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伊萍:2020年美国总统初选中我是否投...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伊萍:2020年美国总统初选中我是否投了拜登一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439
Topic starter  

伊萍:2020年美国总统初选中我是否投了拜登一票

 

读过我过去博客的读者大概对我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将票投给了谁不会感到有悬念,我的票一定会投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事实也确实如此。不过,我今天要讲的是在大选之前的初选中我投了哪一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票。

2020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刚开始时,参选者有29人之多,可谓人才济济,引来一些美国说笑明星的取笑,也让我挑得眼花缭乱,不知该将票投给谁,我从最初大致倾向于几个候选人到最后实际投出一票经历了好几次变化。我最开始考虑的总统候选人之一是华裔参选者杨安泽,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是华裔,能出一个华裔美国总统恐怕是很多美国华裔的梦想,我们希望能改变华裔(及其他东亚裔)在美国能见度不高、难以挤进精英队伍的现状,希望美国的华裔孩子可以有看上去像自己的英雄和榜样,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尽管我原本就估计杨安泽这次冲刺总统席位成功的几率不高,但是,我仍然愿意为杨安泽的勇气和尝试投出一票,哪怕我的票成为废票也在所不惜。在2018年的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初选中,我也曾将我的票投给华裔参选者江俊辉,同样,投票前我并不看好他获胜的几率,初选结果是他位居州长候选人竞争第五名,没能获得参加州长大选的资格。我想要指出的是,美国人在投票时,虽然治国理念和个人品德是重要的考虑因素,但是,感性因素在选举中也占据着不可忽视的地位,人毕竟是感性动物,不可能完全受理性控制。中国人过去有一句话,说西方人理性,那指的是西方知识分子,而且,说西方知识分子理性,不等于说他们身上就不存在感性的一面,至于说西方的普通老百姓,他们实际上远比中国人感性,只是他们的感性标准与东方人大不相同。中国人的感性标准比较静态,而且往往以皮肤和脸孔为主,西方人不一样,首先,他们的静态标准不集中于脸孔,而是更看重整体感觉,第二,静态条件对他们来讲只是其一,动态条件也很关键,一个人的举手抬足模样、脸部表情、以及声音里投射出的感染力等都是吸引西方人的感性因素之一,华裔在美国政界和娱乐界所面临的不利地位主要由动态弱势造成,以江俊辉为例,他在动态气质上属于儒雅文气型,这更容易被东方民众接受,但在美国除了左派中的一小部分人,绝大多数美国人,尤其是更感性的右派们,很难接受文气的人。杨安泽的个性更加开朗,更符合美国人的感性喜好,他提出的向全民发放无条件基本生活补贴的建议我也举双手赞成,只不过他的这一想法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讲有点超前,加上他讲话内容大多偏于实在、缺乏一种精神上的感召力,使他最终因在第一个初选州得票率过低而早早地退出了初选。这里再插一句我对东西方文化差异的观察,人们常说,中国人太实际,其实美国人也很实际,两者的不同之处是,中国人的实际常常很直接、毫不掩饰,西方人则喜欢给实际做一些装潢,加入些精神层面的东西,以获取一种更高尚的自我良好感觉,这种装潢对有些人来讲纯粹是表面文章,对另一些人来讲是既实际又有理想的双重性标志。尽管杨安泽的这一次冲刺失败了,但他虽败犹荣,成功从来不是一夜之间能蹴就的事,黑人今天在美国政界所取得的相对成功是一代又一代黑人前人不懈的努力积累才换来的结果,希望有更多的华裔以杨安泽为榜样,不畏困难与失败,勇敢尝试参政。

我固然从一开始就有为杨安泽留下一票的打算,但是,我并没有百分之百地决定这一票一定是给他了,我也在观察其他候选人。对2020年大选,我最主要的目标是要把川普赶下台,所以,我希望民主党能挑出一个有能力战胜川普的人,如果我认为自己的一票对挑选对的民主党候选人很关键的话,我有可能将自己的一票投给那位在我看来是对的民主党候选人之人。初选刚启动还处在造声势阶段时,我挺看好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布蒂杰吉,觉得他或许对中间选民比较有吸引力,不过,我很快发现,他虽然年轻,治国理念却有点过时,使我迅速转了向。民主党候选人参选者中还有另外两位较年轻的帅哥最初也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位是新泽西州黑人(其实不那么黑)参议员科里·布克,另一位是加利福尼亚州众议员斯威韦尔,这两人的特点是讲话特别富有正能量,给人带来希望,让我爱听,有点像奥巴马总统,不过,两人的竞选都极为不成功,尤其是斯威韦尔,不知为啥,连水花都没溅起就消失了,科里·布克溅起的水花大一些,但也在选举尚未正式开始前退出了竞选。

