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黄之锋:上庭前想跟香港人说的话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黄之锋:上庭前想跟香港人说的话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348
Topic starter  

黄之锋:上庭前想跟香港人说的话

huang

去年六月十七日,即二百万人游行翌日,是我第三次出狱的日子。从那天至今不够一年半的时间,我已再度背负三宗官司,合共六宗罪名;而明天已是就着警察总部示威案,再度上庭接受审讯的日子,不排除即时入狱。

此源于我和同案的周庭及林朗彦,在检视控方证供并征询律师意见后,均决定承认所有控罪。换言之,明天的法庭聆讯将会跳过审讯阶段,不会传召证人和争议案情,直接进入结案陈词。若然我们三人被囚,说实话亦不是很意外。

毕竟,审理这宗案件的裁判官王诗丽,数天便在阻差办公案件裡,拒绝没有案底的22岁大学生索取社会服务令及感化报告,即时判处监禁。此时此刻,我仍在思索自己是否经已作好心理準备,但心情不免还是会有点忐忑。

近来重回旧地,到监狱探望手足,我也不时在想,若然几星期后角色对调,换来自己穿上啡色囚衣,在监狱裡望天打掛,承受得了吗?关于这问题,我没有明确答案,但我清晰知道,过去所经歷的一切,对于监狱的熟悉和经验,让我有更好适应的可能。

绿色制服的惩教人员、灰白色的铁牢和囚室、有江湖背景的纹身大汉、难色至不可言喻的膳食,是我过去三次在囚所经历的,这些很可能就是我未来,再要朝夕相对的事物。感性上,固然对于被囚有万般不愿,但理性告诉我,对比起很多人,我绝对没有抱怨的空间。

我清楚知道,自己面对的罪名,在二千多位被起诉的手足,绝对是微不足道的轻微罪名。相比起暴动以及与汽油弹有关案件,将面对数以年计的监禁刑期,未经批准集结这种顶多数以月计的案件,根本上是不值一提。

这种轻微的案件,根本不配得有那麼大的关注,只不过被告人恰巧是公眾人物,获国际高度关注,才有这种不合比例的声援。根本上,有更多、更多、更多不为人知,或被忽略的手足。他们,更需要大家的同行与陪伴,这也是我一直于心有愧,为囚权想做更多的原因。

更何况,从国安法刊宪至今百多天,至今我仍未被此法拘捕和起诉,某程度上已经算是一种奇蹟。当想起百多位已经被还押的义士,还有十二位身处盐田看守所的香港人,或多或少都会觉得有点内疚,甚至是苟且偷生。我们的岁月虽不静好,但有更勇敢的人背负了更大的重担。

当我为了自己能否出席毕业礼而担忧,有很多手足连毕业的机会也没有。也许学业也未能完成,经已被迫离开香港已是不幸中的大幸,有更多的是被囚在香港甚至大陆的监狱,或人生已在去年十一月画上句号。有时又会觉得,自己不应该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埋怨那麼多。

这样一来,我就觉得自己所经历的,也算是驱使我学会坦然面对的过程吧。固然判监是一件令人焦躁和疲乏的事情,如跟友人逛街谈到转季添置冬天衣物,便会想到也许整个冬天也在监狱度过,买了厚衣也没所用之处。还有看到圣诞装饰时,也会在想是否应该提前庆祝圣诞,感觉也颇为奇怪。

还有很多尷尬和不好受的时刻,不能尽录。感觉日子一天又一天的倒数时,有种希望捉紧时间的尾巴的慾望,不过港式威权司法体制却是意图消磨人的意志。有很多未见的人想见,未去的地方想去,未做的事情想做,但当时间一天一天的倒数,转眼间明天已是上庭的日子。

想起如梁继平曾说「真正连结香港人的,在语言、价值之外,是痛苦」,我只寄望经歷的苦难不会教自己完全洩气,反倒让我与大家一样,能够分担香港人这族群要承担的苦难,自觉与有荣焉。尤其是,作为最受国际关注的政治人物,我本已承载著很多我不配享有的称讚与期许。

在风起云涌的顺境裡,我曾跟大家一起在街头顽抗警暴、为反送中走向国际舞台、见证香港法案通过、世界逆转与中国交好的局面;于逆境之中,组织解散、战友流亡、国安清算,我相信也不用多提,但我庆幸的是,在低潮裡的互相扶持,较顺境之中的欢呼拥戴,更为可贵。

说实话,我对香港政权从没信心,但对香港人仍有满满的信心。在五年前的低谷,我们照样撑得过来,换来去年波澜壮阔的奇蹟发生,香港人总爱给惊喜国际社会。如今,当政权全面挑战公民社会的韧性,总会有办法撑得过来。

即使没有议席、议会和选举,我们还可以为这个族群和共同体,做更多的事情,这也是我今晚发佈「#黄之锋判刑前工作报告」( https://www.facebook.com/200976479994868/posts/3528484730577343 )的源起。盘点和回顾五个月来的政治工作,我想证明在国安法下的民主运动,仍然大有可为。无论来年我身处何方,也如过去八年在香港公共领域的投入,我仍希望鞠躬尽瘁,为我们所相信的价值而奔走。

罗马书五章曾道「患难生忍耐 .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播下的种子何时可以开花结果,无人能够说得准,但哪怕我们有人疲惫,身旁也应有人补上列阵。在前仆后继投入抗争时候,我们的付出,总能铺垫成凯旋归来的道路。

(最后,即使身处牢房,我仍会在Patreon,即 https://bit.ly/joshuawonghk 发表我的狱中书简,也欢迎各位写信给我,请把信寄往 #九龙中央邮政局邮政信箱73962号,我会回信。另外,如有订阅我的Patreon,也可以标明自己的用户名称。)

黄之锋周庭林朗彦上庭前见记者:
日期:11月23日(星期一)
时间:早上9时
地址:西九龙裁判法院

来源:作者脸书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