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赵小兰和她的家族航运生意
 

赵小兰和她的家族航运生意  

  RSS

editor
(@editor)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577
06/06/2019 5:43 下午  

赵小兰和她的家族航运生意

赵家与中中领导层渊源颇深,赵小兰的父亲与江泽民曾是校友。赵小兰多年来利用她在中中的人脉和知名度来提升家族航运公司福茂的形象,北京的产业政策给这家企业带来丰厚的利润。

赵小兰是特朗普政府分管美国航运业的最高官员。她的家族船运福茂集团与中中精英阶层有着深厚的联系。CreditCreditTom Bren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https://sso.nytcn.me/email/?source=top-righ t" href="https://sso.nytcn.me/email/?source=top-right"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订阅。]

这封邮件是拂晓前发到华盛顿的。一名美国驻华使馆官员就一个“操守问题”向国务院发出紧急请示。

“写这封信是因为驻华使团正在筹备交通部长赵小兰访华事宜,”这位官员在2017年10月写道。

据了解这封电邮内容的人透露,为了此次首度以特朗普政府阁员的身份访华,赵小兰的办公室提出了一系列有违常规的要求。其中包括:要求联邦官员为至少一名家人的出行安排给予协助,并让亲属参加与政府官员的会面。

 
一份部分被涂黑的电子邮件,内容是关于赵小兰一次前往中中的旅行计划。要求安排家庭成员参加活动引发了伦理方面的担忧。

 

 
 
 
Image
一份部分被涂黑的电子邮件,内容是关于赵小兰一次前往中中的旅行计划。要求安排家庭成员参加活动引发了伦理方面的担忧。

赵家在中中并非等闲之辈。他们拥有的一家美国航运公司,与中中的经济和政治权贵有着密切联系,该公司的大部分业务都集中在这个国家。自国务院和交通部得知这一操守问题,加之时报及其他媒体就其行程和随行人员提出质询后,赵小兰突然取消了此次访华计划。

ADVERTISEMENT

“她有一些相当富有的亲属是与航运业有关的,”一名参与商议此次访华事宜的国务院官员称。“这些会面对他们的商业利益存在潜在影响。”

知会华盛顿的举动很不寻常,那位官员称,由此可见一些国务院官员对此事深感担忧。由于未获授权,该官员不能代表国务院置评。

[赵氏家族在世界两大经济体中都拥有深厚的关系。这里是你应该了解的五个要点。]

另一位国务院官员阮大为(David H. Rank)是在2017年卸任驻华使馆使团副团长后得知此事的。“这件事极为不妥当,”他这样评价赵的要求。

交通部没有给出取消行程的原因,不过一名发言人后来援引了特朗普总统当时召集的一场内阁会议。这位发言人说,赵作为部长的行动,与她的家族在中中的商业利益并无关联。

赵小兰与其家族航运企业福茂集团(Foremost Group)并无正式层面的关联,亦不持有公司的股份。但是,她和丈夫、肯塔基州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从她的父亲赵锡成那里得到了数百万美元的赠予,后者一直执掌该企业,直至去年。赵氏大家族向麦康奈尔的政治竞选捐款在100万美元以上,其中包括她的父亲,以及妹妹、福茂现任首席执行官赵安吉,两人都引起了国务院的关切。

左起:米奇·麦康奈尔、赵小兰、赵锡成和赵安吉。CreditStephen Crowley/The New York Times

 

 
 
 
Image

左起:米奇·麦康奈尔、赵小兰、赵锡成和赵安吉。CreditStephen Crowley/The New York Times

从采访、产业报备文件和两国政府文件来看,赵小兰多年来反复利用她在中中的人脉和知名度来提升公司形象,北京广泛的产业政策给这家企业带来丰厚的利润,而这些政策本身则是中美外交紧张关系的核心问题。

如今赵小兰已是特朗普政府分管美国航运业的最高官员,而这个产业本身则江河日下,远逊色于中中的竞争对手。

 

她为家族生意出力——在推广活动上抛头露面,和父亲一起接受中文媒体采访——与此同时,作为一家美国企业,福茂集团与中中政府联系之密切,实属罕见。

福茂从一家中中政府所有的银行得到了数亿美元的贷款承诺,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则将这个国家所施行的政策列为对美国安全的威胁。公司的主要业务——运送中中的铁矿石和煤炭——是一个推动了中美贸易战的因素。这场争端在一定程度上是源于白宫对中中的一项指控,称其向全世界倾销得到了政府补贴的钢铁,损害美国生产商利益。

