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继承特斯拉“休克疗法”,马斯克对推特“...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继承特斯拉“休克疗法”,马斯克对推特“打鸡血”

1
1 Users
0 Likes
14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6年 前
帖子: 9976
Topic starter  

继承特斯拉“休克疗法”,马斯克对推特“打鸡血”

Model 3装配线上的特斯拉员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为提高这款汽车的产量,曾睡在一家工厂里。
Model 3装配线上的特斯拉员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为提高这款汽车的产量,曾睡在一家工厂里。 JUSTIN KANEP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伊隆·马斯克睡在办公室里。他会随意解雇员工和高管。他还感叹自己的公司濒临破产。
 
那是在2018年,那家公司是特斯拉,当时马斯克的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正在艰难地生产大众市场车型Model 3。
 
“太折磨人了,”他当时告诉《纽约时报》。“有时候我三四天不离开工厂——那段时间根本不出门。”
 
这位亿万富翁在他所称的特斯拉“生产地狱”中的经历已经成为他在Twitter造成的危机的蓝图。上个月,他以440亿美元收购了Twitter。多年来,马斯克为管理他的公司——包括特斯拉和火箭制造商SpaceX——制定了一套度过痛苦时期的策略,采用休克疗法和危言耸听,敦促他的员工和他本人抛开家人朋友,把所有精力花在他的这项事业上。
 
在Twitter,马斯克用了很多同样的策略,在短短几周内把这家社交媒体公司搞得天翻地覆。
 
自上月末以来,这位51岁的老板已经解雇了Twitter的7500名员工中的50%,并接受了1200名或更多员工的辞职。两名知情人士说,周一,他开始了新一轮裁员。他在Twitter上说,他在旧金山的Twitter办公室睡觉。他还使用召唤使命感的语言,告诉Twitter员工,如果他不能扭转局面,公司可能会破产。他说,那些想要在“Twitter 2.0”工作的人必须以书面形式承诺效忠他的“硬核”愿景。
 
2014年至2016年在特斯拉负责管理电池材料供应链的高级工程经理戴维·迪克说,“显然生死攸关的情境会让他生龙活虎”。他还说,“他有点在主动地创造出这样的环境,让所有人都有紧迫感。”
 
圣克拉拉大学管理学教授塔米·马德森说,马斯克在Twitter的做法与他在特斯拉和SpaceX的做法明显相似。但目前尚不清楚,他能否找到激励这家社交媒体公司员工的方法,就像他激励那些希望让人们远离汽油动力汽车或将人类送入太空的员工一样。
 
“在特斯拉和SpaceX,这种做法一直是高风险、高回报的,”马德森说。“在Twitter,风险是高,问题是:回报是什么?”
马斯克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周日,马斯克与Twitter的销售员工举行了一次会议。然后,在周一,他们说,他解雇了销售部门的员工。他们还说,上周晚些时候,马斯克解雇了销售高管罗宾·惠勒。彭博新闻社早些时候报道称,可能会有更多裁员。
 
知情人士说,Twitter也在联系一些辞职的工程师,请求他们重返岗位。周一,马斯克与员工会面,据一位与会者透露,马斯克表示公司没有进一步裁员的计划。
 
在马斯克领导的公司中,声称公司可能处于破产边缘的情况经常出现。2008年12月在特斯拉,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马斯克“在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小时”完成了一轮来自戴姆勒的5000万美元投资,“否则两天后会发不出工资”。
 
关于SpaceX他也说过同样的话。他曾指出SpaceX和特斯拉在早期都有超过90%的机会变成“一文不值”。
 
一位因害怕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的SpaceX前高管回忆称,马斯克说过,SpaceX在2017年必须每两周进行一次火箭发射,否则将面临破产。这位前高管说,在这家以“多行星”生活为目标的公司,面临破产是一个激励因素。
 
此后,SpaceX成功地将多枚火箭发射到太空,而后安全降落在地球上。但马斯克又回到了他最喜欢的那种大棒策略,他去年发推说,如果“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导致资本枯竭,这家火箭制造商破产“并非不可能”。
 
“只有忧心忡忡才能活下来,”他引用英特尔前首席执行官安迪·格罗夫的话写道。
 
两位特斯拉前高管表示,危机气氛和自我强加的紧缩政策为马斯克提供了进行重大变革、解雇高层管理人员或解雇大量员工的借口。他们说,这也让那些留下来在极端条件下工作的人做好准备,以实现马斯克的愿望。
 
