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夏沙:针灸到底有没有用?
 

夏沙:针灸到底有没有用?  

  RSS

editor
(@editor)
Noble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446
22/03/2019 8:45 下午  
[禅世界编辑注]:为了不引起非科学讨论和争议,我们将“中医”一词替换为“*医”。某些情绪性的词替换为"**"。

针灸到底有没有用?

夏沙
《新语丝》2019/03(第三〇二期)

  一、什么是针灸

  针灸是针法和灸法的合称。简单来说,*医学上的针法是指采用特定手法将
针刺入人体穴位(腧穴),灸法一般是指用艾绒制成的艾条或艾炷温灼人体穴位,
以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尽管针灸一直被认为是*医的特色疗法,但事实上针灸
的历史远比*医理论来得悠久。针灸疗法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石器时代,比如
远古人类发明的砭石(《说文》:砭,以石刺病也。)就是现在针法所使用的毫
针的原型。而远古人类在火的运用过程中逐步学会了以热来缓解或消除局部疼痛,
并逐渐演变为了现在的灸法,即针灸疗法原本并非产生自*医,而是*医理论为
早已存在的针灸疗法提供了一种自己的解释和建立了一套操作规范而已。并且针
灸的理论化是直到战国的《灵枢经》与《难经》才基本完成的。

  不论是针法还是灸法,其治疗方式都是通过刺激“穴位”来实现的。解释该
治疗方法原理的关键在于找到穴位,因此证明穴位本身的存在就成了针灸这一疗
法所无法回避的问题。*医认为穴位是经络上特殊的点区部位,《黄帝内经》明
确提出,经络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管道(《黄帝内经》:若夫八尺之士,皮肉在此,
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视之。),其中大的且数目少的叫经脉,小
的且数目多的叫络脉(“经脉十二者,伏行分肉之间,深而不见。诸脉之浮而常
见者,皆络脉也。”“当数者为经,其不当数者为络也。”)。其实就是大血管
(动脉,静脉)与皮下小静脉网络的区别(“脉之长短,血之清浊,气之多少,
十二经之多血少气,与其少血多气,与其皆多血气,与其皆少血气,皆有大数。”
“经脉流行不止,环周不休,寒气入经而暨迟,泣而不行,客于脉外则血少,客
于脉中则气不通,故卒然而痛。”),这明明就提到了经络是血液循环的管道
(还有相当多的*医典籍证明了这一点)。虽然由于*医的观察非常粗糙,弄错
了血管的实际走向,导致十二经脉的走向与实际血管不符(更不用提什么所谓的
奇经八脉,十五络脉和十二经别、十二经筋、十二皮部)。但为何大量的*医或
*医粉却依然坚持认为经络是不同于血液循环的,尚未被现代科学所找到的一个
系统呢?这不是成了学艺不精、数典忘祖、自欺欺人了么?这跟*医学者发现中
医五脏六腑的概念与功能划分与现代医学并不相符以后,就强行把脏腑虚拟化
(恽铁樵:“内经之五脏,非血肉之五脏,乃四时之五脏”)的流氓逻辑是一样
的。

  部分*医或*医粉支持针灸的一个典型*辩是让人证明穴位不存在,这可以
说是*医或*医粉逻辑能力**的又一有力证明,亦或者是*医或*医粉故意
***。逻辑学上只能证明某种事物存在,而不能证明不存在。根据谁主张谁举
证的原则,主张某种事物存在的人天然存在着举证义务。比如主张上帝存在的人
应该自己举出上帝存在的证据,而不是让认为上帝不存在的人举出上帝不存在的
证据,因为后者是不具备可操作性的。主张上帝不存在的人不可能找遍这个宇宙
的角落,即便找遍了这个宇宙的所有角落也没有找到上帝,主张存在的人还可以
来这么一句:上帝会不会在平行宇宙里呢?——即主张无的人不可能穷举所有可
能性来证明无,举证责任是在主张有的这一方的。因此,在*医或*医粉举出穴
位存在的证据以前,国际主流医学界一致认为穴位并不存在。