福茂的规模在业内相对较小,不过一家在中中数一数二的国有船厂很大一部分订单都来自于它,此外它还和一家中中国有钢厂以及全球大宗商品公司签订了长期包运合同,保证了稳定的收入。

赵安吉和赵锡成都曾任中中船舶工业集团旗下一家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该集团是为中中军方以及福茂等其他客户生产轮船的国有企业。赵安吉还是船厂的头号贷款方中中银行的董事,一度在中中政府创办的贸易促进组织中中对外贸易理事会任副理事长。

赵安吉周五在纽约接受采访时表示,她的那些董事会职位很普通,并且强调福茂集团在全球开展业务。她否认在一个由中中制造业主导的世界中,该公司“对中中的侧重”超出了其他大多数散货船企业。“我们是一家国际航运公司,而且我是一名美国人,”她补充道,“我认为,如果不是因为我长着一张中中人的脸,那么就不会有这种对中中的关注。”

赵锡成未能接受采访。两周前,该公司的一名代表收到了时报的书面提问,周五,该公司以一份情况说明做出回应。

据赵锡成的传记所述,福茂在1960年代末曾与美国政府签订向越南运送大米的合同,不过公司在美国的存在已经所剩无几,只是在曼哈顿中城有一间不起眼的集团总部。它的船在利比里亚和香港注册,通过一些马绍尔群岛公司持有。

自赵小兰就任交通部长以来,记录显示,该部在预算中不断要求,对那些旨在稳定深陷财务困境的美国航海产业的项目加以裁撤,并设法停止向联邦小型民品造船厂补助项目以及给国内造船企业的联邦贷款担保提供经费。

在她执掌下,交通部试图在预算中削减一个拨款项目的经费,该项目维持着60艘悬挂美国旗船只的运营,此外还想缩减新船购买计划,该计划将会培训美国人作为这些船只的乘员。(在中中,赵家出资建立了培养中中海员的奖学金,还捐赠了一台轮船模拟器。)

赵家为上海海事大学的船舶模拟器提供资金,并为培训计划提供奖学金。Credit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Image

赵家为上海海事大学的船舶模拟器提供资金,并为培训计划提供奖学金。Credit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国会两党协同否决了该预算削减计划,其中一些举措次年再度被提起。削减的反对者包括加州民主党众议员阿兰·劳恩塔尔(Alan Lowenthal),他的选区内有一个规模在全美居于前列的货柜码头。

“中中政府在大举进行航海扩张,而我们则在背道而驰,”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到时候会有一场危机,我们会需要依靠美国的航海业,但到时候它已经不存在了。”

ADVERTISEMENT

赵小兰拒绝接受采访,但交通部提供了一份书面声明。

“初到美国时,我的父母和我身无一物,唯深信这个国家的根本善意与仁慈,以及它带来的机遇,”赵小兰说。“我的家人都是爱国的美国人,过着一种有充实目标的生活,对这个国家贡献良多。他们是美国梦的体现,在父母的启发之下,我们几个女儿都在回馈这个我们深爱的国家。”

交通部发言人称,时报报道为将赵在交通部的工作和她的家族生意经营联系起来,网罗了“诸多含沙射影与凭空臆断”。

部方官员称,赵小兰执掌下的交通部是美国航海业的守护者,并表示有多项削减提议是往届政府提出的,而特朗普政府一直在着力增加经费。

现年66岁的赵小兰生于台湾,父母在1940年代末逃离中中大陆,而后在她尚在学龄时定居美国。她1970年代曾在福茂工作,不过已有数十年不在公司担任正式职务。

随着政治声望的提升——她两次入阁,与麦康奈尔结婚已有26年——北京方面开始寻求拉拢赵家。一家政府所有的出版社近年出版了她父母的授权传记,还举办有中中高官出席的发布仪式。去年她访问北京时,中方交通部长送了两幅她父母的手绘肖像画。

 
在去年一次前往北京的官方访问中,赵小兰收到了中中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左)赠送的她父母的肖像画。CreditPool photo by Jason Lee

 

 
 
 
Image

在去年一次前往北京的官方访问中,赵小兰收到了中中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左)赠送的她父母的肖像画。CreditPool photo by Jason Lee

