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世界論壇

社交帳號或禪世界會員賬號登錄,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川普彈劾案】進展更新 始於11/12...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川普彈劾案】進展更新 始於11/12/2019  

  RSS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6560
12/11/2019 5:26 下午  

記錄歷史,轉發川普彈劾案的準確進展,讓人們看到真相而不是自說自話的謊言和黨派互斗的宣傳。

 


列反彈劾四大要點 共和黨人將大力為總統辯護

文章來源: V 於 2019-11-12 13:57:57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1027 次)
 

針對特朗普總統的國會公開彈劾調查聽證將在星期三(11月13日)開始,特朗普的共和黨支持者計劃為總統進行強有力的辯護。

特朗普行政當局官員準備面對兩名美國國務院官員幾個小時的作證。他們是現任美國駐烏克蘭使節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和負責烏克蘭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喬治·肯特(George Kent)。兩位官員已表示,特朗普向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施壓,要他啟動對特朗普2020年總統選舉的民主黨對手之一、前副總統拜登的調查,然後才會發放給烏克蘭的3億9千1百萬美元的軍援。基輔需要這筆援助來幫助抗擊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分離主義者。

但是根據星期一晚間和星期二在共和黨成員中間散發的備忘錄,共和黨人計劃嚴厲質疑兩位官員對特朗普與烏克蘭打交道的意圖的理解,並堅持認為,特朗普對烏克蘭的腐敗問題存有「深刻的、真心的和合理的懷疑」,他扣押軍援「完全是合理的」。

特朗普7月末與澤連斯基通電話時,請求這位烏克蘭領導人「幫個忙」,調查拜登和拜登兒子亨特在烏克蘭一家天然氣公司做的事情以及烏克蘭而不是俄羅斯干預美國2016年選舉的指稱。烏克蘭干涉美國選舉的說法已被推翻,而美國情報界的結論是俄羅斯干預了美國選舉。

然而,在國會大廈傳閱的共和黨策略備忘錄列出了為特朗普的四點辯護:7月25日的那通電話「顯示沒有交換條件或施壓證據」;澤連斯基和特朗普後來都說,在那通電話中沒有壓力;基輔方面當時並未意識到軍事援助被扣押,只是後來才知道;特朗普最終在9月11日為軍援放行,而烏克蘭方面並未啟動對拜登父子的調查。

備忘錄說:「這四個關鍵要點戳穿了民主黨人的彈劾說辭,也就是特朗普總統把美國的安全援助和總統峰會作為壓力槓桿來迫使烏克蘭調查總統的政治對手。」

特朗普繼續抨擊針對他的彈劾聽證。在美國243年的歷史中,彈劾舉動只是第四次。

特朗普在推特上說:「這完全是無所事事的民主黨人的彈劾騙局!」

特朗普的另外一則推文說:「為什麼要這麼關注二手和三手的目擊者,其中很多人是『永遠反特朗普者』,或者他們的律師是『永遠反特朗普者』,大家所需要做的只是讀一讀和烏克蘭總統的那通電話 (記錄),看看一手材料?」

彈劾調查的領導人亞當·希夫(Adam Schiff,又譯謝安達)眾議員對眾議員435名成員說,由全國電視轉播的聽證會「目的是為了將事實展現在美國人民面前」。

擔任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的希夫說,泰勒、肯特和定於星期五作證的第三位證人---前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瑪麗·約萬諾維奇(Marie Yovanovitch)「對我們國家有着幾十年的執著奉獻,堪稱楷模。我相信,至關重要的是,美國人民和全體國會議員聆聽他們親口說出自己所經歷和目睹的事情。」

共和黨人在他們的備忘錄中為特朗普辯護說:「民主黨人希望彈劾特朗普總統,因為非民選和匿名官僚不同意總統的決定,對他與澤連斯基總統的通話感到不舒服。總統是為美國人民工作的。特朗普總統在做美國人民選他來做的事情。」

