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世界論壇

<- 社交登陸。【論壇使用幫助】
中共加強意識形態管控 整頓KTV宣揚紅...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中共加強意識形態管控 整頓KTV宣揚紅歌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8856
Topic starter  

中共加強意識形態管控 整頓KTV宣揚紅歌

文章來源: VOA  2021-08-20 0614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4082 次)
 
 

中國最新的產業監管大刀將揮向卡拉OK娛樂產業。根據中國文化和旅遊部(文旅部)發布的最新規定,自10月1日起,所有歌舞娛樂場所的卡拉OK系統都必須下架“政治不正確”的違規曲目。此禁令一出,多數中國民眾嘩然,紛紛大喊“管太寬”,而KTV業者則擔心市場萎縮。部分學者分析,中共一方面禁所謂“不健康”的流行樂,一方面將愛黨愛國的意識型態“娛樂化”,這是思想管控的兩手策略,最終目的是要在明年的二十大前,以文化滲透的手段來強化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執政合法性。

中國文旅部近日發布“歌舞娛樂場所卡拉OK音樂管理暫行規定”,將建立全國卡拉OK的違規曲目清單,且自10月份起,凡是違憲、危害國家安全和統一等內容的歌曲都不準再播。

文旅部表示,加強管理卡拉OK音樂內容是“為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一方面鼓勵點播系統內容供應商提供“健康向上”的卡拉OK音樂,並在系統中增設“優秀歌曲專區”,以弘揚主旋律、傳播正能量。另一方面,則要求供應商必須增設人員自行審查歌詞和伴唱帶畫面等內容,以揪出違規曲目、通報文旅部門並且立刻下架。

九類禁令 “封印”政治不正確曲目

最新規定洋洋洒洒列出九大違規項目,包括內容涉及危害國家統一、主權或領土完整,危害國家安全或損害國家榮譽、利益,還有煽動民族仇恨、宣揚邪教等之曲目都將被打入黑名單。而禁令所涉及的主體,也不僅限於傳統KTV,近年快速遍布街頭、且市場規模於2019年已達140億元人民幣(21億美元)的迷你歌詠亭,也要比照管理。

事實上,這並不是北京第一次對卡拉OK曲目開鍘。早在2015年,文旅部就曾透過大規模的“凈網行動”,將120首歌曲列入黑名單,永久禁播“封印”。

從微博上網民的留言看,對於文旅部這次再推違規曲目,少數中國網民認同,宣揚“黃”、“賭”和“毒”的音樂內容以及靡靡之音都應該要取締,但大多數人都是怨聲載道。一位網民忍不住透過微博貼文抱怨說: “管的未免有點太寬了吧!”另一位網民則留言問:“什麼是健康向上的音樂,界定的標準是什麼?我有時候就喜歡喪喪的歌不行嗎?”

還有網民語帶諷刺地說:“天天唱東方紅,只准唱東方紅!”,“以後不唱紅色歌曲,是不是不給進KTV了呢?”

KTV市場衰退 新規雪上加霜

除了民眾不滿,KTV業者則是憂心忡忡。他們說,面對官方越來越緊縮的產業監管限制,業者只能無奈接受。

在北京知名連鎖卡拉OK擔任技術主管的吳先生告訴美國之音,各大量販式KTV的點歌系統,都是由供應商直接供歌,也就是,消費者在包間里點歌時,直接連線到供應商的伺服器,KTV業者無從管控,因此,只要供應端下架某首歌曲,消費者不管走到那一家KTV,都一樣唱不到。在此前提下,他說,這禁令從業者競爭和經營層面來看,也許影響不大。

但整體KTV市場近年已經快速萎縮,法規如果再趨嚴,只是雪上加霜。吳先生說:“當然是會有影響嘛!已經下雪了嘛,再多一層薄霜,當然是絕對不會是讓這個行業更復蘇。但我認為這個思想戰開打是必然,因為東西方的媒體思想,鬥爭上越來越激烈。”

改革開放數十載,西風東漸,不少中國民眾也越來越熟悉外來品和外國文化,包括來自英、美等國,充斥着情愛自由思維和個人主義的西洋流行音樂。遇上假日周末,三五好友相約歡唱K歌,學學暢銷金曲,也跟上流行潮流,這是年輕世代頗為普遍的休閑娛樂之一。

