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文渊:不准齐泽克发言的“齐泽克哲学思想...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文渊:不准齐泽克发言的“齐泽克哲学思想研讨会”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571
Topic starter  

文渊:不准齐泽克发言的“齐泽克哲学思想研讨会”

南京大学哲学系原定于10月29日至31日举办“齐泽克哲学思想学术研讨会”,29日却突然临时取消了这次会议。据闻,齐泽克应邀兴致勃勃地来出席研讨会,并作为贵宾做重点发言,还要和与会者互动,共同探讨他所感兴趣的问题。不料研讨会主办方在审查其发言稿后,发现内有多处“不适”内容。于是南京大学被置于尴尬处境:让齐泽克随心所欲地“大放厥词”,则是重大政治立场问题,又不便明言,更不能令其修改,只好准备取消其发言,只准带耳朵来而闭嘴。但大概实在无法以如此龌龊的理由出口与其交涉,经再三权衡利弊,只好以“疫情防控”为由,干脆取消这个研讨会,免得羊肉没有吃着惹上一身骚。

齐泽克是何方神圣,竟劳烦南京大学专门为其举办“哲学思想学术研讨会”?斯拉沃熱·齐泽克(Slavoj Žižek)1949年生于前南斯拉夫斯洛文尼亚的一个中产家庭,在卢布尔雅那大学获艺术博士学位,曾留学巴黎学习精神分析,以其著作《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The Sublime Object of Ideology,1989)而出名。号称是斯洛文尼亚哲学家、左翼学者和马列主义理论家,以共产主义者自居。

共产主义从马克思发表《共产党宣言》起,至今折腾了近两个世纪,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随着前苏联和东欧的灰飞烟灭,彻底宣告了马列共产主义的死亡。而齐泽克却死抱住这具僵尸不放,仍声称拥护列宁主义,要重拾列宁主义的行动式革命。他认为这不仅可以恢复西方左翼学者激进的革命姿态,而且也是撕开资本主义缺口的有力武器。他标榜要以列宁主义的眼光去看待资本主义的现实矛盾,以列宁主义的革命精神去颠覆资本主义。

不修边幅、蓬头垢面为形象的齐泽克,以“激进左翼”哲学家的面目示人,成了大众偶像和欧洲左翼的精神导师。他已出版50多本书并主演过几部纪录片,还有一份期刊《齐泽克研究国际期刊》(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Žižek Studies)专门研究他的思想。他被戏称为“哲学界的波拉特”、“文化理论界的猫王”、以及“最嬉皮的哲学家”。

齐泽克以资本主义批判、现代性批判、主体性批判等学术名词为噱头的哲学思想,近年在欧洲学术界浪得了一些名声,也引起中国知识界的关注,他的影评和段子尤为令人好奇。应英国电影协会邀请,齐泽克曾在国家影剧院做了20多次的系列讲座,来析剖英国学院派电影研究的贫弱和褊狭,并由此汇集成《真实眼泪之可怖——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电影》一书。在该书中他运用马克思、弗洛伊德和拉康理论,对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电影展开了一场令人眼花缭乱的解读与互证,此书可以看作他通过强化理论雄心来更新电影研究的典范。2018年武汉大学出版社翻译出版了此书。

齐泽克曾大肆吹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巨大成就,以此来证明共产主义理论的正确。他说“在西方人人都说共产主义不成功,貌似确实是,但同时于我而言并非好事。看看现在的中国吧,它依然是社会主义政权,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的市场经济。你们意识到中国共产主义者们做出的成绩了吗?简直前所未有,我认为人类历史上都未有过如此壮举,你们有谁在短短几十年间完成了如此惊人的经济飞跃了吗?他们又是怎么做到的呢?简单来说,左翼最痛恨的两方面,一方面是巨大充满竞争的资本市场,另一方面是有强有力的政权宏观调控,中国人用极为智慧、极为成功的方式,结合了这两样你们最恨的东西。”这大概就是南京大学请他来站台,弘扬马列和共产主义的缘由吧!

