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特朗普“邪教”的崩塌时刻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特朗普“邪教”的崩塌时刻

3
1 Users
0 Likes
147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6年 前
帖子: 10101
Topic starter  

特朗普“邪教”的崩塌时刻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

 

邪教专家当中有这样一句话:没有人会以为自己加入的是邪教。
 
自然,他们加入的组织在外人看来显然属于邪教,譬如大卫教派、统一教、人民圣殿教等等。但这些组织从不会自称邪教,它们也并不一定认为自己是邪教。
 
通常它们声称自己是宗教或精神运动、个人发展或领导能力培训组织之类的东西。NXIVM的创始人基斯·拉尼尔为成员提供“管理成功课程”。但全世界还是视其为性爱邪教。
 
也许有一天,美国人会明白,特朗普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成功的邪教领袖。问题在于,负责调查2021年1月6日国会暴乱事件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能否让特朗普的一些忠实信徒开始进行他们急切需要的那种脱教。
 
 
我开始觉得这这是有可能的,就算他最狂热的拥护者无动于衷,至少会对投票给他的很大一部分关键选民产生影响。
 
周二,特朗普幕僚长马克·梅多斯的助手卡西迪·哈钦森向委员会作出了相当富有戏剧性的证词,彻底改变了局面。如果她的证词属实,那该委员会就无需在我们早已耳熟能详的一系列事实中去努力寻找新的细节了。
 
有一些我们之前不知道的:证词指出,总统根本不在乎冲进国会的暴民是否武装,甚至还试图抢夺自己那辆装甲豪华轿车的方向盘,好去领导那些暴民。
 
“跟你说,我(脏话)不在乎他们有武器,”哈钦森作证时表示,她无意中听到总统曾在1月6日的集会上这样说。“让我的人进来。他们可以从这里去国会大厦。”
 
直到现在,特朗普支持者还把1月6日事件描述成一个可以开脱罪责的故事:总统真心相信他的大选胜利被抢走了。他想要扭转大选结果的努力是出于发自内心的愤慨。他发出“来现场,会疯狂!”的推文邀请人们参加1月6日的集会,这不过是他一贯的夸大其词,而非威胁。
 
这个故事还包括,他在集会上喊出“拼命战斗”的口号也是一样的性质,就是普通的言论自由,而不是在煽动暴乱。袭击国会大厦的既有充满热情的爱国者,也有一些失控的流氓,或许还有几个反法组织的煽动者。被保镖重重围住的迈克·彭斯压根没面临严重的人身危险。质疑拜登胜选正当性的共和党议员也没比四年前质疑特朗普胜选正当性的民主党议员坏到哪里去。
 
但委员会的调查让这种叙事难以成立。特朗普比谁都清楚,他不是因为拜登舞弊而败选:忠心耿耿的司法部长比尔·巴尔已经这样明确告诉了他。至于彭斯有权停止选举人团计票的说法,甚至连提出该理论的约翰·伊士曼都认为,这在任何法庭都是行不通的。我们听到鲁迪·朱利安尼承认,他拿不出能证明存在严重舞弊的证据。曾支持总统行动的共和党人都在争取赦免,而非洗脱罪责。根据哈钦森的说法,这些共和党人中也包括梅多斯自己。
 
或许哈钦森在撒谎,但她是宣过誓的。特朗普的支持者可能觉得,打发亚当·希夫这种民主党人,甚至J·迈克尔·卢蒂格法官这种反特朗普的保守派并非难事。
 
但哈钦森是那个小圈子里的人。周二那天,她就是可信度的象征。如果梅多斯依然拒绝向委员会作证,她的可信度还会继续提高。
 
也许这就是特朗普邪教开始崩塌的时刻。
 
研究邪教的临床心理学家玛格丽特·辛格指出,邪教取得成功的方式之一,就是建立“一个封闭的逻辑”和信念系统。
 
这当然也是特朗普布道的关键。要么热爱特朗普,否则你就是人民之敌。要么你希望美国再次伟大,否则你就是恨美党。要么接受特朗普的永远正确,哪怕他与你最深刻的价值观——或者是与他自己——相矛盾,否则你就是对他不够忠诚,对他的敌人不够憎恨。要么坚决拥护特朗普,否则你就只是徒有其名的共和党人,也就是“RINO”,而我们都知道,像密苏里州前州长埃瑞克·格雷滕斯这样忠于特朗普的人打算如何对待那些“RINO”。
 
这一切都是特朗普的核心战术。但在周二之后,法律诉讼的威胁很可能成为现实。特朗普大约真的要为他煽动阴谋负起责任,特别是如果他真的试图通过梅多斯与罗杰·斯通和迈克尔·弗林的通话来联系极端组织的话。
 
