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成朴: 美国左派当今的四个主要理论和实...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成朴: 美国左派当今的四个主要理论和实践

1
1 Users
0 Likes
65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6年 前
帖子: 9976
Topic starter  

美国左派当今的四个主要理论和实践

以民主党代表的美国左派在美国现代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重要的历史作用,比如结束种族隔离、吸引各国人才、反对宗教迷信、促进社会平等,等等。我在90年代从大陆来美国留学之初,接触到的第一个美国家庭就是一个优秀的民主党的教授家庭——它作为我求学中的外国留学生家庭(host family),给了我很多帮助和温暖,也影响了我在美国从一开始就长期倾向民主党。

今天,在政治版图上,美国人民因为左右而空前撕裂,已经到了互相鄙视和拒绝交流的地步。其中,作为右派的保守主义(Conservatism)或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在理论上变化较少;而作为左派的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和Liberalism)、社会主义(Socialism)和共产主义(Communism)的各种理论,在历史和现实中层出不穷。今天,通过艺术界、媒体、和学院的长期影响,左派的进步主义在美国已经获得了意识形态上的统治地位,所以有必要分析一下各种具体的进步主义。本文将通过梳理进步主义的几种流行的理论,和它们的实践,对比自由主义,来阐明和对比一下左右在观点上的区别,并指出为什么进步主义会陷入越来越激进的问题。

本文将分析以下几种深入美国现实的左派理论:

  1. 法律进步主义(Legal Progressivism)对美国法制和三权分立的影响;
  2. 运动新闻主义(Activist Journalism)对美国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的影响;
  3. 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对美国思想自由和行动自由的;
  4. 精英主义(Elitism)对美国民主的基础的影响。

本文只涉及左派理论中对美国现实影响极大的以上四种,对于现在引起了广泛争议的其它左派理论,如批判性的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有意略过。

====
1. 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
1.1 人类的启蒙运动为什么在欧洲发源?
1.2 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
1.3 今天美国的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和保守主义(Conservatism)

2. 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和Liberalism)
2.1 法国的启蒙运动
2.2 共产主义(Communism)和社会主义(Socialism)
2.3 法西斯主义(Fascism)
2.4 今天美国的进步主义

3. 法律进步主义(Legal Progressivism)
3.1 西方法学的流派
3.2 法律进步主义的历史
3.3 非法移民问题
3.4 选举问题
3.5 治安问题
3.6 堕胎和避孕问题
3.7 立法问题
3.8 法律占位
3.9 反垄断法
3.10 泛法律进步主义
3.11 对法律进步主义的担忧

4. 运动新闻主义(Activist Journalism)
4.1 运动新闻主义的原则
4.2 希拉里的电邮门(Email Gate)
4.3 美国的腐败问题
4.4 川普执政时期的美国内政
4.5 川普时期的美国的外交
4.6 新冠疫情
4.7 为大学生免学债
4.8 美国的通货膨胀问题
4.9 美国的国债问题
4.10 美国的大政府问题
4.11 运动新闻主义缺乏深刻的批判精神
4.12 新闻在民主制度中的重要性

5. 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
5.1 政治正确的实质
5.2 性取向的政治正确
5.3 性的政治正确
5.4 高等教育中的政治正确
5.5 种族问题上的政治正确
5.6 政治正确的可怕之处

6. 精英主义(Elitism)
6.1 左派精英主义的来源
6.1 民主党是如何变成纯粹的精英的党
6.2 精英主义和媒体垄断
6.3 美国内政中的精英主义
6.4 全球化主义(Globalism)与精英主义
6.5 精英主义的欺骗性

7. 结论
====

1. 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

在进步主义的历史述说里,进步主义把人类从欧洲的黑暗时代(The Dark Ages)解救出来。另一方面,进步主义又以东方主义(Orientalism)来极力推崇各种原初文化(indigenous cultures),并以多元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m)来反对由欧洲文化发展来的现代化文化。这其中的矛盾就是进步主义往往以欧洲文化及其继承者的语言和分析方法,来否定欧洲文化和其继承者的文化,并构成了支配当今西方学院的各种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s)的主要特征。在此背景下,有必要问一下人类现代化的实质是什么,和为什么人类的现代化会从进步主义认定的最黑暗的欧洲产生出来。或者问一下,进步主义所批判的主要理论和历史究竟如何?

1.1 人类的启蒙运动为什么在欧洲发源?

和世界上其它地区相反,欧洲中世纪的主要特征是:政教并不完全合一、允许以封建的形式的地方自治,允许人才的自由流动,允许一定的宗教自由,基本上尊重法律、遵守契约,鼓励艺术。

欧洲的天主教教廷超越统治者之上,而各国统治者只是世俗人,他们的权力必须由教廷加冕。欧洲以外,除了日本的天皇,各国的直接统治者一般都是神一样的存在,比如古埃及和美洲各文化中统治者本人就是神;比如中国的儒家以崇拜神一样的态度崇拜权力,并把皇帝尊崇为天子。同为基督教,俄国的皇帝也有神的地位,并且完全指挥着东正教教廷,所以俄国和西欧以后走了完全不同的路。

和春秋时代类似,欧洲封建时代下级对上级的忠诚是契约形式的,而不是宗教式的从一而终。封建契约强调的是上级和下级之间双向的权力和义务,与中国儒家强调的下级对上级的宗教式的单向的绝对忠诚完全不同。因为西欧封建的核心不是忠诚,所以上级不能越过下级来命令下级的下级。春秋时孔子可以周游列国。汉初因为皇帝刘邦侮辱了诸侯,诸侯的手下行刺皇帝,皇帝却要表彰行刺者的忠心。汉朝独尊儒术以后,上级再糟糕,下级也只能死谏——否则就是人格上永远洗不清的污点。因为两千多年以前商鞅开始的严格的户籍管理和邻里的连坐制度,中国人民早就失去了和平时期迁徙的自由,比如百姓出行要“路引”,读书人高考必须回原籍,和出家人必须持有官府发的“僧引”。而像春秋时代一样,封建制的欧洲长期允许和鼓励人才的四处流动,比如失意的法国人成为德国的战神欧根亲王(Prinz Eugen von Savoyen),失意的意大利人哥伦布(Columbus)为西班牙发现了新大陆,甚至英国不断从海外聘请新国王,等等。

迁徙的自由带领思想的自由。春秋和战国是中国在古代思想史上最璀璨的时代,而长期处在春秋时代的欧洲是现代思想的发源地。

欧洲中世纪的政治和社会形态,类似于让中国在文化上百家争鸣的春秋时代。因为欧洲的骑士制度,和天主教的调停地位,各国之间的战争对社会的破坏类似于春秋、远不及中国战国时代和以后的总体战的残酷,所以西欧大部分的大城市如伦敦和巴黎并不长久地需要高大城墙的保护,封建战争也没有导致类似于中国改朝换代时的人口崩溃。在欧洲历史上最惨烈并造成人口崩溃的战争,反而是在德国结束中世纪后的、从1618年到1648年的三十年战争(Thirty Years’ War)。

因为蛮族氏族制的遗留,和各政权要承认天主教的超然地位,中世纪的欧洲实现了一定的法制。比如在当时欧洲的文明的边缘英格兰,氏族习惯法遗留下来成为英式法制(English Law System),一纸《大宪章》(The Great Charter)就能限制王权千年,国王要离婚和再婚在制度上的阻碍重重。英国贵族造国王的反以后,首先想到的就是立新的法:除了贵族逼英国国王签订《大宪章》,英国的光荣革命(Glorious Revolution)以不流血的方式由下级废除违约的英国国王、并且以《权利法案》(An Act Declaring the Rights and Liberties of the Subject and Settling the Succession of the Crown)来限制以后国王的滥权。这种靠立法对王权的约束在其它地区都是不可想象的。反过来,《大宪章》中也规定了国王所享受的基本权力,比如国王的收税权和司法权、和被推翻后必须被公正地由陪审团审判的权利,使国王自己也有维护《大宪章》的动力,这种政治妥协也使《大宪章》能够延续千年。相反,中国古代政治的特点就是彻底的人治加上人亡政息,换执政者往往意味着政策马上向完全相反的方向转化,像汉初萧规曹随那样延续前任的政策的是中国历史上的异数。

欧洲中世纪由宗教创办的大学能够独立于王权,成为现代人权自由与科学思想的发源地。并且在宗教的羽翼下南欧和西欧开始了文艺复兴。文艺复兴的几位大师用天主教教宗的钱做的艺术品却直接讽刺天主教包括教宗本人,不仅没有受到迫害,而且在天主教的庇护下流传至今,成为不朽的作品;很多这种作品今天在梵蒂冈就能看到。

私人财产和商业从希腊和罗马时代已经通过法律被法律承认和保护、并且对行政命令具有排它性,比如欧洲中世纪最有权势的几位国王都欠着私人的巨额借款、并且为此而烦恼不已、甚至狂言“朕即天下”的法国波旁王朝因为债务而被法国大革命推翻,第一个日不落帝国西班牙也因为债务而破产和衰落。私有财产这一地位是资本主义在西欧发源的坚实的文化、政治、法律、和社会基础。与之相对比,中国直到康熙摊丁入亩以后,政府才第一次承认财产私有,而不再像清初圈地和明朝赏赐皇产那样——政府以行政命令直接掠夺私有财产,所以中国古代的皇家作坊和海外贸易再发达也产生不了资本主义,所以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在欧洲萌芽的地方,都是这些气候或地理环境恶劣、当时不是产粮区、不靠商业就活不下去的穷地方——瑞士、荷兰、和英国。

文艺复兴前的意大利城邦和城邦共和国,已经全面地有了现代社会的组织形式;瑞士甚至自发独立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现代民主共和国。罗马帝国的《罗马法》是今天各国法律的源头。因为重视法律,律师在欧洲从罗马时期就是最令人尊敬的职业,并且欧洲历史上的启蒙者大多是律师。而律师在中国一直是贱业,“教唆讼词”一直是各代中国传统法律中可以被严惩的罪状,人权律师更是在今天广被迫害。

相对于当今的伊斯兰教,和中国的明清至今的统治,一千年的欧洲黑暗时代是相当光明的。现代化的核心是发源于古希腊的古典理性主义(rationalism)和契约精神(spirit of contract)、和发源于早期基督教的人性主义(Humanism);而东方的绝对忠诚和伊斯兰世界的绝对信仰,只能导致世俗形式的或者宗教形式的绝对专制。现在看来,在欧洲的历史上,并没有蒙昧主义和进步主义的明显分界线,进步主义的成就都是由旧世界热情孕育的。在欧洲,人类的进步更像是人类知识和文明的不断积累而产生的不断质变,其中旧制度只在鼎革时期做过短暂的反动,比如在1600年因为日心说而判决烧死布鲁诺(Bruno)的著名的罗马宗教裁判所(Supreme Sacred Congregation of the Holy Office)是在中世纪的最末期1542年才成立的。

在旧制度的孕育下人类现代化的启蒙(Enlightenment)运动,有两条主要线索,对应于今天英语国家在政治上的左右两派,即卢梭作为代表人物的法国启蒙运动,并发展成为今天的共产主义和进步主义;和包括了伏尔泰和孟德斯鸠的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并发展成为今天的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

1.2 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

在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中,洛克(Locke)、亚当斯密(Adam Smith)、和伯克(Burke)等主张以人性和市场经济代替宗教和王权,作为新的统治逻辑。

受英式法制的案例制度的影响,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尊重传统和已有的人类秩序,主张在坚持法制和平和理智的基础上,以改良和渐变的方式改变人类社会,比如在历史上通过坚持和加强法制(rule by law)以君主立宪(constitutional monarchy)的方式从专制过渡到民主,是今天英语国家保守主义(Conservatism)的渊源。即使是美国革命,因为受到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的影响,革命的目的依然是为了维护英式法制——按照美国的《独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所罗列的,英国国王在北美的所有罪行都是如何破坏了英国法制,而不是贪污腐化;所以美国革命的目的就是维护英国法制。革命后美国在法制、度量衡、和语言上,比英国更保守:比如英国两百年前下层人的刑事犯罪已经不经过陪审团的判决,法官直接和快速地判决几百万刑事犯上绞架、或者被流放澳大利亚与新西兰;而今天美国的刑事犯仍然需要经历亢长和细致的陪审团审判。

英国和苏格兰启蒙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受英式法制的陪审团制度(jury)的影响,非常注重老百姓个人和个人的常识(common sense),在思想上是非常彻底的“人人平等”。比如亚当斯密便直言当时被认为是科学之王的哲学家在智能上并不比一个街头的小贩强(A common street porter was not intellectually inferior to a philosopher),并反对当时的流行观点科学比个人的常识更高贵(opposition to the often expressed view that science is superior to common sense)。这种思潮在美国,就是作为美国革命的思想基础之一的个人的常识(common sense)。对个人常识、权力、和自由的珍视,是今天英语国家保守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的渊源。

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对个人常识的强调,在宗教上发展为自然神论(deism):既不相信《圣经》中的神迹(miracles)和神谕(revelations),也不相信教会所宣扬的人类的原罪(original sin),而是凭个人常识相信和解读《圣经》的原则(principles),并把基督当作道德楷模。自然神论不相信上帝会直接救人,而相信上帝的神圣性在于他给了人认知、良知和道德。当今人类要为当今和未来的一切负责、个人为了尽个人责任和社会责任必须全力以赴、等等。这种事实上脱离了上帝的宗教观和当时欧洲大陆上的新教各派有非常本质的区别。

因为这种宗教认知,和已经有了一个世纪的英国国教(Church of England)和天主教的血腥斗争的教训,英国和苏格兰启蒙尊重不同意见,坚持信仰包容(religious tolerance)和思想包容,不妖化敌人,也不主张对敌人斩尽杀绝,对异见所持基本态度是名言:“我不赞成你的主张,但我要誓死捍卫你的言论自由”,所以认为自由比正确更重要。即使对战场上的敌人,按照美国的《独立宣言》的态度,也是“在战时我们是敌人,在和平后我们依然做朋友”(enemy at war, friend in peace)。因为这种认知,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尊重人的生命和已有的道德,和异见及不同的文化,是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另一个原则。
在经济上,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认为通过商品交易这个“看不见的手”(invisible hand),在自由和无阻碍的市场里(open market),把每个人的私利(private vices),以社会分工(division of labor)和公平竞争(fair competition)的方式,变成了大家的公益(public benefits)。因为贸易是人类社会的支柱,这种理想化的自由的贸易(free market)又是最公平和有效的,通过商品价值来分配人类劳动的方式,所以,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认为靠劳动所获得和积累财产的行为,与人的自由和享受快乐,和生命、健康、自由一样(life, health, liberty, or possessions),是不可剥夺的(inalienable)人的基本权力。

在政治上,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认为政府只是人们为了解决互相矛盾的工具(people established a civil society to resolve conflicts in a civil way with help from government in a state of society),政府只是人民之间的社会契约(social contract),并且认为权力本身邪恶——其中要解决的主要矛盾就是权力或资源的掌控者对个体的侵蚀,在个体层面上包括以垄断(monopoly)和官商勾结的方式(a conspiracy of businesses and industry against consumers)破坏自由竞争的市场,在民族和国家层面上包括奴隶制(Slavery)、殖民主义(Colonialism)、和帝国主义(Empiricism)破坏个人的自由、自由竞争的市场,所以民主和人权是必然的解决办法。英国是世界上最早废奴的国家之一,并在它的庞大的殖民地废奴,甚至长期出动海军在大西洋上拦截从非洲去美洲的黑奴船。

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是在和平中进行的,所以它更强调在体制内的循序渐进,英国法制恰恰给这种循序渐进以可能。它的关键人物都是体制内被重用的人,比如洛克等人为北美殖民地设计了比英国本土民主和自由很多的新的管理制度,亚当斯密的经济学说长期成为英国制定商业法案的指导性文件,并使英国的海外殖民地在经济和政治上长期领先于其它欧洲国家的殖民地,伯克在议会中以宣传美国革命的注重、和限制英军数量的方式、帮助美国革命成功。甚至亚当斯密发表《国富论》的即时目的,就是劝说英国放弃以武力镇压美国独立,而是寻求以商业来从独立的美国获取更大的利益。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的主要政治智慧,就是以妥协和折中(compromise)来处理眼前的矛盾,并试图从对手的立场上看待矛盾。

法国启蒙运动中的伏尔泰(Voltaire),是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在法国的一位传火者和补充者。他着重在法国传播当时在英国和苏格兰已经是共识的信仰包容。他的主要独特贡献,就是论述历史不应该是帝王将相和宗教的历史,而是要把人类发展作为一个整体,从社会政治文化和经济中去寻找有这样历史的原因(One demands of modern historians more details, better ascertained facts, precise dates, more attention to customs, laws, mores, commerce, finance, agriculture, population.)。

法国启蒙运动中的孟德斯鸠(Montesquieu),是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在法国的另一位传火者和补充者。他根据英国当时以国王、议会和英式法制实行分权的制度,和当时英国国教、苏格兰国教、和天主教都已经超脱于政治的现实,提出三权分立(separation of powers)和政教分离(separation of religion and government)这两大原则,并以此批判法国当时的太阳王路易十四的鼎盛独裁。

对权力的警觉,对个人自由的珍视,和对不同见解的宽容,是今天自由主义的源泉。从历史上看,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在西方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在政治上不仅长期左右了英语国家的国策,而且以美国的《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为先导,它的主张在二次大战以后已经成为了西方的主流传统;其通过宪法和分权的方式限制政府权力的思想,和人权观、以及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普适价值(Universal Values)。所以,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的后继者在今天更强调保守。

1.3 今天美国的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和保守主义(Conservatism)

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在今天的直接继承者,是自由主义,即最大限度地保持个人自由的同时,最大限度地抑制政府和宗教的公权力,尊重个人的常识,并且对道德也持尊重和审视的态度。但是因为自由主义的理念排斥组织和宣传,它很难形成政党和运动,所以今天世界上几乎没有其它自由主义的政党.在美国主张自由主义的政治人物也只是寄生于共和党内部的一两个参议员和十几个众议员,和只在口头存在的个人常识和小政府的理念。美国自由主义的重要堡垒,美国内政自由协会(ACLU: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也已经转变成为完全的左派组织。今天在美国,自由主义在政治上只是以强调个人常识的方式存在。

从历史上看,16世纪的基督教宗教改革,就是以个人化的经验主义代替中心化的理性主义,自由主义和新教有一定的传承关系,特别是和没有宗教法庭的英国国教的传承关系。而没有接受这种宗教改革的天主教和犹太教,仍然相信今世是末世,仍然推崇或理想化政教合一,特别是犹太教的对先知的期盼让它自然地趋向革命,所以天主教在南美出了大量的拿枪的革命神父,和共产党在欧洲主要是由犹太人发起和领导的政党。

今天美国的共和党秉承的是保守主义,即承认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的市场经济、小政府、和美国传统的同时,坚持传统的基督教。今天美国的各派基督教,在教义远比英格兰和苏格拉启蒙运动所发展出来的自然神论更保守。但是,共和党的主要的号召力和组织能力主要来自基督教。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在今天美国的主要分歧是:

  • 对基督教的态度和对美国革命和传统的解读不同。今天美国保守主义经常宣布美国革命是一场源于圣经的革命,和美国是上帝的“应许之地”(the promising land)。保守主义中今天在美国十分流行的的福音派(evangelical),仍然相信《圣经》中的神迹,坚持神创论和反对进化论。事实上美国的国父们在信仰上都是否定上帝直接干涉今天的人类社会的自然神论,只把《圣经》当作处世哲学的指导、并有所取舍。《独立宣言》的作者杰斐逊(Jefferson)把《圣经》中他不喜欢的内容用刀挖去,这样裁剪了圣经的三分之一多。美国另一位国父兼科学家富兰克林(Franklin)的格言中对基督教也有诸多不敬。这种对上帝的态度为今天的美国教会所不喜、并宣称美国的诸位国父属于不肖的秘密社团共济会(Freemasonry)。
  • 对宗教的看法不同。因为珍视作为普通人的常识,自由主义大多要限制宗教的影响力。是政教分离的坚定的支持者。而保守主义遇事喜欢以《圣经》中的话为依据。现在美国最大的基督教派别福音派,不再珍视宗教改革以后的在北美的小教堂里以贴近自己生活的方式辩论《圣经》,而是更喜欢在超级巨大的教堂(Mega church)里听明星牧师的激昂宣道——在组织形式上是在向天主教回归。
  • 对经济的看法不同。基本上共和党在经济上更代表军工企业和能源企业的利益,而偏离了自由市场的理念,比如对《反垄断》法一直采取敌视的情绪。共和党一贯在中做手脚偏爱大企业和大资本家特别是能源和军工企业。共和党更是在小布什总统执政期间,让联邦政府以立法的形式大量优惠最大的能源企业。相反,自由主义主张以.一个普适的税率曲线代替有无穷优惠和例外的美国税法,让政府完全脱离这种对市场的干预,从而避免权力在经济中的寻租行为。与共和党里根总统开创的赤字经济相反,自由派强调在国家层面的收支平衡。但是自由主义的这种经济主张,在老保罗参议(Ron Paul)退休后,在共和党中已经销声匿迹。自由主义的对大政府和深层政府的怀疑与忧虑,也只能作为共和党政治口号,很难落实。当代的共和党总统小布什就是一个大政府主义者。同时美国各级政府规模和权力都越来越大,美国国债越来越多,包括在共和党政府手下。
  • 对道德和政府的看法不同。和进步主义一样,保守主义希望政府根据道德标准立法。只是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的道德标准不一样。而自由主义反对在对他人没有伤害时政府根据道德标准立法。比如,反堕胎是美国共和党的主要诉求之一,也是共和党通过基督教会组织群众的主要号召力之一,在选举中有超过20%的选民只根据这一唯一的议题投票。相反,作为个人自由的提倡者和政府权威的怀疑者,自由主义不会把禁堕胎和禁避孕的权力交给政府,尤其是堕胎有合理的必要,比如基于医疗原因和犯罪原因。

所以在政治理念上,进步主义、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相互之间是三角关系。但是今天在美国,由于左派在政治上的压迫和对不同意见的排斥,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同属政治上的右派。

2. 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和Liberalism)

2.1 法国的启蒙运动

以卢梭(Rousseau)作为代表人物的法国启蒙运动,与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在基本观点上相反,因为它认为只有彻底否定传统和打碎旧世界,让人民都遵从公共意志(general will),才能建立由少数智者的理性所规划出来的新的理想社会(ideal state)。

历史上,法国启蒙运动发轫于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之后,并以法国大革命为标志,与英格兰和苏格兰启蒙运动决裂为左右两派。法国大革命采取的是与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启蒙运动相对立的政治和文化立场。所以有必要着重对比一下两者的不同点。

两者在社会契约的观点上相反:

  • 洛克相信的生命、自由、平等和财产是个人不可剥夺的自然权力。与此相反,卢梭认为这些人权不是自然人(natural man)所拥有的,而是社会与政府赋与的。社会契约(social contract)在洛克眼里,是自然人为了相互的利益而结成的、与政府之间的契约,所以后于人权——在政府系统性地侵害人权时,人民有权反抗,这正是美国《独立宣言》中所开宗明义的,和以后的《美国宪法》所缔结的契约的实质。而卢梭认为自然人一无是处,必须求助于社会与政府才能生存,所以作为社会与政府载体的社会契约先于人权。因为相反的对人性的判断,洛克一脉认为权力本身邪恶、和人民必须制约政府作契约以外的事,政府应该少管(govern lightly)。而卢梭认为人必须放弃个人的自由来拥抱集体的意志,必须完全服从于政府,政府应该多管,这样才能保证每个人不受他人的侵害(by joining together into civil society through the social contract and abandoning their claims of natural right, individuals can both preserve themselves and remain free. This is because submission to the authority of the general will of the people as a whole guarantees individuals against being subordinated to the wills of others and also ensures that they obey themselves because they are, collectively, the authors of the law.)。

相反的社会契约论,带来非常不同的对制度和政府的看法:

  • 英格兰和苏格兰启蒙运动认为政府的本质邪恶,人民必须不断与政府斗争和不断约束政府权力,才能保证自己的福祉;而民主制度本身,只是给人民这种与政府和平和合法地权利与政府斗争的最大可能,民主制度本身不能防止暴政;任何时候,自由都是多和少的问题。所以,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人杰斐逊名言“民主就是当政府怕人民,专制就是当人民怕政府”(When governments fear the people, there is liberty. When the people fear the government, there is tyranny)。所以,当美国各州代表们从制定美国宪法的会议厅中走出来时,在外等了几个月的美国群众,问代表:“你们给我们制定了什么样的国家?”,富兰克林(Franklin)的回答是:“我们建立了一个共和国——如果你们能够保持它”(We established a republic—if you can keep it)。所以民主制度能否生存,其关键还是人民是否能够有效地制约政府——制定美国宪法关键人物富兰克林,在美国成功建国7年后这样评价美国宪法:“我们的宪法看起来能够持久了;但是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税和死亡,没有其它是确定的”(Our new Constitution is now established, everything seems to promise it will be durable; but, in this world, nothing is certain except death and taxes)。与之相反,卢梭的信徒迷信制度的优越性,认为制度本身能够解决一切问题,人的理想化的自由必须在建立好的制度以后、并由制度来保障(forced to be free)。像伯克(Burke)在《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Reflections on the Revolution in France)中所批判的那样:为了进入天堂的制度,不惜让人类先进入血海的地狱。对西方民主制度包括美国制度的神话和迷信,其实是当代大陆右派知识分子的迷思。现在美国的左右之争,也在于是否迷信制度,还是忧心大政府是否弱化了人民。
  • 受大陆法制(continental law system)和绝对王权(absolute monarchy)的影响,卢梭认为基于公共意志(general will)的独裁和强制是合理的(The first and the most important consequences of the principles established so far is that the general will alone can direct the forces of the state according to the end of its institution, which is the common good.)。为此,伏尔泰批判卢梭是“用这么多才智来证明野蛮正确”(No one has ever employed so much intellect to persuade men to be beasts)。卢梭对正确的专制的推崇,进而发展成为共产主义的专政理论、和进步主义的政治正确。卢梭反对政府的分权、和基于选举和议会的代理民主(representative democracy),他的理想是类似于公投的直接民主(direct democracy),但是他的政治设想和他的基于理性主义的公共意志是相抵触的,因为公投的基本假设就是个人常识的正确性。所以,与卢梭的民主模型不同,在历史的发展中,左派往往否定在政治上的中庸,寻求激进和对政权和媒体的独占,甚至是靠枪杆子出政权和维护政权,并且通过论证枪杆子就直接代表了人民——来强加它们的合法性给它们的被统治者。因为卢梭的理论中的公共意志的实质,就是追求政府在思想和执政上的高度统一。这也是现代西方左派喜欢街头政治、喜欢攻击个人、和喜欢以政治正确绑架大众的内在原因。

不同的社会契约观,导致不同的平等观念和经济观念。两者在平等上的分歧,可以用“机会平等”还是“结果平等”来概括:

  • 洛克认为私有财产是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私有财产带来的不平等如果没有损害他人和公共的利益不仅是可以接受的,而且是人类在经济和生产上的动力:拥有过多私有财产带来的浪费和低效(As much as anyone can make use of to any advantage of life before it spoils, so much he may by his labor fix a property in)可以通过市场交换来解决,比如把无余力耕种的土地租赁出去或者换为货币。与此相反,卢梭认为私有财产和其它基本人权是社会契约的产物(the state is master of all their goods in virtue of the social contract, which serves in the state as the basis of all rights),财产不平等所引起的不平等是对社会契约的歪曲,而理想社会的目标之一就是卢梭所谓的在结果上的绝对平等(substitutes a moral and legitimate equality to whatever physical inequality nature may have been able to impose upon men)。因为市场经济(market economy)必定会产生私有财产上的不平等,所以卢梭反对市场经济。
  • 卢梭以后的左派总是以市场经济做为批判的出发点,进而具体地提出以计划经济(planned economy)来代替市场经济,或者以各种政府扶植来达到生活标准的平等。问题是在历史的发展中,左派的理论在实践中也总是先从分配开始造成人类的灾害,比如二十世纪以后的大饥荒无一例外地是由反市场经济的专制政权所人为造成的。最近的大数据让左派重新拾起对计划经济的希望,但是现在中国因为新冠封城而造成的各种乱象再次说明,计划经济的致命点不是因为计划得不够周到和客观,而是因为计划经济中的偏见和权力私利是无法控制的。

因为对普通人的看法不同,两者对良知的看法也不同:

