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新冠疫情下,美国距离实现“群体免疫”还...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新冠疫情下,美国距离实现“群体免疫”还有多远?  

  RSS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5867
29/05/2020 4:51 下午  

新冠疫情下,美国距离实现“群体免疫”还有多远?

文章来源: 纽约时报  2020-05-29 13:23:48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3156 次)
 

新冠疫情短时间内不会结束。各国公布的一系列旨在估量人口感染率的研究表明了这一点。

官方病例统计往往大大低估了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数量。但对人群进行了更广泛检测的新研究表明,迄今为止感染率仍在个位数。这些数字只是所谓群体免疫的阈值的零头。超过群体免疫阈值,病毒就不会再广泛传播。目前尚不知晓新冠病毒群体免疫的精确阈值;但一些专家认为这个比例应高于60%。

这些研究表明,即使在世界上一些疫情最严重的城市,绝大多数人仍然容易感染这种病毒。

一些国家——主要是瑞典,英国也一度如此——尝试进行有限封锁,以便在人口中建立免疫力。但即使在这些地方,最近的研究表明,感染人口

迄今最多在7%到17%。纽约市是美国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城市,据州长办公室发布的一项针对杂货店和社区中心人群的调查显示,截至5月初,该市约有20%居民感染了病毒。

新冠病毒最早出现的中国也在进行类似的调查,结果尚未公布。武汉市一家医院的研究发现,约有10%的寻求复工者层感染过病毒。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流行病学家迈克尔·米纳(Michael Mina)说,综合来看,这些研究表明,“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实现群体免疫保护。

这种新疾病的群体免疫阈值仍不确定,但许多流行病学家认为,它会在60%至80%的人群感染并产生抵抗力时达到。比这更低的免疫水平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缓疾病的传播,但群体免疫数字代表了这样一个节点,达到这个阈值时,感染转化为大规模暴发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

“老实说,我们没有一个实现它的安全方式,短期内不会有,”米纳说。“除非我们要让病毒再次肆虐——但我认为社会已经认定这种方法不可取。”

新的研究在人们的血液中寻找抗体,即由免疫系统产生的表明过去已受过感染的蛋白质。这项测试的一个优点是可以找到那些可能没有症状、不知道自己曾经得病的人。缺点是测试结果有时是错误的——包括加州一项著名研究在内的一些工作被批评没有考虑到不准确结果的可能性,或无法代表整个人口。

这类对人口的一部分进行检测的研究,通常被称为血清学调查,目前正在全美和世界各地进行。

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生物学教授卡尔·伯格斯特罗姆(Carl Bergstrom)说,这些研究远谈不上完美。但总体而言,他说,它们有助于更好地了解了新冠病毒的真正传播范围,以及进一步传播的潜力。

他说,群体免疫阈值可能因地而异,取决于人口密度和社会互动等因素。但是,平均而言,专家说至少需要60%的人群获得免疫。如果这种疾病的传染性比目前的认知还要高,那么这个数字可能还会更高。如果人在接触病毒之后受感染的可能性存在很大差异,则这个数字可能会下降。

所有对群体免疫的估计都假定曾经感染过的人不会再次患病。有尚不确凿的证据表明,人们确实可以获得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但是否所有病例都是如此、这样的免疫力有多强、能够持续多久,目前都不能确定。

哈佛大学的米纳说,可以将群体免疫视为一道减缓疾病传播的防火屏障。

他说,如果你感染了这种病毒,走进一个所有人都易感的房间,那么你平均可能将病毒感染给两三个人。

“另一方面,如果你进去的时候,房间里四分之三的人已经免疫了,那么你平均只会感染房间里的一个人,或是不会感染他人,”他说。接下来,再被感染者感染的新人群也会更少。这就大大降低了大规模暴发的可能性。

即使做到了群体免疫,有些人还是会得病。“如果接触病毒,你自己患病的风险还是一样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学教授吉卜赛伯·德索萨(Gypsyamber D’souza)说。“你只是变得不那么容易接触到病毒了。”

麻疹和水痘等曾经在儿童中极为常见的疾病如今在美国已经极其罕见,这是因为疫苗帮助建立了足够的群体免疫,从而控制疾病的暴发。

我们没有针对冠状病毒的疫苗,因此,如果没有更有效的新疗法,获得群体免疫可能意味着更多的感染与死亡。

假设60%的人群对病毒产生抵抗力时才可以实现群体免疫,这意味着纽约市目前只完成了三分之一的工作。到目前为止,该市每10万名居民中就有近250人死亡。也就是说,纽约市目前仍有数百万居民容易感染和传播这种疾病,还有数万人面临死亡风险。

“有谁会提出让人们去经历纽约这种情况吗?”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生物统计学助理教授纳塔利·迪恩(Natalie Dean)说。“很多人都在谈论年轻人感染后病情可控,但认为自己可以控制这种病毒,似乎太过狂妄。它是很难控制的。”

美国整个人口的感染情况分布不均,低收入人口和少数族裔的感染情况更为严重。周四,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宣布,抗体检测表明,在布朗克斯和布鲁克林的一些社区,感染率是纽约市总体水平的两倍。这些地区已经接近群体免疫阈值,暴发新疫情的可能性不大。但由于他们并未与整座城市做隔离(其他地区的免疫力要低得多),所以广大居民仍然处于危险之中。

血清学调查显示,在其他城市,抗体携带者的比例要小得多。这些研究的质量参差不齐,要么是因为样本并非随机,要么是因为检测不准。但一系列的研究表明,大多数地方的感染——甚至可能死亡数量——要达到目前的10倍甚至更多,才能达到疫情无法暴发的程度。

血清学研究还可以帮助科学家确定这种病毒的致命程度。目前,对所谓病亡率的估计相当粗略。要精确计算,就得知道一个地方有多少人死于这种病毒,以及有多少人感染。官方的患病率依赖于检测,往往低估人群的实际感染程度。血清学帮我们看到疫情的真实足迹。

在纽约市,根据抗体测试,截至5月2日有20%的人口感染,超过1.8万人死亡,病亡率似乎在1%左右。

相比之下,流感病亡率估计是0.1%至0.2%。但政府每年估计流感病例的方式不如使用血清学检测那么精确,而且往往低估感染人数,高估死亡人数。

但是,即使病亡率相同,Covid-19还是比流感更危险。这与随着疾病传播而面临患病和死亡风险的人数有关。

在一个流感季,只有大约一半的人有感染的危险。许多人已经有了一定免疫力,或者是因为他们已经感染过一种类似的流感病毒,或者是因为他们打的流感疫苗与当年的流感类型相匹配。

这个数字还没有大到可以实现群体免疫的程度,而且流感每年都在传播。但是,人群部分免疫也是有好处的:在正常年份,只有一小部分成年人面临感染流感的风险,他们传播速度也较低。这意味着面临死亡风险的人数也低得多。

不同于流感,Covid-19是一种全新的疾病。在今年之前,世界上没有人对它有免疫力。这就意味着,即使病亡率相似,它也有可能导致更多人死亡。一个较大数字的百分之一,比一个较小数字的百分之一大。

“每年秋天流感季节开始时,并没有3.28亿美国人易感流感,”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公共卫生副教授安德鲁·诺默(Andrew Noymer)说。“但是,当这个病毒开始时,有3.28亿美国人易感。”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