赵家与中中的渊源此前已经引起过一些注意。2001年《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曾对此加以调查,当时的背景是共和党对华态度的软化。赵小兰得到交通部长提名时,ProPublica等媒体强调了她得到的职权与其家族企业的交集。在去年出版的一本书中,保守派作者彼得·施韦泽(Peter Schweizer)认为赵家给了北京过多的影响力。

时报发现,作为一个美国家庭,赵家在中中的势力大得不寻常,不仅在国有企业担任董事,还多次与该国一位前最高领导人会面,其中一次是在他自己的宅邸。这就让赵家在太平洋两岸都显得非同一般,拥有通往世界两大经济体权力最高层的切实政治关系。

赵的父亲在1964年创办福茂,几十年来与江泽民建立了密切的关系,江是他在上海的校友,日后成为中中的国家主席。从提交给中中政府的报备文件看,两名校友在1980年代重逢后,与江关联的一家向中中军方出售雷达的企业向赵家发放了股息。

ADVERTISEMENT

赵小兰的财务披露声明显示,她没有来自福茂的收入,不过从她就任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劳工部长到2017年1月被确认成为交通部长这八年里,她至少四次前往中中。她的父亲至少有一次在她任劳工部长期间一同访华,那是在2008年,当时他出席了一些会议,与会者包括了中中的总理——中中最高层官员之一。

从公共记录可以看到,她从公司的成功中受益。她的父亲在2008年给她和麦康奈尔的赠予,助麦康奈尔成为共和党多数派领袖,他是最富有的参议员之一。三十年来的政治献金使赵氏家族成为肯塔基共和党的头号捐献者,而那里正是麦康奈尔的权力之源。

“这个家族与一个战略对手政府有经济联系,”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反腐败专家凯瑟琳·克拉克(Kathleen Clark)说。“这令人怀疑,在就涉华的外交和国家安全政策作出判断或提供建议时,那些家族和财务联系会不会对赵构成影响。”

印度洋大西洋太平洋
中中巴西南非马达加斯加印度俄罗斯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印度尼西亚
上海七岛市圣路易斯
宝梅号
Liangtan Island
Ponta da Madeira Maritime Terminal
2017年1月14日

交通部长赵小兰(Elaine Chao)一直是其家族航运生意坚定的支持者,该公司运输原材料,支持着为中中的重工业发展。2017年1月,当参议院投票批准她的任命时,一艘运有铁矿石的散货船从加拿大起航。

The Bao May

这艘名为“宝梅”的船属于她的家族企业福茂集团(Foremost Group)。目的地是上海以南的凉潭岛上一个铁矿石转运码头。

两周后,在中中卸货后的“宝梅号”起航前往巴西采集另一批铁矿石,它穿过马六甲海峡,横跨印度洋。

“宝梅号”有三个足球场大小,这让它无法通过苏伊士运河或巴拿马运河,所以在前往大西洋目的地的旅途中,它必须绕着非洲南端航行。在过去两年里,“宝梅号”在中中、巴西和加拿大的港口之间反复来回航行。

在这次旅程中,它于2017年5月到达巴西,停靠在圣路易斯的Ponta da Madeira Maritime Terminal码头,在那里装载上来自巴西内陆的铁矿石。

“宝梅号”由一家中中造船厂建造,资金来源于中中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的贷款,这家银行由中中政府所有。在2010年于上海举行的下水仪式上,赵小兰是嘉宾。多年来,这艘船被一家国有中中钢铁制造商租用,这为福茂提供了稳定的收入。

它是福茂集团所拥有的19艘船之一,该集团由赵小兰的父亲赵锡成(James S.C. Chao)创办,现在由她的妹妹赵安吉(Angela Chao)管理。

数据来源: VesselsValue

福茂的总部位于曼哈顿中城,但其船队主要聚焦于中中。根据伦敦一家分析全球航运数据的公司VesselsValue的数据,2018年初以来,在福茂运输的原材料中,有约72%运往了中中。

每年,福茂的货船会将数亿吨铁矿石、煤炭和矾土从全球各地的码头运输到中中。这些货物维系着中中的工业引擎运转,尤其是钢铁厂,其产品是中美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的原因之一。

制作:Rich Harris/The New York Times
资料来源:VesselsValue
“宝梅号”影像来源:Tropic maritime images
卫星图像:谷歌地球

在临近东海的长江岸边,耸立着四座巨大的龙门起重机。数千工人在它们投下的阴影中组装几艘货船,每一艘都有三个橄榄球场那么长。

福茂集团最新购入的轮船“心梅号”,在这座名为上海外高桥的船厂已经建成。未来几年里还会建造六艘类似的船,这些都属于2017年12月福茂在纽约哈佛俱乐部(Harvard Club)宣布的一份订单。