  • 和英格兰和苏格兰启蒙运动推崇个人的良知、人类已有文明、和人类新的认知相反,卢梭和其后继者认为只有靠少数睿智的人的理性推导出来的原则才正确,比如按照康德(Kant)所言:“不需要经过感知,我们就可以找出事物的客观本质“(There are significant ways in which our concepts and knowledge are gained independently of sense experiences.)。康德以后,尼采(Nietzsche)更主张权力意志(Der Wille zur Macht),并被卢梭主义的后继者不断以蛮力把少数的“超人”意志强加于人类。在哲学上,英格兰和苏格兰启蒙运动和它的后继被称作经验主义(Empiricism)和实证主义(Positivism),而卢梭和其后继者被称作理性主义(Rationalism)和理想主义(Idealism)。两种思潮的根本分歧就是在:从事实出发寻求原则,还是在从原则出发寻求事实的支持。但是,经验主义和实证主义其实是反主义的主义,这是它们先天不足的地方。理性主义在另一个王权深厚的国家德国发展成为纷繁的现代哲学,并且成为进步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哲学基础。左派所提倡的现实主义(Realism)要求从先进的理论出发归纳出原则,以原则为先导,在现实中找实证,这是它和要求事实为先导的实证主义相对立之处。在中国民国时期的“问题“和”主义“之争,其实就是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之争,和实证主义与理想主义之争;也是因为中国深厚的儒家“义理”传统,“问题“毫无悬念地输给了”主义“。在今天,英文中的truth在中文中被翻译成”真理“,仍然代表了这两种相反的思潮。
  • 和推崇个人良知的相反,卢梭和后继主义由对抽象真理的崇拜,自然地过度到对少数被认为是掌握了真理的人的崇拜,进而自然地导致精英主义,并且成为左派独裁的理论基础。一方面,左派善于以为了大众的口号来号召大众造反消灭旧世界,另一方,左派又善于以教育愚昧大众的名义来压制大众的声音,其结果就是以消灭个体区别和个人常识的绝对平等,让左派按照自己少数人的意志来屡屡压制大众并改造人类社会。为了争夺这种独裁性的话语权,左派内部往往也经常恶斗。所以,除了短命的巴黎公社(Paris Community)以外,所有左派运动都走上了独裁、专制、反自由、和血腥内斗的道路。但是不管左派运动造成了多少的历史教训,因为左派的这种对理性主义的掌控者的推崇,切合了媒体和学院中知识分子的自恋、自大与自傲、和喜欢教育别人的职业习惯;同时理想主义又是作家和艺术家的灵感源泉。这是西方的艺术界、媒体、和学院偏向崇尚精英主义的美国民主党的个人的精神原因。
  • 因为科学和技术能够破除迷信,和通过自由贸易让每个人受益,所以英国和苏格兰的启蒙热情拥抱科学和技术,并构成历史上的乐观派(Optimism),即相信人类认知的进步带来社会的进步。洛克以经验论,认为人的良知是建立在认知的基础上。而卢梭相信人的良知是天生的,认知能带来人类的堕落(the arts and sciences were responsible for the moral degeneration of mankind, who were basically good by nature),包括文明也是人类堕落的原因(Nothing is so gentle as man in his primitive state, when placed by nature at an equal distance from the stupidity of brutes and the fatal enlightenment of civil man)。在文明社会中人类失去了自我,是非标准是他人的观点、其实是虚妄的(the savage lives within himself, sociable man, always outside himself, can only live in the opinion of others, producing combinations fatal to innocence and happiness)。这些对人的良知和认知的判读,才是卢梭的名言“人生而自由,但人在世上只有枷锁”(Man is born free, and everywhere he is in chains)的实质。这一观念的自然推论,就是旧的文明和习俗必须被革除,人民必须被教育,世界必须按照少数左派天生的良知来重建,新的信息和科技必须由政府控制,和政府必须规定人民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这正是自媒体时代美国左派开始试图严密控制媒体、和搞政治正确来统一人民思想的意识形态基础。从这种什么都必须管的思路上看,左派对大众和社会的态度,其实是悲观主义者(Pessimism)。
  • 与洛克认为信仰包容和政教必须分离相反,卢梭则认为不同的宗教只能分裂社会和政府,而推崇一种全民性的新的文明宗教(civil religion)、以神圣化社会契约为主(concentrated on the sacredness of the social contract)。在历史的发展中,卢梭的继承者进而具体地以一种新的独裁性的信仰来排斥其它一切的人类思想,因为坚信自己绝对正确而左派充满了斗争性。或者说左派的政治特征就是反对妥协和一贯激进。另一方面,自由主义认为保卫左派的言论自由是自由主义的责任,而左派认为消灭不符合按左派标准为正确的言论自由是左派的义务。所以,当左派和右派共聚一堂时,总是左派能够以所谓“正确”的标准逐渐独霸话语权、并排斥不同意见。这是在民国期间作为自由主义的胡适一派在民国不断出面保护左联,同时他们的言论又不断被左联所批判和歪曲,进而影响了大多数青年学生的选择的原因,也是现在西方学院和教育界只教授左派观点、进而引导青年一代更左的原因。

不同的社会契约观、和对人的看法,导致两者对政府的看法也不同:

  • 与英格兰与苏格兰的启蒙运动强调程序正义(Procedural Justice)不同,因为觉得自己绝对正确,左派不仅排除异见、而且不择手段。在法国大革命中,左派以杀戮一切右派和旧时代的人的血腥著称。在俄国革命中,“武器的批判”代替“批判的武器”,开始对人按照职位和出身来甄别和杀戮。当中国革命成功后,国家主席的名言是“法律是约束敌人的,但是绝对不能让它们束缚住自己的手脚”。今天,西方左派认为不符合它的价值观的法律必须被忽视和违反,是今天美国法律进步主义的理论基础。
  • 从经验主义出发,英格兰和苏格兰启蒙运动往往鼓励地方自治、自己摸索成功的经验。比如在北美殖民地,英国政府只派遣一般是谦谦君子的总督,其它政事由当地决定;美国建国以前,各殖民政府在政府形式上与宗主国迥异,各自尝试不同的民主形式;最后,康州(Connecticut)的两院制和宪法被美国联邦采用,所以康州现在自称为美国的“宪法之州”(The Constitution State)。欧洲的面积与中国相近,欧洲能够崛起是各国竞争的结果。与此相反,卢梭主义和其后继者认为自己正确,所以极力把自己的决定推广到最大的范围、爱搞大一统。在美国国内政治上,就是州权和联邦权之争。在欧洲政治上,就是欧盟之争。在共产主义,就是“全国一盘棋”。
  • 和英格兰和苏格兰启蒙运动尊重人类已有习俗和文化相反,卢梭在他的名著《忏悔录》(Les Confessions)对人类已有习俗、文化和道德全盘否定,甚至切齿痛恨。从世界各地的左派革命和运动,到今天西方的各种运动,反传统和反既有道德一直是左派思潮的主线。另一方面,左派往往充分利用不识世事的青少年的在道德上的同情,造反传统和道德,并达到冷酷的革命性,包括无情地举报和打倒自己的亲人朋友。左派善于以道德来指控和打到别人、却不以道德来要求自己,比如中国革命始于在传统中国社会中在年轻人中呼吁婚姻自主,革命以前在性上相当滥交,但是革命成功以后,反而最喜欢以“生活作风问题”来整人。

所以,今天英语国家中左派的进步主义和共产主义,源于卢梭作为代表人物的法国启蒙运动。法国启蒙运动的思想直接孕育了法国大革命,和以后反复给人类造成巨大损害的各种集权主义,包括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和形形色色的以民族主义为号召的独裁政权。左派因为在历史上不断失败、一直处在批判者的地位上、而变得越来越激进,并且让今天美国的左派积极地烧美国先贤的雕像、反对市场经济、努力以进步的名义来试图打倒这些他们在人类现代启蒙运动中的对立面。所以,进步并不像它字面上的那样循序渐进,在当代美国社会,它展现的是咄咄逼人的极端左派的形象。

2.2 共产主义(Communism)和社会主义(Socialism)

以公共意志为号召的共产主义是卢梭主义的主要继承者。虽然共产主义作为一种的社会运动是失败的,但是它是今天西方学院中的显学,被西方左派政党所追崇,非常多的著名人文科的学者自称是共产主义者。共产主义创始人马克思(Marx)和恩格斯(Engels)的塑像被竖立在今天的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的大门外。受学院和教育的影响,美国青少年中否定资本主义已经成为风气。美国最近的左派运动黑人命(Black Lives Matter)的几个领导者都自称是受过训练的马克思主义者(trained Marxist)。所以有必要分析一下共产主义的实质,和它作为一种社会运动,为什么会给人类造成巨大伤害。

共产主义运动的被普遍接受的纲领性文件,是发表于1847年的《共产党宣言》(Manifest of The Communist Party)。《共产党宣言》的主旨,是宣扬阶级斗争(class struggles)和阶级仇恨(class antagonisms),并以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和国际化的工会的出现来说明资本主义必然会马上灭亡。

和通常的共产主义宣传相反,《共产党宣言》并没有宣称无产阶级的先进性,而是只把共产党自己说成最先进人类(The Communists, therefore, are on the one hand, practically, the most advanced and resolute section of the working-class parties)。对于无产阶级,《共产党宣言》把他们评价为非人的、非智力的、只会出卖自己劳动力的阶层(He becomes an appendage of the machine, and it is only the most simple, most monotonous, and most easily acquired knack, that is required of him),他们的价值只在被共产党组织起来的斗争价值,斗争的目标是消灭私有财产(They have nothing of their own to secure and to fortify; their mission is to destroy all previous securities for, and insurances of, individual property.)——结果是无产阶级仍然一无所有。另一方面,《共产党宣言》又以无产阶级专政(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的名义,以建立共产党人的独裁专制。所以共产主义并非无产阶级的自我解放运动,而是共产党人利用无产阶级的夺权运动,少数共产党的领导人仍然是这场革命运动中左右人民命运的精英。

这种靠阶级斗争和阶级仇恨建立的社会将是什么?《共产党宣言》具体的政治诉求是:

  • 消灭私有财产(Abolition of private property)和遗产继承(Abolition of all rights of inheritance.)。
  • 大力发展国营经济(Extension of factories and instruments of production owned by the State)。
  • 以暴政的方式夺权、抢财、和立刻扩大生产规模(The proletariat will use its political supremacy to wrest, by degree, all capital from the bourgeoisie, to centralize all instruments of production in the hands of the State, i.e., of the proletariat organized as the ruling class; and to increase the total productive forces as rapidly as possible.)。
  • 以大工业的方式组织农业生产(Combination of agriculture with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开荒种地(the bringing into cultivation of waste-lands)、和组织性地改良土壤(and the improvement of the soil generally in accordance with a common plan)。
  • 消灭商品经济(Abolition of buying and selling)
  • 政府独裁交通和通讯(Centralization of the means of communication and transport in the hands of the State.)。
  • 政府独裁金融(Centralization of credit in the hands of the state, by means of a national bank with State capital and an exclusive monopoly.)。
  • 消灭个体和自由(Abolition of individuality and freedom)
  • 消灭阶级的文化和其它所有文化(The disappearance of class culture is to him identical with the disappearance of all culture)
  • 消灭家庭(Abolition of the family)
  • 消灭民族和国家(abolish countries and nationality)
  • 消灭对真理的永恒追求,消灭所有信仰,消灭所有道德,消灭历史,并以对共产主义的新信仰取而代之(But Communism abolishes eternal truths, it abolishes all religion, and all morality, instead of constituting them on a new basis; it therefore acts in contradiction to all past historical experience.)。
  • 没收离开的移民和反对派的财产(Confiscation of the property of all emigrants and rebels.)。
  • 实现累进税制(a heavy progressive or graduated income tax)。
  • 免费公立教育(Free education for all children in public schools)。废除童工(Abolition of children’s factory labor in its present form.)。发展职业教育(Combination of education with industrial production)。

所以,《共产党宣言》中的政治和社会诉求,比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氏王朝、希特勒、穆加贝、和一切现代以各种进步幌子下所实现的人间地狱更凶狠,也许只有让血流成河的波尔布特暂时达到过。从《共产党宣言》开始,共产主义就是少数左派精英妄图把自己的准则强加给社会,要求人类历史断裂、来实现最彻底的政教合一的运动。

因为共产主义只有仇恨和斗争,除了对梦想夺权的共产党人,共产主义自己对大众没有什么吸引力。所以,共产主义在夺权前,往往以要求平等和社会福利的社会主义(socialism)为外衣骗炮灰。在《共产党宣言》中,有少数诉求,比如税率和收入成正比的累进税制、废除童工、和全民教育等等,是当时社会主义已有的诉求:

  • 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在这些诉求上其实是矛盾的。比如,从逻辑上看,累进税制的基础是私有制,而共产主义的主要诉求是消灭私有制和资产阶级,所以累进税制最多只能是一种政策过渡,而不能是共产主义的最终政治诉求。
  • 虽然采用了大量的社会主义的口号,《共产党宣言》中有专门一大章节的对社会主义的批判和彻底否定。在共产主义早期,批判社会主义、并争取社会主义的信徒是共产主义的主要活动。当马克思逝世后,修正主义(revisionism)成为西方工人运动的主流,共产主义对修正主义的主要批判,就是它蜕变成为了社会主义。
  • 因为深受社会主义影响的巴黎公社(La Commune de Paris)太讲究平等,马克思要写《法兰西内战》(French Civil War)批判巴黎公社的平等观、和强调无产阶级专政、并阐述靠武力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
  • 现代资本主义已经实现了社会主义的大部分诉求,比如社会党人可以在西方长期执政、或者长期交替执政,比如现代资本主义中的累进税制的税收政策、专门给穷人的福利政策、废除童工和奴工、全民教育,等等。而共产主义的目的,依旧是打倒资本主义。
  • 社会主义的核心是平等。与此相反,当共产党人夺权以后,马上理直气壮地实现空前的以制度来维持的社会不平等。比如在苏联、朝鲜、和毛朝,其税收是完全反社会主义的税率与收入成反比的政策:农民最穷却要缴公粮、生活极度贫困甚至大批死于饥馑,农民实际上生活在被剥夺自由的农奴制中;同时,中高级干部工资最高却由政府提供特供、住房、家具、保姆、司机、甚至性奴这样的福利。这些社会实现的也不是平等的全民教育,而是以出身来划分的等级教育,并制度性地剥夺很多人受教育的权力。甚至连现代资本主义所废除的童工制和奴工制,在共产党掌权后也以各种名义被恢复,比如未成年上山下乡是童工复辟,集体农庄和人民公社是农奴制的复辟。

世界上所有共产主义运动和左派运动都是:在口头提倡社会主义,但是在行动上排斥社会主义,包括专政者的特权思想严重,无产阶级专政往往是复辟暴君的外衣。这不是因为共产党领导阶层的个人腐败专横,而是因为共产主义的精英主义实质——《共产党宣言》既然给了少数自称先进的精英专制的特权,自然也给了他们其它的特权;包括《共产党宣言》的两个作者都是以同时代贵族上层最糜烂标准在生活,包括一夫多妻。除了描述“天国”一样的共产主义制度,《共产党宣言》缺乏对平等的诉求,只有对革命的煽动,革命的目的是实现专政所保障下的最大不平等,革命以后为了争权夺势而不断地残酷斗争。美国BLM运动的领导者,用BLM运动中筹集的款项给自己买豪宅、和直接把政治捐款化为个人财富,也是马克思主义者这种精英思维的延续。所以中国孤独的思想先驱顾准说:共产主义是人类最黑暗时期在欧洲人文革命以后的借尸还魂。

共产主义运动的早期,主要是和社会主义的斗争,并成功地从社会主义手上夺取了对工人运动和工会的掌控权,成立了第一国际(International Workingmen’s Association)。马克思以后,共产主义在西方演变成修正主义(revisionism),即全面地采取社会主义的诉求的同时,放弃暴力实现专政、而是参加议会选举。第一国际被第二国际(Socialist International)代替,甚至共产主义的另一个创始人恩格斯也变成了修正主义者。这就是现代西方社会党和工党的起源。作为现代西方民主制度的参与者,社会党和工党的意识形态进一步软化,比如修正主义的创始人伯恩施坦(Bernstein)否定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和资本主义迅速灭亡论、不再强调消灭私有制,而是强调国有化、以重税来调节贫富、和工会重新回到以经济目标为主要诉求——修正主义其实就是共产主义运动在西方消灭了社会主义运动以后,往社会主义的回归。

但是,更激进的共产主义在西方学院中一直流行,并融合了在苏联的权力斗争中失意的、原教旨的托洛茨基主义(Trotskyism),成为今天西方学院中的显学。所以西方学院的文科系,普遍痛斥资本主义和私有制,并把早期共产主义著作如《资本论》当作经济学和社会学的权威。因此,昔日西方学院中的重量级人物多赞扬苏联体制,而批判共产主义的学者被边缘化。受共产主义计划经济的影响,经济上政府干预和管理经济的凯恩斯理论成为主流,而继承亚当斯密思想、坚持市场经济的奥地利经济学派被极度边缘化。作为一个健康的体制,和崇尚言论自由的体制,西方欢迎批判性的意见。但是学院中的批判是只以共产主义的单一视角来审视,并以此教育出极度左倾和相似的新一代,批判的结果是以自由的平台来反对自由,以政治正确来取缔言论自由,和以左派的统一思想来终止自由思想,这不能不说是今天西方在意识形态上的一个巨大的危机。

2.3 法西斯主义(Fascism)

法西斯主义,是另一个把公共意志绝对化的主义。但是,源自苏联的《联共党史教程》,并被西方左派和学院所广泛采用的说法是:作为共产主义的极左派的对立面是极右的法西斯主义。这里有必要澄清一下法西斯主义究竟属于左还是右。

按照维基,法西斯主义的政治主张是:”法西斯主义者认为,自由民主已经过时,并认为在一个极权主义的一党制国家中完全动员社会是必要的,以使国家为武装冲突做好准备,并可有效应对经济困难。法西斯主义拒绝断言暴力本质上是消极的,并将政治暴力、战争和帝国主义视为可以实现民族复兴的手段。法西斯主义者主张混合经济,其主要目标是通过保护主义和干涉主义的经济政策实现国家经济自给自足。极端形式的法西斯主义者则通常持有「种族纯净」或「优等民族」的信仰,通常与种族主义或偏见的某种形式相呼应。这种「纯净」的思想会驱动法西斯政府将视为外人的群体驱逐出境,屠杀,强制绝育或是种族灭绝。“——法西斯主义要求精英专政和元首崇拜,反对市场经济、消灭民主自由、以出身给人民划分等级、和叫嚣战争和暴力,它的主要政治诉求和共产主义的主要政治诉求是一致的,都是对卢梭提出的公共意志的无限扩大,和否定个人的自由,所以法西斯主义就是极端民族主义对共产主义的模仿,它也是左派:

  • 历史上法西斯主义的发明人墨索里尼(Mussolini),就来自左翼党,其骨干也大多数是原左翼党的骨干。在以革命的名义,利用社会底层流氓来暴力夺权上,纳粹和共产主义是一致的。为了突出纳粹政权来自人民,在纳粹的大型集会上,希特勒都要从观众席后面走上主席台。在专政上,纳粹和共产主义也是一致的。但是为了争夺专制权,法西斯党和共产党在内政上不共戴天。
  • 另一方面,历史上共产主义运动往往起源于民族主义,最明显的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失败导致俄国十月革命建立共产主义政权、和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借助救亡运动的名义兴起。苏联建国以后,斯大林主义(Stalinism),就是以民族主义和官僚主义来修正原教旨的列宁主义(Leninism),以民族主义取代国际主义。共产主义和法西斯在利用民族主义上也非常一致,比如苏联、中国、朝鲜在对外的统一战线上都是以民族主义为主导,也都取得过巨大的成就。甚至共产主义国家之间的战争也都是因为各自的民族主义,比如中苏之间的热战和冷战,与中越之间的战争。希特勒的名言——“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Du bist nichts; Dein Volk ist alles.”),几乎成为了今天强国的正式宣传口号。纳粹党和苏共因各自的民族主义而在国际事物上合作,比如纳粹向苏联秘密提供军事技术、苏联给纳粹秘密提供军事训练场地,双方以分割欧洲的方式共同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 历史上最猖狂的法西斯政党德国的纳粹党,全称就是非常左的——“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Nationalsozialistische Deutsche Arbeiterpartei),其组织形式也是全面模仿苏联:纳粹党模仿苏联的斯大林独裁建立元首制,模仿苏联的中央情报机构克格勃(Комитет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建立盖世太保(Gestapo),模仿苏联的劳改营(labor camp)建立集中营(concentration camp),模仿苏联的政委制度(комиссáр)建立党卫军(Die Waffen Schutzstaffel),模仿苏联的宣传制度和教育制度建立纳粹的宣传制度和教育制度、甚至直接抄袭苏联的宣传口号和宣传画。在德军苏军秘密合作期间,德军模仿苏军著名的大纵深理论,构建了使二战德军成名的著名的闪电战。
  • 除了苏联,纳粹还从西方左派那里吸收了众多元素。二战结束后对纳粹的纽伦堡审判中,按照纳粹战犯的供述,纳粹毒气室的灵感,源自英国的著名左派萧伯纳(Bernard Shaw)在二十年代提出的——以“人道的毒气“(the Humane gas)来按照共产主义的需求改造人类社会,“人道”地消灭落后阶级的设想。纳粹为犹太人建立隔离区,来自当时美国民主党的种族隔离理论。纳粹的种族优越论,和肉体消灭精神病患者、残疾人、与“劣等民族”,来自当时美国科学家所开始实践的优生学(Eugenics)。纳粹也像西班牙左翼政府强迫人民参加人民共和军(Ejército Popular de la República),强迫德国老百姓组织成人民冲锋队(Volkssturm),在战争失败时全面投入战斗。
  • 许多共产主义和进步主义支持的极端专制的民族主义政权,如津巴布韦的穆加贝政权,其实就是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混合体。

所以,虽然西方左派经常把他们的政敌骂作法西斯,西方左派在意识形态上的对立面并不是法西斯主义,而是英格兰和苏格兰启蒙运动在今天西方的成果——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比如美国左派的群众组织反法西斯冲锋队(Antifa)热衷以种族定政治立场、以政治立场打人、砸雕像、烧书、把美国国父打成反动的奴隶主、反美国传统文化、鼓动群众暴乱和抢劫,等等,其逻辑和行为与历史上的纳粹冲锋队(Sturmabteilung)如出一辙,其明确打击的就是今天的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所要守护的。

2.4 今天美国的进步主义

今天美国的进步主义,源于共产主义被修正时,开始在西方知识份子中开始流行的费边主义(Fabianism),即以选举、教育和社会活动等和平手段,实现社会主义及部分共产主义的诉求,是今天进步主义的源头。它以对结果平等的社会诉求,来对抗机会平等的市场经济;以社会弱者和边缘人的权益,来对抗主流社会的文化,和以激进的思想教育,来对抗传统。按照左派自述,进步主义中Liberalism和Progressivism的主要区别,是以税法和税收、还是以强制性的社会程序,来实现左派的目标(The Difference Between Liberalism and Progressivism)。在历来的运动中,左派一贯同时追求税收和强制程序,所以这种区别只是人为的:因为2000年到2008年间的共和党的布什总统以税收搞大政府,一下符合了以上对Liberalism的定义,Progressivism于是代替Liberalism成为左派的自称。因为Liberalism已经是美国社会的共识,所以本文侧重于介绍Progressivism的理论和实践。

在二战以后,美国左派对死气沉沉的保守主义的冲击,包括对在南方坚持了70多年种族隔离制度的南方民主党的冲击,使美国通过民权运动,在人权诸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和历史上不断重复的左右之争一样,左派从昨日好的反对派,变成了今天的坏统治者:其法律进步主义动摇了美国作为法制国家的基础、运动新闻主义动摇了美国作为自由国家的基础,和精英主义动摇了美国作为民主国家的基础。所以。本文有必要细致地阐明这几种左派理论如何在今天的美国掌握了话语权,并且在逐步地改变着美国的社会的。

3. 法律进步主义(Legal Progressivism)

3.1 西方法学的流派

法律进步主义(Legal Progressivism)在美国大学校园里流传已久,早已成为美国大学的主流教学思想。与卢梭及其后继者蔑视法制并不断挑战西方法制的传统一脉相承,它的中心思想,是指掌握法律的公诉人或法官,必须以进步主义的标准而不是以法律的原意来提起公诉或者判案。与它相对比的有:

  • 法律原旨主义(Legal Originalism)强调按照法律原文断案。
  • 法律形式主义(Legal Formalism)强调按照法律原文所依照的法律逻辑断案。
  • 法律现实主义(Legal Realism)强调公诉人或法官按照现实的情况以客观的立场和科学的方法断案。

按照最近几次川普任上美国大法官的提名听证,美国保守派大法官都强调按照法律原文或者原意断案,所以都属于法律原旨主义或法律形式主义。这种大部分人看来理所当然的立场,在听证中不断受到民主党国会议员的质疑和挑战,说明了法律原旨主义今天已经不是美国法律的主流。最近拜登总统提名大法官,已经完全不是从法律的角度上考虑,而是一开始就宣称以左派黑人女性为主要参照标准,让法律进步主义上升到了最高的层次,甚至可以称作法律种族主义。

法律的延续性、独立性和权威性,既是英国法制的基石,也是英国和苏格兰启蒙运动的基石。在英国法系中,法官的权限有限,受法律原文、案例、和陪审团的多重制约。与之相反,欧洲的大陆法系,法官决定一切,并对法律有相当大的解释权。法国的启蒙运动的后继者,更认为法律是阶级性的,政府必须领导司法,和“法律只是束缚敌人的工具”。比如法国革命中的红色恐怖,就是完全脱离法律。凭当权者的意志大规模杀人,这也是法国的启蒙运动后继者在革命和掌权后的普遍作法。在美国历史上,美国的种族隔离制度,是建立在曲解宪法中“人人平等”的“分开而平等”(separated but equal)上;而反对种族隔离的方法,就是“违反不公正的法律,是每个人的责任”(It is everyone’s duty to break unjust law)。这两种对法律的态度,即使立场完全相反,都不是试图去改变被认为是不公正的法律本身,而是根据立场来违法。从这个意义上看,法律进步主义其实是来自大陆法系的左派,对现有的英式法制系统的右派,在法律上的挑战。

3.2 法律进步主义的历史

法律进步主义的一个主要论点就是:美国的宪法,是两百五十年前,由一些信新教的盎格鲁-萨克森(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的白人男性新教徒制定的,所以在历史上反动,比如容忍奴隶制和歧视妇女和少数民主。所以美国的宪法已经不反映今天国家的性质和国民的构成,必须由法律进步主义做新的解释。如此,不仅法律变成左派随心所欲的工具,法律本身因为不必修订而越来越与现实脱节,使美国脱离了法制国家和民主国家的道路,因为在美国的民主制度下,人民对制度的参与,主要是通过立法程序。

法律进步主义起源于罗斯福的新政,以此排除了新政的诸多法律障碍,比如把《美国宪法》中联邦对各州之间的商业协调权(To regulate Commerce with foreign Nations, and among the several States, and with the Indian Tribes),解释成联邦对各州商业的管理权,从而把各州经济放在联邦管辖之下以实现新政。法律进步主义在历史上最亮丽的登场,是在结束美国种族隔离的最重要的案子——1952年美国最高法院对布朗针对教育委员会(Brown vs Broad of Education)的判决中:当时,管辖教育的权限在于各州,联邦最高法院对州所控制的教育是否有管辖权是个法律的问题;联邦最高法院再次援引《美国宪法》中联邦对各州之间的商业协调权力,裁定联邦因为对商业的协调权,而对州的教育权力有了管理权;也因此,有权判定种族隔离违反了美国的第十四修正案。年轻时我对这个裁决的正确性和进步性欢欣鼓舞,现在却怀疑这个裁决是不是像英语谚语中常说的那样,是“以错误的方式做了正确的事”(Do the right thing in the wrong way)——统一经济和结束种族隔离必须要人民以选票在立法机构中做出,而不是给少数精英曲解法律的权力——以此带来的问题是无穷的。

民权运动以后,曲解法律的法律进步主义已经弥散到美国各级法律。比如美国少数富裕的州,如纽约州和新泽西州,给65岁以上的贫穷老人免费的医疗保险,包括在他们病危时派驻家庭护理。但是今天,这一法律已经被曲解成给所有65岁以上可以证明自己无财产的老人派全时护理、办全时的老人活动中心、和在法定福利之外发钱发物。因为移民容易隐瞒自己的财产,这些老人福利的受益者主要是能够隐瞒自己真实财产的移民老人。在纽约的几个中国城,这样的老人活动中心非常多,几乎每个老人都享受着全时配备的护士;而在纽约长岛乡下,因为办事规矩,这种现象基本没有。左派长期执政的地方有大量的依附左派执政的服务公司,所以这种骗福利的行为,让这些福利公司,成为支持民主党的政治钱箱。按照笔者估算,美国纳税人对每个这样非法吃福利的老人的负担,大概是美国中值家庭收入的两倍。在此滥用下,纽约州的州医疗保险预算在近年每年以近20%的速度增长,同时这些州的房产税和政府赤字都在每年大幅增长。

3.3 非法移民问题

在联邦层次上,法律进步主义的一个主要成就,在对待偷渡移民的态度上,民主党反对执行有关的法律,成功地剥夺了普通警察对居民身份询问的权力,从而使移民法成为唯一的地方无权维护的联邦法律,成功地不再在法律上把把偷渡者称为“非法移民”(illegal immigrant),成功地有效阻止了在边境阻止偷渡,并且在美国偷渡移民聚集的地区实现偷渡移民完全合法的“安全区”(safe heaven)——“安全区”给偷渡移民颁发完全没有特殊标志的合法身份证,也使这些偷渡者在美国其它地方也完全合法化。为了显示政治正确,拜登政府更是马上完全废除了川普政府对偷渡严重的南部边境的安全控制,开放边境,在上台的第一年半内放任5百万非法移民偷渡进入美国。南方边境各州为了向联邦抗议,把这5百万非法移民中的五万人免费运送到支持开放南部边境的北方各州,比如几乎没有非法移民的左派精英的天堂玛莎的葡萄园岛(Martha‘s Vineyard)。但是左派律师和美国媒体却论证:

  • 美国联邦违反边境法开放边境不犯法。按照网上的录像,在德州国民警卫队(National Guard)已经锁上边境的情况下,联邦的边境警卫(Boarder Control)驱离了德州国民警卫队,并主动打开边境让非法移民进入美国。
  • 右派各州给他们提供跨州的免费交通运输犯法。因此,民主党主持的美国司法部正在威胁控告德州和佛州越境走私人口。但是左派各州给非法移民提供跨州的免费交通运输不犯法。
  • 各州在周内阻止蛇头走私非法移民犯法。因此,民主党主持的美国司法部正在阻止德克萨斯州相关的警察令。

从以上的几条论证中的逻辑关系,可见法律进步主义完全以立场打到了法理和常识。

今天,法律进步主义已经取得了如此的成就:地方的警察必须执行所有联邦法的同时,绝不能执行美国移民和边境有关的联邦法,多个边境地区的地方警察因为过问过境的非法移民被开除。在现实中,美国国内长期生活的偷渡者和他们的社区数量巨大,以中国为首的国家完全拒绝接收美国遣返偷渡者,使美国有关移民的相关法律名存实亡,连反对派也不得不采取法律进步主义——在不改变移民相关法律的情况下,直接无视它们。现在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分歧只在美国有关国土安全的相关法律是否应该被执行。以此类推,其它左派不喜欢的法律,可以不通过立法、和不讲法理与常识,就靠法律进步主义在执行中废除。

3.4 选举问题

法律进步主义的另一个主要现实,在对待大选的选民核查上。民主党一直反对检查选民的任何身份和证件,并且支持非本人的代投。2020年掌权以后,民主党又以“扩大民主”的口号,在国会提案把这些作法全国化。在这些要求上,民主党已经在多数州成功地改变了法律,选举不再需要证明身份,甚至不能查身份证,已经不仅是法律进步主义了,而是成为了法律上的现实。但是在内涵上,民主党的这一诉求仍然是基于法律进步主义,因为它的目的是放松宪法所隐含要求的对选举人的身份核查,从而让民主党获得更多的选票:

  • 让无法投票的人比如老人病人和远离投票站的人投票:这是民主党推行邮寄选票的主要的公开原因。但是邮寄选票正当性的核查是个问题。这次美国大选的JB曲线就是邮寄选票的突然投入而造成的。2020年民主党胜选后,更是在国会提起人民选举法案(People’s Voting Act),以彻底取消核查邮寄选票为目的。
  • 让新移民投票:在这一点上民主党支持无限制的以邮寄选票的方式的委托代理投票。比如最著名的新生代国会民主党代表奥玛(Omar)的很大一部分选票,来自于索马里新移民区的代投,按照纽约邮报援引知情人在网上的公开爆料(Project Veritas uncovers ‘ballot harvesting fraud’ in Minnesota: Devine),她的选区有大量的以收割选票的方式的作弊(ballot harvesting),代投的票都是来自民主党雇员从政府档案中收集的历来不去投票的人的票,然后以这些人的名义投给民主党。除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代理,移民因为不了解美国政治,选票也非常容易被欺骗和被收买,使移民区的投票一般极端倾向民主党。
  • 让罪犯来投票:因为罪犯不喜欢出示自己的身份证和见警察。这是民主党要求投票无需证明自己身份、和选举日警察必须远离投票站的主要的公开的原因。但是,在民主党的绝对票仓——城市里危险的黑人聚居区,在没有警察保护的情况下、因为吸毒率高而平时甚少出门、什么都不关心的居民,在没有警察的选举日,他们的投票率居然超过95%甚至99%,这种情况是很违反常识的。
  • 让没有投票权的移民来投票:学院中给出的理由是这批居民被排除在民主程序之外,所以要以某种形式来代表他们。现实中,左派控制的城市如旧金山和纽约已经通过了让非法移民投票的法律并且付诸于现实。

在美国历史上,左派的美国总统肯尼迪(Kennedy),就是在黑帮的帮助下,靠在芝加哥大规模的舞弊以微弱优势当选的。在无可辩驳的事实面前,左派以无中生有的右派在芝加哥郊区作弊,来回应这一历史性的作弊的正当性。因为在法律进步主义主导下的选举制度的松懈,这次大选导致作弊的怀疑,造成了今天美国民主制度比较致命的危机。为重振美国人民对选举本身的信心,按照美国过去的惯例,遇到这样的大事,美国国会应该启动对事件本身的独立调查,并以此作为严惩犯罪者或者造谣者的依据。但是也是在法律进步主义的指导下,控制国会的民主党已经把独立调查变成了党同伐异的工具,不仅没有调查,反而处处阻止各州对此事的调查。这个不调查,和对川普的频繁调查和弹劾成为鲜明的对比。最近,美国民间对2020年大选的调查的纪录片《2000头骡子》(2000 mules),以大量翔实的视频,暴露出美国民主党成立多项基金,雇佣几千人员冒名替民主党在关键的争夺州投票,从而劫持了2020年的美国大选。但是美国各级调查机构仍然对此无动于衷。所以,本来作为对政府所控制的警方的补充和制约的国会的独立调查,现在也已经让位给了左派的法律进步主义。

3.5 治安问题

法律进步主义的最新发展,是现在的美国副总统贺锦丽(Harris)、和她当选美国参议员后推举的接班她的旧金山市总检察长位置的波耀丁(Boudin)在刑事犯罪上的应用。在他们的领导下,旧金山市脱离法律原文的要求,包括法律上的硬性(mandatory)要求,不再起诉卖淫、吸毒、和950美元以下的偷盗、抢劫、破坏财产、和人身伤害的案件,并且把这些犯罪当作罪犯“生活品质”(quality of Life)的需求,和一种给穷人谋生手段的财产分配方式(living necessity)。其实,按照加州的相关法律,950美元只是偷盗和个人用毒品等非暴力犯罪的违法(misdemeanor)和犯罪之间的界限,把它用到公开的抢劫和人身伤害的案件,就是法律进步主义对法律的曲解。同时,法律进步主义以保释改革(bail reform)的借口,停止羁押重大案件的嫌疑犯,比如连续6次即时释放抢劫银行的罪犯(Accused six-time bank robber freed by state bail reforms is finally jailed — by the feds)。因此,因为抓了也白抓,旧金山市和其它美国大城市的警察基本放任这些基于“生活品质”的犯罪;美国各大城市的治安急剧恶化。居民和游客深受其苦。但是因为这些犯罪不再被统计,旧金山市的有关犯罪的统计数据开始并不难看,这些统计数据反而成为美国学院中支持法律进步主义最新发展的论据;以后旧金山的治安急剧恶化,导致波耀丁被居民通过公投罢免,但是美国学院和媒体把新的治安数据归罪于新冠疫情。现在美国各大城市如洛杉矶和纽约也在跟进这种法律进步主义的作法。

对法律进步主义的评价,在美国是两极分化的:学院中赞成,民主党赞成,精英们赞成,但是深受犯罪之苦的民众们反对。虽然表面上当代的法律进步主义对底层的少数民族最有利,但是反对这种法律进步主义最强烈的是底层的黑人和拉丁人,因为他们的家园首先深受其害,比如BLM运动中被烧的就是他们的社区。三十年前,美国左派政府实行的就是以人权的名义,不管底层少数民族一般性的犯罪的这一套;糟糕的治安和普遍的吸毒问题,曾经使底层的黑人和拉丁人的社区危险得如地狱一般。在最危险的社区比如纽约的Harlem,犯罪的枪声是家常便饭,街旁满是被烧过的危房,青少年普遍犯罪,遍地垃圾——因为治安差得连垃圾车都不敢独自进去。是纽约的右派市长朱力昂尼(Giuliani)带头,要求警察在这些社区禁毒和维持治安;治安好了,街边的危房被拍卖和重修;居民有了安全保障和成为有产者而去工作,让今天的Harlem成为非常繁荣和比较安全的并且仍然以少数民族为主的地方。然而历史在重复,BLM运动的一个主要诉求,就是取消或者消减警察(cancel police or defund police),以社区治安(community service)代替——但是在集团犯罪(organized crime)和集团贩毒(drug gang)严重的社区,可以想见这个社区治安是属于谁和是什么样的;三十年前,美国政府曾经花大价钱把黑人区的治安承包给美国各黑人组织,比如黑人伊斯兰国(Islamic Nation),而不是让警察管治安,这也是那时治安极其糟糕的原因之一。今天,美国又在这个问题上重复历史上的错误。

3.6 堕胎和避孕问题

堕胎和避孕,是一个长期以来非常分裂美国的问题。有20%的美国选民,只以堕胎这单一问题决定如何投票。

美国宗教右派认为“堕胎就是杀人!”(Abortion is Murder!),所以极力反对,包括当胎儿有严重的残疾、当胎儿威胁到母体的健康、当怀孕是犯罪的产物时,反对堕胎。极端的宗教右派认定受精卵就是人,所以也极力反对事后的避孕药如“马上后悔了”(Morning After)。更保守的天主教甚至从避孕开始反对,认为人不能干涉上帝的意志;但是天主教并不反对刨腹产,和用现代医疗成果在世界各地救助新生儿来宣扬上帝的奇迹,所以天主教对胎儿的逻辑非常不自洽。

与之相反,在堕胎的问题上,美国左派认为胎儿只是母亲的一部分、本身没有生命、可以随意处置,所以美国女权运动堕胎的口号是“我的身体、我的选择!”(My body, my choice!),包括要求美国青少年怀孕后堕胎可以不通知父母。但是在社会福利、社会救助、对配偶的要求、和对犯罪的处罚上,左派又是把胎儿当作人来看的。所以左派的立场也不自洽。

比较普遍的观点认为,当胎儿能够在现代医学的帮助下在体外生存,才能视为独立的生命。这也是美国法庭采取的一般立场。在这个问题上,胎儿能够体外成活的期限也有15个星期和20个星期两种标准之争。但是在这个期限以后全面禁止堕胎也有很大的问题:

  • 15个星期以后在体外靠医疗存活下来的胎儿,大部分会有严重的心理和生理问题,如先天性的心脏病。这些问题一般会困扰这些人的终身。以人工方式勉强维护这种生命是否理智,是个问题。
  • 非常多的遗传疾病和胎儿疾病在15个星期或20个星期以后才显示出来。严重的残疾包括智力和精神上的残疾,不仅是他们本人的不幸,也是整个家庭的不幸、和社会的沉重负担。
  • 当怀孕是犯罪的产物,如少女被绑架强奸和性侵的结果,发现时往往已经超过了15个星期。让被害者必须给施害者传宗接代、并忍受妊娠和生产的痛苦,也是不近情理的。

美国宗教右派以圣经——有时甚至只是牧师的话为正确。同时。美国左派坚信自己的观念为正确。在诸多问题上,谁都无法说服谁,甚至根本不想说服对方,而只把对方当作野蛮来蔑视。所以,在联邦层面谁也说服不了谁,形成了僵局;各州各自给堕胎立法。为了让堕胎在保守的各州也合法化,民权运动以后左倾化的美国最高法庭(US Supreme Court),在1973年的罗诉韦德案(Roe vs Wade)中,以宪法中的隐私权,判定堕胎是基本的人权。问题是:

  • 宪法原文中和各修正案中没有明确的隐私权。美国宪法在制定时,主要作为规范各州和联邦之间的法律,甚少涉及个人。宪法制定以后,美国人民凭直觉不满,马上以十条权力法案(Bills of Rights)作为宪法修正案,是对美国宪法在个人权力上的补充。隐私权的概念主要来自于延申权力法案中的第四条——政府不能在没有法院批准下,搜查私人住宅和没收私人财产。所以这种没有法律原文支持的引申出来的权力,完全靠支持它的法官如何解释、并可以无限扩大——这是法律进步主义常用的手法,和法律原教旨主义明确反对的。从法理上讲,如果以孕妇的隐私权来保护堕胎,就必须假设胎儿是孕妇的私有财产或身体的一部分、而不是应该独立的人,这和胎儿的法律地位矛盾,比如刑法中对杀死孕妇的指控,往往包括独立指控杀死她肚子里的胎儿。以隐私权来延申到堕胎在法理上的荒唐。在这一点上,即使是支持该案判决结果的左派女权大法官金斯伯格(Ginsberg),也对该判决的法律基础和法律逻辑屡次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 这个案子是在立法机构无法在联邦层面达成共识的情况下,以法律进步主义惯用的曲解法律的模式,让联邦法院出面,强加给那些不同意自由堕胎的保守各州,所以也是明确的联邦对州权的入侵。美国保守各州,顺应各自的民意,不仅继续通过极端的禁止堕胎的法律,而且对堕胎的医疗执照处处刁难、在医保上做手脚、和有大量群众在各堕胎机构上全时不间断地示威,实际上极大地限制了需求者得到堕胎的机会。
  • 美国民权运动始于1952年美国最高法院对布朗针对教育委员会(Brown vs Broad of Education)的判决。在那个判决以后,包括对罗诉韦德的判决,都是美国最高法院踢开美国的立法机构,以判决的方式,屡屡创造新的联邦法案,而且绝大多数的判决都是完全偏向左派的。问题是美国是三权分立的国家,这种让司法机构立法,由九个不是民选的终身法官做出,是对基于选举的立法权的践踏,本身就是违宪的。

所以,从一直支持堕胎的自由主义的立场,美国最高法院在2022年否决1973年的罗诉韦德案的判决是对的:在联邦层面不能达成共识时,由各州立法,而不是由最高法院越俎代疱和违宪操作。美国最高法院应该把立法权完全还给立法机构,和把自己的职权只限定在判决已有的法律是否违宪上。从自由主义的立场,在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应该允许各地人民各自做出选择。

1973年罗诉韦德案的判决,不仅违反了美国一半公民的民意,而且掩盖了这方面的矛盾。因为它被推翻,联邦层面的强制被取消,保守州不能继续在堕胎的问题上一直不负责任地在州法中唱高调:最保守的阿拉巴马(Alabama)州的州议会不得不马上立法改变该州在法律上对堕胎的全面禁止,比如在怀孕危及孕妇的情况下允许堕胎;保守的肯塔基州(Kentucky)更是在妇女权益组织的努力下马上通过了凭意愿合法坠胎的州法。因为它被推翻,左派不得不寻求在正常立法的途径解决问题,包括在联邦层面,希望缘此也给所谓的隐私权一个明确和成文的立法。所以推翻罗诉韦德案的判决,对美国各方都有积极的意义。

3.7 立法问题

美国民主制度的基础,是立法、司法、和执政的三权分立。但这一基础中的立法机构国会,作为选民表达民意的主要方式,现在已经走向衰落。

在立法的过程上,民选的国会并没有全面参与立法,而是由少数两党大佬在国会各个委员会关起门来秘密制定各项法律,然后普通议员按照党派投票(vote along the party line)。比如,著名的美国极左派众议院议员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进入国会众议院的两年后抱怨:她不知道在国会该干什么,她甚至不知道投票的内容是什么(I do not know what I suppose to do in the congress, and many time I even do not know what I have voted for.)。比如,2.3兆美元的《新冠救助法案》(The Coronavirus Relief Action)超过6千页,国会众议员在拿到它的2小时以后,就必须投票支持或反对该法律,所以投票也只能按照党派划线走过场。投票的法案的很多内容常常和提案的题目不符合,比如《新冠救助法案》中超过10%的经费,是支持巴勒斯坦政府的政治专款。最近美国在通货膨胀高的情况下通过的《遏制通货膨胀法案》(Inflation Reduction Act),其主要内容是以提高企业税的方式,给贫困家庭增加医疗补助、和给气候变化提供更多的经费,其结果大概是增加通货膨胀,所以这个标题是完全欺骗性的。哪个众议员进入哪个国会委员会,完全看所属党派高层的意思,而没有任何民主和透明的机制;最重要的委员会都由在国会中混了几十年的大佬长期把持。没有党派高层提携,国众会议员基本上什么都不知道和什么作用都没有,就是像因为在态度上不顺服民主党在国会里的最高领导人佩罗西(Pelosi)而坐了两年冷板凳的AOC所抱怨的那一样。触怒党派高层,更严重的问题是重新被选的希望渺茫,特别是对两年重选一次的国会众议员、这一问题更严重,除非像AOC这样的已经成为了左倾严重的媒体的宠儿、和民主党在国会中给年轻人设置的花瓶的。在每个党派层面上,美国是相当独裁的,普通国会众议员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橡皮图章。在这种各党独裁的制度下,美国议会中党同伐异的问题越来越严重,美国国会中按党派投票的比例,已经从70年代的不到60%,上升到今天的超过90%。

如前文所述,从美国的新政开始,美国的最高法院按照左派执政者的需求,大规模地超越了它作为最高上诉法院的权限,开始了它在美国宪法和其它成文法原文以外的解释,这就是所谓美国现代史上的“宪法革命”(Constitutional Revolution)。美国的最高法院的这一行为,使它成为了事实上的立法机构,以此入侵了作为立法机构的美国国会的权力。

美国各级执行机构的官僚,制定了大量的法令和法规,同时对这些法令和法规实行执法权和司法权。比如在2016年,美国国会一共制定或修改了214条法律,但是各联邦的执行机构(federal agencies)一共制定或修改了3853条法律。而且,多数联邦执行机构所定的法律法令和法规,都不通过法庭,而是通过执行机构内部的仲裁机构判决。从奥巴马总统开始,美国总统也签署大量的总统令(presidential executive order)越过国会来制定美国的政策和法令。这一切,都严重地侵蚀和削弱了民选的、作为立法机构的国会的权力,使美国的法律和法规对美国选民越来越不透明。美国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法律和法规,除了税法,都是由这些执政机构全套制定、执行和判决,比如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Federal Reserve Board)决定美国经济的走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和美国环保署(EPA: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全面管理美国公司的日常操作,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全面管理救灾和紧急状态,联邦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US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全面管理食品和药品,等等。这样的联邦行政部门有4百多个,正式在编人员3百万,加上没有公布的大量非正式工作人员和顾问公司——许多执政部门的临时工人数远超在职工人数,比如联邦政府的信息工程部门大多是这样。这些由行政部门制定、执行和判决的庞大法律体系,往往只有美国国会的一句极简单的授权,然后基本上以黑箱的方式操作,并完全脱离国会和美国人民的监督,甚至可以完全抗拒民选总统所任命的委派官员的命令。这些机构主要由官僚组成,其中的专家的选择过程极度地受政治和裙带关系的影响,并且是终身制和无责任制。所以这些机构水平低下、效率低、并且是腐败的温床。比如在2019年新冠爆发后:

  •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在新冠爆发时给全美发派的新冠诊断试剂无效,并且通过给各研究机构拨款的美国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禁止美国各研究机构质疑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在该问题上的权威性。最后是华盛顿州州长命令华盛顿大学自己开发新冠诊断试剂,两相对比,才在6个月后确立的该问题。
  • 在疫苗上,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极度偏向美国最大的药商辉瑞(Pifzer),和与美国联邦众官僚关系密切的公司摩登纳(Moderna)——甚至为了给这两大医药公司所生产的新冠疫苗在防病上的失利脱责,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居然在新冠疫情期间根据这两大公司的疫苗的临床表现,悄悄修改了对疫苗的正式定义。
  • 在新冠疫苗的副作用上,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帮助大药厂,极力掩盖在心肌和生殖系统上的严重副作用。
  • 在新冠治疗药物上,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把辉瑞生产的Paxlovid,以纳税人的钱,给所有打过疫苗的美国居民注射——虽然该药从未被证明对打过疫苗的人有效。

美国各级执行机构的官僚,和他们背后庞大的利益集团,构成了美国人民所反感的深层政府(Deep State)的主要一部分。

3.8 法律占位

因为法律原文越来越不重要,执行法律的检察官和判决法律的法官的权力越来越大,不可避免地,对检察官和法官任命成为两党的争论焦点,而且争论的焦点从候选人的法律专业水准和个人的职业道德、转变到候选人的政治立场上。因为当时美国主要的公诉人或法官仍然属于法律现实主义和法律逻辑主义,在罗斯福总统的号召下,民主党的一个工作重心就是大力推举相信法律进步主义的法律人去到处占职位(pack the courts),让美国法制完全变成人治之下的左倾化。美国联邦法官和联邦检察官由美国总统任命,总统根据选举四年一换,这样保障了联邦法律系统的广谱性。但是左派的拜登总统宣誓上台后,几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前总统任命的联邦检察官限期辞职,这样的要求是史无前例的——为了让左派法律人占位,左派总统不惜打破美国在检察官层次上的司法独立。美国总统拜登任命新的大法官的前提,不是法官是否称职和,而是必须任命一个左派黑人女士——现在就是以身份政治来加持法律占位。

3.9 反垄断法

在美国历史上,左派的民主党一直是反垄断法的支持者,美国的反垄断法本身就是出自民主党的老罗斯福总统,而右派的共和党一直是反垄断法的反对者。然而,在近年左派的民主党和大资本合流后,美国已经停止执行反垄断法。比如按照CNN的报道,脸书(Facebook)以超值买潜在的或者弱小的竞争对手然后有意减缓它们的发展速度(如对Instagram和WhatApps)、拒绝其它竞争对手的软件在它的平台上连接或运行,和全部抄袭竞争对手的功能使竞争对手失去市场优势(如对Snapchat)——这些都是反垄断法所不允许的;但是,脸书并没有因此受到任何惩处甚至调查。在现在,美国在新兴产业上以垄断作为主要特征,比如:

  • 亚马逊(Amazon)在电子零售上的绝对垄断,
  • 谷歌(Google)在资料搜索上和网上视频上的绝对垄断,
  • 苹果(Apple)在智能手机上的绝对垄断,
  • 特斯拉(Tesla)在电动车上的绝对垄断,
  • 脸书(Facebook)在社交网站上的绝对垄断,

因为这些垄断,美国在新兴产业的应用上已经落后于带着脚链跳舞的、半自由市场的中国大陆市场,比如:

  • 阿里巴巴、京东、和拼多多在电子零售上的激烈竞争、和推陈出新,
  • 华为、荣耀、小米等众多品牌在智能手机上的激烈竞争、和推陈出新,
  • 微信、抖音、微博、QQ等众多品牌在社交网站上的激烈竞争、和推陈出新,

因为入门的门槛低、技术更新快、和商业应用无限多,新兴产业其实是最有利于市场竞争的。美国整个新兴产业的起飞,就是源于美国里根政府于1984年强力拆分处于绝对垄断地位的通讯公司AT&T。但是美国现在的对垄断的鼓励,实际上减缓了新兴产业的发展。另一方面,这些垄断企业又在政治上给民主党回报的方式,进一步加强了自身的垄断,并导致美国民主党在信息上对美国民众的垄断。

3.10 泛法律进步主义

法律进步主义在今天美国,已经扩散出了检察官和法官的范围,通过左派所掌握的各个名校的毕业生进入美国政府的各个部门、如联邦调查局(FBI: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比如:

  •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在克林顿基金(Clinton Foundation)的操纵下,2016年以作弊的方式,在民主党的初选中,让希拉里代替实际胜选的桑德斯(Sanders)作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因不满这种做法,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计算机主管瑞持(Rich)把此消息透露给维基解密(Wiki Leak)并发布。然后瑞持马上在回家的路上被从身后枪杀,FBI马上宣布这是一起抢劫引起的谋杀案,虽然瑞持并无财产损失,FBI也声称没有找到凶手的任何线索。
  • 在媒体大肆攻击川普(川普)的2016年的大选胜利时因为通俄时,FBI对媒体大肆宣扬的各种证据处于默认状态,个别FBI工作人员在媒体上推波助澜;川普卸任一年以后,FBI才提供证据、起诉在川普通俄案中一个制造关键财务证据的、在2016年代表着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和希拉里竞选委员会的律师Sussman。一个明显的假文件,FBI何至拖了5年之久——直到这个假文件的所有坏作用都彻底起到了,而且FBI仍然不严肃对待这个给美国政府、政治、和民主制度本身造成了巨大伤害的案子。
  • 美国FBI早就拿到拜登儿子亨特利用作为美国副总统的父亲索贿受贿和犯罪的证据,但是因为不能让这个证据让川普这个进步主义的敌人受益,所以一直隐匿不发,今天依然对此保持沉默。
  • 美国上流社会强奸性童的组织者爱泼斯坦(Epstein)在几十年中不断被美国法制系统庇护,最后又在纽约监狱中莫名其妙地自杀,自杀时纽约的监狱的监控系统又莫名其妙地失灵、负责监视他的两个狱警同时睡着了,自杀的尸检报告很受同行的质疑。爱泼斯坦的案子有大量的受害者出来指正,媒体和FBI有意忽视。爱泼斯坦的副手也被FBI找到并关押,案子本身却毫无进展。因为这个案子牵涉太多进步主义的精英,FBI严守着这个案子如黑洞一般。

3.11 对法律进步主义的担忧

从历史上看,除了瑞士荷兰这两个基本上自给自足的现代文明的奇点,人类现代化主要是英美实现并扩散开的。法国大革命是对美国大革命的拙劣模仿,在革命时期已经回归血腥专制。而西班牙、德国与俄国在那段历史上一直是维护专制的角色,至迟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仍然是。英美现代化的基础,是英式法制。从《独立宣言》来看,美国革命的原因是因为英国国王对英式法制的破坏,美国革命后在英式法制上比英国更保守,比如一直坚持陪审员制度,而上两个世纪英国却靠法官的一面之词判决大量犯人死刑或流放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英式法制的独特的地方主要有两点:

  • 对案例的坚持:同样的案列必须以同样的方式判决,这样才能真正保护法律的公正性;同时,案例限制了法官的权力,从而限制了法官的权利。
  • 陪审员制度:是否有罪由普通人组成的陪审员来定性,然后量刑由法官根据法律条文和专业知识来定。这样同样也限制了法官的权力,从而限制了法官的权利。

可见,英式法制的精髓是对检察官和法官的权力限制,从而达到程序正义。而法律进步主义让检察官和法官脱离了法律条文的约束而掌控一切,让检察官和法官获得了空前的权力。事实上剥夺了民选立法者的权力、普通人在判决中作为陪审团的权力,和法律的独立性与延续性。这一切,都让法律失去了公正性和民主性,从而威胁到法制本身。从人类历史上看,决定一场运动的结果的,主要不是运动的口号和目标,而是运动所采取的具体手段,不择手段的结果往往是非常黑暗的。程序正义是英格兰和苏格兰启蒙运动的另一个基石,程序正义的缺失也是卢梭及其后继主义失败的主要原因。所以,法律进步主义是进步主义秉承大陆法系传统,对英式法制本身的否定,和对英美民主文明的否定。法律进步主义在今天的流行非常令人担忧。

4. 运动新闻主义(Activist Journalism)

4.1 运动新闻主义的原则

运动新闻主义(Activist Journalism)也在美国大学校园里流传已久,早已成为美国大学的主流教学思想,并且让英语系和新闻系这两个新闻记者的摇篮,成为各大学中最左的两个系。它的中心思想,是秉承卢梭主义独裁意识形态的传统,指媒体人在做新闻时,必须把进步主义的标准放在事实以前,所谓的“立场在先,事实在后”(Activism first,journalism second),因为它的新闻主张,是由它的呼吁者这么提纲的:

——“传统的新闻操守要求客观和公正。它们已经是过时的不再被普遍遵守的原则。我们一定要不再受它们的束缚。如果我们想真正地改变社会,运动新闻主义们要组织起来并作为唯一和最重大的力量。大多数新闻工作者要以新的方式选择新闻和如何报道新闻。”
——Classic tenets of journalism call for objectivity and neutrality. These are antiquated principles no longer universally observed…. We must absolutely not feel bound by them. If we are ever to create meaningful change, advocacy journalism will be the single most crucial element to enable the necessary organizing. It is therefore very important that we learn how to be successful advocacy journalists. For many, this will require a different way of identifying and pursuing goals。

这段话表明,运动新闻主义认为:为了推动进步主义,新闻必须放弃客观公正的原则,让事实服务于立场,并成为垄断性的左派宣传。运动新闻主义的这种原则,基于卢梭主义的对公共信仰的垄断,和共产主义及法西斯的宣传一脉相承。这一目的运动新闻主义在美国基本达到了。所以在川普执政期间,美国的媒体,除了FOX非黄金时刻的几个节目,和另类的《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都成为极端反川普的媒体,因为按照运动新闻主义的原则,川普是敌人是个立场问题,所有对他的报道都必须符合这个原则。基于同样的立场原则,对左派的报道一定要正面,所以美国主流媒体对FBI的有关希拉里的电邮门的报道,充满了歪曲和谎言,以便把这个负面新闻尽量正面化。在运动新闻主义的袒护下,左派政治家越来越肆无忌惮,无论在政治极端化上,还是在贪污腐败上,还是在违法乱纪上。

4.2 希拉里的电邮门(Email Gate)

以美国众主流媒体是如何解读和报道FBI给希拉里电邮门的报告、和民主党奥巴马政府的FBI领导科米(Comey)根据该FBI报告的声明的,从白纸黑字之间,能够客观和清楚地看清楚美国的FBI和美国媒体是如何没有原则地偏向左派的、和指鹿为马的。

当在利比亚国班加西(Benghazi)的美国大使馆被伊斯兰极端暴民袭击,在接到求救信号以后,军用直升机航程2个小时内的美军在8小时以内不去营救,而导致美国大使被杀;甚至参加刺杀和暴乱的主力,是大使馆雇来负责安全的当地武装。但是对这一严重事件的国会调查,在国会民主党的阻挠下,从2012年9月11日事发时间,一直拖到2014年5月8日才开始,而且调查本身是彻底的党同伐异。各主流媒体也完全站在民主党的立场上,把国会调查说成是共和党对民主党的政治迫害与阴谋,怕对这一惨痛事件的追责会给民主党、和当时作为国务卿的2016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带来任何负面的影响。

按照FBI给2016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电邮门报告( https://vault.fbi.gov/hillary-r.-clinton):

  1. 自2009年上任,希拉里以私人服务器(Clintonemail.com)上的私人邮件,和私人的黑莓智能手机(hr5@att.blackberry.net),雇佣私人(Copper)或招标雇佣私人公司(先Pagiliao后PRN),来同时处理作为国务卿的公务、和她的个人私事。美国外交部规定公务必须用公务电子邮件箱(during Clinton’s tenure as Secretary Of State, the State Foreign Affairs Manual (FAM) requires day-to-day operation be conducted using an authorized information system.)、并给希拉里提供了公务电子邮件箱但被拒绝(the State Executive Secretariat’s Office of Information Resource Management (S/ES-IRM) offered a State email at the start of her tenure; however, Clinton’s staff declined the offer.)。美国外交部规定,个人电子移动通讯设备不能带入外交部的敏感区(State Diplomatic Security Service (DS) instructed Clinton that because here office was in a SCIF, the use of mobile devices in here office was prohibited.),和美国政府雇员不能用公务设备接收私人邮件。但是希拉里决定忽视这些规定,仍然决定以私人设备接受公务邮件(at the start of the Clinton’s tenure, State advised personal email accounts could not be linked to State mobile device and as a result, Clinton decided to use a personal device)。甚至,希拉里在她的外交部的办公室里没有公务电脑(Investigation determined Clinton did not have a computer in her State Office, which was located in an Sensitive Compartment Information Facility (SCIF)),一直违规完全用自己的私人黑莓和私人iPad办公。为了绕过外交部的敏感区(SCIF)对个人通讯设备的屏蔽,希拉里一直在外交部的敏感区(SCIF)以外的外交部8层楼的阳台上长时间地停留、以私人电子通讯设备接发电子邮件(Clinton primarily used her black berry or iPad to check her emails, often visiting State’s eighth floor balcony.)。
  2. 因为班加西的国会调查,国会于2014年10月28日给希拉里发出调查令(subpoena),要求希拉里把所有和公务有关的电子邮件交给国会。在此之前的希拉里的2014年7月,希拉里的律师已经着手准备按照调查令收集邮件(In July 2014, to initiate the review of Clinton’s email for production to State, Mills arranged for XXXX to export from the PRN Server all of Clinton’ email sent to or received from a .gov email address during Clinton’s tenure as Sectary of State)。律师团队直到2014年12月5日才交出3万份电邮,占当时邮件总数6万份的一半。然后按照希拉里的要求,把其它的克林顿当国务卿期间的电邮全部删除(Clinton told the FBI that, after her staff completed her email production to State in December 2014, she was asked what she wanted to do with here remaining personal emails, Clinton instructed her staff she no longer needed the emails.),事后删了邮件的自动备份(the Datto backups of the PRN server were also manually deleted),并把电邮所占硬盘格式化(used BleachBit to delete the exported .PST files)。

根据该FBI报告,民主党政府的FBI领导人科米(Comey)声明希拉里无错( https://www.fbi.gov/news/press-releases/press-releases/statement-by-fbi-director-james-b-comey-on-the-investigation-of-secretary-hillary-clinton2019s-use-of-a-personal-e-mail-system),但是声明本身和该FBI报告在所有关键处完全矛盾,和该声明多处自相矛盾,说明科米在此执行的完全是法律进步主义。媒体根本没有追问这些明显的矛盾,而是跟着极力掩盖:

  • 按照科米的声明:“我们的结论是,和很多电邮的使用者一样,国务卿克林顿按期删电邮,或者电邮在换服务器时丢失”(Our assessment is that, like many e-mail users, Secretary Clinton periodically deleted e-mails or e-mails were purged from the system when devices were changed.)。媒体更是说希拉里的电邮是系统按期自动删的。但是FBI和媒体都刻意隐瞒该FBI报告中,没有任何希拉里平时删电邮的记录。相反,按照该FBI报告,电邮是在给国会电邮后,把剩下的电邮主动删的,删的方式是一次性地把60天前的电邮全部删除(According to Mills, in December 2014, Clinton decided that she no longer needed access to any pf here emails older than 60 days. Therefore, Mills instructed XXXX to modify the email retention policy on Clinton’s clintonemai.com email account to reflect this change.)。
  • 按照科米的声明:“她(希拉里)的电邮完全没有备份”(there was no archiving at all of her e-mails)。但是根据该FBI报告,邮件有多次备份:多数备份连同作备份的计算机、希拉里的律师团队都声称弄丢了;最后一次删邮件的备份是在明知国会有保护一切邮件的命令下执行的(XXXX indicated that, at the time of the deletions in March 2015, he was aware of the preservation request and the fact that it meant he should not disturb Clinton’s email on the PRN server)。
  • 科米的声明中故意漏了重要的一点,就是希拉里团队交给国会的希拉里邮件来源不清的事实:FBI的技术专家无法证实希拉里的电邮,来自希拉里团队所声称的来源(XXXX gave the FBI inconsistent statements over the courses of three interviews regarding from where on the server he extracted Clinton’s emails, and FBI investigation and forensic analysis have been unable to specifically identify the location and composition of the repository XXXX used to create the export of Clinton’s email from her tenure.)。一个电邮服务器上有很多运行记录(logs),除了邮件本身,这些运行记录也都被删干净了,所以FBI的电子指纹分析(forensic analysis)找不到希拉里邮件存在过的证据、或者何时被删除的证据。笔者在读第一版该FBI报告时,清楚地记得FBI发现电邮服务器上运行记录也被删除的内容。但是现在FBI网上公布的报告,从第33页到第47页已经全部被遮盖,只能以该报告的以上陈述作为旁证。这种删记录的做法,明显就是极其专业的人士为了妨害调查的有意所为。
  • 科米说希拉里的“极度不小心”,是美国外交部内对机密文件“极度不小心”的文化的一部分(the security culture of the State Department in general, and with respect to use of unclassified e-mail systems in particular, was generally lacking in the kind of care for classified information found elsewhere in the government.),以此给希拉里开脱。但是科米以上的结论与他所根据的FBI报告完全矛盾。按照该FBI报告,希拉里在位期间,多次以她的名义,命令下属防范以不规范的通讯方式泄密和带来安全隐患;希拉里自己却自始至终地违法。按照该FBI报告,在外交部的电邮中,希拉里的私人邮件地址被刻意地隐藏(some State employees interviewed by the FBI explained that emails from Clinton only contains the letter “H” in the sender field and did not display her email address.),所以大部分相关人员并不知道希拉里一直以私人邮箱干公务(The majority of the State employees interviewed by the FBI who were in email contact with Clinton indicated they had no knowledge of the private server in her Chappaqua residence.)。少数注意到希拉里的这些违规做法的外交部的雇员,报告给了外交部的网络监察主管,但是该官员拒绝了这些报告。(According to the State 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 report, State employees alleged that John Bentel, then Director of S/ES-IRM, discouraged State employees from raising concerns about Clinton’s usage of personal emails.)。所以,按照该FBI报告,这件事的问题根本就是希拉里明知故犯,给自己搞特权,非常有意地违法和犯罪。
  • 科米对希拉里和它的团队删除电子邮件的结论是:“没有任何按照调查没有交给国会的电子邮件是为了刻意隐藏它们的内容有意被删”(any of the additional work-related e-mails were intentionally deleted in an effort to conceal them)。但是在同一份声明中,科米承认:“非常可能,其它和工作有关的电子邮件不在他们(希拉里团队)给国会的电子邮件里,并且这些邮件永久地消失了,因为他们以最彻底的方式删除了这些电子邮件”(It is also likely that there are other work-related e-mails that they did not produce to State and that we did not find elsewhere, and that are now gone because they deleted all e-mails they did not return to State, and the lawyers cleaned their devices in such a way as to preclude complete forensic recovery.),删的邮件份数大致占当时邮件总数的一半(the reportedly more than 60,000 total e-mails remaining on Secretary Clinton’s personal system in 2014)。这两段话互相矛盾的是,如果不是“为了刻意隐藏它们的内容”,这些大量的邮件为什么要以极端的“最彻底的方式删除”、彻底得让FBI的电子指纹分析(forensic analysis)都找不到电邮曾经存在的证据?在此情况下,科米又是凭什么断言删邮件的目的不是“为了隐藏它们的内容”?相反,希拉里在当美国国务卿期间,以公权给自己的克林顿基金(Clinton Foundation)从世界政要那里拉赞助,其中包括大量募捐来自人权记录最糟糕的国家。按照美国《政治》杂志(Politico)报道(Clintons charge big fees to small groups),作为公益基金,克林顿基金的管理费非常高,这些管理费都转化成基金管理者和克林顿夫妇和他们女儿的私有财产:比如在一次内华达大学的募捐助学金的活动中,克林顿基金的捐款直接转化成希拉里的演讲收入22.5万美元,而带动大学从其它渠道得到净捐款是11万美元。按照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的民主党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主席巴西利(Bazile),在《政治》杂志的文章《希拉里是如何秘密绑架了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Inside Hillary Clinton’s Secret Takeover of the DNC)中透露。在2016年大选之前和之中,克林顿基金以给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还债的方式,完全控制了美国民主党的运作、并排斥了民主党本身对2016年大选的任何决策权,包括各地的地方选举;并以选举作弊的方式,让希拉里替代民主党初选的真正胜利者。所以,希拉里和她的团队删电邮,是完全可能有主观愿望、甚至按照常识是必须的。
  • 科米对电邮门的定性,是希拉里和她的团队“极度不小心”(extremely careless),而没有“有意的错误”(no intentional misconduct)。为了给希拉里脱罪,科米把所有法律问题集中在运作机密文件上(handling of very sensitive, highly classified information),而闭口不提明显的在有国会调查令的情况下的销毁证据。作为FBI的领导人的科米,和作为律师、长期的政治家、美国参议员、和国务卿的希拉里,肯定都明白:调查令通常有多次的执行过程——政府往往根据第一次提供的文件来要求以后要补交的文件;是否是工作邮件、和私人邮件是否涉及公务,也是调查的一部分,比如希拉里可以以个人邮件就公务索取给克林顿基金的赞助。在有正式调查令的背景下删除或篡改文件本身就是联邦重罪;甚至在没有正式调查令的背景下,在医疗、财会、和金融行业,删除或篡改文件也是联邦重罪。在刑事案件中,销毁证据也是证据的一部分,比如只以嫌犯销毁证据的种种行动,裁定嫌犯杀了人(Murder of Danielle van Dam)。所以,科米避开明显的销毁证据,认为希拉里在删她的“个人”邮件中误删工作邮件只是“极度不小心”,是在为希拉里脱罪而有意装傻。

除此以外,美国媒体对希拉里的一系列这样的行为百般辩护。甚至在FBI报告发出后,美国媒体不惜以歪曲和谎言的形式,来误导没有读这47页FBI报告和科米对该报告的声明、而是相信几个主流媒体报道的美国大众。比如:

  • 媒体以科米的共和党身份,来说明对电邮门调查的公正性,而对作为民主党政府的一部分的科米的结论中,十分明显的偏袒和自相矛盾,视而不见。
  • 媒体说希拉里是无意违法,而是因为她是个技术盲。从该FBI报告中希拉里团队删邮件的过程,可知删邮件的其实是技术控。
  • 媒体附和希拉里的公关,以少量邮件机密分类随时间的变化,说希拉里私人邮箱中的绝密(TOP SECRET),机密(SECRET),和秘密(CONFIDENTIAL),大都是过于谨慎(over-classification)的标识,来间接给希拉里减轻责任。但是按照该FBI报告里的详尽调查,这些分类都是合适的,比如,在一个后发现的Gmail信箱里,只有0.6%的邮件的保密级别随时间的变化(Additionally, the FBI determined that 302 of the 940 emails in the XXXX@gmaail.com account were not found in the set of emails Clinton produced to State in December 2014. Of the 302 emails, the FBI disseminated 18 to USG agencies for classification review. State determined one email to be classified SECRET when sent and to be classified CONFIDENTIAL currently. State determined one email to be classified CONFIDENTIAL when sent and to be classified UNCLASSIFIED currently.)。希拉里的律师也在该FBI报告中承认涉及的机密分类是恰当的。科米在声明中也强调了机密分类的准确性。在这个问题上,媒体是完全的歪曲。
  • 媒体没有报道,作为美国国务卿的、和律师出身的希拉里本人,在该FBI报告中的辩解,居然是在4年当国务卿期间里,她对这些保密分类完全没有注意(When asked of her knowledge regarding TOP SECRET, SECRET, and CONFIDENTIAL classification levels of USG information, Clinton responded that she did not pay attention to the “level” of classification),和她把文件中的秘密标识“(C)”当作A到Z的序号(When asked about the email chain containing “(C)” portion markings that State determined to currently contain CONFIDENTIAL information, Clinton stated she did not know what the “(C)” meant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paragraphs and speculated it was referencing paragraphs marked in alphabet order)。这种辩解表明,希拉里要么是在挺着脸撒谎,要么完全不称职。
  • 媒体说希拉里的前任也违规用黑莓智能手机,但是刻意隐瞒了该FBI报告中,希拉里的前任鲍威尔(Powell)明确地告送她不能以私信处理公务,和更不能私存公务邮件(In his email reply, Powell warned Clinton that if it becomes “public” that Clinton had a Blackberry, and she used it to “do business”, her emails could become “official records and subjected to the law”. Powell further advised Clinton, “Be careful. I got around it all by not saying much and not using systems that “captured data”.)。
  • 媒体附和该FBI报告中克林顿团队的说法,说交给国会的邮件是一个无能的下属根据邮件地址和标题搜索的结果,而没有看邮件的内容(by only searching the “To”, “From”, and “Subject” fields of the emails),也没有征求任何希拉里本人的意见(Clinton was not consulted),所以漏掉了很多相关的邮件,包括大量绝密的邮件。问题是这个如此简单的“搜索“为什么要花了一个半月?而且哪个律师团队会不仔细过目、并反复讨论给政府的每一份文件?希拉里的律师团队,作为正式的助手(Chief of Staff和staffs),随希拉里一起入职外交部;给希拉里的邮件,多是他们先看后再呈交(Abedin, Mills, and Sullivan, were most frequently in email contact with Clinton, accounting to 68% of the email sending directly to Clinton. In addition to sending Clinton messages they wrote, Abedin, Mills, and Sullivan reviewed emails they received from other State employees, USG contacts, and foreign government contacts, and if deemed appropriate they then forwarded the information to Clinton. Multiple State employees advised they considered emailing Abedin, Mills, and Sullivan the equivalent of emailing Clinton)。但是在回应国会调查令选择邮件上,该律师团却集体失踪,让一个无能的下属花两个月、糊弄希拉里本人、希拉里律师团队、和国会?所以,希拉里团队的声称,和该FBI报告在此的不继续追究,都是对常识的公开蔑视。
  • 媒体附和该FBI报告中克林顿团队的说法,说删邮件是希拉里不知情的情况下,希拉里律师团和服务器公司的私自所为。问题是美国哪个律师在采取任何行动前,不反复让雇主确认并签字的?律师和服务器公司这种胆大妄为的私自所为,从根本上颠覆了商业关系,在正常情况下会让律师和公司丢执照的、至少会招致法律诉讼和大量的罚款。但是处罚在哪里?除了黑手党的律师,又有哪个律师这么大胆地主动替雇主单责任?几个律师就敢绕开希拉里,私下视国会调查令如儿戏?
  • 媒体为了不让大众读FBI的这份报告,刻意把报告说成是枯燥的技术细节。但是报告本身,是非常生动的事实发现的记录,对于有生活经验的人,可以推出事件大致的发展过程,和调查的各方如何在撒谎、或者违反常识地刻意装傻的。笔者建议每个人都去读一遍这份如此有意思的政府文件,看看纳税人巨款养着的美国政府在如何运作;并对照美国各媒体对该FBI报告的解读和报道,看看什么叫美国式的愚民政策。

所以,FBI领导人科米对FBI调查报告的解读,和美国主流媒体在希拉里电邮门中的运动新闻主义,说明在现代美国,左派精英是在法律和常识之上的人上人,和美国对左派精英,不是一个法制国家、和有新闻监督的国家。一脉相承的是,美国新闻界,受制于身份政治,避免严厉批评作为黑人的奥巴马总统;对国务卿希拉里以其身份、给自己的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拉赞助的不端行为,轻描淡写。这其实暗合卢梭主义否定法制、否定常识、崇拜左派精英、和以人定立场再以立场决定行动的传统。

4.3 美国的腐败问题

希拉里如何以演讲费的方式,把名义上公益的克林顿基金合法变成自己的私人财产,只是冰山一角。在美国,在联邦层面的从政是发家致富的最佳捷径。给政治人物的天价演讲费和稿费是美国一种公开而合法的腐败的形式,比如美国民主党前总统奥巴马(Obama)和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标准演讲费,在2016年,都是40万美元——美国顶级政客一次三十分钟的演讲收入是普通美国家庭一年收入的7倍;与此对比的是,日本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安培晋三,其妻子是日本曾经的最富商人的女儿,其全部家庭财富仅是普通日本家庭一年收入的19倍。奥巴马最近的两本书的写书签约费是每本65百万美元,并且还有后续的丰厚版税收入。天价演讲费和稿费的收入,远超政客从政府拿到的工资收入,比如奥巴马作为美国总统的45万年薪,占其当总统时的实际收入的15%左右。在当选参议员以前,奥巴马是一个年收入不到3万美元的社会活动家。当选州参议员以后,他的年收入增加到11万美元。当选联邦参议员以后,他的年收入马上剧增到1百多万美元。可谓权与钱上的一步一个台阶。

按照《纽约时报》报道(《在中美高层之间游走:赵小兰和她的家族航运生意》等),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尼(McConnell)的妻子赵小兰,也是美国的前交通部长。她家族的福茂集团(Foremost Group)的主要生意,就是从江泽民时代以至少两份与中国政府的长期合同,开始垄断了往中国大陆运送铁矿石的生意,并攫取暴利;其商业舰队多用大陆银行的特批贷款、由大陆船厂打造。赵小兰的父亲赵锡成与江泽民是同学,据传闻福茂集团在大陆的海运方面的专项垄断,是江泽民在成为中共领导人后特批的,以此维护对美高层的统战关系。赵氏家族和福茂集团为麦康尼的直接政治捐款,至少有4百万美元。

按照公布的个人税表,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佩罗西(Pelosi)在2008年的个人财富是32百万美元,在2018年是115百万美元。佩罗西和她丈夫保罗(Paul Frank Pelosi)致富的主要途径是靠危险性极大的股权交易(Nancy Pelosi’s husband has stirred scrutiny for years over his stock purchases),而且普遍被怀疑是利用了国会政治的内部交易(inside trading)。按照数据细节(FinePrint Data),佩罗西和保罗在股票上在2019到2021年间的增益是96%,也是2020年国会中股票和股权交易量最大的成员:

  • 在拜登政府宣布美国政府大规模清洁能源汽车以替换联邦政府的用车的0.17兆美元的计划前几天,保罗买了1百万股的特斯拉的股票。
  • 在微软宣布和政府的一项220亿美元的合同前几天,保罗买了15千微软的股权,并在事后净赚1.4百万美元。
  • 在2021年国会司法委员会决定放过科技大公司如谷歌和亚马逊的不受制约的权力(unregulated power)的前几天,保罗买了4千股谷歌母公司的股权,并在事后净赚5.3百万美元。
  • 在美国芯片法案(CHIPS and Science Act)被搁置一年后,保罗买入一百万股硅片商Nivida。几个星期以后,该法案通过。因为这一交易受到广泛的内部交易的质疑,保罗在正式批准前一天把股票卖出,损失0.34百万美元。这从侧面说明保罗是有准确的内部信息的——这次不是因为经济而是因为政治原因的内部股票交易。

这种利用政治内部信息在股市上赚钱的行为,不只是佩罗西一家,而是国会中的普遍现象。大鲸鱼网站(unusualwhales.com)根据国会公布的各议员自我申报数据表明,美国国会议员经常性地利用职务之便,在股市上获得远超过华尔街最好职业炒家的利润(On Life, Liberty, and Stock Markets),比如:

  • 国会议员炒股的增益长期远超华尔街。
  • 国会议员大量炒作收益极大但是风险极大、一般只有顶级职业炒家敢大量炒作的股权。
  • 参加国会各委员会的议员往往买和议题相关的股票,并经常性地领跑市场。
  • 在国会听取新冠在武汉爆发并会是全球性事件以后,多位与会的议员马上在会后抛售大量的股票。在川普总统宣布9.5兆美元的新冠疫苗计划前几天,多位议员买入大量疫苗公司的股票。

对于美国政治家,有禁止利用内部消息赚钱的法律,但是基本上形同虚设。与之对比,在华尔街,禁绝内部交易的普遍做法是禁止有内部消息的人买卖该股票,禁止员工买卖股权和短期炒股,甚至多数商业银行(investment banks)和经纪公司(brokage)禁止员工买卖股票、只允许员工长期持有基金。以华尔街的标准的禁止国会议员炒股的提案,刚被议长佩罗西否决。

除了炒股,美国政治家和他们的家属直接以索取投资或者当董事的方式赚取暴利。现在,最著名的就是现总统拜登的儿子亨特(Hunter)在拜登当副总统期间的案子。这里,有必要分析一下亨特的职业轨迹,以显示美国政坛上长期的权钱交易、和美国也有官二代的问题:

  1. 亨特于1996年从耶鲁法学院毕业后,以底薪10万美元的新人起薪,开始在銀行控股公司MBNA就职,并在两年内成为该公司的执行副总裁。在以后表扬亨特的演讲中,拜登认为亨特的这个薪酬是为了服务家乡而拿了低薪,他的起薪应该是14万美元,虽然亨特的同班同学的就职的平均新人起薪是8.5万。多年以来,拜登在积极推行MBNA支持的有关金融信用(credit)的法案,并从MBNA拿到大量政治捐款——被当时的媒体称为“MBNA的参议员”(the senator from MBNA)。
  2. 亨特和拜登1988年竞选美国总统的竞选顾问奥迪克(Oldaker),于1999年成立游说公司,并于2002成立新的游说公司(Oldaker, Biden & Belair)。该公司成立不久,收费1.5百万美元,帮助位于拜登选区的德拉瓦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获得24.8百万美元的国防、学生交流计划、和研究吸毒与酗酒的联邦经费。MBNA也向亨特的游说公司支付了几百万美元的游说费。
  3. 亨特于2001年离开MBNA,进入克林顿政府的美国商业部,主管商业政策的制定。亨特同时在他的游说公司兼职,兼职的底薪是10万美元。因为亨特的游说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帮顾客拿到联邦经费,而让这种兼职有了明显的利益冲突,在一般的公司雇佣合同上是不允许的,却被美国政府所允许。
  4. 亨特和拜登的弟弟詹姆斯(James),于2006年,以一张8.1百万美元的白条(promissory note),买下一家国际基金公司(Paradigm Global Advisors),但是该白条从未被兑现或偿还。在2006年,拜登只是一个普通的参议员,却在权钱上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亨特在2006年至2011年期间,担任该公司的总裁,年薪1.2百万美元。
  5. 从2006开始,亨特成立多家国际基金公司和法律咨询公司,并且同时是多家公司的董事会中的高薪成员,包括美国联邦铁路(Amtrak)的董事会(the board of directors)成员,5年内在本地开会43次挣33万美元——这属于亨特职业生涯中的低薪服务了。
  6. 2008年,拜登成为奥巴马政府中的副总统。2013年,拜登在以副总统去中国进行正式访问期间,带着亨特并把亨特当面介绍给中国有关方面。从2013年到2018年,中国政府所直接掌控的公司共向亨特所拥有的各公司付咨询费14.8百万美元。同时,亨特以42万美元的极端低价(0.25%),拿到由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作为幕后的、于2013年与亨特合作成立的、成立时规模在150亿美元的私募基金(BHR Partners)的10%的股份,该基金的主要业务是在世界各地买战略资源并转手给中国政府。
  7. 作为奥巴马总统的副总统,拜登主管对乌克兰的经济援助,和反腐计划。因被当时的乌克兰总检察长梭卿(Shokin)调查贪腐问题,乌克兰天然气寡头兼乌克兰政府的资源和能源部长佐洛科斯基(Zlochevsky)于2014年雇佣亨特作为他天然气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月薪5万美元;同时雇佣亨特作为他的律师。亨特在2014至2016年间的个人收入是0.83,0.86和2.5百万美元,同时亨特的公司从乌克兰的账面收入是11百万美元。2016年,拜登副总统领导西方联盟,以梭卿在该天然气公司有投资为理由,成功地促使乌克兰政府罢免了乌克兰总检察长梭卿,对佐洛科斯基的腐败调查限制在2014年以前,和正式声明拜登父子在乌克兰没有腐败行为。
  8. 2019年,在和新当选的乌克兰则连斯基(Zelensky)通话时,川普总统以军事援助为筹码,希望乌克兰启动对拜登父子你在乌克兰腐败问题上的调查。这一举动导致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于2020年一月弹劾了川普总统。在那以后,任何质疑拜登父子在乌克兰的行为,都被视为通俄者污蔑乌克兰和美国的阴谋,美国并为此制裁了多位为此发声的乌克兰的前官员,虽然奥巴马政府内部从2014年起就广泛担忧拜登父子在乌克兰的行为构成了利益冲突。
  9. 亨特个人是长期吸毒和烂交者。虽然他的收入很高,但是因为穷奢极欲,仍然长期债务缠身,而且导致他行为不正常。他在2019年4月把两台个人电脑送到家附近的电脑维修店去修,却忘了去付费并取回,并不回答店主的反复电话联系。按照当地的法律,6个月后的2019年10月这两台电脑归店主,店主打开电脑,发现了大量吸毒和猥亵诱奸未成年少女的犯罪录像,于是店主马上按照相关法律向FBI报告,并让FBI在当月取走了这两台电脑。但是店主直到2020年7月仍然没有看到FBI采取任何行动,或者联系他,甚至拜登未受任何影响、成了正式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于是店主把附录的录像给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团队,由《纽约邮报》披露。披露以后,亨特在中国的美国合伙人布杜林斯基(Bobulinski),也站出来作证亨特在中国的商业行为就是索贿,所以他最终发现了真相并退出了合作。美国主流媒体开始拒绝报道此事,然后群起攻击此事完全是拜登的对手造谣,并借民主党在国会情报委员会中的多位议员的谎言,和50多位前FBI和CIA领导人或高级官员对此的公开信,说它们都是俄国情报机构假造的(Russian disinformation)——是俄国情报机构和川普共谋的继续。同时美国自媒体如脸书和推特在大选前大量封杀有关拜登父子贪腐嫌疑的消息。
  10. 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国主流媒体才承认最初的《纽约邮报》的报道是正确的。但是媒体没有对该案的继续追踪,也一直忽略布杜林斯基的公开证言、和亨特的一系列相关活动,只是在媒体上给亨特黄金时间让他来自说自话,把他作为总统儿子索贿受贿的国家大事,和吸毒及猥亵多位未成年少女的犯罪画面,轻轻化成吸毒的个人小事。FBI也没有对亨特采取任何后续行动。因为担心个人的人身安全,揭露亨特的电脑店店主和杜林斯基均已移民瑞士。
  11. 作为现在美国总统的独子,亨特拿到了一个2百万美元写书签约费,并以7.5万美元到50万美元的价格成功地卖出了多幅个人的画作,虽然亨特写的书卖了仅一万本,而且亨特本人没有受过任何在作画方面的职业训练。

美国政客的这种致富的过程,比很多法制不健全国家的政客的直接贪污受贿还夸张,也受到甚少的限制。所以,美国合法和非法的腐败问题很严重。但是根源运动新闻主义的原则,美国主流媒体只是报道共和党方面腐败的新闻,如赵小兰家族的问题,如大肆报道川普总统在遗产继承和日常业务中可能的逃税问题,虽然川普总统大概是这几十年来唯一因为从政而大亏的政客。但是对左派的腐败问题:

  • 不报道,如奥巴马总统随职位的财富爆增,和名义上的公益基金克林顿基金如何以演讲费和管理费的方式被私有化,
  • 或者保护性地报道,如希拉里以美国国务卿的身份给克林顿基金拉赞助,
  • 或者抵赖性地报道,如拜登父子的贪腐问题。

美国的这种制度性的腐败,已经长期化、合法化、和成熟化,使成熟的美国政治家,很难挑战这种制度本身。

4.4 川普执政时期的美国内政

与媒体处处偏袒希拉里和其它左派领袖相极度对比的是,美国各主流媒体对希拉里的政治对手川普总统搞大肆的人身攻击、和抹黑造谣。

川普当选总统后,美国媒体带领下,左派在美国全国掀起了不承认川普是总统的热潮(Not My President!),这不仅撕裂了美国选民的传统共识,以后这种极端的党同伐异观念估计会长期困扰美国。除了媒体,美国军队的最高指挥军人官Miley也不再把川普总统视为军队的总指挥,而是暗中另搞一套政策,比如因不满川普对中国的敌视、瞒着政府与中国军方私下沟通。美国被川普总统任命的国防部长Esper,卸任后在媒体夸耀他是如何给川普总统处处拆台的;其实如果他不同意川普的政策,按照惯例他不应该接受任命,或者公开诉诸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与媒体,而不是像打入敌人心脏的地下党这样地暗中搞破坏。媒体为了反川,却大赞这种暗中破环的地下党式的阴险手段。这从根本上动摇了民主制度的基石。

对于川普勾结俄国改变美国大选的案子,川普的前任奥巴马总统早已从情报部门知道它是不足信的来自民主党总统竞争对手班底的政治宣传,并且知道所谓的证据都是经过希拉里的律师之手伪造的。但是因为川普是左派的敌人,奥巴马不撤案,甚至为了让FBI基层继续调查子虚乌有的川普通俄案,FBI高层把消息来源,从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和民主党总部,说成是司法部。媒体更是跟风铺天盖地大肆宣扬很多假证据、把这个案子说成是铁案,除了严重干扰川普的执政,还造成了民众对川普卖国行为的猜疑和憎恨。但是在川普卸任以后,媒体的这种指责马上销声匿迹,说明媒体自己知道这是无稽之谈而不再继续深究。

秉承运动新闻主义,媒体对川普总统的一举一动吹毛求疵,同时对接任他的拜登总统无限赞扬:

  • 因川普当总统时脸和脖子的皮肤颜色不一致,美国媒体大肆炒作嘲讽,甚至以此推断出川普爱化妆、太自恋——已经有了精神病。相反,在正式场合,拜登经常不知所云,所问非所答,甚至在当总统初期几次莫名其妙地当众下跪;拜登总统在和英国首相的共同记者招待会上,因为年迈放屁拉稀而匆匆赶走所有记者,这事反映了美国总统的身体是否合适其职位,是一件国家大事,但是美国媒体集体不报道;自媒体平台热衷狂删对拜登总统的一切不利言论。
  • 媒体和川普总统的发言人天天唇枪舌战,比如把川普的一个科盲性的提问,歪曲成美国总统号召美国人民自己注射洗衣用的漂白水,并且大肆批判;其它川普总统的言论,包括川普竞选总统的口号“让美国更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都是反民主的、和种族主义的,都被主流媒体分析出了分析出无限的祸心。相反,拜登当上美国总统后,很少公开露面,基本上不接受记者的自由提问,只是按照提词照本宣科;同时一改以前美国总统在记者面前被质疑的传统,拜登总统只接受友好记者事先提交的提问,和独裁者对待新闻记者的方式如出一辙;美国媒体却毫无异议乖乖遵守。
  • 按照美国媒体,川普总统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为纠正不公平贸易让制造业回美国而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Trade War)、和追责新冠来源(China virus)、均是种族主义。然而,拜登总统上台后的经济政策是直接与中国做贸易切割,他的2022年的国情咨文(The State of Union 2022)全面抄袭了Trump总统的国策,甚至是直接把Trump总统的竞选口号当作演讲主线,美国主流媒体却是一片极度赞扬之声。

新冠病毒在武汉最初爆发后,当政的川普按照预防严重流行的原则果断与中国断航。这一决策被媒体大肆攻击成种族主义,加上川普面临因要求乌克兰调查亨特的索贿受贿案而被弹劾的巨大政治压力,在新冠病毒在欧洲爆发后,没有胆量尽快与欧洲断航,使新冠病毒主要由欧洲入侵美国。

美国主流媒体对左右两派的群众态度完全相反。因为大量的选举舞弊指控,令人生疑的JB曲线,和选民在宣布选举结果那一刻的1月6日大量进入国会,2020年的总统选举是美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按照惯例,国会应该就此事独立调查,要么严惩作弊者,要么严惩造谣者,让选举这一最基本的民主程序重新赢得人民的信任。然而,令人失望的选举后上台的国会中的民主党多数拒绝国会独立调查,而是只是在两年以后,以少数著名的反川普总统的议员组成一个小的特别调查组(The Select Committee To Investigate January 6 Attack On The United States Capitol),在调查以前已经认定2016年大选没有作弊、所以质疑大选就是反民主,和已经把1月6日的事件定性成右派暴徒(rioter)的对国会的袭击(January 6 Attack)。其实,绝大多数1月6日去国会示威者都在国会前门的广场上和平示威情愿。同时,按照大量的民间的实时录像,国会警察在国会后门主动放开警戒线,放少数不安分的示威者到国会大门前,然后国会警察打开国会的后门,那扇电磁门也不是示威群众能够靠人力从外面砸开的;示威者进入国会的行动,打断了少数参议员如德州参议员科鲁兹(Cruz)准备好的质疑选举的进程。个别带头砸国会门窗并号召闯入国会的人是BLM运动中左派的组织者,和佛州众议员盖茨(Gaetz)公开指控一个事前号召闯入国会的人是FBI的卧底。所以,事件发生的疑点应该彻查。无论事件是如何发生的,大部分示威群众是在警察引导下进入国会,在国会内只是喊口号、一起朗读圣经,和拍照留念,并且大多数人自发维持秩序,和在场的国会警察的关系非常友好,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按照常识是无罪的。至今仍有超过8百名美国公民因为在1月6日进入国会在各地受审,几十人因此自杀,很多公司在压力下根据录像或者亲人的举报,把没有进入国会的示威者也开除。媒体对这些人的遭遇一片噤声,这和美国各主流媒体对着背景上被焚烧的城市熊熊大火,把不久前在各城市发生的大量左派街头运动中的打砸抢烧,包括有组织的暴力行为(Antifa),和大规模的洗劫商店,说成是“请愿者”(protestor)的“和平的运动“(a peaceful movement),成为鲜明的对比。当BLM运动中暴徒在各地冲击警察局、法院、商铺并纵火时,联邦派出警察应对,就是媒体口中的镇压群众运动的种族主义;但是,1月6日示威是基本和平的,左派控制的国会却事后对首都进行严厉的军管,在各处架设铁丝网,并在此气氛下完成确认2020年大选和权力交接。为了配合这种疑似军事政变的做法,美国各主流媒体大肆宣扬子虚乌有的右派民兵将武装起义的新闻。所以,美国对2020年大选和1月6日事件的调查和处罚,颇有政治迫害的嫌疑;而在运动新闻主义的原则下,媒体对于这个疑似的“国会纵火案”,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4.5 川普时期的美国的外交

