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棒棒医生:现代医学不需要反智主义的反思
 

棒棒医生:现代医学不需要反智主义的反思  

  RSS

editor
(@editor)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603
23/01/2019 12:12 下午  
有韩启德这样的糊涂人,

现代医学不需要反智主义的反思

  作者:棒棒医生

  今日看韩启德院士的文章《时代回声,对现代医学的几点反思》,如鲠在喉,
不吐不快。

  这篇近万字长文,开头就引剑桥医史家Roy Porter的话:“在西方世界,人
们从来没有活得这么久,活得这么健康,医学也从来没有这么成就斐然。然而矛
盾的是,医学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招致人们强烈的怀疑和不满。”然后得出结
论“现代医学已迫切需要反思”。这个逻辑实在奇葩,既然现代医学让人活得史
无前例的长久和健康,需要反思的难道不是对现代医学充满误解的“人们”(比
如某些院士们)吗?怎么反倒要“功臣”反思呢?

  韩院士反思的第一点是,“疾病不再是病人的主观不适,而是仪器测量的结
果”。他说,“在现代医学之前漫长的时间里,一个人是否有病,主要取决于他
的主观感受,病人拥有自己是否有病的首要发言权。因此,病人疾病的痛苦是医
学介入的理由,是医学活动围绕的中心。科学产生了仪器,而仪器正在改变这个
古老的医学实践景观和这个景观背后的伦理关系。在现代医学里,疾病多是根据
仪器检查和化验数据而定义的身体结构或功能上的异常。仪器成了现代医学里病
人‘病痛’的主要判官,疾病可以脱离‘病人’的主观感觉而独立存在”。

  韩院士在这里犯了几个常识错误。

  首先,疾病本来就不是病人的主观不适。《诊断学》第一课就说的很清楚,
病人的主观不适叫症状,而不是疾病。这是每一个大学本科生都明白的道理,韩
院士似乎忘了。

  其次,从医学史来看,在现代医学出现之前的漫长时间里,一个人是否有病,
也不是主要取决于他的“主观感受”,病人从来就不拥有自己是否有病的“首要
发言权”。难道连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也忘了?扁鹊一眼就望出有病,蔡桓公并
没有任何“主观感受”,更哪里有什么“首要发言权”?医圣张仲景见到“建安
七子之冠冕”王粲,也是一眼看出他二十年后要眉落而死。这样的故事可以举出
无数个,难道都是假的?

  其实,疾病的定义从来就没有固定于非要有“主观不适”。中医史上,最古
老的医书《五十二病方》记载有52个病,主要是外伤、惊厥、动物伤、皮肤病、
泌尿和肛肠疾病,那确实都是“主观不适”。但那是最原始的医学,中医理论连
雏形都还不具备。到了《黄帝内经》,情况就完全改变了,甚至出现了“治未
病”,疾病的概念已经远远突破了“主观不适”的限制。

  疾病的定义从来就不是一成不变,而是与时俱进的。在微生物学出现之前,
人类医学无法想象瘟疫是看不见的“虫子”导致的;在病理解剖学出现之前,医
学也无法理解癌症;在细胞学出现前,白血病基本就不存在;而分子生物学和遗
传学出现后,才有基因水平的疾病概念。你可以没有任何“主观不适”,但是现
代医学可以告诉你,病已经在你身上;你可以不相信,但疾病一定会让你后悔。
由于现代医学的日新月异发展,疾病突破了“主观不适”的原始含义(实际上,
传统医学也早已突破这一狭隘之极的含义),这不是什么需要反思的事情,相反,
是值得庆幸之事,不是吗?

