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整合医学大会背后的龌龊——三氧化二砷注...
 

整合医学大会背后的龌龊——三氧化二砷注射液发明权是如何被窃取的  

  RSS

editor
(@editor)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924
24/05/2019 1:41 下午  
◇◇新语丝(www.xys.org)(newxys.com)(xys10.dxiong.com)◇◇

  整合医学大会背后的龌龊——三氧化二砷注射液发明权是如何被窃取的

  作者:使者

  2019年4月27日-28日,在西安召开的整合医疗大会,应该是今年中国医疗界
少有的一场盛事。说起中国的“整合医学”其中的中西医结合已经历史悠久,有
些老生常谈了,但始终还围绕在中医西化的阶段,仍未有开拓性重大研究成果。
整合医学在国外被归于民俗医学,替代医学或另类医学一类,不为主流医学所接
受,但有兴趣者做些研究,不伤大雅。在国外自由的学术氛围中,医生和科学家
们也都是理性地部分接受或推荐。

  现在中国的某些医学科学家及院士们在“中西医结合”这瓶酒里添加了点人
文甚至宗教元素,重新包装了一下,便成了中国的“整合医学”。在缺少创新,
普遍造假的中国医学界不失为一剂很好的兴奋剂。可惜的是并不为中国的医学界
普遍认同。全国3万名医学精英及82位工程院士参加了这届大会,耗资肯定是过
了亿,买单人自然是纳税人。单有人买,面子却没有买,这让发起人樊院士怒火
中烧,4月30日便发文件谴责和威胁(见附件图一)。

  大会颁发的岭南医学整合奖,更是中国科技史上最突破人类道德底线的奖。
三氧化二砷注射液的出现,虽然挽救了无数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以下称APL) 
患者的生命,但其毒性也浸入了整个中国的医药科技界,知道内幕的人都知道此
砒霜并非彼砒霜,是对中国知识分子和科技人员良知和道德的极大挑战。大凡对
该项成果关注过的人都会知道,哈医大自2016年到2018年连续三年申报过该成果
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一等发明奖,由于发明人造假,结果连续三年落选。在
很多人还蒙在鼓里或迷惑不解之时,奇葩的事情却发生了,今天在西安的某一所
医科大学,被一些院士们“整合”出一个大奖,而且公告天下。深信“科学”的
院士们,当然无所敬畏。如果需要,随便颁个奖的确不是什么难事,例如陈竺院
士。由中国工程科学院医学卫生部给他评奖,自然是自己的家事儿,自家人给自
己颁奖是一件酸爽至极的事情,类似的事情也常发生在非洲及北朝鲜,他人的非
议也不是那么重要。曾担任过该部的主任的原哈医大校长杨宝峰院士的助力同样
也很重要,他去年刚刚离开了哈医大校长的位置,卸任前曾为他的爱徒周晋教授
及他的红颜知己单宏丽女士申报“三氧化二砷治疗APL国家科技奖的发明人”不
遗余力地站台甚至做伪证。三氧化二砷的成果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共同体,
杨宝峰院士算是这个共同体的领军人物,关键时刻自然是要发力的。(关于几年
前杨宝峰院士论文造假一事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无奈没有第三方介入调查,
坊间便传出杨宝峰校长花了3000万人民币摆平搞定一说。但更大的花絮新闻是,
哈医大众多美女学生教师被他Me too了, 这些消息似乎不再是空穴来风。某年某
月杨宝峰曾Me too 过一位美女教师罗XX, 全校人人尽知之,因此事太过张扬,
影响恶劣,为了避嫌,杨宝峰不得不把这位罗姓美女教师送到了北京一家著名的
医科大学,也算为她觅了个好去处,今天她也已经“成长”为一名业内知名的专
家级人物。某年某月杨宝峰Me too 另一位他的美女学生王XX, 毕业后被他送至
加拿大的王志国实验室。种因得果,在关键时刻,王XX阵前起义,揭发了他们试
验图片造假一事,但她的结局比较悲催,杨宝峰等人最后拿她顶了缸。某年某月
他的另一位美女学生,不屈从于他的淫威,为了不被他报复,不得不放弃了国内
已有的研究成果,几经辗转移居到了国外。如果听到过她们的“口述历史”,不
能不为还在那里读书的孩子们担心,哈医大不是在育人而是吃人。在近几年哈医
大申报国科奖的名中都可以找到单宏丽名字,今年杨宝峰又亲自携单宏丽一起申
奖,但还没有出学校大门,就被新领导毙掉了。杨宝峰院士的Me too 从来是不
避人的,曾算是哈医大一道奇异的风景线。)