朝鲜发展核武器和远程导弹的问题困扰了世界二十多年。以前,凡是在这方面有了新的危机,西方都去求中国利用中朝的特殊关系来解决问题。这二十多年,这种外交努力造成了朝鲜在核武器和远程导弹技术上的突飞猛进,直到朝鲜用武器化的核武器和远程导弹直接威胁到包括美国阿拉斯加和西部的大半个世界,特别是屡屡以正式外交的形式威胁它的邻国韩国和日本。川普抛弃了这种外交思维,而是直接和朝鲜领导人谈判,从而向全世界展示了朝鲜发展核武器和远程导弹的真正后台是谁,建立了对朝鲜的国际统一战线;并以武力威胁回应武力威胁,让朝鲜在战争威胁上不再敢像以前那样咄咄逼人。但是因为直接谈判中川普和朝鲜独裁者握过手,所以美国媒体大肆攻击川普如何与独裁者合作,暗涵他也是独裁者。其实历史上和大独裁者握手的美国总统很多,比如民主党的总统英雄小罗斯福(Roosevelt)不仅和上个世纪最大的独裁者苏联的斯大林(Stalin)多次握手,而且主动出卖了很多利益给苏联,包括中国的领土和中国的政权——与此相比,美国媒体对川普在这方面的攻击,是完全有失公允的。

川普总统的晚期国际战略,是以精确杀手导弹精确除掉和威胁恐怖主义的领导人,从而避免大规模的地面军事行动。比如川普以精确导弹,直接以导弹刺杀了在国外搞恐怖主义和在国搞恐怖镇压的伊朗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的司令苏里曼尼(Soleimani);这一活动有效地抑制了伊朗对国际恐怖主义的直接支持,并给伊朗国内的反对者以稍许的安全感。但是美国媒体一致以此把川普总统定为比苏里曼尼更可怕的恐怖主义者,因为他破坏了世界的固有制度。在此威赫原则下,川普政府制定了从阿富汗的全面撤军计划。按照《纽约邮报》援引军方人士的话,和军方事后在国会的证词,川普的继任者拜登为了否定川普的有效作法,完全否定了军方已经制定好的计划,而是突然和匆忙地发号施令把军队撤出来,撤退以前不仅放弃了大量武器——包括美国最先进的武器,而且违反美国历来的原则,没有通知在阿富汗的美国公民,包括给美国军方提供服务的合同工、和在阿富汗的美国记者。拜登的这一改弦更张的决定造成了阿富汗形势的大崩溃,和巨大的人道危机。因为这种作法负面反应太大,拜登撤军后马上又大举把更多的军队往回派,让它们在民用的乱哄哄的阿富汗国际机场,成为恐怖主义的目标而无有效的还手之力。美国主流媒体在泛泛指责拜登办事不利的同时,丝毫不提及失败的真正原因,怕报道给川普任何正面的映像;反而有意把失败的原因归结于川普欺骗了拜登。

过去的三十年,美国对中国一直采取绥靖的政策,尤其是民主党的克林顿政府,先是把中国在美国出口的最惠国(Most Favorable Nation)待遇与人权问题脱钩,然后是以通过经济来改善将来中国人权的借口、帮助中国进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但是,中国并没有遵守要进入世界贸易组织与美国达成的协议,在向美国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dumping)产品的同时,二十多年中一直违规拒绝美国的公司在教育、医疗、金融、能源、和建设方面进入中国,并以市场要挟非法获取技术与知识产权。在中国国内,中国政府有意压低工人工资,以暂住证制度拒绝工人自由选择工作,以户口制度拒绝工人在工作地组织家庭,以颠覆国家罪来逮捕任何工人的自发组织和维权,甚至不承认工人的身份、而是把他们称作“农民工”。中国政府对教育、医疗、金融、能源、和建设方面的垄断,使这个几个方面中国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国家,也使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在教育、医疗、养老、和基本住房保障方面使人民透支的国家。中国政府以维稳的借口对内镇压、使中国国内的人权状况在这十年极度恶化,也恶过中国的80年代。所以美国让中国从美国赚取贸易红利在人权方面的期望,完全是错误的,但是美国对此长期视而不见。同时,因为中国在贸易上的长期违规严重地损害了美国自身的利益,并造成了美国制造业的大萧条和中西部美国工人的大规模长期失业。在此极度不平衡的贸易操作下,从2000年到2016年,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有3.3兆美元,年度贸易顺差一度占到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8.7%(2007年)。中国政府用从美国取得的巨额贸易红利后,长期以此红利资助西方的国际敌人或敌对势力,并在西方经济制裁的国家大量地投资。仅这些按照美国《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和《国际关系》(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杂志的部分披露,中国给俄国直接援助0.37兆美元(更多的以购买石油溢价的形式)、给巴基斯坦直接援助0.24兆美元、给安哥拉直接援助0.16兆美元、给委内瑞拉援助性贷款0.67兆美元,这几笔部分援助就已经超过了中国对美国的所有累计贸易顺差的1/3。所以美国对中国贸易,已经在对内和对外的各方面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但是在美国左派和美国的各主流媒体口中,美国的国家利益是帝国主义的当代象征,已经是个负面的词,所以美国媒体对此也基本上不闻不问,而是一味地给全球化唱赞歌,把全球化当作消灭世界贫困的美国给世界的国际福利。作为美国国内企业家的一员,川普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中,以对华贸易对美国的损害,赢得了选民的共鸣;而他的对手希拉里,给长期失业的美国产业工人的应对措施,是回炉去重上大学(go back to college)、以适应美国克林顿政府开始实行的把制造业外迁、只搞研发的新经济(New Economy)。川普当选总统以后,他的一个主要的外交政策就是逆转克林顿总统的把制造业推向海外的国策,试图以对中国的关税来减少和停止这些巨额贸易顺差(Trade War),并以降低企业税吸引制造业回流美国。这一努力,使中国的贸易顺差从2015年的0.36兆美元,降低到疫情前2019年的0.6兆美元,同时大大提升了美国国内的经济。川普的前任奥巴马,也制定政策让制造业回流,但是奥巴马的政策致力于国家对个别企业的优惠,而不是像川普一样以对内减税、让市场经济发挥作用的方法。对川普总统的这个外交政策,美国各主流媒体充斥着怀疑、嘲讽、和批判。但是当川普的继任者拜登总统采取更激进的与中国贸易脱钩的政策,美国媒体却毫不质疑。同时拜登政府以提高美国企业税的方式、和以向内大撒币提高劳动成本的方式,让美国对华的年贸易顺差,在2021年重新达到2015年的0.36兆美元,也让美国的通货膨胀,从川普总统时期的2%,猛涨到今天的9%。在今天按照客观的各经济指标、美国已经进入经济衰退(economic recession)以后,美国各主流媒体仍然跟着白宫与经济部,大唱今天民主党领导下的经济是如何健康。

二战以后,美国承担了保卫西方的重任。但是各盟国只享受美国的保护,却不想尽义务。冷战以后,美国在军事上的花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5%左右,和政府总开支的10%左右。与之相比,德国在军事上的花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2%左右,和政府总开支的3%左右。美国一国平时的军事开支,超过所有盟国的军事开支总和的两倍。除了平时的花费,美国为了保护西方世界的自由,进行了多次耗资巨大和牺牲巨大的战争。这些军事花费,让美国经济从二战后一直为了维护世界的自由做出牺牲,使它的国民生产总值,从二战后的唯一主要工业国,到1960年的40%,到今天的25%,也使美国今天难以为继。但是美国媒体对此不公平从来不质疑,美国历届政府听之认之。各盟国在享受美国的保护的同时,利用美国的军事行动所造成的经济壁垒,大赚其钱。比如2014俄国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并且派武装去乌克兰东部搞分裂活动;而美国当时的总统奥巴马的应对软弱无力,使俄国可以从容消化侵略的成果。同时美国默许德国停止本国的能源生产、加大从俄国进口石油天然气、和修建绕过乌克兰的新的输气管道(North Transgas),使德国对俄国的能源依赖,在俄国入侵乌克兰以前,达到43%。与前任不同,川普总统同时多次表示对德国依赖俄国完全能源的国策的不满,并且要求德国增加军费对抗俄国。但是美国媒体又借此对话攻击川普是法西斯战争狂人。欧洲特别是欧共体的领头羊德国,在2014年俄国入侵并吞并乌克兰1/4的领土以后,加强与俄国的经济合作,停止国内的煤电和核电生产,转而完全依赖俄国能源,是俄国2022年企图灭亡和吞并乌克兰野心的基础。所以在德国的国际行为上,美国媒体对川普的大批判看起来完全错了,却完全不反思和道歉。

在乌克兰问题上,与只会说漂亮话的奥巴马不同,美国川普总统上任不久公开对俄罗斯独裁者普京口头威胁道:“你敢再动乌克兰一个指头,我就去莫斯科拆洋葱头”,普京也只敢打个哈哈(Trump:“If you touch Ukraine in anyway, I will bomb Moscow.” Putin: “No way.” Trump: “If that happened, I would be very sad to see so many beautiful golden domes being blow up—very sad.”),所以在Trump任上俄国不敢轻举妄动。在川普总统执政期间。美国和俄国的接壤国家波罗的海三国与波兰加强了军事联系、派驻军,开始大量军援乌克兰,比如在这次在俄军入侵中大显神威的标枪步兵反坦克导弹,就是川普上台后的2017年开始援助给乌克兰的,而且在那一段时间以美国威胁俄国达成的和平时期,西方的英语国家给乌克兰军队全面的新式训练,使乌克兰军队脱胎换骨。事实证明,川普在2016年上台后的欧洲外交政策是有远见的,媒体现在仍然延续把俄国入侵乌克兰说成是川普通俄的结果。继任的拜登上任后,先是明确宣布美国和北约不在军事上保护乌克兰,在战争爆发前5个月确认俄国将大肆入侵乌克兰以后:

  • 按照《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拜登政府为战争在盟友中间做了大量的秘密准备工作,
  • 按照《纽约时报》的报道,拜登政府只是恳求俄国的支持者中国去调停、并且反复被中国拒绝和羞辱;
  • 但是按照两篇报道,美国和北约一直没有给俄罗斯明确的军事威胁,使俄国以为美国和北约将采取和2014年俄国入侵并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和东部两州相同的的立场:口头抗议、并进一步牺牲乌克兰的利益。

从此推测,拜登政府改变了以往美国在乌克兰的防御方针,不是再继续防止侵略的发生,而是在搞诱敌深入。拜登政府的这种国策的转变是否更合理,应该是民主讨论的,因为与俄国的热战很有可能会引起足以摧毁人类的核战争、至少有可能把明天的乌克兰打成今天的叙利亚。拜登政府给乌克兰的大笔军事援助,被大肆贪污,按照民间救援组织者和记者奥曼(Jonas Öhman)的估计,能够到乌克兰前线的只有30%。但是与指责川普那段保卫乌克兰的话是出自战争狂人不同,美国媒体和学界却对拜登主导的更危险的国策转变,和专制式的外交手腕,无任何异议;奥曼的负面评价也马上被媒体屏蔽。对于这种重大的国策,决策时没有民主程序,事发后没有对国会的说明和回答质疑,这也是美国民众所反感的黑幕式的的决策过程——即所谓的深层政府(the deep state)。但是深层政府这个词本身,就是美国各主流媒体非常忌讳的,并一直把它当作民粹的阴谋论。

4.6 新冠疫情

运动新闻主义和其隐含的对人的斗争哲学,早已超过了媒体的范畴,而大肆入侵学院、科学界和国际组织,它所起的作用已经到了荒唐的地步。比如在这次新冠(COVID-19)疫情期间:

  1. 因为美国的抗疫领导者福奇(Fauci)博士反川普总统,而被美国媒体当作美国的英雄和科学的化身热捧,虽然福奇作为美国在传染病上的最权威官员,在新冠疫情是否严重、美国当时能不能有效探测和治疗病毒、和公众是否需要带口罩等这些关键问题上,在新冠疫情最关键时刻都给了美国人民全部完全错误的答案。福奇本人,从七十年代末就开始从政,说他是科学家是非常勉强的。
  2. 新冠病毒的爆发地是中国的武汉。在此之前,武汉的病毒研究所和美国合作,把不能入侵人类的自然冠状病毒改造成能够入侵人类的人工冠状病毒,即所谓的增加病毒功能实验(gain of functionality experiments)。因为这一成果对人类的危险巨大而科学价值非常有限,这一技术和相关研究马上在美国被禁。但是,福奇作为美国传染病方面的研究领导人和项目审批者,却暗中支持把这一技术由美国传给武汉病毒研究所,并以不同渠道拨款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继续发展该技术。因此,新冠病毒是不是该实验室在武汉的泄露,是个非常自然的问题。疫情在武汉爆发后,福奇马上组织西方科学家在科学杂志上声明新冠病毒的自然起源,并且竭力压制对此的不同意见,包括让世界上顶级的病毒学家(Andersen)做出与他的实验发现相反的公开声明。作为美国的医疗管理机构和最高学术机构的国家医疗局(NIH),居然顺应中国方面的请求,向全世界隐瞒了最初病毒的基因序列,并让中国方面多次无痕迹地修改公布的基因序列。同时媒体推波助澜,以种族主义者的罪名打击任何敢质疑新冠病毒起源的人,或者按照传统的以最初发现地命名病毒为武汉病毒的人,包括川普总统。川普下台后,美国媒体和民主党在新冠病毒的起源问题上,马上做180度的大转弯;这一系列操作让人目瞪口呆。福奇本人在2021年国会作证中强力否认他资助了武汉的病毒研究所的增加病毒功能实验,但是给福奇通过在纽约的非盈利组织(EcoHealth Alliance)向武汉病毒所输送资助的NIH高管塔白克(Tabak)明确证言资助的就是增加病毒功能实验。对于福奇的这种黑手党式的违法犯罪作法,拜登政府明确地保福奇,美国国会拒绝调查事件的来龙去脉,美国媒体明确地避免追踪调查。
  3. 在没有接触一个武汉的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没有看到一个中国新冠病人病历、没有读过任何一篇可信的溯源报告的情况下,世界卫生组织(WHO: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仅凭中国官员的一面之词,就非常匆忙地把新冠疫情定为自然起源。美国在世界卫生组织的代表,恰恰是福奇和武汉的病毒研究所,在研究新型能够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的秘密联系人、和通过第三方(EcoHealth Alliance)转手拨款经手人达斯泽克(Daszak)。而世界卫生组织组织的总干事谭德赛(Ghebreyesus),在疫情爆发后的溯源问题上,表现得像一个十足的奸商:在疫情汹涌爆发的紧急时刻,他在和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谈话中,不是如何调查疫情原因采取共同措施防止疫情扩散,和如何溯源以采取必要的医学措施,而是公开索取中国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大量额外捐款。两年以后,在众多的旁证下,世界卫生组织重提新冠疫情的起源问题,调查早就失去了原始的材料,已经属于大部分死无对证的要求。对于这种毫无职业道德的所谓世界卫生组织,为了不浪费美国纳税人的钱,和不继续同流合污,川普让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是恰当的,但是这一选择让美国媒体继续大肆攻击川普没有国际责任和愚昧。
  4. 新型疫苗(mRNA vaccine)在美国已经研发了十几年。在新冠疫情前,从未成功地形成过值得向美国药监部门报备的产品。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大药厂的新型疫苗却马上爆发成为疫苗中的科技明星,并在短期测试后、以90%和95%的防病率,通过美国药监部门的批准,并利用大量纳税人的钱、已经多次注射给了78%的美国公民,包括基本上不得新冠症的儿童。但是实践中新型疫苗的防病率却远低于这个数据,所以美国在全民注射疫苗后,必须封城封镇、全民带口罩、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停止非核心的经济活动——由此让美国经济受到了重创(The 2020 Covid Recession)。
  5. 当病毒变异后,美国药监部门仍然屡次要求把针对原始病毒的疫苗继续来给大众做加强注射(booster shots),就相当于用去年的过期流感疫苗来防止今年的流感,媒体和科学界不质疑这种做法的合理性。更可怕的是,在笔者周围的人群中、自媒体中,和在美国媒体无意透露中,打过新型疫苗加强针的人更容易感染病毒,这完全符合非针性疫苗所产生的抗体帮助类似病毒入侵人体的现象(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Diseases)。
  6. 为了给这种非常可疑的疫苗正名,美国药监部门宣布新冠疫苗无法防止病毒传播、却能够抑制重症。在实际预防病毒传播上和减轻重症上,大量研究却发现针对新冠病毒研发的高科技新型疫苗居然和不相干的和传统的流感疫苗不相上下(Flu vaccine could cut COVID risk),所以新冠疫苗减少重症可能并非它是新冠的特效药,而是外物入侵引起的人体免疫提升。可见,昂贵的新型疫苗所吹嘘的高科技非常可疑,它们通过的审批过程更可疑,美国人民很可能给美国的大医药公司的不成熟技术集体做了一次活体实验,并为此在财政上买了全部的大单。
  7. 在这些事实面前,媒体和科学界却从来不质疑美国大药厂在疫苗有效率上的虚假广告和虚假申报数据的责任,和美国药监部门的失职,而是不断高分贝地督促美国民众打疫苗。甚至,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根据新疫苗的临床表现,修改了对疫苗的定义,把防病不再作为疫苗的主要功能。
  8. 伴随着新型疫苗的大量注射,自媒体中有大量抱怨:疫苗引起心肌炎、和生殖疾病如流产和月经不调,美国媒体和科学界对此却是一片沉默。因为绝大多数的新冠疫苗都是以以紧急应用(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的方式注射的,加上国会对所有疫苗的免责立法,所以大公司不必对疫苗的副作用负任何责任。但是在美国媒体和美国科学界的话语中,任何对疫苗的质疑,都是反科学的,和都是病毒的帮凶。
  9. 为了进一步给大医药公司减轻责任,美国食品和医药局(FDA)非常反常地把大公司的疫苗申请数据保密75年后再公布。对于在法庭强令下已经公布的数据,自媒体上恶评如潮,但是美国各药监部门、美国各主流媒体、和各权威医院不置一词,让普通人在媒体荒漠前无所适从。
  10. 在新冠病毒在美国最初爆发后,川普为了鼓舞美国人民,宣布了法国科学家那时极不成熟的研究结论:氯喹(HCQ)能够减轻新冠病毒的症状、甚至治疗它。对总统这种极不成熟的举动当然可以非议,但是除了媒体对此的完全过度的大肆攻击以外,民主党的各州马上立法禁止医生用氯喹治疗新冠病毒、并且让各药房禁售氯喹——这就是完全没有道理了:那时治疗新冠病毒并没有任何药物,病人死亡惨重;而氯喹本身是已知毒性很小的老药,新冠病人又有很大的可能性自愈,给病人吃氯喹就相当于给感冒病人开维生素,也许在没有其它药时这点心理暗示就很有用;而且氯喹本身也可能有疗效——以后福特医院(Ford Hospital)同时做的大规模双盲实验,的确初步证明氯喹加锌对新冠病人有效。美国民主党的各州的这种作法,基本上就是为了反川普的政治把人民的生命当儿戏了。
  11. 为了给民主党各州的这种作法找科学依据,世界上最权威的美国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很快刊登了由世界上最权威的医学院哈佛大学医学院做出的氯喹有心脏毒性的新研究成果(Cardiac Toxicity of Hydroxychloroquine in COVID-19),这篇文章在疫情在美国最危险的时期,判了氯喹作为新冠病毒治疗药的死刑。氯喹的前身是化学奎宁,是美国二战租借法案中美国给盟国在价值上最多的战略物资,比如在中国四川贵州云南广西这片当时的疟疾猖獗的大后方由全民长期服用、支持了中国的抗战,这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化学奎宁的广谱安全性。氯喹又进一步减低了化学奎宁的毒性,并在世界上疟疾区广泛使用过,所以新发现的心脏毒性很是令人吃惊。哈佛大学医学院的那篇文章的数据在一开始就让人觉得来源很可疑,因为它是采自世界上几十个国家的不同的医院的病历。但是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法律法规、不同的语言、不同的药品、不同的仪器、不同的习惯、不同的表格、不同的流程、不同的经验,能够这么快比较、规格化、并得出统计结论基本上是天方夜谭。所以我完全不相信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会这么因为没有经验、而相信了做假实验数据的真实性——因为质疑数据的真实性、和它们是否有全部的授权能够发表,是每个医学统计学家要作的第一件事。哈佛那篇文章中规中矩,符合多方统计验证的标准,如果有作假,也基本上是在分析者参与下做的假。几个月后,因为违规不提供原始数据给读者验证,那两篇文章最后被作者撤稿。这两篇文章已经对全世界的抗疫运动做出巨大的干扰,但是相关人员没有一个受到处分、和媒体的质疑与追踪——虽然这是一个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医学学术欺诈事件。那以后至今,用氯喹治疗新冠病人,在美国仍然处于被禁状况——只因当时川普好心多了几句嘴。
  12. 2021年3月开始,新冠在印度肆虐。疫情杀死的人远超过印度各火葬场的容量,印度出现了满大街烧新冠死者的末日惨状,进而引起全世界对新冠病毒的大恐慌。5月5日,印度各州政府开始大规模用伊维菌素(Ivermectin)治疗新冠。5月9日,印度的新冠发病率开始下降。5月11日,印度联邦开始在全国用伊维菌素治疗新冠,印度新冠病情开始急速下降。印度由此脱离了新冠疫情的苦海。受此影响,从在美国的印裔族群开始,以非针对性用药的原则(Off-label Usage),用伊维菌素治疗新冠开始在美国流行。为此,美国疾病控制中心(US Center for Diseases Control)在2021年9月,以处方伊维菌素用量增加、和非处方兽用伊维菌素用在人身上的原因(ivermectin dispensing by retail pharmacies has increased, as has use of veterinary formulations available over the counter but not intended for human use.),禁止了以非针对性用药的原则用伊维菌素治疗新冠。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这一决定,是非常不恰当的:禁的表面原因是没有医生指导下的病人自己乱吃药,禁的结果却是禁止病人在医生的指导下、并由医生全权负责的非针对用药。为了配合美国CDC的这一决定,伊维菌素在民主党执政的各州的药房下架,美国媒体传播了大量伊维菌素对新冠病毒无效的新闻,科学界也匆匆发表了大量伊维菌素对新冠病毒无效的文献或预印本。以后,医学杂志发布印度疫情期间伊维菌素在印度某州医疗工作者中73%有效的文章(Role of ivermectin in the prevention of SARS-CoV-2 infection among healthcare workers in India: A matched case-control study),虽然只是一个简单明确的数据按照分类的对比,仍然要被打上“数据统计很可能错误”(the statistics is probably wrong)的编辑按语才能发表。印度大规模给病人开伊维菌素与新冠死亡率之间,有极强的正相关性,媒体和科学界却对这个相关性有意忽略。按照新德里的新冠抗体检测结果,新冠的感染率,在2021年3月是50%、在2021年3月是67%、2021年10月是95%,所以这个强相关性是无法用新冠疫情在印度在5月11日开始达到群体免疫来解释。相关性不等于因果关系;但是在这个相关性得到合理的科学解释以前,也根本不能断言伊维菌素对新冠无效。在没有针对新冠的有效药物、新冠重症死亡率和伤残率都很高、和伊维菌素的毒性不大的情况下,只要没有证据表明伊维菌素对新冠有恶化的效果,就没有理由禁止医生以非针对性用药的原则给病人开药。在美国CDC全面禁止用伊维菌素治疗新冠以后的半年里,美国和加拿大不断有医生通过自媒体发布证词说伊维菌素对病人有效,自媒体不断暴露有医生因为给病人开了伊维菌素而被医院开除和被政府吊销执照。为了政治原因,因为新冠而训诫医生的现象,在美国也重演了。所以美国CDC、美国各主流媒体、和美国科学界这些反常的对伊维菌素治疗新冠的敌意,是非科学的,也是违反医生职责的。
  13. 与对氯喹和伊维菌素的反常和严苛态度相对比的是,美国各药监部门对大医药公司的专门治疗新冠病毒的药Paxlovid大开绿灯,并由纳税人买单,在美国各药房给全民开药。但是该药在实践中再次非常不理想,包括美国新冠疫情主管福奇用了该药以后,病情加重、病毒复来。这说明美国的药监部门对大药厂的产品的批准,再一次重大失职。感染新冠本身自愈率高、和绝大多数都是轻症,根本没有吃药的必要,所以美国药物的监管部门以纳税人的钱普及该药,是没有道理的。Paxlovid的作用按照申报,也只是在美国未接种疫苗的22%人群里抑制重症。因为的毒性大、一个疗程不能长于5天,Paxlovid不宜作为预防药。按照美国CDC的标准,Paxlovid对于新型疫苗没有显著的新的功效、却有不小的毒性,不应该被批准。第一个应用在新冠疫情的药物Remdesivir就是根据此原则没有被批准治疗中东冠状病毒综合征(MERS)。可见,美国医药监管部门对大药厂和对一般药厂,执行的是双重标准。对此,美国媒体和科学界也毫无质疑、而是推波助澜、给大众新冠已经有了特效药的虚假信心——特别是隐瞒了因为接种过疫苗,Paxlovid对大多数美国人和绝大多数高危患者无效的事实。

所以,运动新闻主义和它的对人不对事的内涵,让美国媒体甚至科学界,放弃了客观公正的标准,堕落成为进步主义搞仇恨教育的宣传工具、或者大医药公司的宣传部门。美国最权威的医学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的前编辑安吉(Angell)多次撰文以大量的事实、陈述大制药公司如何操纵和腐败美国医疗研究的,但是这篇文章被主流媒体所有意忽略。

4.7 为大学生免学债

为了赢得中期选举,拜登政府用纳税人的0.52兆美元,给年收入在12.5万美元以下的人,免去每人1万美元的大学学生联邦贷款,因为刚出美国大学校园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民主党的积极投票者。在通货膨胀已经是威胁到美国经济的情况下,拜登政府的这一行动,除了马上在经济上的危险,和违反战时国内政府开支要节流的常识,更触及了高等教育学生联邦贷款这一福利的深层问题:当一个人接受了部分和全部的大学教育,居然不能做到大部分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美国民众的收支平衡,而需要公共救济,这种大学教育是否有必要甚至是正当的?

