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梁兆康:生物进化论是否定佛教的慈悲精神...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梁兆康:生物进化论是否定佛教的慈悲精神吗?

1
1 Users
0 Likes
724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744
Topic starter  

生物进化论是否定佛教的慈悲精神吗?

梁兆康

2018.4.16

上一期的佛青慧訉的主题是佛教中的平等覌。这一个题目得到不少热烈的回应,亦引起我们笔者之间的辩论。我认为这是现代佛教中的好现象。佛教是一个有开放精神的宗教,没有固定的教条。同修和同修之间无须完全同意对方的想法。佛教尊重独立思考,极富包容性。数週前郑健兄(金刚剑)的电邮就很有意思。我认为他的论点值得特别提出讨论。因为他之所言很可能是反映中国比较年轻的一代对世情的了解。他説:

“达尔文发现(或发明?)了进化论,整个西方世界便在进化论的笼罩之下,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谈何众生平等?现在东方国家也明显受进化论的影响,许多人开始相信成王败寇,道德的力量正在减弱、人心正在变得冷漠。进化论真的是绝对真理吗?它对人类真的好吗?我是真的迷惑。”

很坦白説,我在五十年前在香港受教育时,这就是我这一代对进化论的了解。五十年后的今天,我上网再搜索有关进化论的言论,似乎是没有改变。不少中文网站对进化论的解释就是:“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如果生物进化论的意义确实如此,那么进化论很明显是和佛教的慈悲覌和平等覌是相违的。因为如若这真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我们佛教讲慈悲、讲菩萨行,那不是违背了自然原则,注定失败吗?

我数週前上中文网站搜集有关进化论的解释,我对我调查的结果觉得极其震撼。因为这解释根本不是现代生物学家的最新了解,而是十九世纪英国哲学家赫伯特、斯宾塞( Herbert Spencer)的已经过时的了解。斯宾塞是“社会达尔文主义“(Social Darwinism)的始创人。这“社会达尔文主义“经常被社会上的当权者用作去欺压社会低下层的一羣的理由。为什么穷人和小数民族会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一定是因为这些人实在是卑劣的一郡,故此不被“天择“,是该被淘汰,根本是没有存在的价值,无可怨言。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和佛教思想是大异其趣,这是很明显的事实。斯宾塞活在英国工业大革命时期,我们不难了解他是站在资本家和富人的立场说话。但是,这不是现代生物学的了解。如果中国人仍然按照斯宾塞的演译去了解生物的进化,那实在是太落伍了!

持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人,大都以为自私就是根本的人性,而且认为这是无可否定的“真理“。从这角度看来,佛教的救度众生宏旨是否认人性。太理想主义,太天真了!如果人的自私心是千亿年进化出来的结果,佛説法四十多年岂不是徒然,岂不是违抗自然法则?然而,人性的根本自私是事实吗?人性基本自私这一个思想本身有科学根据吗?

我们能思想又有觉覌能力的人必须问,如果自私自利是自然的基本法则,为什么人类会有良心和正义感?这社会良心不也是自然进化出来的産物吗?如果我们是客观地看事物,为什么只认定自私是人性,而社会良知却不是人性?厚此薄彼,这是合理吗?这是科学态度吗?其次,虽然在工商社会有很多明争暗斗,但是在任何人类社会中,不是亦有不少的互助合作吗?现世中国与国之间当然有很多的竞争,但是在济灾上、医葯上、学术上、科学研究上、和贸易上又有不少的合作。我们不能只看一面的証据,却忘记了另一面的証据。在生物界中,到处都可见互助合作的实例。如果蜜蜂和蚂蚁的世界,就是合作程度很高,各成员是以整体的利益为重,甚至于牺牲个体的。那团体的成或败,不是基于合作而不是基于自私吗?

有不少学者认为,如果人类的祖先不是互相合作,相信人类早就灭亡了。因为人类之初的外在环境是极恶劣的。故此,团体的利益和自我的利益不一定要是冲突的。人类之所以成立社会,其中一大原因就是我们能从合作中去得到个体的利益。佛教不是不讲自我利益的。佛教的缘起覌,可使我们清楚具到个体的利益和整体的利益是紧紧相连的。这一个真理尤其可在环境污染和气候转变中可见。故此佛教説“自利利他“。反之,如果不以缘起的智慧却自私自利去行事,倒头来恐怕是“害人终害己”。

故此佛教不是太理想主义,不是太天真而不实际。缘起覌是如实覌,是与现代科学吻合。我们无须忘却自利,但是必须要有明智(enlightened)的自利。现世中的道德行为,是可以从有科学根据的缘起覌重建的。我认为佛教的现代化,应该和现代科学结盟。修行人无须逃避科学或恐怕科学。佛教着重“如实覌“。目前根据现今文明的了解,用科学的方法及科学的求真态度,就是我们去“如实观“的最好途径。以我个人的经验来看,佛法和现代科学完全是可以相辅相成的。

最后,让我们来作一个总结。现时中国人网站有关进化论的了解,其实是极之落后,巳经很过时的东西。又歪曲了达尔文本人的了解。达尔文本人固然了解竞争在生物进化的重要,但他亦明白个体与个体间互助合作的必要。因为不单是个体要竞天择,整个生物的团体亦要竞天择,这才可以增加生存的成功机会。当然生物界中有弱肉强食,但同时亦常有互助合作、同舟共济,以求团体的保存。而且个体的利益和团体的利益是息息相关的。团体若亡,个体也难逃劫数。这方面就是达尔文和斯宾塞有大不同的地方。后者只顾自利,对圑体利益是漠不关心的。达尔文的眼光较广,他不特了解同类生物间的合作,更将同情心和悲悯心推广至不同类的生物。他甚至认为人对其他异类生物的悲悯心是人类从进化中得来的最高尚情操。故此达尔文的进化论,不但不是与佛教的大悲心相违,而是能提供支持大悲心和博爱的科学理论,能够将大悲心合理化、科学化。更承认人类以至其他动物的良知及道德行为,也是进化出来的産品。

故此进化论不一定支持弱肉强食的暴力世界,它也可以用以支持一个有同情心大悲心的宗教情操。我们研究科学的人,当然一定凡事要讲証据,但是我们又要小心,不要单看片面的証据。生物进化论和佛法,其实亦可相辅相成的。学佛和学科学,都是去追求真理。很奇怪,两种不同的求真方法,到最后都能将个人提升,亦能将社会提开!


首发于般若广场。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