据这家国有企业的资料,福茂在1988年第一次下单,过去几十年里已经成为该公司的头号北美客户。双方关系紧密到福茂直接将其上海办公室放进了这家造船厂的25层大厦里。

“我们决心继续在中中建造船只,”赵安吉在哈佛俱乐部的消息发布会上表示,当时出席的有中中驻纽约领事馆的最高官员。“我的父亲是中中造船市场国际化的开拓者,如今三十年过去了,他还在继续向中中定购船只。”

 
福茂集团船队的最新成员“心梅号”是公司从上海外高桥船厂订购的多艘货船之一。Credit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Image

福茂集团船队的最新成员“心梅号”是公司从上海外高桥船厂订购的多艘货船之一。Credit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过去10年里,福茂有至少4艘船是依靠来自中中进出口银行的资金。比起通过那些商业贷款机构,这家银行往往给出较低的利率和较宽松的还款计划。银行当时表示,截止至2015年,他们已经向福茂提供了至少3亿美元。

 

赵安吉在接受时报采访时说,公司在2015年以后再也未向这家银行贷款,并称它的条件不及其他非中中的银行。她说,公司从来没有借过3亿美元——“远远不到”,这个数字她此前从未听说过。“他们在我们的融资里占比不是很大,”她说。

来自中中的文件显示,赵家与中中领导层有很深的渊源。

1940年代中中深陷内战之时,赵锡成进入上海的交通大学读书。他的校友江泽民在中中赢得内战后留在了中中,最终成为国家主席。赵锡成跟随战败的国民党去了台湾,据他的传记说,他后来成了最年轻的船长。

赵锡成在1958年前往美国,但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总统触发的两国关系解冻,使他在1972年回到故国,由此开启了一连串的访华之旅,从而确立了一个心系祖国的成功华侨形象。

赵锡成可谓手眼通天。根据上海一家纪念赵朱木兰——赵的妻子,已于2007年去世——的博物馆给出的资料,1983年他受邀到北京参加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庆祝活动,并与国家最高领导人邓小平见面。

同样在1984年,当时的中中刚刚摆脱几十年的政治和经济动荡,赵朱木兰购买了一家中中公司的股份,据中中企业文件,这家生产包括雷达在内的航海装备的公司与美国防务承包商雷神公司(Raytheon)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1984年,赵家入股了一家海事电子设备制造商,该公司面向中中军方进行销售,与当时江泽民任部长的电子工业部关系密切。

 

 
 
 
Image

1984年,赵家入股了一家海事电子设备制造商,该公司面向中中军方进行销售,与当时江泽民任部长的电子工业部关系密切。

这项此前未曾报道的投资是通过一家巴拿马公司持有的。文件显示,中方公司赞扬赵朱木兰“支援国家建设”,称她是赵锡成的妻子,两人都是美国公民。

这家现已不存在的公司将部分产品的销售目标对准了中中军方,据公司文件和一名前雇员表示,公司的其中一个主要合伙人是电子工业部下属一家国有工厂,而该部当时的负责人是江泽民。这位名叫郑潮满的雇员还记得当时有“赵小兰父亲”的参与。

 

从当地政府的一则通报来看,这笔投资在几个月里就产生了相当不错的收益,以至于赵锡成将利润捐给了他在上海创办的一个基金会。他妻子的传记称,基金会资助了商船海员培训奖学金。

在1989年6月天安门广场民主示威活动遭到残酷镇压后,赵家要求出售在公司持有的25%股份。赵小兰的一项高级政治任命两个月前刚刚得到参议院的确认,将就任乔治·H·W·布什( George H.W. Bush)政府的交通部副部长。

交通部发言人称赵小兰对这一商业项目一无所知。赵安吉在采访中称,她父亲不“记得有任何持有,我们找不到任何相关材料”。

赵家在中中仍然保持着其他生意联系,包括那一年中中船舶工业集团要给福茂建造的两艘货船。

 
1989年的赵小兰,当时她是布什政府的交通部副部长。后来她还在小布什内阁担任劳工部长。CreditDoug Mills/Associated Press

 

 
 
 
Image

1989年的赵小兰,当时她是布什政府的交通部副部长。后来她还在小布什内阁担任劳工部长。CreditDoug Mills/Associated Press

那年8月,赵锡成见到了江泽民,后者当时已经当上中中的总书记,那是中中权力最大的职位。两人在中南海交谈了一个小时,中船集团领导人也在场,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形容那是一个“友好”的会面。

