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梁兆康:谈颜回之乐
 

梁兆康:谈颜回之乐  

  RSS

editor
(@editor)
Noble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493
23/02/2019 6:34 下午  

谈颜回之乐

梁兆康

2019.02.20


本期慧讯的主题是郑健兄提议,重点为一个修行人的“个人秘籍“。我认为很有意思。佛法的修行可谓五花百门,甚至有人说是有八万四千种。但是有那一门是对你个人有实际的帮助呢?不要谈得太高远或太复杂,只谈自己的落实经验就好。

有很多佛教中人将修行看得很严肃,而且经常将修行和苦行联起来。似乎修行总是修得苦兮兮的。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佛教中的“七覚支“(Seven Factors of Enlightenment), 其中包括“喜乐”(priti)和“轻安“(Prasrabhi)。法句经又有言: “诸法意先导,意主意造作。若以清淨意,或语或行业,是则乐随彼,如影不离形“。故此我们若要知道自己的修行是否正确,可以观察自己的生活中是否增加了喜乐,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真的活得轻鬆点。我的修行如果说有些什么“秘密“或独特之处,亦只此而已--别人修苦,我却修乐。“喜乐“不单是开悟的先决修件,它也是开悟的结果。我的修行原则很简单:你有几分悟,你就有几分乐和轻安。谁也骗下了谁,自己多反省就好。

简单的修行法,我们巳曾多次谈过。因为我不想重复,所以现在找一个新的角度去了解。不单是佛家有修行,中国的儒家和道家都有修行,而且可以和佛家的道理融会贯通。佛家有“修行“,道家有“修道”,儒家有“修身“。何谓“法“(Dharma/Dhamma)?其实“法"这覌念早在印度已存在,不是佛陀所独创的。一般佛教圈子中称“佛法“。其实佛陀不是一个小心眼之人,没有独占真理的野心。中国人译Dharma为“法“。这个“法“是译得很好,与“法律“和“法则“相通。故此我们可以了解“法“为宇宙中的普遍真理或法则。既然如是,则世界中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觉者,对“法“都有所体悟,能够教人离苦得乐之道。中国的儒家有解脱之人吗?道家有解脱之人吗?我认为都是有的。我们不要因为自己的山头主义,以致不能见到各宗各派的共通点。了解各宗派的共通点,可以使我们更深切地了解佛教的精髓。

谈到“喜悦“,我立即联想到顔回。在我脑海中,对“顔回之乐“有深刻的印象。论语雍也第九有如下的记载: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孔子似乎没有对自己的学生有如此的讚叹。只有颜回是例外。孔子认为顔回的人格和修养,已经达到“贤“的境界。问题是颜回究竟“贤“在那裹?

我们知道颜回是一个既聪明又好学之人,而且人品极佳。虽然出身贫困,却能安贫乐道。根据论语中的描述,我认为最重要的一句是“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这証明颜回之乐,是出自内心的深处,而不是基于客观或物质的条件。我们也可将孔子和颜回相比较。孔子曾周游列国,但是似乎没有遇上一个极赏识他的掌权者将他的才华善用。到最后我们不难想象孔夫子走得很累,却屈屈不得其志。虽然论语没有录下任何孔夫子的怨言,但是我们可以了解他的失望。孔子的型象,就如一般的知识份子一样,是忧国忧民的,但不见得其生命中有多少喜乐。然而,顔回则不同。顔回一生处于贫穷和困境中。别人都为他忧累,但他本人却能处之泰然,可以在困境和清苦生活中的乐趣来。这就是精神战胜物质,没有修行的人很难做到。故此孔子讃叹顔回的贤。颜回确实能安贫乐道。用佛教的术语来说,颜回是一个充满“法喜“之人。

我们如何能够体验颜回之乐?従佛法的修行而言,究竟应如何去修?我认为这也很简单。金刚经的中心思想,不外乎“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一句。换而言之,即凡事不要执着!

