想如果哈勃吧这个观察结果告诉爱因斯坦,他会很高兴的。不过……

李华平:

   不过什么?

霍金:

   如果哈勃也想弗里德曼一样,企图给爱因斯坦来个下马威,爱因斯坦也不会轻易让步的。你想想爱因斯坦为量子力学而与玻尔打了一辈子口水战的事情,你就会理解这一切。

李华平:

   刚才说的关于弗里德曼模型和哈勃的观察,这些能说明什么问题了?

霍金:

   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

李华平:

   是不是太过夸张?

霍金:

   一点也没有!

李华平:

   以前关于宇宙的起源和开端之类的问题,不是宗教上的胡乱猜测,就是哲学上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如今这个问题已经是一个实实在在能用科学实验方法,甚至用最简单的观察的方法来解决的问题了。大爆炸学说应运而生,既然我们的宇宙是出于一个大爆炸的过程之中,一定在过去某个遥远的时刻,我们的宇宙就是一个点,这个点就是物理学上的奇点。100亿到200亿年之前,就是我们的宇宙出生的时间点。

李华平:

   我知道你的科学王国是从“奇点”理论起家的。

霍金:

   我的学术是从“奇点”发迹的,但是并非是我一个人提出这个理论的。Roger Penrose 在上个世纪的60年代就提出,如果经典的广义相对论是正确的话……

李华平:

   经典的广义相对论是什么意思?难道还存在不非经典的广义相对论?

霍金:

   你是没话找话说了。所谓经典的广义相对论就是指爱因斯坦原汁原味的相对论,而一旦与量子论结合在一起,就是最新版本的广义相对论。前者是爱因斯坦版本的,后者则是非爱因斯坦版本的。

李华平:

   明白。即便如此,又能说明什么问题?

霍金:

   Roger Penrose 说,如果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理论是正确的话,那么不论是在宇宙的大爆炸的开端,还是在黑洞引力坍缩的终结,肯定存在一个时空的奇点。李华平:

   世人毫不吝啬用最豪华的语言来赞扬你的奇点理论。有人说奇点原理是“人类文明关于时空命运的第一个数学宣言”,有人说,这个定理虽然是“数学上的一小步”,但却是“宇宙学的一大步”。

 

(万有理论)

李华平:

   2002年5月22日,美联社发布一条消息,被西方各家媒体广泛刊载。这则消息说你请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停止发行新千年出版社出版的你自己写的《万有理论》(Theory of Everything)一书,出于什么考虑你要阻止出版社继续发行你的新书呢?

霍金:

   理由有两个:一是我只授权出版社出版录音版,而未授权其出版文字版;其二,这本书与我先前出版的《时间简史》比起来完全没有新意,简直就是新瓶装老酒。

李华平:

   似乎美国政府并没有采纳你经纪人的意见,而且这本书卖得同样火爆。

霍金:

   是我版权代理人的错误,他在授权合同中明确授权出版社出版文字版,而他自己稀里糊涂记错了。不过依照我的意见,政府不应该允许出版这样没有任何创新的著作,老调常谈的书对公众是一种欺诈,最起码是不尊重。

李华平:

   你的学术态度值得我们学习,不过你的书名是不是太过张扬了,“万有理论”,适用一切的理论,有可能吗?我问你,什么叫“万有理论”啊?

霍金:

   在物理学中,存在着自然的四种根本力:引力强核力弱核力 电磁力,而那种能将这四种力融成一体的理论就是万有理论。

李华平:

    你曾经断言人们永远都获得不了这样的理论,因为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理论,是这样吗?你现在还是这么认为吗?

霍金:

   如今我不再这么认为,恰恰相反,我人类依据人类直到今天所取得的科学成就,人类已经具备条件来建立一个伟大的大统一理论了。

李华平:

   千万不要乐观过度,以免给后人留下笑柄。爱因斯坦把晚年的大部分时光都用于探索一种统一理论,但都未能活的成功。

霍金:

   这个我知道,其实原因很简单,在爱因斯坦生活的时代,人们对核力所知甚少。自然爱因斯坦的理论就无法包容核力,因此就不可能正确。再说了,爱因斯坦死活就是不愿意相信量子力学理论,你要知道,量子力学理论是迄今为止解释微观世界最少遇到相反证据的理论,爱因斯坦是量子力学的始作俑者,但量子力学越成熟,他越是反对量子力学,甚至是到了不共戴天的程度。一种成熟的理论就必须把量子力学的若干理论,关键是测不准理论等包括进去。爱因斯坦是猴子吃麻花,偏偏与真理作对,所以他就不可能在大统一理论上作出什么创新性的贡献。如果没有后半生,或许爱因斯坦更加伟大,更加神秘的伟大,或许真的成为神一样的英雄,一个大英雄。

李华平:

   20世纪初,也有人大胆地宣称世间万物可以用连续物质的一些性质,如弹性和热传导性来进行解释。后来也成为笑话。

霍金:

   这个我知道。这些人简直就不是科学家,连核结构和量子力学都不知道,真是笑话。

李华平:

   更有甚者,早在1928年,由于物理学家狄拉克发现了支配电子的数学方程,物理学家马克斯·波恩竟然对着到哥廷根大学访问的学者说:“就我们所知,物理学将在六个月内终结”。其后中子和核力的发现又让这些人被当头一棒。

霍金:

   你说这些我都知道。时代不同了,我们应该有更多的自信。

 

哲学的溃退

记者:

   我发现一种现象,科学家,尤其是物理学家们在对世界的统一性的研究上,一步一步接近终点,风生水起,成就不俗。但是,本来是以探究世界本源为使命的哲学却几乎毫无建树,一天不如一天。

霍金:

   你说的没错,在苏格拉底之前,哲学就是科学,科学就是哲学。哲学家们一天到晚专心致志于研究世界背后的统一性,并意图用某种统一性来解释这个宇宙世界。直到18世纪,哲学家们还把包括科学在内的全部人类知识当作他们的研究领域。他们所讨论和研究的还是诸如“宇宙有开端吗?”这一类问题。然而,到了19世纪以后,情况就发生了重大的转折。科学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数学化,而那些擅长于“万金油”的哲学家们则找不到感觉,于是在科学面前不得不大踏步撤退。

记者:

   如何撤退:

霍金:

   你是明知故问?你能提出这个问题,你就应该早就有正确的答案了。

李华平:

   还真不是!

霍金:

   我接着说。在咄咄逼人的科学面前,哲学已经龟缩成为一个小小的孤岛,那些哲学家也龟缩成为一个个乌龟,整天执迷于探讨诸如如何进行语言分析这类无足轻重的问题。赖尔、维特根斯坦算是20世纪最著名的哲学家吧?

记者:

   维特根斯坦自然是很熟了,赖尔,是不是就是那个出版《心的概念》的吉尔伯特·赖尔?

霍金:

    维特根斯坦说在今天,“哲学仅剩的任务是分析语言”了。

记者:

   赖尔怎么说?

霍金:

   赖尔的话与维特根斯坦的差不多,他也说,语言分析,“这就是哲学分析的含义”,“这就是哲学的唯一的和全部的功能”。

记者:

   他们这话如何理解呢?

霍金:

   他们无非是说,到了今天,哲学不再具有探求真理、增加新知的功能了,哲学所能做的事情,就是进行语言分析,通过语言分析,看看我们过去获取新知识的“逻辑地理格局”是不是存在致命的错误,如果有我们如何去纠正这些错误。啊。真想不到,从亚里士多德到康德的伟大哲学传统竟然衰败到了何等地步!

记者:

   也倒是,倒也是!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