  另外,逻辑上*医首先得证明自己是科学才能自称科学,而不是自称科学甚
至是超科学就万事大吉了。更不能把*医理论被鉴定为伪科学理论强行归咎于是
科学发展没有跟上*医理论,这是完全的本末倒置。事实上绝大多数情况下是现
代科学推翻了古代的谬论或者过去的错误认识,而不是反过来。尚未被发现的东
西、尚未验证的理论只能叫假说,假说是不能拿来当做实际证据的,更不能拿被
证明是伪科学的*医理论当论据。

  二、针灸究竟是否有效

  目前在Pubmed上可以搜到的关键词为acupuncture的论文多达29285篇,最早
的发表于1827年,可谓是卷帙浩繁。但这么多论文却没有任何一篇能举出穴位存
在的坚实证据。这些论文基本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预设了支持针灸立场,以证明
针灸有效为目的而发表的论文;第二类是对针灸对某种疾病是否真正存在有效性
进行验证的论文;第三类是试图在镇痛等针灸被证明确实有效的领域找到作用机
理的论文。

  目前的研究结果发现,针灸的有效性在镇痛领域得到了相对可靠的证明,但
其有效性基本只是表现为安慰剂效应(安慰剂效应(placebo effect)是指病人
虽然得到无效的治疗,但却认为治疗有效,而让病患的症状得到舒缓、改善的现
象。在这种治疗中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药物或疗法本身,而是病人对康复的期望:
如果病人相信这种治疗是有效的,病情就可能会好转;如果病人不相信这种治疗
的有效性,病情甚至可能会恶化。),即镇痛效果与安慰剂没有显著性差异。而
那些验证针灸有效的实验报告或论文往往存在着实验设计不合理与报道偏倚的现
象。而更为严格的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试验往往鉴定出针灸存在的是安慰剂效应,
而非真实的治疗效果。同时有大量的科学研究发现,对于相信*医或容易接受心
理暗示的人而言,针灸治疗存在某些疗效;而对于不信*医的人而言,针灸基本
没有效果,这些研究整体上来说可重复性较差[2]。并且针灸只对镇痛、止咳、
心理等方面存在着有限的效果,对其声称能治的其他疾病并不存在经过科学验证
的有效性。

  比如*医号称针灸能治好的面瘫,也叫贝尔麻痹,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一种
可以自愈的自限性疾病。绝大多数贝尔麻痹患者不经任何治疗都会自愈,85%的
贝尔麻痹患者在发病后三周内好转,剩下的15%则需要三到六个月才能开始康复。
而几乎所有的不完全麻痹患者在1个月后完全康复,只有4%的患者预后较差[3]。
有综述分析认为,针灸对面瘫的治疗效果与自愈相比不存在显著性,并且目前能
够找到证明针灸对面瘫有效的研究质量都很低(主要是实验设计不合理,或实践
报告不足)[4]。

  还有被*医或*医粉**的针灸麻醉,事实上也并不神奇。针灸麻
醉可谓是上个世纪特殊时代的产物。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带着基辛格访华时,
一睹了给进行剖腹产的产妇做针刺麻醉的奇观。这可谓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政治表
演,事实上那些接受针麻手术的病人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比如挑选那些比较容
易接受心理暗示,且对疼痛耐受力较高的病人。并且在进行针刺麻醉之前要求病
人把这当成为国争光的政治使命,务必要有坚强的革命意志,不能喊疼,甚至在
针刺麻醉以前偷偷地给病人打麻醉剂。因此,虽然在此之后国际上曾掀起了一阵
针灸热,针灸麻醉却并没有进入主流医学的殿堂。而是依旧作为一种替代医学或
者另类医学手段而存在,并且直到现在依然处于一种非常小众的地位,最多仅是
在麻醉剂麻醉时作为辅助手段而存在。至于那些吹嘘针灸能够减肥、祛痘等等的
研究则更是可笑到不知科学研究为何物,连被拿来分析一番的资格都不具备。