在特朗普支持者眼里,他的名字几乎等同于美国的同义词。他们从他身上看到的是向那些对国家批评多于赞扬的进步派傲然竖起的中指。但现在,这个想法说不过去了。
 
我想,肖恩·汉尼蒂和萝拉·英格翰这类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告诉信徒:我们错了;我们造错了神。但低调的散场可能还是会有的。此时此刻,或许这就足矣。
 

Bret Stephens自2017年4月起担任《纽约时报》观点与评论版面的专栏作家。他于2013年在《华尔街日报》工作时获普利策评论奖,此前还曾担任《耶路撒冷邮报》主编


   
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6年 前
帖子: 10101
Topic starter  

作者骆远志:


坚守宪法、追查选举不公 — 小结1月6日华盛顿示威

2021年1月7日In未分类

昨天晚上开车从华盛顿DC回到家,我才看到媒体关于当天早些时候国会山内部情况的报道。一小撮极端分子闯入国会,干扰民主制度正常运行,违反法律,应该受到谴责。事件造成一人死亡、几个人受伤,非常不幸。愿死者安息,伤者康复。保守派主张尊重宪法,极端分子的行为违背保守主义原则,完全不代表主流抗议者的诉求。

简单回顾示威活动

图1. 上图,1月6日华盛顿DC的几条主要大街上都人潮涌动,一眼望不到头。抗议者们散步式游行,挥舞美国国旗、川普竞选旗帜等。下图,从国会山前大草坪向华盛顿纪念塔方向望去,人山人海,旌旗招展。集会声势浩大,但很松散。就像绝大多数美国的政治活动,人们情绪高昂,同时也轻松自由,就像参加一个大PARTY。

图2. 从广场看国会山门前的喧嚣。站在台阶上面的人朝广场挥舞旗帜,广场上的人群回应。大家一波一波喊口号,最多的是“U!S!A!”,也有“STOP THE STEAL” (停止偷窃选举)。一般集会参加者不太可能在当时知道有人闯入国会山。后期我在广场上听到依稀的疑似爆炸声,身边的人都搞不清声音来源,有人说是远处的焰火。现在回想,应该是国会山里面警察发射催泪瓦斯。从照片可以看到,示威者都没有枪。我在现场也没看到示威者带枪。新闻报道也没有说闯入国会的那些人有武器。

图3. 在我身边拥挤的川普支持者中,有两个支持拜登和“黑人命贵”(BLM)的女生。照片没有拍好,只能看到她们手里代表“黑人命贵”的彩虹旗,却没有拍到她们携带的支持拜登的牌子。周围所有人都尊重她们,无人打扰她们。这件事才反映抗议民众的主流心态。

千百万选民认为这次选举不公

一种常见政治现象是,重大突发事件让人们暂时忽略深层政治问题。职业政客们懂得这点,于是玩弄手段,试图让老百姓忘记他们的丑陋勾当。现在有一股力量,试图把国会山事件“小事化大”,把它渲染成远比真实情况更严重的国家危机,希望大众被震惊,然后忽视1月6日华盛顿抗议活动的主题,让社会忘却2020年总统大选里的根本问题。

千百万美国选民认为这次总统大选被人做了手脚。拙文《大选后川普的战略》解释过,邮寄选票的大规模使用,可能引发司法系统查不出的选举舞弊。十几年前,民主党前总统卡特与共和党前国务卿贝克就联合主持跨党派研究,发现邮寄选票是舞弊的最大温床。这其实是常识,所以绝大多数成熟民主国家都限制邮寄选票的使用,美国原来也如此。两党的选举专家们早就懂这点,并且都知道,邮寄选票引起的选情扭曲有利于民主党、有害于共和党,尤其在关键摇摆州的大城市,比如费城、芝加哥、底特律等。所以在选前川普阵营强烈反对广泛采用邮寄选票,而民主党全力推广邮寄选票。最后川普的警告被忽视,民主党得逞。

选举的公正性,必须让选民内心认可,而不只是司法查不出舞弊。总统当选,不能像OJ辛普森被判无罪那样,大家都知道他杀人,只是司法找不到证据。选举是民主制度的根基,具有神圣意义和地位,不容亵渎。这次总统大选却让很多美国人认为不公正。选民的怀疑是有道理的,所以美国的行政、立法与司法三大系统都需要正面回应。今天凌晨,美国参众两院已经确认拜登为下届总统,川普也公开表态他将在1月20日有序地交出权力。这是宪法的规定,高出拜登或川普个人,每个人都应该接受。但是保守派民众有权要求继续追查选举不公正。那么多人走上华盛顿的街头,就是要求选举公正,并不是效忠川普个人。他们觉得川普是同路人,因为他是这次选举不公的最大受害者,更因为他坚定地追查选举舞弊。只有选举真的公正,不是有弊病但法律查不出,美国才是真民主。

