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民主女神”昂山素季走向被告席 罪名是...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民主女神”昂山素季走向被告席 罪名是“种族灭绝”(组图)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362
Topic starter  

对制造人类迫害的家伙们的警钟!

陈全国们也走着瞧吧!


“民主女神”昂山素季走向被告席 罪名是“种族灭绝”(组图)

文章来源: 界天下 于 2019-12-11 0606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7755
 


记者 | 王磬 发自荷兰海牙

荷兰已是深冬。一辆黑色轿车在海牙国际法庭的内廊缓缓刹住,昂山素季走了下来。她身穿缅甸长裙,系着标志性的彩色头花,一众等候多时的记者劈劈啪啪按起了相机。但她没有停留的意思,径直步向内庭,清瘦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门帘之后。

这一天是2019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也是昂山素季被正式授予诺贝尔和平奖28周年的日子。

28年前的这一天,在挪威奥斯陆,诺奖委员会将勋章交到昂山素季儿子的手中,表彰她将民主带入缅甸的卓越努力——她本人当时正被缅甸军政府软禁家中。

28年后的这一天,她却出现在了国际法庭的被告席上,与当年迫害她的缅甸军方坐在一起。他们共同面临的指控是:针对罗兴亚人的“种族灭绝”。

通往权力的道路

昂山素季的前半生,常被描绘成某种政治圣人一样的存在:忍辱负重、带领国家从独裁走向民主的女神。

昂山将军一家。前排中为昂山素季
 

她的父亲独立领袖“昂山将军”在缅甸极有名望,当年被政敌暗杀的时候,她才两岁。1960年,15岁的昂山素季跟随母亲到了印度,又辗转求学英国,在牛津大学结识了后来的丈夫、英国学者迈克·阿里斯(Michael Aris)。

产下两个儿子之后,她本有计划在英国定居,但由于母亲的病危而暂时回到缅甸。那是在1988年,缅甸发生了“8888民主运动”,长期执政的吴奈温军政府下台。但那并未换来真正的民主,新的军政府夺取权力之后,示威群众遭到镇压。

目睹了血腥和恐怖、深受甘地“非暴力”理论影响的昂山素季开始积极投身政治。她不惧死亡威胁,频繁公开发表演讲,赢得了大批支持者。她组建的“全国民主联盟”在极短的时间内壮大,并一举赢下了1990年大选。

但军政府拒绝交出权力,而是粗暴地宣布选举结果作废,将“全国民主联盟”列为非法组织,并开始了对她长达二十年的拘禁、软禁和监视。

但这也没能阻挡她。失去自由之身,昂山素季仍然不停地写作,一有机会便与政党同僚和支持者见面,发表演讲,希望动员更多人。这期间,她被授予了诺贝尔和平奖。由于无法亲自前往,她的儿子代她在奖坛上发表了那段后来流传甚广的名言:

在缅甸追求民主,是一国民作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与平等的成员,过一种充实全面、富有意义的生活的斗争。它是永不停止的人类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证明人的精神能够超越他自然属性的瑕疵。

同样在这期间,她的丈夫在英国被诊断出癌症。缅甸当局曾给过她选择:可以放她离开缅甸、去往英国陪伴家人。但她担心,那会导致自己再也无法回到缅甸,于是选择了留下。丈夫在两年后病逝。两人终究没能再相见。

直到2010年底,缅甸军政府才终于宣布,将彻底释放她。重获自由之身后,昂山素季马不停蹄,带领“全国民主联盟”作为反对党参加议会补选。她的回归受到了缅甸民众的热烈欢迎,她领导的党派在2012年的补选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到了2015年大选,“全国民主联盟”拿下了90%的选票,时隔25年后再次成为缅甸最大党。由于宪法规定总统家人不得拥有外国籍,她本人未能参加总统选举。但毫无疑问,顶着“国务资政”之名的她已经成为缅甸事实上的最高掌权人。

她的事迹也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传播和尊重。法国导演吕克·贝松拍摄了关于她的同名电影。奥巴马给她写亲笔信,称她的斗争“激励了全世界的人”。前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甚至评价,“她比甘地更了不起”。

2012年,昂山素季到访白宫,受到奥巴马接见。

 

民主女神的“倒塌”