事實上,卡拉OK自80年代引進中國後,就擄獲了好幾代中國人的心,尤其在中國經濟快速崛起的榮景中,卡拉OK也被視為公務飯局後,拉感情、談生意必備的餘興節目。

然而隨着90、00後世代消費習慣轉變,卡拉OK熱逐漸退潮。根據中國傳媒大學發表的《中國音樂產業發展總報告》顯示,截至今年(2021)3月,中國境內的卡拉OK餐廳只剩6.4萬家,相較7年前全盛時期的12萬家,幾乎關了大半。

究其原因,有不少消費者抱怨,近幾年KTV新歌越來越少、老歌翻來覆去地唱令人乏味。而且,比起走進包間才能唱歌,各式K歌APP和隨身麥克風等新產品不斷推陳出新,更能契合年輕族群的需求。再加上,如劇本殺和密室脫逃等新型娛樂模式的出現,也讓KTV快速淪為夕陽產業。

對於最新禁令,KTV常客的台商陳先生說,他並不陌生。陳先生自2006年起就在中國經商,他說,多年來早就習慣台灣人愛唱的歌曲,經常會因為政治不正確或是版權等各種因素而從歌單中突然消失。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他說他早就練就了一套應對之道,那就是,把愛唱的歌曲存進U盤,然後找可以通融的KTV服務員,就可以播放U盤,不受限地唱自己喜歡的歌。只是規定不斷趨嚴,他說,他也不知道這招能管用到什麼時候。屆時,上KTV唱歌也可能會少了許多樂趣。

即便KTV產業可能受到衝擊,但分析人士說,這一波禁令代表中共已經展開了最新的意識型態整頓,除了嚴打“政治不正確”的音樂內容,還鼓勵人民大唱紅歌。

意識形態“兩手策略”:禁流行樂、宣揚紅歌

最新一波的紅色音樂潮於七一中共百年黨慶典上尤其達到高峰。當時,從主流媒體到網絡視頻,充斥的絕非流行音樂,而是類似“清華大學師生,以多語種唱國際歌”、“一百首紅歌敬獻給黨”以及“紅歌快閃”等一場又一場的“唱紅歌”運動。包括井岡山等知名紅色景區,也出現來自各單位及學校的隊伍,專程前往當地唱紅歌、重溫入黨誓詞。

對此,研究中共宣傳手段超過20年的台灣交通大學副教授戴瑜慧分析指出,中國官方一面限縮標榜自由氣息的流行樂曲,一面推紅色曲目以增加正能量,符合近年來中共宣傳脈絡的“兩手策略”。

戴瑜慧曾透過論文中指出,習近平掌權後一改鄧小平時期低調的意識形態控制,要求重新把意識形態工作擺到優先位置,但當時他所處的是一個娛樂與互聯網高度發展的時代,相較之下,共產黨的政治文宣就顯得僵化又令人感到枯燥乏味。於是,如何讓意識形態“娛樂化”,扭轉政府和黨媒的形象,並擴大滲入流行文化,以打造更容易被接受及喜愛的宣傳文本,就成為近幾年來,中共宣傳單位的工作重心。

紅歌披上流行外衣 迎合年輕世代

在戴瑜慧看來,近年來,為了達到意識形態娛樂化的效果,中共用了多種不同的手段。首先是找明星來唱紅歌,例如,港星成龍跟台灣歌手張韶涵在百年黨慶文藝演出中,高唱“怒吼吧!黃河”。其次是利用中國龐大的市場誘因,來吸引港台歌手創作貼近中國主旋律的歌曲。至於類似TFBOYS這類國產新興偶像團體,更是一成立,就緊貼着黨的主旋律,他們唱的歌曲不僅弘揚正能量,三名成員形塑的“學霸”跟“愛國好寶寶”形象,更使他們成為新時代的愛國典範。

就算是源自美國貧民窟的嘻哈文化,在進入中國的網絡綜藝市場後,其原本針對社會不公發出怒吼的曲風也能被扭轉為歌頌愛國情操。例如,早在2016年,北大畢業生卓絲娜就寫過一首饒舌歌(rap)“馬克思是個90後”,歌詞中把這位19世紀德國政治經濟學家,描繪成嫉惡如仇、為真理鬥爭的青年偶像。

