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于星:从政治经济学的缺陷看当今时代问题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于星:从政治经济学的缺陷看当今时代问题

1
1 Users
0 Likes
50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890
Topic starter  

于星:从政治经济学的缺陷看当今时代问题

政治经济学是研究一个社会的生产、资本、流通、交换、分配和消费等经济活动、经济关系和经济规律的学科。现代政治经济学一般指经济、法律和政治的交叉研究,以理解政治实体和政治环境对市场行为的影响。自从法国人安托万•德•蒙克莱田在17世纪第一次使用这个词汇以来,历经亚当•斯密、卡尔•马克思、卡尔•波兰尼、约瑟夫•熊彼特等诸多大政治经济学家的反复论述和研究,已显然成为社会科学界最重要的学科之一。与其他社会科学的学科比较,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个学科是直接影响人类现代历史文明进程的几个最主要的学科之一。其原因在于,人们往往从社会里的经济和政治的广泛活动来看待人类社会的进步,也根据它所阐述的理论来认识现代人类历史的进程。虽然众所周知在人类近代历史的演化过程中出现了两个史诗般的决斗者—自由主义理念和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这两个主导人类世界历史的思想主体的理论根源其实来自于同一个政治经济学的理论思维。自由主义的早期思想家英国人约翰•洛克就认为,人类建立政府的目的就是保护私有产权。如果没有政治经济学的思维,洛克是无法提出这个主张的,无论他是否曾经学过政治经济学与否。马克思认为,私有财产权是人类社会出现剥削与压迫的社会根源。一旦被剥削者掌握国家的权力将剥夺剥夺者。马克思认为,政府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权力机关。人类的所有政治生活都是为经济生活服务的。马克思的忠实追随者俄国人列宁干脆说,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这都是典型的政治经济学思维。

虽然我不反对人们用政治经济学的理论来看待当今世界,有种种迹象显示政治经济学已越来越难以解释当今世界遇到的各种难以解决的问题。例如,人们经常热衷于研究权力。研究权力几乎总是研究经济与政治的关系,因为权力往往来源于政府,而且权力最终就是用来分配经济利益的。但是,研究权力也往往并不能让我们看到事务的真相。从欧洲的政治经济一体化的举步维艰、美国国内的令人不安的极化政治趋势到中国的领导人苦于得不到国际话语权及众多落后的非洲国家不得不仰望别国的援助才能维持其经济和民生,人们的理论解释往往于事无补。换言之,如果他们能够真正找到问题,这些恼人的问题或许早就不存在了。但是,人们,特别是那些自命不凡的专家学者,往往没有意识到不是他们没有解释能力,不是他们没有思维能力,而是他们缺乏智慧。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每时每刻使用的用来分析问题的理论其实早已过时。他们使用的最主要的理论就是政治经济学理论。甚至国际关系学者还在当代创造了国际政治经济学这个学问。其实,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已经腐朽,理论已经过时,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其实,政治经济学理论搁浅并非在今天。甚至在一百多年前它就露出了疲态。举一个中国人熟悉的例子。1914年至1918年,欧洲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国际的领袖们希望德国的工人们与俄国的工人们不会在战场上相遇。他们认为,全世界的工人阶级是一家人,是阶级兄弟,会携起手来与统治他们的共同敌人资产阶级战斗,推翻资产阶级政府,建立无产阶级政权。但是,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阶级理论并没有灵验。也并非工人无祖国。工人还是爱国的。人们一般认为,这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出现的问题。其实,个人认为,这是政治经济学理论的问题。尽管马克思的那个阶级斗争的理论短时间得到检验,最终没有证明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问题的最终根源还在于政治经济学理论。那么,政治经济学究竟有什么问题?我的看法是,当人们解释经济与政治的关系的时候,人们陷于单向度思维。人类建立的文明社会,或者简单一点说,人类建立的国家,是一个复合共同体。它由三个共同体所组成:政治共同体、经济共同体和文化共同体。文明社会的运行就是以这三个共同体的有序互动来实现的。但是,政治经济学只研究政治共同体与经济共同体的关系,而无视文化共同体的主权。结果,人们的思维走偏。比如,过去的苏联建立国际共产主义集团,但在中途出现中苏分裂。虽然都是马列主义式的社会主义国家,却反目为仇。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的民族主义思维影响了共产集团内部的团结。产生民族主义思维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民族文化在发挥作用。民族文化是形成民族主义的一个重要原因。于是,又有了民族利益。换言之,当政治共同体和经济共同体希望跨越国界统一的时候,文化共同体开始反抗和抵制。在西方国家也有类似例子。英国人为什么要脱欧?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英国人不想放弃自己的文化。英国人的文化的演化和积累已经经历至少1千年。例如,当欧盟要求将英国的法律体系与欧洲大陆国家的法律体系合并的时候,英国人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了。英国实行普通法。欧洲大陆国家实行大陆法系。英国人认为普通法优于大陆法律。如果进一步合并,英国必须放弃自己的文化。欧盟的一体化从来没有进步到要求各成员国放弃自己国家的语言的地步。估计没有哪个民族愿意放弃自己的语言。那么,全球一体化一定是有限度的。我们还是民族国家的时代。放弃自己的文化,就是放弃自己的身份。

