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乌巴钦(乌巴庆)- 精熟多种专注禅修,...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乌巴钦(乌巴庆)- 精熟多种专注禅修,并发明一种最有效的技巧,来修毗婆舍那的内观禅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413
Topic starter  

乌巴钦

乌巴庆,在家禅修大师,约在四十岁仍任公职时,开始学禅修。他在著名的缅甸在家宗师帖特(Saya Thet Gyi 1873~1945。译按:他曾在雷迪法师〔Ledi Say^adaw〕座下修学七年)的指导下,广泛学习,精熟多种专注禅修,并发明一种最有效的技巧,来修毗婆舍那内观禅修。这方法系洞察色法和心法,集中注意感受浮现的变化。

生平

乌巴庆在俗世生活中,做为一家之主和高级公务人员的积极参与态度,很明显地注入他的教学系统和风格。他较喜欢利用直接、密集的方法,强调实用性,而不只求方法理论的了解。他的教导主要基于自己的经验,而他用于说明他所知晓的术语,对大部分佛教徒的佛学理解,或现代科学准确性而言,似乎不精确。这是因为他对任何法义的理论架构并无兴趣。而只是尝试对自己的经验,予以充分的解释,以作为教授禅修的基础。他认为佛教是去实践,而非空谈。
 
虽曾有一段时间,很多西方人士在“国际禅修中心”学习,但由于签证限制之故,过去十年来,来访的西方人士不多。中心内有厅堂和供来访学禅者使用的房间,以及一间讲授教学、禅修要领的中央静坐庙塔。乌巴庆虽已于多年前过世,但他有很多具教导资格的门徒,在中心就有一位赛耶玛(Saiyama)女居士(译按:今在英国教学),负责讲授,而来仰光的西方人士,仍备受礼待,且只要时间许可,都被细心教导。这里的讲授是密集式的,虽然乌巴庆教授很多不同的专注禅修法,呼吸专注法是最常配合他的内观来练习。
 
这种特殊方法,系在经历一段专注练习后,有系统的将注意力移到身体上,进而意识到身体内的肉体感受。行者在观察这些肉体感受时,培养对无常的警觉,即无常特征。用乌巴庆的话说,当无常活跃时,在我们称为人类的身心连续物上,发生杂念净化的过程。这净化的媒介物或模式,乌巴庆称为“涅盘元素”(nibb^ana dh^atu)。这涅盘元素的本质难以说明,因为它既不是理论,甚或不是概念。事实上,它是种经验。当人对无常的真实状态观察愈深时,会愈来愈深入真实的本质,而产生一种不同模式,不同元素,这元素在存在的最基本处接触杂念,进而从根去除杂念。这只是将过程予以粗略的概念化,而乌巴庆深知这是难以解释的,仅能经验。他自己对此的说明也是譬喻式的:
 
“学生具有察觉无常、苦、和无我的意识时,会在内在培养我们所称“涅盘元素”的光明火花,这涅盘元素会去除造成肉体及精神疾病起源的所有杂念和毒素。而这些杂念和毒素是所作恶业的结果。就像燃油点火燃烧一样,内在负面力量(杂念或毒素),经由学生在禅修过程中,以无常的觉知所产生的涅盘元素来去除。这里有一点要注意,当一个人培养出来的涅盘元素,冲击自身内在的杂念和毒素时,会产生某些剧变,必须要能忍受。这剧变会增强身内原子辐射、摩擦、振动等的灵敏度。这强度增长得非常之多,以致于人会感觉到,好像他的身体就像电和苦团。了解五蕴的生灭是佛教禅修的要旨。只有真正了解无常而培养出涅盘元素时,涅盘元素对内在杂念的冲击,方能产生燃烧的感觉,这感觉无论如何,不应持久。”
 
这时,才能了解涅盘元素,是觉悟无常所产生的一种力量,而觉悟无常是真正的无常禅修经验。这是净化过程,会引导行者在自身内在体验涅盘宁静。这是乌巴庆的教学心要。
 
对西方行者而言,乌巴庆教师团有几个很好的老师。在印度,葛印卡(Goenka),是位师承乌巴庆风格、威力强大的老师,已有连续五年(译按:本书一九七七年写作前五年),主持十天密集禅修课程,用内观禅修的西方人,已有数千人。
在美洲,罗伯特·哈维(Robert Hover)和露丝·邓尼森(Ruth Dennison),近来旅游各地为有兴趣的学生举办密集禅修课程。这种方法,就像其他密集课程一样,可以引导认真的学生在短期内,深入洞察真理。当然,学生必须继续将洞察真理,融入日常生活。
 

乌巴庆 老师 (Sayagyi U Ba Khin) (1899-1971)