  有大量的研究证明针灸对于某些疾病存在安慰剂效应,如2005年在《美国医
学会杂志》(JAMA)上发表的一篇针对302名偏头痛患者的研究认为,安慰剂效
应是针灸的临床作用机制。该文指出,相比不做治疗,针灸能够让患者感觉变好,
但是假针灸对照组的患者也会感觉好转,甚至疗效比针灸组更好[5]。又如马里
兰大学的研究者发表在《Cancer》杂志上的论文中,研究者们选取了47位乳腺癌
患者(RCT),其中一半接受按穴位的针灸治疗8周,另一半用特制假针灸(针头
遇到皮肤即会缩回),结果均发现对药物副作用的显著缓解。尤其是潮热缓解效
果明显,但两组间没有显著性差异[6]。

  2009年西雅图的一个研究小组发表在《内科医学杂志》上的研究表明,针灸
组和假针灸组对长期腰疼患者的治疗效果都比传统方法要好,但是这两组的疗效
并不存在显著性差异[7]。

  在一项发表于2014年的《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的研究里,研究者们
将志愿者随机分为4组:对照组(71人)、针灸组(70人)、激光针灸组(71人)
以及假激光针灸组(70人)。结果表明,对中度到重度慢性膝盖疼痛的改善作用,
针灸组或激光针灸组和安慰剂(假激光针灸组)的效果没有显著区别[8]。

  目前最大规模的有1162名腰痛病人参加的针灸临床试验发表在2007年的《内
科医学档案》上。德国雷根斯堡大学的迈克尔·哈克博士将这些病人随机分入针
灸治疗组、对照试验组和常规治疗组,对照试验组通过行针深度不足、避开穴位、
不规范行针等手段使针灸不起效果。实验进行半年后,病人感觉好转的比例如下:
针灸组47.6%,对照组44.2%,常规治疗组27.4%[9]。这一实验结果表明,发挥镇
痛作用的并不是针刺穴位,而是针刺行为本身,而镇痛效果的强弱,则取决于针
刺的仪式感强弱及病人接受心理暗示的能力高低。

  而那些证明针灸有效的研究论文几乎无一例外地存在一个严重的硬伤,那就
是其自称的双盲对照实验都不是严格的双盲对照实验,即缺乏合理的对照组,哪
怕只是假行针对照组(针头遇到皮肤即会缩回),更缺乏更为严格的对照组:不
按穴位行针的对照组。比如美国一项针对570名关节炎患者的研究表明,在同步
进行药物治疗的情况下,针灸治疗组缓解疼痛的效果明显好于假针灸治疗组,但
是德国两项分别针对300余名和900多名偏头痛患者的研究却表明,针灸组和不按
穴位行针对照组的镇痛效果与使用镇痛药一样有效,且效果一样,证明该镇痛效
果与穴位无关 [10]。

  根据之前的举证可知,事实上真正产生镇痛效果的是针刺本身,而并非是什
么针刺穴位的效果。即你可以不按穴位针刺病人身体的合理部位,也同样存在镇
痛效果。绝大部分病人是不可能分辨出专业人员在行针时是否扎对了穴位、其手
法是否正确、其行针深度是否准确的。然而证明针灸有效的研究论文往往最多只
设置了假行针对照组(针头遇到皮肤即会缩回),甚至是不行针对照组,来与进
行了穴位针刺的实验组进行对照。这种不合理不严谨的实验设计或者是因为实验
者的科研水平有限,或者是由于实验者支持针灸的立场倾向使然。

  三、针灸的作用机理

  针灸如何减缓疼痛目前存在两种可能的解释。一种假设认为针刺激活了痛觉
神经,刺激了人体某些物质如内啡肽或者腺苷的分泌,并进而发挥了缓解疼痛的
作用。如美国纽约州罗彻斯特大学医学中心的神经科学家Maiken Nedergaard根
据研究结果推测,针刺实际上在组织中造成了轻微的创伤,并使人体释放出一种
名为腺苷的化合物,而后者恰好可以充当一种局部止痛剂来缓解疼痛。另一种假
设则提出针灸的疗效实际上是一种安慰剂效应 [11]。