历史上,康德、拿破仑、马克思、列宁、希特勒和毛泽东都想象过一个大同世界。我看实现不了。当政治共同体和经济共同体试图统一的时候,各个民族或国家的文化共同体一定会殊死抵抗。政治经济学仅仅代表政治共同体和经济共同体思维,排斥文化共同体。正常的人类共同体应该是政治共同体、经济共同体和文化共同体各就其位,各归其所,并且享有平等主权。只有从这个角度看待人类的文明社会才是一个正确的角度。如果仅仅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理论来看待人类社会的话,只能得到一个不完整的图景。所以,研究者应该能够改造人类的社会科学,研究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互动关系。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角度看问题,会看偏。这就要求社会科学工作者采取一个视野更加广大的研究方法来研究社会,因为人类社会本来就是一个整体。社会科学内部进行学科划分所追求的分工只是为了方便研究者研究特定的课题或问题,但在某些情况下说面对的思维局限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应该调整研究者的视角,力求在更加广泛的范围内对人类社会进行更加彻底的研究和探讨。

我个人的看法是这样的:我们需要从总体上研究人类社会。尽管这样的研究从某种意义上说背离了社会科学的分科研究的方法和指导思想,只要具备这样的可能性,宏大的视野可能更加可取。社会学早已开始研究人与社会的关系。我尝试加上关于语言的分析。由于人类使用语言互相通讯以便于交流信息和思想的时候,他们也要使用媒介,我又尝试加上有关媒介的分析。于是,本人提出一个从语言的角度看待人类社会进步的理论。只要人类使用语言,他们就一定要创造和使用媒介。比如,你说话,空气中的声波振动是媒介;你写字,纸张是媒介。用语言哲学的话说,你写的字都是媒介。语言就是媒介,是母媒介。媒介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中皆发挥基础作用。

那么,什么是媒介的定义?媒介的本来含义应该是两个事物之间的一个介质,它促进信息的流通或事物的转化。人类使用语言的时候,他们一定也使用媒介。媒介延长通讯的距离。人与人开始在更大范围内互动。人类开始形成规模更大的社会。这导致了规模较小的原始社会的解体以及规模较大的文明社会的形成。原始社会的部落的人口一般为数千人,而文明社会的国家的人口至少也要几十万。在原始社会里,亲属关系或直接的血缘关系是维系社会的基本要素,而在文明社会里,语言是维系社会的基本要素。固然,在文明社会里,血缘关系的意识可能仍然发挥某种作用,比如,血缘关系的意识有时也是民族意识中的一部分,支持文明社会规模不断扩大的要素是语言,而不是直接的血缘关系,因为直接的血缘关系在淡化。

除了书面语言是在一般情况下直接支持国家形成的一个必备条件外,人类自身在形成社会时也会在各种条件下形成媒介,以便对社会的形成提供支持。媒介学家研究媒介时,将很多物质材料视为媒介。例如,他们视石头、泥板、竹简、甲骨、莎草纸、羊皮纸和纸张为媒介。他们研究的媒介应该是一种物质媒介。人类在形成自己的社会时,有些人可能形成本人所说的“人媒介”。例如,人们进行人链式语言通讯。中间传话的人是媒介。人媒介的形成是促成文化共同体、政治共同体和经济共同体成长的关键。

具体而言,在文明社会形成时,那些生产文化产品的人是媒介。这些人是文化人。文化人生产神话、故事、诗歌、散文、小说、戏剧、歌曲和乐曲和绘画等等。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生产文化产品。只有社会中的少数文化人能生产文化产品。从功能的意义上说,文化人是社会用来生产文化产品的媒介,其目的是促进社会成员之间的感情交流和思想交流,以便于维系社会。这是文化共同体形成的原因。

