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世界論壇

<- 社交登陸。【論壇使用幫助】
kimartham:佛教經典中的真經、...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kimartham:佛教經典中的真經、偽經、疑經

1
1 Users
0 Likes
799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851
Topic starter  

佛教經典中的真經、偽經、疑經

 
 

寫在之前:看到很多人都在問這個問題,關於真偽經這個問題我已經想通了。很多學者在研究佛經時是不帶宗教情感的,不管真偽經都是客觀存在,只要和自己的研究方向有關聯,他們就會去研究。歷史上曾是貶義詞的小乘,現在仍舊被使用,只是為了討論方便而已,說的人不一定是帶有歧視態度。偽經也一樣,現在都是中性詞。說一部經是偽經或是疑經,只能說明它沒有對應梵本很可能來源於中國,這些偽經疑經的作者未知。現在的學者把偽經或是疑經當成是中國人學習數量龐大的翻譯經典並結合自身修行經驗所進行的消化理解和總結,認可其中蘊含的豐富價值,也很看重對後世影響深遠的《楞嚴經》,《圓覺經》等。我在讀書時,也不是完全認同這些學者的觀點,但還是很感激他們,做的工作很有價值,省掉不少自己去總結概括提煉的精力。能做這樣工作的人,都是肯下苦功讀書又聰明過人的,他們的觀點即使錯了也不要去責備,總會有後來者拿出證據理由來反駁,只有這樣學術才能一直繁榮發展下去,最終受益的是我們每一個人。

佛教是實踐的宗教,要求的是實修實證,而不是對着經文照本宣科。佛陀在世也是隨機說法,再加上後世不同佛弟子編纂時可能出現的主觀添加刪減,也就出現了佛經里互相矛盾的現象。對於我自己而言,只要是對自己有幫助的,我都會去學都會去看。先放下這個真偽經的偏見,試着能悟多少是多少。就好比是在學校學習,分發下來一堆的參考資料和練習題,如果只是浪費時間在猶豫哪本真哪本假,不去讀不去練,考試一樣會掛。等你全看下來習題也全寫了,該背的都背了,等過了考試別人問你怎麼學的,你也會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真是無法可得,應修一切善法不是嗎?路都是自己走過來的,沒有人能代替自己去走,也只有自己能明白了。即使一時半會理解錯了也沒有關係,只要還是在路上,那麼會犯錯就是必然的,一直努力下去總會改正過來的。如果連犯錯都害怕不敢去嘗試,一直在猶豫,那麼何時才能悟呢?大不了就是多倒霉幾次受一點苦和懲罰,真正的修行人都是很堅強的,這點小風小浪嚇不倒他們,我又為何要畏懼?倒是那些嘴巴不願意放乾淨的,真的要想想,你說給別人聽的話,放到你自己身上承受得了嗎?有沒有意識到,其實那都是在說自己?這種信息只會跟着你。而被罵被輕賤的,就會因為你的侮辱少掉一分罪業多一分福報,好自為之。所有的評論我都不會刪,儘管來秀智商上限吧。

本來這些都是廢話不想說,就是怕有些人連這些廢話都沒想明白,所以才啰嗦的。

 

下面是正文:

在中國,由印度、中亞地區的原典翻譯而來的佛典被稱為“真經”,而不是翻譯經典卻假託成翻譯經典,被稱為“偽經”或是“疑經”,或者稱“中國撰述經典”。為了整理數量龐大的漢譯經典,中國人製作了“經錄”。最早的經錄,是道安法師的《綜理眾經目錄》(簡稱“道安錄”,364年)。道安法師為了使法藏長存,把當時能搜集到的翻譯經典都搜集來,並且記錄了經典的來歷,思想內容,翻譯所用的詞語和風格。據說收錄有639部886卷。但是已經失傳了。現存的目錄有:

1 梁、僧祐 《出三藏記集》15卷 502年-515年

2 隋、法經等 《眾經目錄》7卷 593年

3 隋、彥琮 《眾經目錄》5卷 602年

4 隋、費長房 《歷代三寶記》15卷 597年

5 唐、靜泰 《眾經目錄》5卷 666年

6 唐、道宣 《大唐內典錄》10卷 664年

7 唐、靖邁 《古今譯經圖記》4卷 664-686年

8 唐、明佺等 《大周刊定眾經目錄》15卷 695年

9 唐、智升 《開元釋教錄》20卷 730年

10 唐、圓照 《貞元新定釋教目錄》30卷 800年

除此之外,現存的還有元代慶吉祥(1285)等的《至元法寶勘同綜錄》10卷,北宋經錄的殘缺本。經錄有按翻譯年代順序記錄的(代錄7),也有按大小乘經律論進行分門別類的(入藏目錄2,4),根據某個寺院現存佛典進行目錄化的(藏經目錄3,5),把這些進行綜合的(綜合目錄6,8,9,10)。其中僧祐錄是現存最古老的經錄,繼承了道安錄可信度較高。智升錄是完成性最好的綜合目錄,收錄1076部5048卷的佛典。所收錄的佛典被收進大藏經。所以有“五千四十八卷”“五千餘卷”這樣的“大藏經”代名詞。

 

佛典的集成被稱為“眾經”“一切經”“大藏經”,在隋朝的敕命下逐漸變得完備。上文的2,4,8,9,10就是敕撰大藏經的入藏目錄。把新譯出的佛典加入敕撰大藏經,被稱為“入藏”。在中國製作的疑經、偽經不能夠入藏。中國諸宗派的著作,唐代為止也是不能被入藏的。大藏經在唐代是作為寫本(寫經),也就是手抄本流傳。宋代以後是木版,活版,也就是印刷的刊本(刻經)。在中國刊行的大藏經主要有以下:

 

1 北宋、開寶藏 (敕版,蜀版) 971-983年

2 北宋、崇寧藏 (福州本,東禪寺版,宋版) 1080-1112年

3 北宋、毗廬藏 (福州本,開元寺版,宋版) 1112-1151年

4 南宋、思溪藏 (湖州本,圓覺寺版,宋版) 北宋末-南宋初

5 南宋、磧砂藏 (蘇州本,延聖院版,宋版) 1216-1234年

6 遼、契丹藏(丹本) 916-1125年

7 金、金藏(趙城藏) 1149-1178年

8 元、弘法藏 元初

9 元、元官藏 1336年

10 元、普寧藏(杭州本,普寧寺版,元版) 1277-1290年

11 明、洪武南藏 1372-1414年

12 明、永樂南藏 永樂年間

13 明、永樂北藏 1421-1440年

14 明、嘉興藏(萬曆版,徑山版,楞嚴寺版,明版) 1589-1676年

15 清、龍藏(乾隆藏) 1735-1738年

16 清、頻伽藏 1909-1913年

其中,1,8,9,11,12,13,15是官版,2,3,4,5,10,14,16是民間私版。最初的官版是開寶藏,在蜀地開版也叫蜀版。現在已失傳,但被高麗、金國復刻了過去,也算是保存了系統。7就是1的復刻本。1933年在山西省趙城縣廣勝寺被發現,其中的珍本以《宋藏遺珍》為名刊行。現在的《中華大藏經》就是以此為底本。14的嘉興藏是在明萬曆年間的杭州的徑山