  三氧化二砷注射液的发明始于1969年,原哈医大一院药剂师韩太云在一次巡
回医疗中,意外地遇到了一位同队哈医大一院普外科赵廷忠教授的食道癌晚期患
者,该患者曾被赵廷忠教授认为不再有治疗价值,劝其回家安度余生。不曾想在
当地遇到,令人惊奇的是该患者的食道癌病状已经完全消失,如同常人。此事引
起赵廷忠教授和韩太云药师的关注。经他们了解,得知患者服用了由蟾毒、轻粉
和红帆组成的民间验方。

  巡回医疗结束以后韩太云药师回到哈医大一院,开始研发此药,1971年3月,
终于研究出氯化亚汞含量1/1000三氧化二砷999.9/1000的肌肉与静脉注射液,并
以研发日期命名713注射液(亦称癌灵号注射液)。当时的中国正值缺医少药时
期,治疗肿瘤的药物更是稀缺,研发成功后很快成为治疗肿瘤的广谱药物,1972
年,原哈医大一院检验科暂调到普内科的金镇静医生,使用713注射液治愈了第
一位APL女患董富芝。此事引起了当时的院长金弘久及普内科主任血液病专家关
继仁教授的重视,关继仁教授马上安排了王守仁医生开始做临床研究,经一年左
右的研究,1973年3月在黑龙江医药上发表了《“癌灵注射液”治疗6例白血病初
步临床观察》。黑龙江医1973(3)的文章,作者排序为张亭栋,张鹏飞,王守
仁,韩太云。

  张亭栋为何人?为何排名第一位,据王守仁回忆:“临床研究工作都是我做
的,与张亭栋无关,张亭栋只是一个党代表”。

  张亭栋原是哈医大一院普内科医生,原是西医,半路改中医。比起专研业务,
他更热衷于政治上的“上进”。文革一开始,他就成了造反派头目,他在文革期
间做了一件轰动哈医大的事情,就是抄了他的恩师哈医大一院中医学教授钟育衡
的家,并抄走20多根金条,名贵中药材等,至今没有归还,没有道歉。1969年他
被另一批造反派赶出哈医大 直到1972年10月才回到哈医大一院。哈医大无法逃
避张亭栋不在哈医大这段时间的事实,他们便杜撰713注射液是林甸公社医院研
发的,暂不说过去所有的文献记载是韩太云药师研发的,林甸公社医院当时的条
件和技术无法研制出713注射液的,何况还有一系列复杂的动物试验和毒理试验。
关于张亭栋以毒攻毒发明713注射液之说更是无稽之谈。

  张亭栋回到哈医大一院之后,当初赶他下放的造反派已失势,张亭栋再次上
位,很快成为哈医大一院普内科的党支部书记。1973年3月,第一篇关于713注射
液的文章,他当仁不让地署名第一。后来他做中医科主任,他们科里的文章基本
都要有他的名字。“他是单位领导,当然署名第一。”原中医科教授孙鸿德如是
说。

