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任赜:川普对美国社会认知体制的颠覆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任赜:川普对美国社会认知体制的颠覆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450
Topic starter  

任赜:川普对美国社会认知体制的颠覆

——兼评华人挺川派的文革思维与民粹主义

本文考察川普当政四年中一个突出现象:以谎言颠覆人们的正常认知,构造“另类事实”世界,损坏了美国社会一个基石。在此背景下分析华人挺川派的认知偏误,可以看到两个重要因素:文革思维方式和民粹主义立场态度。

川普从上台后几乎天天说谎,而且一再重复已被证伪的谎言。他的谎言涉及简单事实,例如参加其就职仪式的人数为历史最高;涉及基本常识,例如美国进口商缴纳的关税是“我们从中国得到了数百亿美元的关税”;涉及蓄意扭曲,例如感染病毒人数增加是扩大测试的结果;还涉及阴谋论,例如舞弊偷了他的大选胜利。

川普说谎的危害不仅仅关乎具体事实真伪。确实,真相是头等重要的,事实核查是必须的。但是,几年来海量的事实核查,对遏制川普说谎而推动大众接受真相,成效甚微。很多民众一直相信川普的谎言。原因何在?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布鲁克斯(Brooks)最近在一篇评论中指出,美国现在陷入一个“认知危机(epistemological crisis)”,点出要害。运用文中的术语来说,任何社会都有其认知体制(epistemic regime),那是一个思想市场,人们在其中集体确定事实真相。在美国这样的民主、非神权的社会,学术界专家、教士、教师、传媒业者及其他人们共处在一个非中心控制的生态系统,人们争论无数的问题,但同意遵循一个共享的规则体系(a shared system of rules)来核查证据从而建构知识。这是一个漏斗式的体制:各种思想观点包括“另类事实”都可以发表流通,但只有一个狭隘的通道允许经过集体验证的思想观点通过,积淀下来,成为在教科书、经同行审议的论文、严肃媒体的报道、专家意见等载体中陈述的事实、知识。人们通过这个体制了解事实、学得知识,形成健全的见识。川普竭尽全力破坏这个规则体制。

美国认知规则体系经历了长期演化而逐渐完善。建国之初就在宪法中确立言论出版宗教自由。在这个基础上,每个人都可以运用自己的理性、经由经验实践去认识世界,在和他人交流、合作、争辩中共同探求真相。后来,在试错演化过程中确立了相应体制和规则。大学以探求真理、开拓知识为业。严肃媒体遵循行业规范、职业操守、专业素养标准,基点是准确报道事实。研究机构、学校、教会、社会团体等各行各业也开发了整套规矩,有认定事实、辨识观点真伪的公认标准。这个规则体制并非完美无缺——人们会出认知错误,会犯规违例,媒体也会有倾向偏差。但它有多元竞争导致的内在纠错机能。历史显示,这个规则体制无比珍贵。缺了它,自由民主法治的政体无从运作,有了它,开明理性开放宽容的社会才得繁盛。

美国总统说谎,史有前例。约翰逊总统在越战中、尼克松总统在水门事件中说谎,都严重败坏了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但那是为特定目的、对特定问题说谎。川普则是对整个认知规则体制造反。川普惯于造反。他在大选辩论中肆无忌惮地违反辩论规则,蓄意阻扰拜登发言,是众目睽睽下的造反行径。四年来川普以同样方式对认知规则体制造反。他把不利于他的报道一概归于“假新闻”,宣布主流媒体是“人民的敌人”,攻击学术界是腐朽的精英,谩骂防疫专家“福奇和那些白痴们的唠叨”是“灾难”,声称只有他的推特传播真相。川普竭力摧毁使事实得以建构、知识得以确认的规则体制。他推动信徒去怀疑、藐视、否定知识产生传播机构的地位和可信度、专业人士依据的理性和科学、事实核查从业人员的诚信和实证程序。这使他们更加坚信主流媒体屏蔽真相,而沉湎于异端渠道“另类事实”。川普颠覆社会正常运作所依赖的重要基石,恶果彰著。他成功地使一部分民众宁愿相信他的谎言和阴谋论谣言,而排斥事实。

四年来笔者一直试图理解很多华人支持川普的理由。显然,价值观念是一个原因。保守派民众一般赞成小政府、低税收、少赤字等基本原则,对福利、移民、堕胎、同性恋、私人拥枪等传统政策议题,对气候、环保等领域的前瞻性政策(例如以新能源逐步取代煤、石油),都反对自由派主张。部落政治也是一个原因。一部分民众把自由派、民主党视作“非我族类”的“他们”,拒绝“他们”的一切主张,无需考量任何具体事实和理由。还有一些人是“单议题选民”,只根据一个议题(例如堕胎或任命保守派大法官)投票。在部分华人中,对抗中共是首要单一议题。

