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单若水:“躺平”的古人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单若水:“躺平”的古人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991
Topic starter  

单若水:“躺平”的古人

 

近日,“躺平”论大行其道,攻城掠地,大有一统自媒体江湖的趋势。顺此时代的大潮,也囫囵吞枣地胡乱读了一些各路大佬们的妙论,总算略知了一二其来龙去脉。午饭后,躺平在舒适的床上,又有空调伺候,好不惬意,“躺平”确实舒服!可毕竟是大白天,竟没有一丝睡意,白日梦作不了,不禁胡思乱想起来。在咀嚼着各派不同的躺平理论时,突然发觉“躺平”并非现代人的专利,其实“自古以来”的老祖宗们就已玩过了,而且躺平的原因、目的和形式各有不同。于是愈加兴奋,开始盘点起一些有名的“躺平”的历史人物和他们的趣闻轶事来。

最早的躺平名人,非躺在渭河边用直钩钓鱼的姜太公莫属了。姜太公,名尚,字子牙,亦称吕尚、吕望,吕太公,经通俗传奇小说《封神演义》包装,“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成了民间家喻户晓的故事。太公年轻时,坎坷多磨、十分潦倒,为避战乱上山修行,经四十年苦修,七十二岁才学成出山。古稀之年,连一纸假博士文凭也没有混上,又没有挑200斤担子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蛮力,无一技之长,只好暂投朋友。

为了谋生,他曾经编过竹篓,卖过面粉,也开过饭铺、卖过牛马猪羊、为人算过命…等等,七十二行几乎没落下一行。可是最终都是铩羽而归,一事无成,屡战屡败,从来没有成功过。落魄潦倒的太公,少不了饱受老婆的奚落和冷嘲热讽,最终还是被这个曾嫁过九九八十一嫁、好不容易连哄带骗才娶来的马氏夫人休了,又沦为可怜的单身狗。能怪有眼无珠的马氏夫人吗?不能!自古就有“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之至理名言。不能保证起码生活条件的汉子,还是老汉子,弃之有何可惜,谁敢相信一个八十白头翁还会发达。

没有了家室拖累的耋耄太公倒也轻松、潇洒了,不为稻粱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终于有时间去琢磨前程,也悟出了可行之法。于是干脆躺平于渭河边,垂杆直钩而钓。太公之躺平,并非如今日躺平者厌世、绝望,而是要找机会将学成的“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卖个好价钱,要钓周文王这条大鱼,以施展自己治国安邦的大志。像姜太公这种躺平者日后能发达,不仅自己要有经天纬地之才,还要选好躺平之地,最重要的还要有如文王那般识货者和买家如期、如愿而至,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岂是今日躺平者轻易能学到的。

“卧龙”–诸葛孔明,则有另一个尽人皆知的故事。卧龙者,一尊躺平之龙也,“每自比于管仲、乐毅”,其隐于隆中躺平十载,一边苦读、研习修齐治平之经略,一边等待慧眼识珠的“人主”来待价而沽。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乎要穷途末路,成为丧家之犬的刘玄德,经徐庶举荐得知“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遂欲命人差其前来。庶曰:“此人可就见,不可屈致也。将军宜枉驾顾之。”为了权力、天下,刘玄德只得放低身段,亲往求教招贤。

卧龙何许人也,虽中意于其名声,为试其诚意,大概也不乏为日后地位计,竟不顾“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之忌讳,绝决地给了刘皇叔两个闭门羹,直到第三次才在榻前才予以接见。于是躺平的卧龙终于等到起身于卧榻之时,以躺平隆中十载所得,纵论天下,臧否时政,为其心中的“明主”献上流芳千古的《隆中对》战略图:“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卧龙腾空而起,纵横叱咤于群雄并起的乱世,襄助刘玄德得被三分的天下之一,成了历史上的千古美谈。虽刘玄德卧龙、凤雏皆得,最终仍未能安天下,此乃其命也,运也!

