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李大兴:川普王朝的坍塌与华人参政的挫败...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李大兴:川普王朝的坍塌与华人参政的挫败(两篇)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656
Topic starter  

李大兴:川普王朝的坍塌与华人参政的挫败(两篇)

我这一代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大多数在2016年把选票投给了川普,相当多的人是坚定的川普支持者,一小部分是狂热的川普追随者。

九十年代开始,在美华人急剧增加,主体来自大陆。我记得1990年我找到第一份工作搬到芝加哥西北郊,一年以后才第一次在公寓楼里遇见一位来自北京的中国人,彼此都很欣喜。不过十几年后,周围就已经诞生,并且分裂出三四家中文学校、四五所华人教堂。

不过在2016年之前,大多数华人对政治漠不关心,对美国的政治和历史所知十分有限。他们的绝大多数虽然认同美国的体制与价值观,但最初多半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物质生活来到美国,关注主要在于挣更多的钱、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

历史在冥冥之中,有其内在的因果发展,然而多半呈现于偶然的事件。2016年二月初对纽约警官梁彼得的判决,骤然点燃华人参政之火。全美二十多个城市同步游行抗议裁决,芝加哥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有五千多人参加的游行。我忝逢其会,被推选参予主持,担任游行总指挥。在接受ABC采访时,我表达了对华人参政意识觉醒的欣喜。

然而不久后事态发生了变化,华人在支持川普还是反对他这一点上严重分裂。川普的支持者热情高涨,咄咄逼人,对持不同意见者,或积极洗脑,或恶语相向。我自不苟同,但不与人争,自行淡出。

早年的学术训练,使我素来就对具体政治持分析批评态度,即使偶有参与,也绝无狂热与盲从。我虽然不敢以知识分子自诩,但仍以为独立精神与批判意识是思考现实应有之义。

在过去四年里,川普造成美国的巨大分裂。在美国的华人也同样分裂:我这一代来自大陆的华人自身如此,和在这里长大的下一代之间也是如此。这种分裂很可能会愈演愈烈,伴随一代人走向消亡。

在美大陆华人有一个相当普遍的特点,他们虽然说着中文吃中餐,却不认为自己是移民,而是争先恐后地以美国人自居,以进入所谓主流社会为荣。少数族裔这一身份是许多人不愿意面对的,他们崇尚财富与成功,希冀他们自己或者下一代成为人上人。对自我身份认知有意无意地忽视,对白人以外族裔内心深处的鄙视,是许多华人在支持反移民的川普时心里毫无障碍的原因之一。至于川普在多大程度上切断华人移民美国之路这一点,本不在这些已经在此安居乐业的人考虑之列。

如果仅仅从利益的角度在2016年支持川普也可以理解,我们本来就是一个最实际的功利的民族,看一看“情怀”这个词现在有多商业化就可以明白。不过,确实有不少华人对川普满怀热爱,无限忠于。这一现象让不少心存常识的人蔚为奇观,然而有一千个人便有一千种理由。比如小投资者对于大投机人士的倾慕,又比如想坏没胆的男人对流氓的羡慕,不一而足。然而最离谱的是把川普看成救世主或者是自由世界领袖的无边想象,背后是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式思维方式,至于川普究竟是谁的敌人,反而不甚了了。

远在川普出现之前,我就多次说过我们这一代红旗下的蛋,对于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型的领袖有天然的亲近感和追随狂热。即使在美国很多年,即使全心全意拥抱美国,我的同代人往往在潜意识里渴望强权政治,基因里继承了领袖崇拜。

川普的落选大约也会让四年来的华人参政热情告一段落。经过这四年的折腾,在美华人的社会政治乃至心理处境可以说是大不如前,在可见的将来,大约会继续在边缘徘徊。尤其是我这代人,多数可能会回到沉默,继续过小日子。

其实这样也好:本相已经呈现,时光继续流去。

写在拜登胜选夜

历史上被人记住的11月7日到现在,大概只有一个,那就是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前苏联的兴亡,是上个世纪最重要的历史事件。

103年后的今天,应该没有那么重要,但也会被载入史册。这一天川普在总统大选中被拜登击败,即将成为历史。

我在四年前川普当选总统后于《经济观察报》发表的文章里曾经写过:“历史事件的速朽,往往超过人们的想象。”那篇文章设定在2032年,已经没有多少人会想起2016年那场大选,是这样结束的:“我们期待的世界,从来不曾到来,我们经历的事件,回过头看也许微不足道。”

当时我就有一种感觉,虽然川普现象的发生自有其内在的社会政治诱因,但是一个因缘际会造就的机会主义魅力型领袖还不足以动摇美国制度根本。从这个意义上讲,川普在美国历史上大概也就是个昙花一现的人物。很可能不久以后就和胡佛、尼克松一起被认为是历史上最差的总统之一。

我对川普的反对,不在于其人,不在于其主张,在于我认为他的所作所为是对美国立国根本的伤害。

上星期我在一些微信群里发了一句“历史不会重演,拜登即将当选。”是的,无论是2000年的戈尔还是2016年的希拉里都不会再现。美国不需要一个疯狂的领袖,只需要一个正常甚至是平庸的总统。

我四年前就说过,支持川普的最深层因素是种族因素,是白人的危机感。问题与对立一直会存在,但是川普锁关闭国、排斥移民的极右倾向以挫败告终。

然而吊诡的是,川普在我这一代大陆华人中得到相当普遍的支持。究其原因,固不可一概而论,择其要者而言,我以为首先是我们喝了几代狼奶后,即使认同美国体制,在基因里仍然渴望强人,有追随领袖的狂热。第二,我们虽然是移民,但是种族主义倾向相当严重,对白人以外的非我族类经常表露出不加掩饰的歧视。第三,我们大多还在骨子里信奉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对川普攻击社会主义赞不绝口。第四,我们的功利取舍远远大于同情心,以成败论人,欣赏弱肉强食,对于福利社会缺乏基本概念,凡扶弱济贫就痛斥为“社会主义”。孰不知社会福利体系是否完备,恰恰是一个国家是否发展的标准。

我无意说服别人,也没有许多同代人那一份地命海心般的关注,于是大选之夜,为耳根清静,退出大部分微信群。岁月静好,愿我的朋友平安度过这不平凡的庚子年。

 

读者推荐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