但故事出现了极富戏剧性的转折。

根据多个国际组织和机构的指控,自2017年以来,缅甸军方对境内的穆斯林群体罗兴亚人发起了一场包含杀戮、强奸和酷刑的打压,超过70万人流离失所。联合国的调查显示,这场打压具有“种族灭绝”的意图。

调查显示,在以佛教为主流的缅甸,信仰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长期遭受歧视与迫害,不断有罗兴亚人逃往国外。1982年颁布的《公民法》就剥夺了罗兴亚人获得缅甸公民权的资格,数十年来族裔冲突频发。2017年8月,若开邦的罗兴亚救世军发动了对缅甸军队的袭击,引发了政府军的大规模“清剿行动”。

联合国的报告称,罗兴亚人是“世界上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少数群体之一”。而作为缅甸的实际领导人,“昂山素季没能利用她作为政府首脑的职责或道德权威来阻止若开邦正在发生的事件”,由于有罪不罚现象在缅甸的政治和法律体系中根深蒂固,让缅甸军方得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为所欲为。

面对这一切,昔日的“人权灯塔”选择了沉默。对她旧日的追随者来说,这一褪变似乎过于苦涩。

2017年9月,同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穆斯林女性马拉拉(Malālah Yūsafzay)公开谴责昂山素季面对暴行袖手旁观。同时,有逾30万人参与联署,要求褫夺她的和平奖勋章。英国牛津市议会因对昂山素季的消极态度感到失望,一致通过将1997年颁发给她的“牛津自由奖”撤销 。此后,她陆续被剥夺了都柏林自由奖、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埃利·威塞尔人权奖、爱丁堡市荣誉市民、加拿大荣誉公民、国际特赦组织良心大使奖等荣誉。

为数不多仍在支持她的人则尝试为她辩解:她是一个务实的政治家,懂得妥协的艺术。她努力在势力强大的军方和新生的民主政府间进行斡旋,以期治理好缅甸这样一个有着复杂历史和民族成分的国家。

但事态的走向让很多人愈发质疑,她曾经是那个想要把民主带入缅甸的斗士。2018年9月,两位路透社记者因揭露若开邦杀戮事件被捕入狱,获刑七年。昂山素季亲自回应,他们违反了《国家秘密法》,判决并不是对言论自由的限制。舆论哗然。

路透社的报道后来获得了美国普利策奖,对罗兴亚人遭遇的国际关注达到了又一个高峰,昂山素季在国际上的形象却跌入谷底。

被告席上的“素妈妈”

此次昂山素季亲自前往海牙的决定,仍然让人们有些始料未及。

2019年11月,西非国家冈比亚向联合国主要司法机关国际法庭(ICJ)提交了诉状,指控缅甸政府违反了《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这是罗兴亚危机以来,国际社会首次尝试使用法律的手段进行干预。

国际法庭历史上不乏一个主权国家控告另一个主权国家种族清洗的案例,但这一次非常特殊:冈比亚并非罗兴亚屠杀的直接受害者,两国之间也没有共同边界。冈比亚是代表伊斯兰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发起诉讼的,它本身也是一个穆斯林人口众多的国家。

初次听证会定在12月10日至12日间举行。由于审判历程可能会长达好几年,冈比亚还请求国际法庭尽快下达指令,请缅甸军方立刻停止加重对罗兴亚人的迫害。

接到诉状之后,缅甸政府表示,为捍卫国家利益,这支远赴海牙应诉的代表团将由昂山素季来带领。

她本不必亲自出面。甚少有在位的国家领袖会亲自出席国际法庭的审判。这是她主动的选择。她将在国际社会的注视之下,对种族清洗指控进行辩护。

昂山素季抵达海牙的当天,国际法庭所在的和平宫外,抗议者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包括数名从全世界各地飞来的罗兴亚人。

“我们对她极其失望。我们来这是为了讨个公道。”现居爱尔兰的罗兴亚人拉菲克·穆罕默德(Rafique Mohammed)告诉《卫报》,昂山素季重获自由以后,他曾于2012年和侄女前往迪拜机场为她献花。2017年,穆罕默德的叔叔却被军方开枪打死。

但在缅甸国内,昂山素季的海牙之行却获得了热烈的支持。成千上万的人参观了仰光的集会,人们在机场为她送行,期待她能向国际社会讲述这个国家被误解的一面。他们仍然亲切地将她称为“素妈妈”。标语写道,“我们与您站在一起”。