民主党参选者里还有一位拉美裔小帅哥朱利安·卡斯特罗,他有一个可以以假乱真的双胞胎弟弟-华金·卡斯特罗,两人都活跃于美国政坛。华金是得克萨斯州众议员,曾在弹劾川普听证会上向证人发问,有趣的是,听证会的证人席里也有一对真假难分的双胞胎,即,旁听了川普以公谋私电话的美国英雄温德曼和他的律师弟弟,华金向温德曼提出正式问题之前,先与温德曼交流了一下双胞胎兄弟之间竞争的感想,给严肃的听证会创造了一段难得的轻松插曲。参加美国总统候选人竞选的朱利安以前当过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市长,之后又在奥巴马总统的内阁里任过职。作为双胞胎,他比一般人多一份天然优势,弟弟的曝光度可以增强哥哥的辨识度,我因为记得华金在弹劾川普听证会上的提问,自然地对朱利安多了一份关注,可惜,双胞胎的优势不足以给朱利安带来多大帮助,使他成为较早退出竞选的候选人之一。

参加总统候选人初选的29名美国民主党竞争者中有两位亿万富翁-汤姆·斯戴尔和前纽约市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虽然我认为这两位当中任何一位如果当选美国总统,肯定会是比川普好得多的总统,我还收到过一张来自布隆伯格的纸质精美、装潢漂亮、话也说得中听的竞选邮件,与我通常收到的竞选邮件相比,布隆伯格的邮件质地显然高出一截,显示出亿万富翁的财力,不过,上一个亿万富翁总统已经让我受够了,我实在不想再要下一个亿万富翁总统,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将票投给这两位,其他民主党选民大概也有类似想法,两个亿万富翁虽然出手阔绰,收效却甚微,陆续离开了竞选舞台。

放弃对布蒂杰吉的支持后,我心目中的下一个支持目标转向了马萨诸塞州女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从政治倾向上讲,我主张对资本主义施加更严格的限制,沃伦正是民主党内这方面主张的领头者之一,可惜,加州的投票还没开始,她已经退出了竞选。在女性参选者中,除了沃伦,我认为明尼苏达州女参议员艾米·克洛布切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她的个性很易于吸引感性民众。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我投了希拉里一票,但我这张票并非冲着她是女性而投,而是因为我认为她更胜任总统职位。过去四五年里我所看到的川普对女性政治家的公然蔑视,倒让我这次有点想要特意选一位女性,只是等到加州初选时刻来临时,形势已经趋于明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最后竞争将发生在前美国副总统拜登和自称为社会主义者的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之间,我也已不再打算用我的选票来表明某种政治立场,而是想要在拜登和桑德斯之间的拉锯战中加入我的选择分量,所以,我没有将票投给任何一位女性参选者,而是投给了一位老年白男。

另一位强劲的女候选人是具有印度裔与黑裔混血背景的贺锦丽,她作为2016年才当选的加州新参议员,以敢于在国会听证会上提出尖锐问题而在美国政坛名声鹊起,她的总统竞选效果并不佳,被迫在正式选举开始前退出竞选,不过,她在民主党候选人电视辩论会上的一段言行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来自夏威夷的年轻女候选人图熙·加巴德在辩论期间莫名其妙地攻击起希拉里·克林顿来,贺锦丽迅速给予加巴德以犀利的反击,让我对贺锦丽刮目相看,她不愧为一位前司法检察官,拥有超强的对错判断能力,很高兴她将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位女副总统。如果说我对大多数曝光度足够的民主党候选人的评价是不管他们哪一位当选、都将是比川普更好的总统的话,那么,唯一的例外就是这位加巴德,在我看来,挑选总统的最基本条件是要看对方是否在乎是非对错、是否有能力判断是非对错和轻重缓急,我称其为人文价值判断能力,只有以此为基础,其他才华才有意义,而这位美女最缺的就是人文价值判断能力。

民主党候选人的电视辩论会上曾出现过这样一个有趣的一幕,主持辩论的提问者向桑德斯和拜登发问说,奥巴马总统曾说,世界上许多国家的问题是老男人挡着道不肯让路,你对这一观点有什么看法?桑德斯回答说他不同意奥巴马的这一说法,我虽然老了但也更明智了,拜登的回答最有意思,他说,奥巴马说的不是我,这样的自信逗人开怀一笑、也让我颇为赞赏。拜登的豁达和自信还表现在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后挑选贺锦丽为副总统候选人的选择上,贺锦丽曾在电视辩论会中向拜登发出过批评和挑战之声,拜登却毫不记仇,仍然挑选贺锦丽做总统竞选搭档,反映出他宽容和鼓励批评精神的开阔胸怀,我们可以从许多美国政治家和其他美国精英身上看到这种胸怀,像川普那样的小鸡肚肠,哪怕在美国企业界也并不普遍。

