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黄亚生:文明和野蛮的选择:展望2020...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黄亚生:文明和野蛮的选择:展望2020大选,回顾过去的四年  

  RSS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6756
31/10/2020 7:52 下午  

黄亚生:文明和野蛮的选择:展望2020大选,回顾过去的四年

今年大选比2016年的大选还要历史影响深远。它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不做正确的选择,可能会迎来民主和全球化的终结。

选举可能的结果

如果要问谁会赢,看看报纸可以知道,现在民意调查数据是拜登领先。虽然2016年很多选民看到报纸说希拉里领先,她却输了选举,但这次不太一样。第一,当时选民看到希拉里赢的概率大,就松懈了,美国的选举不是强迫性措施,不少年轻人没有出来投票;然而这次投票热情高涨,不会出现上述现象,麻省投票处排着长长的队伍。所以现在拜登在民调的领先可能会成为他在票数上领先的风向标。第二,一部分白人不再支持特朗普,包含没受高等教育的白人,还有宗教信仰者,他们对特朗普的支持率都在下降。拜登的胜率很大。

庚子年的大选是麻烦

今天主要要讲的是,不管特朗普还是拜登获胜,美国都会出现一些麻烦。11月3日举行选举,但是要到1月20号总统才能就职,其间的过渡期会有很长时间不知道选举结果。在这个时候,可能会出现诸如暴力、游行等事件。

今年已经是一个暴力年。其实这样的疫情下,人们的反应已经算是平和了—— 美国人民的持枪数要大于3亿的人口数。只是不知道今年选举还能不能继续安定下去。特朗普是公开煽动暴力的人,他已经表达了不接受权力的和平过渡,这是不可想象的。

支持特朗普的右派许多人都是暴力型,他们有着发自内心深处的情感和情绪,往往是投入高度感情的粉丝,感情而非理智。非理智的思想是无法讨论的—— 16年教授因为发表观点冷静的反对特朗普言论,接受过死亡的威胁。

典型的特朗普支持者是受教育程度低的白人男性,是年老的全球化失利者,还有一些巨富。另外就是华川粉,他们曾在2016年用高调的革命式语言狂热崇拜特朗普。他们很特殊,因为别的受过同等教育的同样受平权法案、政治正确影响的族群,包括犹太人和印度人,他们都没有支持特朗普。因而这不是经济和教育导致的状况,而是更深层次的价值观问题,有关于是否能够讲究妥协、权衡得失、平等对待、接受多元的问题。也许华川粉习惯于处在单一民族的社会当中,容易把对个别观点的不认同当作唯一政治选择的标准。比如他们认为民主党对其孩子教育给予的机会不公正,于是恰恰选择了要毁坏地球未来的共和党。

左派可能采取的游行也会带来失控,正如今年夏天所发生的。如果拜登赢了普选,而输了选举人团选举怎么办?如果共和党想方设法不让黑人和年轻人出来投票,压制投票率而获胜怎么办?共和党做过很多年这样的事。如果拜登落选,人们也许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安安静静地服输了。

2020年投票的复杂性也是2016年选举不存在的,今年大部分是邮件投票。特朗普说邮件投票可能被用来作假,不过从过去的邮件投票来看没有证据表明会出现问题。只是邮件投票的确会出现差错。譬如宾夕法尼亚要求投票用两个信封,忘了用两个信封的人投票会无法被确认。

另外,现在的数据表明会有更多的民主党人选择用邮件投票。那么可能到11月3号,有些州的邮件投票才开始记票,真人在投票箱投票的结果已经显示特朗普领先。到时候可能记票过程还没结束,特朗普就宣布自己赢了。这里有一个滞后的问题。这时候信仰他的暴力者就会相信他的言论,因为美国大选还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那就是没有一个宣布胜负的全国性统一机构,全靠地方报、媒体登。再其次美国过去的规矩是输的人先认输,赢的人要等输的人认输后再说自己赢。但是美国的制度想象力太不丰富了,它把人坏的程度想得太不充分了,没想过会有特朗普这样不认输的人。特朗普已经说了他唯一输的可能性就是对方作假。如果他赢了,选举就是公证的;如果他输了,选举就是不公正的。这时候美国没有一个程序能解决这种争端。在一个法治国家,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可能会导致很多的混乱,以至带来暴力。