联邦学生贷款起始于1958年的艾森豪威尔(Eisenhower)共和党政府,原来只限定于学习工程、科学和教育这种国家在冷战中亟需、和能够让学生毕业后自给自足的专业;民主党强森(Johnson)政府于1965年取消了对专业的限制。从那以后,为了从学生身上赚这笔纳税人来担保的钱,美国的大学的学费不断增加,在最近三十年。在美国的中值收入仅增长34%的情况下,美国大学学费却增加了270%,也导致联邦学生贷款总额增加了3倍,达到大学本科人均2.8万美元,远超信用卡债务而成为美国的第一大的个人债务。

为了多招学生,美国的大学的门槛和教育水准不断降低,尤其在数理化方面:从美国大学招生标准化考试SAT和ACT来看,现在美国高中在数理化上的水平,相当于三十年前中国初中毕业的水平;从美国大学研究生招生标准化考试GRE来看,美国大学毕业数理化的水平,相当于三十年前中国高中毕业的水平。即使这些容易的标准化考试,近几年也有被取消的趋势:即使最顶尖的大学,也不再要求标准化考试的成绩,并宣称有无标准化考试成绩的录取率是完全一样的。而且美国大学设置了非常多水分很大、对特定学生很容易学、和招收学生人数最多的学科,如给黑人学生设置的非洲研究(Africa Study),给女性学生设置的妇女研究(Woman Study)、给性取向异性的学生(LBGTQ)设置的各种性取向异性研究。即使是传统的文科如新闻和英语,在以平均主义降低标准普遍给高分(score inflation)的同时,在观念上变得极左,目标不再是培养学生自食其力的能力,而是在培养左派社会活动家。

这些学生毕业后,不能或不愿去找到合适的工作,也无法偿还联邦学生贷款,所以文科生和艺术生是不归还联邦学生贷款的比例是按学科最高的25%。大部分黑人学生都是文科生,即使他们在学校中按照种族拿到的贫困资助(needed based financial aid)最多的71%,他们不归还联邦学生贷款的比例是按照种族比最高的30%。除了传统大学在专业上放水。美国还有众多在华尔街上市的盈利大学:这些大学入学完全没有门槛,教育质量低下,其目的就是以欺骗的方式让完全不合格的人来上大学,看上的就是任何人可以完全随意地拿到联邦学生贷款;这些学校的学生在30岁不归还联邦学生贷款的平均比例是35%,比正规学校的平均15%高很多。

学生不归还和被减免的联邦贷款都由纳税人出。美国工厂普遍的作息时间,是从早上7点到下午3点;3点下班后,大部分工人会去打第二份工。现在,这些工人却要给不负责任的大学教育买单。另一方面,因为美国高等教育质量低下和方向错误,近四十年在工程方面美国企业招不到合适的大学毕业生,全行业中40%工程师都是进口的;而41%的美国大学毕业生,从事的是不需要大学文凭的工作。在联邦学生贷款加持下的大学教育在今天美国,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和个人信用卡的债务一样的、在国家层面的盲目的过度消费。

除了对美国政府慷慨纳税人的钱叫好,对于美国教育这些深层的问题,美国媒体甚少涉及。美国左派继续推动免去所有大学学生联邦贷款。

4.8 美国的通货膨胀问题

相较于一年前,美国今天公布的消费价格指数(CPI:Consumer Price Index)是8.5%左右。但是这个指数不包括食品、汽油、和房租这三个普通人生活种的最大三项支出。如果包括这三项支出,按照普通人的实际消费加权,美国今天的实际通货膨胀是15%左右。

配合白宫的发言人,美国主流媒体把美国今天的通货膨胀率说成是2020年7月到8月的0.1%,而不是去年到今年的8.5%或15%。更早,配合白宫的发言人,美国主流媒体把美国经济描述成非常健康,而不顾根据各硬性经济指标,美国经济已经进入大萧条兼高通货膨胀的时期。但是几乎所有工薪阶层在这一年里工资没有增长,所以美国普通人感受到的通货膨胀其实是15%。

在新冠流行最严重的两年里,川普政府已经发放了2.36兆美元用于研制和普及新冠疫苗、和直接给人民发钱。在新冠已经舒缓的情况下,拜登政府继续以新冠的名义发放了1.9兆美元。与此相比,美国联邦一直在负债经营的年收入是3.5兆美元。所以这4.26兆美元的额外支出都是政府白印的数量巨大的美元。在新冠流行最严重时这么做无可避免,但是在在新冠已经舒缓的情况下继续发钱,就造成了今天的通货膨胀。除此以外,美国为免除学生贷款的债务将要印钞票0.5兆美元,为了乌克兰战争至今已花费0.7兆美元。最近美国政府为美国国营铁路(Amtrak)每位员工提薪24%并发红包0.5万美元,又是美国政府的一大笔开销——而美国国营铁路因为经营不善、债务高筑、和对美国经济的贡献微乎其微,在国会共和党中一直有裁撤并私有化它的声音,所以美国铁路一直是民主党的票箱。按照美国联邦储蓄委员会的会议记录:美国现在的通货膨胀完全是过量的政府开支引起的,也是该委员会无能为力的;控制通货膨胀更需要政府先缩减开支和少印钱。民主党乱发钱的另一个后果就是劳工紧张:笔者认识的一个小中餐馆的夫妇,原来有四个雇工,但是因为新冠发钱,那几个雇工五个月不用来干活白拿钱,几个月的时间都染上赌瘾、天天跑赌场、疫情过后靠赌场给的激励维持最基本的生活、不再来上班;现在夫妇俩为了维持小店忙得团团转。和2021年相比,在作为食品原料的玉米、大豆和小麦分别降价8.5%、11.4%和22.7%的情况下,美国零售食品在2022年涨价11.5%。所以美国今天的通货膨胀和劳工紧张完全是政府无经济理性的、按照左派的政治理念、乱印钞票所致。

因为长期的低利率政策,美国个人住房贷款的利率普遍在4.5%左右,住房贷款的总值(17.6兆美元)超过美国所有银行的总值(15兆美元),其中的一大部分是美国的两个最大国企在拥有。但是美国这两大国企所拥有的房贷,又以各种证券的形式卖给银行和外国投资者。所以,美国银行直接和间接拥有这些住房贷款。美国国企和银行为了管理这些贷款、和对冲房贷失败及预付,至少要付出1%的成本。所以,如果美国银行要付出的最低利率高于3.5%,银行手中的房贷的价值会大大地缩水,从而直接影响银行的估值和信誉、和银行做生意的能力。2008年美国的五大商业银行快速倒闭了两个,就是因为这两个银行所持的各种房贷证券迅速贬值引起的。在美国金融市场上,现金的成本是由美国联邦储蓄委员会的短期拆借率(FED Financial Rate)决定的,这也是银行美国银行要付出的最低利率。过去,美国联邦储蓄委员会与通货膨胀做斗争的主要工具就是提高短期拆借率、以吸引现金流入银行、而减少现金在市场上的流通、从而减少通货膨胀。但是,现在这一抑制通货膨胀的措施却会引起银行本身的金融危机。如果美国不得不像2008年那样再次以大量印钞票的方式救银行,会引起美元在通货膨胀上的雪崩效应,从而动摇美元的国际货币的地位。

配合白宫的发言人,美国主流媒体只是欢呼政府大量白印的钱是给美国经济和底层的“免费的钱”(free money),和民主党政府的经济如何成功,对美国经济现在所面临的危险,完全不提。

4.9 美国的国债问题

美国的国债,今天已经人均4.5万美元,是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134%。美国国债的年利息,是现在美国联邦支出的12%。从20000年到2022年间,美国国债增加了5倍。其中,小布什当总统的8年期间,美国债务增加了101%;奥巴马当总统的8年期间,美国的债务增加了95%;川普当总统的4年期间,美国的债务增加了38%。今天,拜登总统的大规模福利政策、大量放任非法移民跨越边境,和对乌克兰战争的大量军事和民事拨款,仍然在加速美国国债的积累过程,并按照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会议记录,成为当今美国通货膨胀失控的主要原因。按照当前的债务积累速度,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在财政上将在2060年左右破产。
但是这一危机,已经不再是现在媒体和学院关注的重点。为了轻化美国国债的恶果,美国国会的经济办公室,居然以线性增长模型,来预期历史上一直以指数增长的美国国债,媒体现在也是靠这个荒谬的模型在宣传国债。因为国债主要伤害的是工薪阶层,而不是媒体和学院的所有者富人精英,和民主党的选票票箱与媒体的悲情对象——喜欢打砸抢烧的“运动根子”穷人。工薪阶层无法逃避联邦个人所得税,同时工薪阶层几乎不拥有美国的国债债权,也很少享受到福利,甚至工薪阶层所积攒的退休金401K面临着被政客抽税的提案,工薪阶层向政府缴纳的退休积累税(social security tax)也被以贫困补助的方式(social security supplementary income)作为福利大量发给老年穷人。美国现在只有43%的人付联邦所得税(Federal Income Tax),所以每个实际上的纳税人所要负担的美国国债,今天已经接近10万美元,差不多等于工薪家庭的资产中值了。富人不仅是美国的债权人,而且有无数避税和拿税回馈的方法,并且任何对富人的加税,都会转嫁到他们手下的工薪阶层身上。穷人除了拿福利不缴税,还每年名正言顺地拿返税,同时以投票的方法,把这种对工薪阶层的剥削合法化和扩大化。从这点来看,美国的现行政治体制、左右两派、媒体、和学院有意忽略的,其实是工薪阶层的利益——美国现在是富人利用和联合穷人,来共同压榨辛辛苦苦的工薪阶层。按照美国国父杰弗逊所说,“当你夺走那些愿意工作的人的财富,把它交给那些不愿意工作的人,民主将会停止存在”(The democracy will cease to exist when you take away from those who are willing to work and give to those who would not)。从这个意义上,美国的民主制度,因为在很大程度上对工薪阶层违反了“无代表、不纳税”的建国初衷,在经济上也在走向死亡。

4.10 美国的大政府问题

美国政府规模逐年迅速扩大。1982年,美国联邦公务员的数量是2.89百万人,州和地方公务员数量是13百万人。2022年,美国联邦公务员的数量是4.45百万人,州和地方公务员数量是19百万人,和大量长期政府合同工这种隐形的政府雇员,占了美国劳动力的19.2%(Mercatus publication)。现在美国是人均政府开支最大的国家之一(1.3万美元),政府支出占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47.8%,和政府透支占国民生产总值最多的国家(-18.73%)。按照估计,无论从功能、规模、和人数上讲,美国巨大的政府规模如急速扩张的癌症一样,已经成为民主制度尾大不掉的弊病。

政府规模急剧扩大的同时,民众的权力不断缩小。比如在纽约长岛,三十年前得到一张交通罚单,按交通罚单上所写的时间保证可以上法庭见法官,如果警察缺席,被告自动赢。而今天,按交通罚单上所写的时间排队一天,只能见到公务员排个法庭日期,如果警察缺席法庭,被告必须按照公务员排的新法庭日期下次再去,笔者的一个罚单这样被折腾三次,每次要花一天时间,最后只能认罪放弃。如何遏制政府在规模和权限上的无限扩大,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奥巴马总统和川普总统在竞选期间,都发誓要减少美国各级执行机构的权限和规模,但是在他们的任上这些机构的规模和权力都在扩大。因为小政府是自由主义的基本诉求,美国学院和主流媒体对美国草根性的茶党(TEA Party:Taxed Enough Already Party)追求减少政府规模、经费、和赤字的努力,基本上是冷嘲热讽。

4.11 运动新闻主义缺乏深刻的批判精神

因为运动新闻主义以立场来鉴别、以人身攻击为主要手段,它反而缺乏对美国在体制上深刻的批判精神,包括对它所极力批判的川普总统。这些运动新闻主义的报道,集中在尽一切手段攻击和妖化川普总统本人、同时竭尽全力拔高或保护川普总统以前的奥巴马总统、和川普总统以后的拜登总统,为批判或赞扬而扭曲事实。因为这种肤浅的好人坏人极端化。美国媒体完全没有深刻检验美国国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或者体制本身需要什么改进的地方。所以美国媒体逐渐失去了作为民主基石的重要作用,也缺乏深刻的批判精神,包括对川普总统:

  • 作为一个靠钻法律空子的地产商人,川普总统善于破坏没有明确立法的美国良好的政治传统。比如,美国总统按照传统住在白宫。川普总统虽然声称不拿作为总统的工资,住在自己在纽约和佛罗里达的私邸,这一决定所引起的额外的安全保卫经费,超过每年45万的总统薪金的百倍。美国总统的官邸在哪,看来也要立法。
  • 美国政客按照传统公布个人财产如税表,这一传统被川普总统所中断。美国也亟需立法公布官员的财产。除了公布财产,美国国会议员和政府雇员也必须按照华尔街的标准,被限制利用内部消息来炒股。
  • 川普总统以前,美国总统尽量避免干涉美国联邦储蓄委员会的运作。但是为了避免川普上台,2016年的美国联邦储蓄委员会主席(Chair of Federal Reserve)却涉嫌以有意压低利率的方式,促进民主党政府末期的经济繁荣,以帮助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赢得2016年的大选。川普胜选后,以总统的身份在经济上屡次威胁 美国联邦储蓄委员会主席(Chair of Federal Reserve),要求他为了提升股市而降息。同时,为了收买华尔街同意他对中国加高关税的政策,川普总统以举借国债的方式降低税收、抬高股市,在经济繁荣的情况下,使美国国债从19兆美元增加到22兆美元,特别是在2019年底新冠疫情已经爆发下,继续这种荒漠的政策,而不是在疫情在美国爆发前的三个月里调整经济政策、以应对疫情;川普以国债抬高的股市,在疫情爆发后,马上损失干净。拜登当选后,在美国按照股市的硬标准已经进入经济萧条的情况下,拜登政府的白宫发言人不断坚持经济非常健康的谣言。当美国按照各项硬数据,于2022年中进入经济衰退和通货膨胀的双重危险以后,拜登政府百般抵赖。这种政府为了政治而干涉经济的行为是非常危险的,也是多数独裁国家经济失败的直接原因。也许美国有必要立法确定经济决策独立于执政政府的短期政治需求。
  • 经过六年的长期调查,包括得到川普公司的财政主管(CFO)与警方的合作、以破例的方式搜查退休总统的住宅拿到最重要的相关文件,和依据家庭内部人员的重大爆料,纽约州政府终于起诉了川普公司和他的家族。起诉的主要罪名是:以夸大财产的方式从拿到投资与贷款,和以夸大损失的方式避税。对于川普公司和他的家族这种做法,笔者是完全相信的,不仅是因为川普的生意历史和个人性格高度与这些指控切合,而且是因为这是美国公司的常用作法——只是作为地产公司的老板的川普把这些手段用到极致。警方逮捕川普公司的财政主管并迫使他与警方合作的证据,是在川普的首肯下使用公司提供的公寓、和以公款付孙子的学费。问题上这些把公司的钱用在所有者私人上是美国现在公司的所有者常用的作法,也是美国税务局基本上默许的非法作法。笔者认识的一个小老板,多年以来,从车子到草纸都是用公司的钱给自己家买。美国私人公司设置的奖学金也有很多猫腻,很多工会的条款也要求雇主给雇员的后代付学费,只是川普在这个付学费的问题上太明目张胆地违法了。美国警方和媒体一方面对左派的贪污腐败放任与遮盖,另一方面对川普这个敢于挑战深层政府的政治人物以放大镜来挑错,却错过了美国在公司税收上的全面性的系统失败这个更大的问题,和美国那个装满了特殊利益和例外的税法的完全失败。笔者认为简化美国税法,取消税法众大部分特殊利益、例外、和回扣,甚至以一个统一的税率曲线代替整个税法,才能杜绝这种体制性和普遍性的腐败。

4.12 新闻在民主制度中的重要性

民主制的基础,是在有遵循多数原则和少数原则上的共有对话平台。遵循即时、全面、客观、和公正这些原则的新闻是这个共有对话平台的主要组成部分。

美国国会中传统的两党的共识,表现在重大事件上在调查程序上的迅速合作,和在重大事件上在党同伐异上的克制。新闻的客观性,在调查重大事件上是至关重要的,比如过去的新闻的深度报道(investigation report),以揭开黑幕的方式,促使国会的独立调查,屡次改变了美国的历史。这样的民主传统,在揭露民主党在南方搞的种族隔离制度、以“分开下的平等”来实现对黑人的最大的不平等,在弹劾尼克松总统出动FBI窃听大选的竞争对手,在确认共和党提名的大法官托马斯是否性骚扰下属,在弹劾民主党克林顿总统是否因为和白宫见习生的婚外性行为而向法官撒谎,在调查911恐怖袭击中美国情报机构的失误,和在美国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中的政策失误,等等,屡次堵住了民主制度本身的漏洞、政府程序的漏洞、或者法律的漏洞。

但是,美国这一传统,近年来因为运动新闻主义,和掌控媒体的巨富精英与左派的合流,而逐渐失去:

  • 如本文所述,美国各主流媒体直接成为了左派的宣传部门,并以立场为出发点,以歪曲、谎言、和人身攻击为主要手段,左右了美国的政治、和年轻人的思想。
  • 以开放美国政府档案为宗旨的阳光法案(freedom of information),因为主流媒体的选择性报道,和歪曲性报道,而基本上失去了它的作用,比如本文谈到的美国主流媒体是如何歪曲甚至撒谎报道政府文件的,而人大部分个是没有经历和能力来正确和全面地解读政府报告的。
  • 民权运动以后,美国各新闻媒体日趋一致。以各媒体的新闻于对新闻的解读来看,美国各媒体其实也自律地实现了“新闻联播”:长期以来,各主流媒体互相非常相似,所有新闻均来自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各媒体只有花边新闻上有所区别。和中国民国时期的租界媒体的互相质疑和互相批判相比,美国在新闻自由上其实是严重缺乏的。
  • 美国的娱乐也因为政治正确的要求越来越样板化和脱离生活。从美国左派女性指控右派大法官候选人Thomas开始,这三十年美国对性谈和粗口的标准改变很大,对性和性有关的粗口和笑话现在是零容忍了。即使是四十年前热播的进步主义电视剧如《阿奇的家》(Archy Bunker’s Palace)和《战地医院》(M*A*S*H),按照今天清洁语言的标准是不可能被制作和播出的。现在好莱坞更是规定,如果一个 电影没有非白人或者性异向者作为主要正面主角,该影片就没有参赛奥斯卡奖的资格——这差不多已经是中国大陆文革样板戏的三突出的原则了。

因为主流媒体越来越偏向,逐渐失去了大部分美国人民的信任,使美国民众大量依靠从自媒体来获取信息。美国人民对美国深层政府的认识,和1990年开始的通讯革命、和2000年开始的自媒体息息相关。比如美国二战后最成功的独立总统候选人佩罗(Perot),就是主要利用垃圾电子邮件,让人民开始关注美国的国债问题,而在1992年在头两次总统辩论中与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分庭抗礼的。川普更是利用自媒体、逆行美国的主流媒体,基本上以独立候选人的方式,先击败正牌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后击败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然后当上美国总统。但是自媒体是无法代替主流媒体的:

  • 自媒体不是一个共有的平台,而是一个同样观点人群的共鸣腔。现在美国左派群众继续相信媒体,右派群众拒绝媒体,已经不在同一个频道上,进而造成了美国人民在政治上的深度撕裂,这一趋势非常令人担忧。这种趋势如果在继续在美国发展下去,选举会堕落成为政治暴力,一如历史上德国魏玛(Weimar)共和国时的街头选举战争。
  • 自媒体很容易被少数人操纵,特别是那些特定自媒体群容易相信所期盼的谎言。比如美国保守右派曾经广泛相信的Q自媒体,在2020年的总统大选后,除了很多极右言论,更宣称川普已经军管,和主要民主党领导人已经被抓,让大家耐心等待并在2021年1月6日见证奇迹。Q的这些言论深深抓住了宗教保守右派相信上帝出奇迹的心理,让他们被动等待,甚至不排除是左派或者FBI的心理战高手在操纵宗教保守右派选民群众。
  • 自媒体也没有去伪存真的调查功能。近年来,美国左派设置了很多所谓的事实核查网站(fact checking sites),以重复和加强左派的谎言。比如为了给左派金主盖茨(Gates)洗白,所有事实核查网站都说与精英的皮条客爱泼斯坦(Epstein)不熟,没有去过爱泼斯坦专门提供给富人精英强奸白人未成年少女的加勒比小岛(Pedophile Island),盖茨唯一的一次坐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时,并不知道那是爱泼斯坦的皮条飞机(Lolita flight)。但是结婚27年以后提出和盖茨离婚的太太的在法庭上提出的主要理由之一,就是她十分反感盖茨和爱泼斯坦的亲密联系。

所以,自媒体作为言论自由的载体,在功能上是严重不足的。

5. 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

5.1 政治正确的实质

左派的运动新闻主义和法律进步主义相结合,实际上剥夺了美国人民的言论自由,以言论审查和自我审查的形式,并让“政治正确”从一个美国学院左派自嘲的词,成为当今美国日常生活中的行为法则,有了法上之法的地位。

按照卢梭的思想,共同意识排除信仰包容,只容许一种正确的信仰。以暴力钳制思想,几乎无一例外地是历史上左派运动的标准,从法国大革命,到共产主义运动,到各左派独裁政权,都是如此。在民主制的西方,这种左派信仰的排它性,就是今天的政治正确。和兼容并蓄循规蹈矩的右派相比,左派意识形态上的排它性是伴随着行动上的暴力,在西方就是经常上纲上线小题大做的左派社会运动,并在法律进步主义的偏袒下,成为能够取代宪法的法上之法,以各种合法与非法相结合的软硬暴力逼社会就范。

政治正确的第一场引人注目的运动在2014年,当著名计算机语言JavaScript的发明人伊持(Eich)被任命为他一手组建并且长期服务的网络软件公司Mozilla的总执行官(CEO)时,因为他在6年前,按照他的天主教信仰,给支持传统家庭的加州第8号公民提案(Prop 8)捐了1千美元、和给支持这一提案的政治家捐了2千美元,在部分Mozilla公司的董事和媒体的煽动下,左派在Mozilla公司外面连续多日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并且胁迫公司内部人员停止公司的正常运转,以这些方式来反对这一任命。伊持不得不因为他过去合法和合理的政治活动,从他创建并且长期服务过的公司辞职,虽然在4年前伊持已经公开声明改变了对同性恋组成家庭的看法。

这次成功开创了左派这种靠社会运动以言判罪的运动。以后,有非常多的左派群众监视自媒体找出非左派的发言,并向发言者的雇主告发和要求解雇发言者,并且主流媒体也多次正面报告,有多名参加合法的右派政治活动的美国公民被公司开除。这在美国已经成为一种社会风气,笔者的朋友就这样地被举报过。所以美国很多大公司都要求员工个人的自媒体符合政治正确的原则,并把这一要求写进对员工的培训中。各公司对员工的私人自媒体,也在“不给公司抹黑”的借口下,罗列多项符合政治正确的标准。

从政治正确的操作来看,政治正确以反歧视的口号,鼓励对不符合左派标准的“不正确”的人的歧视。

  • 一个科罗拉多的糕点师因为信仰的原因,拒绝给一个同性夫妻制作婚礼蛋糕。左派以政治正确的标准,在蛋糕外组织示威,并广发广告要求抵制该蛋糕店。在最高法院于2018年认为该店主按照信仰自由有权拒绝做蛋糕以后,当地的左派政府仍然连续罚款蛋糕店主两次500美元,使店主为了避免继续被罚款而匆匆关店。在这个例子里,政治正确以鼓励对宗教信仰的歧视,来支持特异的性取向。但是另一方面,美国并不要求穆斯林饭店给顾客出卖或烹饪猪肉,或者给同性恋婚礼烤制蛋糕,反而保护它们因为宗教原因限制服务。所以政治正确歧视的其实只是信仰基督教的白人。
  • 巴尔的摩交响乐团(Baltimore Symphony Orchestra)解雇它的首席长笛斯卡拉(Skala),因为她在脸书上公开支持川普和质疑2020年总统大选是否作弊;巴尔的摩交响乐团给出的理由是“她的行动不符合进步主义的要求,而进步主义是巴尔的摩交响乐团音乐家协会所要求的。”(BSO President and CEO Peter Kjome said the musician was fired under the progressive discipline policy agreed to with the Musicians’ Association of Metropolitan Baltimore.)。在这个例子里,政治正确所鼓励的,就是纯粹的对政治观点的歧视。
  • 在科技界,长期以来,以黑名单(blacklist)指不允许的名单,以白名单(white list)指允许的名单。现在,因为有拔高“白”贬低“黑”的嫌疑,这两个词也成为了禁忌。在这个例子里,政治正确所鼓励的,就是神经过敏的种族的歧视。

5.2 性取向的政治正确

对于绝大多数人,性别有着明确的两性定义。但是因为近年来非传统性别者是左派社会运动的中坚,所以左派要大众改变对男性和女性的定义,不再承认性和性取向有区别的这个常识,比如用“来月经的人”来称呼传统的女性,并且严厉打压不顺从者,比如对名著《哈里波特》(Harry Porter)的作者和女权主义者罗琳(Rowling)。甚至作为黑人女性的美国大法官候选人,在国会也不敢定义什么是女性。

在左派的运作下,对性异取向(LGBT等)者的保护早就超过了维权的界限,而是变成了在教育中向青少年鼓励性异取向,比如奥巴马总统的教育部命令全国中学的女生厕所必须向即时自我认定为女生的男性无条件开放,而不管该男性的年龄、和是否有性异取向的历史,甚至排除了学校给这种即时自我认定为女生的单独的厕所。拜登总统(Biden)时代强奸犯利用这样的标准进女厕所强奸了数名女生,美国的司法部却把为此在该校教育委员会抱怨的被害学生家长定为恐怖主义者(Letter to White House suggests dad of sexually assaulted’ girl a domestic terrorist)。现在从小学时代美国教育就不断给学生灌输性异取向不仅正常,而且应该受到鼓励。依据相关法律,美国小学生在青春期以前吃药变性,在加州只要通知学校可以瞒着家长,在纽约州必须通知家长但是家长不能干涉。现在耶鲁大学医学院更是开始了给婴儿的变性手术计划。演艺界以大量的性异取向作品鼓励青少年变性。教育界灌输白人有罪,但是不同的性取向就能脱离纯白人的分类(The Assault on Children’s Psyches)。美国大学招生把亚裔不算少数民族,但是把不同性取向算少数民族、从而在分数上照顾。等等。

但是几乎所有变性的手术和药物,都不是美国FDA正式批准过的,而是以实验性或者紧急应用的名义,医生和医药公司在赚大钱的同时,不必对病人的任何痛苦负责,包括人为的医疗事故。变性以后,变性人终身必须吃大量的和非常昂贵的激素,由纳税人买单,通过美国国家医疗(Medicare)终身供给。但是美国国家医疗却对其它必要的医疗花费不免费,包括因为事故而造成的整容手术。变性后的人中,自杀率是32%到50%(Suicide and Suicidal Behavior among Transgender Persons),等等。美国左派所掌控的媒体,是坚决不会披露性取向的政治正确的这些阴暗面的。

5.3 性的政治正确

和世界上所有贫富悬殊的开放国家一样,美国权贵以各种方式,包括用财富和机会引诱、和以权力强迫(coerce)的方式,平均与更多的人有性行为,即西方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所说的财富上的一夫多妻制(economical polygamy)。除了西方通俗文化中的“女秘书”现象,美国权贵之一的爱泼斯坦(Epstein)还专门购买了私人岛,组织进步主义的权贵们上岛专门性侵白人未成年白人少女,这些权贵包括民主党前总统克林顿(Clinton),现任美国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Roberts)、英国现任国王的弟弟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和大量的西方精英权贵。提供未成年白人少女的包括美国的著名少儿节目制作商迪斯尼(Disney Corporation)。所以,性侵和性骚扰是一个西方社会固有的社会问题,特别是对于西方的精英权贵。

另一方面,和世界上所有经历了性解放的西方国家一样,美国人特别是未婚的年轻人性生活比较随便,平均性伴侣多;因为关系破裂后的各种报复手段也多,比如女性喜欢在事后很久报复性地散布男性在性约会中强奸。所以性侵和性骚扰在西方是个相当复杂的社会问题。

因为在性上的生活观念上的错位,年轻人更是有以性作为喜爱和崇拜的表达方式,比如白宫实习生和美国总统克林顿之间的性关系大概就是这一类。

也有一些人把性作为发财的工具、或者职场上进阶的工具,比如美国现副总统贺锦丽(Harris),在不到30岁时,作为当时60多岁的加州民主党教父白瑞(Berry)的年龄差异悬殊的女朋友之一,在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前提下,于1993年空降成为加州政府医疗委员会的成员,并一下拿到了当时13万美元的极高的政府年薪。

所以,什么是强迫性的性行为和性骚扰,应该靠法律在法庭里,客观和严肃地按照具体时间和具体情况来界定。否则,脱离法律靠群众运动,仅凭单方面的指控,美国难免重蹈16世纪在新英格兰抓和杀女巫(Witch Hunter)、和八十年代乱咬乱抓性侵儿童的案子(Day-care sex-abuse hysteria),而造成的大批冤假错案的覆辙。

从2017年开始,不需要证据、主要是通过自媒体,女人指控男人性侵和性骚扰的“我也“(Me Too)运动如火如荼,主流媒体往往只根据指控者单方面的叙述给被指控者定罪,并且大肆煽情,而让被指控者丢工作、身败名裂、家庭破裂、甚至自杀身亡。对于法律,“我也“的指导文件是这么说的:”人们经常认为被指控者应该享受到程序正义,尤其是面对法律系统以外的指控。人们应该明白,程序正义有两种:1、《宪法》规定的程序正义,比如给刑事罪犯的程序正义;2、《宪法》之上的在社会上和工作场所中按照所提倡的原则所要求的程序正义“(People sometimes question whether the accused has been afforded “due process,” especially when allegations are raised outside of the judicial system. It’s important to note the difference between due process as it applies to court cases, and due process in the broader context of society. In criminal cases, due process is guaranteed by the U.S. Constitution and is meant to ensure that specific standards and procedures are met before a defendant can be convicted and imprisoned for a crime. However, “due process” in terms of society or the workplace is not the same. It’s a norm, governed by ideas promoted in social standards and e mployment policies, rather than the Constitution.)——这段话中的”所提倡的原则“(promoted in social standards)按照“我也”运动的从属关系,应该指进步主义的各原则,这段纲领性文件明确表明进步主义把自己置于《美国宪法》之上、和美国法制之上。即使如此,美国媒体和学界仍然毫无保留地支持“我也“运动;同时对权贵有组织地性侵未成年白人少女的爱泼斯坦坚决地保持沉默。

5.4 高等教育中的政治正确

从历史传承上看,右派主张自由和宽容,而左派因为自认正确而主张排斥异见。这使得美国大学校园在近年来极度左倾化和意识形态统一化。按照一份2017年对按照《美国新闻杂志》(US News)排名最好的66所文理学院(liberal arts colleges)中51所的调查(Homogenous: The Political Affiliations of Elite Liberal Arts College Faculty),在8688个教授中,注册的民主党与注册的共和党的比率:

  • 总比率10.4;如果排除两所军事学院,这一比率上升到12.7。
  • 39%的学校里没有一个共和党。78%的学术单位里几乎没有共和党。
  • 按照专业,传媒系(Communication):108比0,人类学系(Anthropology):56比0,宗教系(Religion):70,英语系(English):48.3,社会学系(Sociology):43.8,艺术系(Arts):40.3,等等。其它文科各系的比率都在16.3以上。传统上一直被认为右派占优势的经济系(economy)也有5.5倍的左对右的优势,只是和理科各系相近,而远低于其它文科系而已。
  • 如果按照这些学校名次排列,最好的25%的左右比率是21.5,其次分别是12.8和12.4,最差的25%的学校是6.9。所以,美国的大学越精英越左。
  • 在一直坚持兼容并蓄、并且不太解雇教授的一个例外的大学(St John’s)中,这一比率是2.9。所以,社会调查的结果是,美国大学教授往左化集中,是因为学院的管理和基于意识形态的歧视(The exceptions to the Democratic-only rule indicate that institutional factors and discrimination might be key reasons for political homogeneity in the liberal arts colleges.)。

按照另一份2020年对美国所有大学的抽样调查(Ar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Too Liberal? What the Research Says About the Political Composition of Campuses and Campus Climate):

  • 在1990年,42%的大学教授自我认定为左派,18%的大学教授自我认定为右派;而在2017年,这一比例已经变成60%的大学教授自我认定为左派,12%的大学教授自我认定为右派,左派对右派的比例是5比1。
  • 在大学各学科里,文科教授左派对右派的比例高达12比1。
  • 大学的决策者中左派和右派的比例是71%对6%。
  • 新的大学新生的入校培训的课程题目就是:“保持健康、保持觉醒”、“懂得白人的特权”、和“精细中的歧视压迫”。学校的管理者,以此告诉新生,在大学里什么可以讨论,什么不可以讨论(There is arguably an alternative curriculum being advanced through new student orientation and programs with names like “Stay Healthy, Stay Woke,” “Microaggressions” and “Understanding White Privilege.” Administrators, intentionally or unintentionally, are signaling to students which topics are open to debate and identify which questions should simply be overlooked for fear of negative consequences.)。
  • 这些美国教育的产品,在大学校园里,抗议并有效地取消了右派的言论,只允许越来越激进的左派言论(Student willingness to use violence and engage in behavior to explicitly stop speech is another area where the FIRE report uncovers disturbing trends.)。
  • 因为校园极左的气氛(Campus Climate),美国大学生必须自我审查观点(self-censoring):有68%的学生表示在校园里不敢表达自己的观点——在右派学生中有82%不敢表达自己的观点,在非激进左派学生中也有53%的学生不敢表达自己的观点。即使在最右倾的大学校园里(University of Chicago),非常典型的学生想法也是:“我不敢公开质疑左派的观点,即使我同时也反对右派在此所持的观点——我怕我因为显得不够觉醒而被打击”([I am] afraid to disagree with certain liberal talking points because even if I do not agree with the conservative side either I feel like I will be rejected for not being woke enough.)。
  • 美国大学里极度缺少左右思想的碰撞,而是左派思想的强化与极化,大学教授都因为怕左派而不敢说真话;同时,右派说真话的代价会非常大,包括对获得了终身教职的教授也是如此(It’s not just the students who are biting their tongues on campus. Faculty too are hesitant to freely share their views. As we have seen in this current school year already, the cost for professors can be high. Even those with tenure are deeply concerned as viewpoints that are not part of the progressive wave or do not publicly comply with liberal norms that dominate are not welcome. As such, many professors are now afraid to speak their minds as the professional and personal consequences to them can be severe. In 2017, Abrams conducted a national survey of over 900 faculty and found that two-thirds of conservative professors simply avoided sharing their opinions because of fear of negative reactions from students and peers compared to just one-third of liberals. This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s strong evidence that viewpoint diversity is being severely curtailed.)。
  • 作为大学校园中的绝对少数、和因为经常被威胁,少数的右派教授不敢表达不同意见;即使如此,右派教授也经常面临各种无中生有的指控与定罪、并经常被无理地要求辞职(Conservative professors – already an endangered minority on campus – are well aware of the possible ramifications of sharing their views and fear professional repercussions for disagreeing with their liberal faculty and administrative colleagues. A group of Sarah Lawrence students came for Abrams, demanding his resignation, apologies for actions he never committed, and a slew of other institutional changes. Abrams is among a long list of faculty who have been attacked, cancelled or forced to resign and this new dynamic is not a secret whatsoever.)。
  • 美国大学校园里的多元化,可以总结为:“拥抱一切多元,除了意识形态上的。我们要接受一切和自己长得不一样的人——但是必须和我们想得一样”(embrace diversity of all kinds except ideological…We want to be inclusive of people who don’t look like us — so long as they think like us.)。

