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世界論壇

<- 社交登陸。【論壇使用幫助】
向日葵的自主性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向日葵的自主性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397
Topic starter  

向日葵的自主性

Autonomous Lives of Sunflowers

覺如

2021-07-19


春天的時候,我們直接把向日葵帶殼種子尖尖的那端插進整理好的園土裡。過了兩個多月,一片吐著黃花或垂著結耔花盤的向日葵已經長到一兩米高了。

小孩子都聽過葵花向陽的故事 - 太陽照到哪裡,花朵就轉向哪裡。文革的時候,向日葵有特別的政治含義。各色宣傳畫或黑板報上鮮紅黨旗的花邊大多是簇擁的向日葵,「社員都是向陽花」,「人人都愛紅太陽」嘛。少年一直好奇向日葵真有這麼神奇的靈性。後來生物老師得意洋洋地「揭穿」了向日葵花朵向陽的秘密 - 花莖上的光敏細胞為了讓花朵獲得更多的光照而將花面導向太陽,其實很多種花都有這樣的習性。感嘆「知識就是力量」之餘,不由得想起人民公社的社員果然有智慧,一心要得到毛主席光輝思想的照耀。多年之後,現在種了向日葵才知道它們並非總是朝著太陽。基於自身成長的最優化,它們具有並運用了天生的自主性 - 紅太陽作為向日葵的照明工具也就沒有被宣傳的那麼神聖和偉大了!

當向日葵破土、成長和開出小花時,它們有點梵高名畫中的模樣。在同樣鮮黃的簇葉擁圍下,葵花們對著太陽揚起笑臉。金色的陽光浸潤著花盤上絨布般的光合作用器時,植株細嫩的脖頸兒搖動花盤正以最合適的角度高效率採收陽光,吸引大大小小的蜜蜂熱鬧地忙碌。當蜂窩狀的瓜子雛形顯現出來時,向日主幹開始分支和變得粗壯,花盤不再象革命群眾緊隨紅太陽那麼熱切地追逐陽光。它們找到自己最舒適的角度,沉下心來默默吸收寬大的葉片製造的能量和來自大地的營養。此時花盤不再向陽,反而日漸低頭。緊密的簇葉也開始擔當護花使者的責任,不讓那些來去匆匆的小鳥啄食幼嫩的瓜子。鳥兒開始與不斷低頭的花盤鬥智斗勇,抓緊時間立在花盤背面,伸頭啄出花耔。花盤們拚命壓低身勢,稍有角度,就會有被鳥兒偷襲的危險。那些成功的花盤依靠自身花莖的支撐和飽滿果實的下垂重力的牽引,終於低頭至剛剛好的水平位置。焦躁的小鳥們試圖在花盤的背部啄出通往種子的胡志明小道,想另闢蹊徑而終於無計可施。再過幾周的時間,幾枚瓜子圓滿的沉甸甸花盤將會是我們今年種植向日葵的豐收。那些因種種緣由無法低下高貴頭顱的花盤只能留下種子過早被啄食的遺憾而凋零,儘管它們成就了小鳥嘗鮮的歡欣和雀躍。

向日葵花盤只在生命的起初受到太陽的調控,這是小孩子不知道的。文革里的社員們在黨的教育下本以為花朵永遠會向著太陽,可那位太陽最後也有壽終正寢的一天。其實向日葵們在生命的大部分時間裡都在選擇自己的姿態,從這個無常的世界吸收生命的養分,在晴朗和風雨中,在幸福和痛苦裡,依靠自己,自主地尋求各不相同的歸宿,或成就圓滿,或帶著遺憾,或等待來年的輪迴。

 

 


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397
Topic starter  

水平位置的葵花花盤,防了小鳥,但防不了會爬樹溜桿的松鼠🐿️!!

下班回來剛停車,看到一隻小松鼠撒開腳丫朝樹林狂奔。再看葵花亂顫,原來最高處沉甸甸的「完美」花盤已被松鼠飽餐殆盡。

家人說,由它們吃吧。


回復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397
Topic starter  

張抗抗:逆光的天山向日葵

葵花朵朵向太陽,是你和你們曾經歡唱過並熱愛的一首頌歌。

向日葵朝著太陽旋轉,是一種不容置疑、眾所周知的自然規律。

或者說,已成為一種被教科書反覆應用的定論。

如若不是去往遙遠的西域,在巍峨的天山腳下,親見那一片蓬勃濃烈的向日葵,你一生也許都會對此深信不疑。

然而,當雪山頂上的雲霧消散的那個時刻,冰山露出它原本的面目,你驚訝你震顫你欣喜你失落,你忽然解開了幾十年的迷惑,你瞠目結舌,更有一種無情發問,如箭如矢往心底地撞擊。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高聳的天山銀白色的雪峰已近在咫尺。忽而,公路左側一大片金燦燦的向日葵花盤,從車窗前疾速掠過,像是熱帶陽光下翻騰起伏的金色花海。它們排成一行行整齊的隊列,好似正在接受檢閱的士兵。碩大的頭顱,戴著一頂頂鑲著金邊的寬檐草帽,急切地揚起臉盤,莊嚴地迎仰著東方,歡喜地沐浴著熱烈的陽光。