等地所刻,在嘉興的楞嚴寺印行的私版大藏經。日本的黃檗版(鐵眼版)就是復刻了它。朝鮮高麗時代(918-1392年)顯宗(在位1010-1031)祈願擊退契丹,命令開版大藏經,以宋開寶藏為底本,被稱為高麗藏,麗本。1232年蒙古入侵,版木燒毀。到了高宗時期(在位1214-1259)命令開版新大藏經,從1236年到1251年,完成了1524部6558卷大藏經。前者被稱為初雕本,後者是再雕本。再雕時,守其等人根據國本、契丹本、宋本等版本進行校正,著有《高麗國新雕大藏經校正別錄》。版木現存於海印寺。學者們對此版的高麗藏評價很高,日本的《大正新修大藏經》(大正藏)(全100卷)就是以此為底本。大正藏是在大正13年(1924)-昭和3年(1934),由東京大學高楠順次郎教授(1866-1945)等人,以近代佛教學的手法為基盤,以宋元明各版為對校本,參考了正倉院聖語藏,東寺,石山寺等藏有的日本國內的年代古老的寫經,以及梵語、巴利語的教典,進行詳細的校訂而完成的。包括了新發現的敦煌寫本(古逸部),日本各宗派典籍(續經疏部)(續諸宗部),教典內容的索引,記載調卷異同的勘同目錄。雖然也被指出有原文的斷句、日本撰述典籍的底本選定等問題,但是大正藏是今日最為廣泛流傳、使用的大藏經。現在《大正藏》全85卷的電子化已經完成,在網絡上免費公開。

 

前面說到偽經、疑經就是被排除在大藏經之外的。道安錄中列舉了26部30卷的疑經,在智升錄中擴充至406部1074卷。這其中有比真經還要流行的,因為經錄的編撰者努力排除了這些偽經,所以大部分都沒有入藏而散逸了。

但是學者們認為,根據中國人的胃口製作的疑經,是了解當時佛教傳播實情的寶貴資料。現在,被認為是翻譯經典而入藏的疑經,以及新發現的敦煌古寺的疑經,都被作為研究對象而展開研究中。

這些疑經中,有些是收集了梵本和漢譯佛典的教義,有些是改變了經典內容而主張作者自己的思想,有些是只是藉著經典的外皮內容十分荒唐無稽,有些是結合民間信仰或是源自道教。偽作的程度和內容各個不一。

在中國流行的主要疑經有:

1、和中國的傳統思想相關的。宣說釋尊、老子、孔子等人關係的《老子化胡經》(西晉)《清凈法行經》(東晉),主張孝道的《盂蘭盆經》(梁)《父母恩重經》(唐)。特別是《盂蘭盆經》,以目連救濟墮入餓鬼道母親這個故事宣揚孝道,非常受歡迎。在梁代,盂蘭盆會成為一年一度的節日,目連救母也被作為各種藝術的題材。

2、和佛教的實踐相關的。宣說三皈五戒、齋戒修善的《提謂波利經》《寶車經》《凈土三昧經》(都是北魏時期),宣說懺悔滅罪的儀式的《灌頂經》(劉宋)《大通方廣經》(梁陳)《占察善惡業報經》(隋)《佛名經》(唐),宣說觀音信仰的《高王觀世音經》(北魏以後)《觀世音三昧經》(梁陳)等等。

3、被佛教教團重用的。宣說小乘佛教的道德《四十二章經》(宋齊、內容被改成大乘的別本在唐代成立),宣說極速成佛的《無量義經》(劉宋),宣說禪定的《最妙勝定經》(梁),宣說菩薩戒的《梵網經》《菩薩瓔珞本業經》(劉宋以後)等等。以及關於如來藏思想的《法王經》《圓覺經》《大佛頂首楞嚴經》《釋摩訶衍論》等等。

4、其它的。宣說護國思想的《仁王般若經》,宣說像法時代的《像法決疑經》(6世紀後半),宣說大乘教義的《法句經》(7世紀前半,法求譯的是別本)《金剛三昧經》(7世紀後半),宣說大乘頓悟的禪法《禪門經》等等。

 