如此悬殊的左右比率,让美国培养的中小学教师也以50%的左派为主,对24%的右派。加上左派意识形态主导的课程,使美国高中生也以2比1的比例倾向左派。而美国大众中,24%自认是左派、43%自认是中间派、31%自认是右派,所以美国大学教育和美国民众的认知是脱节的。

作为极左化的一部分,西方文化以“白人至上”的借口被全盘否定。笔者三十年前刚来美国时,在石溪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的帮助下,系统地学过西方历史和美国革命的过程,西方各个时期的生活状态包括流行文化,并由此系统地学习了西方启蒙的历史、和英格兰与苏格兰启蒙的继承关系——并且惊讶地发现:那时英格兰和苏格兰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伯克(Burke)和辉格党(Whig),是美国革命在英国议会中的代言人,并且以议会的形式,成功地阻止了英国向北美增派军队,使英军在北美一直在数量上严重不足,从而间接地导致了美国革命的成功。然而,三十年后,当笔者和儿女一起重新读美国独立的历史,发现此时这方面给中学生看的新参考书已经完全把美国革命当成迫害黑奴和印第安人的一场罪恶,并以大量血腥不断渲染这一憎恨的情绪,而讲美国革命本身是从它的人权观有多虚伪上。所以,现在的美国年轻一代已经不再认同美国开国的历史,并把美国国父们当作印第安灭绝者、或者奴隶主。所以,美国的年轻人在2020年的BLM运动,要推导各地美国国父的雕像。其实,按照维基的统计,从1511年到1890年,7193印第安人被白人杀害,9156白人被印第安人杀害;在殖民时代初期,白人定居者向印第安人买土地、双方有密切的贸易与合作;以后,每次战争印第安部落和白人定居者都处在对立面,主要是印第安人袭击定居点并且杀害那里的白人,白人惧怕印第安人;美国革命中和成功后,派军队对印第安部落采取了报复行动,印第安人惧怕白人。所以至少在美国独立时的白人与印第安人的关系上,学校现在给中学生的历史这本参考书,是非常偏向的左派的反西方文化和反的宣传,和笔者在中国大陆受到的历史教育很相似。笔者所遇到的这种差异,很可能缘于美国90年代开始的“新新历史教育“运动(new new historicism),即引进马克思主义的依据阶级批判历史的方法。如果说中国大陆的历史教育和美国当今的历史教育有何不同,那就是中国大陆的历史教育中的论证方法和结论都是固定的,而美国当今的历史教育论证方法有时需要孩子自己调研,但是结论一定要符合政治正确的标准。

与反对西方历史同步的,是进步主义对现代文明以前的文明的无限推崇,这种思潮和卢梭本人推崇原始人和反对文明进步也是同步的。萨伊德(Said)的《东方主义》(Orientalism)长期是美国文科的圣经,它的中心思想就是:西方殖民主义到来前,东方是田园牧歌式的天堂;而今天第三世界的一切罪恶,都是来自西方;这些罪恶包括公民意识、启蒙主义和人道主义——它们的本质是西方殖民主义的依据。其实,在广泛的商业活动以前,氏族之间的战争非常频繁,资源、物质和女人都靠抢,那时的文明是相当残酷的。反而是被进步主义极力贬低的商业活动,以分工合作的方式,促进了人类的和平。西方殖民主义的主要罪恶,是不能把欧洲人文革命的成果带到殖民地,以不平等的态度对待殖民地和殖民地的人民。西方殖民主义的罪恶,尤其以欧洲王权思想深厚的几个国家为甚,而重商的英国把更多的文明带到了殖民地。这点可以以比较美洲的西班牙殖民地和英国殖民地,东南亚的法国荷兰殖民地和英国殖民地,和非洲的欧洲大陆殖民地和英国殖民地,来以对比的方式看得很清楚。在世界上很多地区,西方的殖民地是现代文明的种子,并且西方的殖民地也结束了不少当地的恶习和压迫,比如英国殖民地结束了印度穆斯林对印度教徒的压迫,印度教徒对锡克教徒的压迫,和结束了印度自己的奴隶制和寡妇殉葬制。所以,进步主义把西方殖民主义说得一无是处,和把殖民主义以前的社会说成理想社会,是非常有欺骗性的,也和共产主义对西方文明的教育是一致的。

历史研究与教育在多方面深受政治正确的影响。黑奴制度是西方殖民主义的一大罪恶,但是这里的历史其实很复杂。黑奴不是西方发明的,黑人酋长和阿拉伯人从罗马帝国早期就从黑非洲往欧洲和西亚大规模贩运黑奴。阿拉伯富商的标准配置就是后庭中被阉割过的黑奴,来看护众多的妻妾。作为奴隶的黑人卫队在近代反而长期架空了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皇室,并且谋杀了多名不顺从的奥斯曼帝国的皇帝。按照学者的估计,阿拉伯国家大概有过1千2百万黑奴,非洲内部大概有过1千4百万黑奴,被欧洲殖民者从西非运到美洲的黑奴有1千2百多万。在美洲各地都有黑人奴隶主,特别是海地作为第一个黑人建立的美洲国家,一直有法律制度性地保障黑人拥有的奴隶制——现在美国副总统哈里斯的黑人祖先,就是来自海地的最大的黑人奴隶主家族。受阿拉伯文化的影响,西班牙和葡萄牙在中世纪有黑奴,并且是最早和最主要的黑奴贩运者。从17世纪中叶到18世纪末,是殖民主义贩奴的高峰期,其中英国凭借它发达的航海业,占50%的贩奴份额。从1807年开始,英国因为国内的道义的声音,开始禁绝从非洲往美洲的奴隶贸易,并且派军舰在大西洋上拦截把黑奴从西非往美洲贩运的奴隶船,和捣毁了多个贩运黑奴的中转站。但是在进步主义控制的美国学院的叙述中,黑奴问题只是西方殖民主义的罪恶。

与循规蹈矩、看起来软弱的英美遵守法制传统相比,政治正确的直截了当、它的暴力性、和对传统的全面否定,恰恰迎合了处于反叛期、缺乏逻辑思维的青少年,一如法国大革命如何吸引底层暴民。在左派的设计和鼓动下,近几年美国青少年特别是高中和大学校园觉醒运动(Woke Movement)下的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横行。这一运动不仅封杀了非进步主义人士在大学中演讲的权力,而且以进步主义的原则监视和举报教授,要求学校解雇所有“有问题“的老师或教授,这一风气甚至威胁到了老一辈进步主义教授如福山(Fukuyama)和乔姆斯基(Chomsky),逼得他们联名声明自己的立场、和呼吁对言论自由的保护,让进步主义在美国展现了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红卫兵小将打倒老革命的风采。

5.5 种族问题上的政治正确

在美国的历史上,黑奴问题是美国永远的痛:

  1. 美国有两个非常不同文化来源:南边最早的殖民地是佛吉尼亚州的詹姆斯镇(James Town,Virginia),它的建立以商业为目的,最重要的文件是英王所签署的《佛吉尼亚公司特许令》(Virginia Company Charter);美国南方很早就以契约奴的形式从欧洲大陆引进白人劳动力,进而发展出了黑奴制度。北边最早的殖民地是马萨诸塞州的普利茅斯镇(Plymouth,Massachusetts),它的建立以宗教独立为目的,最重要的文件是逃难者自己签署的自由主义的共同宣言《五月花公约》(Mayflower Compact);美国北方以自耕农为主,城市高度参与那时的大航海运动。
  2. 美国的黑奴制度不是非黑即白的:黑奴制度并非以种族为标准,更不是基于种族压迫。有记载的最早的黑人奴隶主于1654年带着黑奴在弗吉尼亚登陆,这些最早的黑人奴隶主往往来自黑奴贸易(black slave trade)在非洲的那一环。最早的黑人奴隶主也合法地拥有白人契约奴隶。按照1830年的统计,美国南方总人口中有14%的自由黑人,其中有3千8百名黑人奴隶主;他们拥有当时2百万美国黑奴中的1万多名奴隶。美国内战中,新奥尔良附近(New Orleans)的黑人奴隶主发宣言加入南方军队保护奴隶制,并组成了由黑人自己当军官的14个连的路易斯安那当地人自卫军(Native Guard of Louisiana)。同时,因为黑奴属于奴隶主不愿轻易损失的私有财产,美国那时最危险、最繁重、和最低薪的工作,由在法律地位上同属“有色人种”(colored)的爱尔兰裔、意大利裔和华裔在干,这些有色人种在种族隔离时期和黑人一样地被歧视,比如美国的《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使华裔在美国的法律地位和境遇长期不如黑人。
  3. 美国独立时,作为南方奴隶主的杰弗逊在《独立宣言》草稿中有一大段谴责奴隶制的段落谴责英国国王在北美引进黑奴。但是这一段落在南北代表的共同反对下被删除。在南方,是因为怕废奴而引起的经济损失和动乱;在北方,是因为所参与的大航海运动那时很大部分、和最暴利的部分是贩运黑奴。美国独立后,北方逐渐因为道义而反对黑奴制度,南方因为黑奴制度有利可图而要维护黑奴制度。南北在议会中长期因此针锋相对,进而在1870年引发美国内战。因为自恃供应了欧洲工业革命所必须的原理棉花和靛蓝、南方的出口型经济比北方的自由经济更高效、和贡献了当时美国的主要贸易顺差,南方在黑奴问题上一直咄咄逼人,并且打响了美国内战的第一枪。为了结束南方的黑奴制度,北方有近4百万白人中青年牺牲,超过当时北方总人口1千8百万的20%——即林肯总统在第二次就职宣言中所言:“每一滴黑人在皮鞭下流的血,都必须由一滴白人在内战中流的血来偿还”(every drop of blood drawn with the lash shall be paid by another drawn with the sword)。
  4. 内战以后,民主党以种族隔离和私刑处死的各种方式在美国南方继续迫害黑人,并以暴力阻止黑人投票和受教育,也让种族主义在美国越来越盛行。在民权运动以前,绝大多数黑人是共和党人、或者支持共和党。
  5. 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和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使美国犹太人觉醒,并且以法庭和学生运动的方式开始了民权运动。在50年代的民权运动中,民主党继续反对黑人的人权,并在美国国会中对所有有关民权的决议中投反对票。因此,这一时期美国民权运动主要由美国最高法院和街头运动来推动。民权运动的高潮,是金博士(Martin Luther King)在他的历史性的反种族主义的演讲《我的梦想》(I Have A Dream)中的这样一段感人至深的话:“我有一个梦想,将来某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国家中生活:他们将不再被用他们的肤色来被甄别,而是被用他们的为人来被判断”(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在民权运动后期,在他被暗杀前的两年时间里,马丁路德金对民权问题的奋斗,已经从种族斗争,转变成消灭各民族的贫困和愚昧,并超越黑人问题、组织了多次不分种族的反贫困大游行(Poor People’s Campaign)。所以,民权运动争取的是废除种族隔离,和种族平等。
  6. 在60年代,民权运动成了政治气候,北方民主党开始从反民权运动的立场中分裂出来,并让美国国会在1964年通过《美国民权法案》和在1965年通过《投票权力法案》这两项标志着民权运动胜利的法案。在此以后,黑人运动变得激进,口号也由马丁路德金的要求种族平等,转变为马丁路德金所明确反对的黑人力量(Black Power),并于1967年在各北方大城市爆发了黑人种族骚乱(The Race Riot)。从那以后,借鉴靠新政(New Deal)使民主党长期成为国会中的绝对多数,民主党意识到了黑人问题是可靠的政治票仓,而完全转变了态度:以社会福利来把城市黑人变成民主党的铁票仓。
  7. 在民权运动以前,美国的黑人社区欣欣向荣,即使是在民权运动中最激进的黑人运动领袖马孔X(Malcolm X)在他的自传里也有大量的有关描述:虽然黑人社区受白人警察骚扰、和失业率比同期白人失业率高两三倍,但是社区比较安全,家庭观念强、宗教信仰也强。民权运动成功以后,民主党推行的福利政策、和纵容毒品和犯罪的政策,在70年代和80年代摧毁了黑人社区,在90年代初让黑人社区变成毒品及犯罪的天堂、和人间的地狱,也使黑人社区的家庭破碎,比如让黑人单亲母亲家庭从50年代的20%上升到90年代初的75%。马丁路德金那一代老一辈黑人人权活动家,以后都致力于反黑人社区的毒品、犯罪和家庭破碎。激进的黑人活动家如杰克逊(Jackson),宣称毒品是美国政府为了结束民权运动和种族灭绝,而有意引入黑人社区的。作为民权运动的中间,国会中的黑人议员集团(congressional black caucus)在国会中的努力,使美国在70年代采取了以断绝毒品来源为宗旨的反毒品战争(Drug War)、在80年代采取了吸毒重罪化(criminalize drug usage)、和在90年代采取了对犯罪强硬(tough on crimes)这些国策,并以全票支持这些国策。
  8. 然而,黑人社区问题,已经是社会问题。所以民主党的克林顿总统,一度采取以工作福利(workfare)来替换传统的只发钱发物的社会福利(welfare),让那些长期完全依赖救助而谋生的黑人家庭重新获得工作习惯与技能、并逐渐回归中产阶级。但是,因为克林顿总统的工作福利政策危及民主党的福利票仓,借一个拿工作福利的单身母亲无法管好自己六岁的孩子,孩子拿枪在幼儿园杀了人(Shooting of Kayla Rolland),克林顿总统的这一努力,被民主党内部在议会中借口反对并终止了。
  9. 社会问题既不能单纯靠警察解决,也不能单纯靠政府解决,而是仍然要靠市场的力量。90年代以后,纽约市长朱立昂尼(Giuliani)带头,共和党在美国各大城市选举上台,强令警察在黑人区维护治安。治安好了以后,把黑人区废弃的房屋低价拍卖给当地居民。同时民主党克林顿总统以联邦担保次贷(subprime mortgage)的方式,让黑人拥有自己的房产,使90年代中期开始,这些地区的黑人由无产阶级变成了有产阶级——黑人社区重新开始工作并且回归中产阶级。黑人社区本身改善非常大,并且由单一的黑人社区,往多族裔共同社区转变。变好以后(gentrification)的黑人社区仍然以黑人占绝大多数;但是不再是事实上种族隔离的社区。纽约市的凶杀案,从1990年的2262降低到1998年的629;其它犯罪也有类似的大幅下降;纽约犯罪的主要受害者,是黑人和拉丁人,所以他们也是治安改善的最大受益族群。
  10. 因为对纽约的成功改造,共和党从1993年到2016年在纽约这个少数民族占多数的城市里长期执政。为了夺回纽约的执政权,民主党通过媒体,大肆宣扬纽约警方在高贩毒吸毒区搞的针对年轻人的随机搜身毒品(stop and frisk)行动,是完全以侮辱少数民族为目标的警察犯罪,以此掀起民愤并夺回了在纽约的执政权。但是我的黑人同事,家就住在纽约黑人区,据他讲,警方的随机搜查其实是有目标的,背后是当地居民的举报(tip off):他自己一段时间因为怀疑儿子在坏朋友的影响下吸毒贩毒,就暗中要求警方多搜查自己的儿子。同时在毒品泛滥的白人区,警察也以各种借口,在没有法庭正当命令的情况下,大量拦截并搜查年轻人的车。在没有法庭正当命令的情况下,警方暗中根据居民的举报、搜身毒品,甚至明知大概没有毒品却以搜身来在心理上阻止吸毒贩毒,是个严肃的法律问题。但是美国媒体完全违反实情、为了政治需要而往种族歧视上煽情,是相当坏的。民主党执政后,特别是以法律进步主义不再拘押有关抢劫伤人等重罪嫌疑人,同时不再起诉偷窃砸车等犯罪,纽约的治安越来越恶化,比如仅2022年,纽约的犯罪率就上升了38%,这还是在警方松懈记录和追踪犯罪的情况下。
  11. 另一个左派所极力反对的,就是治安良好以后黑人区的“绅士化”(gentrification),即黑人区治安变好和房价变高以后,其它族裔移入,黑人区的居民不再是单纯的黑人。以笔者比较熟悉的纽约哈莱姆黑人区为例,30年以前,哈莱姆南边的位于112街到120街的哥伦比亚大学不安全,女生十点以后回校外的学生宿舍需要学校的保安护送。而哥伦比亚大学东边早上公园(Morning Side Park)以东直到中央公园北的110街,就是非常危险的黑人区,其中很多房子都被火烧过、窗子被木板钉上,街上垃圾遍地,居民也是清一色的黑人,是个事实上的高度种族隔离地区。在两任共和党市长治理20年后,哥伦比亚大学和附近的黑人区治安明显好转,大量各族裔的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和学者开始入住黑人区,改变了那里种族隔离的状态,但是当地居民仍然以黑人为主,笔者目测黑人仍然占当地街上行人的70%以上。哈莱姆的中心地带125街,在疫情前是个非常繁荣和干净的商业街,直到晚上11点仍然灯火通明、熙熙攘攘,这个30年以前的枪战区的转变非常令人欣慰。有其它族裔迁入自然会有原来的黑人居民迁出,但是美国媒体却把这种正常的城市活动扭曲成黑人居民被赶跑的种族歧视,而大加渲染。与此相对比的是,当5百万非法移民在民主党政府的开放南部边境的鼓励下涌入美国,有50名这样的非法移民被佛州送到麻省的玛莎的葡萄园岛,这也是美国最左的白人富人区和奥巴马总统退休的地方。左派媒体马上大骂佛州政府是法西斯,麻省马上派国民卫队把这些非法移民从这个民主党的高尚社区送走。BLM运动期间,芝加哥的黑人市长让警察放纵参加运动的青年在街头打砸抢,却派大量警察封禁他自己住的高尚小区。可见,左派精英和权贵实际上是以反种族隔离的口号,在事实上继续维护种族隔离的现状,特别是对作为精英的自己、和对处于最底层的黑人。

媒体在种族问题上煽情并制造种族矛盾,以“黑人的命也是命”(BLM:Black Lives Matter)这种综合了反川普总统的政治运动、黑人至上的种族运动、和打砸抢烧的街头犯罪,改变了美国在种族问题上的走向。以给黑人青少年打砸抢这种犯罪的特权,其实是害了黑人整个种族。

在今天美国的教育中,在种族歧视问题上,完全是黑白标签式的叙事,和不顾历史事实的歪曲,比如:

  • 美国黑奴制度基于种族迫害。
  • 民权运动就是黑白之间的种族斗争。
  • 美国的反毒品战争、吸毒重罪化、和对犯罪强硬这些国策都是白人对黑人的持续迫害。
  • 民主党是民权党、共和党是反黑人的种族党。
  • 强化治安就是歧视黑人。
  • 警察是黑人的敌人。
  • 黑人社区变好和变成多族裔社区就是黑人被赶走。

美国学院给学生灌输极度偏向左派民主党甚至是虚伪的历史。其中最有害的就是在种族问题上的虚假宣传,并引起了新的种族矛盾。在反种族歧视的问题上,法律进步主义、运动新闻主义、和政治正确,把左派的诉求完全激进化,变成否定美国民主制度本身的,在高中和大学校园中盛行的觉醒运动(Woke Movement)和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取消文化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它否定了马丁路德金的种族平等的展望,以种族主义来反对种族主义:

  • 尼格罗(negro)是意思为黑色的拉丁词根,在英文中过去和被用来指黑人和黑非洲。因为美国过去在黑奴制下把尼格罗人蔑称为尼格(nigger),所以政治正确不仅禁了尼格,而且连带禁了读音相近的尼格罗,并要求以非洲美国人(Africa American)来称呼黑人。这种改变除了剥夺了不是黑人的非洲美国人的家乡权,也没有禁止美国的第二大语言西班牙语仍然按照原意使用尼格罗这个词,也没有禁止黑人内部以尼格罗自称和互称,完全是强加给白人和其它族裔作为政治上的失败者的禁忌。不管它是否无理,作为约定俗成的改变或许可以接受。然而,现在左派却以这个词查历史,哪个白人过去说过尼格罗,就以社会运动或者网上暴力,逼雇佣者辞退这个白人,并让他社死,而不管黑人运动家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的反对种族主义的历史性的名篇《我有一个梦想》(I Have A Dream)中就是以尼格罗在称呼黑人的。这其实就是鲁迅笔下阿Q掌权梦中以“癞”、“光”、和“亮”砍人头作法,也是历史上共产主义制度下以一词定人生死的作法。以用是否曾经说过尼格罗查历史揪白人的反动派,其实就是左派在美国按照种族搞的政治迫害。
  • 美国南方的国父如华盛顿(Washington)和杰斐逊(Jefferson)被以奴隶主的罪名被取消,虽然华盛顿本人反对奴隶制、并在继承了黑奴后马上以给所有奴隶自由的方式以实际行动、表达了这一观点。因为有对黑人不敬的言论,领导美国赢得第一次世界大战、并缔造了国联的美国总统威尔逊(Wilson),被他当校长的普林斯顿大学取消。因为有对黑人不敬的言论,领导美国赢得内战、并颁布《黑奴解放宣言》(The 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的林肯(Lincoln)总统,也要面临被他的家乡伊利诺斯州的最大城市芝加哥市取消的命运(Lincoln Is Next On The Cancel Culture Chopping Block)。美国各地,被取消的当地政治家、和学校、博物馆与医院的捐款人不计其数。美国大学各系有悬挂本专业著名前辈的画像的传统,但是因为这些功勋卓著的前辈以白人男性为主,所以在很多著名大学,这些画像都被取下,由进步主义的宣传画或者进步主义的著名学者或活动家的画像所取代。另一方面,美国左派却选一个前黑人奴隶主的女儿做副总统,并以此自豪在进步主义上的巨大成果。美国的历史也从第一个黑人登路美州大陆的那天被开始纪元(1667 Movement)。所以,所谓觉醒运动和取消运动,在种族问题上的隐含假设,就是黑人至上与白人至下的新种族主义,并且不顾历史条件地坚决执行这一点。
  • 除了白人,其它族裔也低于黑人。比如历史上加州从未有过黑奴,却以长期的排华政策驰名。但是加州议会通过法案,并正在研究如何免费住房、免费大学、免费保险,和工作优先的方式,通过纳税赔偿黑人(California unveils the US’s first slave reparations report),却有意忽略加州历史上的真正受害者。其实按照美国《独立宣言》中的主旨,“人人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就是人不必背祖先的历史包袱,以出身决定贵贱。何况现在的白人中有大量的同样被歧视的“有色人”的后代,和已经用自己的鲜血解放了黑奴的北方白人的后代,而黑人中也有奴隶主的后代,而且大多数黑人是没有美国历史包袱的的移民的后代,这种赔偿时完全不公平的。
  • 旨在缩小因为历史而造成的现实差异的、在求学和求职上的提携政策(affirmative actions),不是以社会经济为指标,而是以种族为指标,其结果就是制度性地造就一代代的黑人贵族——底层黑人在极糟糕的环境下长大、几乎没有未来,而美国大学拼命提携的以黑人精英的后代为主,比如奥巴马总统这样的黑人。为了压制亚裔在最好大学中的就学率,美国最好的大学,不仅给亚裔学生相较于其它族裔非常严苛的入学标准,而且系统性地暗中把亚裔学生都归类于低人性(low character traits)者。另一方面,对于大学录取中最不公平的“门阀”制度(legacy),各名门大学却完全没有触及;反而却要取消刻苦学习的中产阶级子弟所擅长的各种考试、竞赛、和科研成绩在入学中的考虑。所以所谓的提携政策就是为了在实质上维护美国名门大学的现代贵族制。
  • 为了改变白人中心论,著名的Princeton大学领头,美国文献研究(Classical Literature)专业不再教授古希腊文和拉丁文这些白种人的语言——这就相当于中国大学的古文献专业不再教授古汉语,而古代黑非洲并没有成熟的书写语言,正确的最终结果就是左派的蒙昧主义。政治正确也入侵到自然科学范畴。比如在世界上领先的美国科学和工学界不断受到美国人权组织的批评,因为在这两方面取得成就的黑人不够人口的比例;各大学也以种族主义的原则给黑人留下成比例的教职,而不管就职的黑人是否合格。近年来科学的最高荣誉比如Nobel奖,也不断受到这种基于种族主义的质疑。
  • 现代科学对控制人类情绪的各种化学物质相当清晰了,对神经系统的机制和作用过程也开始明白,但是讨论种族和智力的科学问题在美国是禁区,典型的就是把几十年前这方面的第一个实验数据钟形曲线(bell curve)当作种族主义。而且直到高中,美国教育的基本假设就是个体的智力没有区别,反对分班、留级和跳级这些因材施教的方法,并且把一个班上的学习进度按照最笨的那个孩子的水准来定、反复重复相同的学习项目,所以现在美国的基础教育花费最高而水平最差。为了掩盖美国教育的失败,美国最左的俄勒冈州已经宣布取消对高中毕业生的读和写的要求。与否认智力的天然因素相对比的是,现在科学上又坚持人的性取向完全是天生的和不容质疑的,而不管文化和社会政治在历史上对性取向的巨大影响。所以所谓科学的结论完全是在按照政治权力的意旨。
  • 甚至在审美上,过度肥胖的变性人成了时装界的标准女性美。源于北欧德国神话的歌舞剧主角变成黑人,但是美国白人演黑人就是大逆不道,甚至浅肤色的白人演深肤色的白人也是罪行——比如华人教授因为在戏剧史的课堂上放映1948年演的莎士比亚(Shakespeare)的名剧《奥赛罗》(Othello),其中有英国国宝级演员奥利弗(Oliver)演的深色皮肤的白人——北非摩尔人,而被学生举报,被著名的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开除。在这种大环境下,美国最好的公立大学之一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教授拒绝黑人学生的无理要求跟据肤色打分,居然被学校停课处分;学生仍然不满足,示威游行要求学校开除该教授。美国最好的法学院之一的乔治城大学法学院(Georgetown Law)一个教授因为向另一个教授陈述她班上的黑人学生成绩垫底,该教授被法学院开除,另一个教授因为没有去举报而被停职。觉醒运动(Woke)和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堪称”文化大革命“在美国今天上演。
  • 按照《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的报道,美国现在最著名的黑人社会活动家夏普顿(Sharpton)组织的行动委员会(The National Action Network)包办了美国纽约各大银行的反种族歧视培训,并以此让他本人年进账几百美元还不付所得税、和旅馆餐厅等各种商业费用;如果哪个大公司没有请他年年去做昂贵的反种族歧视培训,夏普顿在公司门前组织大规模的反种族歧视示威,以种族歧视的指控败坏该公司的名声和取消该公司的生意。这条报道本身现在已经被各大媒体和互联网搜索屏蔽。夏普顿起家就是靠造谣说纽约白人检查官培根斯(Pagones)在青少年时期组织一群白人少年轮奸了一个黑人少年,虽然他输了诽谤的官司,但是靠左派支持者募捐付清了法庭的罚款,成为美国现在最著名的黑人社会活动家,并被奥巴马总统称作——无法发声人们的声音、和被踩的人们的冠军(the voice of the voiceless and a champion for the downtrodden)。
  • 在美国现实中,黑人怎么骂白人都无罪,比如在白人青少年中也非常流行的黑人谣曲(rap),其中侮辱白人少女的词如“白雏妓”(white chick)和“白婊子”(white bitch)非常频繁;而白人只要对黑人稍有批评,甚至只是用词“不敏感”(insensitive),就会摊上身败名裂丢工作的大事。在公开的种族关系上,美国的白人和黑人之间,犹如毛时代黑五类和红五类之间的不平等,所以过去杰克逊(Jackson)现在夏普顿(Sharpton)这样的专门突出黑人种族主义的黑人民权活动家才能大行其道。

今天美国的民权运动,其实已经完成从平权到黑人至上的转变、和以按照种族优待的方式复辟了对其它种族的歧视,并成功地激化了种族矛盾,比如在纽约已经发生了多起黑人以种族为缘针对其它族裔(特别是我们亚裔)的不是以经济为目的的暴力袭击。所以,在黑人问题上,美国现在实行的是金博士明确反对的黑人至上,也是历史的倒退。

但是按照统计,88%的美国印第安人,88%的美国拉丁人,82%的美国亚裔,75%的美国黑人,反对政治正确,因为政治正确毁掉的正是他们的社区与生活。所以在种族问题上最热衷搞政治正确并让它形成风气的,并不是一般的有色人种,而是虚伪的政治家,学院中的左派,夏普顿这样的少数因此得利的黑人精英,和左派所扶植的其它少数民族政治家。比如华裔政治家绝大多数属于左派的民主党,而华裔政治家在加州赔偿黑人不赔偿华裔、在各地升学以种族抑制华裔,甚至在纽约中国城建超大监狱这些诸多问题上,都按照民主党的旨意几乎全体投票损害华裔的利益。所以,政治正确反而经常做出违反其它少数民族利益的事。

5.6 政治正确的可怕之处

和明确的立法不同,政治正确是不成文的约束,以恐惧让个人自我约束为主、和大量左派群众举报为辅。政治正确的话语权掌握在少数民主党精英手里,并且标准不断在变,和根据需要不断地变。这是它最可怕也是最有效的地方。

6. 精英主义(Elitism)