为什么说共和党是美国的灾难

毫不夸张地说,共和党是美国的灾难,它在毁灭美国,毁灭民主。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一个共和党现象。从来都不是特朗普造就了共和党,而是共和党造就了特朗普。所以要探究特朗普问题,实际是要探究共和党问题。

虽然并不反对美国历史上的共和党,但是教授反对此时此刻暴力的共和党。60年代有过左派的暴力行为,但80年代以后都是右翼在实行暴力。除了911事件死亡的3000人和海外恐怖分子袭击造成死亡的24人,过去40年里,在美国本土发生的政治暴力死亡事件几乎100%来自于右翼。1995年的俄克拉荷马爆炸案是右翼。如今美国有一个极右的阴谋组织QAnon,被特朗普政府下的FBI列为国内恐怖主义团体,而特朗普自己却经常在推特上转载并支持他们的观点。QAnon宣传民主党都虐待和绑架少年儿童的理论,许多美国右翼都相信这个。2018年在宾夕法尼亚向犹太教堂开枪的是右翼。密歇根右翼分子抗议居家令,拿着AK47包围州长办公室。今年10月份FBI破获的要绑架密歇根州长的团伙也是右翼,他们计划绑架女州长,举行审判后就地枪决。美国右翼分子天天在喊反对伊斯兰极端主义,但是他们的做法和ISIS没有本质区别。美国现在是一个不安全、枪支暴力横行的社会;共和党执政的州则是枪支暴力死亡率最高的州。

其次,共和党在过去这几年里一直在破坏美国民主,侵蚀选举制度。18年威斯康星州选举获胜的是民主党人,当时共和党州长在民主党人上任前,紧急通过法令,限制州长权力。奥巴马在2016年2月份提名大法官,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不给予考虑,理由是已经是选举年,可是今年9月份因为最高法官去世,共和党火速筹划提名新的大法官。在南方的乔治亚和弗洛里达等诸多州共和党压制选票,指定区域被取消投票资格—— 要是支持民主的话,一个基本观念应当是人人都有投票的权力。还会发生什么呢?共和党在六七十年代选举的时候,雇了穿警察制服的民间人士去盘问、威吓投票人,特别是黑人和年轻人。后来美国最高法院通过了对这种行为的禁令,但是这条法令在2018年被废除了,也就是说今年是共和党组织第一次不受此法律约束的选举年,他们说了,他们现在已经雇了5万人要在选举那天进行盘问。还有就是不公平的选区分界(Gerry mandering),这件事共和党和民主党都会做,只是共和党要激进得多。

此时此刻的共和党更是反科学、排斥知识、意识形态僵硬的。他们不认同进化论,认为地球的年龄是6000年,因为圣经里这么说过;他们否定全球变暖,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说这是中国人的预谋。纽约时报调查表示,在278名共和党议员中只有8名表示相信全球变暖是由人类因素造成的。共和党科学技术委员会的主任反对全球变暖,他冬天从室外拿进来一个雪球,问全球变暖为什么还有雪啊?这是无理的说法。我们为什么要信任科学家?科学家也犯过错误,但是科学至少有可以减少错误概率的机制。2014年有研究表明,世界七万篇关于全球变暖的学术著作中,只有4篇否认全球变暖是由人为因素造成的。可是共和党的逻辑诡谲,他们说因为自己不是科学家,在这个问题上就不能下结论。就像说因为自己不是爱因斯坦,所以相对论是错的,因为自己不是医生,所以医生的诊断不成立一样。

共和党执政下有一系列失败的政绩:伊拉克战争、金融危机、新冠肺炎应付失败…… 911事件发生前,2001年8月6号,小布什的办公室收到了一份总统每日简报,题为《本拉登决心在美国发动袭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当时拿到简报不知道在做什么,而小布什在度假,没有采取任何行为。共和党是经常发动战争的,小布什无端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对美国和中东都造成了巨大伤害,引发了ISIS的崛起和中东的权力真空。还有目前美国近900万人感染新冠肺炎,有20多万人死亡,这在其他民主国家都没有发生。中国的数据表明如果早期疫情可以控制住,经济会自然而然地复苏,但美国估计明年也恢复不了。华人关于共和党有经济理性、重视商业利益和效率的所有观点都是错误的,美国三次最大的经济危机在这三个共和党人底下发生:胡佛、小布什、特朗普,他们还都是学商的,两个是工商管理硕士。相反,统计数据表明,当国会和白宫是民主党控制的时候,GDP增长更快。民主党控制的州人均寿命高、收入高、教育程度高。

