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厉害国拍案惊奇】参照郑智化 好多古诗...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厉害国拍案惊奇】参照郑智化 好多古诗都得“微调”一下 满江红改成这样

1
1 Users
0 Likes
40 查看
forum
(@forum)
会员
已加入: 10月 前
帖子: 648
Topic starter  

参照郑智化 好多古诗都得“微调”一下 满江红改成这样

文章来源: 读宋史的赵大胖 于 2022-07-04 09:28:01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5539 次)
 

星星点灯歌词被改引发原唱者郑智化不满(视频截图)

昨天深夜,台湾知名歌手郑智化先生发了一条微博,控诉自己的歌曲《星星点灯》歌词被某节目表演的时候给改了。

郑智化先生的原词是“现在的一片天是肮脏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节目呈现出来的歌词是“现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总是看得见”。

根据长期关注娱乐新闻的朋友们介绍,电视节目篡改微调歌词也不是头一回了,包括郑智化先生的这一首《星星点灯》也不是第一回被微调。

鉴于上一次微调的节目级别不低,所以还有很多正能量的网友批评郑智化,说他只敢捏软柿子。

郑智化先生的微博发了之后,还有很多正能量的网友对他进行了明嘲暗讽,认为节目组改得对,将他原词里面的阴暗负能量都改成积极向上的了,并且拿出了非常扎实的证据,说现在环境变好了,在天空里完全可以看见星星。

我不知道这种微调文艺作品的行为应该怎么定性,算是艺术加工呢还是能量加工,但是我觉得,如果参照郑智化先生的待遇,恐怕很多经典的古诗词都得微调一下 。

比如岳飞的《满江红》,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武穆写得虽然气壮山河,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吃人肉喝人血这种事情能够拿到台面上来说吗,怎么看都是血腥恐怖,所以呢,建议如果要公开发布的话,应该改成“壮志饥餐葫芦肉,笑谈渴饮匈奴雪”。你看,饿了就把葫芦里面的瓜肉挖出来吃了,渴了就把雪融化了喝水,又环保又温馨。

又比如李白的《侠客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杀人这种事情是可以倡导的吗?你还十步杀一人,老李你这是妥妥的犯罪啊,万一带坏了现在的年轻人,他们去效仿,这得给社会增添多大的不稳定因素?所以这首诗也得微调一下,改成“十步爱一人,千里不留行”,这就是洒向人间都是爱了。当然,我是反对像某些电视台的字幕一样的懒人操作,改成“十步口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不太讲究,不太讲究。

又比如苏东坡的《水调歌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现在那么幸福的生活,他为什么非要去强调人有悲和离这两种情绪呢?中秋节那么隆重的一个节日,大家都在欢庆,他非要出来添堵。要是把这首词微调一下,改成“车有油门离合,还有档杆刹车”,不但意境更高了,而且还能作为驾校的理论口诀使用。东坡先生也从来没想到,自己还能为我们的汽车事业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吧。

又比如辛弃疾的《破阵子》,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这是愚忠啊兄弟们,他的眼里只有皇帝,一心只想着帮皇帝解忧。皇帝是统治阶级,是跟黎民百姓站在对立面的,他应该为百姓谋福利,而不是为皇帝效忠啊。再说了,他想的只是赢得一个名声,这是沽名钓誉啊。所以这首词也要改,改成“了却黎民百姓事,青史自然会留名”——你为人民谋福利,人民自然记得你。

又比如李清照的《如梦令》,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

李姐不是我说你啊,你长年累月在自己的文艺作品里倡导喝酒这事我们就不过多追究了,关键是你都醉得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你还坐船。你想想看这多危险,每年溺水意外的那么多人,你不但不警示他们,你还宣扬喝醉了坐船回家,你还跟人争渡,这和酒驾没什么区别啊。所以这一句也得改,改成“乘舟不能喝酒,喝酒不乘舟”,毕竟河道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又比如杜牧的《寄扬州韩绰判官》,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说实话啊,我都不知道他最后一句写的是什么,但是看上就有点不对劲。横吹笛子竖吹箫,反弹琵琶正抚琴,华夏大地那么多乐器,他为什么非要说吹箫呢,你还玉人。吹埙不行吗?敲编钟不好吗?弹箜篌不端庄吗?你是不是不会写箜篌两个字啊?你要给大家造成一个什么样的联想?要我看,这句诗也得改,改成“二十四桥明月夜,公共场合戴口罩”,传递一种正确的防疫观,不比你这个吹箫强百倍?

如你所想,微调的重灾区应该是杜甫这个老惯犯。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他说“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明明是风吹走的,他偏要写小作文污蔑天真烂漫的孩子,应该改成“南村群童怜我老无力,奔走相告做好事,一根不落捡回来”。

《石壕吏》里,他说“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这是挑拨官民感情,应该改成“翁妇皆踊跃,良吏心不忍”。

《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里,他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这简直是罪大恶极了,应该改成“中华酒肉臭,番邦冻死骨”。

算了,工程量太大了,改着真吃力,直接把杜甫给删除了吧,世界真清净。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读宋史的赵大胖)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