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起底辛蒂·杨:与特朗普合影的华裔女商人
 

起底辛蒂·杨:与特朗普合影的华裔女商人  

  RSS

editor
(@editor)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603
18/03/2019 8:37 下午  

起底辛蒂·杨:与特朗普合影的华裔女商人

辛蒂·杨与美国总统去年在佛罗里达马阿拉歌庄园的合影。她是特朗普的捐赠者。新英格兰爱国者队所有人不久前因买春被捕的那家按摩店,曾是她名下的产业。
辛蒂·杨与美国总统去年在佛罗里达马阿拉歌庄园的合影。她是特朗普的捐赠者。新英格兰爱国者队所有人不久前因买春被捕的那家按摩店,曾是她名下的产业。

佛罗里达州朱庇特——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承诺在去年3月举行一场“唐纳德·J·特朗普晚宴”,地点就在他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马阿拉歌庄园。
 
只要为总统的连任竞选捐款2700美元,就有资格入场。晚餐两个座位售价2.5万美元。还有第三种选择:5万美元,包括两个人的晚餐席位,以及与特朗普合影。
 
辛蒂·杨(Cindy Yang)决意要合影。
 
但是有一个障碍。请柬将竞选捐款限制在每人5400美元,因此,她需要找人一起出钱。辛蒂·杨是来自中中的移民,曾在佛罗里达开了好几家日间水疗馆,并且在中中政府和种种中支持的团体中非常活跃。
 
 
在活动前的几周,至少有9个人加入了辛蒂·杨,其中一些人的收入并不高,他们每人不多不少捐出了5400美元。她得以出现在了那次宴会上。
 
出了南佛罗里达州,辛蒂·杨的名字无人知晓,直到上个月,在警方的执法行动中,新英格兰爱国者队(New England Patriots)所有人罗伯特·K·克拉夫特(Robert K. Kraft)在朱庇特的一家按摩店因买春被捕。《迈阿密先驱报》(Miami Herald)率先报道了她之前拥有那家水疗馆。
 
她没有受到指控,也未卷入该案,但她的其他商业活动引起了公众的密切关注。她的一项业务承诺,富裕的中中客户可以进入特朗普身边的社交圈子,为了打广告,她还在网上贴出了内阁成员、特朗普家族甚至是总统本人的照片。
 
其中一笔5400美元的政治捐款来自一名25岁的女子,她在附近棕榈滩花园(Palm Beach Gardens)一家购物中心里的美容学校做面部护理工作,那所学校正是杨家的产业。还有一笔5400美元的女性捐赠者,自称在辛蒂·杨丈夫开的一家按摩院做接待员。第三笔5400美元来自辛蒂·杨的一个朋友,根据警方记录,此人在2014年一次打击嫖娼行动后被控无证行医。
 
那名接待员名叫冰冰·佩拉尼奥(Bingbing Peranio),在披露材料中被列为“经理”,她跟记者谈到了与辛蒂·杨的关系。她说自己是特朗普的超级粉丝,而登记在册的共和党人辛蒂·杨被视为佛罗里达州亚裔共和党人的领袖。
 
佩拉尼奥说,辛蒂·杨当时来到她工作的水疗馆,帮她填写了给总统竞选活动的支票。“我不能说她有还是没有逼迫我,但我当时在那里工作,”她在位于朱庇特的家中说。“我在那里工作。我没有拒绝。”
 
在被问及辛蒂·杨是否偿还了5400美元时,佩拉尼奥说,“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报销他人的政治捐款或以他人名义捐款是违法行为。
多名在与辛蒂·杨有关的企业工作的人,为特朗普的连任竞选提供了大量捐款。
多名在与辛蒂·杨有关的企业工作的人,为特朗普的连任竞选提供了大量捐款。 SAUL MARTINE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其他捐款人或者拒绝接受采访,或者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根据对联邦选举委员会(Federal Election Committee,简称FEC)记录的分析,按摩和水疗中心从业者如此大手笔地支持候选人竞选公职很是罕见。2017年和2018年,FEC披露信息中列为按摩理疗师的65000笔个人捐款中,只有两笔给了5400美元的最高金额,其中包括与杨有关联的一名特朗普的捐款者。
 
《纽约时报》联系到杨,但她拒绝谈论捐款事项或她出席马阿拉歌活动一事。她的律师埃文·W·特克(Evan W. Turk)未回应关于捐款事项的提问,但在周四对媒体的声明中称,“相关证据表明我们的客户已遭到不实指控,”他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发言人否认存在任何“代表本委员会或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不当行为”。
 
“我们只接受依法提供的捐款,”发言人在声明中称。“如着实发现存在非法捐款的任何证据,我们会将其报告给相关当局。如当局告知某项捐款非法,我们将退还这笔款项。”
 
联邦记录还显示,除水疗中心人员外,包括丈夫和母亲在内的杨的三名亲戚,及两名业务助理也各捐了5400美元。杨和其他人的捐款总额至少达54000美元。
 
杨得到了她和总统的合照,这张照片是在带有特朗普银墨签名的邮件中收到的。她于3月22日把它发布到了Facebook和她公司的网站上,后来已被撤下。
 
杨于20年前离开了寒冷的中中东北地区,曾用过杨莅和杨莅娟(音)这两个名字。她的朋友和合伙人称她始终在寻求机遇。
 
45岁的杨曾在硅谷某中文频道负责采访企业人士。她做过古董生意,推广过艺术家,卖过医疗设备。她成立了俱乐部推广贴身的中中丝质裙装,还在佛罗里达办起按摩院和日间水疗馆连锁店,包括亚洲兰花日间水疗按摩中心。在该店所有权变更之后,克拉夫特及其他几名富人被指控在此嫖娼。克拉夫特已做出无罪抗辩。
“当我们谈到某种状况的时候,她就能从中看到我们看不到的商机,”卢芳(音)说,她和杨相识十余年,是裙装俱乐部的一员,但不在特朗普捐款者之列。“她知道如何抓住机会,我至今敬佩她。”
 