  韩院士又认为病人疾病的痛苦才是医学介入的理由,这种见解匪夷所思。如
果非要等到痛苦才介入,高血压要等到中风才介入?高尿酸血症要等到痛风?肺
癌要等到咯血?艾滋病要等到发热?这不仅现代医学不同意,传统医学也坚决不
会答应啊,因为中医“治未病”治的就是病人还不痛苦的时候。

  韩院士举例“再如,肺癌是身体结构意义上的异常,可以通过CT等影像设备
观察到肿块,在显微镜下找到癌变细胞,病人却可能毫无感觉,甚至在很多情况
下,即使不予治疗,病人余生可能都不会受到这个微小癌症的困扰。”认为微小
的肺癌病灶“很多情况下”可以不治疗。这已经不是反思,而是信口开河了,并
且是会害人性命的信口开河。

  韩院士问:“如果病人疾病的痛苦是医学介入的理由,那么病人眼前没有任
何实在的病痛,医学是否应该介入?”是否应该介入,取决于介入是否获益,而
是否获益要建立在科学证据的基础上,这就是循证医学。根本就不该有此一问,
而竟然有此一问,证明医基本是白学了。内经云: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
乎?我们有无数的事实证明有益的提前介入,比如:高血压的治疗可以大大降低
中风和心梗的发生率;乙肝治疗和疫苗可以显著降低肝癌的发生率;疫苗可以消
灭天花和脊灰……你说应不应该提前介入?

  韩院士还反思了几点,我就不一一反驳了。他反思的结果是,我们要“敬畏
自然,天人合一,树立豁达的疾病观和生死观”。韩院士的反智倾向到这里很明
显了,说白了,就是劝人生病后听天由命的意思。他说,“既然知道人终有一死,
就应该敬畏这个自然规律,道法自然,天人合一,而不是在生死问题上不惜一切
地与大自然进行无效的对抗。诚如哲学家Ivan Illich说,如果病痛和死亡是生
命的必要部分,科技应该帮助,但是发动一场消灭疾病和死亡的战争,医学也许
走得太过了,我们在传达着人应该且可能免除病痛长生不老这样的错误信息。”
现代医学从来就没有追求过“长生不老”,但是,人类医学为了免除病痛消灭疾
病所做的艰苦卓绝的努力和辉煌成就,在韩院士看来竟然“也许走得太过了”。
他真应该回到医学对疾病、痛苦和死亡基本无能为力的古代去,那样,他就不用
忧心忡忡地反思了,因为他大概率活不到如现在这般能够反思的年龄。

  现代医学当然不是完美到不需要反思,但我想,它不需要反智主义的反思。

(XYS20190118)

引用
editor
(@editor)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603
05/02/2019 9:58 下午  

力刀:医网情深:当院士学霸胡扯八道时一一社会、艺术与医学(38)

在网上意外读到一篇院士的奇文:“对现代医学的几点反思”(唐金陵 韩启德,发表于《医学与哲学》2019年第40卷第1期(总第612期),第1-6页 https://mp.weixin.qq.com/s/UMrDdY0wKF9-xbkzearmeQ)

读了开头几段就无法再读下去了,堂堂院士,连什么是疾病、什么是健康的定义都不清楚,一桶浆糊地胡扯,后面就不必再看了。

其实,疾病、健康,这两个名词或术语是有着明确的定义的。看一下牛津英语词典对疾病的定义:“A disorder of structure or function in a human, animal, or plant, especially one that produces specific symptoms or that affects a specific location and is not simply a direct result of physical injury.
译文:疾病——人体、动物或植物的结构或功能的紊乱,尤指产生特定症状或影响特定部位的紊乱,而不只是身体损伤的直接结果。

那么,再看一下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的定义——
原文:“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s definition of health is “a state of complete physical, mental and social well-being and not merely the absence of disease or infirmity”
译文: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的定义是“一种身体、精神和社会完全健康的状态,而不仅仅是没有疾病或虚弱。”(本定义的文献资料出处为:1946年6月19日至7月22日在纽约召开的国际卫生会议通过、61个国家代表于1946年7月22日签署(《h世界卫生组织正式记录》第2号第100页)并于1948年4月7日生效的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的序言。自1948年以来,该定义未经修订)。

也就是说,人类的机体、精神状态的完好及与社会的和谐是健康的完整定义。而任何一个环节的缺失、不完整和不和谐,就是疾病状态!

