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研究员关...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研究员关于冠状病毒所发表论文的研究

页 2 / 2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656
Topic starter  

美国国家实验室曾得出结论新冠病毒可能来自武汉实验室

文章来源: A  2021-06-08 06:27:07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1513 次)
 

再有美国媒体报道说,美国一个国家实验室一年前就通过基因分析得出结论,新冠病毒来自武汉一间实验室的假定是可信的,应该得到进一步调查。

华尔街日报星期一(2021年6月7日)引述熟悉机密文件的人士们的话说,位于加州的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在去年5月完成的一份机密报告中作出了上述总结。

上个月的5月3日,美国辛克莱广播集团(Sinclair Broadcasting Group)发布独家新闻,也称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的情报部门“Z分部”(Z Division)在2020年5月27日完成了一份机密报告,称该部门的研究人员对新冠大流行起源的两种可能性,也就是实验室泄露和人畜共患自然演进,都进行了评估,并得出结论认为,新冠病毒可能起源于中国的实验室。

这篇报道发表后不久,拜登总统就宣布要求情报部门“加倍努力”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并在90天内提交一份报告。

美国国会一些共和党人对拜登政府在掌握有关机密文件几个月之后才明确表态会对武汉病毒实验室泄漏可能性展开调查表示不满,并要求解密相关的机密文件,包括一份机密文件据称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三名研究人员曾在病毒大流行前夕的2019年11月患病。

白宫星期一表示,美国不会放弃追查新冠病毒的起源,拜登总统这个星期在访问欧洲时也会在有关峰会上提出这一问题。

一天前,国务卿布林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重申,美国决定要“彻底”追查新冠病毒源头,同时追究中国应承担的责任。

布林肯说,“中国仍然没有给予我们所需的透明度”,“也没有给予国际检查人员和专家应有的方便或提供即时的资讯分享”。

北京一直拒绝美国和西方国家对新冠病毒溯源的表述,称有关说法是政治炒作。


回复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656
Topic starter  

清衣江:微侃医林(56)新冠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泄漏?

去年很少注意新冠来源。既然很多专家都说不是实验室泄漏,不是人造,更不是生物武器,我还穷折腾什么。 但是,新冠病毒和我以前遇到的病毒,完全不同: 1 高强度的传染性和毒性。 2 以呼吸系统为主,但是可以侵犯几乎所有系统,神经系统、心血管、胃肠道和血液等。 3 后遗症多种多样而且持久。低氧血症、智力障碍、腹痛恶心呕吐食欲低下和衰弱。偶尔我也会产生疑问,究竟是不是人造的病毒?

最近,关于追查新冠来源呼声再起。我凑热闹,也查了一下。

2002年11月,萨斯开始。2003年5月下旬,在果子狸身上发现病毒。当年广东杀死上万只果子狸。最初认为果子狸是来源,后来认为果子狸是中间宿主,来源是蝙蝠。

第一次萨斯,6-7 个月就找到来源。 新冠至今没有找到来源,虽然鸟枪换炮,今天的技术,远远超过当年。

根据Washington Post和Politico(同一个作者), 2017年,美国大使馆的卫生和科技人员参加中国在北京举行的一个学术会议。会议由武汉病毒所和NIH的专家介绍他们的研究。标题是《发现与蝙蝠 SARS 相关的冠状病毒的丰富基因库为 SARS 冠状病毒的起源提供了新的见解》。 介绍他们在云南的洞穴,可能发现了萨斯病毒的起源。其中3种病毒,带有刺突蛋白,可以与人体肺细胞的ACE2 受体结合,很容易感染人体。 这种病毒让美国使馆人员担心。大使馆在 2017 年底和 2018 年初派出了三支专家小组, 与武汉病毒所科学家包括石正丽会面。武汉病毒所的人对他们说: 他们缺少经过训练的技术人员来安全操作 BSL-4 实验室。

武汉病毒所在研究高传染性的病毒,而缺少专业人员安全操作。美国使馆人员给华盛顿发了两封电报,敦促美国提供更多帮助,使武汉病毒所达到安全标准。同时警告新发现的蝙蝠冠状病毒的潜在威胁。

实验室泄漏,时有发生。

根据USA Today, 美国2008-2012之间,上报了1100 起实验室泄漏。泄漏包括细菌、病毒和毒药。这些泄漏可能对人和农业带来严重的,生物恐怖主义般的危害。

中国也有报道。根据WHO 报道,2004年,安徽一个女研究生,3 月 7 日至 22 日,在中科院病毒所作实验。 这个研究所用活的SARS病毒进行研究。3 月 25 日出现症状,以后仍然两次往返北京和安徽。卫生部证实她感染了SARS 病毒。她自己痊愈。但是她母亲被感染,死亡。 一个护士也被感染。

这只是一个病例。 这种泄漏有多次。武汉病毒所有没有泄漏的可能? 如果没有,美国大使馆就不会发那两封电报。

去年科学杂志采访石正丽,她说:武汉病毒所冠状病毒的研究,大部分是在BSL-2(Biosafety Level, 生物安全级别,最高是4) 或 BSL-3 实验室进行。不过,美国的冠状病毒研究,并不都是在BSL-4 实验室进行。

2019年11月,武汉病毒所3个人患病到医院。症状据说像是新冠,又像是季节性流感。

几个人患病,不用大惊小怪。但是,如果3个人患同样的病,医生就会想,这几个人是不是接触了同一个传染源?