结语

投票不能投给没有理智的人,也不能投给一个反对民主的政治家。后者是一个逻辑问题:投票本身是一种民主行为,但是特朗普反对民主。

美国要复兴必须摧毁现有的共和党,希望将来能有更好的共和党,因为民主需要多党制衡。但是如果这次民主党获胜并获取对两院的控制,能掌握三权里的两个权力点,希望第一件事是可以对美国的政治制度进行大规模改革,比如保证投票权力、选举的安全和安排、解决政治献金。之后医保、教育的解决方案也会水到渠成的。民主党还应当用所有的政治手腕打击共和党 (理性的共和党人除外),比如扩大最高法院的规模等,要让共和党明白问题的严重性和不遵守规则的代价,从而才能让双方达成新的共识,就像苏联的赫鲁晓夫和中国的邓小平所做的那样。

如果特朗普再次获胜,那么上帝保佑美国。

罗小朋博士评议黄亚生讲话:

美国今天陷入困境之中,特朗普现象蔓延,这其中中国因素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呢?

目前美国的生活方式、政治体制、基本价值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其实就是来自中国文明的挑战。中国对美国的挑战是全面性、根本性的。为了说明这样的深刻性,罗小朋博士举了三个概念。

其中之一是社会契约。中国的社会契约在现代发生了重大变化:最直观地来说,中国过去留洋的人在中国的政治和社会里没什么地位;现在倒置过来了,权贵都以后代有外国国籍,尤其是美国国籍,作为地位的象征。这在中国的历史上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会对美国的社会契约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是非常深刻的。中国的社会契约内在的矛盾被外化,中国社会契约的变化威胁到了美国的社会契约。华人转移到海外的资产保守来说有五、六万亿美元。这样一个巨大的力量,它的政治、价值倾向和什么连在一起?这样的过程对美国的社会和政治会产生怎样的腐蚀?即使黄亚生教授说的对,拜登丑闻的出现,也可能使得有的华人不愿意投票给他。怎样证明拜登在位会比特朗普应对中国更有效力呢?这是非常困难的抉择。

第二个概念是主体间性的问题,这是个学术理论,由哈贝马斯提出。简单来说,每个文化里的权力关系对它的运用公共理性是有影响的。中国人现在遇到的危机就是不讲道理,因为中国历来是上下主从关系主导的秩序;而基督教文明把人的对等、平等的政治文化深入发展,美国立国在此基础之上,特朗普便是冲击到了这个基本理念和价值。社会主义也好,资本主义也好,其实原本都是建立在西方基督教平等的价值、对等的理念之上的思想,不是中国内生的产物,中国的扩张将内在的主体间性困境外化和国际化了。

第三个概念是算法。赫拉利所说的算法虽然看似抽象,但这是理解整个社会衍化、理解秩序涌现和建构的重要概念。无论是社会契约还是主体间性的问题,最后一定会体现在具体的算法上。算法应该成为普遍的概念,然而今天中国和美国的问题在算法的层面上还不清楚,美国的两党还没什么新的创造。令人欣喜的是,去年民主党的竞选中有华人杨安泽在算法上提出了创意。

在问答环节之前,主持人洪朝辉教授与我们分享了他的心得。第一,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就像宇宙95%的暗物质,难以预测,大家都要谦虚。第二,民主制度有许多需要反思和改进的地方:按照公共选择学派的投票理论,群体行为容易失去理智和明知—— 多数票决其实很难反应每个选民的偏好程度;个人可能买其他人的票;多数票决会导致选民对选择的冷漠,因为个人投票的选举成本很高,成本与效益之间不匹配,美国大选投票参与率实际上很少超过60%。第三,美国今天所经历的危机主要原因是人,面对危机依然要守住人的人性。

黄亚生讲话后Q&A环节精彩摘录:

1. 问:如果这次特朗普输了,共和党会不会和特朗普切割?

