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世界論壇

<- 社交登陸。【論壇使用幫助】
羅慰年:另類流氓的盛宴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羅慰年:另類流氓的盛宴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571
Topic starter  

羅慰年:另類流氓的盛宴

2020年2月5日下午,在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主持下,100名參議員在嚴肅的氣氛下,在參議院議事廳——宣布自己的表決。針對濫用職權的指控,無罪票為52票,有罪票為48票;針對妨礙國會的指控,無罪票為53票,有罪票為47票。共和党參議員們除了猶他州參議員羅姆尼(Willard Mitt Romney)一人投了贊成彈劾票,一致選擇與涉嫌違法的總統站在一起。

對濫用職權的指控投下有罪票的共和党參議員米特·羅姆尼說,“總統有罪,令人震驚地濫用了公眾的信任……這是對我們的選舉權、我們的國家安全和我們的根本價值觀的悍然攻擊。為了保住自己的職位而腐蝕選舉,這也許是我所能想象的對就職宣言最具濫用性和破壞性的踐踏。”美國國會參議院就表決結果宣布川普無罪。川普對這個結果彈冠相慶,發推說,無罪判決是“我們國家戰勝了彈劾鬧劇!

對於彈劾的這種結局,布魯斯·阿克曼早有預警。他在“川普王朝”出現的2010年就說過,奧巴馬可能是有超凡魅力的,但他並不是一位極端主義者:他不太可能踐踏國會的權力,即便是諸如議事延擱此類站不住腳的權力。下一位造反派總統可能並不具備同樣的憲法節制力,他可能堅持實現他自己主張的民眾授命,即便這樣做將會激起一種深層的憲法危機。只要總統在參議院內有足夠的本黨支持者,彈劾的可能性並不會成為一種有意義的威懾。 所謂物極必反。彈劾的政治工具失效,美國人民一定會用四年一次的全民公投的選舉做出正確的選擇。

川普的彈劾案失敗,證明世界最大民主國家裡一個主流政黨領導層的政黨——共和黨的徹底墮落,淪為被利益團體裹挾的政黨。美國之所以是美國,很大程度上在於她的法制和民主制度。而美國法律的尊嚴和民主的完整,需要美國人民和政治家共同維護。如果當美國總統濫用公權違反憲法侵害民主時,總統的同黨一致為之洗地庇護。在白宮和參院同時遇到兩個流氓領袖。美國的根基——她的法律和民主——將尊嚴盡失,將從此朽爛坍塌。這將是比川普當選更重大的損失,這將是比川普連任更無法挽回的災難。

18世紀英國歷史學家愛德華•吉本(Edward Gibbon)研究了羅馬帝國的衰亡,在《羅馬帝國衰亡史》一書中先後指出了幾十種導致羅馬衰亡的因素,主要因素為三種:第一種是羅馬信奉的自由喪失,導致衰亡。自由催生德行、專制帶來奴役。德行喪失、國家衰亡。第二種和第三種來自當時盛行的啟蒙運動觀念,即理性與文明。以伏爾泰為代表的啟蒙思想家相信人類歷史是理性戰勝迷信,文明戰勝野蠻的雙重變奏。而吉本則反其道而用之,將基督教的勝利視為迷信戰勝理性;蠻族入侵則意味着野蠻戰勝文明。基督教的喪失和蠻族的勝利導致羅馬帝國衰亡。羅馬帝國衰亡史其實就是自由喪失、理性湮滅和野蠻肆虐的結果。

《羅馬帝國衰亡史》這本書於1776年出版。那一年的7月4日,美洲大陸13個殖民地從英國統治下宣布獨立,開啟了美國建國的歷史。美國建國,以弱勝強,無疑是上帝啟示和感召的結果。今天,上帝遠離,當年吉本所描繪的羅馬帝國的衰亡景象,一一再現。今天的美國社會與羅馬帝國當年的衰敗,何其相似乃爾。今天的美國,內部陷入極度保守的基督教教派深度介入總統大選、影響美國政治走向,美國步入白人至上、反移民、反多元化的“反政治正確”之途;外部陷入實行半資本主義的中國大陸對美國以貿易和大外宣為媒介傳播極權主義病毒。迷信戰勝理性,極權主義腐蝕自由主義,這是美國步入衰退之路的根本原因。

沒有以上帝為源頭的自由、沒有在上帝面前的人的平等、沒有上帝啟蒙下的信仰理性,就沒有今天人類文明的基石——普世價值。今天美國多元文化的價值觀,就是建立在自由、平等和理性的認知基礎上。沒有1960年代向《獨立宣言》追討權利平等的民權運動,就沒有今天美國的多元文化,就沒有多元族裔共處的當代美國社會。川普所謂讓美國重新偉大,是要恢復1960年代之前,甚至1860之前的白人至上的舊時代。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將所有代表多元文化進步主義的語言輿論都抹黑為“政治正確”。反對和支持“政治正確”在今天成了衡量一個人道德水平的標準。