泰勒、肯特和約萬諾維奇以及其他現任和前任外交與國安官員在最近幾個星期進行了閉門作證。

他們的證詞詳細述說了特朗普和他的助理如何向烏克蘭施壓,要求啟動對拜登父子以及烏克蘭干預美國2016年選舉的調查。

特朗普星期一批評調查「完全是一面倒的獵巫」,並放話說,他可能會公布他與澤連斯基第一次通話的記錄。那次通話是在4月,當時澤連斯基剛剛當選。

觸發彈劾調查的是一名匿名的政府檢舉人的投訴。這名檢舉人說,特朗普要求澤連斯基調查拜登,這令其感到不安,因為總統似乎是在尋求外國政府來幫助他明年的選舉。按照美國競選資金法,尋求外國政府幫助美國選舉候選人是非法的。

特朗普說,那通電話是「完美的」,他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希夫請共和黨人遞交他們希望質詢的證人名單,但是不接受共和黨人希望盤問的兩位重要人物:亨特·拜登和那位沒有公開姓名的檢舉人。

希夫說,特朗普「從事了前所未有的妨礙調查活動」,他的行政當局「抗拒(眾議院的幾個委員會發出的)索取數千文件的傳票」。

希夫說:「他阻止十幾名證人作證。美國人民看透了這點。」

在美國歷史上針對總統的前三次彈劾舉動中,兩位總統被眾議院彈劾,但在參議院的審判中被宣布無罪,他們是19世紀中葉的安德魯·傑克遜和二十年前的比爾·克林頓。第三位總統理乍得·尼克松1970年代在幾乎肯定會被彈劾之前宣布辭職。


引用
Topic Tags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6560
13/11/2019 8:10 下午  

對特朗普進行的歷史性彈劾聽證上 兩黨議員唇槍舌劍(圖)

文章來源: VA 於 2019-11-13 14:41:26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8386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中)在國會上舉行的首場針對特朗普總統的公開彈劾調查聽證會上做開場發言。(2019年11月13日)
 

針對美國總統特朗普具有歷史意義的彈劾聽證星期三(11月13日)在華盛頓舉行。在特朗普是否濫用職權為自己在政治上圖利的問題上,重量級議員的看法截然不同。

領導民主黨彈劾特朗普的國會議員、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在開場白中,指責總統向烏克蘭施壓,開啟對2020年民主黨主要挑戰者之一、前副總統拜登進行調查,然後才會放行美國向基輔提供的3億9100萬美元軍事援助,用於幫助烏克蘭打擊東部的親俄羅斯的分離主義分子。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說:「事情就這麼簡單,就這麼可怕。如果這不是可彈劾的行為,還有什麼是呢?」

但是特朗普堅定的支持者,共和黨議員努涅斯稱,這次聽證會是「電視轉播的戲劇表演」,「尋求犯罪的彈劾程序」。他蔑視過去幾個星期舉行的秘密聽證,稱公布那些作證反對特朗普官員的筆錄,是「精心策劃的媒體抹黑行動」。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負責監督有關調查。在過去幾個星期一些現任和前任外交官和官員的閉門作證後,眾議員和全國觀眾將聽取現任美國駐烏克蘭首席外交官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以及美國國務院負責烏克蘭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喬治·肯特(George Kent)的證詞。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Adam Schiff)說,泰勒、肯特和定於星期五作證的第三名證人-前美國駐基輔大使瑪麗·約萬諾維奇(Marie Yovanovitch)「為我們國家付出了幾十年的執著奉獻,堪稱楷模。我相信,美國人民和全體國會議員聆聽他們親口說出他們所經歷和目睹的事情,至關重要。」

泰勒和肯特指稱,特朗普向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施壓,要求他啟動對特朗普2020年主要的民主黨挑戰者、前副總統拜登的調查,然後才會放行美國向基輔提供的3億9100萬美元軍事援助,用於幫助烏克蘭打擊東部的親俄羅斯的分離主義分子。

但是,根據聽證會之前星期二在共和黨成員中散發的備忘錄,共和黨人計劃嚴厲質疑這兩位官員對特朗普與烏克蘭打交道意圖的理解,並堅持認為,特朗普對烏克蘭的腐敗問題有着「深刻的、真心的、合理的懷疑」,他扣押軍援「完全合理」。