起初,你並沒有特別地在意它們,車正在向南行駛,陽光來自東方,因此那一大片盛開的向日葵,花盤恰好背對著你。你能看見這一大片茂密的向日葵地,密如苗圃的青色枝幹,油綠而肥厚的葉片,以及正朝著陽光歡呼的青綠色花盤,那金箔似的花瓣背面塗抹著陽光的陰影,在風中微微顫慄。

你說,從來沒見過如此大面積的向日葵,好壯觀啊。

你說,可惜我們在它們身後,看不見它們的全貌。

你暗暗想,等著下午歸來時,太陽在西邊,就可以見到正對著陽光的向日葵了,那該是何等絢麗何等氣勢磅礴呵。

從天山下來,已是傍晚時分,陽光依然熾烈,亮得晃眼。從很遠的地方就望見了那一大片向日葵海洋,像是天邊撲騰著一群金色羽毛的大鳥。

車漸漸駛近,你喜歡你興奮,大家都想起了梵高,朋友說停車照相吧,這麼漂亮這麼燦爛的向日葵,我們也該重溫一番向陽花兒。

秘密就是在那一刻被突然揭開的。

太陽西下,陽光已在公路的西側停留了整整一個下午,它給了那一大片向日葵足夠的時間改換方向,如果向日葵確實有圍著太陽旋轉的天性,應該是完全來得及付諸行動的。

然而,那一大片向日葵花,卻依然無動於衷,紋絲不動,固執地頷首朝東,只將一圈圈綠色的蒂盤對著西斜的太陽。它的姿勢同上午相比,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它甚至沒有一丁點兒想要跟著陽光旋轉的那種意思,一株株粗壯的葵桿筆挺地佇立著,用那個沉甸甸的花盤後腦勺,拒絕了陽光的親吻。

夕陽逼近,金黃色的花瓣背面被陽光照得通體透亮,發出純金般的光澤。像是無數面迎風招展的小黃旗,將那整片向日葵地的上空,輝映出一片升騰的金光。

它寧可迎著風,也不願迎著陽光么?

呵,這是一片背對太陽的向日葵。

你在那片向日葵林邊久久徘徊,你撫摸它絲絹般柔潤的花瓣,你搖晃它毛絨絨青綠色的枝幹,你仰望枝頭上那飽滿的褐黃色果盤,你圍著它不停地轉圈,揉著眼一遍又一遍地望著太陽,生怕是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

那眾所周知的向陽花兒,莫非竟是一個彌天大謊么?

究竟是天下的向日葵,根本從來就沒有圍著太陽旋轉的習性,還是這天山腳下的向日葵,忽然改變了它的遺傳基因,成為一個叛逆的例外?

或許是陽光的亮度和吸引力不夠么?可在陽光下你明明睜不開眼。

難道是土地貧瘠使得它心有餘而力不足么?可它們一棵棵都健壯如樹。

也許是那些成熟的向日葵種籽太沉重了,它的花盤,也即腦子裡裝了太多的東西,它們就不願再盲從了么?可它們似乎還年輕,新鮮活潑的花瓣一朵朵一片片抖擻著,正輕輕鬆鬆地翹首顧盼,那麼欣欣向榮,快快活活的樣子。它們背對著太陽的時候,仍是高傲地揚著腦袋,沒有絲毫諂媚的謙卑。

那麼,它們一定是一些從異域引進的特殊品種,被天山的雪水滋養,變成了向日葵種群中的異類?可當你咀嚼那些並無異味的香噴噴的葵花籽,你還能區分它們來自哪裡么?

你無法向它訴說你的驚奇,你茫然你沉吟,你百思不得其解。

你極力回想多年前北大荒農家院子里,那一株株成熟的向日葵是什麼姿態?但腦子裡除了一片霞光似的金黃色,再也沒有浮現任何形狀。當它被作為一種概念膜拜的時候,它早已失去了本真的面目。

於是你胡亂猜測:也許以往所見那些一株單立的向日葵,它需要竭力迎合陽光來驅趕孤獨,權作它的夥伴或是信仰。那麼若是一群向日葵呢?而在這裡,在天山下,當它們形成了向日葵群體之時,便互相手拉著手,一齊勇敢地抬起頭來了。

它們是一個不再低頭的集體。當你再次凝視它們的時候,你發現那偌大一片向日葵林子的邊邊角角,竟然沒有一株,哪怕是一株瘦弱或是低矮的向日葵,朝著陽光湊上臉去。它們始終保持挺拔的站姿,一直到明天太陽再度升起,一直到它們的帽檐紛紛乾枯飄落,一直到最後被鐮刀砍倒。

你在夕陽里重新上路。你恍然明白了,那些種籽熟透了的沉重花盤,不再趨光不再迎合,它們是不會隨意旋轉的。

天山腳下那一大片背對著太陽的向日葵,就這樣逆著光亮,在你的影冊里留下了一株株直立而模糊的背影。

來源:新三屆


回復引用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