“不执着“说来很简单,但它的内涵是甚么?与其抽象而谈,不如以我个人的经验谈起。毕竞本期的主题是一个修行人的“个人秘籍“。坦白说我是一个独居的老人。四年前妻子去世,之后自己的儿子亦搬到外州去,很少有机会见面。而且虽然不算是贫困,但是财産实在不多,没有多少馀钱可以花费。一些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和自己的老母亲都以为这处境是很苦的,他们一定在想,我的日子如何过?

然而,我的内心世界其实极之充实!我的秘诀就是“不执着“,亦不落俗套。论语中说颜回“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我没有觉得自己如何的“贤“,这说话其实也极适用到我身上。但是顔回之乐和我之乐,恐怕世人很难了解而巳。一个人如何能在逆境中寻乐?这在乎该人是否有创意,亦在乎他的文化程度和精神修养。我一向对艺术很有兴趣。在最近这几年,我増加了几项和艺术有关的暏好,包括摄影和诗词。这两种娱乐,都无须金钱上的大花费,但楽趣却无穷。我又在Facebook上很活跃。我自己的摄影、文章或诗词,大都在Facebook上发表。一般都有好评和回应,很有意思。找寻一些既适合自己个性又有益身心的嗜好,我认为是极之重要。户外的摄影又可以将自己带进大自然和宁静的世界,可以说摄影本身就是一种襌修,有“止“又有“覌”。写作亦如是。无论是写论文或是写诗,都需要有心𤫊的宁静,要有反省,亦需发挥自己的创意。有多种益处。如果得到别人的共鸣和欣赏,那就更锦上添花了。无论是摄影或写作,都为我带来不少的喜悦和人生的意义。它们给我的启示是人生的喜悦和乐趣是无须靠藉别人和外境。学会如何从自己的头脑或心灵中发掘出生活的情趣和喜悦,无求于他人和物质,这是一种重要的修行。正所谓“人到无求品自高“,这句话是对的。反之,我们愈是要求他人和外物,我们的生命就愈受束缚,愈是不得解脱。

顔回的喜悦,基本上是和他的不执着和不落俗套有很大的关系。很明显,颜回虽然好学,但他不在乎功名利禄。学习不是去追求荣华富贵的途径。一般世俗人的快乐,不外乎是在声色犬马和物质生活中寻找。顔回之所以能安贫乐道,必定是因为他能在心灵中在精神生命中找到喜悦和意义。脱俗相当重要。别人认为珍贵的东西,我们不要不加思索,立即认同。否则会被世俗人牵看鼻子走。老子有云:"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争“,就是这个意思。儒家思想其实不单是哲学和教育方法,它也是很基本的精神生命的修养。孟子见梁惠王,后者一见面就立即问:“叟,不逺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 世俗人所贵的,似乎都是自己利益的事情。但是利益不是儒者之所贵。孟子的回答,一定使梁惠王很失望。他说,“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 我相信这和一般学佛人的心境也没有多大不同。很多人修行是求解脱、或求往生淨土。这就是修行的好处。若然一个世俗的修行人有机会见到佛陀,立即就问他有什么好方法可以确保自己死后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佛陀会怎样回答?我想佛的回答亦与孟子的回答相似。他可能会说:“善知识,何必多谈死后的极乐世界?愈想自己愈是容易烦恼。不如行菩萨道发大悲心救众生于苦海中!“。真的解脱和法喜,要先放下“我执“(对自己利益的执着)。如果老是想死后往生淨土,这本身就是“我执“的表现。如是,无论如何的诚心念佛,恐怕也难达到离苦得乐的目的。

儒家谈修身。其实孔子对修身的成果是很了解的。他说:“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所谓“坦荡荡“,与心经上说的“心无罜碍“是共通的。为什么君子可以活得轻轻鬆鬆?因为他没有对自我利益的执着而已。我执就是囚牢。一个人如果除了我执,就是一个解脱了的自由人!

故此,无论是佛家或儒家,都是有其心灵的锻练和修养,亦都有“法喜“的成果的。大家不要将修行说得太复杂太神祕。所谓“修行“,只是逐渐将“我执“减少,将注意力由自我转移到众生身上而已。


首发于般若广场。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