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川粉是怎样制成的?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川粉是怎样制成的?


道南来人
(@ruiping)
New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2月 前
帖子: 4
Topic starter  

失落感,阴谋论与自我欺骗:一名特朗普粉丝的自述

Original 艾尔文团长 沉思的托克维尔  

国会暴动后,警方逮捕了一名叫斯威特的川粉,他被捕后向警方详细阐述了自己的心路历程,他讲述了自己曲折的人生,他在绝望之中对现存秩序感到失望,并逐渐相信了特朗普和qanon社区的阴谋论,他在自我欺骗中越陷越深,最终成为被家人视为怪物的川粉。

斯威特从未认为自己冲击国会的行为是违法的,他说自己只是想找国会议员谈一谈,让他们站在正义一边,他说国会在他心里一直是神圣的,他一直反对其他暴徒破坏国会物件的行为。他感觉这四年宛若一场梦。
华尔街日报将斯威特的经历总结成了文章,名为《特朗普粉丝如何变成国会暴徒:一名当事者的经历》。从文章中,我们看到了中低层白人的悲歌,他们的生活水平逐渐下降,身处与世隔绝乡村的他们越来越偏激,最终沦为了特朗普的奴隶,直到1月20日拜登就职,仍有部分川粉不愿认清现实,他们实在承受不起失败的代价,只能一直自我欺骗下去。
而对于那些醒悟的川粉,他们纷纷表示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甚至有人表示自己需要去看心理医生,四年前特朗普带给他们虚假的希望,如今真相败露,原来特朗普一直在骗他们。
一、从中产变为穷人,生活逼疯了他
斯威特的人生是悲惨的,相对于他的父亲,他的生活越来越差,最终沦为了一文不名的乡野村夫。斯威特的父亲是一名航天工程师,曾在冷战时期为NASA研究卫星,但在斯威特的高中时代,他的父亲去世了,丧父的斯威特虽然没有上成大学,但他并没有放弃奋斗,他先后干过开过起重机,拖船,还干过木工和焊接,后来他在自家车库开了属于自己的小工厂,虽然一人带着两个女儿(中途离婚),但日子过得还不错。
好景不长,2008年金融危机彻底摧毁了斯威特的工厂,由于工厂倒闭,斯威特的生活一下艰难了起来,他只能靠夏天给人除草,冬天劈柴过活,夏天他只能靠捕鱼打猎填饱肚子。他还参与了联邦政府针对穷人设立的医疗补助计划,但他不愿享受政府赐予的福利,斯威特按照传统美国人的精神,希望依靠双手养活自己,但08年以来,无论他怎么努力,人生都越过越失败,变得越来越穷,不要说赶上父亲,就连年轻时的生活都无法达到。
2008年奥巴马上任后,斯威特说自己由衷感到高兴,虽然他一直支持共和党,但他觉得出个黑人总统仍然是美国的光荣,他相信美国人人平等的价值观,并没有种族歧视。但奥巴马执政的八年不但没有改善他的境遇反而做出了很多让他感到难以理解的事。
Image
(斯威特说他当时真的为奥巴马当选感到高兴)
比如政府干预经济、同性恋、厕所法案、身份政治等,斯威特完全无法理解这些政策,他认为奥巴马在毁掉美国。从奥巴马开始,斯威特开始接触阴谋论,但那时的他只是怀疑精英在毁掉美国,并没有固定的看法。
特朗普出现后,他的人生发生了质变,他认为特朗普反应了美国的实情,精英确实在摧毁美国,要不然美国怎么会越来越差?他开始接触川粉聚集的qanon社区,相信其中传播的阴谋论。
qanon社区宣称,民主党精英都是撒旦崇拜者,他们会吃消耗做成的肉饼,美国军队之所以攻占阿富汗是为了那里的海洛因贸易,而克林顿就是最大的可卡因走私犯,为了长生不老,希拉里和佩洛西还会喝孩子的血,而他们的幕后金主就是索罗斯,他是一个犹太人,共产主义者,纳粹,他为这些左翼组织提供资金。
2017年夏洛茨维尔暴乱后,斯威特对这些阴谋论深信不疑,他亲眼看到左翼人士要推倒罗伯特李的雕像,他们不仅攻击南方邦联雕像,还意图摧毁华盛顿和杰斐逊,斯威特认为这些人就是恶魔,他说他之所以纪念南方邦联人士不是因为种族歧视,而只是觉得这是历史的一部分,他们是南方的标志人物,他不能容忍左翼侮辱他们。
Image
(夏洛茨维尔暴乱中,因为罗伯特李,左右翼爆发激烈冲突)
2020年弗洛伊德暴乱,暴徒甚至推倒了华盛顿和杰斐逊,这更是突破了斯威特的底线。在这次暴乱中,他和女儿也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他的女儿罗宾积极支持黑人游行,号召种族平等,但斯威特却认为这是左翼的阴谋,斯威特的同伴还攻击罗宾是Antifa(一个无政府组织),斯威特也嘲笑自己的女儿幼稚的可笑,他们因为这件事彻底闹掰了。
罗宾认为父亲变成这样都是因为Qanon社区的阴谋论,是特朗普将他变成了疯子,她感到自己已经无法和父亲交流,他每天都是如此愤怒,如此焦虑,甚至站在外人的角度攻击自己。
