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司履生:魏于全事件及其它
 

司履生:魏于全事件及其它  

  RSS

editor
(@editor)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673
12/07/2019 3:30 下午  
◇◇新语丝(www.xys.org)(newxys.com)(xys10.dxiong.com)◇◇

  魏于全事件及其它

  作者:司履生

  16年前,我就魏于全论文造假的事情给中国科学院写公开信,后把公开信在
新语丝网站上发表以后,当时的确在中国的新闻界和科技界引起了一场波澜。人
民日报,中共中央的机关报曾就此事进行过采访,并发表了一篇长达一版的“七
问迷局”的报告(该文曾获当年的国内一等新闻奖)。因此,把这件事情称之为
“魏于全事件”恰如其分。这件事,由于四川大学党委,中国科学院和有关部门
的包庇,在没有给出任何调查过程的细节而匆匆地做出魏不存在学术不端的结论。

  尽管16年来,我先后给中科院院长,科技部,教育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
中华肿瘤杂志编辑部,多次写信,陈述更多的事实,揭露魏于全还在继续造假,
敦促他们正视这一问题的处理。但都石沉大海。

  最后的一封信,我撇开那两篇文章中的所有问题,只是画龙点睛,归结为,1.
中华肿瘤学杂志的那篇文章用猪的视网膜分离黑色素细胞免疫接种黑色素瘤的小
鼠,而全世界的组织学教科书中明确记载视网膜中不存在黑色素细胞,那魏于全
怎么能从猪视网膜中分离到黑色素细胞,这就是他的论文是绝对虚假的根本铁证。 
2.魏于全在《NATURE MEDICINE》的论文中用人的血管内皮细胞免疫小鼠,这种
不同种属间的抗原接种,受体,即小鼠不对人的种属特异性抗原产生免疫反应,
即产生抗体和活性淋巴细胞,是违反免疫学基本原理的。如果魏于全的实验成立,
那么移植免疫的理论和临床实践都得彻底改写和推翻。那就是说,跨种属的移植
就不存在免疫排斥了。不言而喻,这是不可能的。我想,中科院院长和其它有关
部门的领导起码应当知道这样的一点点常识。但是这样的简洁明了的道理也没有
得到他们的回应。

  我想,不是他们不懂,而是他们不敢正视,就像你永远不会唤醒装睡的人一
样,是同样的道理。

  最近,网上又有人揭露魏于全论文造假,揭露魏于全要他的学生转让论文第
一作者给他的妻子赵霞和他的女儿魏霞蔚,帮助她们获得四川省科技进步奖的事
实。我涉足新中国科教界近60年,改革开放后,也接触不少国外学术界朋友,还
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可以说这真是中外学术史上的奇葩。按理说,没有人愿
意,心甘情愿的会把自己辛苦做实验,写成论文的第一作者的名义拱手让给别人。
一定有某种不得已的理由,某种利益交换,或受到强势一方的威逼利诱,才肯完
成这种交易。

  有人跟帖说,魏于全的行为说明他是学霸。我想,魏于全没有这种资格被称
为学霸,学霸是有真才实学的,是在他/她的学术领域里有建树的,卓越超群的。
魏于全显然不是,他只是个学术混混,学术流氓。靠投机取巧,靠吹牛,又得了
个天时地利,才成了气候。说他是一个狗仗人势,狐假虎威,欺霸一方的学阀也
许更合适一些。

  有一句话,叫窥一斑而知全豹。还有一个词,叫见微知著。通过魏于全事件,
能看出一个什么样的全貌,还真不敢细想。

  学术造假,古今中外都有。但造假者被揭露后所得的结果却大相径庭。我自
己做实习医生时,曾经见过一位教授,国内的著名的泌尿科专家因发表文章中伪
造病例数,被严肃批判的事例。