没有人真正知道她到底为何执意前来。有评论指出,她或许是在为2020年的缅甸大选做准备,要从军方反对势力的手中夺回“国家保护者”的形象。但也有观察者认为,前往海牙的动机是十分“个人的”。她的人生故事一直与她的祖国息息相关。

“她就是这个国家的化身。她也将是它的捍卫者。”华盛顿大学的历史学家玛丽·卡拉汉(Mary Callahan)对路透社表示,得知了冈比亚对缅甸的指控之后,“她可能都没有深思熟虑(就决定要来)”。

“从她的演讲和我所知道的私人谈话中,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她相信国际社会对罗兴亚故事的表述。”卡拉汉说。

在她拿到诺贝尔奖28年之后的这一天,她坐在海牙国际法庭的前排,桌上摆着“缅甸”的名牌。冈比亚的检察官开始宣读“暴行清单”的时候,她凝视着面前的法官,面无表情。

随着指控的增加,直播镜头中她的身体变得有些紧张,眨眼的速度开始变快,偶尔将目光瞥向法庭的彩色玻璃和枝形吊灯,还有那幅名为《和平与正义》的油画。


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362
Topic starter  

向人们展示什么是种族灭绝和屠杀。


回复引用
Min
 Min
(@min)
Eminent Member Registered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38
 

昂山素季:从“人权斗士”到“种族屠杀”辩护者

  • 2019年 12月 10日
Myanmar State Counsellor Aung San Suu Kyi attends the opening session of the 31st ASEAN Summit in Manila, Philippines, November 13, 2017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昂山素季受到很多过去政治盟友和朋友的批评。

昂山素季曾被视为一座人权灯塔,一个愿意放弃个人自由,与缅甸无情的军政府斗争的有原则的活动家。

1991年,在缅甸被尊为“夫人”的昂山素季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诺奖委员会主席称她为无权者力量的杰出典范。但2019年,昂山素季将在海牙的联合国国际法庭上出庭,为缅甸政府面临的实行种族灭绝指控进行辩护。

由于缅甸军队的镇压,数十万罗兴亚穆斯林从缅甸逃往邻国孟加拉国,他们对此感到愤怒,他们指责昂山素季拒绝谴责势力强大的军队,拒绝采取任何措施制止强奸、谋杀甚至种族清洗的暴行,拒绝承认有关暴行。

 
昂山素季:“人权斗士”如何出现在种族灭绝案法庭

昂山素季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国际支持者反驳说,她是一个务实的政治家,努力治理着一个有着复杂的历史的多民族国家。在这个国家里,人口的多数佛教徒对罗兴亚人缺乏同情。

他们还指出,缅甸军方在国家政治中仍然维持着很大权力,并不会放弃对安全部队的控制。

但批评人士说,昂山素季已经失去了道德地位,失去了不顾个人得失、愿意为人权挺身而出者的崇高声誉。

  • 昂山素季的中国困境:密松水电站重启的争议

    昂山素季:从“人权斗士”到“种族屠杀”辩护者

    • 2019年 12月 10日
    Myanmar State Counsellor Aung San Suu Kyi attends the opening session of the 31st ASEAN Summit in Manila, Philippines, November 13, 2017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昂山素季受到很多过去政治盟友和朋友的批评。

    昂山素季曾被视为一座人权灯塔,一个愿意放弃个人自由,与缅甸无情的军政府斗争的有原则的活动家。

    1991年,在缅甸被尊为“夫人”的昂山素季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诺奖委员会主席称她为无权者力量的杰出典范。但2019年,昂山素季将在海牙的联合国国际法庭上出庭,为缅甸政府面临的实行种族灭绝指控进行辩护。

    由于缅甸军队的镇压,数十万罗兴亚穆斯林从缅甸逃往邻国孟加拉国,他们对此感到愤怒,他们指责昂山素季拒绝谴责势力强大的军队,拒绝采取任何措施制止强奸、谋杀甚至种族清洗的暴行,拒绝承认有关暴行。

     
    昂山素季:“人权斗士”如何出现在种族灭绝案法庭

    昂山素季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国际支持者反驳说,她是一个务实的政治家,努力治理着一个有着复杂的历史的多民族国家。在这个国家里,人口的多数佛教徒对罗兴亚人缺乏同情。