公开文件显示,在江泽民担任中中中央总书记期间,赵锡成和他至少还有过五次会面。

赵小兰当过八年劳工部长。作为第一位担任内阁部长的华裔美国人,小布什执政期间她在中中一举成名。她的家庭也因她新获得的名声而受益。

2008年8月,赵小兰曾代表美国参加北京奥运会闭幕式。据维基解密(WikiLeaks)泄露的外交电报,在访华期间,她带父亲参加了几次与中中领导人的官方会晤,其中包括与中中总理温家宝的会晤。当时,赵锡成是福茂的董事长,也是中中船舶工业集团公司的董事。

奥巴马执政期间,她不再为政府工作,但继续利用自己的名人身份帮助家族生意。

 
2009年,赵小兰在武汉接受采访,她被任命为该市的国际咨询顾问。CreditWang He/Getty Images

 

 
 
 
Image

2009年,赵小兰在武汉接受采访,她被任命为该市的国际咨询顾问。CreditWang He/Getty Images

2010年,她和父亲一起前往上海,参加“宝梅号”货船的下水仪式。“宝梅号”很快就成为福茂的主要运输工具,按照与一家国有钢铁企业下属的子公司签订的七年租约,这艘货船从世界各地把原材料运往中中。香港的公司记录显示,福茂用来自中中进出口银行高达8960万美元的贷款支付了“宝梅号”和另一艘船只的费用。

第二年,赵小兰再次来到上海参加另一艘船的下水仪式。据中中船舶工业集团发布的新闻,2013年,她与父亲和妹妹赵安吉一起前往北京,与该集团公司董事长见了面。

两年后,赵小兰与家人一起来到北京,在中中进出口银行的大厅签署了为福茂提供贷款的协议。这笔7500万美元的贷款由中中进出口银行与台湾一家银行联合提供,用于建造两艘货船。

ADVERTISEMENT

 
中中进出口银行网站截图,内容是庆祝与福茂集团签署贷款协议。赵小兰及家人参加了此次活动。CreditGzerchina.Com

 

 
 
 
Image

中中进出口银行网站截图,内容是庆祝与福茂集团签署贷款协议。赵小兰及家人参加了此次活动。CreditGzerchina.Com

美国交通部发言人说,赵小兰在2008年带父亲作为自己的“陪客”参加会晤是“完全合适的”,并表示,她不在政府担任职务期间对中中的访问是以普通公民的身份进行的。

赵安吉说,姐姐“作为家庭成员”参加了福茂的许多活动。

“福茂成立于1964年,公司已有55年的历史,”她补充说。“在小兰担任要职之前,我们就早已存在并深受尊敬。我们早于她,而不是她早于我们。”

在这些频繁访问的同时,福茂对中中向全球化了的钢铁业和航运业正做出越来越大的贡献。

如今,与许多航运公司一样,福茂的船队主要服务于中中市场,运送铁矿石、煤炭和铝土矿等大宗货物。据跟踪航运数据的VesselsValue公司搜集的数据,从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4月12日这段时间里,福茂的船只共进行了152次航行,其中91次是前往中中或从中中出发,占福茂在这段时间的运输总吨位的72%。

赵安吉表示,福茂的船都包租给了嘉吉(Cargill)等大宗商品公司,她说,公司不“控制这些船只去哪里,所以我们就像一辆出租车”。

根据一份对中中网站和其他公开材料的综合分析,赵小兰在不担任政府职务的八年里,扩大了在中中的人脉。

例如,她在2009年被聘为武汉政府的咨询顾问,武汉是包租了“宝梅号”的钢铁企业总部所在地。这种聘任大多是仪式性的,但很受欢迎,因为它们能为接触地方领导人提供机会。

同年,复旦大学聘请赵小兰担任荣誉教授。2010年,上海交通大学授予了她荣誉博士学位。

特朗普当选后,赵小兰被请回政府任职。在她的任命听证会上,她完全没有提及她的家族与中中航运业的广泛联系,也没有披露她在中中获得的各种荣誉。参议院的书面问卷要求被提名人列出所有荣誉职位。