坚守宪法、坚拒选举不公

和平地参加1月6日华盛顿示威集会的人,是行使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力。集会的目的是抗议选举不公,口号是“停止偷窃选举”。活动积极分子事前也强调“在宪法内穷尽所有途径”、“我们和平,虽然愤怒”。川普作为领袖,责任广泛,被批评属于正常,但他从来没有号召大家使用暴力。对于大约几十万的守法示威者,美国的传统是,自己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也只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们与那十几个或几十个违法分子无关,无需为后者的行为负责。那些想利用极少数人的违法行为来抹黑整个集会的人,是混淆视听。

事后,主流媒体只报道少数极端分子,却忽视布满华盛顿各个角落的主流和平示威者,是出于自身的政治偏见,失去了公共媒体应该有的实事求是。再对比媒体对ANTIFA的报道。ANTIFA打砸抢,媒体却总强调那只是少数极端的人,不代表ANTIFA的主流。对于这次保守派集会,媒体却忘记了自己的惯用说辞,故意以偏代全,让人怎么信任他们?

一些左派积极分子利用一小撮犯罪分子的行为来羞辱所有参加华盛顿集会的人。他们希望我们为行使自己的公民权而道歉,希望我们不敢再表达自己的意见,希望我们放弃追查选举不公。他们是在试图侵犯我们的正当权力,同时也伤害美国自由民主制度的根基。他们不应该得逞。

每个保守主义者都应该保卫宪法。为了宪法被诚实地执行,我们要继续追查和检讨所有选举中的不公。

2021年1月7日 电邮:yuanzhiluo@yahoo.com

博客网址: https://lyz.com   ★  https://blog.creaders.net/u/13147   ★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7482/all.html    http://luo-yuanzhi.hxwk.org

备注:

Tina Nguyen at Politico, 2021/1/4, MAGA marchers plot final D.C. stand on Jan. 6,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1/01/04/maga-marchers-trump-last-stand-454382

AP, 2021/1/7, The Latest: Trump promises ‘orderly transition’ on Jan. 20,  https://apnews.com/article/ap-electoral-college-congress-7af85d3c702e070464d7713c42cf254a

WSJ, Heed Jimmy Carter on the Danger of Mail-In Voting, 2020/04/10,  https://www.wsj.com/articles/heed-jimmy-carter-on-the-danger-of-mail-in-voting-11586557667

本文的主要网上地址,包括读者讨论:

https://blog.creaders.net/u/13147/202101/393958.html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100446&forum=2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100468&forum=2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100469&forum=2

https://bbs.wenxuecity.com/rdzn/4809374.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currentevent/2421419.html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7482/202101/7651.html

https://bbs.creaders.net/life/bbsviewer.php?trd_id=1524814&blog_id=393958


   
回复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6年 前
帖子: 10101
Topic starter  

作者骆远志:


大选后川普的战略

2020年12月16日 In 未分类

一 川普代表一场政治运动

川普从来不是传统政客,而是一场政治运动的代表。即使失去总统职位,他依然是声势浩大的全国性政治运动的领袖,将继续对美国政治产生巨大影响。这次大选后川普阵营的一系列动作,表面上是为了逆转计票结论,深层包藏对未来政治运动发展的考虑。很多华人关注美国选情,有人认为如果川普败选,美国的保守派就将永无翻身之日;有人指责川普选后的法律战是无理的烂诉。这些观点偏持,主要因为不理解美国选举制度和川普的政治计算。本文引用现实与历史证据,与大家讨论让人眼花缭乱的选后时局。

川普代表的政治运动,口号是“让美国重新伟大”,内容包括复兴基督教新教价值观,强调个人责任与自立精神,减少税收和社会福利,强调美国主权由美国人民控制,减少外国势力或国际组织如联合国对美国的影响,对国际敌对力量加强军事和外交对抗,警惕对独裁政权的绥靖主义,以及要求盟国成为自立的伙伴而不是美国的附庸国、停止或减少揩美国油、对美国主导的全球战略多做贡献,等等。

图1. 美国腹地“铁锈区”(Rust Belt)支持川普的民众。川普进入政界之前,不满情绪就已长期在广大的中下层民间酝酿,尤其在被经济全球化严重打击的传统工业区。但是这种不满一直找不到国家层次的政治代言人。川普看懂了民众的愤怒,然后投身选举,把自己的政治命运与他们联系在一起,因此迅速获得众多支持者,形成席卷全国的政治风潮,并在2016年出人意料地入主白宫。

二 川普的法律战对国家有利

总统选举日是2020年11月3日,代表各州的选举人在12月14日完成投票,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已经正式成为当选总统,虽然没有宣誓就职。但是川普至今拒绝认输,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在选举人完成投票后还拒绝认输的总统候选人,史无前例。川普宣称民主党在选举中作弊,川普阵营自选举日以来不断宣布舞弊证据,在多个州法院和联邦法院提告。法律战成为在大选之后川普一方的政治主轴,也是美国社会瞩目的焦点。