    他们还指出,缅甸军方在国家政治中仍然维持着很大权力,并不会放弃对安全部队的控制。

    但批评人士说,昂山素季已经失去了道德地位,失去了不顾个人得失、愿意为人权挺身而出者的崇高声誉。

    • 昂山素季的中国困境:密松水电站重启的争议
    • 那些可能被送回缅甸的罗兴亚人
    • 记者遭拘押 昂山素季为缅甸辩护的深层原因

    通往权力之路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meets with Myanmar's Aung San Suu Kyi in the Oval Office of the White House September 19, 2012 in Washington, DC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美国奥巴马政府取消对缅甸制裁鼓励缅甸进行民主改革。

    现年73岁的昂山素季在1989年至2010年间大部分时间都受到军政府的软禁,因为她一直在不懈努力使缅甸实现民主,这一事实使她成为20世纪在专制镇压下进行和平抵抗的国际象征。

    2015年11月,她带领缅甸全国民主联盟 (NLD) 在缅甸25年来的首次公开大选中赢得议会多数席位。

    昂山素季从15年的软禁中获释以后的5年里,赢得了这场胜利。

    尽管缅甸宪法禁止她出任总统,因为她的子女是外国公民,但昂山素季被广泛认为是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

    她的正式头衔虽然是国务资政(兼外长),但缅甸总统温敏是她的“左膀右臂”。

    政治血统

    Aung San Suu Kyi and Michael Aris with their first-born son Alexander Aris, London, 1973.图片版权ARIS FAMILY COLLECTION/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1973年,昂山素季与她的丈夫迈克尔·阿里斯,和他们的儿子亚历山大摄于伦敦。

    昂山素季是领导缅甸独立的民族英雄昂山将军的女儿。

    1947年7月,在缅甸独立前6个月,昂山素季只有两岁时,昂山将军在缅甸政治过渡时期被暗杀。

    1960年,昂山素季与母亲杜钦季一起去了印度,她母亲被任命为缅甸政府驻德里大使。

    4年后,昂山素季去了英国牛津大学,学习哲学、政治和经济。在那里,她遇到了未来的丈夫,英国学者迈克尔·阿里斯。

    在日本和不丹短期生活和工作后,昂山素季定居英国,抚养他们的两个孩子亚历山大和金,但缅甸故乡总在她的心头。

    1988年,当她回到仰光,照顾她病重的母亲时,缅甸正处于重大社会政治动荡之中。

    数千名学生、上班族和僧侣走上街头,要求民主改革。

    1988年8月26日,她在仰光的一次演讲中说:“作为我父亲的女儿,我不能对所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她被推举领导了反抗当时的独裁者奈温将军的起义。

    受到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和印度圣雄甘地非暴力运动的启发,昂山素季组织集会,并在缅甸全国各地旅行,呼吁和平民主改革和自由选举。

    但是,示威游行被缅甸军队残酷镇压,军队在1988年9月18日的政变中夺取了政权。次年,昂山素季被软禁。

    缅甸军政府于1990年5月举行全国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令人信服地获得胜利,但军政府拒绝交出控制权。

    软禁岁月

    Aung San Suu Kyi greets supporters on her release from house arrest in 2010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2010年昂山素季从软禁中获释,大批民众向昂山素季致意。

    昂山素季在仰光被软禁了6年,直到1995年7月获释。

    2000年9月,她再次被软禁,当时她不顾当局的旅行限制,试图前往曼德勒市。

    她于2002年5月无条件获释,但仅仅一年多后,因为她的支持者与政府支持的暴徒发生冲突,她又一次被监禁。

    她后来被允许回家,但再一次遭到事实上的软禁。

    有时候,昂山素季能够会见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的其他官员和经过缅甸政府挑选的外交官。但在早些年,她经常受到单独监禁。缅甸政府也不允许她见两个儿子或丈夫,他丈夫于1999年3月死于癌症。

    缅甸军政府曾提出,允许她前往英国去看丈夫,当时他病得很重,但她觉得不得不拒绝,因为担心她一旦去英国就无法再回到缅甸。

    重回政坛

    2010年11月7日,昂山素季在缅甸20年来举行的首次选举中被排除在外,但6天后她从软禁中获释。她的儿子金·阿里斯十年来第一次被允许探望她。

    随着缅甸新政府开始改革进程,昂山素季和她的政党重新加入缅甸的政治进程。

    2012年4月举行缅甸议会补选,以填补担任政府职务的政治家空出的席位时,昂山素季和她的政党参加了这次补选,尽管有些方面有所保留。

    Supporters of Myanmar opposition leader Aung San Suu Kyi listen as she speaks during a campaign rally for the 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in Yangon on 1 November 2015.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2015年,缅甸举行了25年来的首次公开大选,反对党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由于缅甸宪法限制有外国配偶或子女的候选人,昂山素季无法成为缅甸总统,但她在2016年出任国家资政(兼外长),成为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