沒有了人人生而絕對平等的來自上帝啟示的政治哲學和政治正確,種族歧視就可以肆意猖獗。憲政民主如果沒有人人平等的根本理念的共識,法治社會如果沒有多元文化的包容精神,新聞媒體如果沒有事實真相的獨立意識,公眾輿論如果沒有文明寬容的理性氛圍,一些人就會通過謊言污衊在不同族裔之間傳播誤解,播種歧視,製造恐懼,煽動仇恨,那麼種族暴力乃至種族屠殺的發生就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川普不斷用扭曲的事實和謊言,製造種族衝突和矛盾,把美國拖入對病毒戰爭失敗的境地。推崇美國歷史上無論是道德上還是能力上都最不勝任的總統,將給美國帶來更多的災難。這就是美國在2020年遭遇病毒戰爭中的境況。美國新教福音派的一些信徒為川普這樣枉顧事實,滿口謊言的政治代表站台,說明美國的新教信仰到了危機的狀態。南希·佩洛西說,只有所有人都了解了事實,才能共同努力解決問題;如若不從事實出發,更多人將失去生命、更多苦難將來臨;我們必須承認事實,我們必須講出事實,我們必須堅持事實,我們必須而且一定要依據事實行動。不再容忍謊言和欺騙,我們的未來才會健康和繁榮。

新教文明奠定了美國文明的經濟基礎和政治基礎。新教文明的開放性,使得美國文明容納、接受其它文明。不同種族帶來的多元文化,進一步發揚光大了新教文明,從而使在美洲大陸建立的“山顛之城”屹立不倒,使美國這個國家永葆青春。

錢滿素說,清教徒們的思想和信仰,是美國文明的種子。這個種子的關鍵的基因是“約”。“約”是基督教的一個重要概念。新教否定羅馬教廷的至高無上權威,跟上帝直接立約。“約”最初講的都是與上帝的約,清教徒移民新大陸後就是依照約的概念來全方位地建立新社會。

從上帝手中獲得三大權利的少數族裔,就像當年五月花號的探索者那樣,在北美大地探索、開拓一種上帝承諾的全新的生活。當定居者們的後代在南方的沙灘上享受充沛的陽光,海風和海浪。一代又一代新移民從世界各國來到美國,開拓他們眼中的“新大陸”。新移民具備早期移民那樣的開拓精神,新移民最能體早期移民從五月花號帶來的新教倫理,最忠實地繼承由早期移民從歐洲帶來的義無反顧、冒死求義的開拓精神。美國精神源於最初的殖民者和後來的移民,由移民構成的移民文化,給美國文明注入源源不斷的動力;而對上帝的信仰,給美國文明注入由上帝而來的三大權利以及由此派生的穩定的秩序。

今天的美國是一個由世界各國移民構建的多元文化社會。移民的人力資源和對財富的渴望驅動的工作熱忱是美國發展的動力。這個事實被保守派嚴重忽視,移民甚至被視為社會包袱。羅斯福曾經說過:“除了印第安人以外,所有的美國人都是移民或移民的後代。”亨廷頓批評說,美國的祖先不是移民,而是定居者。他們定居北美時,這裡不是移民之國。美國是十七和十八世紀信仰盎格魯——新教的定居者來新大陸定居的人們構成的社會。把美國人分為“定居者”和“新移民”是一種狹隘的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觀點。

亨廷頓的觀點,得到基督教國家主義信奉者的支持,他們用各種手段傳播一個信息:基督教保守派才是真正的美國人,其他族群只是在此做客。在“基督教國家主義者”看來,如果你是一位非保守派的基督徒,或是一位猶太人、穆斯林、其他有色人種,或任何類型的非基督教信徒,那麼你不屬於美國傳統,最多只是一個二等公民。

作為一種“政治意識形態”而非“宗教信條”,基督教國家主義宣揚的是“美利堅共和國是作為一個基督教國家被建立起來”的神話。 基督教國家主義者認為其它宗教的信仰者(及沒有宗教信仰的人)是對美國作為基督教國家的地位的威脅。在基督教國家主義者的詞典中,宗教自由只包括“做基督徒的自由”。 這是對上帝信仰的嚴重的歪曲。

“美國不是任何特殊族群的家園,也不是任何特定的一套政治傳統的家園。這是一個從一開始其大門就向整個人類開放的家園——向所有愛好自由的人,向所有以平等和機會為理想的人,向所有讓人類的根本天性和同情感動其心靈的人。這才是美國。”1915年5月10日,威爾遜總統對剛剛歸化為美國公民的移民發表演說:“你們剛剛宣誓效忠美利堅合眾國。向誰效忠?當然不是向臨時代表這個偉大國家的那些人效忠。你們剛剛宣誓效忠的是一個偉大的理想、一整套原則、人類的一個偉大希望。”

遺憾的是,這個偉大的理想、整套原則和人類的偉大希望正在破滅。在川普時代,這個國家已經變成另類流氓的盛宴。

【摘自博登書屋出版的《上帝、信仰與政治秩序》,請登錄亞馬遜和谷歌圖書(google play)訂閱下載】


引用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