虽然经常吵架,但父女俩依然保持亲情,斯威特对媒体说自己太右,女儿太左,但他仍然爱她,罗宾也说,虽然自己不认同父亲,并且小时候挨过父亲的打,但她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他竭尽全力想让家人过上美好的生活,但还是一团糟。
生活逼疯了斯威特。
Image
二、他只想和国会议员说说话,但没想到后果如此严重
在阴谋论的蛊惑下,斯威特终于决定冲击国会,但他说他从未觉得自己在犯罪,他只是想和国会议员谈一谈,他13岁时曾来到华盛顿参观国会,那时他觉得这是全美国最神圣的地方,他把国会当做圣殿一样崇拜。
时隔45年后,他终于再次来到了国会,而这次他是和一群川粉冲进国会的,但斯威特与其他川粉不同,其他川粉进入国会后四处破坏抢掠,甚至侮辱雕像,斯威特认为这种做法是错误的,他进入国会后没有破坏公物还帮助了一名警察。
当被警察逮捕时,斯威特对冲击国会的行为感到后悔,他说自己本应是现实主义者,自己不应该贸然闯进圣殿,他说只想和国会议员谈谈,从没想过后果这样严重。但他不承认国会中的乱象是川粉造成的,他说是antifa极左成员混了进去,因为那些人的表现不像一个真正的爱国者。尽管警方反复给他证实没有左翼组织成员参与,但他依然不信,他实在无法接受川粉是暴徒这一现实。
斯威特如今被放回了家,他对特朗普的狂热已经有些消退,但他仍然相信1月20日会有神秘的力量阻止拜登就职,和国内某些川粉一样,他坚信好戏刚刚开场,但最终却是1月20日什么也没有发生。
斯威特如今是否幻灭我们不清楚,但国内和斯威特一样想法的川粉很多感到被骗了,特朗普和Qanon一直把他们当猴耍。
Image
Image
三、谁逼疯了斯威特?
斯威特的经历无疑是个悲剧,但我们要更深一层,那就是谁逼疯了斯威特,谁该为川粉的出现负责。通过梳理斯威特的经历,我们可以完整的找出责任人。
第一个责任人就是美国精英和全球化利益集团。
里根之后新自由主义盛行,政府放松金融监管,资本大行其道,全球化资本为了降低成本将大量的钱投到国外,原本属于美国人的就业岗位转移到别国,这是铁锈地带变川粉的原因。
但产业转移并不是不能补救,如果美国精英能够大力投资教育,发展新产业,美国人的生活水平并不会下降。但这些年美国干了什么?
曾经引以为豪的公共教育完全废弛,私立教育垄断了大部分资源,中小学教育水平大幅下降,导致中低层越来越反智愚昧,而水涨船高的学费也让很多穷苦出身的人要么上不起大学,要么背上沉重的贷款。
再说产业,里根以后美国政府不断减税,一方面减税,一方面支出却在扩大,支出用在哪了,全用在军工产业和金融了。美国军事越来越发达,战争越来越多,一个伊拉克战争直接打光了半个家底,让美国由盛转衰,小布什时期,还大搞住房贷款计划,让金融机构将钱贷给毫无偿债能力的人买房,这种营利模式直接导致了金融危机。
美国政府钱没用在正道上,对于金融资本也毫不监管,最终这个恶果导致了2008年金融危机,这场危机席卷了美国,让美国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桑德斯说2008年美国普通人为华尔街买单,如今是时候让华尔街偿还了,自华尔街占领运动以来,美国人对贫富分化的感受越来越明显。这是桑德斯和特朗普在2016年崛起的根本原因。
斯威特原本出身于中产家庭,本来没有民粹的土壤,但生活水平急剧下降让他变得越来越疯狂。
Image
Image
(虽然斯威特怨恨民主党,但实际上两党精英都有责任,其中小布什直接导致金融危机,美国由盛转衰,而新自由主义更是来源于里根)
第二个责任人是文化左翼组织。
美国左翼除了桑德斯与马克思主义相去甚远,桑德斯和传统左翼聚焦于贫富差距,阶级斗争等经济领域,而六十年代由大学生发起的左翼运动完全是文化左派。文化左派盛行解构运动,解构就是将西方文明和工业化说的一文不值,认为西方应该摒弃野蛮的过去,向其他文明学习,甚至非洲部落文明也要比西方文明优越。(还有主张西藏原生态,反对中国发展西藏,他们认为工业化是毒药,发展中国家不应该搞工业化)
美国很多大学去掉西方文明课程,改为中东、非洲、亚洲、拉美文明课程,这种去中心化让美国的国家认同出现了极大危机。
1916年,美国的新移民开始游行,游行的目的竟然是让美国政府加紧移民美国化,他们希望快速融入美国主流社会,成为与本地人一样的美国人。
到了60年代以后,由于美国传统被说的一文不值,少数族裔开始加强自己的认同,尤其是黑人,明明与白人都说英语,都信基督教,却完全形成自己的认同,不仅白人右翼排斥他们,他们也在主动与白人疏离。
左翼组织主张的lgbt、厕所法案以及侮辱美国先贤更是让斯威特这种传统美国人感到危机,本来生活水平下降已经让他愤怒不已,如今就连最后作为心理支柱的国家认同也要被摧毁。60年代以来兴起的文化左派彻底激化了矛盾,他们不解决经济问题,反而不断瓦解国家认同,只破坏不建设。
如果不是拉美国家早就实行了种族融合,并普遍保守(天主教),拉丁裔也会成为黑人那样的混沌种群,最终埋葬美国。
斯威特说了他从不歧视黑人,为奥巴马当选感到高兴,他真正无法容忍的是左翼的其他价值观,比如lgbt和解构西方文明,摧毁美国先贤雕像,这种价值观的破坏才是传统白人不能容忍的。
 