笔者认为这些理由并不充足,经不起挑战。事实上,川普没有原则信念,非左非右,绝不是传统保守主义者。2016年共和党保守派大员在初选中毫不含糊地严厉批判川普的混乱政见,可为证据。后来川普挟持了共和党。共和党议员曾经为反对赤字扩大而不惜让政府停摆,但他们臣服川普后,助推川普把赤字和国债送到历史最高水平。川普的人品不合保守派价值标准,许多政策违背保守主义信条,重要领域的诺言(例如实现全民医保、由墨西哥出钱造边界墙、推行史上最大的“中产阶级减税”、轻松赢得对华关税贸易战)一一落空。持保守观念的人,如果坚持原则,如何能继续支持他?面对那么多被证伪的谎言、破产的诺言,如果秉持健全见识,怎么还能相信他?

笔者还曾努力与朋友圈中挺川派交流,希望找出重叠共识。但是,或者不得回应,或者受到激烈攻击。以事实辟谣,说道理纠偏,均不见效。看中文网站、微信群的言论,包括一些著名论者的长篇文章,多半支持川普而且态度激烈。细究这些言论,体认到狂热挺川派的基点是:盲信盲从川普。从川普就职演说中“美国生灵涂炭”(American carnage)的弥天大谎开始,到今年大选舞弊的阴谋论,一路跟进。“盲”在弃用正常认知规则体制,偏执封闭于邪门歪道来源的另类事实。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来美的华人,普遍认同美国自由民主法治理念,赞赏美国体制,也享受了美国社会提供的各方面利益,特别是1960年代民权运动推动的社会变革给移民、少数族裔带来的好处。国内改革派也一直视美国为自由民主灯塔。从这样的认知到赞同“美国生灵涂炭”说,到狂热挺川,是重大转折。转折并非始于川普当政,但川普推波助澜,以另类事实颠覆正常认知。在这个过程中有两个特定因素发挥作用,一个是文革思维方式,一个是民粹主义立场态度。

先说文革思维方式。那是一种“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思维方式。许多在文革中有惨痛的经历、曾经反思批判文革的人,把这种批判移置美国,把美国民主党视作中国共产党。川普攻击民主党搞社会主义(而且是委内瑞拉式的社会主义,而且下一步是共产主义),成了他们期待的领袖。他们又惯于按文革思维方式行事,甚至像文革中拥毛一般拥川。他们没有领会民主政治的精粹——按宽容、妥协、求共识的运行原则,通过民主程序特别是定期大选来处置政见分歧。相反,套用文革派别斗争模式,把美国左右两翼民众的常态分歧视同文革中两派斗争一样势不两立。他们把对手当敌人,定为“邪恶的左派”,要像文革中对付阶级敌人一样地压倒、消灭。

大选中,笔者在微信群中经历了一场争论,真切体验到这种文革思维方式。先有人宣示:“现在再与老川作对,就是美国的敌人!”笔者批评:“这种主张不符合本群一贯坚持的‘言论自由’原则。”挺川派正告: “事情正在起变化!现在某党完全背离了道德或者说价值底线,这就不是什么民主制度下的正常辩论,性质已经变了!”笔者指出:“ ‘事情正在起变化’是毛泽东为反右斗争写的文章的标题。”“在‘事情正在起变化’一语下,毛自行宣布民盟等组织性质变了,就剥夺了一大批人说话和其他权利。你声称‘某党’‘性质已经变了!’,‘这就不是什么民主制度下的正常辩论’。” 按照这种毛式套路, “大批本来是‘人民’的人变成了‘人民的敌人’。”显然,脱口说出 “事情正在起变化”的毛语录的人,脑子里固有毛著积淀,而且像是安装了历经实战考验的应用程序,随时可以调用来投入战斗。实际上,确有挺川派遵循这个套路主张以“雷霆手段”镇压反川派。

再说民粹主义立场态度。对当下美国,华人挺川派多作如此判断:在全球化过程中,商界、政界、学界、媒体等重要领域的精英们,勾结起来控制了社会,牺牲底层民众利益而谋取巨额暴利。这既与川普“美国生灵涂炭”论合拍,也与文革至今党媒批美词同调。挺川派以此确立了其核心意识,那就是对“我们”的定义。这个定义的关键是,不仅视政见不同的民众为敌人,而且视民主党、共和党建制派、美国体制为腐败黑暗势力。这是上述以民主党为敌人的观点的重大升级。

