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彭小明:话说联共(布)党史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彭小明:话说联共(布)党史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8888
Topic starter  

彭小明:话说联共(布)党史

苏联解体整整三十年了。苏联的功过都与苏共不可分割。苏共的历史,我们看到的,直到上世纪结束,只有一本《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

《联共布党史》是个什么东西?在五六十年代,这个名词可是所有中国的知识分子都必须学习的一个概念。全称应该是《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党史简明教程》。它是斯大林钦定准予出版的官方党史。影响了整个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当然也包括中国的现代历史和现代文化。这本书最初是1938年莫斯科出版,随后在几个月的时间内,翻译出版了几十种外文版,其中也包括了中文版。

中共中央副主席任弼时等人参加了翻译工作。当时红军长征到达延安经过了休整,西安事变停止了剿共战争,共产党人赢得了喘息的机会。国共合作改编红军为八路军和新四军,给予了合法地位。他们利用抗日,逐渐自我发展起来。抗战也进入了相持阶段。邓小平说过:我没有读过多少大部头的著作,读的主要就是《联共党史简明教程》。

《联共党史简明教程》也是延安整风的主要教材,这是毛泽东下达的学习命令。过去总是说,延安整风是一场马列主义的学习运动。其实主要根本不是学习马列原著,而是主要学习这本书,其他的主要学习毛的文章。这本书是斯大林将马列主义的内容按照他的需要和理解,裁剪苏联的历史情况,描述成为符合逻辑的历史条理,成为党政宣传教育的固定说法,任何报刊和书籍都必须以此为准则,其他出格的说法和议论都是反党反革命的言行。

我在高中毕业以后通读了这本书,那个时候,文革刚刚开始不久,扫四旧的烧书、禁书几乎把所有的文艺书刊和小说散文都打成封资修的大毒草,大批的文艺作者被打倒,老舍自杀,丁玲被囚禁……。但是人民并不会甘心被愚弄。青少年暗中传阅一些从图书馆中偷来的书,或者一些被抄家庭藏书中流散出来的书籍。因为是禁书,大家如饥似渴、夜以继日地阅读,往往只有几天的时间,或者害怕被发现,所以只好躲在暗室或阁楼上阅读。有时在完全借不到这类禁书的空档中,也就在家里乱翻,希望能找到扫四旧遗留下来的漏网之鱼。我找到过一些旧杂志,还有就是这本《联共党史》。本来政治读物比较枯燥,可是拿起来一看,不免小小地吃惊。原来竟是苏联莫斯科出版的中文教科书。繁体字、硬面精装,虽然老旧发黄,烫金字漶漫难辨,却完整不缺一页。不知道是我父母单位发的,还是大哥参军后部队发的。翻开一读,觉得并不陌生!原来书中的内容跟中国报刊的口吻和内容似曾相识。再说那时的中学里学的都是俄语,里面的人名地名跟所学的俄文拼写若合符节,更兼五十年代曾经放映过大量的苏联电影,其中英雄人物、地名、战役、故事都曾在中国被大力宣传。比如《列宁在十月》《列宁在一九一八》自不待言,还有《难忘的一九一九》、《带枪的人》,《夏伯阳》、《仇恨的旋风》、《苦难的历程》、《保尔柯察金》、《伟大的公民》、《短剑》等等。平心而论,简明教程也者,确实清通易读,深入浅出。当时的感觉好比上完了中学时代的政治哲学和历史课,忽又得到了一次总复习,又进了一次全面系统的提高班。内容是人类社会阶段论,原始奴隶封建资本社会走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然后是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特别介绍列宁打碎帝国主义的薄弱环节,首先在俄国夺取政权的十月革命特例。有点出格的是,历史教材里面竟穿插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哲学的整个章节。更加有趣的是,里面介绍的托洛茨基的面貌,季诺维也夫和加米诺夫叛变,布哈林害死列宁之类、基洛夫被敌人暗杀的描述,都跟我们看到的苏联电影中完全一致,而且更形象化、戏剧化。但是这些历史与文学的“吻合”,并不是文史的真实性和科学性,更不是无巧不成书;而是在苏联整个的文史哲和艺术创作的背后,除了学者、教授、作家、主编和导演之外,还有一位至高无上的总导演,那就是“伟大的领袖斯大林”。