    他们在45个席位中赢得了43个席位,她宣誓就任议员和反对党领袖。

    次年5月,昂山素季24年来首次离开缅甸出国,这表明她显然相信缅甸的新领导人将会允许她返回缅甸。

    “过分乐观”

    Exterior view of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昂山素季和缅甸国家现在面临设在海牙的联合国国际法院的诉讼,但国际法院无法迫使主权国家服从判决。

    然而,她对民主发展的步伐感到沮丧。

    2014年11月,昂山素季警告说,缅甸没有进行任何真正的改革。而美国2012年放弃了对该国的大部分制裁,过去对缅甸“过分乐观了”。

    2015 年 6 月,缅甸议会举行投票,未能取消军队对宪法修改的否决权。

    4个月后,缅甸举行了25年来的首次公开大选。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

    尽管由于缅甸宪法限制有外国配偶或子女的候选人,昂山素季无法成为缅甸总统,但她在2016年出任国家资政(兼外长),成为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

    自那时以来,罗兴亚人危机一直被视为对她的领导能力的考验。

    • 罗兴亚危机:两名路透社记者被判入狱 缅甸新闻自由堪忧
    • 罗兴亚危机:缅甸陷孤立 中国伸援手的战略考量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是不愿还是无法作为
    • 自由世界里失控的仇恨 Facebook缅甸野蛮生长史

     
    罗兴亚村庄被纵火焚烧

    2017 年 8 月,缅甸若开邦警察局遭到致命袭击后,缅甸军队开始对少数民族进行残酷镇压,迫使数十万人越过边境逃往孟加拉国。

    批评人士说,昂山素季在谴责缅甸军方方面做得不够。她和缅甸国家现在面临设在海牙的国际法院的诉讼,昂山素季将如何应对针对缅甸政府实施种族灭绝的指控,引起国际关注。

    自上台以来,昂山素季及其全国民主联盟政府还因利用殖民时代的法律起诉记者和维权人士而受到批评。

    缅甸在一些领域取得了进步,但军队继续占据议会席位的四分之一,并控制着包括国防、内政和边境事务在内的主要部委。

    2018年8月,昂山素季称内阁中的将军们“相当可爱”。

    分析人士们说,缅甸的民主过渡似乎已经停滞。

  • 那些可能被送回缅甸的罗兴亚人
  • 记者遭拘押 昂山素季为缅甸辩护的深层原因

通往权力之路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meets with Myanmar's Aung San Suu Kyi in the Oval Office of the White House September 19, 2012 in Washington, DC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美国奥巴马政府取消对缅甸制裁鼓励缅甸进行民主改革。

现年73岁的昂山素季在1989年至2010年间大部分时间都受到军政府的软禁,因为她一直在不懈努力使缅甸实现民主,这一事实使她成为20世纪在专制镇压下进行和平抵抗的国际象征。

2015年11月,她带领缅甸全国民主联盟 (NLD) 在缅甸25年来的首次公开大选中赢得议会多数席位。

昂山素季从15年的软禁中获释以后的5年里,赢得了这场胜利。

尽管缅甸宪法禁止她出任总统,因为她的子女是外国公民,但昂山素季被广泛认为是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

她的正式头衔虽然是国务资政(兼外长),但缅甸总统温敏是她的“左膀右臂”。

政治血统

Aung San Suu Kyi and Michael Aris with their first-born son Alexander Aris, London, 1973.图片版权ARIS FAMILY COLLECTION/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1973年,昂山素季与她的丈夫迈克尔·阿里斯,和他们的儿子亚历山大摄于伦敦。