严格来说,太公、孔明二人出仕前的隐居,都算不上是正宗的“躺平”,他们不过是在等待识货者启用前的另一种自我包装、作秀。真正“非暴力不合作”的躺平者,魏晋时“竹林七贤”中的数人,大概才是货真价实的。

七位大仙不是躺平于家中榻上,而是常啸聚躺平于河内山阳县的竹林之中。当时正值魏晋交替之际,这是一个维稳压倒一切,全国必须团结在司马核心周围的伟大时代。是一个定于一尊,一个领袖,一个思想,不让人说话,不许有思想的时代。偏偏大仙们可不吃这一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们视曹魏政权为正统,与执掌大权、已成取代之势的司马氏集团持不合作态度,其中尤以嵇康最为坚决。

他们可不是草根,而都是数代做官为宦的“世家子弟”,妥妥的“官N代”,本是“不会挖祖坟”的“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又都是饱学之士,怀揣匡时济世之才,却无处施展才华,无处实现抱负,被世所弃,其内心痛苦至极,焦虑愤懑无处发泄,其精神世界可想而知。于是他们不思考也不学习,饮酒纵歌、 弹琴作画、下棋钓鱼,逍遥自在。放浪形骸,狷狂不羁,生活上不拘礼法,暑夏之时,更是袒胸露乳,数日不浴,蓬头垢面,以捉虱为乐。当然,能如此清静无为、风流倜傥者,自然不差钱,他们可都是豪门大户。他们之所以选择躺平也是因政治原因,是怀才不遇,而非今日躺平者因经济困境囊中羞涩可比,也就不要羡慕,更不要去效法。

躺平时他们始终舍不得丢弃的唯有赋诗,阮籍就有《咏怀诗》五言八十二首、四言十三首留世,嵇康的《幽愤诗》、向秀的《思旧赋》在文学史上也都有一定的地位。他们闲极无聊时则谈经论道,琢磨玄学,不时针砭揭露和讽刺司马朝廷,就这样一不小心整出了一个“魏晋风度”的文学时代。

嵇康才华横溢,通晓音律,在魏晋时代士大夫中追随者众多,粉絲云集。他性格放浪不羁,好酒、好嗑药(五石散),恃才傲物,特立独行,对礼法之士不屑一顾。以“内不愧心,外不负俗,交不为利,仕不谋禄”为其养生修性的行为准则。据史载,司马昭亲信钟会仰慕嵇康名声,欲结交。某日,钟会邀一帮名人雅士去拜访嵇康,时嵇康正在打铁,向秀在旁拉风箱。嵇康瞧不起钟会,“康扬槌不辍,傍若无人,移时不交一言。钟起去,康曰:‘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曰:‘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作为一代名士的钟会,被辱而恼羞成怒,终栽赃下黑手,谗言司马氏,将嵇康送到刑场,罪名就有“言论放荡,非毁典谟”一条。 三千名太学生群情激愤,呼吁朝廷赦免嵇康,以请其为师,但以维稳为大局、政权为其命的司马氏终不为所动。刑前“康顾视日影,索琴弹之,曰:‘惜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时年四十。”

怀奇才又无门可报的阮籍,郁闷忧愁,无处发泄,于是“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辙恸哭而返。”司马昭曾数次召见询其政见,他总是顾左右而言他,以发言玄远、口不臧否人物来应付,不尊政治规矩,甘做两面人,以潜身远祸。司马昭还想与阮籍联姻,以收服其心,令其“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料大胆阮籍竟敢不惜毁掉身体,大醉60天,致使婚事黄掉。

刘伶是七贤中地位最低的,也是七贤之奇葩。其嗜酒不羁,有“醉侯”之美名,好老庄之学,崇尚逍遥自由、力主无为而治,也因无所作为而被罢官。留世作品仅《酒德颂》和《北芒客舍》两篇,折现了魏晋名士们崇尚玄虚、消极颓废的心态,也抒发了对自然的崇敬,对礼法的藐视。刘伶躺平之状远超他人。“常乘鹿车,携一壶酒,使人荷锸而随之,谓曰:‘死便埋我。’其遗形骸如此。(常常坐着鹿车,带一壶酒,使仆人扛着锹跟着,说:“死了就把我埋了。”他置生死于度外就是这样)”,较之袒胸露乳、衣衫不整的同伙,更有所甚。常任性放诞,脱尽衣物,赤身裸体游荡室中。有人看到后讥笑他,则怼之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入我裈中?(“我把天地当房子,把房屋当裤子,诸位为什么跑到我裤子里来?”)