几个人的病况,没有细节。这几个人后来是不是查了新冠,新冠抗体阴性还是阳性? 都查不到资料。 上面的信息,也许是美国情报部门的道听途说。

群友1:大家都是看公共媒体报道的,信息是否确准?没有证据也不能乱猜!

清医:信息也许不准确,或者不全面。因为没有准确的信息: 1 要根据现有信息分析。 2 要追索更多的信息。 3 有关方面 更应该提供资料。此外,判断公共媒体信息是否准确,你得知道这个媒体的信誉。你得读过这个媒体几十篇文章,与其它信息来源比较。

把时间推回2012年。根据华尔街日报,云南墨江县大牢山(DANAOSHAN)一个废弃的铜矿。4月份,矿工到里面清扫蝙蝠粪(没搞懂,既然是废弃的铜矿,到里面作清洁干什么。搜集蝙蝠粪作肥料?)。6个人患病, 其中3人死亡。病例被昆明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的研究生李旭写成论文。

群友1:华尔街日报报道就一定是真是吗?

清医:所有不符合你观点的报道,你都可以说不是真的。

其中一个病人吕先生,发烧咳嗽,痰中带血。CT扫描显示严重的肺炎。 CT带有很多后来新冠的特征。 血液化验和其它检查无法找到病因。接下来一周,另外30名在墨江矿山工作的人都被送进同一家医院,都有相似的症状。

医院咨询钟南山。 钟南山说可能是病毒肺炎,建议他们查萨斯。

医院联系武汉病毒所,武汉病毒所也不能诊断。以后一年,武汉病毒所在那个洞搜集了276只蝙蝠和很多蝙蝠粪。

现在那个矿井封锁,闲人免进。

研究从那个矿井搜集的蝙蝠和蝙蝠粪,石正丽写了三篇文章。

第一篇,2016年发表在病毒学杂志。洞里发现6种蝙蝠和5种冠状病毒。还有一个病毒,RaBtCoV/4991 比洞内其它病毒有更多分化, 因此认为是新的病毒株。 另外,6只蝙蝠里,发现病毒混合感染。这些病毒在蝙蝠体内,很容易互相交换遗传物质,重组而成为新的病毒株。

第二篇,2017年发表在同行评审、开放医学杂志 PLOS Pathogens (公共科学图书馆病原体分册)。这个洞里发现的SARS类似冠状病毒病毒,可能是SARS病毒的祖先。此外, 洞内这些病毒可以利用人体的ACE2受体。换句话说,这些在蝙蝠体内流行的冠状病毒,已经具有感染人类的能力。这些病毒是如何获得感染人类的能力的?文章没有分析。如果这些病毒一直在那个洞里,没有和人类接触,没有在蝙蝠和人之间来回跳,怎么会发展出感染人的能力?我的猜想是: 当年那个铜矿还在开工的时候,洞里就有蝙蝠。蝙蝠和矿工们亲密接触,病毒也因此而进化。

2002年的萨斯是不是从这个洞里来的?

第三篇文章2020年2月3日发表在《自然》杂志。石正丽的研究发现:

1. 新冠病毒具有结合人体ACE2的能力。

2. 新冠病毒与萨斯病毒整体基因组序列同一性为79.6%。

3. 新冠病毒和武汉病毒所的一个病毒RaTG13,整体基因组序列同一性为 96.2%。受体结合刺突蛋白基因,新冠病毒与RaTG13同一性为 93.1%,与其它萨斯类似冠状病毒同一性低于75%。RaTG13 与 新冠病毒最接近,它们与其它萨斯类似冠状病毒是不同的谱系。

文章发表后,有人发现RaTG13和那个铜矿的病毒RaBtCoV/4991像是同一个病毒。一再询问后,11月份石正丽承认: RaTG13就是RaBtCoV/4991。她说,这个病毒重新命名,是为了反映蝙蝠的种类,位置和采样年份。

