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阎淮:清校庆抗争事件的良性互动
 

阎淮:清校庆抗争事件的良性互动  

  RSS

editor
(@editor)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515
08/05/2019 11:43 上午  

阎淮:清校庆抗争事件的良性互动

一、校庆前:许vv因言获罪引发不满

2019.3.25,我得知许因著文被“撤销职务、禁止授课、停止科研,并立案调查。”随即将消息群发,引起校友广泛不满。为制止对许的继续迫害,3.31我与60级学长孙怒涛等老校友和80年代校友及外校朋友,联名发出《要求清华大学立即恢复许vv教授工作的公开信》。半月内各届校友和各界人士近千人签名。但对许的处理非但未得改正,还发生阻止他出境就医事件,并对多位签名者施压。

4.14,我与孙怒涛再发《致清华大学邱勇校长的公开信》,“恳请尊敬的邱校长恢复许的工作、停止施压签名者。”孰料快递信件竟被拒收退回!

4月下旬,对此不满的毕业半世纪的一些老校友,在微信群讨论决定:4.28校庆日到清华园的王国维纪念碑前(以下简称王碑),纪念王、朗读陈寅恪碑文、传承“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推举我主持活动并随后由我当面向校领导递交两封公开信和签名名单。4.25和4.26两天四个上下午,我分别与四批老校友商讨4.28具体计划,共识是“平和、理性、不冲突、被抓不反抗。”4.25我还“踩点”王碑和递交公开信的校长办公室。

4.26,王碑四周竖起两米高的围墙,名曰“维修“。4.27我打印了三套所需资料,并分发给两位校友,嘱托若我被阻,代行我职。当晚气愤填膺的校友,商议将次日的“纪念活动”升级为“抗争行动”,但仍秉持平和理性态度,欲用油漆喷涂标语者主动放弃这一提议。我们依据清华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和108年的茶寿,集思广益撰写对联“自墙不吸独立精神,厚得再无自由思想;茶寿清华。”我因租房中无打印设备,在微信群中请能者代劳。(引起下节事件)

二、校庆日:理性抗争、良性互动

2019.4.28,10时,我与林、蒋两位校友如约到清华花店买花,10:15我们走向王碑,突然接到孙怒涛从杭州打来的紧急呼救电话。原来北大樊校友打印了对联,已交给高校友,高在蓝墙上贴对联时被便衣警察抓到王碑附近的“一教”楼里。此时我们正好路遇孙校友,请他去营救。10:25我到王碑,突然看到同系同级好友孙哲(毕业留校,官至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在同学中口碑极佳。)请他也去救高。片刻孙哲与已被孙校友救出的高校友一起回来,我怕连累孙哲劝他离开,他说帮我维持秩序。我恍然!

10:30数十校友和清华微信群中的外校友人陆续到来,与先到的许vv、郭于华二教授会师。守卫蓝墙小门(墙内确有工人开着打夯机工作,为工人上下水而进出,墙中开了小门)的几个黑衣人撤到远处,与他们的十余位手持摄像机、照相机的同事会合,换上几位莫名其妙的学生志愿者守卫小门。我请孙哲与守门学生交涉后,我们排成一队,井然有序地穿过小门进入大墙内,向当时没有大楼、只有大师的王大师纪念碑、陈大师纪念文鞠躬致敬,把鲜花和敬意一并留下。同时,我请孙哲让工人关停轰鸣的打夯机,给我们宁静肃穆的环境。

10:40出来后,我把汇总的对联、“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标语分发校友,用胶带纸粘贴在大墙四周,我则把两封公开信贴在小门旁。这时一位红衣青年,把公开信揭下;我阻止,他说要看,我说贴在墙上更易看,他不听;我让孙哲叫他重新贴上。其间许、郭二教授还现场接受各方简短采访。随后我们全体合影留念(前排最右是孙哲),我朗读陈寅恪的碑文(原定男女二朗读者因故临时未到),最后大家齐声高诵“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抗争圆满平和落幕。

三、会谈:当面反映意见、顺利递交信件

10:55我请孙哲把内装两封公开信和千人签名的大信封送到校长办公室,我要如约11点准时到校友会与其领导座谈,交另一个大信封。孙说不用送了,我陪你去校友会,他们肯定能转交邱勇!