迪克说,马斯克解雇了数千名Twitter员工的做法“是典型的伊隆”。
 
对于在特斯拉工作的人来说,这家社交媒体公司的混乱局面并不陌生。特斯拉的员工当初在奋力提高于2017年上市的Model 3的产量。当年5月,在马斯克给员工的邮件中,他的一些措辞和他如今对Twitter员工使用的相呼应。
 
“特斯拉必须是硬核和苛刻的,”他写道。“特斯拉的及格线非常高,因为必须如此。”
 
众所周知,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马斯克睡在特斯拉工厂会议室的地板上,解雇了工程副总裁,并每周工作120小时,以应对Model3的生产滞后。特斯拉董事会成员对马斯克的工作量和他服用安必恩感到担心。
前员工说,在特斯拉或SpaceX工作过的人对Twitter最近的状况感到似曾相识。
前员工说,在特斯拉或SpaceX工作过的人对Twitter最近的状况感到似曾相识。 JASON HENR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18年,马斯克把一部分时间花在了这个社交媒体服务上,得罪了许多议员和监管机构,包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为如今Twitter的动荡埋下伏笔。委员会后来起诉了马斯克,因为他在Twitter上透露“已经拿到了”将特斯拉私有化的资金,尽管这位亿万富翁从未推进私有化,并与该机构达成和解。今年夏天,他投入了大量时间和数以百万美元计的法务费用,以求退出收购Twitter的交易。
上周,马斯克在特拉华州为一起关于特斯拉薪酬方案的诉讼作证时承认,他对于单边行动的热衷可能会让自己陷入麻烦。“当我不征求他人意见就做出决定时,”他说,“这些决定出错的概率会更高。”
 
在特拉华州,马斯特也不愿将他在Twitter的所作所为与Model 3增产的情况相提并论,他在进入法庭前表示,这家社交媒体服务公司的问题要“简单得多”。
 
马斯克的一些前员工质疑他的管理策略最终能否在Twitter奏效。当他们的老板突然甩出强硬措辞,告诉所有人必须全力生产的时候,特斯拉和SpaceX正处于增长的早期阶段。但Twitter是一家更成熟的公司,多年来的业绩并不稳定。
 
迪克表示,马斯克的管理方式属于“优秀的创业和成长策略,但并不利于建设稳定的企业”。
 
三位特斯拉和SpaceX的前经理表示,马斯克对一家公司的全身心投入通常能够鼓舞人心,但也有可能变得有毒,导致恐惧和替罪羊文化出现。
马斯克说他的目标是“实现生命的多行星栖息,确保人类意识的长久存续”。
马斯克说他的目标是“实现生命的多行星栖息,确保人类意识的长久存续”。 MIKE BLAKE/REUTERS

对马斯克而言,重塑Twitter只是他的一份兼职。他仍是特斯拉和SpaceX的首席执行官,他也在法庭上说会继续领导特斯拉,至于SpaceX,他说自己专注的是火箭设计而非管理工作。
 
马斯克还负责管理隧道建设初创公司“无聊公司”,以及脑机接口科技公司Neuralink。他曾说过,自己的长远目标是通过研发太空旅行技术来拯救人类,或者用他的话说,通过“实现生命的多行星栖息,以确保人类意识的长久存续”。
 
这种多事业并行已是特斯拉股东们提起的诉讼中的一大问题,他们反对让马斯克成为世界首富的薪酬方案。特斯拉股东指控马斯克疏于管理该公司,上周在特拉华州,面对这些股东所委托的律师提出的质疑,这名亿万富翁宣称自己对Twitter的密集投入只是暂时的。
 
“企业改组之初会出现工作量的爆发,”他在上周三表示,并补充说,“预计我将减少投入在Twitter的时间。”
 

Mike Isaac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Ryan Mac是一名科技记者,关注全球科技行业的企业问责问题。他因对Facebook的报道获得了2020年乔治·波尔克奖,现常驻洛杉矶。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RMac18

Jack Ewing常驻纽约,负责撰写商业专栏,他关注汽车工业和向电动汽车的过渡。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是在欧洲度过的。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