黄亚生教授:历史数据上来看,美国人做总统选举投票的时候,也会决定他选不选这个党的其他候选人。也就是说如果在这个州投了拜登的票,很可能也会投这个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众议员。因为没有其他的任何信息来源,所以也会直接影响州议会的党派选择。所以切割是有可能的,不然会造成一连串的影响。经济政策上部分共和党提出的方案是有可取之处的。

2. 问:有些朋友支持共和党,是因为民主党的左派太虚伪,只说不做。

黄亚生教授:政治家都是虚伪的,不然无法做政治家,要对一部分人说这些话,对另一部分人说那些话。但是特朗普是在光天化日下撒了上万次谎,这是第一个本质的区别。

另一个本质的区别是,共和党基本上是清一色的白人,而民主党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多收入组成的。在一个多种群体组成的政党中,要让那么多人支持你是很难的,可以想象必须对不同的群体说不同的话。这不是在肯定虚伪,但是有的虚伪不可避免。

3. 问:如果确如教授所说,会出现动荡,华人如何能够度过选后的动荡期?

黄亚生教授:华人主要在三大州:加州、纽约州、得克萨斯州。华人为了自己的安全,这段时间绝对要非常非常谨慎,减少出行。反华排华的事情在过去四年发生过,尤其是今年疫情后,因为共和党和特朗普用“中国病毒”、“武汉病毒” 把华人跟病毒联系在一起,情况可能加重,甚至日本人也会受到牵连。

如果是作为美国公民的华人更要仔细想一想,为什么希特勒刚开始行动的时候没有人说话?又是为什么美国犹太人从刚开始就要维护平权、维护黑人和少数人的利益?如果把社会最边缘的人群保护起来,在美的华人肯定也会受到保护。

4. 问:民主党现在存在哪些最大的问题?

罗小朋博士:民主党明摆的一件事是拜登很弱,很大的希望寄托在副总统哈里斯身上。

黄亚生教授:政治家都有优缺点,民主党有些东西偏左,但绝不会像现在的共和党那样。

5. 问:为什么罗老师说中国文明对美国是巨大的挑战,那么多中国精英来了美国怎么会形成挑战呢?

罗小朋博士:中国文明很充分地借用了基督教文明的弱点。

乔治凯南拒见胡适的故事可以令人猛醒。为什么老道的凯南拒绝和胡适打交道?他说,“基督教文明有两个弱点,第一个弱点是它太富于同情心,第二个弱点是太有罪恶感,中国人不可能不利用我们的这两个弱点。” 中国文明的这次崛起也借用了基督教文明的弱点。

话又说回来,美国主流的两个判断也是无法让人同意的:一个是修昔底德陷阱,一个是白邦瑞的百年马拉松。就好像是在说帮了中国是很大的错误,这种往后看、吃后悔药的做法是无济于事的。事实上,中国现在也有自己的困难。对于美国来说,要怎样在未来的发展中与中国相处才是值得思考的巨大挑战。

6. 问:嘉宾没有多谈拜登的丑闻,就好像他是圣人。要对丑闻怎么理解?

黄亚生教授:最近流传出了拜登儿子的电脑里发现的很多文件和照片。信息提供者是纽约前市长鲁道夫·朱里安尼,这个人被美国的联邦调查局调查报告可能在帮助俄国散布假信息。这篇文章在纽约邮报发布前,被福克斯新闻频道拒绝刊载过,说明可信度不够高。文章的作者没有签名,被签上名的两个人一个没有参与撰写,一个不知情。况且拜登儿子的事情与他爹关系不大。

7. 问:哪一个党上台对中国更有利?

黄亚生教授:根据民意调查,相对来说,现在民主党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少一些,有政策调整余地。共和党的选民目前认为世界上对美国最大的敌人是中国,其次是俄国和伊朗,民主党则把俄国排在第一位。民主党重视全球变暖、公共卫生和可再生能源,他们认为不跟中国合作无法解决这些问题。民主党历史上来说是比较在乎和平的政党,不会铤而走险,两个国家的冲突可能会降温。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