  后来我在国外学习期间也见过两个教授,因论文造假,被撤销教授职称,解
聘合同。近年来,干细胞研究中,南韩和日本都分别出现过黄禹锡和小保方晴子
的论文造假事件。其经过和处理结果世人皆知。就在最新的一期 THE SCIENTIST 
(7-1-19)还刊出了University Collage London的由 David Latchman 领导的
遗传学实验室多年来发表的多篇学术论文的造假事件。足见学术欺诈,学术不端
在各国绝非稀有。这些事件一经发现,在那些国家,没有一个由组织出面进行包
庇的,所涉及人员也都名声扫地,受到了应有的查处。国内这几年,也喊出了对
学术造假“零容忍”的口号,对一些小人物的论文抄袭,也的确毫不留情进行了
处罚。但对于魏于全这样的大人物,似乎有另一把尺子。与这些人相比,魏于全
真是生逢其时,从80年代读研究生,到日本留学,到回国,牛皮越吹越大,一路
走红。细细深追他发迹的学术生涯一看,一个不学无术的学术骗子就会跃然纸上。
从一个连实验肿瘤学的基本实验设计都不懂的学术流氓(这个结论可以从他回国
后指导一名博士研究生发表的中华肿瘤学杂志的论文,和发表在 NATURE 
MEDICINE 发表的假学术论文,竟不知道移植免疫的排斥抗原是最强的抗原而犯
了那样低级的错误就能得出)到中国科学院院士,科技部“973” 项目首席科学
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研究群体负责人,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
教授,1997 年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第一、
二层次人选,十五“863” 生物与农业技术领域生物工程技术主题专家组组长,
十二五“863” 生物与医学领域生物技术药物主题专家组成员、原中华医学会副
会长、原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生物医学学部常务副主任。真谓之,一路造假,
一路飙升。不仅没有得到任何惩罚,而且飞黄腾达,荣誉头衔越来越多,名声越
来越响。以至于到今天,魏于全自己虽然退休,竟敢于利用自己的威望和权力,
封妻荫女。这真为新中国所独有。

  几乎20年前,我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评审魏于全的科研基金申请时,向基
金委领导明确指出,作为魏于全基金申请依据的他的两篇文章存在严重问题,对
其实验结果必须成立专家组进行认真审查,我的意见得到课题评审组所有人员的
支持。按理说,自然基金委应当对此引起起码的重视。然而,事实恰恰相反,魏
于全得到了更多的基金。后来,我向《NATURE.MEDICINE》写了评论文章,就在
杂志社要刊出我的评论之际,魏于全慌了手脚,连着5个星期,利用周末,从成
都飞到西安,堵住我的办公室,拿着他们校长的亲笔信,又是送礼,又是贿赂我,
要我撤稿。还让他妻子没黑没明接连打骚扰电话,威逼利诱,(当时,我的一个
孩子在香港读博士学位,她在电话中说,要让孩子不能毕业)。从这些表现中,
足见他们全家是慌了神的。人常说,肚子没冷病,不怕吃西瓜。我写一个评论,
怎么就把魏于全吓成这个样子。再后来,2003年,我以‘致中国科学院公开信’
的形式把魏于全论文造假的事件向外界公开。四川大学对魏于全则是极尽包庇之
能事。四川大学党委出面开新闻发布会,党委书记公然亲自出马打包票,说魏于
全没有学术不端行为。

  不唯如此,四川大学领导还给我校领导打招呼。这件事,我过去一直没有说,
觉得不重要。后来细细一想,还觉得真是一个事情。足以证明四川大学校方为包
庇魏于全连脸面和尊严不顾到什么程度。公开信发表以后不久,一天,我校组织
学教研室的一位教授找我,说交大的副校长(管科研的)要他告诉我,今晚要在
交大的南洋饭店请我吃饭。我感到莫名其妙。问他为什么,他只说到时候就知道
了。问他都有谁。他说就是那个副校长,他和我。我更觉得奇怪。问他和副校长
的关系,他说的曲里拐弯,他的外甥的公司和副校长有什么关系,我也搞不清楚,
听的糊里糊涂。然后说下午下班他外甥会开车来接。交大的南洋饭店是学校里的
最高档的饭店,是当时流行的那个‘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思想指导下建的,专门
接待国内贵宾和外宾,学校重大活动用的。我和那位教授到了餐厅时,副校长已
经在等候我们。握手寒暄以后。连司机一共4个人,坐了个大圆桌。