昂山素季是领导缅甸独立的民族英雄昂山将军的女儿。

1947年7月,在缅甸独立前6个月,昂山素季只有两岁时,昂山将军在缅甸政治过渡时期被暗杀。

1960年,昂山素季与母亲杜钦季一起去了印度,她母亲被任命为缅甸政府驻德里大使。

4年后,昂山素季去了英国牛津大学,学习哲学、政治和经济。在那里,她遇到了未来的丈夫,英国学者迈克尔·阿里斯。

在日本和不丹短期生活和工作后,昂山素季定居英国,抚养他们的两个孩子亚历山大和金,但缅甸故乡总在她的心头。

1988年,当她回到仰光,照顾她病重的母亲时,缅甸正处于重大社会政治动荡之中。

数千名学生、上班族和僧侣走上街头,要求民主改革。

1988年8月26日,她在仰光的一次演讲中说:“作为我父亲的女儿,我不能对所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她被推举领导了反抗当时的独裁者奈温将军的起义。

受到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和印度圣雄甘地非暴力运动的启发,昂山素季组织集会,并在缅甸全国各地旅行,呼吁和平民主改革和自由选举。

但是,示威游行被缅甸军队残酷镇压,军队在1988年9月18日的政变中夺取了政权。次年,昂山素季被软禁。

缅甸军政府于1990年5月举行全国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令人信服地获得胜利,但军政府拒绝交出控制权。

软禁岁月

Aung San Suu Kyi greets supporters on her release from house arrest in 2010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2010年昂山素季从软禁中获释,大批民众向昂山素季致意。

昂山素季在仰光被软禁了6年,直到1995年7月获释。

2000年9月,她再次被软禁,当时她不顾当局的旅行限制,试图前往曼德勒市。

她于2002年5月无条件获释,但仅仅一年多后,因为她的支持者与政府支持的暴徒发生冲突,她又一次被监禁。

她后来被允许回家,但再一次遭到事实上的软禁。

有时候,昂山素季能够会见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的其他官员和经过缅甸政府挑选的外交官。但在早些年,她经常受到单独监禁。缅甸政府也不允许她见两个儿子或丈夫,他丈夫于1999年3月死于癌症。

缅甸军政府曾提出,允许她前往英国去看丈夫,当时他病得很重,但她觉得不得不拒绝,因为担心她一旦去英国就无法再回到缅甸。

重回政坛

2010年11月7日,昂山素季在缅甸20年来举行的首次选举中被排除在外,但6天后她从软禁中获释。她的儿子金·阿里斯十年来第一次被允许探望她。

随着缅甸新政府开始改革进程,昂山素季和她的政党重新加入缅甸的政治进程。

2012年4月举行缅甸议会补选,以填补担任政府职务的政治家空出的席位时,昂山素季和她的政党参加了这次补选,尽管有些方面有所保留。

Supporters of Myanmar opposition leader Aung San Suu Kyi listen as she speaks during a campaign rally for the 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in Yangon on 1 November 2015.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2015年,缅甸举行了25年来的首次公开大选,反对党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由于缅甸宪法限制有外国配偶或子女的候选人,昂山素季无法成为缅甸总统,但她在2016年出任国家资政(兼外长),成为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

他们在45个席位中赢得了43个席位,她宣誓就任议员和反对党领袖。

次年5月,昂山素季24年来首次离开缅甸出国,这表明她显然相信缅甸的新领导人将会允许她返回缅甸。

“过分乐观”

Exterior view of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昂山素季和缅甸国家现在面临设在海牙的联合国国际法院的诉讼,但国际法院无法迫使主权国家服从判决。

然而,她对民主发展的步伐感到沮丧。

2014年11月,昂山素季警告说,缅甸没有进行任何真正的改革。而美国2012年放弃了对该国的大部分制裁,过去对缅甸“过分乐观了”。

2015 年 6 月,缅甸议会举行投票,未能取消军队对宪法修改的否决权。

4个月后,缅甸举行了25年来的首次公开大选。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

尽管由于缅甸宪法限制有外国配偶或子女的候选人,昂山素季无法成为缅甸总统,但她在2016年出任国家资政(兼外长),成为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

自那时以来,罗兴亚人危机一直被视为对她的领导能力的考验。

  • 罗兴亚危机:两名路透社记者被判入狱 缅甸新闻自由堪忧
  • 罗兴亚危机:缅甸陷孤立 中国伸援手的战略考量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是不愿还是无法作为
  • 自由世界里失控的仇恨 Facebook缅甸野蛮生长史

