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发贴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梁兆康:谈佛经的真实性与可信度
 

梁兆康:谈佛经的真实性与可信度  

  RSS

editor
(@editor)
Noble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425
18/12/2018 8:59 上午  

谈佛经的真实性与可信度

梁兆康

2018.12.17

本期慧讯的题目:“有关佛经的真实性与可信度”,是由我提议的。当然,我很了解这题目的争议性。但是作为一个佛教现代化的工作者,我认为是不可不谈。世界上无论是那一个大宗教--包括基督教、佛教和伊斯兰教,其中都有不少原教旨主义者(fundamentalists),他们以为如果是经上有载的,就必然是不可质疑的事实,是教徒所必须信奉的。如果我们跟随原教旨主义者对经典的态度,那么我们的信仰,难免会与现代科学和一般理性有冲突。 在这个新纪元中,佛教如果是以原教旨主义来了解经典,这不是很可悲吗?

基督教的经典中,有纪载耶稣是由童贞女所生的説法,而基督教的基本信条中,又包括耶稣是由死亡中复活之説。我是出生于一个基督教家庭的人。这些和科学有冲突的宗教思想,是我之所以决定脱离基督教,归依佛教的一个重要原因。佛教不是以教条为重的一个宗教。根据“佛陀的启示”作者罗睺罗比丘之言,佛教是一个“见的宗教”而非“信的宗教”。这説法我极之赞同。但是在佛教中,就没匪疑所思之事吗?根据长阿含经的记载,悉达多王子刚出生即能行能言。他诞生时,向四方行七步,举右手而唱咏之偈句。意即‘吾为此世之最上者’。这是事实吗?根据我的了解,无论中国、印度或中东,都有有关圣人出生时的异象之传说。其次,还有很多诸如此类的记载,例如佛陀的的出生, 据説不是如一般人般的从母亲阴道生出,而是由母亲的右胁而出。这説法其实亦是古印度的传统,似乎除了悉达多之外,其他诸佛都是如此出生到人间。这些传説和基督教所谓耶稣是从童贞女所生之説大同小异。似乎阴道和性事都是污秽的。是不可和圣人相提并论的。故此要了解佛经的意思,我们必须先了解当时的传统文化和传説,説佛陀出生时有种种异象,而这些异象亦曾用以描述古印度其他圣者,我们不难了解这是作者的手法和用心。不论佛教或基督教,都是用夸大的手法和不可思议的故事,去强调这圣者在历史上的重要性。

多月前"为何佛教是真的“一书作者曾到庄严寺演讲,我亦有出席。在场还有菩提比丘,他是该作者的多年友好。我趁这好机会去请教菩提长老的看法。他就很坦诚地对我説,像这类的记载,我们不可当为字面的真实(literal truth)。意思是说,这类匪夷所思之事,只可当为寓言或故事而已。古书的作者,无论是圣经、佛经或庄子、列子,一般都没有我们现代人对历史事实的注重。而且古人亦似乎不如现代人,他们没有以为既然是书上有载,就必定是事实的想法。我们中国人当中,有没有人会认为庄子列子这些古书中所载的都是历史事实。庄子书有“庖丁解牛”这故事。庖丁究竟是否是史实,似乎是无关重要。故事的重点是凡事都有其学问有其艺术,不要以硬碰硬,要先了解难题的结构才下刀,才可游刃有馀。庖丁的刀子经二十年尚且如新一般,无须打磨,这就是养生的艺术。故事是否事实不重要,我们读故事要明白“取意“,不可盲信“字面的真实“。一般原教旨主义者的谬误,就是只了解字面意思,而不能深入到文字中的精神(spirit)。这亦与读者的教育程度和文学修养有关。

有关对古籍的盲信,在过去一周有一件另人触目的时事,就是一名科学家爱因斯坦的“神的书信“(God's Letter)的拍卖。据説有人以一百万美金买下。爱恩斯坦既是犹太人,又是举世知名的科学家。故此他对宗教的评论很受大众注意。尤以该信中如下一言:

“上帝这个词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人类弱点的表达和产物,圣经是一系列古老而又相当原始的传说。”

我们虽然是活在二十一世纪,但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宗教仍然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而宗教中的圣典亦然。故此爱因斯坦这句话, “圣经是一系列古老而又相当原始的传说“,一定引起不少宗教人仕的不满。若是在神权时代,更会导致自己生命的危险。我们又可想像,如果焦点是佛经而不是圣经,是否会有在本质上的不同?人的宗教其实是自我的延伸。故此别人对自己宗教的任何不敬,无论是真的或是想像的,都容易触犯众怒。其实这怒意,亦是我执的流露。宗教圣典中,有没有传説和远古的神话存在,我认为答桉是很明显的。无论是古今中外,其实差别不大。古人都是喜欢以寓言形式说教的。但是就算是圣典中杂有神话传説,不等如全都是谎言,不是说其中没有真理存在。作为一个思想成熟的现代人,必须懂得如何分辨真假,如何从禾旱中找到珍珠。在基督教的传统中,解经是大有学问的,不是随便可从字面去了解的。我认为去了解佛经亦如是。要了解一部经,一定要知道它的时代和文化背景,当时的宗教和哲学思想,又要知道与此同时的其他着作。经典不是单要诵读,而是要深入了解。这也是佛教现代化重要的一环。廿一世纪一般民智和教育程度都提高了,故此解经亦应进入新时代。