在马列和共产主义日暮途穷的今日,中共仍声称要“四个坚持”,高举马列主义大旗,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与之为伍的大概也只有那个兄弟两先后统治了一个甲子还不肯撒手、泯顽不化的古巴了。连三代世袭的金家王朝,都已不再提什么马列、共产了。好不容易遇到这个还要拥护列宁主义的“稀有动物”齐泽克,如获至宝,自然要借“研讨”他的哲学思想和学说,以向国内的愚民证明马列和共产主义并没有过时,更没有死亡,还在西方蓬勃发展,也可展示中共在世界上并不孤立,“我们的朋友遍天下”。

然而,执迷不悟于马列和共产主义,甘当其殉葬品,并卖力吹捧中共,但毕竟被西方民主、自由思想熏陶过的齐泽克,仍具有独立思想意识、敏锐的批判眼光及作为一个学者应有的操守和底线,还与自由派有广泛和紧密的联系,尤其并不认同专制和独裁,并曾为此奋斗过。他曾是斯洛文尼亚共产联盟的坚定成员,1988年10月因抗议“JBTZ审判”而退党。所谓“JBTZ审判”或 JBTZ 事件,也称为卢布尔雅那审判 (ljubljanski proces),是前南斯拉夫独裁政权在斯洛文尼亚军事法庭,对Janez Janša、Ivan Borštner、David Tasić 和 Franci Zavrl四人进行的政治审判。指控他们在参与撰写和发表批评南斯拉夫的文章中“泄露军事机密”,而被判处六个月至四年的监禁。该审判在斯洛文尼亚引起轩然大波和政治危机,引发了斯洛文尼亚之春。民众成立了捍卫人权委员会,为支持四名被告的请愿书征集了10万个签名,数万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最终1991 年 6 月 25 日以斯洛文尼亚宣布完全独立而告终。

于是,齐泽克虽是“马列粉”,却并没有如国内御用学者那样脑残和厚颜无耻,也不是专制淫威可以控制、压服的小绵羊,也就难于认可中共的“伟光正”和不屑于“梁家河大学问”。而且这是个学术研讨会,不是专事歌功颂德的拍马会,在鼓吹马列和共产主义之余,以他根深蒂固的批判思维和惯用的辛辣、犀利语言,以嬉皮士的风格,口无遮拦地顺便嘲讽一下他所深恶痛绝的专制独裁,说几句令圣上不爽的“大不敬”和可碎玻璃心的“辱华”言论,或其他“寻衅滋事”的话语,也是完全可能的。除此之外,据说他的讲稿里竟敢提到2018年声援深圳佳士工运的北大学生岳昕,这完全符合其支持工人反对资本家的一贯立场。又联想到他在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中,有过谴责香港警察暴力攻占香港中文大学的野蛮行径,並敦促香港政府捍衛學術自由以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反动行为”,南京大学怎敢再让他在社会主义中国的讲坛上放毒,恶毒攻击呢?

南京大学举办不许齐泽克发言的“齐泽克哲学思想学术研讨会”,虽最后夭折了,却仍引起了学术界的哗然和轰动,大概也是空前绝后、必将遗臭万年而被世人铭记。当然也就难逃网上的一片骂声和无情的嘲讽。有人发帖调侃道,“齐泽克哲学最大的问题就是齐泽克还活着,像马克思就没有这种问题。”、“这就是当事人还没死就开始研究的坏处。”有人幽默地说“只有死了的齐泽克才是好齐泽克。”、“齐泽克,你再不听话我们就要宣布你不是齐泽克了!”、“以讲笑话和说段子著称的齐泽克讲的所有笑话和段子,都没有这件事更好笑”。

南京大学举办的这场研讨会,对中共和齐泽克来说无疑是两败俱伤的悲剧。孑然孤立的中共不得不与齐泽克切割,从而失去了一个难得的吹鼓手。而始作俑者的南京大学是否会被问责,追究政治责任,何人将成倒霉鬼就不得而知了。而“反动言行”被披露的齐泽克,按中共的惯例也必将遭到封杀,有关他的所有言行、出版物将统统被抹去,从此失去了在“人类历史上都未有过如此壮举”的中国的影响,尤其失去了有巨大经济利益的版稅市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已经到了南京却被中共因管控思想、言论而放了鸽子的齐泽克不知作何感想,从中能悟出一些什么来?亲身领教了中共钳制、扼杀思想,品尝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滋味的他,还会再吹捧和认可专制独裁的中共极权吗?由此会动摇他所坚持的马列主义立场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2021年11月1日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