实际上《联共党史》是一本充满谎言和骗局的伪史。最大的谎言就是所谓的十月革命。十月革命和进攻冬宫的宏大场面,完全是斯大林让编史人和导演们编造出来的镜头。该书回避了大量关键的历史真实。历史上那一天并没有激烈的战火,列宁和托洛茨基的工人赤卫队发动了一场小小的武装政变,把二月革命中主张民主改革的新政府(内阁)关押起来了。二月革命实际上是一场重要的革命。其中发挥作用的主要是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社会民主工党少数派)。这两个党都曾是布尔什维克的战友(意见有分歧),布尔什维克的意思就是社会民主工党的多数派。列宁答应过了新年就开始选举,选举的结果大出列宁意料,竟然大大低于上述两党。于是布尔什维克耍赖,不承认选举结果,武力干涉民主程序,强行建立苏维埃政权,血腥追杀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分子,大量处死关押,使之转入地下或流亡海外。大量知识分子难于认同苏维埃,列宁宣布一切权力归苏维埃,所有的反抗者都成为反革命,成为契卡(肃反委员会及后来的克格勃)镇压的对象。2007年德国《明镜周刊》50期刊登了列宁与德国皇家特务勾结,拿了德国的经费组织工人武装、资助党报《真理报》,发动革命推动俄国战败。我把这篇文章翻译成中文,介绍给中文的的读者,心中有一种长期受骗终于彻悟的感觉。当年列宁的反对者已经有这样的传言,文革时代看过《列宁在十月》电影的朋友们可能还记得,电影开头,列宁乘火车回到俄国,镜头里就有画外音说道,敌人散布谣言说“德国人的奸细列宁从外国回来了!”少年时觉得将信将疑,这时候终于完全坐实了。《联共党史》还回避了另外一个历史真相。当俄国被苏维埃政权把持以后,附近的格鲁吉亚(斯大林的故乡)并不认同。那边的革命运动建立了民主的社会主义政权,不愿意实行革命专政,而要通过民主宪政独立地建设国家。列宁和他的党觉得在自己的近邻当中有这么一个倡导和平民主非暴力的榜样将非常糟糕,是一支很坏的力量。(这里令人想起列宁的一句著名的论断: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于是苏维埃红军出兵干涉,将这个实行民主的革命政权武力镇压下去,让格鲁吉亚重新合并到苏维埃俄国。这样的战争暴力侵略当时就遭到第二国际和世界公众舆论的谴责。一个民主的社会主义政权就这样被扼杀在襁褓中。

《联共党史》描写了苏维埃政权在农村的胜利。实际上,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开创了暴力剥夺农民的历史先河。苏维埃的掠夺性政策不断遭到农民的反抗。粮食征集队用武装镇压的办法横征暴敛,抗拒上缴和藏匿粮食的人都被挂上富农的恶名捕杀。大量的富农家庭被押送到寒冬的森林里冻饿致死。富农是俄国农业生产的精英,俄国原是粮食出口大国。革命后的俄国,直到苏联强大的时期,农业发展长期徘徊,粮食生产的水平再也没有超过革命前的1914年。

为了取缔知识分子的质疑和问责,列宁的党对一些高级知识分子采取了驱逐出境的措施,以别尔嘉耶夫为代表的一大批哲学家和一些学者被强制赶出了俄国,流亡到法国英国和意大利等地。这就是著名的“哲学之船”事件。所幸,驱逐而不是虐杀,使得俄国多少在国外还残留了一部分知名的学者型知识分子。

在1956年以后,跟毛泽东谈话发表“美帝纸老虎”名言的美国记者(原苏共党员)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女士出版过一本《斯大林时代》。出于她左派新闻记者的立场,她歌颂了苏中两大社会主义国家的许多作为,为共产党粉饰太平,但她同时也通过切身的经历(她的苏联丈夫也受过打击,死于二战)和见闻,记录了苏联的两大恐怖时期,一个是大饥荒,一个是大疯狂(肃反扩大化的杀人狂潮)。大饥荒饿死了大批城乡人民,现在统计上还无法得出精确的数字,曾经是沙皇帝国粮仓的乌克兰,在1932-33年饿死了至少七百多万人,而乌克兰的人口当时大约三千万(苏联解体时才五千万)。大疯狂杀害了苏共七成的中央委员,大部分的高级将领和大批知识分子。安娜本人也是被苏联驱逐出境后辗转来到中国定居的。《斯大林时代》至少传递出了这些真实的信息,世界通过许多这类信息,也了解了苏联社会的部分黑幕。这一点跟中国的情况有点类似。国外并非完全不了解中国的大饥荒人民大量饿死和文革中大批知识分子和干部群众被批斗迫害,很多人自杀、关押、劳改和迫害致死,但是又了解得很不详尽。而联共党史则完全封闭了相关的信息,绝没有任何透露。中共的党史也继承了这个传统。