女候选人沃伦其实也不年轻了,已是71岁高龄,可是,她看上去相当年轻,一点也不像七十多岁的人,在一次电视采访中,有位女记者向她讨教保养皮肤的秘诀,她回答说:“我从来不洗脸”,我明白她的意思是指不用洗洁精深度洗脸,可她的回答仍然让人忍俊不禁。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舞台上最初站立着那么多优秀之人,最后,民主党选民们却在两位年龄高达78岁和79岁的老年白男中挑选其中之一,反映出民主党选民这一次变得格外保守,对大多数民主党选民来讲,战胜川普是如此地重要,他们不敢作任何冒险,因此,女性和少数民族这一次注定难以有机会,容易引起争议的年轻选手们也风险太大,还是在人们最熟悉的、最符合美国政坛惯例的、最安全的老白男中挑选一位候选人。

我东张张西望望观察了大半年,就是一直没怎么将注意力放在最后两位较量者-拜登和桑德斯的身上,等到我填选票时,局势已聚焦于这两人间的胜负了,我并不在乎两位中哪一位取胜,但是,我认为桑德斯讲话更有冲劲,可以更有力地压倒无耻的川普,因此,我投了桑德斯一票。桑德斯在加州赢得了初选,但在全国范围内输给了拜登,原因之一是不少年纪大一些的美国选民还是听到社会主义一词就联想起共产党国家,加州有些年纪大些的民主党选民甚至对桑德斯有可能会获胜忧心忡忡,我有时跟周围一些美国人解释说,我来自共产党国家,共产党国家里的穷人看病难,穷人的孩子读书难,根本不是社会主义,只是这样的三言两语估计起不了多大作用。参加竞选的民主党候选人退出竞选后大多表态支持拜登,也是因为他们担心桑德斯的社会主义标签会吓跑一些美国选民,另外,他们不希望桑德斯式的激烈语调成为美国政坛常态,而有些民主党选民,包括我自己,支持桑德斯恰恰是因为认为这样的激烈腔调有用。美国大选最后结果出来后,有些人说,还好大选是拜登对川普,如果是桑德斯对川普,民主党这一次说不定又输了,我倒觉得不一定,美国右派和中间派里,感性的人居多,他们往往是将票投给他们喜欢的人,而不一定是投给某种理念,这可以说是美国总统制的一大缺陷,有些西方国家的选举制度是将票投给党而不是投给个人,这样可以更有效地排除感性因素干扰。从感性角度上衡量,我认为,桑德斯比拜登更具有优势,所以,桑德斯未必会输给川普。当然,任何事后假设都是无法核实的马后炮,对我来讲,最重要的是川普被赶下台的目的达到了,我的选择更多地是针对党、而不是针对人,在随后的大选中,我毫不犹豫地投了拜登一票,虽然拜登不是演讲高手,但是我相信他的品格和能力与总统职位相称。我作为一名社会主义理念提倡者,并不在乎政治家是否自称为社会主义者,怎么做比怎么说更重要,我在乎的是对方是否会积极致力于解决美国的社会问题,在这一点上,我毫不怀疑拜登的政治倾向。如今,拜登将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至少在接下去的四年里,美国会向更好的方向移动,我不必过多地去关注美国政治细节。美国向来是用好莱坞大片来娱乐世界人民,可是,在过去的四年里,美国的政治真人秀成了世界人民观看的娱乐大片,现实比电影还刺激,这对美国人民来讲,甚至对世界人民来讲,不是一件好事,北朝鲜这样的国家才该如此。从这个角度考虑,我的民主党同党们挑选了娱乐价值极低的拜登而不是更有戏可看的桑德斯大概是一种物极必反的自然选择,或许也是一种更有远见的聪明选择。

另一方面,美国的问题远没有到此结束,一个被事实证明如此腐败、执政能力如此低下的总统能在连任选举中得到这么多美国民众的支持,反映出生活在当今这种快速变化的社会里的许多美国人在心态上的迷惘,美国要从下滑的趋势中走出来,需要改革古老陈旧的制度、也需要接受一些适应人类社会新情况的新理念。我尤其不赞同多数民主党精英们像躲瘟神一样躲避社会主义一词的做法,美国大选刚一结束,民主党内部就有人开始了对内批评,警告党内精英说,以后再也不许提社会主义一词。我认为,越是害怕被扣帽子,对方就会越起劲地给你扣帽子,倒不如干脆大胆地拥抱社会主义理念,以其他西方国家为例,尤其是以北欧社会主义为样板,给社会主义正名,甚至反守为攻,嘲笑对方上苏联宣传的当、接受苏联宣传部的语言,以便从根本上铲除一个可以被对方动不动用来攻击解决社会问题政策的便利武器。

川普大戏已接近最后的尾声,这场大戏是美国连续剧中一篇例外的奇葩?还是开启美帝衰亡史的第一幕?答案将取决于美国人今后的作为。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