同时,我们看到,自从文化共同体形成以后,社会的规模已经扩大,因为从事文化交流的人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一个部落或一个村庄。当人们进行面对面的互动的时候,人们的社会行为能够促成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交流。哭和笑有时就是传递感情的方式,或者哭和笑至少是人的一种情感的表露。当社会规模扩大后,人们需要借助于文化来交流彼此的情感和感情,以便于维系这个社会。于是,在亲属关系不再是维系社会的最决定性的条件的情况下,一夫一妻制的家庭成为人们产生私有产权观念的基本社会原因。社会需要一个执行机构来保护私有产权。于是,人们成立政府。人们建立政治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内,掌权者或官员是媒介,因为社会委托或依赖他们管理社会。不是所有人都来管理社会,而是少数人管理社会。

此外,从事商品和服务交换的商人或手工业者或农民因为促进商品和物质资源的流通而成为促进经济共同体形成的媒介。由于社会规模扩大,社会的劳动分工要求劳动者从事各行各业,然后,人们进行商品和服务的交换。交换者都是媒介。于是,人类社会内的经济共同体逐渐成长起来。在资本主义社会内,企业家也是媒介。他们从事社会化大生产,是社会组织生产的媒介。银行家也是媒介,因为他们促进金融资源的流通。还有更多的媒介。

这三个共同体合并组成一个文明社会。这个文明社会的组织形式是国家。于是,国家的运行是政治、经济和文化互动的结果。由于其特性不同,一定需要分立。反映在国家建设上,人类国家应该是一个功能性的结构。以往那种以政治经济学理论为基础的阶级论在说明人的身份地位的差别方面已越来越难以反映现实。在现代社会,其社会构造的影响力已急剧衰落。现代社会早已成为两头小、中间大的枣核型社会。中产阶级成为社会主流。最富有的人和最贫穷的人被边缘化。中产阶级的兴起实际上已消解阶级社会。我们不能用阶级论来论述国家的建构。反之,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三共同体构成国家或社会的理论基础上,人们可以看到,政治共同体进行公共事务管理;经济共同体负责生产;文化共同体提供价值观和思想。三者互相制约。简单说,在经济共同体内,自由企业互相竞争,提供生产动力。政治共同体管理竞争秩序。文化共同体负责监督并提供指导思想。政治共同体内可能有人以权谋私,而在文化共同体内则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经济共同体负责生产文化共同体内需要的人才。这样的国家结构一定会在其政体建设中反映出来。人们可以考虑这样的政体:政治共同体、经济共同体和文化共同体都有自己的代表参与政府。不是各个阶级派代表参与政府。就我们中国而言,如果将来极权主义政府退出历史舞台,中国应该建立一个以国会为政治中心的政体,弱化行政机构的权力地位,让其仅仅担任国会的派出机关,另外建立独立的司法体系,建立宪法法庭,进行违宪审查,彻底杜绝独裁者卷土重来的可能。在这个国会中,设立三院:政治院、经济院和文化院。过去英国国会里的上下两院按阶级成分设立,上院代表贵族,下院代表平民。这都是政治经济学思维。但是,国家的构成应该不是社会的阶层结构,而是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功能结构。其理论来源于对于媒介的分析。至于为什么媒介成为国家形成的基础,愿意探讨理论的人士可以参考本人写的两本书。Language and State: An Inquiry into the Progress of Civilization, Second Edition; Language and State: A Theory of the Progress of Civilization, Second Edition 作者Xing Yu。这两本书在美国和加拿大出版,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发行。

总之,个人认为,人类的国家是这样形成的:人类使用语言。使用语言过程中使用媒介。人自己是媒介。人类使用的材料(如纸张)是媒介,货币是媒介。资本和市场是媒介。城市是媒介。马路和铁路是媒介。社会政治组织(如政党)是媒介。政府是媒介。意识和文化是媒介。几乎一切都是媒介。正是这些媒介提供人与人通讯和互动的条件,人类建立文明社会和国家。从此看国家,可以看见一个全景图。政治经济学将文化共同体遮蔽起来,让我们看到一个不完整的图。现代社会里出现的问题,包括人们议论的美国政治生活中的问题,还有中国面临的问题,都来源于此。于是,我断言,政治经济学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或许就会来临。那些以政治经济学理论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各种主义也可能面临挑战。比如,全球化问题就是其中一个挑战。换言之,西方国家和中国都面临挑战,其根源相同:现有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已经过时。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