解冻是从赫鲁晓夫时代开始的。斯大林去世不久,赫鲁晓夫取代了斯大林的钦定接班人马林科夫,登上了苏共第一书记的宝座,召开了二十大。他的秘密报告使得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和政治迫害问题在全世界曝光。现实表明,不改革不行了。经济停滞,矛盾尖锐,劳改营甚至发生了暴动,社会可能出现动荡。苏共开始寻求改革之路。毛泽东并不赞成反个人崇拜,更欣赏斯大林独裁的“社会主义”。于是在苏联探索改革之路的时期,中国人是通过中共中央搜寻“苏共变成修正主义叛徒”的方式了解苏联情况的。除了九评还有一些“苏修社会面面观”之类的报道。邓小平曾是反修英雄。可是三十年后,邓小平变成了远比苏共更加积极发展市场经济的领导人。

1991年苏联解体,苏共解散。苏联各类档案材料相继对外逐步开放,许多历史悬案露出了真相,例如波兰军队的卡挺惨案。数以千万计的克格勃受害者被恢复名誉,包括托洛茨基、布哈林、里科夫等党政官员,而劳改营的恐怖景象逐渐曝光,惨绝人寰的囚室和行刑场令人毛骨悚然。

作为斯大林模式的社会主义在前苏联土地上已经死亡。俄罗斯的史学家决心摒弃欺世盗名《联共党史》,从多个侧面描绘出苏联七十四年从生到死的真实面貌。现在俄国出了一本《20世纪俄国史》。

可是在中国,长期关注苏联动向的中国史学家积累了不少材料,竟然在2013年开始出版九卷本的《苏联史》了(首批五卷,其2、3、6、7卷至今未出齐)。我认为,中苏两党“本是同根生,后又一边倒”,既相辅相成,然后又兄弟阋墙,中国在五十年代培养了一大批留苏的人才,改革开放时也没有完全脱节。在六七十年代反修的时期,中国的苏联史专家们受命注意苏联动向,收集“反修”材料,文革中也中断不多;文革结束,党中央又给他们任务,要收集苏联为什么会垮台,帝国主义怎样“颠覆”的材料,总结苏共的“教训”在哪里。再加上苏联档案陆续对外开放,乃至互联网的信息共享,使得很多苏联历史疑案获得了真相。中国的苏联史学者因此已经有了编写《苏联史》的底蕴。参加编写的学者有郑异凡、沈志华、叶书宗、左凤荣等多人,有的已经是米寿的老人家,有的则正当花甲之年的创作期。对于苏联模式和斯大林政治统治对于中国的影响和毒害,学者们早有切肤之痛,都曾想从苏联的教训中总结经验,所以谈及苏联史实也特别能够让中国读者看到两国历史轨迹的异同和关联。从1917年列宁十月政变以后,中国知识界就跟苏俄结下了不解之缘。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孙中山、蒋介石、胡适、徐志摩都观察苏联并发表评论,瞿秋白、王明、刘少奇、邓小平、蒋经国都在那里学习受训,革命战争和和平建设时期,中共都接受了苏共的指令和援助。从“老大哥”到“最危险的敌人”,苏共的举动都被中国严重关注。所以能编出一套苏联史,也绝不是偶然的。

关于苏联的解体,有人发出所谓“更无一个是男儿”的浩叹。《苏联史》的作者之一郑异凡说:“……正确也好,错误也好,戈尔巴乔夫走的每一步都是客观形势逼迫的结果。在这里要寻找背叛、出卖的主观动机是文不对题的。 ”按照中国老百姓的想法,当今的中国领导人与其去担忧党国面临动摇时有没有人出来捍卫,不如在当下多关心人民的意愿,例如先答应公示财产的要求以弭平人民的疑忌。

今天的中国同胞们往往会觉得中国的历史和政治教科书跟小说电影和“回忆录”都十二分地吻合,实际上都是因为在这些党化编者、作家和编导的背后,还有毛泽东等人在总导演席上排排坐呢。

我们中国人也要筹备撰写一部《中共罪恶史纲》(海外留学生课外必读课本),把洗脑的谎言一点一点清除干净。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