“这是一个疏忽,”交通部发言人说。

ADVERTISEMENT

赵小兰曾多次谈到她对美国航运业的承诺,包括在2017年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

“我这个年龄的人目睹过世界关键地区发生的两场战争,”她对参议院商务委员会(Senate Commerce Committee)说,她身后坐着她的父亲。“如果我们没有商船资产来协助海军的军事行动的话,我们的国家就无法供给我们的部队,为之提供必要的装备。”

但是,如果没有国会进行阻挠的话,特朗普政府在她任职期间采取的一些预算行动,将会减少联邦政府为支持造船业、支持悬挂美国国旗运营的船只设立的项目提供的资助。

 
赵小兰在白宫。CreditSarah Silbiger/The New York Times

 

 
 
 
Image

赵小兰在白宫。CreditSarah Silbiger/The New York Times

奥巴马政府时期起草的计划曾要求建造五艘新型的、最先进的训练船,这种大型船只每艘能训练600名学员,使其帮助美国军方将设备和物资运往世界各地,尤其是在战时。

但在赵小兰担任交通部长后,该部的预算提出,购买旧货船,对它们进行翻新。国会反对这种削减开支的做法——一位民主党议员嘲笑交通部的计划是“购买一批生锈的旧船”——并恢复了原来的资金。

最近,交通部的预算建议缩小其中一艘新船的规模,再次引起了国会两党人士的抗议。

“考虑到政府对美国制造业以及确保我们能够充分控制海洋的坚定承诺,把矛头对准帮助海运行业保持强劲的项目,对我来说讲不通,”缅因州参议员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说,她是负责监管运输部预算的共和党领导小组组长。“这似乎与政府的总体目标不一致。”

柯林斯补充说,推动这些削减的背后力量是白宫,而不是赵小兰。柯林斯称赵小兰是海事项目的“坚定支持者”。

交通部2017年和2018年的预算还提议减少对海上安全项目的年度拨款,该项目帮助美国船只支付船员工资,以及满足安全和培训要求的费用。

交通部在过去三年的预算中还建议,取消对一项帮助小型造船厂继续运营的拨款项目提供新的资金,以及取消一项为建造或重建悬挂美国国旗的船只提供贷款担保的项目。

交通部的官员指出,许多削减是在白宫的强迫下做出的,一些同样的项目以前也曾成为削减目标,只不过国会恢复了对它们的拨款,跟特朗普想做的其他削减一样。

赵小兰在航运业中有支持者,他们提到她为保护一个联邦项目所做的工作,该项目只允许挂美国国旗的船只在美国港口之间运送货物,以及她为更新训练船只所做的努力,后者提高了海事部门的整体预算。

“我们有一位来自航运业的部长——而且,这已经转化为对海事学院重要性的认识,”密歇根的大湖海事学院院长杰瑞·阿肯巴赫(Jerry Achenbach)说。

ADVERTISEMENT

但反对意见仍在出现,其中包括这样一个问题:尽管一再做出承诺,但不知为什么,赵小兰还没有公布稳定美国不断缩小的船队的详细战略计划

费尔·金(Fair Kim)曾任海岸警卫队副指挥官,退役后在一个促进美国航运业发展的协会工作,他说,赵小兰和特朗普政府在海事方面的记录令人失望。

“如果你宣讲美国优先,为什么不提倡挂美国国旗的船只,限制挂外国国旗的船只呢?”他问道。“现任政府应该对我们非常友好。”

特朗普政府以把与中中的竞争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原则,政府认为,数十年来接受中中的做法已将加强了该国的威权统治,损害了美国的利益。

“北京正在使用一种全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经济、军事工具以及宣传,在美国推进其影响和利益,”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去年10月的一个讲话中说。

然而,这些都没有阻止赵小兰与中中保持友好的关系,包括在中中媒体上讲述其家族的航运业务和其他项目。在一次电视采访中,中中知名记者田薇称赵小兰是北京和特朗普政府之间的“桥梁”。

《纽约时报》通过一个公共记录请求获得了赵小兰的官方日程表。日程表显示,在她担任交通部长的第一年,她至少21次接受中文新闻机构的采访或会面。

2017年11月,她在办公室与时任中中环球电视网(CGTN)北美分台台长麻静共进午餐。

作为加强外国影响立法执行力度的一部分,该电视网正受到来自美国司法部越来越大的压力,它要求CGTN详细说明其与中中政府的关系。今年3月,报道称麻静及其他十几名在华盛顿的CGTN员工被中中召回。

