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思辰:贼喊捉贼 一一 川普和他的追随者...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思辰:贼喊捉贼 一一 川普和他的追随者最善于使用的叙事方式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156
Topic starter  

思辰:贼喊捉贼 一一 川普和他的追随者最善于使用的叙事方式

人们都比较恨贼,因为他们想不劳而获,用不正当的方式获取他们想要的东西。比如说你辛辛苦苦工作了很多天挣得的财或物,贼一两分钟就能给你偷走,这种人因此非常可恨。那么骗子是更让人恨的。他把你东西骗走,就是说像贼一样不劳而获。但他比贼更可恨的是:他大鸣大放的来偷你东西,而且让你主动地给他。当你领悟过来以后,最后会给你造成不仅是物质上的,而且还有精神上的伤害。

贼喊捉贼的人是最让人恨的了,因为他是比贼和骗子更可恶的人。贼和骗子一般就是仅仅图你的财物,但贼喊捉贼的人会反过来咬你一口。他偷了你东西或是欲偷未遂,会反过来说你偷了他的东西。明明是他偷了或想偷你的东西未遂,但他却要用各种骗术想办法证明这东西本来是他的,是你偷了他的东西。所以说世界上最可恨也是最可怕的人就是贼喊捉贼的人。

我这篇文章就是想说明川普及其追随者,在美国这次大选的问题上怎样用贼喊捉贼的伎俩来叙事的。

 

川普在这次大选中是怎样用贼喊捉贼的伎俩忽悠民众的

拜登以306对232选举人票的结果赢得了这次大选的总统职位,这个结果从11月7号各州计票基本结束,美国各主流媒体宣布拜登胜选后就没有变过。这个结果经过了威斯康星州两个县重新计票,乔治亚州两次重新记票,川普62个大选官司(包括两个打到最高法院)和1月6号国会认证的考验。

但从开始到现在,川普一直在用贼喊捉贼的伎俩在叙事,说是他取得了大选的胜利,是拜登偷走了选举的成果,偷走了应该属于他的下来四年的美国总统职位。川普和他的追随者的口号就是“Stop the steal”, 典型的贼喊捉贼。

川普为了Steal 这次大选的成果,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 11月3号晚上,在各州选举记票远没有结束的时候宣布自己胜选,并要求选举结果对自己不利的州继续计票,以期出现翻转;而要求选举结果对自己有利的州停止计票,保住自己的优势。为此,他还煽动自己的追随者去包围各州的选举计票站,让他们停止计票。

  • 从大选前一直到现在,毫无根据地用各种谣言和阴谋论来说明是对方在大规模地舞弊造假,偷窃选举结果,造成本来应该是川普大获全胜的结果被翻转。

  • 把密西根州的共和党议员们请到白宫,让他们用州议会的名义推翻选举结果。本来川普还想邀请其他摇摆州的议员到白宫,让他们也这样做。但看到密西根州的议员们没有吃他这一套,停止了这种尝试。

  • 把主张军事管制,用军队干预的方式改变选举结果的Mike Flynn请到白宫,商讨用军事手段改变选举结果。这一企图因为美国军方最高人士明确表示反对后才只好放弃。

  • 直接打电话给乔治亚州负责选举事务的州务卿,让他给他找到11780张选票,以比拜登多一票的方式推翻选举结果。

  • 在以上方式不能奏效的情况下,1月6号,在他的追随者聚集华盛顿白宫前的集会上, 川普号召他们去正在认证这次选举结果的国会闹,用强力改变选举结果,酿成了美国两百多年历史上第一次暴徒冲击国会,使最重要的国会会议不能正常进行,议员们的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局面。

分析到这里,我们已经非常明确到底是谁赢得了大选,是拜登。是谁千方百计想偷窃大选成果,是川普,他是想窃取美国总统职务的贼。 在我们中国话来说,就是窃国大盗。但川普比世界历史上至今所见证的窃国大盗更恶劣的是他一直是在用贼喊捉贼的这种政治上最卑劣的手段来行窃的:

  • 我们前面讲到,川普和他的追随者们用各种谣言和阴谋论来污蔑对方在大规模地舞弊造假,偷窃选举结果。

  • 在乔治亚州三次记票反复证实拜登赢得该州总统选举人票的情况下,仍然打电话给其州州务卿,威逼利诱,让他给自己找到11780张选票,以比拜登多一票的方式推翻选举结果。就在这次电话通话中,川普还是用贼喊捉贼的方式,说是他赢的了乔治亚州的总统选举,是拜登偷取了他的成果。这次电话通话再明白不过地表明是谁不择手段地想偷取选举结果 — 是川普。

