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河边: 穆勒之后  

  RSS

editor
(@editor)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577
05/04/2019 6:47 下午  

穆勒之后

八天前,司法部长威廉-拔将穆勒的俄国门调查报告摘要公布后,川普总统对全国发表讲话,感谢穆勒的辛勤工作,感谢人民对于总统的监督和信任,呼吁全国人民借穆勒的报告为新的出发点,呼吁两大政党寻求合作与共赢,号召全国民众团结在美国的价值观下,在他川普总统的领导下,一起开创更加美好的明天。川普的讲话发表后,举国震惊,没有想到总统有如此的胸襟和远见,一时间整个媒体失声,紧接着是一片欢呼!

当然,上面的话是笔者的想象,没有发生过。所发生的是笔者早已预料到的:川普尽一切所能煽动民众分裂,两党政治斗争进一步加剧。以笔者之愚见,穆勒交出报告不过证明了美国的法治的稳固,但是美国政治制度的设计,也就是总统制民主,将继续受到考验。川普总统的前途因此也更加不确定了。

一、总统仍然是调查对象

有网友质问笔者说,代表思迷女士与川普打官司的爱问辣题律师已经被检方指控犯有律师讹诈罪,爱问辣题的麻烦难道不是说明川普总统是他的受害人?这个问题反映了概念不清,因为无论爱问辣题如何不堪,川普的罪否只和他是否有被抓到了的犯事实为有关。川普的前律师考哼已经被判了罪,难道因为如此那么以后不论发现考哼与川普共谋的罪行都不应当把川普算上了?法治下既不能搞“连坐”,当然也不能搞“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

类似的概念不清还导致在笔者看来同样是逻辑混乱的问题:别忘了萨达姆的MDW被发现前,媒体都在说有那么回事!萨达姆问题与川普问题的调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事件,它们后面的法律背景完全不一样。对于川普的犯罪调查,是建立在美国司法制度的基础上,它保证了“同等保护”和“程序公正”两个原则。“同等保护”说的是每一条法律都对法人都有同样的保护力,也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意思;“程序公正”是说,每个人遇到司法调查时一定保证其走完所有的法律程序,例如无罪辩护、证据检验等。萨达姆面对美国的指控时,他根本享受不到川普的待遇,没有一个国际的司法体系可以保证萨达姆能够享受“程序公正”,因为没有一个公认的国际法律权威可以约束所有的当事人。所以,在很多国家眼里美国之对待萨达姆犹如恃强凌弱。这样的问题讨论起来颇费笔墨,就此放下。

而川普的麻烦如笔者前述,根子在于他的强人观念、蔑视法律。爱问辣题被指控,对于川普的司法难处毫无影响。对考哼进行犯罪指控时将川普列为“人物一号”的检察官和指控爱问辣题的检察官同属SDNY,他们不会因为爱问辣题曾经把考哼揭露出来了就放过他,也不会如今指控了他就放过对于考哼案件的连带犯罪嫌疑人的调查。爱问辣题被指控后,川普专门发推特欢呼,小川普也对着选民欢呼,可是除了一时之快,并不能影响到SDNY的调查。

爱问辣题现在看来也是川普式的强人,强人常有看不惯强人的时候。爱问辣题借着一个思迷的民事官司,生生地通过它把一个刑事犯罪捅了出来。在SDNY的起诉书中提及的“人物一号”,是川普唯一的受到检方的不公开的点名,也是现在川普受到的仅有的犯罪嫌疑指控。而考哼作证时亮出的那些有川普和小川普签名的支票,都是明摆着的证据,时间都是在川普入主白宫以后。这事后面会如何发展,谁也说不准。但是,如果SDNY把考哼指控了,又把川普列作“人物一号”放到了法庭文件里向社会公布,考哼也判了刑,那么“人物一号”就总会有个交代才行,也就是说,总统现在仍然是司法调查的对象,这事不会因为川普挑动支持者而发生变化。

二、政治缠斗

穆勒的报告里在“密谋”调查下面说明没有发现川普及川普周围人有可以对其进行指控的证据,在“阻碍司法”调查下面说明既不指控总统也不证明总统无罪,而是把球踢给了上司。拔部长说,他们认为,既然总统没有“密谋”行为,那就不能证明总统会为了掩盖密谋而阻碍司法调查,所以宣布司法部不会指控总统。川普则说,穆勒的调查宣布了他没有与俄国人合谋,也宣布了他没有阻碍司法调查。反对川普的人则说,穆勒把阻碍司法的调查结论悬在那里,是要把决定留给国会来做。