竹林七贤的不合作态度自然不为司马氏朝廷所容,最后分崩离析,各散西东,下场各异。其实,他们虽结党,齐躺平于竹林,但却心志各异。阮籍、刘伶、嵇康、向秀、阮咸始终不与司马朝廷合作,此乃真心躺平。刺头嵇康被害,阮籍不得已佯狂酗醉避世,向秀、阮咸虽被迫入仕,却敷衍、不问政事。只有王戎、山涛则如太公、孔明,不过是做出此态,以待更好的出仕机会,最终投靠了司马朝廷。七贤之结局令人唏嘘不已!

因躺平而歪打正着抱得美人归的书圣王羲之,则生生地躺出了一个“东床快婿”的典故来。相传东晋时期,丞相王导与太傅郗鉴私交甚密,郗鉴家有女郗璿,才貌俱佳,名闻京城,垂慕者无数。自古,门当户对是男女婚配的铁律,郗鉴欲与王家联姻,强强结合,王导甚喜,如此好事,岂有推脱之理,满口承应。王家乃魏晋名门“琅玡王氏”,家中子侄众多,于是王导说,你自己去挑吧,挑上谁是谁。

郗太傅遂选佳期,命管家带厚礼去王丞相府初试。王家公子们听说郗太傅家来选婿,个个都卯足了劲,乔装打扮、修饰再三后出来相见。更有甚者搔首弄姿,卖弄学识,他们早知郗家小姐美貌多才,都希望自己能被选中。王家子弟皆是青年才俊,任选一个,就配得上自家小姐,管家看花了眼,一时也难于定夺最佳人选。就在他踌躇不决之时,又无意中发现东厢房里还有位公子,不仅没有刻意打扮,还袒胸露怀地躺平在床上呼呼大睡。此人如此失礼、不羁,似乎对太傅家的选婿无动于衷,对此,管家虽诧异为怪,却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管家回府后,将在王府所见一一如实禀报。对于众多王家子弟,太傅并无特别表示,只是听到东厢睡者时,才眼睛一亮,当即决定要把女儿嫁给那个袒腹东床者,惊得管家目瞪口呆,不知老爷葫芦里装得什么药。袒腹东床者,是王导弟弟王旷的儿子,郗太傅高高兴兴地把女儿嫁进了王旷家。好一个郗太傅慧眼识珠,袒腹东床的年轻人正是后来以书法闻名于天下的王羲之,躺平于东床的王羲之,也就躺出了一段千古佳话来。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无论是成功的姜太公和诸葛孔明,幸运的王羲之,还是失意、遭难的嵇康、阮籍,也都“转头空”了,如同过眼烟云,成了后人佐酒的谈资笑料。我们无须去羡慕、学习古人,更无须效颦模仿,毕竟是处在不同的时代,刻舟岂能求剑。

人生在世,追逐名利有太多的诱惑,然名缰利锁又会痛苦不堪。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个人自有个人的命运和造化,不必脱离自己的实际去攀比他人,不必刻意去追求无法实现的成功,也不必耿耿于怀于一时的困境和失败,自在自得,固守一份宁静与淡泊。但,在这个价值病变、精神饥饿的时代,能站起来时一定要站直,挺胸做人;实在无力,站不起来时,哪怕是无奈地躺平,也绝不跪下,宁肯终老边荒也要保持自己的节操。躺平并不可耻,不过是多元社会中的一种生活方式,倘若真是“躺平的韭菜不挨刀”,甚至少挨刀,也不妨作为人生的一个选项,作为再站起来的一个中转站。

2021年6月10日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