而这篇奇文里,两位作者云天雾地胡扯什么疾病的主体的感受、现代医学发展仪器检测许多无症状疾病只是“危险因素”、完全表现出两个根本没有良好的临床医学教育培训的二半吊子在忽悠没有医学知识的老百姓。且看:“和高血压一样,癌症、冠心病、中风、腹主动脉瘤、肺栓塞等,也都不是黑白分明的事实。本文仅以癌症为例说明问题。癌症由基因突变开始,形成癌细胞,随后可能不断增大并扩展到周围组织,乃至转移到其他器官。一般来讲,癌肿越大,或者细胞分化越低,死亡的机会就越大。但是,无论用什么单个或综合指标来衡量癌症的严重性,该指标与死亡的关系和血压与心血管病的关系一样,也不存在一个拐点,拐点之上可能致死,拐点之下一定不会。那么,多么严重的癌症才算癌症,也没有客观的标准。但是,我们从来不会讨论癌症的诊断切点,而是仪器说了算:凡是仪器能检查出来的都叫癌症。我们的仪器越来越好,能检查出来的癌症越来越小,结果是癌症病人将会越来越多。”

前一段时间,中国的肿瘤医学院士郝杰团队发表了中国癌症调查报告,其资料显示中美之间肿瘤病人生存率40%与70%,差别几乎相差30%多!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因素。其中之一就是美国的大众普查、早期发现和治疗使得许多恶性肿瘤如肺癌、乳腺癌、结肠癌、黑色素瘤等患者得以长期存活甚至治愈,而中国大量这类患者得到治疗时已是晚期,而效果不佳!而许多恶性肿瘤直到晚期(4期)才出现临床症状和体征、甚至严重并发症,这时已失去治疗最佳时机,效果和生存率、生存质量当然极差!

难道早期癌、早期高血压、糖尿病在没有症状和体征时,就都是什么鬼扯的“危险因素”,直到出现症状、体征甚至并发症,才算疾病?!才需要治疗?!这是什么荒唐逻辑思维方式啊!主动脉瘤、脑血管动脉瘤、冠状动脉硬化狭窄,都可以没有任何症状,直到突然发作,可以立即致命!临床医生根据家族史、个体生活习性危险因素评估进行筛查、早期诊断,而给予及时介入或手术治疗避免严重甚至致命并发症发作难道有问题?!

美国自从大力推进戒烟、健康饮食和运动等预防疾病措施,心血管疾病、糖尿病以及肺心病的发生得到显著改善。而且,包括癌症在内,结肠直肠癌的45-50岁筛查、前列腺癌的筛查,早期诊断和治疗,也大大降低医疗费用、减低社会资源消耗。得以治愈的病人恢复健康,提高生活质量,又可以再为社会创造价值。难道非要到病人出现症状体征和并发症才算患病,才给予治疗?这不是有病的思维方式!?

还有,遗传性疾病,现代医学可以在及早胚胎发育时期、甚至根据基因遗传特点而确定!需不需要治疗?!甚至及时终止妊娠避免出生婴儿和母亲及家庭的悲剧及社会的负担!

还有,根据WHO的健康定义,和牛津英语词典的疾病定义,精神疾患许多情况下,并非患者自己的主观感觉有病,精神分裂症患者,自我感觉良好,还说“你才有精神病”呢!他还怀疑你在陷害他呢!甚至主动攻击他人、逆反颠覆社会以及自残呢!

老年痴呆、亨停顿痴呆症、HIV感染/艾滋病,早期都没有或不显著症状体征,难道可以不介入治疗?!

总之,看了头几段,感觉这两个作者根本没有严格的临床医学训练,尤其后者韩某,以往就多次关于中医西医发表大量奇谈怪论,表现出对于世界医学发展史的无知和错误认识!我曾就其观点予以批判,居然因为此人是“院士”,老虎尾巴摸不得,网警居然把学术讨论的文章予以封杀!

在我看来,这种带着“院士”、“权威专家”的信口开河胡扯、不符合基本医学临床常识”的东西,对社会的危害,要比那些“老中医”、“神医、大师”之流的江湖骗子危害更大!

李森科、钱学森之流的历史教训还不够吗?

1/28/2019 于 美国纽约 刀客聊斋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