  副校长开口,什么话都不说,来了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开场白。只说那个事
情他知道了。四川大学领导也给学校打了招呼。然后嘎然而止。不过,他还是加
了一句,他不是为这个事情请我吃饭的。就这么几句,是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当时,我就想问,不是为这件事情,那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既不问我的科研,也
不问我的身体,家庭。只说些无关紧要的鸡毛蒜皮。我想,反正木已成舟,生米
成了熟饭,没必要再说。因为我和副校长本来就不熟悉,也不想熟悉。而我又不
善于交友言欢,随机应变,副校长大概也找不着适当话题,几个人就十分尴尬。
在回家路上,我问那位教授,他到底为什么请我们吃饭。他只是笑,说,你不知
道,我就更不知道。

  以后,我给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的一位比较知心的教授朋友打电话,提到魏
于全的事情,她说,大家也都不是傻瓜,连这些都看不出来。只是不能说而已。
当然,我无法,也不能继续逼问。

  从四川大学领导能给西安交大领导打招呼的事实,不用说,你懂的。

  魏于全事件出来以后,四军大一位老教授主动打电话给我,表示支持,老教
授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哽咽了一会以后,竟放声大哭。中科院老一代院士邹诚鲁,
曾发文支持。我参加过多次全国学术会议,见过许多同行,免不了谈到这个事情,
没有一个认为魏于全的论文会是真的。我的学生中也有不少出国到欧美实验室的
学生,在谈到这个问题时,他们实验室的教授,博士后,博士也都对魏于全的论
文也嗤之以鼻。当然,在国内,也有一个署名Cheney的在公开信发表后的第二天
连着几天在虹桥教育论坛上天天发谩骂侮辱我的帖子,以至被别的网友看不惯,
质问Cheney ,是不是魏于全雇的,才没有再嚣张下去。

  在国内,四川大学也算是一流大学,他们的生物学,病理学,免疫学,组织
学,肿瘤学教授也不在少数。我相信,我绝不会比他们高明多少。我知道的,他
们肯定知道。他们起码知道,或者一查书就知道,视网膜里没有黑色素细胞,起
码知道,种属特异性抗原是移植免疫中最强的排斥抗原。就凭这两点,魏于全的
那两篇论文绝对是假的无疑。然而,事情就这么奇怪。上述几个方面的专家学者,
教授,却能对这样的事情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我真不知道,这些教授站在课堂
上面在讲述有关内容时如何开口,对提出这一问题的学生又如何进行解释?

  中华肿瘤学杂志的主编,起码应当是肿瘤界的学术权威。各个编委也差不多
得是肿瘤界的权威。不能说每个人都知道肿瘤学的方方面面,起码一部分人应当
是实验肿瘤学,肿瘤免疫学的权威。对像魏于全这个论文中的基本实验总该懂得
一些。即使自己不懂,但当有人指出以后,也得有一点一个正直的知识分子的治
学态度和治学精神。魏于全论文发表后至今已经整整20年了,从我给编辑部写第
一封信,寄出评论至今整整20年。当时的总主编是张友会教授,曾经要编辑部给
我回信,说要刊登我的评论,要魏于全答复。但以后我接到魏于全电话说,张教
授要他和我私了。遭我拒绝后,不知何故,编辑部就完全改变了态度,又给我写
信说,魏于全答复过长,因版面关系,无法刊登。后来,我证明这篇文章明显弄
虚作假,在视网膜中根本不存在黑色素细胞的事实。给该杂志寄过两次以上的信
件,总主编和编委会,换了几届,再也没有得到他们的回复。