  正如前文所举结果而言,多数试图证明针灸有效的论文除了期刊影响因子较
低以外,往往存在着一个致命的硬伤。那就是都在按穴位行针,却没有设置不按
穴位行针的对照组,不属于严格的随机双盲对照实验。我们甚至可以进一步说
“用扎了头部会缩进去的假针”也还算不上严格的对照组,因为这样的假针对照
组并没有像针灸组一样对病人身体进行了物理性的刺入。而是否对病人身体进行
物理性刺入可能会对针灸发挥作用的途径产生不一样的影响,比如按第一种假设
来说,针刺激活了痛觉神经,刺激了人体某些物质如内啡肽或者腺苷的分泌。那
么没有真正刺入皮肤的假针对照组就没有激活痛觉神经,没有刺激相关物质的分
泌,其镇痛效果就很可能不如进行了针刺的实验组。因此不按穴位行针,但也进
行了物理性刺入的对照组对于结果的分析就显得极为重要。

  并且归根到底,这些论文都只是在探讨针刺行为可能刺激或激活的神经通路
(还不叫证据),跟穴位并不存在证据关系,也并不能成为证明穴位存在的证据。
即使今后发现了针刺行为可能刺激或激活的神经通路,也并不能由此反证古人基
于想象而不是证据得来的*医理论是正确的。

  四、针灸在国际上的现状

  针刺疗法目前是在全世界多数国家普遍存在的一种疗法,根据世界针灸学会
联合会(WFAS)的调查结果,全世界202个国家中有183个国家存在着针刺疗法,
但在这些国家针刺疗法都是作为另类医学或者替代医学而存在的。世界卫生组织
在2003年发表的《Acupuncture: Review and Analysis of Reports on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s》列出了有对照试验证实针灸有效的若干疾病、症
状或状态,需要更多证据确认针灸有效的一些疾病,以及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有效
但是可以尝试针灸的一些病症。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美国国立替代与补充医学中心(NCCAM)研究
包括针灸在内的“非西方主流医学”。1997年NIH的一份报告指出:针灸对成人
术后的恶心呕吐和术后牙痛的疗效有一定的证据支持,而在如成瘾、中风康复、
头痛、痛经、网球肘、纤维肌痛症、肌筋膜痛、骨关节炎、腰痛、腕管综合症和
哮喘等方面,针灸可能是一种辅助治疗或可接受的替代疗法。但由于实验设计、
样本量和其他因素的影响,这些研究大多提供了模棱两可的结果,且由于安慰剂
或假针灸的适当对照组设计的困难而进一步复杂化[12]。

  目前美国50个州里有47个承认针灸的合法化。《医学补充疗法》所刊登的研
究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1日,美国目前有37886名执照针灸师(有的州称为
针灸医师或东方医学医师)。美国有严格的针灸执照考试制度,根据美国国家针
灸及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NCCAOM)的要求,考试申请人在美国高教部认可的针
灸或*医学校学习针灸的相关课程为1700-4000学时。得到NCCAOM考试合格证书
后,要想取得行医资格,必须向所在州政府卫生局及执照颁发管理局提出申请,
取得针灸执照后方能注册行医。

  针灸已经被纳入美国政府医保了吗?非也。事实上,美国总统川普只是于
2018年10月24日签署了一项名为 H.R.6 的法案,将针灸、医疗按摩等都列入待
评估的替代性疗法。即目前针灸只是被纳入了待评估的范围,还远远没有像*医
和*医粉所造谣、吹嘘的那样已经被纳入了美国政府医保。即便美国政府未来将
针灸纳入了美国政府医保,也并不能因此认为其代表的经络理论得到了科学界的
承认,而只能证明美国政府是将针灸作为一种具体的替代疗法而纳入医保。

  五、针灸的风险

  使用针灸是存在风险的。

  不规范的针炙操作可能导致器官创伤(2011年英国的一项研究报道了42个针
灸导致内脏受伤的案例[13])、血管穿刺、气胸、局部感染、乙肝、艾滋病(香
港大学教授胡钊逸在《英国医学杂志》(The BMJ)上刊文指出针灸可能传播乙
肝、艾滋等疾病[13])、细菌性心内膜炎、接触性皮炎以及神经损伤。

