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高敬文:我认识的香港已经死了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高敬文:我认识的香港已经死了

1
1 Users
0 Likes
49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760
Topic starter  

高敬文:我认识的香港已经死了

法国知名汉学家,香港浸会大学国际政治部主任高敬文教授12年前出版的有关中国外交的书籍《中国外交政策》近日由法国巴黎政治学院出版社第二度再版,新版的版本的内容是最早版本的两倍,足以显示法国政界以及舆论界对中国问题的高度关注。高敬文教授就此接受法广的邀请就中美关系,台湾以及香港等议题接受了法广的专访,以下是有关香港的采访。

法广:首先您居住在香港二十多年,经历了香港近年来的变化,您能否告诉我们您今天是否享受100%的言论自由?有没有受到来自香港政府或者校方的压力?

高敬文:我觉得香港的情况很挑战呢!我认识的香港完毕了!死了!我在香港二十多年了,我以前知道的香港不在了!从政治的角度,政治生活来看是完蛋了!现在没有什么政治生活,只有爱国主义分子才可以参加政治,他们就是听话:听北京的话,听中联办的话,所以这些人他们没有什么代表性!他们代表政府,代表共产党!而并不代表香港的老百姓!这就是今天香港的事实!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香港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很大的变化,最大的变化是疫情的限制,回香港必须隔离两三个礼拜,现在是一个礼拜,这把香港与其他地方隔离起来,所以许多公司开始离开香港,这是最近最大的挑战!除了这些限制,香港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很大的改变,当然,最大的变化是媒体方面,言论自由方面,因为大家都害怕新国安法的影响;担心他们的言论与国安法有出入,所以许多事情都没有人公开评论,朋友之间当然还可以说,这当然也会影响到大学的环境,很多人都开始自律,这是十分明显的!如果你来自大陆当然会更加自律,如果是港人或许觉得还有些空间但是我的同事都很小心,如果是外国人,为了商业为了事业为了保护自己的位置,因为香港大学的工资高于美国与法国,为了保护自己的工作大家都会小心。但是,就个人而言我并没有改变我的教育方式,我认为我教的课与中国政治有关但我会继续下去,因为我不是政客不是政治家我是政治学家,我对学生说我们只是在分析我们不应该有禁区,我们必须谈所有的问题,我希望能够保持香港大学的独立地位。

法广:您的学生里有许多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吧?

高敬文:当然!

法广:他们对您的课有些什么想法?

高敬文:他们有不同的想法,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每个学期结束时我收到很多学生的邮件,他们都感谢我,他们都很喜欢我的课!所以我就继续下去,因为我这样给他们一个服务,而且我的贡献也很值得!因为很多大陆学生来香港之前并不知道政治学是什么!因为他们没有读过政治学,他们读过宣传,读过官方的政策但是他们不做区别,这是不同的!但是在一个非民主的国家是很难解释其中的区别的!因为在中国大陆学生读公共管理行政管理但不会读政治学!所以他们不知道政治学是什么这也是我们的贡献!

法广:回顾香港最近几年来发生的事件,在法国人们经常会问:香港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香港爆发大规模示威活动时许多观察家都认为香港是中国的金融中心,香港是一座国际城市,北京无论如何也不会搞槽香港!而且北京也会顾忌自己的颜面,但是,今天香港居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香港落到今天的地步是北京事先策划好的一部大棋?还是因为一错再错因为不愿意承认错误才走到今天的地步?

高敬文:按照我的了解,政府的目标是要保持香港的金融中心的地位,其实他们要把香港新加坡化而不要太大陆化,他们要控制政治压制民主派但是保持金融中心,可以说目前而言他们是成功的。为什么这么说?大部分的国际银行保险公司都留在香港!首先因为特朗普总统的制裁措施十分有限,不过是象征性的制裁因为他要保护美国公司的利益,第二当然香港的国际地位在下降,所以香港金融越来越服务于中国大陆,而不是面向国际,所以国际地位下降,但是由于中国经济继续增长中国金融投资需求依旧上升,所以大部分金融机构认为香港依然有未来,香港的未来在大陆,中国大陆也期待香港帮助大湾区的经济发展,所以香港的角色就是为深圳,广州的工业提供资金,而且香港的长处是可以将资本迁往别的地方,比如说避税天堂!香港还有拥有一定的经济自由,这些自由是大陆所需要的,这对大陆的国营,私营企业都很重要,对领导人的家庭也很重要,因为大陆领导人的钱都在香港,或者在别的避税天堂,所以香港还是有许多作用。此外,因为人民币不能自由兑现港币与美元挂钩汇率稳定所以香港还是有重要的角色!当然他的角色越来越是为大陆的经济服务!

法广:也就是从这个角度来看政府达到了他们的目标?

高敬文:是的!当然我们可以说香港的法制制度走下坡路法院的独立性也下降,仲裁的独立性也下降等等,而且香港的整体环境不适合选择香港作为仲裁地点,所以现在公司签合同时标明如果有冲突不选择香港作为仲裁地点,他们认为巴黎或者新加坡是更佳的选择。

法广:您刚刚说到了香港金融经济等层面,那么,香港的公民社会呢?马上就是六四纪念日以及七一回归日…….

高敬文:我估计未来示威游行很难合法,可以申请,但是不会被允许!

法广:香港从此不会有自由的示威游行了!

高敬文:可以想象疫情结束后可以申请因为要求增加工资或者别的举行示威游行,但我觉得监察局不会去批准,今天的新环境下很难批准示威游行,虽然香港一向不是一个完全民主的地方,只是一个半民主的地方,他们有半民主的立法会,但是他们有许多政治自由,这些政治自由彻底完毕了!特别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媒体的多元化今天都很难!明报尽量保持多元如果看得很仔细能够看到一些批评的话,英文的南华早报也一样,但是很有限!而且最近又有新的挑战:要特别注意大公报与文汇报写的文章;因为他们的是运动的发起者,如果他们不喜欢一个人他们就会开始一个运动,政府就会去实行,作出决定,这同文化大革命一样!

法广:哪天如果您的名字出现在大公报上,您就应该担心了!

高敬文:是,我可以打包了!

感谢香港浸会大学国际政治部主任高敬文教授接受法广的专访!

来源:法广2022.6.3.


引用
Topic Tags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