今年7月末在與澤連斯基通電話時,特朗普請求這位烏克蘭領導人「幫個忙」,調查拜登和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在烏克蘭一家天然氣公司的工作,以及烏克蘭而不是俄羅斯干預2016年特朗普獲勝的大選的指稱。美國情報界的結論是俄羅斯干預了美國大選。

但是,在國會山大廈傳閱的共和黨策略備忘錄列出了為特朗普辯護的四個論點:7月25日的那通電話「顯示沒有交換條件或施壓證據」;澤連斯基和特朗普後來都說,在那通電話中沒有壓力;基輔方面當時並未意識到軍事援助被扣押,只是後來才知道;特朗普最終在9月11日為軍援放行,而當時烏克蘭方面並未啟動對拜登父子的調查。

這份備忘錄說:「這四個關鍵要點戳穿了民主黨人的彈劾說辭,也就是特朗普總統利用美國的安全援助和總統會面(在白宮會晤澤連斯基)來迫使烏克蘭調查總統的政治對手。」

特朗普繼續抨擊針對他的彈劾聽證。在美國243年的歷史中,類似的彈劾聽證,這是第四次。

特朗普在推特上說:「這完全是無所事事的民主黨人的彈劾騙局!」

特朗普的另外一則推文說:「為什麼要這麼關注二手和三手的目擊者,其中很多人是『永遠反特朗普者』,或者他們的律師是『永遠反特朗普者』,大家所需要做的只是讀一讀和烏克蘭總統的那通電話 (記錄),看看一手材料?」

希夫對眾議院的435名議員們說,由全國電視轉播的聽證會「目的為美國人民揭露事實真相」。

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下星期還將舉行三天的聽證會。預計出席聽證的包括庫爾特·沃爾克(Kurt Volker)大使,亞歷山大·溫德曼(Alexander Vindman)中校,美國駐歐盟大使戈登·桑德蘭(Gordon Sondland ),以及前國家安全委員會資深主任菲奧娜·希爾( Fiona Hill )。

共和黨人在他們的備忘錄中為特朗普辯護說:「民主黨人希望彈劾特朗普總統,因為非民選和匿名官僚不同意總統的決定,對他與澤連斯基總統的通話感到不舒服。總統是為美國人民工作的。特朗普總統在做美國人民選他來做的事情。」

泰勒、肯特和約萬諾維奇以及其他現任和前任外交與國安官員在最近幾個星期進行了閉門作證。

他們的證詞詳細述說了特朗普和他的助理如何向烏克蘭施壓,要求啟動對拜登父子以及烏克蘭干預美國2016年選舉的調查。

在美國歷史上針對總統的前三次彈劾舉動中,兩位總統被眾議院彈劾,但在參議院的審理中被宣布無罪,他們是19世紀中葉的安德魯·約翰遜和二十年前的比爾·克林頓。第三位總統理乍得·尼克松1970年代在幾乎肯定會被彈劾之前宣布辭職。


回復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6560
15/11/2019 1:44 下午  

佩洛西:比起特朗普的"賄賂" 水門事件微不足道(圖)

文章來源: 觀 於 2019-11-15 08:13:32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5037 次)
 

稅單門、通烏門……最近的特朗普可以說是麻煩纏身。

然而從「通俄門」、「內鬼」等各種泥沼中走到今天的特朗普似乎對這次彈劾毫不在意,依舊我行我素,懟天懟地。

據路透社當地時間11月14日報道,當天,特朗普的老對手、發起彈劾調查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新聞發佈會上,將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通話事件定性為「賄賂」。