  对1135位挪威医生(对病人采取了针灸治疗)的调查发现了66例局部感染、
25例气胸、31例疼痛加重与80例其它并发症,而对197位针炙师(更容易导致病
人产生即时并发症)的平行调查显示132例昏迷、26例疼痛加重、8例气胸与45例
其它意外[14]。研究人员认为,如果针灸师能受到严格的医学训练,那么他们造
成严重不良反应的可能性会变小[15-16]。

  六、结论

  一、针灸并非包治百病,只是对镇痛等有限的领域存在一定的效果。但是不
像多数*医或*医粉吹嘘得那么神奇,很可能只是安慰剂作用。针灸并不通过穴
位发挥作用,发挥作用的可能性关键为是否对身体进行了物理性的刺入。接受针
灸治疗前要理性评估其风险与收益。

  二、针灸是一种替代医学、另类医学疗法,可以作为主流医学的一种补充,
但不宜作为主流医学手段。其所依据的经络理论属于伪科学理论(英文维基百科
引用来源将针灸分类为“伪科学”),经络理论更适合作为文化而不是医学存在,
“*医针灸”被纳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也恰好证明其是一种文
化而非科学。

  三、针灸很可能是通过神经系统或分泌途径发挥作用,而不是通过其他未知
系统发挥作用,更没有证据证明*医所认为的经络、穴位确实存在。

 六、参考文章:   1. 方玄昌, “新器官”圆不了经络梦(2018), https://zhuanlan.zhihu.com/p/37287777.   2.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Council on Scientific Affairs. Reports of the Council on Scientific Affairs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1981. Chicago, 1982, The Association.   3. Roob, G., Fazekas, F., & Hartung, H. P. (1999). Peripheral facial palsy: etiology,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European neurology, 41(1), 3-9.   4. Li He, Dong Zhou, Bin Wu, N Li, Muke Zhou. (2007), Acupuncture for Bell's palsy.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5. Linde, K., Streng, A., Jürgens, S., Hoppe, A., Brinkhaus, B., Witt, C., ... & Willich, S. N. (2005). Acupuncture for patients with migraine: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AMA, 293(17), 2118-2125.   6. Ting Bao et al, Patient Reported Outcomes in Women with Breast Cancer Enrolled in A Dual-Center Double Blind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ssessing the Effect of Acupuncture in Reducing Aromatase Inhibitor-induced Musculoskeletal Symptoms, Cancer. 2014 February 1; 120(3): 381–389.   7. Cherkin DC, Sherman KJ, Avins AL, et al. A Randomized Trial Comparing Acupuncture, Simulated Acupuncture, and Usual Care for Chronic Low Back Pain. Archives of Internal Medicine. 2009;169[9]:858 –866.   8. Hinman RS, McCrory P, Pirotta M, et al. Acupuncture for Chronic Knee Pain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2014.   9. 王澄医生, “哪里来的穴位?哪里来的经络?快看德国最新研究报告” (2007),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8/zhongyi1309.txt.   10. 方舟子,令人困惑的针灸(2006),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1057/4247897.html.   11. Nanna Goldman et al, Adenosine A1 receptors mediate local anti-nociceptive effects of acupuncture, Nature Neuroscience, Volume 13 | Number 7 | July 2010.   12. Acupunctur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Consensus Development Conference Statement, November 3-5, 1997.   13. 武权,针灸最大的作用就是充当安慰剂(2017), http://news.163.com/17/0623/00/CNIV2OU500018M4D.html.   14. Norheim JA, Fennebe V. Adverse effects of acupuncture. Lancet 345:1576, 1995.   15. Yamashita H and others. Adverse events related to acupuncture. JAMA 280:1563-1564, 1998.   16. Stephen Barrett, Be Wary of Acupuncture, Qigong, and "Chinese Medicine", 2004.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