今年黨慶前,號稱由百位說唱歌手共同創作,長達15分鐘的獻禮歌曲“100%”,更將外號為“東風快遞”的東風導彈跟“犯我者必危險”等充滿民族主義高漲的戰狼語彙,都直接寫進了歌詞。

唱紅歌表效忠 鞏固領導權威

曾有中國學者直言,這樣的歌曲徒具饒舌歌形式,卻顛覆了說唱的核心價值,是徹底的紅歌新唱,也像極了中共在井岡山時期,文工團所表演的快板。中國文化圈雖對紅歌新唱,褒貶不一,但絲毫不損披上流行色彩的紅歌成為表態效忠黨國工具的效果。而且這樣的表態得步步得先。

位於台中的“亞洲政經與和平交流協會”理事長沈有忠告訴美國之音:“大家要唱紅歌,來標榜他思想正確跟文化正確的這樣一種風向出來以後,他可能就是搶在第一波的浪潮,第一個確保自己的安全、甚至是有未來升遷的一個可能,當你這樣的苗頭一出來以後,你錯過第一時間的表態,你接下來再做就得不到獎賞。”

對於披上流行外衣的紅歌,台商陳先生說,他也曾唱過,而且他認為,中共近年所創作的各類愛國歌曲似乎越來越好聽了。他回想初到上海時,像他一樣的台商總會學幾首紅歌,借酒酣耳熱之際露一手,以拉近跟客戶或地方領導間的距離。他說,他早期唱的是“咱當兵的人”或“走進新時代”這類經典老歌,儘管其高亢曲調很適合炒熱氣氛,但總覺得這些歌頌中共功績的紅歌,趕不上流行。但近年來,有些紅歌頗跟得上潮流。

陳先生說:“21世紀的紅歌它已經變成流行化了,你能夠朗朗上口了,你能夠讓年輕人也會愛上它,而且是真的愛唱,可是它還是紅歌,所以我們私底下都會偷偷說你這是隱形紅歌。”

其實,紅歌新唱浪潮其實並非習近平主政下的專利。早在2008年,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就曾發起“唱紅打黑”的政治運動。幾年間,從校園到小區、警隊到企業,所有人高唱紅歌。中共甚至在2011年舉辦“萬人紅歌會”來慶祝其創黨90年的黨慶。儘管薄熙來當年在重慶的治理模式備受爭議,而他的政治生涯更隨着他於2012年落馬入獄後告終,但許多人至今仍記得,當年以國家副主席身份視察重慶的習近平,曾公開讚揚薄熙來的唱紅打黑運動。

紅歌唱出個人崇拜

相隔十多年,同為紅二代的薄熙來和習近平所推出的意識形態運動如此雷同。在學者戴瑜慧看來,那是因為中共早在延安時期,就相當重視筆杆子,只是因應不同世代,找出不同的藝文手法。她說,從當年的版畫、民歌到如今的饒舌歌,背後的目的都一樣,意在建立領導的個人崇拜。

戴瑜慧對美國之音說:“不管是薄(熙來),還是習(近平),只要他們要回到‘老子打的天下我來繼承’(的思維),所以他要奪取正當性,那個時候的紅歌有一個領導中心(毛澤東),那我現在回來繼續唱紅歌,我就是他(毛澤東)的第二代。”

“亞洲政經與和平交流協會”理事長沈有忠也說,中共選在此刻整頓音樂內容確有是為了習近平明年的權力鬥爭在鋪路。

沈有忠說:“從建黨百年前後,大概都有一連串訊號顯示中共對內部的管理有越趨嚴格的趨勢,歌曲畢竟還是有一些動員的能力,利用這波中國民族主義高漲的情緒,透過文化歌曲這種比較軟的思想的緊縮鞏固習近平的政權,來達成他在20大建立終身領導制的可能性。”

分析人士指出,1970年代末,台灣歌手鄧麗君以優美嗓音,在中國寫下“白天聽老鄧、晚上聽小鄧”的歷史,也打開當代中國人的流行樂啟蒙之窗。40多年後的今天,各界關注的是,當年鄧小平開的這扇窗,是否會在習近平的強人意志下,逐漸關上。


引用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