 
罗兴亚村庄被纵火焚烧

2017 年 8 月,缅甸若开邦警察局遭到致命袭击后,缅甸军队开始对少数民族进行残酷镇压,迫使数十万人越过边境逃往孟加拉国。

批评人士说,昂山素季在谴责缅甸军方方面做得不够。她和缅甸国家现在面临设在海牙的国际法院的诉讼,昂山素季将如何应对针对缅甸政府实施种族灭绝的指控,引起国际关注。

自上台以来,昂山素季及其全国民主联盟政府还因利用殖民时代的法律起诉记者和维权人士而受到批评。

缅甸在一些领域取得了进步,但军队继续占据议会席位的四分之一,并控制着包括国防、内政和边境事务在内的主要部委。

2018年8月,昂山素季称内阁中的将军们“相当可爱”。

分析人士们说,缅甸的民主过渡似乎已经停滞。


回复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362
Topic starter  
 
历史上几千年前原始人类相互生吞活剥,现在用手机的人们依然不需要文明进化?“如今信仰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迫害异教徒,哪来的事实呢?能注明出处吗?因为以前穆斯林教徒迫害过佛教徒,现在迫害人类就有理了?昂山素季的父亲协助日本侵略者残害缅甸非缅族,历史就这样轮回下去,无有尽头?
 

发布者: @zifanliac2a01aeb82

佛教在古印度失势的主要原因就是当年穆斯林教徒针对佛教徒的的大肆杀戮,如今信仰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重蹈覆辙迫害缅甸的异教徒,故而缅甸政府不得不进行干预。

 

 

 


回复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362
Topic starter  

昂山素季出席国际法庭听证会 否认缅甸种族清洗意图

  • 2019年 12月 12日
Aung San Suu Kyi and her team departs for The Hague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缅甸领袖昂山素季出席位于荷兰海牙的联合国国际法庭。

缅甸政府实际领导人昂山素季(台湾译“翁山苏姬”)在荷兰海牙国际法院出庭,否认有关缅甸军队对罗兴亚人进行种族清洗的指控。

这位74岁的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在海牙回应了有关缅甸对罗兴亚穆斯林实施暴行的广泛批评。

昂山素季在法庭上对法官表示,西非国家冈比亚针对缅甸提供的指控叙述“不完整且带有误导性质”,不能反映缅甸若开邦的真实局势;昂山素季又讲述了若开邦主要​​的罗兴亚穆斯林社区与当地佛教徒之间数十年来的紧张关系。

 
昂山素季:“人权斗士”如何出现在种族灭绝案法庭

2017年8月,在佛教徒占多数的缅甸,军方发起了对若开邦罗兴亚人社区的全面镇压,以报复罗兴亚人武装对警察和安全哨所的致命袭击。事件导致数以千计罗兴亚人被杀,70多万罗兴亚人逃往邻国孟加拉国成为难民。

缅甸一直坚称该国是在若开邦处理“极端主义”的威胁,昂山素季也坚持这一立场,并将暴力事件描述为因为由罗兴亚武装分子袭击警察和安全哨所引发的“内部武力冲突”。

昂山素季在国际法院的听证中说,不能排除军方使用了“不相称的武力”,但她指出:“如果军方犯下战争罪,他们将在我们的军事司法系统内根据宪法受到起诉。”

 
昂山素季: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如何为“种族屠杀”罪名辩护
Myanmar's leader Aung San Suu Kyi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昂山素季选择支持增将她软禁多年的军队。

昂山素季在国际上曾被誉为民主运动的拥护者。她曾在缅甸军政时期断断续续地被软禁了20多年,并以其民主抗争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但自从2016年4月,即所谓的种族灭绝事件开始以来,昂山素季一直是缅甸的实质领导人。 她没有控制军队,但是被联合国调查员指控在武力种族清洗中与军方“同谋”。昂山素季选择支持曾将她软禁多年的军队。

  • 记者遭拘押 昂山素季为缅甸辩护的深层原因
  • 昂山素季:从“人权斗士”到“种族屠杀”辩护者
  • 记者来鸿:缅甸——真话、谎言、昂山素季
  • 罗兴亚危机:缅甸陷孤立 中国伸援手的战略考量

昂山素季告诉法庭说,缅甸致力于安全遣返若开邦的流亡者,并敦促海牙法院避免采取任何可能加剧冲突的行动。她坚持认为,国际法院对“若开邦实地进行客观而准确的评估”至关重要。

Rohingya refugees desperate for aid crowd as food is distributed - September 2017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联合国调查得出结论,缅甸武装部队最高军官涉及国际法规定的三类罪行:种族灭绝、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

各方反应

在孟加拉的考克斯巴扎尔难民营,难民们在观看这个案子的电视直播时大喊:“说谎者,说谎者,无耻!”52岁的拉希姆(Abdur Rahim)在难民营的一个社区中心说:“她是个骗子。是个大骗子。”

在海牙法院外,一小群支持罗兴亚人的示威者大喊:“昂山素季,可耻!”