截至2020年12月10日,川普或支持他的人在全美范围内已经向各级法庭提告38次,其中29个案件被撤回或失败,9个案件还在审理中,没有取得任何逆转计票结论的胜利。川普阵营提告失败的理由,有的是程序性的,有的是证据不足。面对这种局面,川普没有流露出放弃的意愿,反而越战越勇。一些川普反对者因此认为,他的法律战只是无理的烂诉,不顾对国家的伤害。

1.  选举中舞弊与错误并不罕见

美国宪法第一条第四款第一节规定,选举的管理权在每个州,选举规则的制定者是州议会。州政府一般把选举执行权下放到县,县再下放到投票点。美国总共有3千多个县,23万余个投票点。平均讲,美国的每个投票点覆盖的人口数比中国的行政村或街道办还少。投票点的工作人员工资相对很低或没有工资,多是退休人员、家庭妇女、低收入者、或志愿者等,素质参差不齐,与中国的街道办或村办类似。

美国的选举机制极度分散,目的是防止独裁者操纵选举。但这种选举制度的缺点也很明显,就是可能出现错误、舞弊、缺乏统一标准等情况,而且如果舞弊发生了,分散的体制使得事后发现和纠正变得困难。

图2. 左图,肯尼迪与尼克松在1960年9月总统辩论会场上;右图,肯尼迪与芝加哥市长Daley并肩走在芝加哥的马路上,他们都是爱尔兰裔天主教徒民主党人,私人关系甚密。1960年总统选举是20世纪选票最接近的美国总统选举。在关键州伊利诺伊,肯尼迪只领先尼克松约8000票。伊利诺伊州最大城市是芝加哥,市长Daley长期与黑社会有瓜葛,选后马上有传言他为肯尼迪做票。尼克松考虑到美苏处于冷战高峰期,如果自己质疑选举结果,法律战将旷日持久,造成宪法危机,有损于世界民主阵营,所以选择迅速承认败选,不追查可能的选举舞弊。值得一提的是,8年后尼克松成功入主白宫。

图3. 左图,1876年的总统选举,共和党的Hayes对阵民主党的Tilden。右图漫画,南方白人威胁黑人选民。历史上,美国选举存在舞弊曾是公开的秘密。内战之后,南方被解放的黑奴有了投票权,但是在现实中经常被白人暴力威胁,不能或不敢投票。民主党代表南方白人利益,而共和党是林肯的党,解放了黑奴。绝大多数黑人支持共和党,与今天的情况相反。在1876年总统选举中,南方白人势力大肆阻挠黑人投票,造成Hayes在全国的总得票数明显少于Tilden。但是普遍共识是,如果黑人可以自由投票, Hayes毫无疑问会获胜。选后Hayes很快在新闻记者面前认输。但是人们发现南方的几个州计票存在争议,于是两党成立“选举人委员会”(Electoral Commission)主持验票,其中共和党占微弱多数。在委员会主导下,Hayes逐渐在多个争议州胜出。两党之间谈判之后,Tilden认输,Hayes当选。

在近年来的选举中,舞弊与错误也时有发生。比如2018年北卡罗莱纳州联邦众议院第9选区议员选举,共和党候选人只领先约900票。事后有人举报共和党基层选务人员曾非法收集和更改邮寄选票,于是州选举委员会拒绝认证选举结果,决定此次选举作废,并于2019年重新选举。同时,舞弊的党工被起诉,案件进入司法程序。再比如,2020年12月1日纽约州Chenango县正式通知法院,它发现了55张从未被计数的11月3日选举中的选票。

2.  政治发展要求选举制度改进

图4. 川普与拜登在关键摇摆州的选举结果。双方在多个州差距微小。美国总选民数约1亿5000万,谁当选总统最终被几个州里面一两万人的差距决定。这种激烈程度以前少见,但以后很可能会多起来。政治现实对选举制度的精准度提出了前所未有的高要求。

图5. 中间选民理论。图中横轴为政治频谱,纵轴是人口密度。每个选民投给与自己政见较接近的候选人,每个候选人努力得到最多选票。图中蓝色及红色区域分别代表拜登和川普的基本盘,白色区域为摇摆选民,从白色区域中间分开,左边投拜登,右边投川普。面对这种局势,两个候选人都会移动自己的政纲,最后双方的政纲都会趋近中间选民M的位置,这就是“中间选民理论”。表现在现实中,虽然两个候选人的口号和出发点很不同,但是最后的政纲会相近,各得大约一半选票。民主政治越成熟,两派的政纲就越接近,选举就越激烈。