她說:「賄賂是指,同意或拒絕軍事援助,以換取一份對選舉涉假調查的公開聲明。這是賄賂。」

「總統承認(通話內容)並說它『完美』,而我說,這是完全錯誤的。這是賄賂。」此前,特朗普一直堅持自己與澤連斯基的通話是完美的。

佩洛西還表示,特朗普政府阻止被傳喚作證的官員前往作證,是在「妨礙國會」。

佩洛西還把特朗普的行為和前總統尼克松在水門事件中的行為相提並論,她說,特朗普利用外國勢力幫助自己競選美國總統,以及封鎖這方面信息的行為,讓尼克松的所作所為顯得微不足道(makes what Nixon did look almost small)。(註:水門事件導致尼克松在1974年成為唯一一位辭職的美國總統)。

美國憲法規定,可彈劾總統的罪行包括「叛國、賄賂或其他重罪和輕罪」。如今,民主黨人在討論特朗普的行為時,已經開始使用賄賂或企圖賄賂等詞彙,以符合彈劾所需的「定罪」。

佩洛西:比起特朗普的賄賂 水門事件微不足道
不過,儘管民主黨在公開場合表示,希望彈劾聽證會能說服大多數美國人,總統犯了「罪」。但是在私下裡,民主黨對其能否說服民眾持懷疑態度。

據CNN報道,多名知情人士透露,在本周的一次私下會議上,佩洛西和她的高級助手們對輿論發生巨大轉變的前景表示懷疑。

消息人士稱,儘管民主黨人需要推進彈劾程序,但政治前景不明。該名人士指出,即使在彈劾尼克松的過程中,大多數公眾也意見不一,直到他被迫辭職。

當被問及公眾的觀點是否會發生巨大轉變時,眾議院民主黨二號人物霍耶(Steny Hoyer)告訴CNN:「我認為雙方都有強硬的觀點。可悲的是,很明顯,特朗普談到自己的支持者時可能是對的,他就算在第五大道中央開槍,支持者們也不會要求他承擔任何責任。」

近來,民主黨人正努力向公眾清楚地傳達一個簡潔的信息:特朗普在烏克蘭通話事件上「行賄受賄」。

然而,民主黨人表示,要讓絕大多數公眾相信特朗普的所作所為等同於濫用權力,仍然存在挑戰。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成員、康涅狄格州民主黨眾議員吉姆·希姆斯(Jim Himes)說:「權力濫用不一定是大多數美國人經常想到的一個概念。關鍵是我們都在努力讓一個對大多數美國人來說相當不尋常的概念——濫用權力——變得可以理解。」

特朗普:一大堆壞人

當天晚些時候,特朗普繼續他一貫的態度——這是政治迫害!

據福克斯新聞消息,14日晚上,特朗普在路易斯安那州的集會上強調,「我們沒有做錯什麼,他們卻一事無成。」

儘管這次集會表面上是為了在本周末的選舉中讓該州民主黨州長敗北,但特朗普幾乎將注意力全轉向了前一天全美直播的彈劾調查的首次公開聽證會,儘管他當時說自己「太忙,沒空看」。

特朗普說:「先是俄羅斯的騙局,然後是穆勒的政治迫害。我們在選舉之前就已經經歷過了。一大堆壞人!……而現在,絕對瘋狂的瘋子,民主黨人,激進的左派,以及他們背後的媒體夥伴,正在推動瘋狂的彈劾政治迫害。」

集會上,特朗普讀了保守派媒體「The Daily Wire」的一篇報道,該報道稱,烏克蘭一名高級官員說,美國駐烏克蘭大使桑德蘭「沒有把財政軍事援助與要求烏克蘭對拜登和他的兒子展開調查聯繫起來。」

佩洛西:比起特朗普的「賄賂」,水門事件已經微不足道了
拒交稅單,特朗普上訴至最高法院

這一邊的彈劾調查正如火如荼,那一邊,特朗普的稅務問題也走到關鍵節點。

據CNN報道,14日,特朗普律師傑伊·塞庫洛上訴至最高法院,要求其允許特朗普不公開稅單。

此前一天(13日),華盛頓一家上訴法院第二次駁回了特朗普試圖阻止向眾議院提交其財務文件的請求。

早在10月11日,巡迴上訴法院就曾裁定,會計師事務所「瑪扎爾美國」必須向國會提交特朗普的稅務記錄。

特朗普在下級法院連連敗訴,現在,就是對美國最高法院是否站在總統一邊的考驗。目前,最高法院由保守派主導。


回復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6560
15/11/2019 2:07 下午  

 
(The Washington Post)
November 15, 2019 at 11:39 AM EST

The president』s words left her 「shocked」 and 「devastated,」 the witness said.

