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上海封控三十日: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上海封控三十日: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

1
1 Users
0 Likes
83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755
Topic starter  

上海封控三十日: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

文章来源: 青年志Youthology  2022-04-29 06:47:46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29302 次)
 

上海进入“静态管理”整整 30 天了。

当一座 2500 万人口的城市停摆,人类需要面对生存挑战。快递和外卖受限,足不出户的居民依赖持续的物资供应;疫情前的上海平均每天接待 74 万门诊及 7000 台手术,紧急就医需求是不得不面对的挑战;上海还是最"老"的大型城市,60 岁以上人口达到了 36%。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人们学会了在手机上抢购一颗蔬菜,调侃用化妆品交换可乐的荒谬,也在小区楼下听到过 120 急救车旁的哭嚎。身穿防护服的是辛苦竭力的志愿者,也可能是向一只柯基和一个男子施以暴力的“大白”。车辆行驶在空无一人的街道,运载着物资,或转运往方舱的人。大多数上海人还在封控之中,在小区、宿舍、车站、酒店、方舱、隔离点、或城市里其它的暗角。而一些人,在这个春天永远地离开了。

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了。在「例外状态」的上海,在沮丧、焦虑、无助、愤怒和哀恸的情绪下,我们还很难完整地描述这个春天对上海、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们只能选择记录。这是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春天,这是我们公共记忆的一部分。

第一部分是三十日的时间线,第二部分是我们整理的一些声音和故事。

我们整理了这三十日在上海发生的几十个故事和声音,来自官方发布、医护人员、跑腿骑手、物流快递员、货车司机、日结零工、独居老人、大学生、小区邻居、外国居民、团长、住在方舱的感染者、个体记录者、媒体和艺术家等。

“辟谣”

3 月 22 日网上传言,“国务院督查组到上海后,上海拟出台大动作,将封城 7 天”。经上海网络辟谣平台向本市权威部门求证,封城传言不属实。据了解,为从严从实抓好疫情防控和处置工作,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近日向全国 10 个省份派出了督查组开展督查工作,上海是其中之一。下一步,上海将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部署,进一步从严从紧、从细从实抓好疫情防控工作,希望广大市民不信谣、不传谣,也不要抢购囤积食物等生活用品。

“隔离点没有房间,120 没有车”

4 月 1 日,一市民与浦东疾控中心传染病防治科科长的通话录音在网络上流传。该市民向疾控反应,父母目前作为密接在隔离酒店隔离,健康云上最新的核酸检测结果显示阴性,但疾控中心电话表示他们是阳性,要被转移到方舱集中隔离。

这名科长一开始直接让他找 12345 投诉健康云信息虚假。在市民的不断提问下,她表示,目前疾控中心、医疗资源、12345、健康云都是分裂的,健康云的阴性信息不准确,去了方舱也没办法治疗,“我现在告诉你一个事实,就是病房很紧张,隔离点没有房间,120 没有车。”最后市民提醒道,自己正在录音,这位疾控中心领导提议:“这样,你把我的录音放出去,可以的。”

“求救!!!”

媒体人 stormzhang 发出的求救信《求救!!!》在朋友圈疯转,文章讲述了“疫情之下,上海人民的真实生存现状”:物资稀缺,主要靠自救,抢菜难,不会网购的老人则面临更大的难题。最后,他呼吁“在任何灾难发生时,请停止你的正能量,给求救信号让路”。文章被 404 后,引发了大量文章的迷因式传播,《上海求救 404?继续求救,疯狂求救!》、《请尊重上海人的“求救”》等文章延续了上海人在朋友圈的“求救”。

“我是来支援的,无偿的,但是我连温饱都解决不了”

4 月 2 日清晨,一援物资货车司机抵达上海,但迟迟无人对接。他表示,自己水也没得喝,吃也没得吃,来上海无偿支援物资却连温饱也解决不了。疫情期间,有不少卡车司机被封控在路上,吃喝拉撒睡都需要在车上或野外解决。有网友在看到给援护卡车司机贴封条、禁止卡车司机下车的图文后感叹“这个世界,他们是人啊!”