在美国的制度里,司法在本质上是被动性。通常只有潜在受害人提告,司法体系才会介入调查。无论地方还是联邦层次的选举,两党从来都紧盯过程是否诚实。如果发现潜在的舞弊或选务错误、可能改变选举结果,受损一方就会提告。但是在现代美国,关于选举的官司并不多见,根本原因是受损一方经过初步调查发现,虽然存在舞弊或错误,但是规模较小,不足以改变选举结果,所以不值得花费资源打法律战。

这次总统选举意义重大,川普和拜登之间的差距又空前接近,选民们自然疑问选务系统中舞弊或错误是否影响了选举结果。选举是民主制度的根基,美国总统选举是全世界瞩目的民主标杆。选民们对这次选举的诚实性有疑问,川普就应该调查到底,所以他选后的法律战有正当性,对整个国家有益。

三 邮寄选票扭曲选情

这次选举中的不公,不在于明火执仗的作弊,而在于多个州改变传统,大规模采用邮寄选票。由于新冠疫情泛滥,各州政府恐惧选民拥挤在投票点会引发病毒传播,所以打破几百年的传统,不再要求一般人在选举日到投票点投票,而是允许甚至强制所有选民邮寄选票。邮寄选票存在根深蒂固的缺陷,让作弊变得容易,并且事后很难纠正。

比如在家庭内部,父母胁迫孩子、或一个强势成员胁迫其他人按自己的意愿投票,因邮寄选票变得容易。原来大家都去投票站,在隐私被严密保护的情况下投票,人与人之间不可能互相影响。现在大家在家里填写选票,然后分别封装、寄出,就让胁迫变得容易,并且外人基本无法监督,事后也基本无法纠正。

更严重的是,邮寄选票让政党或政治组织可能系统性地胁迫选民投票。比如我曾到一处波多黎各移民聚居的社区。那里相对贫穷,人口密度高,男人们打零工,太太们生活中相互帮助、联系紧密。大家社区意识很高,人与人之间很少秘密,气氛有点像中国的传统乡村。在这类社区里,民主党和支持民主党的工会等组织的影响力经常很深入,到选举时大家私下互相监督,如果你被发现“叛变”、投了“敌人”的票,各种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惩罚都会降临。不合群的人很容易被周围人柔性制裁,比如工会的人不再帮你介绍工作,邻居们疏远你,没有人帮你照看孩子,等等。法律基本无力在事前制止这种选举胁迫,事后即使发现了,也很难惩罚。所以那里的人,即使心里支持川普也不敢表达。邮寄选票进入这些社区,出来的基本都是民主党的票。

邮寄选票的另一个弊端在于“选票采集”(Ballot Harvesting)。很多州允许投票人委托第三方代缴填写好的邮寄选票给政府,基层党工因此会上门向选民分发空白选票、让选民现场填写、然后回收,这就是选票采集。在这种投票方式里,选票在离开选民之后、到达政府之前,谁接触过它、是否做了手脚等,外人无法知道,所以是作弊的温床。比如党工可能偷看选票、修改选票、丢弃或毁掉某类人的选票等。民主党党工可能故意丢掉从右派社区收集来的选票,共和党党工可能丢掉从左派社区收集来的选票,等等。这类违法行为很难被发现。

图6. 左图,加州的基层党工在采集邮寄选票。右图,专门帮候选人采集邮寄选票的商人Leslie McCrae Dowless。在2018年北卡罗莱纳州第9选区联邦众议员选举期间,他为共和党候选人服务。选后他和他的员工被指控非法收集他人邮寄选票、做假见证人、涂改选票等。数据分析发现,邮寄选票的返回率依社区不同呈现规律,一种解释是采集选票的人故意丢失特定选票。

总之,有些选举舞弊留下证据,可以事后利用司法手段纠正。但是很多舞弊不留痕迹,让司法无能为力。比如家庭内部的投票胁迫、邻里之间的投票胁迫、基层党工在选票采集时做手脚等。很多美国选民懂得司法管不了邮寄选票里的舞弊,有点类似于很多中国人懂得司法管不了机关里走后门、塞红包等腐败行为。这次选举大规模采用邮寄选票。在关键州,民主党控制其中的大城市,比如费城、底特律、芝加哥等。它们都以腐败闻名,开出的邮寄选票不合常理地严重偏向拜登,直接逆转所在州的选情,也决定了这次选举的结果。所以川普支持者们强烈不满,觉得舞弊主宰了这次选举,即使还没有找到具体证据。就像在中国,如果干部开豪车、带名表,有点社会经验的人都懂得他十有八九贪腐,即使没有具体证据。大选后川普阵营在法庭上接连挫败,并不代表选举中没有舞弊,很可能只反映司法对利用邮寄选票舞弊的鞭长莫及。关于选务,这次选举的最大教训就是,未来要严格限制邮寄选票的使用。