法治下面的罪否判决是两值判断,罪与非罪,没有“可能有罪”之说。这和法制下面的“戴个帽子”管起来不同。但是,这不等于生活在法治下面的人的行为就不会有说不清的时候。例如,A把B刺伤了,究竟A的目的是要杀掉B还是要刺伤B?这就很难弄清楚。判决出现后,难免出现争执。但是,法治下面只能有“谋杀”,甚至一级谋杀和二级谋杀,还有谋杀未遂,而不能把犯罪行为判决为“人生伤害”,再加一项“有谋杀企图”挂在后面。

放到政治生活里,像川普总统的俄国门调查这样的案件,本身就是一个政治影响十分强烈的案件。这个事件造成的民众分裂非常深远,笔者前曾介绍的空位夫妇的观点之分裂,可以说是民众分裂的典型例子。不过对于川普未来的司法麻烦来说,俄国门虽然有点惊心动魄的意味,但是毕竟这是一件与竞选相联系的问题,川普完全可以动用他对于支持者的影响来调查穆勒,穆勒恐怕也不能不顾及川普支持者的影响。穆勒究竟为什么要在报告里就“阻碍司法”既不指控总统也不放过总统,我们只有等到看到报告后才知道。

但美国的总统制设计中的民选的国会对于总统的制衡却使得在如今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一定会坚持对总统进行制衡。穆勒前面对川普手下一群人的指控以及这些人的判罪,加上川普阵营一直在进行的掩盖,使得75%以上的民众都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这事毕竟很离奇,也是川普支持者只能靠“阴谋论”来为川普辩护的原因,毕竟事实与谎言的冲突实在过于明显,如何辩解都难以跳出陷阱。

三、一点预测

敝人总是觉得川普是无意中掉入了与美国司法的恶斗的陷阱的。如今绝大部分的传记以及川普亲近人物的说辞,都是说川普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当上总统。他就是一个习惯了一言九鼎的大老板,跟俄国人勾肩搭背不过是为了搞到大的项目。如他自己为“莫斯科川普大厦”计划曝光后所说,他在竞选时并不知道后面结局如何,以后可能还要重操旧业,为什么要轻易放弃掉莫斯科的项目?结果川普搞了一帮各种要利用他的人物,被FBI调查后便心生不满,肆意攻击司法情报系统。而美国的总统制的设计,又使得他这样的做法成为完全合法的行为。尽管穆勒没有拿到川普与俄国人密谋的证据,因此难以再进一步指控他阻碍调查俄国门,但是川普对于司法的蔑视是明摆在那里的事实,穆勒被他点名攻击就有成百上千次,这样的行为算不算阻碍司法?这个问题将会是美国司法界和政界的一大争论。

对于美国全体民众的利益来说,敝人以为弹劾川普对整个社会恐怕负面的影响要远超正面的影响,不过对于川普总统却恐怕是一件好事,因为他可以在下台后完全如尼克松一样得到赦免,照样去发财。如果因为被选民选下台,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争议会小得多,但是对于川普未必是好消息,因为重新选上的反对派总统赦免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如果SDNY有指控他的可能性的话。

2016年大选时选民严重分裂,同年6月科米宣布FBI结束了对于希拉里的调查,没有发现可以指控她的犯罪证据,但又说希拉里的行为当中有严重的缺失。这事后来导致大选前重开调查,是导致希拉里错失入主白宫机会的重要原因。如今穆勒竟然宣布不指控川普阻碍司法,但又说不在阻碍司法上认定总统清白,这样的做法在笔者看来与科米在邮件门上的说法相似。

如今穆勒的做法成了最有争议的问题。同为律师出身的空位夫妇在这个问题上看法完全不同:身为总统高级顾问的空位太太说,穆勒洗清了总统;空位先生则说,穆勒报告里不放过总统说明一定有“严重不利”的证据。

我认为,不论政治缠斗如何发展,今后15个月里SDNY以及其他的联邦调查机构会发布什么消息才会是最为重要的影响因素。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