让我们也谈佛经的真伪问题。在佛教历史中,就有过一场大小乘之争。在这争辩中,又有“大乘非佛说“的讲法。就算是在大乘佛教的传统中,也有人要分真伪,要争辩何经何典为佛说又何经何典为非佛説。这一类的争论是合乎佛教的中心思想吗?一般人以为波利文的阿含经是比较可信。但我已在上文提过,阿含经本身亦杂有不少印度古文化的神话和传说。故此以波利圣典为“真”又以大乘佛经为“伪”,不是明智之举。而且佛教中旳一法印是“诸法无我”。似乎有不少佛教徒虽然明白自己这个“我”是假像,却不明瞭佛陀的“我”亦是假象,是没独立性的。作为一个作者,我很了解自己的思想和言论,其实都受自己的时代和其他古人善知识的影响。我自己虽然写了两本书,但是有多少主意是自己原创的?我清楚知道这一个作者的“我”,亦是一假象。“我”不过是我的时代和我的环境的産品,“无我”才是真实。我写的一切,还要归功于不少先贤先哲呢!由此类推,我们可以知道其他的作者和思想家也如此,当然亦包括佛陀。伟大的佛陀和我们有一个共同点,我们都是人不是神。我们一切的思想言论,亦离不开“诸法无我“的大原则!印度的耆那教(Jainism)和佛教有很大的渊源,都是从印度的沙门运动( Sramana Movement)而出的两支派,而耆那教是创教比佛教早几百年。究竟佛教中的教义和内容有多少是受䎛那教的影响,这不是本文所要谈的。但是我们有知识的现代人必须有一个概念,就是世上没有一个宗教或学说是从无中生有的。不论是基督教、佛教或回教都是如此。人的宗教,都是从其他的邻近宗教综合而成。这是我们研究宗教社会学的结论,亦完全符合佛教的“缘起无我“思想。常识中的“我”,只是一个综合体(syncretic product)而已。

现在我们回到“佛説”和“非佛説”这一个争议。我们必须了解这一争议其实蕰藏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假设:

1. 只有是历史上的佛陀亲口説的教导才是真理,才有价值。

2. 佛陀所説的全部都是真理,是不可质疑的。

3. 世上一切的真理,佛陀都已经说了。故此无必要去参考其他的圣者或善智识。

4. 真理是静止的,是不会随时间而转变或进化的。(这概念和科学理论不相乎应。科学中的理论,经常是演进的。旧的理论不停地被新的理论取代。)

5. 真理是绝对而非相对,它是无须从人的时代背景、当时的社会结构和环境、亦不须从当时人的知识水平和科学的有限性去了解。 (这种想法既不合乎现代学术原则,又不合乎佛法中的缘起思想--因为诸法缘起,所以不可能有绝对的真理。缘起的真理必然是一相对的。)

6. 佛说的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故此佛法是比科学、哲学和其他学术与宗教都殊胜。(持这覌点的人,和原教旨主义者没有大分别。都是尊崇己教,轻视他教的一种表现。而最大的可忧处,是凡事只讲信仰,不讲証据。一般的倾向是轻视科学及理性。)

7. 人的言语文字足以表达一切真理,而且人的头脑没有极限,可以了解一切的宇宙真理。(这一种了解是和禅宗思想有基本的冲突。)

8. 佛教之教义无须跟着时代和当时的社会现实而改变和适应。(佛陀时代的社会与现今社会相隔差不多有三千年。这种想法似乎是太天真了。)

9. 佛灭后这三千年的人类发展和社会和科学的进步,都对佛教没有影嚮。因为没有新的智慧或启示。

如此看来,坚持原始佛説的人,似乎是极保守又反动的。他们根本地否定人类不停在进步中,又否定人的知识和智慧会随时间而增长。

毫无疑问,这些想法是基本地违背原始佛教精神的。佛陀在对加拉玛人的教说中,就曾强调不要盲信任何权威或传统,而且就算是佛陀或本师之言亦不可作准。凡事都必须自己亲身验证。自由思想和实证主义,是原始佛教的优良作风,亦是极合乎现代科学精神的。我的建议是,现代佛教对古籍圣典的态度,可以以原始佛教的不盲信,以亲身体验及个人所悟的为准。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要求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7.12.13-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