大选前川普总统就大声疾呼,广泛采用邮寄选票将是“一场灾难”、让选举“失控”、变成“彻底的大骗局”。而民主党与支持民主党的主流媒体激烈回呛,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指控川普对邮寄选票的指控没有证据。双方都有明显的政治考量,都知道邮寄选票有利于民主党、有害于共和党。川普的立场更有助于选举公正,民主党的立场更有助于防范疫情。争论的结果是民主党占上风。几乎所有州在这次选举中都大幅扩展了邮寄选票的使用,其中五个州甚至采用全民邮寄选票,包括科罗拉多、夏威夷、俄勒冈、华盛顿、和犹他。其中前四个州都是民主党执政。犹他州偏共和党,采用全民邮寄选票主要因为地广人稀。川普的支持者指责民主党合法化了选举作弊,民主党则反驳说没有证据。说到底,邮寄选票的最大弊端就是隐蔽,造成即使舞弊发生了也很难找到证据,外人必须主要靠常识与逻辑做判断。

大选后,在川普阵营的推动下,各州发现了一些选举中的错误,比如佐治亚州重新计票后,川普得票数增加了约1000张。但是至今为止法院没有确认任何大规模舞弊证据,发现的选举错误也都较小,不足以扭转选情,证明除邮寄选票之外的美国传统选举制度,虽然不完美,还基本可信,并不像选后初期一些人怀疑的那么不堪。川普的法律战解答了选民们对这次选举的一些疑问,让很多人看清邮寄选票是关键所在,对美国选举制度的进步有促进作用。

四 川普还有一条获胜的可能路径

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于12月8日出人意料地上告到联邦最高法院,诉宾夕法尼亚等四个关键州在总统选举中违宪。美国宪法规定,各州选举方式的立法权在州议会,但是被告四州的行政机关以疫情为由,没有经过议会,改变了今年的选举方式。德州声称它们违宪,可能影响了联邦选举结果,侵害了德州权益。

德州提告之后,各州迅速反应。其中20多个共和党执政的州支持德州,而另外20多个民主党执政州支持被告,形成全国大对立。双方都预计这将是川普法律战的决胜时刻。但是结果出人意料,最高法院在12月11日发出简短决定,不受理此案,原因是德州没有给出站得住脚的理由解释,为什么其他州的选举方式伤害到自己。这个裁决被广泛认为是川普阵营的严重挫败。

图7. 联邦最高法院驳回德州对宾州等四州选举提告的意见,非常简短,意思是德州无权过问其他州的选举。

认真阅读决定不难发现,最高法并没有裁决被告是否违宪,只说德州不合程序。按这个理解,川普阵营还有一条没有被探究过的法律战道路,就是川普和彭斯以直接受害者身份控告那四个关键州。简单地讲,川普与彭斯可以把德州的“状纸”拿过来,把原告从德州改成自己,重新上告。

但是因为法律程序原因,川普和彭斯不能像德州那样,直接把状纸递到最高法。德州告四个关键州,属于州与州之间的争执,按美国法律,只能由联邦最高法院审理。川普和彭斯作为候选人,所有案件必须从低级法院开始。在低级法院失败后才可以逐级上诉,最终可能到达联邦最高法院。但按常规,最高法拒绝审理绝大多数从下级法院上诉来的案件。川普和彭斯不可能预知最高法会不会审理自己的案子、或会审理哪个案子,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启动很多案子,希望最终能获得一个机会。这也让一些不明就里的人错以为川普选后烂诉。

目前,川普和彭斯的选举官司都还滞留在各个低级法院里,要么已经失败、要么在审理中,还没有任何突破性胜利。关于各州政府越过议会修改选举方式是否违宪,低级法院的裁决大致有二。一是疫情是紧急状况,州政府不得不特事特办,所以合法。二是,挑战选举方式应该在选举前,选举后再声称方式不对,不合程序。川普阵营则认为,选举公正性对国家至关重要,这次总统选举明显不公,比如大量邮寄选票歪曲了选情;疫情和法律程序问题即使存在,也不应该让美国人民接受不公正的选举;法庭的最高目的就是维护公正,目前纠正错误的最好办法就是司法介入。所以川普阵营的法律战持续不停。

但是法律战面对时间压力。明年1月6日参众两院联合清算选举人票、确认新总统,就是最后期限。之后即使官司赢了,总统也不可能换。另外,选举在民主制度里具有神圣性,最高法院可能忌惮,不愿意出手改变选举结果。所以川普虽然还有一条可能的获胜路径,获胜几率并不高。川普阵营里聪明人云集,当然知道靠司法翻盘很困难。川普并没有把命运都押在法庭上,法律战的深层目的是争取人心。如果在法庭上获胜更好,但那只是锦上添花。川普希望选民看清这次选举的不公,理解选举失利并非代表施政不得人心 ,从而为自己或接班人未来卷土重来打下民意基础。