“所有人都在抢,抢米饭抢被子”

4 月 5 日,社交媒体上流传着来自南汇方舱的各种文字、视频求助。求助者表示,南汇方舱没有医护人员管理、没有热水、没有被子,吃饭靠抢。一名女士的视频中,她哽咽着说,“所有人都在抢”,看到大家都在抢米饭、抢被子,自己和妈妈抢不到东西,只抢到了一箱水。4 月 9 日,入住未完工方舱的感染者同样表示,所有人都在抢被子、抢床,厕所也没有地方上,有的人直接睡在了地板上。

“求不要把我 94 岁的外婆拉去方舱”

4 月 18 日晚,有网友发起求救:

“我外婆 94 岁了,阳性后有一点咳嗽,没有其他症状。她足不出户,在家喝水休息。自 16 日开始,连续三天自测抗原已经转阴。现在宜川街道居委会以“政策从昨日开始改变,按照应收尽收原则”,要求我 94 岁的外婆马上收拾东西上大巴去普陀方舱。具体地点不详。至于隔壁 97 岁的已经不会走路的阳性老太太,他们说“用担架抬走。”我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尽快核实,不要将我94岁的已经转阴的外婆拉去方舱医院!”

4 月 19 日,原发帖者在朋友圈表示,凌晨两点半左右外婆家门被撬开,工作人员要将外婆拖走,舅舅怕老人出事,就帮外婆穿好衣服,约三点半时外婆被带走。

“难道你们是草菅人命吗?”

一对误判阳性夫妻在转运人员上门时崩溃,录音中他们表示医院检测信息出错,已经打电话重新核实了他们是阴性,申请了复核但始终没人来做检测。面对夫妻二人的反复解释,转运人员重复自己是在执行疾控中心下发的指令,“你就是阳性”,“我接到疾控中心指令,就是你现在必须,要求你们两个必须跟我走”,如有异议,到方舱以后再申诉。夫妻二人几度濒临崩溃:“你们要把阴性逼成阳性吗?”“难道你们是草菅人命吗?”最后,执行者表示若不配合将强制执行,这对夫妻最终妥协。

“NEGATIVE MEANS NOTHING”

一位外国人在方舱医院的留言,称其为“COVID PRISON 22”的图片得到传播。在方舱的隔离生活一直惹人注目,在基础设施构建得不够完备的前提下,方舱漏雨、男女混住、无法妥善照顾自己的老人、核酸结果阴性与阳性同住、抢物资种种情况频频出现。

“上海之大,容不下一只柯基了吗?”

主人被带走隔离,宠物柯基在追出来时,被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拍打至死,这一幕被居民录下,视频中柯基发出惨叫,最后倒地无法动弹。有人发文质问:“上海之大,已容不下一只小柯基了么?”

“Don’t eat me”

在 4 月 6 日流传的某小区群聊截图中,一位家住 504 的居民说:“那我们吃什么?吃七楼那个黑人嘛?”,随后该外国人在下面回复道:“Don’t eat me.”随后这句话成为 memes 在全球互联网上传播,并被印在T恤上销售。疫情封控中,上海的外国居民大多依靠微信的翻译功能,了解居委会通知和小区群聊。

“请控制灵魂对自由的渴望”

在 4 月 5 日流传的一个视频里,上海松江九亭社区居民开窗向居委会喊要物资,一架无人机在小区楼层间盘旋并反复播放:“请控制灵魂对自由的渴望”。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一位老先生和居委工作人员的电话录音流出。在录音中,老先生询问可否给他送去药品,工作人员表示无法做到,双方都表达了无奈的情绪。老先生问道:“为什么呀?为什么上海会变成这个样子?”,工作人员回答:“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救救他吧!”