Image
Image
(无政府组织Antifa)
第三个责任人是特朗普和Qanon社区。
甚至可以说特朗普是最大的责任人,他是悲剧产生的直接推手。
特朗普从来不是左和右的问题,而是反智民粹的问题,他根本不是保守主义者,只是一个政治投机者,是美国最大的骗子之一。
他提前透支了这场群众运动,他从未想过真正解决问题,他一直在骗他们,一直骗到1月20日。特朗普所有的决策都是基于自己的利益,他从来没想过要为这些粗野的乡下人服务,正是特朗普和Qanon不断的传销,才让原本诉求正确的红脖子沦为了违反宪政的暴徒,目前他们被集体钉在了美国的耻辱柱上。1月6日国家暴动事件彻底摧毁了红脖子的合法性。
因为特朗普和Qanon,特朗普支持者犯下了无数个大错,最终不但没能解决问题,反而让自己沦为了全美国唾弃的暴徒,他们的待遇没有任何改善,特朗普留给他们的只有一片空虚。
Image
Image
(特朗普和林伍德一直把川粉当猴耍)
1月20日后,很多川粉感到幻灭,他们顿时感到自己四年被骗了,这么多年,所有人都在害他们,精英阶层利益集团在剥削他们,左翼组织在嘲讽他们,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代言人,没想到他是个大骗子,骗他们比精英阶层还狠。
Image
(很多川粉1月20日后发现自己被骗了)
真正想解决问题的只有桑德斯,他几十年来不懈奋斗,一直以独立身份参选,他拒绝华尔街的大额政治献金,只接受选民小额捐款,但只因他有社会主义的标签,红脖子就敬而远之,里根的新自由主义宛若他们的思想钢印。
桑德斯秉持马克思和伯恩施坦的传统,认为美国问题的根源就是华尔街和精英阶层,他们的贪婪,市场的无序让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所有的底层无论什么种族都是受害者。美国的所有问题源于经济上的失衡,但他依然失败了,桑德斯之后后继无人,AOC更多是文化左翼,桑德斯这样的经济左翼少之又少。
但特朗普的群众运动还是产生了效果,因为特朗普和川粉的胡闹,美国精英阶层第一次团结在一起,有了严重的忧患意识,他们知道不改革统治将无法延续,特朗普运动的理想状态就是达到19世纪社会主义运动的成果,即通过游行示威让精英阶层作出妥协,当年工人运动催生了西方国家的社会保障,为福利国家出现奠定了基础。
但这个成果不是斯威特能享受的了,他已经年近六十,活不了多少年了,红脖子多是五六十岁的人,他们这样的人只会越来越少。
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即美国必须改革,缩小贫富差距,化解政治分歧,如果不能,则迟早会爆发更大的社会运动,而那时登场的将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运动,远不是特朗普主义可比。
拜登执政的四年将反应美国精英阶层的觉悟,看他们是执着于蝇头小利还是考虑自己的长久统治,要想长期统治,恐怕不得不进行让步,分蛋糕的问题永远是绕不过的。
Image
(斯威特的一生都是悲剧)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