Aung San Suu Kyi supporter Pho phyu Thant pictured outside court图片版权EMPICS
Image caption昂山素季的支持者Pho phyu Thant。

但昂山素季的支持者也来了。

大约250名支持缅甸的抗议者举着标语牌,标语写着:“我们与你站在一起。”

组织者之一是现居欧洲的缅甸国民Pho phyu Thant。她告诉BBC说:“全球需要对昂山素季更有耐心”;“我们支持她,也依旧相信她。她是唯一能够在我国实现和平与繁荣,并解决这一非常复杂局势的人。”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分析:面对可怕的证词

BBC驻缅甸记者尼克·比克(Nick Beake)

在这次辩护中,昂山素季看上去十分紧张,历史沉重地压在她肩上。她在海牙法庭回顾了被称为种族灭绝的事件,并同意这是最令人发指的罪行。

但是她随后进行了认真演练的辩护,认为缅甸并非“全球耻辱国家”中的一员。

昂山素季承认,武装部队以平民为目标,但她又说外界该信任缅甸,可以将犯罪者绳之以法。她责问说,当一个国家已经正在积极调查这些不法行为时,怎么可能说那是场种族灭绝行动?

在法院外,从缅甸来的支持者挥舞着标语,称赞昂山素季为国家的辩护。在包括仰光和曼德勒在内的缅甸主要城市,人们聚集在大屏幕下关注这场听证会,雀跃欢呼回应在海牙的缅甸支持者。

有一个非常简短的时刻,我听到一个以前从未听过、来自昂山素季的悔悟——虽然并没有提到罗兴亚人的名字,但她提到逃往孟加拉国的那些人的“痛苦”。

但是,在这个三小时的听证会上,我们听不到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承认有关大规模杀戮、强奸和纵火的字眼。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70万罗兴亚人逃到邻国孟加拉。

听证会的可能结果

这场听证会是由伊斯兰合作组织57个成员国推举的西非国家冈比亚,向海牙状告缅甸违反1948年成立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国际法条约。

目前,冈比亚只是要求法院采取“临时措施”,以保护缅甸和其他地方的罗兴亚人免受进一步的威胁或暴力。判决将具有法律约束力。但为了裁定缅甸犯下了种族灭绝罪,法院将必须确定该国采取了“意图全部或部分销毁”罗兴亚少数民族的行动。

即使到那时,国际法院也无法执行他们的判决,昂山素季和缅甸将军都不会自动被逮捕或接受审判。

但是有罪的裁决可能会导致制裁,并对缅甸的声誉和经济造成重大损害。

在孟加拉难民营中的罗兴亚人。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在孟加拉难民营中的罗兴亚人。

昂山素季在听证会上,将缅甸的情况与上世纪90年代初塞尔维亚人和克罗地亚发生的军事冲突相比较。

当时双方都指责对方对其族人犯下种族灭绝罪行。

但2015年,海牙法庭裁决否决双方的指控,判决认为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军队都“犯下诸多罪行”,但双方都未能举证对方“蓄意进行种族灭绝”。昂山素季将逃去孟加拉的罗兴亚人,与当年自克罗地亚逃难去塞尔维亚的塞族人相比较,反驳缅甸对罗兴亚人进行过任何种族清洗。

 
世上“最受迫害”的族群:罗兴亚人现身说法

自掌管国家权力以来,昂山素季及其全国民主联盟政府,还因利用殖民时代的法律起诉记者和维权人士而受到批评。

虽然缅甸在一些领域取得了进步,但军队继续占据议会席位的四分之一,并控制着包括国防、内政和边境事务在内的主要部委。2018年8月,昂山素季称内阁中的将军们“相当可爱”。

分析人士们说,缅甸的民主过渡似乎已经停滞。

根据法国《世界报》报导,“昂山素季目前最关注的是她本人在缅甸国内的形象,她仍然得到缅甸人广泛的尊敬。亲自出庭在她的国家被视为是一个勇敢的行动。”

An exhausted Rohingya refugee woman touches the shore - September 2017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罗兴亚穆斯林少数群体逃离缅甸。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