五 总结:在民主制度下,失去政权并不可怕

选后局势还在演变。本文不试图预测谁将是下一届总统,也不评判在具体选举案件中孰是孰非,而是要指出,即使川普最终败选,也不是川普主义的末日。下野后只要他不放弃,“让美国重新伟大”的运动就不会终结,甚至可能更上一层楼。

川普当政期间,肩负行政责任,虽有实施政见的平台,但也被具体事务缠身,为每件政府失误承担骂名,所以没有多少精力顾及“让美国重新伟大”运动本身的发展与完善。四年前他当选突然,一些早期政见不成熟,比如把中美关系定位在经贸上,相对忽略国家安全,间接导致美国在新冠疫情初期掉以轻心。再比如他刚入政坛就当选,缺乏做总统需要的大批忠诚干将,用的人很多后来证明不适合,像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埃斯珀、国土安全局长凯利、司法部长塞申斯、巴尔,等等。缺乏好的帮手、团队不稳定,使得川普执政效力打折扣。如果他这次离开白宫,可以有时间总结执政经验,利用选举不公议题保持广大支持者的热情,招募更多的人才,培养下一代领导层,比如彭斯、伊万卡夫妇、彭培奥、科鲁兹等人,为未来自己或接班人重新执政打下坚实基础。

图8. 选后川普的号召力不减。左图,川普支持者于2020年11月14日在首都华盛顿特区举办集会Million MAGA March。右图,川普于2020年12月6日在佐治亚州讲演。现代两党民主制度的特点是,每个党的支持率大约都是50%。即使落选,川普也被接近一半的美国人支持。如果运作得当,他的人气可能在离开白宫后不降反升。

图9. 1824年总统选举,安德鲁·杰克逊(左)与约翰·昆西·亚当斯(右)。杰克逊是体制外候选人,战斗英雄,为人直率粗犷,民气很高,类似川普。大选时本有四个候选人,杰克逊得票最多,但选举人票不过半,于是按宪法由众议院投票决定下任总统。议员们不喜欢杰克逊,选择了体制内候选人,也是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的儿子,约翰·昆西·亚当斯。杰克逊落选后,支持者们觉得不公,内心愤怒。他借这股民气设立自己的政治平台,创建民主党,保持了支持者热情,于4年后卷土重来,当选总统,连任两届,成为美国历史上的杰出总统之一。川普正在效仿这位两个世纪前的先辈。

华人中很多人觉得,如果川普这次下台,美国将永久失去传统价值,保守派将没有机会再执政。这是杞人忧天。如果川普失败,确实将是保守派的一次重大挫折。防止美国因此坠入极左的深渊,就是选后所有保守主义者们的责任。但是,民主制度的特点是胜者不恒胜,败者不恒败。川普败选与薄熙来下台有天壤之别。即使拜登上台,川普和他的支持者们也都还有政治自由与民主权力,还有机会靠宪政手段重新执政,不象薄熙来只能在狱中等死。当年刘少奇与邓小平集团在权斗中失利,有的被杀、有的被监禁、所有支持者都被逼反悔,但是邓小平后来复辟成功。邓小平与支持者、川普与支持者,都一样是人,如果前者能反败为胜,后者在民主制度下就更可能。如果因为败选,川普的支持者就失去信心,他们就不配叫保守主义者,不配是“让美国重新伟大”运动的一员,甚至不配做民主制度下的公民。

图10. 邓小平下野和复出。他从“被踏上亿万只脚”到“君临天下”没用几年。我们大陆来的华人,从这样残忍的政治环境中出来,面对川普与拜登和风细雨式的政治竞争,却有很多人变得玻璃心,因一时挫败丧失信心,实在不应该。

华人要努力剔除在中国养成的政治直觉。美国是三权分立,就像川普当政期间不能左右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或最高法院一样,如果拜登执政,他也不能左右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或保守派占优势的最高法院。1824年杰克逊败选,选民们没有革命,却记住了选举中的不公,让杰克逊在4年后执政。1876年Hayes在极具争议的情况下入主白宫,选民们也没有革命,也记住了选举中的疑似不公,使得Hayes只做一届就下台。1960年尼克松又因疑似选举不公落败,之后继续努力,在8年后入主白宫。今天的选民也将记住这次选举中的不公,未来还会给保守派重新执政的机会。

总之,在民主制度下,失去政权并不是政治生命的终结,并不可怕。即使落选,川普也有机会继续在美国政坛上起到关键的领导作用,未来还可以参选,或帮助接班人参选。民主制度下的政治对手只是竞争者,是同胞,不是你死我活的敌人。因此,如果拜登依法成为美国总统,川普的支持者也应该尊重他,不应该仇恨他或他的支持者。

2020年12月16日

电邮:yuanzhiluo@yahoo.com 博客: https://www.lyz.com

注释

Scott Bomboy at Constitution Daily, 2017/11/07, The drama behind President Kennedy’s 1960 election win,  https://constitutioncenter.org/blog/the-drama-behind-president-kennedys-1960-election-win/