  • 就在1月6号鼓动他的追随者们大闹国会,拜登和共和党的很多大佬都出来呼吁川普站出来制止他的追随者的行为,川普不得不出来发表讲话的情况下,仍然宣称自己在大选中取得压倒性的胜利,是对方窃取了大选成果。

值得注意的这次大选过程中,一些川普的疯狂华人追随者在贼喊捉贼方面表现更甚,大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趋势。如果说川普是一个Low得不能再Low的人,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些华人中的川普疯狂支持者。下面我们以在CND上面可以见证的一些华川粉郑义,杜若蘅芜,骆远志为例来展开。

 

郑义是怎样在大选问题上像川普一样,贼喊捉贼的

在12月12日参加完华盛顿川普支持者的集会后,郑义于12月13日写成文章:“我们所面临的是一场非法政府的政变”,这篇文章后来在CND得到转载。我们来看他文章中这样一段话:

“我认为我们已经进入一场蓄谋已久的政变。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以及被它们收购的部分重要国家机构(即“深层政府”)已经发动了一场利用大选作弊的非传统政变,它们要砸烂敏主宪正的镣铐,从地下走到地上,获得完全的统治权。细数国家四权或六权:立法、行政、司法、传媒、金融、教育,现或已入它们囊中,或已被它们收编、入侵。现在尚未到手的惟有军队、警察。那也没什么,一旦夺得总统大位,一切都到手。这还没算上中共及伊朗等外国势力,若情报总监拿出证据,那就成了一场里应外合的入侵加政变。”

阴谋论是贼喊捉贼的人的一个惯用伎俩, 值得注意的是郑义在这方面比川普走得更远。川普也就是泛泛地散布阴谋论和Deep State, 是郑义把Deep State 理论发挥到了极致。

问题是郑义信奉的Deep State 理论是经不住推敲的:

  1. 在2016大选前,川普反建制的事实是世人皆知的。如果美国的政治一直是由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所组成的Deep State 操控,怎么会让川普上台?

  2. 川普上台后大幅度减少公司税和富人税,这对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都是极端有利的,为什么他们不扶持川普连任,反而去扶持一个被你们形容为会“搞社会主义”,“大幅提高公司和富人税务”,“会照顾中国利益,出卖美国利益”的民主党的候选人拜登?这难道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3. 从2016大选上台四年来,川普掌握了美国政府的国家机器,掌握着FBI, 司法部,军队和其他政府部门;同时共和党掌握着议会两院中权力更大的参议院,对川普言听计从;在四年间川普往最高法院的9人中塞进了对他忠诚的3人,所有这一切,都表明了川普大权在握,掌握着美国的国家权力和资源。而且川普和DeepState斗争的目标很明确,怎么还会出现斗不过,让Deep State 在这四年间越来越强,把自己搞下台的情况呢,这也太说不通了吧。

  4. 我很想请教一下郑义,Deep State 怎么就把“重要的国家机构收购了”,是把哪些重要的国家机构收购了呢?美国的重要国家机构还可以被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收购?我百思不得其解。也许郑义是火星来人,他的思维超出了我们地球人的水平?或者说是从北京安定医院偷跑出来的?

我们前面讲到,这次大选是拜登赢了川普,川普和他的支持者要翻盘,靠捏造事实打官司,威逼利诱州议员和州选举官员改变选举结果,甚至考虑军事政变都行不通的情况下,唯一可以利用的手段就是用最下作的手段贼喊捉贼,想方设法污蔑对方偷取了本该属于川普的美国总统大位,死皮赖脸不认账。值得注意的是华人中的一些狂热川普支持者在使用贼喊捉贼这种最下作的手段方面比川普走得更远,大有青出于蓝,更胜于蓝的趋势:

  • 这次大选川普尽管指责对方偷取了选举成果,但仅仅用Steal,Rig ,没有用Coup这样的词。是郑义把对方的行为上升到政变的严重高度。

  • 这次大选川普用贼喊捉贼的手段也仅仅是反咬民主党和拜登,并没有把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划入被反咬的范围。而郑义之流不是,在他看来自己周围举目都是要想陷害自己伟大领袖的贼,所以他毫不留情地把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都划入了被反咬的范围之内。

郑义对川普的热爱和忠心在文章中得到充分表露:

“这位被冤屈被欺负得无处申诉的总统川普,出席西点军校陆海两军球赛时那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震耳欲聋吗?那还是戴了口罩的。欢呼声最后变成了如江河般绵延不断的“USA! USA……”——军心昭然!军心昭然!有评论说,没有一位美国总统,受到过人民和军队如此热爱。太戏剧性了!深层政府纵然控制了一切,(——纵然,不是已然。但快了。)人民和军队在12月12日这一天都明确无误地表明了自己的意志!“

从这段话也可以看出郑义的Deep State理论狗屁不通,我们前面分析过,如果Deep State在川普上台时还没有控制了一切,在川普执政四年,大权在握,与Deep State不屈的斗争,怎么Deep State还会越来越强,到把川普从台上翻到台下的地步呢?