 
乌巴庆于一八九九年三月六日出生在仰光,缅甸的首都。他有一个哥哥,家境小康,住在工人区。当时缅甸被英国统治,直到二次大战结束才独立。因此学习英语非常重要;事实上,流利的英语对于事业很有帮助。
 
乌巴庆很幸运,附近工厂的一位老人家帮助他,在八岁时进入美以美教会学校就读。他是个资质优异的学生。有非常好的记忆力,能将英语文法书倒背如流。他每科都是第一名,因此获得学校的奖学金。有位缅甸老师帮助他进入圣保罗高中就读,每年在班上同样是名列前茅。
 
一九一七年三月,他通过了高中毕业考试,赢得了一面金牌和大学奖学金。但是家庭压力迫使他中断了正式教育,开始工作赚钱。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缅甸太阳报工作。不久之后他到缅甸审计长的办公室当审计员。当时缅甸很少人能进公家机关,因为公务员大多是英国人或印度人。一九二六年,他通过了印度地方政府的会计业务考试。一九三七年,缅甸脱离印度独立,他成为第一位特别办公室主任。
 
一九三七年一月一日,乌巴庆开始练习静坐。有位铁吉老师(Saya Thetgyi)的学生(铁吉老师是一位富裕的农夫和静坐老师)去探望乌巴庆,向他说明观息法。当乌巴庆练习时,他体验到了很好的专注力,让他印象非常深刻,于是他决定去上课。他请了十天假,到铁吉老师的静坐中心。
 
乌巴庆临时请假去学习内观,由此可见他的决心。他对静坐的渴望是如此强烈,尝试了观息法一个礼拜后,他就前往铁吉老师在颇伟吉村(Pyawbwegyi)的静坐中心。
 
颇伟吉村位于仰光的南方,隔着仰光河和绵延数哩的稻田。虽然距离城市只有八哩远,收成之前的泥泞田野使路途似乎更遥远;前往的人必须跋涉一片浅海般的稻田。当乌巴庆越过仰光河时正逢低潮,他雇用的舢板只能载他到法苏村(Phyarsu),大约只到一半路程,这个小村旁是一条通往颇伟吉的支流。乌巴庆爬上河岸,双脚陷入及膝的泥中。他徒步穿过田野,双脚沾满了泥巴抵达小村。
 
当天晚上,乌巴庆与另一位缅甸学生,雷迪大师(Ledi Sayadaw)的弟子,一起跟铁吉老师学习观息法(Anapana)。两位学生进度迅速,第二天就开始学习内观(Vipassana)。乌巴庆的第一次十日课程很顺利,他继续工作而且每次去仰光都会到老师的禅修中心与铁吉老师会面。
 
乌巴庆回到工作的办公室时,发现桌上有一个信封。他担心这是开除他的通知,但让他惊讶的是,这是一封升迁的通知。他被升为缅甸审计长的特别办公室主任。
 
一九四一年,一件看似偶发的事件对乌巴庆的生命有很大的影响。他因公出差前往缅甸北部,偶然遇见了韦布尊者(Webu Sayadaw),韦布尊者是一位在禅修上成就非常高的比丘。韦布尊者对乌巴庆的禅修印象深刻,鼓励他去授课。他是第一位鼓励乌巴庆传授静坐的人。关于这次历史性的会晤,以及这两位重要人物的后续交往,在"韦布尊者与乌巴庆"一文中有所叙述:
 
乌巴庆与韦布尊者第一次会晤后,过了十年,乌巴庆才正式开始教导静坐。铁吉老师也鼓励他教导内观。在日本占领缅甸时期,铁吉老师来到仰光,住在他的一位学生,也是一位政府官员的家中。当这主人与其他学生表示希望能更常见到铁吉老师时,铁吉老师回答:“我就像个出诊的医生,只能在某些特定时间来看你们。但是乌巴庆就像个护士,随时都能看你们。”
乌巴庆的公务工作又继续做了二十六年。他在一九四八年一月四日缅甸独立之日成为主计长。接下来二十年,他在政府担任了各种职务,很多时间兼任两种以上相当于部长级的职位。他曾经长达三年兼任了三个部长的职位。还有一次兼任了四个部长,为期一年。当他于一九五六年被任命当农业市场委员会主席时,缅甸政府授予他"Thray Sithu"(大善者,Thray Sithu means the person full of honorable goodwill, wholesome deed.)的封号,这是非常荣誉的头衔。乌巴庆老师只有在过世前四年,才专门教导静坐。其他时间他都是兼顾静坐,政府公职,以及他的家庭责任。乌巴庆有五个女儿一个儿子。
 