11时,孙哲带我和智勇双全的林海到校友会,唐杰秘书长茶水招待,孙哲与我握手告别(次日我电话致谢孙)。稍后副会长史宗恺到来,我首先抗议对许的不公处理,随后反对拒收我们快递信件、反对关闭校友网网站,最后指责筑墙关闭王碑的蠢行。(我玩笑说,此事若发生在敌校北大,我幸灾乐祸;在妈校,痛心疾首!)其间,史副书记(我偷偷百度发现他是校党委副书记)一直耐心认真倾听,偶尔解释但不反驳,谈话气氛逐渐缓和融洽。我把装有两封公开信和千人签名名单的大信封交史,他答应一定交给邱勇校长。史请我转告校友们,1、学校愿意虚心听取意见;2、纪律容许下,保护师生和校友;3、欢迎校友回校交流。应二位要求,我与林和他们建立私信。13时送来简单盒饭,我吃饭慢,林海与唐杰饭后聊天,宣传他的政治理念。谈话三小时,14时结束前,我重申要求:尽快恢复许教授工作,停止骚扰签名校友。随后。唐杰随我到我车里,拿去他们想要的三本拙作《进出中组部》。赠送邱勇的,我说题词“批判用书”,刚写了“批”字,唐说不合适,我遂改写“批评、惠存”。

四、校庆后:善意交流、深刻反思

4.30深夜林海发表《清华校庆老校友们抗争記》。林发表前传我,因近日太累,北大朋友传来马会同学失联,让我想办法。故我只粗略看与我有关部分,提出原署名“阎淮林海”,去掉我,可在最后注明“阎淮阅后同意”。

唐杰看后私下指出:1、不是他陪我到校友会;2、校友网被黑客攻击,不是校方关闭;3、他到我车取书,非史宗恺。我得知后,微信唐:“抱歉!您对!可以把我的道歉和更正,广为传播,以正视听。”唐回复:“您和林学长事多很忙,记不清细节正常,可以理解。您太客气!太认真,晚辈岂敢传播啊!”

林海文对清华校方不甚有利,他们可以抓住上述硬伤大做文章,但却宽容地息事宁人,继续4.28良性互动的趋势,扩大对话的善意。

校庆前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十余位签名者被校方“关怀“(我被关心两次),更有外地人被喝茶!几十位校友或公信或私信让我注意安全、千万保重。我剃掉自来卷长发,若进去多汗者不生虱子,也作了被阻不能前往的准备。(林海“前一天向本班同学把酒话别”。)我出书回国已作最坏准备,无所畏惧。作为组织者的我,最担心的是参与者的安危。尽管事先一再强调和平理性,但是形势千变万化,北大曾发生警察进校的暴力事件。大部分校友都是毕业半世纪的古稀之人,万一有个闪失,后果不堪设想!

校庆当天当场,已是“黑云压城城欲摧”!表面平静的高墙周围布满黑衣人,挺热天还有穿连帽衣者带着帽子,使六面体的头,只露一面的耐热人。高女士被四五名便衣(一名出示了警官证)粗暴地抓进“一教”关押。我想到:1976年四五事件,天安门广场东南角的被民众火烧的小红楼就是軍、警、民兵的联合指挥部。一教就应是那天“漫坡遍野”便衣警察的临时指挥部。万一有个风吹草动、警民冲突,损失惨重!

感谢校方派来好友孙哲,开门进墙、关停吵闹机、容许贴标语、不让便衣撕等等,避免了可能的冲突和意外。也感谢警方,先抓后放高女士、先揭后贴公开信,及时纠错未让事态扩大、避免恶性冲突。

三十年前同样的春夏之交,类似的官民冲突,双方温和派出局、强硬派主导,皆出最臭棋。结果“同途殊归”、酿成悲剧惨剧!三十年啦,我不敢奢望今年平反,但我乞望反思历史、汲取教训,避免全局或局部重蹈覆辙。我是宪政派、即俗称的右派,但我支持佳士工会和北大马会,有众多“左派”朋友,被拉进许多“左派群”,可是我拒绝街头运动,我知道许多勇敢的“左派斗士”被捕入狱。恶法也是法,民间人士应在现行法律框架内活动和运动。官方更应该依法执法、文明执法。此次警方无权绑架拘禁高女士、不该揭掉公开信,但及时改正,应该点赞!而对北大“真马会”负责人我私信朋友邱占萱骇人听闻的迫害更令人发指。

校庆前,清华校方拒收我的信件,尽显傲慢,没有起码的礼仪。临校庆匆匆“高筑墙、围困王”,更是对“自信的清华更开放“的莫大讽刺。昏招迭出,激化矛盾,迫使校友的纪念活动升级为抗争行动。但校庆之时,校方理性,不把老校友作为维稳对象。校友克制,充分理解校方的善意。双方良性互动,事件圆满结束。这个案例应会载入清华史册,同时也为更高当局提供理性文明解决官民冲突的思路和借鉴。

为此,我衷心感谢母校领导!也期望您们用这种智慧和良知,善待生理虚弱、心理坚强的许vv教授!

2019.5.7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