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文革2.0】一场全面精细的文化大革命...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文革2.0】一场全面精细的文化大革命 习近平要打造"干净社会"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403
Topic starter  

一场全面精细的文化大革命 习近平要打造"干净社会"

文章来源: 德声  2021-09-13 0856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9389 次)
 

客座评论:习近平的“干净社会”

中国政府最近发起的针对资本、平台科技企业、教培行业和演艺圈的系列行动,震撼了中国社会,也在舆论层面引起广泛争议,在这一过程中,伴随着一位不知名作者的所谓“深刻革命”的自媒体文章被官方网媒转载,进一步助长了资本的恐惧情绪和人们的认知混乱。

习近平不是要进行文革,而是要营造“纯净社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种流行的说法认为,这是习近平在借用现代技术手段,通过打压资本,要在中国发动一场无所不至、绵密控制的新文革。该说法得到许多人尤其海外反共反习群体的认同。在他们看来,新文革的标识就是该网文,它吹响了新文革的号角,他们把该文作者比作姚文元,后者是被中共打倒的"四人帮"的一员,写了批判前北京市副市长、历史学家吴晗《海瑞罢官》的文章,掀起了中国文革的序幕。而"深刻革命"一文也用文革式的语言,批判了"为富不仁"的资本家、"娘炮"文化的演艺界、配合美国要在中国策化颜色革命的"第五纵队"等。

习近平不会搞新文革

"新"文革的说法并非第一次。习近平上台后,由于思想和意识形态的向左回归,推行党的全面控制以及在实际经济政策中重视国企抑制民企的做法,中国的自由派和海外反共群体常常将习的统治描述为新文革或二次文革。中国社会确实存在再来一次文革的土壤。传统的"均贫富"观念和现实的贫富差距两极化,时时牵引着大众再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的幻觉,而中共也恰恰是经由"打土豪分田地"夺取江山的。毛左一派就经常敦促习近平发起第二场文革。习日前提出要在中国搞"共富"的主张,虽然承接的是邓小平的想法,但也确实感受到民间越来越大削平两级分化的压力。

客座评论:一场更全面、精细的文化大革命

然而,认为习近平正在搞新文革或者将来会搞新文革的看法,可能更多是一种情绪性的认识。有鉴于习本人及其家族是文革的受害者,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掌握着无可匹敌的权力,保持社会的稳定是他统治的前提,很难想象他要用一种文革的方式去破坏社会的秩序。

文革的标配有四点,一是最高当局存在两条路线的斗争,至少最高领导人认为存在两条路线斗争;二是由最高领导人发动的大规模群众政治运动;三是群众造领导的反,也即运动的目标指向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四是鲜明的意识形态的压迫性。除非人们把习近平所做的一切都冠之以"新文革"的标签,否则,用这个标配来衡量习近平的当前做法,除了第四点外,有多少文革的因子在内?

故与其说习近平对科技和教培行业的资本整顿,以及打击演艺行业的饭圈现象等,是在搞新文革,不如说他是要在中国打造一个"干净社会",更能准确概括他发起这系列行动的真实目的。

或许在习看来,权力是不干净的,党政官员的腐败和官老爷作风败坏了社会,疏离了群众;思想和舆论领域是不干净的,还相当程度地控制在自由派手中,他们用各种方式鼓吹西方的自由民主;教培行业是不干净的,无序竞争加重了学生的课业负担,搞乱了教学秩序,影响了社会主义教育目的的实现,不利于培养一代新人;演艺圈是不干净的,演艺明星不把功夫放在演戏上,塑造符合社会主义理想的好角色,为社会传递正能量,而是追逐流量和吸金,用低级下流取悦观众,用娘炮文化污染青少年,让中国的下一代在这个伟大时代丧失斗志;资本更是不干净,权钱交易,官商勾结、腐蚀官员,把手伸进各行业,企图支配整个社会,上面提到的教培行业和演艺界,如今都被资本控制,所以才乱象频出,尤其其中的大资本,利用平台和数据优势,垄断某些产业,阻碍竞争,不利生产力的发展,并利用这种垄断地位,藐视当局的监管,挑战中共领导权,想把中国变成资本实际控制的国家。

德语媒体:中国式的共同富裕

既然社会"不干净",那么在反腐之后,下一步对社会特别是资本进行重点清理,也就成为习近平的施政逻辑。因为他至少还要统治中国十多年,又是个使命感特强的领导人,不能把一个不干净的社会交给中共的下一代。事实上,当局把对演艺圈的整顿就命名为"清朗"行动。

打造"干净的社会"换个意识形态的说法,就是建设"纯粹的社会",这本是宗教追求的目标,因为宗教才要求人类心灵的纯粹性,但它也符合共产主义的理念,共产主义的目标是要建设一个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的人的社会,人人都以公为先,集体大于自我。只不过宗教通过宣扬爱和善来实现这点,而共产主义通过阶级斗争和阶级专政来达到这一目标。在这个意义上,习打造"干净的社会"实际也是向正统社会主义的回归。

资本和中共:蜜月结束

不过,要在中国打造一个"干净社会",关键是如何处理资本。中国虽是个权力本位的社会,但习近平至少能用党的纪律和道德包括反腐去约束各级官员,尽管效果差强人意。然而对资本及其人格化代表资本家,则不能简单套用治理党的一套做法。现如今,资本的触角渗透社会的方方面面,在一些行业和地方,形成了垄断和控制性的力量。虽然资本追求利润最大化的逻辑和党追求控制权最大化的逻辑会导致两者的矛盾和冲突不可避免,不时出现紧张关系,但在过去,中共在一定程度上容忍资本以一种不正当的手段去实现利润最大化,允许和资本的矛盾存在。可现在习近平越来越难以容忍资本和党的领导的冲突,原因在于,在资本用不正当手段追求利润最大化过程中,不仅由此导致的后果日益严重,是社会不干净的重要推手,而且资本的壮大让一些资本家的"野心"膨胀到可以藐视监管当局的地步,被习认为已威胁到中共统治,因此必须对资本严加看管。

看起来,中共和资本的蜜月已结束,但习近平是否如一些评论家认为的,要在中国"打土豪分田地",消灭资本?也不是。习清楚,假如真把资本全消灭,把资本家全打倒,中共也就玩完。原因很简单,和大多数人想象的相反,资本不仅仅是党的"眼中钉",亦是党的两大根基之一。另一根基就是共产党教义的劳工大众。今日中共早已不是经典意义上的共产党,它在改革开放中和资本形成了密切的相互依存的关系,党在教义上强调的是劳工群体的重要,但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实际亲近的是资本和资本家。党从资本中获得的好处远远超过从劳工得来的,没有资本包括国有资本的支持,党可以说寸步难行,什么事都办不成。笨蛋才会打倒资本和资本家并踩上一只脚。

客座评论:《中流》复刊,"极左"回潮?

因此,习要的只是资本的臣服,而不是不要资本,他要改造资本野蛮生长时期形成的"匪性",做党的驯服工具,要资本家听党的话,配合党的工作,不要把手伸得太长,清楚知道自己的位置。做到了这些,资本也就干净了,而资本干净了,社会也就干净了大半。但如果某位资本家不听党的话,和党对着干,就会死得难看。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