2017年4月,赵小兰和父亲在交通部的旗帜前接受了一次采访。她父亲告诉记者,他如何乘坐了“空军一号”并与总统讨论“生意”。

赵锡成还借这个机会夸奖女儿在政府中的新职务。“这不光是我们中中人的光荣,”赵锡成对名为《侨报》的美国出版物说。“这是美国人的光荣。”

 
【Interviewed With U.S. Secretary of Transportation Elaine Chao & Dr. James Chao】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与父亲赵锡成专访CreditCreditVideo by 侨报 The China Press

《政治》(Politico)首先注意到了这此采访,并指出赵小兰曾多次与父亲一起在媒体上露面。

赵小兰的日程表还显示,她参加了2017年8月在纽约举办的庆祝福茂与住友集团(Sumitomo Group)签署协议的活动。住友集团是一家日本公司,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伊利诺伊州等地有公共交通项目,项目归她监管。交通部发言人说,她是以个人身份出席活动的,没有讨论官方业务。

 

“她可能会想确保她的家族企业不会受到任何政策选择的不利影响,或者仅仅是给人这种印象,”格林说。

交通部发言人说,没有必要回避,因为没有利益冲突。“她的家族企业不属于挂美国国旗的航运业务,”该发言人说。“航运路线完全不同,船只完全不同。”

赵小兰担任交通部长后首次访华是在去年4月,当时中美贸易战已在不断升级,她的访问比原计划推迟了六个月。

 
去年,赵小兰在北京与中中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会面。CreditJason Le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Image

去年,赵小兰在北京与中中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会面。CreditJason Le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交通部曾把最初的访问计划描述为赵小兰与她的中中同行进行的“双边会议”,讨论救灾、基础设施等相关议题。

在原定2017年10月启程日的八天前,时报与赵小兰的办公室进行联系时,对方表示,无法提供随访人员名单。

但根据对参与访问计划的国务院官员的采访,以及时报通过一场公共记录诉讼获得的一封部分文字涂黑的电子邮件,美国驻华大使馆收到了接待赵小兰家人的请求。

赵安吉在接受采访时说,她已经在计划前往北京参加中中银行的董事会会议,她的丈夫、投资人吉姆·布雷耶(Jim Breyer)也已在北京有事情要做。但她说,她并不知道姐姐的旅行计划。据一位美国官员说,赵安吉是国务院关于这次访问的讨论中提到的家庭成员之一。

这封主题为“道德问题”的电子邮件来自于国务院驻上海的高级经济官员埃文·T·费尔辛(Evan T. Felsing)。费尔辛现在印度工作,他拒绝置评。

其他通信也显示出,美国外交官中有人对赵小兰打算带什么人随行,以及他们将与中中官员讨论什么话题感到不安。电子邮件显示,国务院和交通部的道德律师都发表了意见。

“他们不会对一名内阁部长的来访提出这种问题,除非情况非常严重,”曾任美国驻华使团副团长的阮大为说。他因抗议特朗普政府的环境政策而辞职。

交通部发言人证实了曾为赵小兰的亲属向使馆提出请求,但在其书面回答中没有说是否有计划安排他们参加政府的官方活动。

 

当赵小兰去年4月终于来到中中访问时,没有亲属在场。

她与包括总理李克强在内的高层领导人见了面。访问期间,她在接受一家政府的广播公司采访时,试图缓和中中与特朗普政府之间的不愉快感。她暗示,一些紧张气氛是文化差异造成的。

“美国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非常有活力,没有很长的历史,”她在接受CGTN用英文进行的采访时说。“所以在行为方面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和章法,而其他一些有着悠久历史的国家可能会有点不同。我们需要了解中中人以及他们如何看待事情,我认为,中中人也需要了解美国人如何看待事情。”

就连这次旅行也没有完全按规定进行。赵小兰打破了政府工作人员的标准做法,乘坐了中中国有航空公司的航班,而不是美国的航空公司。

据通过公共记录请求获得的信息,赵小兰乘坐中中国航经济舱的往返机票票价为6784美元。机票是通过与美国联合航空公司(United Airlines)的代码共享安排预订的。该航空公司的一名官员说,联合航空公司华盛顿直飞北京的航班票价低于国航。