6.1 左派精英主义的来源

英格兰和苏格兰启蒙运动的哲学基础是休谟(Hume)的经验主义,所以注重普通人的常识。而法国启蒙运动及它以后的各种主义的哲学基础是理性主义(Rationalism),即少数智者能够凭学识和基本的原理就能推导出人类社会的一切,进而推导出一个卢梭所言的理想的社会,并以公共意志的方式让全体人民服从。而普通人所有的经验包括习俗和商业在卢梭眼里都是负面的,这也是与英格兰和苏格兰启蒙运动把个人的良知放到至高无上的地位是相反的。所以,卢梭所言的理想的社会必定是一个属于少数精英的社会。这里的精英主义,是指一些人抱团把自己凌驾于公众、法律、常识、和既有的道德与习惯之上,并以自认的正确标准强加给大众。

精英主义的第一大标志,就是他们喜欢把对手攻击成是政治涵义并不清晰的民粹主义(Populism),同时,精英又喜欢号称自己代表了民众。在美国现实生活中,进步主义在政治上代表了精英、美国大学、教育界、新闻界,同时把不相信进步主义的普通美国人贬低成蒙昧主义的信徒。进步主义成为学院、教育、和媒体中几乎唯一正确和正统的思想,并以自己的智商和学术成就藐视大众。所以进步主义的精英主义,在学院、教育、和媒体中天然地很有市场。而与欧洲大陆不同,美国民主传统恰恰是最彻底的民粹主义,比如它革命的理论发源就是《普通人的常识》(Common Sense)这个薄薄的小册子,革命的方式是以自愿签约限期服役的民兵,革命的目的是防止政府的暴政所以要以《美国宪法》(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的形式约束政府、在宪法的修正案中以民兵来制约联邦军队,和在审判中让由普通人组成的陪审团(jury)给重大案件定罪。所以,进步主义的这种精英主义必然要反美国的民主传统,也必然会撕裂美国社会。

精英主义的第二大标志,就是专制言论和意识形态。因为认为大众愚昧和无知,所以舆论、教育、和社会学研究一定要控制在精英手里,并且由此不断地给大众洗脑。人民该相信什么和不该相信什么,由运动新闻主义决定。人民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由政治正确决定。和专制取缔自由的借口类似,进步主义以保护西方国家中的少数民族、移民、性异向者、犯罪嫌疑人、非主流宗教,或者是为了铲除资本主义带来的不平等,等等,来要求取缔自由。但是,历史反复证明了:为了保障而取缔自由,既不能得到保障,也不能得到自由。比如在BLM运动以后,大众失去了批判黑人底层高犯罪的自由,各大城市开始在制度上纵容犯罪,大众也失去了社会安全的保障。

6.1 民主党是如何变成纯粹的精英的党

这三十年,进步主义的成长,伴随着美国民主党向精英主义的转化。秉承进步主义的美国左派运动和美国民众脱节的一个主要历史过程是美国总统克林顿(Clinton)主政后美国政治版图的变化:

  1. 克林顿主政以前,至少从表面上,大致上美国共和党代表了大资本和信教者的利益或信仰,而美国民主党代表了知识分子、劳工、食福利者、和公务员的利益或信仰。
  2. 从七十年代开始,美国的钢铁、汽车、纺织等传统工业受到日本和韩国以倾销为主要手段的挑战。是否倾销,仅以比较同类工业品在产地和在出口地的价格的方式就可以做出,比如当时日本韩国的汽车在产地比在美国贵一倍到两倍。但是美国为了维护这两个亚洲盟国的亲西方立场,没有做出恰当反应,虽然民主党一直在为了劳工的利益试图推动相应的贸易保护。另一方面,顺应民意之下,民主化的日本和民主化以后的韩国的工人工资增长很快,这两个国家的对美低成本优势在十几年内不复存在,所以这两个国家的靠不公平贸易的经济崛起对美国的经济并不致命,比如美国汽车制造中心底特律(Detroit)在七十年代受到来自日本汽车业的压力,并因为这种压力而自身在管理和技术上改善了很多,从而迎来了九十年代新的一轮大繁荣。
  3. 九十年代以后,经济潜在体量大很多、和在商业上作法更流氓的中国开始加入对美倾销工业品的行列。而且和日韩不同,由于中国禁止工会、防止工人自由流动的政策,和一贯的以社会成本来压缩工业成本的作法,如“暂住政策”、“拖欠工资”、,“留守儿童”、“天价医疗”、“暴力拆迁”、和“维稳”等,导致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对美倾销工业品没有造成中国本身相关工人工资的适度增长和生活的改善,对美低成本优势长期维持。中国一直违反与世界贸易协议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所签的协议,拒绝美国公司在能源、交通和金融等领域进入中国,使中国的国企在这些方面维持着质次价高的服务、和国家行为的倾斜加垄断的经济地位。这种人为贸易势垒的结果,造成美国制造业的垮台和工人的大量失业,和中国加强共产主义专制的经济基础。另一方面,在国际贸易上的为所欲为,对美巨大的贸易顺差养肥了中国政府和上层精英,使它们越来越狂妄,越来越对固有的意识形态自信,也使中国永远走不出权力市场下的商品经济的怪圈。中国政府用对美三十年巨大的贸易顺差这一资源,渐渐回归改革开放以前的政治版图:对内镇压,造成大量的人权问题,并渐渐回到领袖的终身专权制度和国企经济;对外扩张,给几乎全世界所有反美和反西方的势力当财政支持,比如北韩、伊朗、俄国、委内瑞拉,等等。所以,近三十年中国对美国的倾销政策已经损害到了美国的根本。
  4. 克林顿主政以前,中美贸易受美国国会的年度审核。1992年竞选时,克林顿以竞选中不断猛烈抨击他的前任老布什(Bush)总统在这个问题上用绥靖政策讨好在中国获取暴利的国际资本出名,而受到劳工阶层的强力支持。克林顿当政后,一改他的竞选诺言,不仅废除了美国国会的年度审核,而且把中国拉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使中国的这种经济模式不再受控制。为了让民主党拥抱国际资本,克林顿政府彻底抛弃了美国的劳工阶层,甚至把转移美国工业去海外当成美国的新国策,从而造成了美国工业界合法劳工广泛的失业,包括在美国中西部造成面积很大的高失业的铁锈带(rusty belt),比如美国底特律作为汽车城在2000年的彻底垮掉。
  5. 因为劳工已经不是民主党的基本群众,民主党自然以敌人视之——美国媒体对美国劳工的态度也越来越不客气,认为他们是愚昧的白人种族主义者,根本长期无视他们的穷困生活和政治要求,或者像耶鲁精英在《山巴佬的悲歌》(Hillbilly Elegy)认为的那样是他们自身的文化基因造成的。按照民主党总统奥巴马的话,他们是“小镇里只会玩枪的鄙夫”(gun slingers in rural small towns),按照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话,他们是“可鄙之人”(those deplorable),按照美国主流媒体的描绘,民众是支持民粹主义的渣渣,不支持进步主义的白人民众更是些白人种族主义者。民主党不再认为美国劳工的就业要求是合理要求,比如希拉里在2016年总统竞选中反复强调美国劳工应该去上大学,目的是回炉成为其它的阶级。
  6. 美国劳工阶层在大量长期失业的同时,失去了政治上的代言人,先是成为美国共和党中不满现实的茶党(The TEA party)的支持者,然后成为川普(Trump)的支持者,并促成了2016大选川普的“意外”地当选。同时,劳工的代言人以茶党的身份进入共和党,也造成共和党内部分裂成激烈支持川普、和激烈反对川普的所谓的“只是名义上的共和党”(RINO)两派。这一过程在美国的公共电视台(PBS)的相关纪录片中有很详细的披露。茶党要求共和党真正遵守它表面宣言的理念、并正视来自中国的威胁,和民主党的理念在“进步主义“的旗帜下激进化,造成了美国今天在政治版图上的两极分化。
  7. 另一方面,通过全球化,民主党得到了美国最富的全球资本的支持,比如美国最富的十个人之中,有九个是民主党的强力支持者——除了传统的政治募捐,这些人还以拥有媒体和自媒体的方式,大力为民主党宣传,和大力压制反民主党的言论或者不利民主党的信息。由于美国民主党本身已经代表了公务员的利益,在政府中影响力是决定性的,再加上大资本的加持,使媒体和学院上一边倒,也使现在民主党对共和党在选民以外有压倒性的优势。在美国政治版图上,现在就是主流媒体、万维网的搜索引擎、和众多的辟谣网站,对美国民众的常识、和少数荒诞的极右自媒体的围追堵截,也是精英政治对民粹政治的围追堵截。这让美国和太平洋对岸的经济第二大实体,在立场上越来越对立、但是在方法上越来越相似。
  8. 民主党不再代表劳工的利益,为了政治上的补偿,它必须在食福利者的利益和意识形态上激进化——以进步道德来吸引富裕左派,这是为什么民主党在黑人问题、同性恋、非法移民和全球变暖等这些并不挑战最富人利益的问题上越来越激进。比如,在环境问题上民主党不再关注全球化所带来的触目惊心的工业污染和资源破坏,而是全力于碳污染(carbon emissions),因为治理碳污染开始的解决方案是只有最富的人才能参与的碳交易(carbon trade),现在是以在发达国家对全民变相征碳税(carbon taxation)的方式,所以针对碳污染根本不触动全球化精英的工业利益。另一方面,从地球的颜色在全球化的这三十年内的变化,说明这三十年全球化带给人类的工业污染是极度触目惊心的。
  9. 而相反,川普把劳工就业的要求当作他执政期间美国内政的主要目标,也赢得了美国劳工阶层的更大的支持。同时,为了维护在国际资本打击下岌岌可危的本土产业资本家的利益,川普要对各国打贸易战。因为对中国的贸易战,川普深深得罪了美国的国际资本,因为不再掀起国际战争和鼓励本土新兴的页岩革命,川普也深深得罪了以军火工业和国际石油工业为基础的传统共和党——即那些被茶党称作RINO的传统共和党。2020大选,其实是民主党和传统共和党在联手反对川普连任。

6.2 精英主义和媒体垄断

精英主义如何帮助左派的进步主义拿到言论独裁,可以从美国处于垄断地位的公司利用有关通讯法案的230条款来限制右派的言论为例。上个世纪末因特网(internet)、和因特网相关的服务方(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s)、与搜索引擎如谷歌(Google)的崛起。美国联邦于1996年民主党执政期间制定了以下被称作230条款的法律,它是为了避免这些因特网的载体替它们所转载的以下内容负责:

  • 儿童不宜的内容(to restrict their children’s access to objectionable or inappropriate online material);
  • 已经违反联邦法律的下流、侵犯隐私、和骚扰性的内容(to ensure vigorous enforcement of Federal criminal laws to deter and punish trafficking in obscenity, stalking, and harassment by means of computer)

而规定:
——“任何提供因特网的服务方对以下的行为免责:”(——No provider or user of an interactive computer service shall be held liable on account of—)

  • (A)任何没有恶意di删除下流、粗俗、性欲、肮脏、暴力、骚扰性的或者有争议的内容的行为,即使这样的行为违反了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
  • (A)any action voluntarily taken in good faith to restrict access to or availability of material that the provider or user considers to be obscene, lewd, lascivious, filthy, excessively violent, harassing, or otherwise objectionable, whether or not such material is constitutionally protected;

比较引人注目的是,230条款认可对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可以让大公司“没有恶意”(in good faith)地违反个人的言论自由而不被追究法律责任,实际上就是明确说明美国在网络上没有言论自由。在同一个230条款中,前文的条款目的只是针对“已经违反联邦法律的下流、侵犯隐私、和骚扰性的内容”,后文的免责范围却塞进了“粗俗、性欲、肮脏、暴力”这些并不违法的主观判断,甚至可以用“有争议的”(objectionable)作为取缔言论自由的标准——这其实就是美国版的中国式的“和谐”。传统上美国对宪法所保障的言论自由的界限相当宽,包括对“粗俗、性欲、肮脏、暴力”这种“有争议”的言论的保护,而不是对“和谐”的语言或者观点的要求,比如美国最高法院对极度色情杂志Hustler诽谤地区检察官Falwell一案的裁决——”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实质是保障公众的思想和意见的无阻碍地流畅。自由地表达个人的思想不仅是权力,而且是保障民主本身的基础。所以,美国最高法庭对政府任何阻止个人表述的自由的行为,都额外地警觉。“(”At the heart of the First Amendment is the recognition of the fundamental importance of the free flow of ideas and opinions on matters of public interest and concern. The freedom to speak one’s mind is not only an aspect of individual liberty – and thus a good unto itself – but also is essential to the common quest for truth and the vitality of society as a whole. We have therefore been particularly vigilant to ensure that individual expressions of ideas remain free from governmentally imposed sanctions.”)——所以,按照以上原则,要求政府授权大公司封杀“有争议的“(objectionable)言论,就是在禁止言论自由本身。另外,230条款把在法院中在双方争辩后由法官判定的言论是否非法的权力,下放给了私人公司,而且以没有恶意的主观个人判读,代替了客观的法律,和公民的行为受法庭审判的权力。所以在美国言论自由上,230条款应该是一个非常邪恶的法律。但是因为230条款给了这些和因特网有关企业类似已经有效的空白支票似的保护,它成为和因特网有关企业特别是高科技企业的护身符和财富线,并通过过去代表硅谷的参议员的美国现副总统贺锦丽,和民主党结成政治联盟。

本世纪因特网和媒体的最大发展,就是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eeter)这些自媒体的崛起。2016年美国大选以前,230条款的执行基本上是在保护儿童不宜的内容和违反知识产权的内容上,所以争议不大。2016年美国大选,按照美国媒体和民意调查的普遍看法,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十分意外地输给基本上作为独立参选的共和党候选人川普。美国左派把大选的结果归罪于右派在脸书中对选民的精准政治广告投放,和川普在推特账号的号召力。为此,在民主党主导下和反川普的共和党配合下,美国国会召开了数次针对右派言论在脸书和推特上散布的听证会,以取消230条款保护威胁,要求美国各自媒体公司按照230条款的标准删帖封号;一下子,230条款从自媒体公司的保护伞,上升为自媒体公司以没有明文的标准反言论自由的义务——230条款被法律进步主义按照美国左派的欲望无限延申了,成为事实上取消美国个人和媒体言论自由的恶犬。从那以后,美国自媒体公司实际上是按照进步主义的要求,对右派言论删帖封号,包括永久删除了美国前总统川普的账号,甚至一度删除任何说氯喹对新冠疫情可能有效的帖子;另一方面对于极端左派的仇恨言论又大开其门。在按照意识形态删帖封号上,美国这个民主的基石的现状,和强国非常类似。就像过去苏联地下政治笑话所说的那样,对于在美国的华裔的现实是,在中文自媒体中议论美国政治,比在英文自媒体中中议论美国政治,有更多的安全与自由——这不能不说是对当今美国言论自由状况的讽刺。

所以,230条款的实质,就是美国精英权贵,借科技精英之手,取消大众的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

6.3 美国内政中的精英主义

政治上的精英主义,和美国历史上长期的两党制事实上造成了两党之间的勾结,造就了美国不受民意和法律控制的深层政府(deep state)。现举几例这一深层政府是如何像影子一样操纵美国内政的:

  • 每年的美国联邦预算和税法,美国两党在正式条文以上,夹杂了大量对极少数人有利的特别条款(pork barrel),让美国的联邦税法有非人的7百万页共3千万字!也让美国税法完全是脱离了普通人和普通财会的,大税务公司的玩具。在这样的税法下,美国最富的几个人如贝佐斯(Bezos)和索罗斯(Soros)等只缴很少的联邦税,甚至有几年一分钱不缴,同时个人的消费却是穷奢极欲,并用自己的财力,为美国左派的极端政策保驾护航。在美国名义上的累进税制下,美国最富的几个人合法不交税,是对广大辛苦挣钱省钱缴税的广大美国中产阶级的嘲讽。
  • 不交税只是美国政府给最富的人的特权之一。美国联邦政府拥有大量不公开的权力,这些权力相关转变成天量的财富,所以美国给政客打通关系的政治游说业(lobbying)的公开年花费是惊人的350亿美元——虽然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的腐败问题几乎是每个总统候选人都发誓要铲除的,但是华盛顿特区的权力和油水在不断扩大。
  • 除了合法的贪污,美国政治、执法和媒体对非法的贪污也越来越容忍,比如现美国总统拜登(Biden)和他的儿子亨特(Hunter Biden),在Biden做为美国副总统期间,有重大的在乌克兰和中国利用职权贪污的行为,却并不影响他竞选和当上美国总统;FBI收到强有力的证据、证言和证人,却对此选择不作为;反而是向FBI提交他的手提电脑的小业主、和亨特的合伙人与可疑交易的证人,因为恐惧不得不流亡国外。
  • 爱泼斯坦组织权贵在私人岛上强奸白人少女的案子,在2005年就暴露了,并有36个受害者被举证,和大量他自己拍的与未成年少女的性交记录。但是美国FBI在2006把他轻放了并且以法庭合约(plea)的形式保证停止调查他的犯罪记录,让他能够继续给美国权贵提供这样的服务。而一个普通美国人,即使只是看了有未成年少女的性录像,就要去坐牢、被登记为性犯罪者并且身败名裂。这个案子说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美国已经徒有其名了。在2019年,当爱泼斯坦给他的私人岛拐骗(trafficking)白人少女再一次暴露时,他在纽约最严密的监狱里“自杀”,自杀前两个负责监视他的狱卒既没有按时点名也没有每30分钟监视他一次、而是各自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自杀时监狱里的两个录像监视器也同时都坏了。爱泼斯坦身高1米85,却在高1米80的双层床架上被床单吊死了。从他脖子骨头的破碎情况来看,他是被勒死的,但是纽约政府很快写了他是自杀身亡的死亡证明,主流媒体也积极证明这种看起来是勒死的骨头破碎法也可能在吊死中产生。爱泼斯坦死后,法官马上终结了他的案子,并且没有一个爱泼斯坦的强奸未成年少女的顾客受到追究。

可见,精英所掌握的深层政府已经深深地威胁到了美国的法制和民主制度本身。

6.4 全球化主义(Globalism)与精英主义

二战以后,社会主义给资本主义注入了极大的活力,并让美国在战后进入黄金时代,比如:

  • 二战以前那些著名的像帝王一样生活的工业家族在社会主义思想下的累进税制度下不复存在,它们的家族宫殿大多成为了现在美国的公园;
  • 经济上公民更加平等,比如因为劳工组织的运作,在薪酬水平上蓝领和白领区别不大,大家都变成了中产阶级;
  • 国家以政府的形式保障“耕者有其田、住者有其室”:农业保险和补贴、居民住房的按揭、和贫困人口的社会福利,是现代西方政府最大的三项支出;
  • 社会公正成为各阶层的共识,比如美国结束对黑人种族隔离的运动,是由在二战中深受种族主义破害的犹太民族在五十年代开始的,并得到大多数得益的其他白人族群的响应。肯尼迪(Kennedy)总统的名言“一个社会,如果对它的多数人是没有希望的,那么对他的少数人也是没有希望的”(A society, if it is hopeless for the majority, then it is hopeless for the minority)在美国深入人心,并且让社会公正成为美国全社会捐款、做慈善和做公益的动力。
  • 阶层、性别和民族平等基本上得以实现:三十年代为了让工会工人进入Ford汽车制造厂,美国总统派出了国民警卫队;六十年代为了让黑人学生进入白人学校,美国总统派出了国民警卫队;
  • 人民有靠个人奋斗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不问出身只问内涵“(judged not by your origin but by your content)成为西方人民梦想的一部分;
  • 技术因为有效竞争而不断进步大大改善了人民的生活;
  • 经济上政府以反垄断法保障市场经济的活力,比如美国政府以反垄断法拆分当时不可一世的通讯公司Bell,从而大幅度降低远程电话费用和促生互联网。

全球化是由美国民主党总统克林顿开启的政治和经济运动,它既符合美国国际资本的利益,又符合美国左派“世界大同“的观念。但是,全球化以后:

  • 现代工人运动所取得的所有成果都在2000年以来的全球化中失去。西方工人迅速失业,完全失去了和全球化以后的雇主的讨价的能力,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的人权状况迅速恶化。
  • 精英主义再次上扬:像帝王一样的富人家族和富人豪宅在美国国内死灰复燃。公司执行官和普通工人的薪水差从全球化以前的40倍增加到今天的300倍。而且美国这30年来不再执行反垄断法,使亚马逊(Amazon)、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谷歌(Google)、特斯拉(Tesla)等企业在各自的行业占有绝对垄断的地位,同时这三十年也是中小企业在美国逐渐衰落的时代。
  • 在金融上大的全球化的垄断企业相比制造业有很大的优势,因为它们可以把赚的钱不回流美国,从而避免2017年以前美国高得离奇的39%的企业税——以高税收著称的欧洲平均企业税才24%。作为本土企业利益的代表,川普总统把美国的企业税于2017年降低到21%,但是民主党拜登总统上台后,马上又把企业税提高到28%,最近又以《反对通货膨胀法案》的名义继续提高。在2012-2018年期间,美国企业的平均实际税率(effective tax rate)是35%,但是美国最盈利的几个最大企业,特斯拉(Tesla)只付11.9%,,亚马逊(Amazon)只付11.8%,苹果(Apple)只付14.4%,微软(Microsoft)只付16.5%,谷歌(Google)只付16.2%,脸书(Facebook)只付12.2%。非实体经济的基金(fund)所付的税收就更低,比如索罗斯本人和他的体量庞大的基金,能够打败强大的主权国家,制造了1992年英国的金融危机,制造了1997-1999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正在制造日本和韩国的金融危机——却多年以来几乎不缴税。媒体在嘲笑爱夸富的本土资本家川普的贫穷、和穷追他的逃税的问题的同时,对这些国际资本大鳄的明显的逃税却视而不见。
  • 在金融上大的国际垄断企业相比制造业有很大的优势,因为它们可以运用金融国际化来逃税,所以国际垄断企业一般都支持在各西方国家的增税,这样有很多其它企业不得不到它们那买金融国际服务,比如以交换现金流的方式把盈利和操作基金留在国际免税天堂中。税越高和政策越多,相对于一般企业,国际垄断企业的寻租空间越大。甚至在华尔街,很多高管的工资和奖金就是以免税天堂的存款的形式发,以避规美国的个人所得税。所以,美国最富的这批国际资本家呼吁加税,其实是在给他们的国际金融服务业制造大量的生意。
  • 除了用来避税,开曼群岛(Cayman Islands)这些国际免税天堂中的金融操作对美国企业还有其它的坏处,比如能源金融操纵者安软(Enron)利用大量的影子公司向公众隐瞒巨额亏损和债务和制造虚假的盈利,以此在股票市场上割股民和退休基金的韭菜——Enron市值最高时是美国第七大上市公司。开曼群岛也是全世界的毒品和贪腐的洗钱中心,这些有背景的钱对美国公司也有很多负面影响,比如用来支付腐败和商业间谍、和作为政治献金直接影响了西方的政治决策。
  • 因为本土企业活力不足,美国各地政府为了维持当地的雇佣人数,不得不以免费出让土地和大幅减免未来的税的方式,收买国际垄断企业的进驻。为了补偿这些税基,美国各地政府不得不加高地方的企业税和居民的地税,造成在税收上对普通企业和普通民众高税收的恶性循环。
  • 因为进步主义以全球化给这些全球化的在税收上创造了巨大的比较优势,这些国际化的大企业几乎全部是左派政治的强力支持者。比如索罗斯把该缴给美国政府的税,都以慈善捐款的形式,替民主党在美国全国各地推行法律进步主义,大力扶植放纵犯罪的进步主义检察官和法官。比如脸书把该缴给美国政府的税,都以慈善捐款的形式,以扩大穷人投票的名义,替民主党在美国全国各地搞竞选,包括出钱买代票。在这些国际化的巨头眼里,美国的企业税和个人所得税仍然不够高,所以拼命宣扬美国应该加税。其实这些国际化的最富的一群人根本不怎么缴税,再怎么加富人税也收不到他们的头上,反而会给他们的国际化的金融操作增加大量新客户,所以他们以加富人税给大众表现的大公无私其实是既虚伪又贪婪的。
  • 国际化以后,技术更新反而带来西方人民特别是蓝领的失业和生活水平下降:失业成为美国中西部原工业区的一大社会问题,剩余的工作也从高工资的制造业向低工资的服务业转移,即使制造业回流美国,也低工资化。从全球化大规模开始前的1996年到新冠疫情爆发前的2018年,美国年中值家庭收入从4.3万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6.3万美元——如果除去普通商品通货膨胀(CPI)的因素,仅从5.8万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6.3万美元。同一时期,普通家庭的住房、就医和教育支出大幅增加,远超过收入的上涨幅度,比如中值房价从10万美元增加到32万美元、中值年医疗费用从2.5千美元增加到5千美元,和公立大学中值年学费从0.8万美元增加到2.2万美元。除去新兴的大量雇佣新移民的高薪产业如软件、金融和制药,一般美国家庭在这三十年实际上是穷困了很多,70%的美国家庭银行存款不到1千美元,但是美国家庭中值信用卡负债却是8千美元,联邦学生贷款负债中值更是58千美元。
  • 美国本土劳工组织完全垮台、不再制约资本,新兴的巨无霸企业如Amazon完全拒绝工会,却以残酷的方式用人工智能管理工人的每一分钟,使很多工人为了节省上厕所的时间只能穿带着成人尿布上班。美国工会的人数从1996年的18%降低到现在的7%,工会的工作重心也从为工人争取福利和薪金转变成为民主党的助选机构,而不顾民主党的全球化政策就是造成今天工会衰败的主要原因。现在美国最大的和唯一有活力和有效能的劳工组织就是的美国公务员工会,他们的一切要求都是由美国纳税人来满足,比如早该倒闭的美国国企Amtrak的工会最近通过罢工给国企的每个雇员增加工资24%。
  • 全球工业污染日趋严重:除了制造业在转移出去的国家的直接造成工业污染和环境污染,如各新兴工业国家触目惊心的水源污染和雾霾,工业污染也是全球化和空前大规模的,比如塑料已经成为海洋中绞杀动物的主要因素,甚至地球也不再是漂亮的蓝色星球而参杂了明显的红色。但是,全球化资本控制的美国主流媒体,却把现代污染的主要危害说成是二氧化碳造成的全球变暖、从而避免全球化带来的工业污染问题。
  • 共产主义在世界上死灰复燃:东方的共产主义专制变得强大,并对西方开展强有力的攻势。而西方的共产主义运动主导了学院和教育界的左倾化。经济制度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本身被大规模地质疑:按照民调,美国18岁到29岁的年轻人中已有51%反对资本主义。

6.5 精英主义的欺骗性

和打着解放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运动一样,以精英主义为核心的西方左派运动也是打着反种族主义、和支持弱者的旗号。和共产主义成功后的结果一样,进步主义成功的结果就是包括底层黑人在内的弱者生活在地狱之中,比如三十年前民主党长期掌权后的美国黑人区。但是,精英主义在西方占领了学院、教育、媒体、和长期专政美国部分地区,并一直有很强的欺骗性,正像西方谚语所说的:在二十岁时不相信左派,一个人可能是因为没有良心;而在四十岁时仍然相信左派,一个人就是因为没有头脑了。

7. 结论

源于法国启蒙运动的今天美国左派的进步主义,在西方已经威胁到了源于英格兰和苏格兰启蒙运动的民主制度的根基。进步主义:

  • 在法律上的表现形式是脱离法律原文、弱化立法、和按照检察官和法官意志施为的法律进步主义,所以在逐渐剥夺美国三权分立、选举、和法制的基础。
  • 在媒体、教育和学术上是立场先于事实的运动新闻主义,所以在逐渐剥夺美国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的基础。
  • 在政治上是以左派标准强制的政治正确,所以在逐渐剥夺美国的思想自由和行动自由的基础。
  • 在社会组织上是以精英压迫大众的精英主义,包括拒绝调查大选作弊这一对民主制度的严重挑战,所以在逐渐剥夺美国民主的基础。

人类的历史经验教训表明,左派是最好的反对者和最坏的执政者:

  • 一个世纪以前,因为左派的挑战,资本主义改变了重物轻人的经营方式,引进了社会主义的因素。
  • 上个世纪,卢梭主义的两大传承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极大地祸害了人类。并让人类付出了极大代价才打败它们。
  • 本世纪开始,卢梭主义的另一大传承进步主义来势汹汹,在西方掌控了大部分年轻人的思想,并开始侵蚀了西方民主自由的机制。

但是,在进步主义在政治和意识形态全面掌权的今天,西方今天并无平衡进步主义的力量。保守主义的宗教本身已经被进步主义所侵蚀,而且以宗教反对现代文明很容易走向愚昧,比如美国的基督教从人伦的角度上反对进化论、反对一切原因的堕胎、甚至反对避孕。而自由主义本身包涵三个基本悖论:

  • 自由主义无法处理反对自由的自由,特别是独裁的构造者利用自由主义的机制、以激进的自由来欺骗人民特别是年轻人、来打倒自由的机制。历史上,源于法国启蒙运动的专制主义都是靠最自由的环境宣传打倒自由并且成功的,比如民主革命以后的俄国、魏玛时期的德国、民国时期的中国。苏共、中共和纳粹都有相同的操作手法:在上台前拼命宣传自己代表了极端化的自由,在上台后取缔一切自由。当自由主义按照自己的需要限定自由,它也不再是自由主义;但是这也导致自由主义缺乏自我保护的机制。这也是卢梭主义全面占领了西方的媒体、学院和教育,进而鼓动年轻人否定英美民族传统的原因,并且在一步步地取缔自由。
  • 自由主义缺乏组织性,因为它本身就是反组织性的主义,和反主义的主义。作为一种主义,他反对宣传、欺骗、为了组织原则的让步,而是强调个人的良知、以个人的良知作为,和依靠成文的法制公开运作。所以,自由主义在历史上屡次被共产主义打败和取缔,并且被进步主义完全压迫。在西方一直缺乏自己的政党和政治影响力,甚至在右派阵营中也完全没有声音。在美国今天,自由主义只以个人良知的形式存在。因为是以个人对抗组织,自由主义本身也容易被愚弄和被欺骗。
  • 自由主义反对以利益引诱政治,所以它只能局限于少数有足够资源的理想主义者中间。比如过去作为美国的自由主义的最重要堡垒的美国内政自由联盟(ACLU),是由一些拿着低工资的律师理想主义者在服务,并同时以美国左右两党为政敌;而当它转换成左派组织后,年薪马上超过了律师的平均年薪,而那些作为理想主义者的律师大都退休了。

但是当自由主义放弃其自由和法制的两大原则,有组织地取缔反自由的自由,并以利益来收买,它就不再是自由主义。本文只能从自由主义的角度出发,梳理了一下支持进步主义的主要理论和它们在实践中的巨大影响,并让读者对民主和自由在西方的逐渐失去有所警觉。

——成朴
2022年9月20日完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