笔者在微信群中看到挺川者如下发言:我们知道川普实际上并不是共和党,他代表了两党之外的民众。美国的民主已被蹂躏,民主党、共和党轮流执政,坐地分赃。川普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他发起对政治正确的挑战,高喊“抽干沼泽”,冲击了被粉饰的系统,使得建制派和媒体的勾结得以暴露。狂热川普信徒说“美国民主的状况比俄罗斯还要糟糕!”“大法官也靠不住,可依靠的只有民众。” “如果文的不行,只能来武的了!”最极端者传播如此荒唐谣言:“川普已经准备好随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美国各大军区已经宣誓向川普效忠 只等川普一声令下就开始平乱”。

说得明白清楚: “我们”是两党之外的人民,与建制分离,与精英对立。因为民主、共和两党“轮流执政,坐地分赃”,美国自由民主社会制度已经变质。只有依靠坚持正确观念、保守正统道德的“我们”,联合起来,在川普领导下荡涤“深层政府”。这是典型的民粹主义立场。

普林斯顿教授穆勒在《什么是民粹主义?》(Jan-Werner Muller,What Is Populism?)一书中对民粹主义作如下界说:民粹主义是对政治的一种特定的道德化的想象,对政治世界的一种认知方式,其要旨,是把政治世界看作是两种势力的斗争,一方面是道德纯洁而完全联合起来的人民,另一方面是腐败或者在其他意义上道德低下的精英。显然,川普信徒自我设定的“我们”,完全符合穆勒对民粹主义的描述。正是川普本人以言行推广这种民粹认知、这种“道德化的想象”。川普一贯以“运动”领袖自居,鼓动信徒跟随他造反。川普信徒也有相应的明确的自我意识。

自川普上台,一些自由主义有识之士反复建议要坚持与挺川派对话沟通。笔者依此建议数年努力与对方理性交流但几无成效。重大障碍在于对方的态度。挺川派在群中划分“同类项”,一类是“社会精英”,一类是“我们” 。挺川派说,“我们”看待美国社会问题,是凭“朴素的阶级感情”,凭常识,凭经历,凭感觉。这是典型的民粹主义态度,而且是结合了文革因素的民粹主义态度。“朴素的阶级感情”是红色年代流行的毛式话语,指的是工农兵大众的阶级感情。文革中发动“革命群众”以这种“感情”为武器批驳“封资修阶级敌人”基于事实、知识的思想观点。现在川普信徒又凭以判断事实真伪、观点对错,以它取代共享的认知规则体系,筑起一堵护卫“另类事实”世界的高墙。

以上的考察表明:在川普破坏社会认知规则体制的背景下,华人狂热挺川派按文革思维方式,以民粹主义的立场态度,形成对美国社会的扭曲看法,又追随川普,拒绝识别、认证事实的正常程序,陷在谎言谣言中自以为是。事实验证对他们无效,事实验证无法解决认知体制被颠覆的恶果:他们主动地、有意识地选择资讯来源,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另类事实”。真相由他们判断,不再通过社会共享的规则体制确定。

这种扭曲认知行为在挺川派对川普任期末日最大谎言的反应中昭然显现。按照正常认知规则体制,川普胜选被偷的谎言毫无依据,川普败选的结果明确定案。但是,在行政系统(五十个州的选举委员会认证了计票结果)、司法系统(川普阵营发起六十多起选举舞弊诉讼,除了一起涉及宾州少数选票的案件,在各地各级法院包括最高法院全部失败)、立法系统(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在国会山暴乱之后确认拜登当选)全部程序完成之后,还有很多挺川派仍然相信川普的阴谋论。如果问:究竟是否存在一定体制、程序,我们能够一起确定事实真相呢?这些挺川派的答案显然是:我只相信我相信的川普和揭发舞弊者的说法。这委实表明川普颠覆认知规则体制的恶果难以在短期消除。

川普依靠民粹主义浪潮上台,力图成为独裁领袖。美国的建制,包括媒体、军队、司法、行政和公民权利系统,经受了考验。人民用选票击败川普。川普用谎言鼓动暴徒攻击国会山,最终被两党议员联合击败。现在美国社会亟待回复规范。

川普四年加剧了社会撕裂。对川普谎言的认知差异造成大裂痕。弥合之道在重修共享的认知规则体系,延伸到改善人际互信、维护体制尊严、回归民众对政府及官员的谨慎信任与严格问责。还需要看到本文没有涉及的认知差异的基础层面。一项紧迫要务是提升全球化过程中疏离在外而未曾同等受益的群体,改善东西海岸之间和大都市区域之外的乡镇地带的发展滞后状态。任重道远。

 

附注:文中提到的布鲁克斯专栏文章见David Brooks: “The Rotting of the Republican Mind—When one party becomes detached from reality”,New York Times,2020-11-26

https://www.nytimes.com/2020/11/26/opinion/republican-disinformation.html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