96.2% 基因相同,说起来非常相同。 人和黑猩猩几乎就是一家人,99%的基因相同 。但是,冠状病毒基因,长度是3万碱基。新冠病毒和RaTG13,有1140对碱基不相同。人类基因,有30亿碱基对。 人和黑猩猩,有3千万对碱基不相同。

石正丽还有一篇文章,研究把刺突蛋白的基因,引入另一个病毒。使那个病毒具有传染人的能力。这个研究,实验设计和进行都是北卡大学的美国佬干的,石正丽只是提供了病毒SHC014-COV刺突蛋白的序列。武汉病毒所另一个研究人员Xing-Yi Ge 作了部分实验(pseudotyping experiments)。

把上面这些资料串在一起,我有一个假说,或者猜想。新冠病毒,来自那个云南铜矿,在武汉病毒所或者进化,或者互相交流产生新病毒株,或者给改造出新病毒株。有一天,哪个试管试瓶摔破,谁被注射器针头刺破皮肤,谁被耗子咬了一口,谁的防护服或者面罩有裂口……, 潘多拉盒子打开。

 

作者投稿

清衣江:微侃医林(56)新冠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泄漏?

去年很少注意新冠来源。既然很多专家都说不是实验室泄漏,不是人造,更不是生物武器,我还穷折腾什么。 但是,新冠病毒和我以前遇到的病毒,完全不同: 1 高强度的传染性和毒性。 2 以呼吸系统为主,但是可以侵犯几乎所有系统,神经系统、心血管、胃肠道和血液等。 3 后遗症多种多样而且持久。低氧血症、智力障碍、腹痛恶心呕吐食欲低下和衰弱。偶尔我也会产生疑问,究竟是不是人造的病毒?

最近,关于追查新冠来源呼声再起。我凑热闹,也查了一下。

2002年11月,萨斯开始。2003年5月下旬,在果子狸身上发现病毒。当年广东杀死上万只果子狸。最初认为果子狸是来源,后来认为果子狸是中间宿主,来源是蝙蝠。

第一次萨斯,6-7 个月就找到来源。 新冠至今没有找到来源,虽然鸟枪换炮,今天的技术,远远超过当年。

根据Washington Post 和Politico(同一个作者), 2017年,美国大使馆的卫生和科技人员参加中国在北京举行的一个学术会议。会议由武汉病毒所和NIH的专家介绍他们的研究。标题是《发现与蝙蝠 SARS 相关的冠状病毒的丰富基因库为 SARS 冠状病毒的起源提供了新的见解》。 介绍他们在云南的洞穴,可能发现了萨斯病毒的起源。其中3种病毒,带有刺突蛋白,可以与人体肺细胞的ACE2 受体结合,很容易感染人体。 这种病毒让美国使馆人员担心。大使馆在 2017 年底和 2018 年初派出了三支专家小组, 与武汉病毒所科学家包括石正丽会面。武汉病毒所的人对他们说: 他们缺少经过训练的技术人员来安全操作 BSL-4 实验室。

武汉病毒所在研究高传染性的病毒,而缺少专业人员安全操作。美国使馆人员给华盛顿发了两封电报,敦促美国提供更多帮助,使武汉病毒所达到安全标准。同时警告新发现的蝙蝠冠状病毒的潜在威胁。

实验室泄漏,时有发生。

根据USA Today, 美国2008-2012之间,上报了1100 起实验室泄漏。泄漏包括细菌、病毒和毒药。这些泄漏可能对人和农业带来严重的,生物恐怖主义般的危害。

中国也有报道。根据WHO 报道,2004年,安徽一个女研究生,3 月 7 日至 22 日,在中科院病毒所作实验。 这个研究所用活的SARS病毒进行研究。3 月 25 日出现症状,以后仍然两次往返北京和安徽。卫生部证实她感染了SARS 病毒。她自己痊愈。但是她母亲被感染,死亡。 一个护士也被感染。

这只是一个病例。 这种泄漏有多次。武汉病毒所有没有泄漏的可能? 如果没有,美国大使馆就不会发那两封电报。

去年科学杂志采访石正丽,她说:武汉病毒所冠状病毒的研究,大部分是在BSL-2(Biosafety Level, 生物安全级别,最高是4) 或 BSL-3 实验室进行。不过,美国的冠状病毒研究,并不都是在BSL-4 实验室进行。

2019年11月,武汉病毒所3个人患病到医院。症状据说像是新冠,又像是季节性流感。

几个人患病,不用大惊小怪。但是,如果3个人患同样的病,医生就会想,这几个人是不是接触了同一个传染源?

几个人的病况,没有细节。这几个人后来是不是查了新冠,新冠抗体阴性还是阳性? 都查不到资料。 上面的信息,也许是美国情报部门的道听途说。

群友1:大家都是看公共媒体报道的,信息是否确准?没有证据也不能乱猜!