所有这些,都只能说明郑义的思维太拧巴,到了用正常思维不可理喻的地步,不然,在12月13的时候,他还相信:“司法程序也许已经走完,也许还有曲折之路要走。但前景已逐渐明朗:在这场民选政府和隐蔽政府的决战中,川普必胜。”我们就按郑义的思维,这场仗川普上台打了四年都不能成功,对方越战越强,你怎么还指望他在司法程序走完,已经完全没招儿的情况下,用仅仅剩下的贼喊捉贼的空喊手段能够成功?

现在连川普都认输了,我不知道郑义是什么心情。会是大梦初醒吗?不会,人在梦里一般不会贼喊捉贼的。出于对其伟大领袖的忠心,郑义出席了川普支持者1月6号在华盛顿准备大闹国会的集会,为此他发表了文章:“2021年1月6日华盛顿DC百万人和平集会目击细节“。在这篇文章中,郑义再一次把他贼喊捉贼的手段发挥到极致:

“有人举证,率先冲进去的有安替法。那末,是希特勒制造的国会纵火案?”

我想请问郑义,你的有人举证在哪里?到现在过去快一个星期了,所有的视频(录像和照片)里面,请你告诉我哪个人是安替法?你能不能提供哪怕是一个证据,说明是安替法率先冲进去的,而你们这些川普支持者根本就没有进去过?只有这样你才可能用国会纵火案来说事,是吧?

川普是Low得不能再Low的人了,没有想到像郑义这样的追随者比川普更Low (这就证明了一种说法:没有最Low, 只有更Low)。最起码川普还没有不承认他的追随者大闹国会一事,没有用希特勒的国会纵火案来为自己开脱。郑义的作法就像他们一帮人进银行打砸抢,把里面所有的钱都卷走了,出来后公开发表声明说自己一帮人根本就没有进过银行,也没有抢一分钱,是另外一帮人进去抢了钱诬陷与他们的。人不要脸到这种地步怎么还好意思写文章公开发表,你当读者的是白痴吗?何况如此之多的视频材料为证。

 

作者杜若蘅芜是怎样在大选问题上贼喊捉贼的

值得注意的是像郑义这种人在海外华人中不是少数,在CND活跃发表文章的人中就大有人在。作者杜若蘅芜在1月6号支持川普的暴徒大闹国会后第三天在CND上发表了题目为:“想起1933年的国会纵火案“。从文章题目我们可以看出作者用了前面提到的,郑义使用过的同样的希特勒国会纵火案的说法,来为大闹国会的支持川普的暴徒开脱。但作者杜若蘅芜在文章中使用贼喊捉贼手法的程度比郑义走得更远,更无耻。我们看她是怎么说的:“2021年1月6日注定会载入史册,有暴徒冲进正在进行总统选举认证的国会,警察开枪,四人死亡。民主党据此指控川普指使他的支持者冲击国会,要求他立刻下台,推特和脸书也封了川普的账号。川普的确号召他的支持者到华盛顿去集会,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指使人冲击国会“

冲击国会的人是在去国会之前在白宫前面集会,听了川普讲话后才向国会进发的。我们看川普在集会上是怎么讲的:

“After this, we’re going to walk down and I’ll be there with you. We’re going to walk down. We’re going to walk down any one you want, but I think right here. We’re going walk down to the Capitol, and we’re going to cheer on our brave senators, and congressmen and women. We’re probably not going to be cheering so much for some of them because you’ll never take back our country with weakness. You have to show strength, and you have to be strong”.

从川普这段讲话我们可以明确看出:

  1. 川普明确号召大家会后向国会进发,怕他们不去,川普还承诺将和他们一起去 :“After this, we’re going to walk down and I’ll be there with you……We’re going walk down to the Capitol”.

  2. 川普明确号召大家要进入国会内部: “we’re going to cheer on our brave senators, and congressmen and women.”