4 月 22 日凌晨,上海静安区延长中路 700 号左右,临近久乐苑北门的地方,一个外卖小哥发生了车祸,他骑着电瓶车不小心撞向了路边,电瓶车摔倒在非机动车道上,他的头狠狠的撞向了路边的树干后倒在人行道上,鲜血不断的涌出来,流了一地。封城的夜里,路上人烟稀少,警察赶到了,后来小哥的妻子也赶到了,但唯独 120 迟迟未来。妻子在孤独和绝望中痛哭大喊“救救他吧”,在出事一个小时后,120 终于来了,外卖小哥被宣告死亡。(来源:公众号「辣味酱」)

骑车 20 多公里给员工发工资

4 月 25 日,56 岁的张强医生拿着居委会的出门条,从位于静安区的家骑到了闵行区的办公室,拿到落在办公室的 U 盾,给几十位员工发放延迟了 15 天的工资。

“一夜两命”

一名叫小章的网友发帖称,他 52 岁的父亲于 4 月 24 日当晚在宝山区富长路方舱隔离点死亡,生前并无基础疾病。而当晚几乎同一时段,该隔离点一名 30 岁的男子也在摔倒被 120 带走不治身亡。他要求相关部门调查这次“一夜两命”的事件。

“我明明很善良,可是人间疾苦没有一样会放过我”

公众号“恰帕斯东风电钻”采访了在地下通道居住的日结工人小年。小年在疫情前做日结零工,4 月 11 日,他不幸感染。在方舱隔离结束后,他只能搬到上海南站地下通道居住。封城后,他失去了稳定的收入来源,攒下的钱已经快要花完,不舍得点天价外卖,泡面也要省着吃,他在朋友圈写:“我明明很善良,见乞丐会给钱,传单都接,会给老人孕妇让座,做什么都会说谢谢,可是人间疾苦没有一样会放过我!”(来源:公众号「恰帕斯东风电钻」)

“抱歉不会转账,只能付现金”

31.74 万独居老人,成为上海本轮疫情中,最脆弱的人群之一。4 月 8 日,一篇《帮帮老人小区》的文章出现在许多人的朋友圈时间线上,文章中寥寥几段文字透露着老人在疫情封控下真实的生存处境:因不熟悉使用社交软件和购物平台,难以参与物资团购,面临断粮的风险;体弱多病,甚至患有重症,但医疗资源紧缺,无从买药与及时就医;对信息掌握不足,容易陷入未知的恐惧之中。一位叫“郑建华”的长者向邻居手写字条留言,希望能以现金支付代购物资。

“我的团长我的团”

“上海靠什么活着——团长!”

“上海最可爱的人——团长!”

自上海封城以来,常规渠道无法供应物资后,团购成为很多上海居民获得物资的关键渠道。而打通这个渠道的,正是千千万万原本作为普通居民的团购“团长”。每一个团长,都是疫情封控下居民生活难题的解决者。而担当起“团长”的职责并不容易,常常需要面对货源不稳定、货物分发与消杀等问题。据统计,在做团长的人员中,90%都是女性。

“我们有人,可以送,但使不上力”

在网络流传的一份短信截图里,京东快递小哥向收件人道歉,称无法进入康城社区配送。“我们全国各地来支援的京东小哥无法进入小区为你们配送”,上海康城社区于 19 日辟谣称,订单未经消杀,京东短信所述不实。

“自杀式物流”

4 月中旬,有消息称京东通过“自杀式物流”方式向上海运送物资,共有 14 批次小哥。据第一财经报道,京东物流调派的小哥不止 14 批次。所有被调派的小哥都已打过疫苗,进入上海后不必就地隔离。全国多地约 3000 名快递小哥将陆续抵达上海。

“想为我的学校发声”

从 3 月初起,很多上海的大学生就再没有出过校门,而进入 4 月的封楼阶段以后,活动范围被进一步收窄为不到 20 平米的宿舍。吃饭,喝水,洗澡,原本生活中最基本的需求,成为现在每天都要思考的问题,甚至是亟待去争取的权利。饭菜里的寄生虫、关闭的公共浴室、迟来或分配不均的物资、楼道里的摄像头、建在宿舍楼隔壁的方舱……关于生存权益的讨价还价让人感到疲惫,也进一步消磨着她们对大学生活那原本充满可能性的想象。也是在这个期间,源源不断有学生在试图提出自己的诉求,维护自己的尊严与权利。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