清医:信息也许不准确,或者不全面。因为没有准确的信息: 1 要根据现有信息分析。 2 要追索更多的信息。 3 有关方面 更应该提供资料。此外,判断公共媒体信息是否准确,你得知道这个媒体的信誉。你得读过这个媒体几十篇文章,与其它信息来源比较。

把时间推回2012年。根据华尔街日报,云南墨江县大牢山(DANAOSHAN)一个废弃的铜矿。4月份,矿工到里面清扫蝙蝠粪(没搞懂,既然是废弃的铜矿,到里面作清洁干什么。搜集蝙蝠粪作肥料?)。6个人患病, 其中3人死亡。病例被昆明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的研究生李旭写成论文。

群友1:华尔街日报报道就一定是真是吗?

清医:所有不符合你观点的报道,你都可以说不是真的。

其中一个病人吕先生,发烧咳嗽,痰中带血。CT扫描显示严重的肺炎。 CT带有很多后来新冠的特征。 血液化验和其它检查无法找到病因。接下来一周,另外30名在墨江矿山工作的人都被送进同一家医院,都有相似的症状。

医院咨询钟南山。 钟南山说可能是病毒肺炎,建议他们查萨斯。

医院联系武汉病毒所,武汉病毒所也不能诊断。以后一年,武汉病毒所在那个洞搜集了276只蝙蝠和很多蝙蝠粪。

现在那个矿井封锁,闲人免进。

研究从那个矿井搜集的蝙蝠和蝙蝠粪,石正丽写了三篇文章。

第一篇,2016年发表在病毒学杂志。洞里发现6种蝙蝠和5种冠状病毒。还有一个病毒,RaBtCoV/4991 比洞内其它病毒有更多分化, 因此认为是新的病毒株。 另外,6只蝙蝠里,发现病毒混合感染。这些病毒在蝙蝠体内,很容易互相交换遗传物质,重组而成为新的病毒株。

第二篇,2017年发表在同行评审、开放医学杂志 PLOS Pathogens (公共科学图书馆病原体分册)。这个洞里发现的SARS类似冠状病毒病毒,可能是SARS病毒的祖先。此外, 洞内这些病毒可以利用人体的ACE2受体。换句话说,这些在蝙蝠体内流行的冠状病毒,已经具有感染人类的能力。这些病毒是如何获得感染人类的能力的?文章没有分析。如果这些病毒一直在那个洞里,没有和人类接触,没有在蝙蝠和人之间来回跳,怎么会发展出感染人的能力?我的猜想是: 当年那个铜矿还在开工的时候,洞里就有蝙蝠。蝙蝠和矿工们亲密接触,病毒也因此而进化。

2002年的萨斯是不是从这个洞里来的?

第三篇文章 2020年2月3日发表在《自然》杂志。石正丽的研究发现:

1. 新冠病毒具有结合人体ACE2的能力。

2. 新冠病毒与萨斯病毒整体基因组序列同一性为79.6%。

3. 新冠病毒和武汉病毒所的一个病毒RaTG13,整体基因组序列同一性为 96.2%。受体结合刺突蛋白基因,新冠病毒与RaTG13同一性为 93.1%,与其它萨斯类似冠状病毒同一性低于75%。RaTG13 与 新冠病毒最接近,它们与其它萨斯类似冠状病毒是不同的谱系。

文章发表后,有人发现RaTG13和那个铜矿的病毒RaBtCoV/4991像是同一个病毒。一再询问后,11月份石正丽承认: RaTG13就是RaBtCoV/4991。她说,这个病毒重新命名,是为了反映蝙蝠的种类,位置和采样年份。

96.2% 基因相同,说起来非常相同。 人和黑猩猩几乎就是一家人,99%的基因相同 。但是,冠状病毒基因,长度是3万碱基。新冠病毒和RaTG13,有1140对碱基不相同。人类基因,有30亿碱基对。 人和黑猩猩,有3千万对碱基不相同。

石正丽还有一篇文章,研究把刺突蛋白的基因,引入另一个病毒。使那个病毒具有传染人的能力。这个研究,实验设计和进行都是北卡大学的美国佬干的,石正丽只是提供了病毒SHC014-COV刺突蛋白的序列。武汉病毒所另一个研究人员Xing-Yi Ge 作了部分实验(pseudotyping experiments)。

把上面这些资料串在一起,我有一个假说,或者猜想。新冠病毒,来自那个云南铜矿,在武汉病毒所或者进化,或者互相交流产生新病毒株,或者给改造出新病毒株。有一天,哪个试管试瓶摔破,谁被注射器针头刺破皮肤,谁被耗子咬了一口,谁的防护服或者面罩有裂口……, 潘多拉盒子打开。

 

作者投稿


回复引用
页 2 / 2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