据卢及杨的另两名熟人表示(他们要求匿名),杨于2015年开始涉足政治,她很快成为了共和党候选人和事业的募捐者,并接受了这条路所需要的生活方式。
 
从她发在中文微信账户上的照片看,她出席了在射击场举办的社交活动,赞美宪法第二修正案。“学习如何使枪的最大优势在于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能感受到强有力的支持,”她在该社交媒体上写道。
小唐纳德·特朗普与中国女演员孙烨(音)。在一次美国之行中,她想“提升”形象,一直和辛蒂·杨待在一起。
小唐纳德·特朗普与中中女演员孙烨(音)。在一次美国之行中,她想“提升”形象,一直和辛蒂·杨待在一起。

她曾为一系列政治人物助选,并出现在与包括萨拉·佩林(Sarah Palin)在内的共和党人物的合照中。2015年,她被拍到在杰布·布什(Jeb Bush)的总统竞选启动式上与一小组人举着标语。她还帮助成立了政治组织暨筹款委员会美国亚裔共和党全国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sian American Republicans)。
 
特朗普的当选尤其使得商业与政治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从而带来了新的机遇。
 
参加了就职典礼的辛蒂·杨创办了一家名为“GY美国投资”(GY US Investments)的公司,承诺为中中商人提供机会,接触包括特朗普在内的美国政界人士。客户可以参加各种活动,包括白宫访问、马阿拉歌庄园的VIP活动以及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股东年会。
 
北京女演员孙烨(音)是出现在辛蒂·杨网站照片中的人之一。孙烨说,她想去美国旅行,提升自己在中中和海外的形象。她说,她去年参加了一次豪华旅行,包括参观哈佛大学、纳斯达克交易所和白宫。她说,旅行途中,她有部分时间是和辛蒂·杨住在一起。
 
她说,旅行最精彩的部分本应是和总统在马阿拉歌庄园的新年派对上合影,那也是辛蒂·杨网站上宣传的活动之一。
 
然而,由于政府停摆,特朗普没有参加派对,而是留在了华盛顿。孙烨退而求其次,和总统的儿子小唐纳德合影。
 
“想见一下美国的总统,虽然没见成,但是见到他的家人,”孙烨在北京接受采访时说。“你人生想实现一些目标,都能实现的感觉。”
 
在过去几年里,辛蒂·杨还开始同与中中种种中和北京政府相关的机构建立联系。
 
 
中中驻休斯敦总领事李强民出席了该佛罗里达州组织的成立大会,当时台湾总统刚好在迈阿密作短暂停留。据该组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官员说,辛蒂·杨曾担任促进会副会长。
 
成立大会上坐在总领事旁边的促进会创始会长曲显芹,似乎在政治上很活跃。她也参加了杰布·布什2015年的竞选启动式,并出现在一份支持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2012年连任的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民名单上。
辛蒂·杨的其中一家公司向中国商界人士承诺可以参加不对外开放的活动,包括参观白宫,出席马拉阿歌庄园的VIP活动以及沃伦·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
辛蒂·杨的其中一家公司向中中商界人士承诺可以参加不对外开放的活动,包括参观白宫,出席马拉阿歌庄园的VIP活动以及沃伦·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

中中情报能力问题专家詹姆斯·马尔文农(James Mulvenon)说,辛蒂·杨还加入了中中科学技术部下属的非政府组织中中旅美科技协会(China Association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佛罗里达分会。
 
“这是一个明确旨在促进与中中政府合作的组织,”马尔文农说。
 
辛蒂·杨的母亲张桂英(音)对最早报道辛蒂·杨在马阿拉歌庄园活动的《先驱报》说,女儿如此热衷政治活动有一个简单的解释:“她喜欢炫耀。”时报在佛罗里达州恵灵顿张桂英家外面接触到她,但她拒绝对时报置评。
 
目前还不清楚辛蒂·杨的努力在财务方面取得了多大的成功。她的那间归在母亲名下的艺术推广公司福福国际(Fufu International,音)去年申请破产,欠下了逾15万美元的信用卡债务。
 
周三,她所在的美容学校的门上贴出了打印的便条,要求任何人不要联系她的家人和朋友。在美容学校隔壁一家美甲沙龙的前台,坐着一位同辛蒂·杨有关系的特朗普连任竞选捐款者。
 
2017年和2018年,在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职业描述中列为“美容”一类的231项捐赠中,她的捐款是唯一一个达到5400美元上限的。
 
“因为我和辛蒂是朋友,你得联系那个人,”这位名叫卡特琳娜·埃格特森(Katrina Eggertsson)的女性指的是门上便条上写着的律师特克。
 
2014年被捕的朋友龚海珍(音)在电话中证实,她捐了5400美元,但随后挂断了电话。(法庭记录显示,对她的指控在她参加了一个干预项目后得以撤销。)
 
另一名捐赠者是一个名叫杨毅(音)的按摩治疗师,住在迈阿密北部,与某封闭社区内的一处宅邸有关联,该社区的公共记录显示,这栋房子属于辛蒂·杨。目前尚不清楚两人之间是否存在关系。
 
在周四的一份声明中,特克说,他的当事人声誉已经受损。“作为我们总统的支持者,辛蒂·杨似乎又是一个受害者,”他说。
 
与杨有十年交情的卢芳也有同感,她不知道辛蒂·杨为什么要涉足政治。
 
“她压力很大,”她说。“她很不容易。也许这就是命。”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

  
工作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