他于一九五零年成立了主计室内观协会,让该部门的在家人士可以学习内观。一九五二年,国际禅修中心(I.M.C)于仰光成立,距离著名的雪达根大佛塔(Shwedagon pagoda)两哩。这里有许多缅甸人与外国学生很幸运能向乌巴庆学习正法。
 
乌巴庆也积极参与第六次佛经结集(Sixth Council)的策画,也就是在一九五四年到一九五六年于仰光举行的第六次口诵佛经结集(Chatta Sangayana)。一九五零年乌巴庆也参与创办了两个组织,后来合并成为缅甸佛陀教法协会 (Union of Burma Buddha Sasana Council U.B.S.C.),也就是佛经大结集的主要策画单位。乌巴庆担任UBSC的理事,也是实修(patipatti)委员会的主席。
 
他也是大结集的荣誉监事,因此负责管理所有捐款收据与支出的帐目。当时的建筑计画涵盖一百七十亩,提供居住与餐饮,有厨房,医院,图书馆,博物馆,四家旅馆与行政单位。整个计画的主要焦点是"大石窟"(Maha Pasanaguha),这个庞大的大厅可以容纳大约五千位来自缅甸,斯里兰卡,泰国,印度,柬埔寨,寮国的僧侣,一起聚集引述,修正编辑与出版三藏经典〈Tipitaka〉。僧侣分组工作,修订巴利文准备出版,将缅甸文,斯里兰卡文,泰文与柬埔寨文的版本,和伦敦巴利经文协会(Pali Text Society)的罗马(Roman-script)版本相比较。
 
经过修正与核准的经文在大石窟中诵读。一万到一万五千位在家人士前来聆听僧侣的诵读。为了有效管理这次活动募得的数百万元经费,乌巴庆创造了一种收据系统,用不同颜色的纸张来记载不同额度的捐献,从很少的捐献到巨额的捐献。只有经过挑选的人可以经手高额捐款,每一分捐款都要仔细点算,避免任何盗用。
 
乌巴庆参与UBSC的各项职务直到一九六七年。他结合了自己身为在家居士与政府官员的责任感与才干,还有强烈的寻法决心,来传扬佛陀的教诲。除了重要的公职之外,他继续在他的中心定期教导内观。有些来参与第六次佛经结集的西方人士,经人介绍向乌巴庆学习静坐,因为当时没有其他内观老师能讲流利的英语。
 
由于公务繁重,乌巴庆只能教导少部份学生。他的许多缅甸学生都是他的工作属下。许多印度学生是葛印卡老师介绍来的。乌巴庆老师的外国学生虽然少,但很多元化,包括重要的西方佛教徒,学术人士,与驻仰光的外交人士。
 
乌巴庆老师有时受邀对在缅甸的外国听众演说正法。例如有一次,他受邀到仰光美以美教会的教堂发表一系列演说。这些演说后来出版成书,书名是《佛教是什么?》(What Buddhism Is),这本书被送到缅甸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馆与佛教组织。这本小书吸引了许多西方人来参加乌巴庆老师的课程。还有一次,他对一群来自以色列的记者演说,他们到缅甸是为了以色列总理David Ben Gurion 的来访。这次演说后来也出版,名为《佛教静坐的真正价值》(The Real Values of True Buddhist Meditation)。
 
乌巴庆老师在一九六七年终于从他显赫的政府公职退休。从那时候开始,一直到一九七一年过世,他都在国际禅修中心教导内观。过世之前不久,他回顾了所有曾经帮助过他的人——那位帮助他上学的老人,那位帮助他进入圣保罗高中的缅甸老师,还有许多人,其中一位是四十多年未曾见面的老友,却在地方报纸上看到这位老友的消息。他口述了信件给这位老友,还有一些外国学生与徒弟,包括了葛印卡博士(Dr.S.N. Goenka)。在一月十八日,乌巴庆老师突然病倒了。他久未联络的老友在二十日收到他的信,同时也很震惊地听到了乌巴庆老师的死讯。
 
当老师的死讯传来时,葛印卡老师正在印度带领课程。他发了电报到国际禅修中心,内容包含以下著名的巴利韵文:
Anicca vata sankhara, uppadavaya-dhammino.
Uppajjitva nirujjhanti, tesam vupasamo sukho.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一年后,为了纪念乌巴庆老师,葛印卡老师写道:“即使老师已经过世一年,看到课程越来越成功,我也越来越相信,是他的慈悲带给我们启发与力量来服务众生——法的力量是无可限量的。”
 
乌巴庆老师的期望达成了。佛陀的教诲,小心保存了这么多世纪;还能供人学习,而且在当下就能得到益处。
正法消除痛苦,带来快乐。是谁带来快乐?
 
不是佛陀,而是正法,在自身之内了悟无常的真理,才能带来快乐。
因此我们必须静坐,且时时澈知无常。
 
——乌巴庆老师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