Michael Tackett at CHICAGO TRIBUNE, 1997/08/31, SPYING ON THE BOSS,  https://www.chicagotribune.com/news/ct-xpm-1997-08-31-9708310374-story.html

Ballotpedia, Who runs elec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https://ballotpedia.org/Who_runs_elections_in_the_United_States%3F_(2020)

NCSL, Polling Places, 2020/10/20,  https://www.ncsl.org/research/elections-and-campaigns/polling-places.aspx

WSJ, Heed Jimmy Carter on the Danger of Mail-In Voting, 2020/04/10,  https://www.wsj.com/articles/heed-jimmy-carter-on-the-danger-of-mail-in-voting-11586557667

James Solomon, Long before Trump, bipartisan group of elder statesmen flagged mail ballot fraud risks, 2020/09/03,  https://justthenews.com/politics-policy/elections/long-trump-bipartisan-group-elder-statesmen-flagged-mail-ballot-fraud

John R. Lott, Why Do Most Countries Ban Mail-In Ballots?: They Have Seen Massive Vote Fraud Problems, 2020/08/03,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666259

Fox Business, 2020/12/04, Jenna Ellis on the SHOCKING evidence presented to the Georgia State Senate,  https://youtu.be/xRs2urjnzMU

Sky News Australia, 2020/12/03, Republicans tender new CCTV footage to Georgia Senate Judiciary Subcommittee,  https://youtu.be/x-7E-71Av0k

NBC New York, 2020/12/01, Upstate NY County Finds 55 Uncounted Ballots, Keeping Tight House Race Up in the Air,  https://www.nbcnewyork.com/news/politics/decision-2020/upstate-ny-county-finds-55-uncounted-ballots-keeping-tight-house-race-up-in-the-air/2755385/

Constitution Annotated,  https://constitution.congress.gov/browse/essay/artI_S4_C1_1_1_1_2/

Business Insider, 2020/12/10, Trump and his allies have won zero out of at least 38 lawsuits they’ve filed since Election Day,  https://www.msn.com/en-us/news/politics/trump-and-his-allies-have-won-zero-out-of-at-least-38-lawsuits-they-ve-filed-since-election-day/ar-BB1aK8lr?ocid=msedgntp

New York Times, 2020/12/11, Supreme Court Rejects Texas Suit Seeking to Subvert Election,  https://www.nytimes.com/2020/12/11/us/politics/supreme-court-election-texas.html

MARK PAZNIOKAS, 2020/11/13, Voter fraud is real, just not on the scale claimed by Trump,  https://ctmirror.org/2020/11/13/voter-fraud-is-real-just-not-on-the-scale-claimed-by-trump/

Steven Mulroy, 2020/11/20, Why Trump’s election fraud claims aren’t showing up in his lawsuits challenging the results,  https://theconversation.com/why-trumps-election-fraud-claims-arent-showing-up-in-his-lawsuits-challenging-the-results-150505

Wall Street Journal, 2020/11/13, Trump Cries Voter Fraud. In Court, His Lawyers Don’t,  https://www.wsj.com/articles/trump-cries-election-fraud-in-court-his-lawyers-dont-11605271267

DAVE PRICE for Daily Post, 2020/11/04, Opinion: If you lose, here’s what you do,  https://padailypost.com/2020/11/04/opinion-if-you-lose-heres-what-you-should-do/

Kelly Bauer, 2018/10/24, Chicago And Rigged Elections? The History Is Even Crazier Than You’ve Heard,  https://blockclubchicago.org/2018/10/24/chicago-and-rigged-elections-the-history-is-even-crazier-than-youve-heard/

Wikipedia, 2018 North Carolina’s 9th congressional district electi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North_Carolina%27s_9th_congressional_district_election

NBCNews, 2019/02/27, Central figure in North Carolina absentee ballot fraud indicted on multiple counts,  https://www.nbcnews.com/politics/politics-news/central-figure-north-carolina-absentee-ballot-fraud-indicted-multiple-counts-n976991

The News and Observer, 2018/12/04, Understanding the election fraud allegations in North Carolina’s 9th district,  https://www.newsobserver.com/news/politics-government/article222596020.html

Ballotpedia, undated, All-mail voting,  https://ballotpedia.org/All-mail_voting

By Eugene Kiely and Rem Rieder, 2020/9/25, Trump’s Repeated False Attacks on Mail-In Ballots,  https://www.factcheck.org/2020/09/trumps-repeated-false-attacks-on-mail-in-ballots/

本文的主要网上地址,包括读者讨论:

https://blog.creaders.net/u/13147/202012/392036.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rdzn/4750448.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currentevent/2404505.html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viewmode=flat&order=1&topic_id=100366&forum=2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