Former U.S. ambassador to Ukraine Marie Yovanovitch told lawmakers Friday that when she read how President Trump had talked about her to his Ukrainian counterpart in a July phone call — saying ominously that 「she』s going to go through some things」 — the color drained from her face.

「It sounded like a threat,」 she said.

Even as Yovanovitch testified, the president continued to go after her, writing on Twitter, 「Everywhere Marie Yovanovitch went turned bad.」

The president』s denigration of a widely respected Foreign Service officer — while she calmly but forcefully denounced his earlier attacks against her — drew widespread criticism, with many Democratic lawmakers calling it witness intimidation.

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 chairman Rep. Adam B. Schiff (D-Calif.) told reporters during a break in the hearing that the nation had seen 「witness intimidation in real time」 by the president.

Former U.S. ambassador Marie Yovanovitch describes how she felt reading President Trump』s comments about her as she testified in the House impeaching hearings Friday. (Bonnie Jo Mount/The Washington Post)
Former U.S. ambassador Marie Yovanovitch describes how she felt reading President Trump』s comments about her as she testified in the House impeaching hearings Friday. (Bonnie Jo Mount/The Washington Post)

Conservatives also criticized his tweet.

 
Speaking on Fox News, former independent counsel Ken Starr, a frequent Trump defender, said the president 「was not advised by counsel in deciding to do this tweet. Extraordinarily poor judgment.」

The dramatic narrative of Yovanovitch』s abrupt recall this spring from her post in Kyiv, where she had served as ambassador since 2016, formed the centerpiece of the second day of the House public impeachment hearings.

How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has revealed a long and murky campaign to oust a veteran U.S. ambassador

Yovanovitch also described in detail how it felt to read a rough transcript was published of Trump』s July phone call with new Ukrainian President Volodymyr Zelensky in September — and to learn that the two world leaders had discussed her.

On the call, Trump called Yovanovitch 「bad news」 and then ominously added, 「She』s going to go through some things.」

Yovanovitch testified that when she first read those words, a friend who was with her at the time told her she looked stricken.

 

「I even had a physical reaction,」 she said. 「Even now, words kind of fail me.」

She said Trump』s statements sounded like 「a vague threat, so I wondered what that meant.」

「I didn』t sound good,」 she said. 「That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would talk about any ambassador like that to a foreign head of state. And it was me! I couldn』t believe it.」

Live updates: 『It sounded like a threat,』 ousted U.S. ambassador says of Trump』s comments about her to Ukrainian president

Even as she spoke, back at the White House, where aides said Trump did not plan to watch the proceedings, Trump was tweeting.

「She started off in Somalia, how did that go?」 Trump added, referring one of the numerous hardship postings the veteran diplomat held in her 33-year career.

「Then fast forward to Ukraine, where the new Ukrainian President spoke unfavorably about her in my second phone call with him,」 Trump continued. 「It is a U.S. President』s absolute right to appoint ambassadors

Back in the hearing room, Schiff informed Yovanovitch the president had been tweeting about her, even as she spoke, and said he wished to give her an opportunity to respond.

She at first appeared taken aback. Schiff began to read aloud. A small smile crept onto Yovanovitch』s face, as she heard the president had blamed her for troubles in war-torn Somalia.

「I don』t think I have such powers,」 she replied. 「Not in Mogadishu, Somalia. Not in other places.」

She went on to say she believes she and other U.S. diplomats have made things 「demonstrably better」 in the nations where they have served, particularly in Ukraine, which she said has made strides in strengthening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in recent years.

But, she testified, the president』s attacks carried weight.

「It』s very intimidating,」 she said. 「I can』t speak to what the president is trying to do. But I think the effect is to be intimidating.」


回復引用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

%d 博主贊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