交通部发言人没有透露赵小兰乘坐的机舱等级,只说机票是经济舱的。他说,乘坐该航班符合联邦法律。

当中中共产党的一个地方领导人代表团于2017年访问华盛顿时,赵小兰的办公室安排他们与赵小兰及其父亲合了影

赵小兰的助手们还走了另一个后门。

“为贵宾安排参观美国国会大厦”是赵小兰的助手发给赵小兰丈夫麦康奈尔手下的一封电子邮件的主题

这位参议员的工作人员照办了,他们为赵小兰的客人安排的参观包括了某些“禁区”。这些客人来自赵小兰母亲的家乡。

“代表团很高兴得到了你们办公室给予的贵宾待遇,他们尤其兴奋地得知,国会领袖的办公室通常不对普通客人开放,”赵小兰的助手在事后写给麦康奈尔工作人员的电子邮件中说。

这只是一次小小的帮忙,但它反映了位于赵小兰与麦康奈尔婚姻核心的政治伙伴关系。

 
多年来,赵氏大家族向米奇·麦康奈尔的竞选及与其有关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提供了超过100万美元的资金。CreditTodd Heisler/The New York Times

 

 
 
 
Image

多年来,赵氏大家族向米奇·麦康奈尔的竞选及与其有关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提供了超过100万美元的资金。CreditTodd Heisler/The New York Times

1989年,他们第一次(在华盛顿附近的沙特大使家中)约会后不久,麦康奈尔正在为连任竞选做准备。赵小兰给他送去的问候带有典型的华盛顿风格:一连串来自她本人,她父亲、母亲、妹妹小美(May)以丈夫杰弗里·黄(Jeffrey Hwang)的竞选捐款,总计一万美元——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的记录显示。

ADVERTISEMENT

在接下来的30年里,赵小兰的大家庭已成为麦康奈尔政治资金的重要来源。而麦康奈尔本人则是美国政界最强大的共和党筹款人之一。

赵氏家族是肯塔基州共和党最大的捐赠者之一,在过去20年里共捐了52.5万美元。

赵小兰的四妹赵小甫(Christine)是福茂的法律总顾问,她是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肯塔基人支持强有力领导人”(Kentuckians for Strong Leadership)2014年的第二大捐赠人。她向该组织捐赠了40万美元,该组织把麦康奈尔的连任作为那年的最高优先事项。

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记录,从1989年到2018年间,赵小兰的大家庭中中有13名成员向共和党的候选人和委员会总共捐赠了166万美元,其中110万美元捐给了麦康奈尔和与他有关的政治行动委员会。

“我为多年来得到家人的支持而自豪,”麦康奈尔在一份声明中说。

 
2014年,赵小兰和麦康奈尔在纽约哈佛俱乐部庆祝福茂集团成立50周年,并与一家日本造船厂签订合同。CreditThe China Press

 

 
 
 
Image

2014年,赵小兰和麦康奈尔在纽约哈佛俱乐部庆祝福茂集团成立50周年,并与一家日本造船厂签订合同。CreditThe China Press

赵家的财富也让麦康奈尔个人受益。据联邦政府公开的信息,2008年,赵小兰的父亲送给这对夫妇一份价值介于500万至2500万美元的礼物。麦康奈尔从来都不是一名有钱人,不过,他在参议院富豪榜上排名已大幅上升;据国会山报纸《点名》(Roll Call)报道,截至2018年,他在最富有的参议员中排名第十。麦康奈尔的发言人戴维·波普(David Popp)说,赵锡成的礼物是以赵小兰母亲的名义送的。

多年来,麦康奈尔也多次参加赵家的活动,以及与家族生意和慈善捐赠有关的旅行。

1993年,应中中船舶工业总公司的邀请,他和赵小兰及其父亲一同前往北京,并与高层官员见了面。

2014年,他在曼哈顿的哈佛俱乐部参加了庆祝福茂成立50周年的庆祝活动,见证了与一家日本造船商签订的合同。

 
曼哈顿福茂集团总部里的靠枕,上面印有美国参议院印章图案。

 

 
 
 
Image

曼哈顿福茂集团总部里的靠枕,上面印有美国参议院印章图案。

2016年,他参加了哈佛商学院一栋以赵小兰母亲名字命名的大楼的落成典礼。赵小兰和她的三个妹妹都曾就读于该学院。

当一位记者最近前往位于曼哈顿的福茂总部时,很容易看到麦康奈尔与这家人的关系。公司的接待处摆放着两个灰色沙发靠枕,上面印着美国参议院的印章。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Eric Lipton是《纽约时报》驻华盛顿调查记者;Keith Bradsher是《纽约时报》上海分社社长;黄瑞黎(Sui-Lee Wee)是《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

Ailin Tang自上海对本文有报道贡献;Susan C. Beachy、Jack Begg和Elsie Chen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