  整个哈医大一院三氧化二砷治疗APL研发过程,最大功臣当属药物发明人韩
太云,没有药物的发明,一切工作无从开始。收治第一名APL患者的是金镇静教
授。组织该要对白血病研究的是时任哈医大院长金弘久和原普内科主任关继仁教
授。最早做临床研究的是王守仁教授。最早做出机理研究的是哈医大一院检验科 
徐敬肃、金镇静、许淑华等人。提出合理药物使用剂量的是儿科的李树友教授。
中医科做出贡献的是孙鸿德、荣福祥等人。1996年原哈医大一院血液科主任张鹏
教授等人在中华血液学杂志发表的《三氧化二砷注射液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
病72例》,为哈医大一院三氧化二砷治疗APL的药物、临床及机理研究画上了一
个完美的句号。张亭栋与以上研究没有任何直接关系,他在整个过程中做了一些
组织工作,此外,就是利用自己领导的身份在别人的文章上签署自己的名字。

  1994年原哈医大一院血液科主任张鹏教授,完成了三氧化二砷注射液对APL
治疗的临床研究以后,找到了回国不久的陈竺夫妻,希望他们用分子生物学的方
法再次确认哈医大用超微结构发现的细胞诱导凋亡和诱导分化的机理,当时陈竺
同意,并商定双方签署合作协议。张鹏派出了自己的研究生去上海签署协议,但
陈竺一直推托敷衍,没有办法,张的研究生只好打道回府,回到了哈尔滨。没有
多久,陈竺就直接找到了哈医大一院,找到了张亭栋,并与哈医大商定与张亭栋
合作。在陈竺的“协助”下1995年8月他们申请了了国内的专利,张亭栋是药物
发明人。随后陈竺、张亭栋及时任哈医大一院院长王贵昭等三人去了美国。陈竺
找到Science 杂志,向他们介绍了张亭栋用中医中药理论发明了三氧化二砷,而
临床和机理研究是他们维甲酸团队,就是瑞金医院研发的成果。(见附件图二)

  上图为当年SCIENCE刊登的关于陈竺和张亭栋的介绍。因为信息不对称,语
言问题,国内不知道陈竺介绍张亭栋时夹了自己的私货,但这篇文章让陈竺在国
际上名声大振。他们三人又试图在美国申请专利,但美国没有接受。他们三人在
美国的行为引起国内业界的一片质疑,有人给各地的血液病专家和机构、医院写
信揭露陈竺等人的行为,瑞金医院得知后,马上发文灭火。(见附件图三)

  信中承认哈医大在药物发明、临床研究及机理研究方面所取得的成果,并表
功陈竺曾协助哈医大获取了国内专利。但没过多久陈竺夫妻便以“砒霜”治疗白
血病发明人频频出现在媒体,很顺利地用这一成果敲开了中国工程科学院的大门,
不久便进入庙堂,身居高位。2018年再以发明亚砷酸(三氧化二砷)注射液治疗
APL发明人的身份申请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一等发明奖。遗憾的是被专家评委
无情地踢出初选。

  一个因发明人造假,连续三年经专家严格评审而落选的奖,是如何能被整合
为“岭南医学整合奖”?不说那些幕后的龌龊事,凡有医学常识的人都会知道,
这项成果的本质是把中药,用西药的制剂方式,当代医学的手段还原的过程,而
不是所谓的“整合”。该奖不仅引起了医学界的专业质疑 ,更大的是对科技界
道德层面上负面的影响。更甚的是还有人给黑龙江省省委书记设了一个局,请黑
龙江省省委书记亲自到哈医大一院看望了张亭栋教授,随后在哈医大一院马上掀
起了一场“学习张亭栋教授无私奉献彻底贯彻张庆伟书记在哈医大座谈讲话精神
热潮”,其目的是拉省委书记下水,将来好为他们背书。权不知他们的此举,引
起了哈医大全校广大教职员工和医护人员的鄙视,在与哈医大相关的各个微信群,
早已发出一片骂声。整合医学是一场闹剧,注定会草草收场,因为他们在撒谎,
他们知道自己在撒谎,他们也知道别人知道他们在撒谎,历史必将他们从院士变
成小丑,现在需要的只是等待。

(XYS20190517)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