  再比如,中国科学院应当是中国学术界的最高权威机构,代表中国学术界的
最高水平。不用说,中国科学院院长应当是权威的权威,也应当是知识分子的道
德楷模。中国科学院院士应当是所在领域的权威学者。中国科学院还有一个院士
章程。中国科学院生物医学部的院士有不少肿瘤专业,免疫专业的院士自然是这
一方面的大拿了。对于像魏于全论文中的违反免疫学基本原理的实验结果,整个
实验中从设计到观察结果的明显的弄虚作假对他们来说,一眼就会识破。即使一
时疏忽,也应当在有人指出后稍微思考一下,有个自己的态度吧。我是病理出身,
自学了一点点免疫病理,比起中科院的免疫学院士,那水平绝对是半瓶子醋,差
了一大截子。我能看出来的,我不相信他们看不出来。前后16年,我写过3次以
上的信件,科学院院长对于这些信件完全采取了鸵鸟把头埋在沙堆里的态度。只
有那个工程院院士樊代明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说,都是朋友,都是自己人,劝我不
要闹了。为什么那些院士,顶呱呱的知识分子对这种事情要三缄其口,保持沉默?
这些新中国培养的院士在学术争论的是非对错问题上,到底有没有一个知识分子
的最起码的气节?中国人民到底应不应该花那么多钱供养这样的知识分子?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国家教育部,科技部等行政管理机构对所管理领域和
部门既有领导责任,也有监督责任。基金委掌握着科研基金的分配发放大权。这
些权力机关整天高唱公开公正公平。高唱对学术腐败零容忍。但是实际情况是什
么样子?魏于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样板。

  几乎是20年以前这个时候,我在评审魏于全的重点项目基金时,就指出魏于
全两篇论文中存在的问题,(当时还没有说,他的论文弄虚作假)。评审组全体
成员同意我的意见,一致认为,必须先对魏于全的全部实验进行认真审查,然后
再确定是否给予资助。但是,基金委根本不听评审组的意见。径自把100万的科
研经费批给了魏于全。这是什么行为?既然如此,要评审专家组干什么?自2003
年以后,我给这些机构的领导写过3次以上的邮件,从未收到过一次他们的回复。
这些机构的头头脑脑动不动就杀气腾腾喊叫‘零容忍’,好像决心很大似的,让
普通老百姓信以为真,其实,他们嘴上一套,做的一套,心里有数,心里有两把
尺子,对魏于全不仅不是零容忍,而且是大开绿灯,魏于全发的假论文越多,他
们给的钱越多,给的桂冠头衔越多。最后竟给了 十二五“863” 生物与医学领
域生物技术药物主题专家组成员,一个接二连三发表弄虚作假学术论文的骗子竟
然能成为这样的专家组成员,不能不说是一个绝妙的讽刺。难怪中国改革开放几
十年来,除了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爬行,连一个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新分子药物也
搞不出来。而魏于全本人以喊抗血管肿瘤治疗起家至今近40年国外抗血管内皮的
抗体药早已上市,但中国自己连一个影子也没有。这几个管理科研经费的单位怎
么就能舍得把人民的血汗钱眼睁睁的给了魏于全,让他写假论文,把钱打了水漂,
却连个响声都没有,这到底有什么猫腻,这些单位的负责人该是向纳税人做个交
代的时候了。在那个公开信发表以后,人民日报记者采访当时的当事人,冯雪莲
竟能以“无可奉告”回复记者的提问。

  我们国家是一个法制国家,怎么魏于全就可能被置于法制之外?除了四川大
学党委包庇魏于全之外,还有没有人是魏于全的保护伞?魏于全干的这些事情,
包括魏于全在90年代开设的肿瘤生物治疗病房,草菅人命,都不是他一个人能独
立完成的。围绕着魏于全,必然有一个关系网。魏于全的问题已经不是一个简单
的学术问题。魏于全是组织的人,是不是组织应当过问一下。几十年来,魏于全
事件所表现出来的种种违反常理的事实只能使人想到,魏于全的保护伞很强很大。
这个关系网密不透风。这个池子深不见底。

  有人说,知识分子是一个国家的良心。这样说,也许不对,不适合我们的国
情,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因为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只有无产阶级
是人类历史上最进步的阶级。但是,作为真正的知识分子,应当起码具有独立思
想和自由精神,这样,社会才能真正进步,这种意见确实是真真正无误的。求善,
求真,求美,坚持独立思想和自由精神应当是知识分子的灵魂。一个社会,这样
的知识分子越多,这个社会才能是真正公平公正的社会,才能是有希望的有创新
活力的社会。反之则反之,逆定理亦真。

(XYS20190709)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