  3. 川普明确号召大家使用暴力,否则达不到目的:“you’ll never take back our country with weakness. You have to show strength, and you have to be strong”

作者杜若蘅芜发表这篇文章是国会事件后的第三天,像她这样关注川普命运的,她不可能没有看到川普的讲话,和有关报道,也不会看不到关于暴徒冲击国会的大量报道和视频材料。她为什么还这么说?如果说川普是在那里指鹿为马,那么我们应该说作者杜若蘅芜在这里指苍蝇为大象。看了杜若蘅芜这篇文章我很难理解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如此贼喊捉贼还如此理直气壮,百思不得其解。是她听不懂看不懂川普说过什么,还是不懂英语,或者她一直是在火星上生活,和人类思维不同?或者是从北京安定医院偷跑出来的?

 

骆远志是怎样在大选问题上贼喊捉贼的

作者骆远志在1月6号支持川普的暴徒大闹国会两天后在CND上发表了题目为:“坚守宪法、追查选举不公 一一 小结1月6日华盛顿示威“ 的文章,作者在文章中表达了这样几个观点:

  • 广大支持川普的集会者并没有冲进国会闹事,闹事的是几个极端分子,与参加当天支持川普集会的人无关(“几个极端分子闯入国会,干扰民主制度正常运行,…….保守派主张尊重宪法,极端分子的行为违背保守主义原则,完全不代表主流抗议者的诉求”)。

  • 是主流媒体歪曲事实,把几个极端分子闹事事件写成支持川普的暴徒闹事事件 (“事后,主流媒体只报道那几个极端分子,却忽视数以万计、甚至十万计的和平示威者,是出于自身的政治偏见,失去了公共媒体应该有的实事求是”)。

  • 作者重复了杜若蘅芜的川普与此事件无关的说法:” 川普作为领袖,责任广泛,被批评属于正常,但他从来没有号召大家使用暴力“。

  • 作者把贼喊捉贼的手法发挥到一个新的高度:” 一些左派积极分子利用几个犯罪分子的行为来羞辱所有参加华盛顿集会的人。他们希望我们为行使自己的公民权而道歉,希望我们不敢再表达自己的意见,希望我们放弃追查选举不公。他们是在试图侵犯我们的正当权力,同时也伤害美国自由民主制度的根基。他们不应该得逞。“

下面我们用事实来验证骆远志的说法, 作者说冲击国会事件只是“几个暴徒”闹事,与参加支持川普集会的群众无关,我们只用一张照片说话:

一旦国会开会,国会山的警戒线(栅栏)是设在国会山下面的草地上的,照片中的所有人都是冲破了警戒线,闯入国会的。从照片我们可以看出来:

  • 冲破警戒线,闯入国会的至少有上千人,但作者骆远志却说只有“几个”人。

  • 他们中大多数都带着川普支持者的红帽或举着支持川普的旗子,而作者骆远志却告诉我们:支持川普的与会大众并没有闯入国会。

以上这些事实澄清了,作者骆远志的文章的所有论点就站不住脚了,成了一篇十足的贼喊捉贼的反咬。另外,关于川普“从来没有号召大家使用暴力“ 的说法,我们前面分析作者杜若蘅芜的文章时已经提到,川普要完全为这次挑动暴徒冲击国会事件负责。还有,就是在这次冲击国会事件之前,川普在他的支持者的竞选集会上或推特上,多次动不动就“Lock 这个 Up”, “Lock 那个 Up”, 在大选前还叫嚣应该逮捕奥巴马和拜登,这些不是号召大家使用暴力是什么?

像骆远志这样关注川普命运的,在他发表这篇文章(事情发生后的一两天),他不可能没有看到川普的讲话,和有关报道,也不会看不到关于暴徒冲击国会的大量报道和视频材料。我很纳闷,为什么作者能够如此罔顾事实?所有明显简单的事实他就是看不见,听不进去。我真的不明白,一个人的脑子得拧巴到什么程度,才能完全接受川普几万条谎言,跟着川普贼喊捉贼,甚至在这方面比川普还川普?他们的良知哪里去了,基本的认知分辨能力哪里去了?怎么能够谎言随口而出,你说他吧,他还会反咬你一口,说你栽赃他。

脸书,谷歌,亚马逊和其他Tech Companies这次一起封杀川普给我们的提示是:言论自由是可以的,但动不动以谣言惑众,贼喊捉贼是不可以的。人类文明起源于大家都能尊重事实,在此基础上才能讨论严肃问题。不然,如果我们每天都要为1+1是不是等于2,白的是不是黑的,鹿是不是马而争论,大家真的是什么也做不成了。

我们也已经到了应该净化CND的时候了,不然,像郑义,骆远志,杜若蘅芜这样作者的满篇谎言,贼喊捉贼一通乱咬的文章满天飞,CND就有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万维读者网一样的谣言温床了。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