偽經不僅出現在中土漢地,在日本,朝鮮,西藏,越南,西域等地也存在。有本地區製作流傳的,也有中國僧俗編纂後流傳開來的。我們以為偽經只是外國學者的定義,殊不知偽經是中國人自己造出來的概念,外國學者不過是沿用至今。中國的經錄編纂者們對偽經深惡痛絕,認為真經就是翻譯經典。的確在他們的時代,就出現了一定數量的偽經粗製濫造,混淆視聽。以今天的眼光來看,偽經之中也有不少質量上乘之作,甚至不比印度本土經典遜色。有許多偽經即使不被入藏,至今廣為流傳,顯示出驚人的生命力,而有些入藏的偽經,對中國佛教發展影響重大,是否是翻譯經典仍然存疑。例如《大乘起信論》是對隋唐佛教影響最大的一部論著。但很多近代學者都考證是中土佛徒所撰。據道宣《續高僧傳卷五玄奘傳》所說,玄奘法師由唐入印,留印求學多年,印度僧人不知有此經,玄奘據中文本而予以梵譯,以示印度眾僧。唐武則天時,于闐國的實叉難陀又持梵本《大乘起信論》來華,在大周聖歷三年譯出,此梵本很可能就是玄奘所譯。然而實叉難陀所譯的《新譯大乘起信論》增為二卷,文意也有出入,可以說明印度僧徒後來有所增添改造。

 

但這裡需要注意的是,假如把偽經當成中國撰述經典,則會造成混淆,例如《六祖壇經》也是中國撰述經典,但並非藉著佛的名義,偽裝成翻譯經典。大部分的偽經作者未知,但確有部分偽經標明撰者,例如僧祐新集的疑經中有八部明示了撰者之名(見相關論文)。偽經的數量龐大,質量參差不齊,不能一言以概之。這裡只能粗略介紹一二。

 

製作偽經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幾點:

1、道教徒貶低佛教。例如《老子化胡經》宣稱釋迦是老子的弟子。而佛教徒為了對抗製作出《老子大權菩薩經》,聲稱老子是佛陀弟子。這裡面涉及到的背景是唐朝時期的佛道之爭。

2、迎合民眾需求。重視現世利益、消災延壽等。

3、政治意圖。例如武則天與《大雲經》。

4、強調特定教義,僧團教學用途。

5、鼓吹迷信、魅神者的神秘性作品。

6、批判時政,以預言的形式抵抗王權。

7、加入儒道思想成分,以調和儒道二教。

 

再來談所謂的真經,也就是翻譯經典。例如《法華經》,現存的版本有:紀元後三世紀的竺法護譯本,五世紀的鳩摩羅什譯本,吉爾吉特出土的大約在六到八世紀之間梵語寫本,喀什出土的九到十世紀的梵語寫本,十二世紀的尼泊爾所傳承的梵語寫本,九世紀左右的藏譯,有書寫記錄的十八、十九世紀的東南亞巴利語文本等等。客觀起見,這些版本是在研究時都必須考察到的。由此說明即使是真經也沒有一個權威的版本。如果要綜合這些版本來製作一個正統權威的版本,那麼問題就來了,這會變成原本不存在的全新版本。一部真經流傳至今,中間至少要經過數十人甚至數百人的加工,已經不能保證是釋迦摩尼的本意,再加上翻譯過後語言所產生的歧義和理解偏差,可想而知。也不能認定年代越久遠就越接近釋迦摩尼本意,這是個常見的思維誤區。釋迦摩尼生前並未留下任何文字記錄,只是口授。所有的文字記錄都是後世佛弟子所編撰的。如果過分崇拜真經,認為真經上的文字就是絕對真理,那麼和古印度的婆羅門有什麼區別?他們就認為吠陀經上的語言是神說的絕對不變的真理,釋迦摩尼是非常反對他們的。

 

近年來的動向:1992年美國的Jan Nattier發表說《般若心經》是在中國撰述的疑經,表示是玄奘參考了鳩摩羅什譯的《摩訶般若波羅蜜經》等總結成《般若心經》,再翻譯成梵語。針對此說,福井文雅、原田和宗等進行了反駁。(參考:The Heart Sūtra: A Chinese Apocryphal Text?「般若心経の研究史ー現今の問題點」「梵文『小本·般若心経』和訳」)

 

發佈於 2019-03-26
 
 
 
 
 
  •  

   
引用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